第152章,绑架!/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大家也都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回神看着筱雅。

陶笛对着身边的季尧看了一眼,四眸相对,两人眸底有所交流。

筱雅脸色苍白,眼神有些忧郁,嗓音柔弱的近乎破碎,“之前的两个月,我住在偏僻的小巷子里面。靠着给别人偷偷打零工才赚点生活费,以前有妈妈护着,父亲才没有发疯一样找我。现在妈妈不在了,不知道父亲会不会把愤怒发泄到我身上?我肯定不能回申城那个家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了?以后我就是一个人了……”

季洁第一个反应过来,心疼道,“不准胡思乱想,你怎么会是一个人呢?我们大家都很关心,都是你的亲人。至于住的地方,你更加不用担心了,有姑姑跟小尧在,你还能没地方住?”

说完,看向季尧。等着他的肯定。

陶笛心尖微微的颤了颤,但是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微笑着。

季尧自己是医生,首先站在医生的角度道,“你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你马上出院!”

筱雅轻轻的咬唇,眸底荡着一片忧郁,“尧哥哥……我不喜欢待在医院。我闻着消毒水的味道就觉得压抑,我想出院了。”

季尧却是霸道的道,“我看过你的病历了,必须再在这里治疗三天。先治疗,再出院!”

筱雅眼眶有些湿润,很委屈也很无助的样子,“我真的不想待在这里了……”

季洁看不下去了,眸底满是心疼,想到一个折中的办法,“小尧,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投资了这家医院,应该有点特权。先让小雅出院,至于治疗,那就麻烦医生到家里去帮她治疗行不行?”

这其实是个比较合适的方法。

陶笛看向季尧,大家也都看着季尧。

筱雅更是有些楚楚可怜的看着等,等着他点头同意。

终于,季尧颔首同意,“好!”

筱雅苍白的没有血色的小脸上,难得浮现一丝温暖的色彩。

那么随后,问题来了,既然同意出院了。出院之后,住在哪里又是个问题了。

季洁一直看着季尧,那眼神就是希冀着季尧同意把小雅接回家里一起住。小雅现在这么可怜,他多照顾一点也是无可厚非的。再说了,别墅那么大,也有很多房间空着的。

但是,季尧却没那么轻易的开口。

左轮是个何其聪明的男人,只一眼,就看出空气中有些不寻常的气息。他连忙扬唇,邪魅的笑道,“妹。不然你跟哥去凑合凑合?哥平时也是一个人住,也挺无聊的,你先跟哥住一段时间。哥每天给你将笑话段子,还能陪你聊天,给你心灵灌鸡汤。这个主意是不是听上去很不错?”

筱雅眼眸眨了眨,轻声道,“轮子哥谢谢你好的好意,可你毕竟没结婚,也到了适婚的年纪,我们孤男寡女住在一起不太合适。所以我想……”

她停顿了一下,看想季尧。

陶笛心口微微一紧,看着小雅。

筱雅吸了一口气,善解人意的轻语道,“所以,我想让尧哥哥帮我找一处房子暂时先住着。我不打扰轮子哥,也不打扰尧哥哥跟嫂子,我只想安静的待着,整理我的心情,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季洁有些意外她竟会这么说,也很感动她能这么懂事。小雅小时候那么依赖季尧,她以为小雅想搬去跟季尧一起住。她心底的天平也是倾向于小雅搬去季尧那里暂时住着的,虽然小尧结婚了,应该避嫌。可小雅现在这么可怜,她又跟在身边照顾着,大家住在一起也没什么的。

她真是没想到,小雅能够这么懂事。

左轮也有些意外……

陶笛因为对小雅并不了解,所以她没有感觉到意外,只是心底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她心底是一万个不赞同小雅住到他们家里的,她还吃不透小雅的性格。所以,谁能知道真的住在一起会不会发生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她看过很多言情小说里面,男主视为妹妹的女配心底却对男主心存幻想。想尽各种方式跟男主住在一起,然后整出各种误会来破坏男主跟女主的感情。

她可千万不要这种狗血的套路,发生在她的生活中。

虽然她也挺坚强的,可她现在怀孕了,为了孩子也要谨慎点。

她昨晚躺在床上就跟季尧提了这件事。她很坦白也很直接的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她跟男人说。小雅现在这么可怜,她看着都跟着心疼。所以,她觉得他这个曾经的尧哥哥应该多帮帮小雅。只是,应该注意尺度,也要端正自己的位置。

她还直接的跟他说了她的底线,她的底线就是不介意季尧像哥哥一样去照顾她。但也只限于是哥哥那样,不要有任何兄妹之情以外的牵扯。并且,她让季尧帮小雅提前安排住处。日久生情这种事情,她不想发生在自己老公跟小雅身上。

她还坦白的说,她明白他的心。她也相信他的人品。绝对不会干出老婆怀孕期间出轨的那种没道德的事情,可小雅的心思他是无法控制的。万一,小雅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对他念念不忘,眷念旧情呢?

