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无可救药!/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洁痛苦的呻吟声划破这个寂静的夜晚,她明显的惊慌着急,可痛苦的她连音调都低了……

季尧从床上坐了起来,陶笛几乎是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起来的。

挂了电话,他就开始换衣服。

陶笛也跟着起床,慌乱的找衣服,“老公,我陪你一起去看看什么情况吧?”

这一次,季尧没像上次那样同意。这一次,他冷沉的语气不容置疑的道,“你待在家里等我!”

人着急的时候,总是不理智的。

陶笛没想那么多,她听见姑姑的呻吟声就慌乱了,“姑姑肯定伤的很重,我去照顾照顾姑姑。不然,我不能放心!”

季尧是个理智的男人,上次之所以同意带她去,是因为上次姑姑说小雅要自杀。而这一次,姑姑说小雅被绑架了,姑姑还受伤了。说明那帮绑匪很危险,他怎么可能带上她?

他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不理会陶笛那担忧的眼神,只强硬道,“在家里待着!我去看看情况!”

陶笛小脸皱成一团,眉宇之间满是担心,在他转身的时候扯着他的衣袖,“老公,你自己也要小心点。绑匪一定很可怕的,你要小心!”

季尧坚定道,“放心。我不会有事!乖乖等我回来!!”

他出门之前,特地叫上了一名负责保护陶笛日常安全的保镖,也谨慎的留下一名继续保护陶笛。

他没忘记上次在阿尔卑斯山时候,服务生偷偷塞给陶笛的那张纸条。虽然许言被抓的时候,他承认了停车场的那件事并且抗下了所有的罪状。自从许言被抓了之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可他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那张纸条应该不是苏红跟许言所为。

所以,他一直都没有松懈对陶笛的保护。

这次事情紧急,他不能顾了小雅不顾陶笛。再说,凡事都要多防备。他已经用最快的时间。在最强大脑里面分析出其中的一种可能性了。

也有可能敌人目标并不是小雅,只是想调虎离山也不一定。

故而,他只带着一名保镖赶往别墅。

在路上,他又给左轮打电话,让他那边也安排人手尽快赶到别墅这边!

到了别墅,刚下车就听见季洁痛苦的抽噎声了……

季洁一直守在门口,听到汽车引擎声,就忍不住冲了出来。看见季尧后,双腿一软差点瘫倒。

季尧上前扶住她,暗夜中他看见姑姑满脸的鲜血。额头上的伤口血肉模糊,看上去格外的触目惊心。

季洁的脸上满是痛苦,却顾不得自己的伤口,紧张的扯着他的衣领,“小尧,快救小雅,快点去救救小雅……”

季尧看见姑姑伤成这样,脸部线条立刻紧绷起来,刚毅的有些渗人。周身都散发出肃冷的冰寒气息,哑声道。“报警没有??”

季洁喃喃的摇头,“没有,我不敢报警。我怕绑匪撕票……”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所以她真不敢报警。她之前是在保护小雅的时候,被绑匪推到墙角,撞到柜子角上痛的晕过去的。她醒来后,就忙着给小尧打电话了。

季尧吩咐保镖去调取别墅区的监控视频,然后又谨慎的问,“绑匪说什么了没有?”

季洁脸色苍白的摇头,“没啊。什么都没说。就是很凶悍,上来就把小雅绑走了。他们什么都没说,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像是要吃人一样的。他们还推伤了我……小尧你快点想想办法,一定要救小雅……他们会不会杀了小雅……”

她的哭声在这个暗夜里格外的凄楚……

季尧深眸中闪过一丝暗芒,分析道,“小雅暂时没事,他们如果真的想伤害小雅性命可以在别墅直接动手。”

季洁一想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可她还是还担心,“那……那他们会有什么目的??”

季尧剑眉紧蹙,“这个我也说不准,你先回房去处理伤口,我去看监控。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线索?”

季洁连连点头,“好,你快去!”

保镖调出别墅区的监控,果然看见了两名人高马大的绑匪架着小雅直接把她丢到面包车内,然后开车别墅区左转。

季尧将监控上面面包车的外观截图下来,直接发给左轮,让左轮想办法在交通部门查到这辆面包车现在的位置。

左轮动作很快,十分钟后就查到了面包车此刻正在行驶的位置,将面包车的位置发送到了季尧的手机上。

季尧仔细看过视频,发现面包车上面只有两名绑匪。所以,当即决定追上他们!

如果他的车速够快,半个小时后应该能追上他们。

只要追上他们,能够拖延点时间,左轮安排的援手也会随后跟上来的。

给了保镖一个眼神后,两个迅速上车追上去。

一路上,是季尧在开车,他不断的加速。

面包车行驶的路线,由左轮的手下不断的发送到他的手机上。

他就跟着手机导航一路追上去,大约半小时后,他终于看见那辆面部车的轮廓了。

刚毅的五官上面笼罩了一层雾霾,深眸底有暗芒在流动,再一次加速。

前面的面包车也终于意识到身后有车追了上来,面包车也开始加速。

只可惜,面包车再怎么加速也比不上季尧现在开的这辆彪悍的路虎。

面包车现在形势的路道刚好是环山公路,公路本身就有些弯曲陡峭。

面包车里面的驾驶员,自然也不敢太过失控的提速。

就这样,季尧鹰眸中迸射出一抹精锐的光芒,看准了一个空隙。直接超速,猛打方向盘。巨大的刹车声划破了夜空,回荡在山脉间,彰显出几分的触目惊心气息。

面包车刹车已经来不及了,车头撞上了路虎的车身。车头内陷下去。

但是也好在紧急刹车了,所以驾驶员并没有受伤。

大半夜的被堵住了,车内的人自然是愤怒。

冲下车来,就怒骂道,“麻蛋!找死啊!!”

季尧跟保镖也下车了。

季尧身上散发出冷冽的气场,幽深的眸子里充斥着肃杀的气息,直直的射向冲下车的那人。

保镖还是一身正黑色的西装。典型的职业装束。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气势岁没有季尧那么强烈,但是也不容小觑。

虽然在暗夜中,可季尧跟保镖的眸光都比较的渗人。

车上下来的两人脸上的恼怒有一瞬间的错愕,错愕之后,又凶神恶煞的骂道,“让开!找死是不是?”

季尧的声音很低沉,就像是从黑暗的夜空中穿透过来一般的低沉压抑,“放了她!!”

两人均是蹙眉,不耐烦的怒道,“真他妈不要命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后,就提着一根铁棍冲了上来。

保镖的身手自然是敏捷的很,不用季尧动手就摆平了两人。

两人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而被捆在车内的筱雅,听到外面的动静,满是泪痕的小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被胶带封住的嘴巴发不出声音,就在车内撞车门,发出声响。

季尧听到声音,连忙走过去。

筱雅被捆的结结实实的躺在车内,看见季尧出现的瞬间,眸光都湿润了。

季尧将她扶下车。

而倒在地上呻吟的两人。喊道,“大小姐……你最好跟我们回去。不然后果……你真的承担不起,老爷很生气。”

“就是!老爷说了,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都会把你抓回去的!”

季尧在之前追上来的一路上,通过这辆面包车行驶的路线,已经差不多猜到是谁绑走了筱雅了。这两人的言语间,验证了他的猜测。这两人就是申城筱雅父亲派来的人,是想要把筱雅抓回家。

筱雅听到两人的话语,不停的摇头,眼底满是惊恐。

季尧把她嘴巴上的胶带撕开,她终于可以说话了,她惊恐的叫道,“不,我不要回那个家!我再也不要回那个家了!!尧哥哥,我不要回那边!求你,帮我!!”

其实,加上面包车内的驾驶员,来抓筱雅回家的一共是三个人。

来的时候,是其中一个人开车到。回程的时候,那个人就被换到后座去休息。换另外一个人开车了。

去别墅抓人的时候,也是两个人去的。所以,季尧只判断出两个人。

而车内睡觉的那个人,终于被外面的动静给惊醒了。

他醒来后,警惕到这是遇到麻烦了,从车内再次抽出一根铁棍,然后就冲了出来。

季尧此刻正在帮筱雅解着身上的绳子,所以就放松了警惕。

站在对面的保镖警觉的提醒道,“季先生小心!!”

筱雅也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意识到危险逼近,她下意识的撞了一下季尧的身子,惊慌到,“尧哥哥小心!”