她了解季尧是个情商不高的男人,所以她提前把这些方方面面都分析给他听了。

季尧听了她的话,看着她澄澈的眸子,不假思索的答应,并且说自己会有分寸的。

陶笛跟他达成共识之后,还不忘卖萌一句。“季大总裁,你小妻子可不是小心眼,也不是冷血哦。是因为在乎你,在乎我们这个家,所以才想要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季尧当时微微扬起唇角,吻了她一小会。

而此刻,季尧果然是按照昨晚商量的道,“住处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你确定今天出院,我帮你安排医生去家里治疗。”

筱雅点头,“嗯,谢谢小尧哥哥。”

就这样,在筱雅的坚持下,她出院了。

季洁因为想着要照顾她,所以也跟着搬到新的住所处。

季尧开车,送她们过去,陶笛也陪着。

他安排的新住所,也是一栋别墅。

是之前他回国的时候。季向鸿为他购置的。早已装修好了,只是他倔强的不肯住父亲给他购置的别墅。

小雅的妈妈出事的新闻曝光后,季向鸿也看见了这则新闻,然后,给季尧打了电话。

季尧向他说明了小雅的事情,他当即就同意把这幢别墅给小雅住。他一直都很喜欢小雅这孩子的,并且还有些心疼的叮嘱他好好照顾小雅。

别墅周围环境清幽,别墅区里面还有人工湖泊,湖水碧蓝碧蓝的,周围种满了一些名贵树木。即使在这个万物萧瑟的冬天,也别有一番景致。

这里空气很好,是个居住的好地方。

季洁对这里很满意,筱雅也挺满意的。

她对着这幢别墅眼眶微微的湿润,连连的道谢,“尧哥哥,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我已经好久没住过这么大的房子了。”

季洁心头一阵心酸。

季尧帮她们将行李送到房间,陶笛帮着季洁简单的整理一下房间,住所这件事总算是搞定了。

大家都可以安心了。

季尧跟陶笛离开的时候。陶笛温和的跟姑姑说,“姑姑,明天我让家里的女佣过来帮你吧?”

季洁却摇头,也不看她,“不用了,我也喜欢安静。我跟小雅两个人住着就挺好,不喜欢外人打扰了。”

陶笛又细心道,“我是怕你累着,小雅现在身体比较虚弱,我怕你照顾不过来。”

“我可以的。”季洁眸光闪烁着,淡淡的道。

陶笛也不再坚持,“那好吧,有事你给我跟季尧打电话。”

季洁颔首,“嗯,你们走吧。”

他们走了之后,季洁对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发呆,眸光复杂不已。似乎有无奈,有愧疚,有茫然,有惆怅,也有感伤……

————

三天过去了,听季洁打过来的电话说是小雅很安静的配合着医生治疗。也有按时吃饭,情绪不太高,但是也没之前那样崩溃了。

陶笛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如果小雅真的是善良的女孩。那么,她也真心小雅能走出雾霾,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原本以为日子就这样平静下来了,哪知道当天夜里。

她躺在季尧的怀中,舒适的睡着觉。

夜空中又飘雪了,她习惯性的往他怀中贴着取暖。

季尧的电话却响了,半夜十二点的时候,手机铃声格外的突兀。

将她跟季尧都吵醒了,她睁开惺忪的睡眠,咕哝了一句,“这么晚了,谁啊?”

季尧第一时间伸手去按掉电话。他甚至没去看电话是谁打来的。自从他听妇产科医生叮嘱说是孕妇晚上睡眠一定要好之后,晚上打过来的电话,他都会先挂掉。

如果是重要的电话,他再去书房回过去。

挂了电话,看屏幕上的未接电话竟是姑姑打来的。他微微蹙眉,一瞬间睡意全无。

季洁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刚接通,就听见她在里面惊慌失措的道,“小尧。你快点过来好不好?快点过来!!”

季尧从床上坐起来,他明白姑姑不是个没分寸的人,这些年姑姑都很淡然温雅,压低声音,“什么事?”

季洁急的都快哭了,“你快点过来,小雅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不跟我说话。我不放心跑到后花园里面看见她站在落地窗前,她好像好跳楼自杀……你快点过来好不好?”

季尧听到这里,脊背立刻紧绷起来。“马上来!”

电话的内容陶笛也听见了,她也瞬间没了睡意,跟着起床,“老公,我跟你一起去。”

季尧一边换衣服,一边霸道开口,“不行,你在家待着!怀孕,不要折腾!”

陶笛明显不放心啊,她坚持,“让我跟你一起去吧,我会哄人,说不定我哄哄小雅就没事了。”

季尧看着她真挚的眸子,没再反对。

路上飘着雪,所以季尧开了一辆换了雪地胎的路虎出门。

到了别墅之后,季洁远远的迎了上来。

季尧一下车,就拉着季尧往楼上去,“小尧,你快点去敲门。你快点劝劝小雅这孩子,我真怕她突然想不开。这孩子小时候就听你的话,你快点去。”

季洁完全不顾陶笛还在车里没下来,就拉着季尧走。

季尧只能回头叮嘱了一句,“慢点,滑!”