她撞倒了季尧,自己肩上也挨了一铁棍,人也倒了下去,倒在季尧的身上。

那人的铁棍再一次举起来,季尧下意识的将筱雅搂在怀中,顺势在地上翻了两圈。

保镖想要冲上来帮忙的时候,又被刚才到底呻吟的那两人缠住了。

后面从车里出来的那人拎着铁棍,追着季尧。

季尧搂着筱雅,连续在地上翻了几圈后,撞到了环山公路边上的岩石,他的面部表情有一丝隐忍的痛苦,却坚毅的隐忍着。

那人的铁棍再一次抡下来,季尧翻滚的同时,不小心失身滚入路边的山崖。他怀中还抱着筱雅,顺着山坡一路向下滚去……

保镖惊呆了,失声大叫,“季先生!!!”

而负责来抓筱雅回家的那三个人也是明显的怔住了,老爷是让他们把小姐抓回去的。可没让他们逼死小姐啊。这山崖摔下去,小姐能平安无事吗?这要是真的摔死了可怎么办?

保镖崩溃的跪在山崖边上……

大约五分钟后,左轮和他的手下也到了……

————

凌晨两点钟。

陶笛坐在床上,看着墙壁上的时钟发呆。她的眼皮一再的跳动,心底那种不安的感觉也越发强烈了。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可她却煎熬的像是度日如年。

很想给男人打一个电话询问一下那边的情况,可又不敢打。怕男人正在处理着危险的事情,这一打可就就是影响男人了嘛。

脑海里像是放电影一样的闪过各种曾经在电视剧里面,电影里面,还有小说里看过的各种遭遇绑匪时候的危险画面。

越想,脑子越乱。

最后,她抱着脑袋不停的摇头。

二点半的时候,她实在是按耐不住了,从床上坐起来,开始不安的在地上走来走去。

听说了事前原委的女佣也睡不着了,上来给她倒了一杯水安慰她,“少奶奶,你别担心。季先生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房间里面开着空调,可陶笛还是感觉自己很冷。捧着女佣递过来的水杯,她的手指都在哆嗦。

脸色也很苍白,却不停的附和着女佣的话,“对,他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三点钟,她的手机响了。

那铃声像是狂风暴雨中的闪电一样,惊的她倒吸了一口气。眉心都开始跳动着,心脏也开始颤抖着。

女佣一看上面显示的是左边那个轮子的号码,连忙将手机递过来。

陶笛接过手机,甚至能够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接通,“他呢?”

她没察觉,她的声音都在颤抖。

左轮了解她的性格,也曾犹豫过要不要告诉她实情。可是大哥现在伤的这么重,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小嫂子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所以,他梗声道,“大哥在医院,你快过来!”

陶笛手中的手机掉到地上,那颗一直在七上八下的心,像是有人抽掉了中间的一块砖头,心脏开始摇摇欲坠。她呼吸急促了,眼泪就这么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女佣吓坏了,将手机捡起来,“少奶奶,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陶笛只喃喃的道,“出事了……出事了……快……我们去医院。”

————

医院。

陶笛赶到抢救室外,左轮跟之前陪着季尧去的保镖都在守着。

左轮看见陶笛苍白的脸色有些抱歉,更加难过,“小嫂子……”他抱歉的是自己没有早点赶到,如果早点到大哥就不会滚下山崖了。

陶笛却是急切的问,“他人呢?季尧呢?我老公呢?”

左轮叹息,“在里面抢救呢。”

陶笛的身子踉跄了一下,女佣及时的扶住她,“少奶奶,你保重啊!”

陶笛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一点,镇定一点。不停的麻痹着自己,告诉自己他不可能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即使受伤躺在手术室里面。他也会被抢救过来的,他会没事的!

左轮不光是通知了陶笛,他还通知了季向鸿,还有季洁。

因为在山崖下面找到季尧跟筱雅的时候,两人皆是鲜血淋漓的,看上去实在是太过触目惊心。

他不得不通知季尧家里的全部人。

季向鸿赶过来的时候,步伐如风。那张面孔上面没有一丝表情,脸上笼罩着一层暗色,眸光担忧到了极点。

苏红跟在他后面,一直微微的垂着眸。因为她实在是克制不住心底的兴奋和得意。眸底也忍不住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而在这种时候,她又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微微的垂着眸了。

其实,自从听到季尧出事受伤的消息后,她体内的血液就要沸腾了起来。许言被这个该死的季尧阴到监狱里面去了,这仇她无论如何都是要报的。

这个该死季尧,她恨不得吃了他的肉,喝他的血。她这些年跟许言两个人偷偷摸摸的多不容易啊,为的就是最后搞死老东西,霸占老东西的家产。可这一切的美梦都毁在季尧身上。她怎么能不恨季尧?当时许言刚被抓的时候,她差点都活不下去了。还好,许言把一切都扛下了。

通过这件事,她也认定了许言对她才是真爱。现在她好不容易挺过来了,为的就是再等机会。

想到自己这些年对季尧的那些恨,她真是巴不得医生马上就出来宣布季尧死亡。

季洁自己头上的伤都顾不得处理,她在接到左轮电话的时候,为了出门不吓到别人,就胡乱的把脸上的血迹擦干净就出门了。

这会,她的脸色很苍白,发丝凌乱着,看上去有些狼狈。

她紧张的问左轮,“怎么样了?他们怎么样了?”

季向鸿站定后,第一句话也是沉声问左轮,“小尧怎么样?”

左轮声音也有些低,“现在还不知道,送进去医院就在抢救了!”

季向鸿眉宇一沉,声音沙哑,“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怎么会变成这样??”

左轮将筱雅半夜被绑架,然后季尧去救她,最后两人一起滚下山崖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番。

他刻意没在陶笛面前提到找到他们两人的时候,季尧怀中还抱着筱雅这件事。不管大哥是出于人性本能去救筱雅,还是怎么的,反正他不想让陶笛知道心里更加不舒服。

季向鸿听了之后,沉声叹气,不悦的懊恼道,“救筱雅?怎么救她连自己也搭上了?”

苏红听到这里,心里可是更高兴了。筱雅回来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筱雅跟季尧以前什么感情她可是亲眼见证的,这会刚好趁着陶笛回来搅合搅合。把季家搅合的天翻地覆才好呢!

季洁忍不住问了一句。“那小雅怎么样?她伤的重吗?”

季向鸿自然是偏向自己儿子的,所以忍不住瞪了季洁一眼。

季洁连忙低头,意识到自己有些冲动了。

左轮坦白回答,“现在他们两个人的情况都不好说。”

于是,这一家人只好焦灼的等待着。

陶笛脸色苍白,但是眼神却坚定。她一动不动的站着,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季尧一定会没事的。

苏红也陪着等着,可是等的她很不耐烦。很想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可是大家都焦急的站着。她一个人又不敢坐下来。只好垂着眸,暗自问候季家祖宗八代。

期间,手术室的门被打开,有护士出来让家属签手术风险书。

一干人等全部围上去,“怎么样了?”

季向鸿的嗓音最沉,“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

护士有些战战兢兢的回答,“季医生的情况比较危险,还在抢救中。季医生的脑部受到了剧烈的震荡,身上也多处擦伤,所以他的情况暂时还不好说。”

季向鸿眉头一拧,眸光颤抖着,竟感觉双腿有些发软。他真的是很疼爱这个儿子,很引以为傲啊!

季洁眸光愧疚不已,身子一软,直接瘫软在地上。

左轮连忙将她扶起来,眉宇之间也满是担忧,不过比他们多了一份信念,“姑姑,冷静点,会没事的。大哥不会那么容易倒下的!”

苏红听了直呼活该。要不是这么多人在,她真的会笑出声来的。不过,为了表现自己。她硬生生的将想笑的冲动压抑成了哭泣,生生的挤出了眼泪,掩面哭泣道,“怎么会这样?这可怎么好?小尧还这么年轻……怎么就出了这种事?小笛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呢……”

她的哭声回荡在走廊上,格外的刺耳。

“够了!!”

“闭嘴!”

“行了!!”

这三道声线不约而同的响起。

够了是陶笛说出来的,她听不得苏红这样子的哭诉。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她坚信着季尧会没事了。她这么哭算是怎么回事?

闭嘴是季向鸿冷喝出来的,他狠狠的瞪着苏红。不满的怒道,“哭什么哭?我儿子在里面抢救着呢,你哭什么?我儿子不会有事的!”

行了是左轮忍不住说出来的,他真是受够了大哥这个小妈。大哥从小就受她迫害,这会大哥还没怎么样呢。她就故意哭出这么不吉利的话,真是听不下去了。

季洁也忍不住喝了一句,“不准哭!他们会没事的!!”

苏红被大家骂的有些难堪,只能低头独自抹着眼泪,可眸底却满是得意的光。这一家人真是无可救药了!

季尧都滚到山崖下面了,还能活得了吗?还说没事,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

真是的!

左轮站到一边,脸色同样紧绷阴沉。闭上眼睛靠在墙壁上,不愿再多看这个苏红一眼。真是看一眼都会脏了自己的眼球!

又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