陶笛这时候也顾不得矫情,下车就跟上去。

季尧理智的道,“房间反锁了吗?”

季洁点头,“嗯,锁了。我怎么敲门都不理我,我急死了。”

季尧又理智道,“姑姑,你去找备用钥匙!”

季洁这才想起来,房间是有备用钥匙的,刚才她实在是太慌乱了。连忙点头,“好,好。”

她一转身,这才发现陶笛也跟来了。她脱口而出。“你怎么也跟着来了?还嫌不够乱吗?”

陶笛总感觉自从小雅回来后,姑姑对她的态度就有点不一样了。可想到小雅的处境,她也不愿意多想。也许姑姑就是心疼小雅心切吧。所以她好脾气的解释,“我不太放心就跟来了。”

季洁顾不上理她,就去找备用钥匙了。

陶笛很聪慧的拉着季尧去后花园,看着落地窗的窗子并没有打开后,她松了一口气,安慰道,“老公,别担心。小雅没有自杀的倾向,你看她连窗子都没开。”

季尧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心弦也松懈了几分。

季洁很快找来备用钥匙,季尧接过钥匙笃定道,“小雅不会自杀的,放心!!”

他们三人上楼用备用钥匙开了小雅卧室的门,一直站在落地窗前的筱雅被这动静惊到了,回眸一看看见季尧来了,眸光微微的亮了。只是很快收敛了起来,意外的问道,“尧哥哥?嫂子?你们怎么来了?这大半夜的……你们怎么?”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单薄的身子就被季洁紧张的抱住了,她喃喃道,“小雅,你吓死姑姑了。你一整天不理姑姑,也不吃饭。又一个人站在窗边,姑姑以为你想不开……你真的吓死姑姑了!!”

筱雅有些错愕的反应不过来。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她有些哭笑不得,低低的道,“姑姑,你太敏感了。我只是,心情有点低落。站在落地窗前看看雪景罢了,你真的想太多了。”

季洁彻底松了一口气,“这就好,是姑姑想太多了,是姑姑太敏感了!!”

筱雅被她紧紧抱在怀中,有些无奈的看着季尧跟陶笛,道歉,“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是我妈妈的生日。我有点想她,有点遗憾连她最后的一个生日都没陪她过。所以心里很难受,不想说话,也不想吃饭。就任性的把自己关着了。让姑姑误会,大半夜的还把你们折腾过来。真的很抱歉。”

季尧只淡道,“是误会也好!”

陶笛看着筱雅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有自杀的倾向。看来,真是姑姑太敏感了。这三天小雅似乎被姑姑照顾的很周到,脸色也好看了些,眸光也明亮了些。

她也有些哭笑不得了,姑姑真是太紧张了小雅了。

大半夜姑姑整出的这出惊险剧,最后变成了闹剧。

这出闹剧,是以筱雅的虔诚保证而结束的。

筱雅当着他们三个人的面保证,一定会坚强着,好好活着,相信未来很美好。

既然这边没事,季尧跟陶笛也就回家了。

季洁有些难为情的跟到楼下送他们,而筱雅身体弱就在楼上目送着他们。

季尧跟陶笛的车离去后,筱雅一直尾随着他们的眸光,突然露出一丝阴冷气息。嘴角也慢慢的勾起了一抹得意的弧度,看来姑姑对她的在乎,超乎她的想象啊!

在回去的路上,季尧也许是代替姑姑觉得歉意,腾出一只手来覆盖在她的手背上。他掌心传递出的热度,熨烫着她的肌肤。

陶笛心有灵犀的冲他扬唇笑了,“想说抱歉?折腾我了?”

季尧没说话,却是颔首,眸底闪过一丝歉意。

陶笛又爽朗道,“没事,不用抱歉。是我自己愿意陪你折腾的。再说了,咱们应该庆幸小雅没事。咱们大半夜折腾一趟,跟她真的想不开相比,自然是宁愿咱们白折腾一趟。”

季尧眸光动容,感激她的明事理,越发的觉得她很懂他。执起她的小手,放在唇瓣深情吻了一下,竟脱口而出,“突然发现,有你真好!!!”

他很少煽情,突然毫无征兆的煽情,陶笛有些错愕。一时之间,竟没反应过来,眨巴着水眸,茫然的看着他,“老公,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好不好?”

季尧宠溺的勾唇,磁性的音节扩散在车厢内,“我说,有你真好!”

这下子,陶笛听清楚了。她有些惊喜,有些意外,最后所有的情绪都化成了感动。她幸福的偎依在男人的身边,搂着他的一只手臂,小脸上满是幸福的痕迹。

她突然发生这世界上最温暖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有你真好!

的确,有你真好!她也是这么觉得的!!

一个星期后。

午夜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这次季尧跟陶笛两人又是同一时间被惊醒。

这次还是季洁打来的,电话接通,她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费力的道,“小尧……出事了……小雅被绑架了……她被绑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