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怂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生刚一出来,还没来得及摘面部的口罩,在外面等着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脸色苍白的陶笛感觉喉哝口像是被一双大手掐住了,明明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结果。可结果真的出来的时候,她却退缩了,她的双腿生生的顿住,竟迈不开步子。

季向鸿也紧张到了极点,脸色紧绷着,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第一个开口的是左轮,他眉头紧蹙,沉声的问道,“我大哥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疲惫而恭敬的道,“手术很成功,已经转到了重症监护室密切观察了。只要不再受感染就好。”

闻言,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唯独苏红眼底闪过一抹恼火,季尧是什么投胎的?这样都摔不死他?

医生沉了沉眸,再次开口道。“不过季医生在滚落山崖的时候,脑袋撞到了山崖下的石块。造成了颅内出血,还有一部分压迫神经,现在还无法取出血块,具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暂时还没有确定!”

一听到这话众人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刚刚松懈下来的心弦再次紧绷起来。

苏红这下子又激动了,这感觉就像是去买彩票,本来以为自己一定可以中奖。哪知道去兑奖的时候,被告知号码不对没中奖。在她失望的时候,又有人说刚才看错了,号码是对的。这一整个过程中,心情起伏不定。她激动之下,竟失态的惊叫道,“天啊!颅内出血?小尧会不会变成植物人?”

季向鸿第一个怒发冲冠的瞪着她,“你胡说什么?我儿子不可能醒不过来的!”

苏红又被骂了,尴尬的红了脸,掩饰道。“我……我也是太紧张了。毕竟小尧这么年轻……我才担心的啊!”

医生看着这一家人的紧张,挺了挺鼻梁上的眼镜,有些无奈道,“具体会出现什么情况,真的不好说。目前为止,还是先观察。至于什么醒来,我也不敢保证。”

苏红听了心底只敲锣打鼓一般的乐呵着,忍不住又说了一句,“还是会成为植物人的意思啊……”

这次季向鸿狠狠的推了她一把。“你给我闭嘴!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把嘴给我闭上!”

苏红这才真的闭嘴,难堪的不说话。

季洁双腿还是软软的,站都站不稳。得知季尧没有生命危险了,她总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又忍不住问小雅的情况,“医生,那个女孩子伤的怎么样了?”

医生神色松懈了几分,态度依然很恭敬,“一起送来的女孩子,因为被季医生护在怀中,所以伤的很轻。基本上都是一些皮外伤,现在已经送去普通病房了,麻药效果过了,就会醒。”

季洁微微点头,“好,我知道了。”

苏红听了这话,又找到新话题了,故作心疼的道,“我们小尧平时看上去性格有些冷淡。其实内心还是蛮火热的,尤其是对小雅。他们两人从小青梅竹马,感情那么好。在危险时候,小尧连自己生命都不顾了,还真是让人感动!”

这表面上的夸赞,其实暗自在挑唆。

不过,这会陶笛沉浸在季尧暂时没生命危险的消息当中,并没有留心她说的话。

听到医生的话,她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至于医生说的不确定他什么醒来,她并不担心。她心中仍然有着坚定的信念,她相信他一定会醒来的。

她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腹部,默默的把这个好消息传递给腹中的宝宝。

苏红的话,再一次招来季向鸿怒不可揭的瞪眼。在这种时候她还嫌事不够多,还说这种话。

左轮也瞪着她,“季夫人,你够了!这种时候你少说两句,没人有心情听你唠叨!”

说完,他沉着一张脸亲自送医生离开,顺便再详细的问一下季尧现在的情况。

苏红有点惧怕季向鸿的眼神,然后又主动讨好道,“小笛,你脸色不太好,又怀着宝宝,我扶你回家休息吧?这两天我留在你那边照顾你吧?”

陶笛只冷冷的道,“我没事,我不累。我就留在医院里哪也不去。”她怎么敢放心让苏红这样的人照顾她?再说了,她现在的确是不想回家,她想留在这里陪着他。

说完,她就径自去重症监护室的方向了。

即使重症监护室不是随便探望的,她站在探视窗口看看他心里也能舒服点。

季向鸿也跟了上去,他现在也只想远远的看儿子一眼。

苏红不得已只好又跟上去了,这会天都亮了。她咬牙切齿的想着,这一夜真是被这个该死的季尧折腾死了。

————

重症监护室外,陶笛站在探视窗口外。

看着病床那个身上多处缠着纱布的男人,水眸中荡漾着满满的心疼,小手不由的也握拳。

女佣一直站在她身边。扶着她,深怕她承受不住。

季向鸿也一瞬不瞬的看着里面躺着的儿子,他身上缠着厚厚的纱布,看的他心底一阵阵的心疼和难受。

季洁在一边抹着眼泪,眼神躲闪着,有些不敢看里面的季尧。

苏红木然的看着,只是在季向鸿瞪过来的时候,装出一副很心疼的样子。

左轮在医生那边问过详细的情况后,走过来。叹息道,“伯父,姑姑,你们先回去吧。这里有人守着,你们在这里也于事无补。不如回去好好休息,大哥会醒的。大哥现在躺着,公司的事务我会帮着打理。我忙不过来的时候,还希望伯父也能帮着打理打理!”

季向鸿眼眶有些湿润,拍了拍左轮的肩膀,“那是自然!我自己的儿子我能不管吗?只是,也辛苦你了!!”

左轮摇头,“我跟大哥兄弟一场,不需要说这些客套话!”

季向鸿到底是个男人,又站在边上看了差不多十分钟后,选择离去。左轮说的对,他的儿子会醒的。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在儿子身体恢复之前,保重好自己的身子,帮儿子打理好他的公司!

他瞪了苏红一眼。沉声喝道,“回去!”

苏红压根就不想待在这里,立马点头,“好……”

临走的时候,她还假装抹了两滴眼泪。其实心底恼火着呢,季尧怎么还不去死?这半死不活的躺着简直是折磨人!

他们离开后,左轮又劝季洁离开。

季洁擦了擦泪水点头,“嗯,我先去陪陪小雅。小尧这边,我也会经常过来的。”

大家都走了,只剩下陶笛和左轮,还有边上的女佣了。

左轮看着脸色苍白的小嫂子,心酸道,“小嫂子,你先回家休息。明天再过来,你现在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有大哥的孩子,你保重好你跟孩子是对他最大的安慰。大哥这边,我会派保镖守着的。你就放心吧。”

陶笛明显的心有余悸,又半宿没睡,她感觉到自己真的快要晕了。也不逞强,点头,“好,那就麻烦你了。你说的对,我必须要保重好自己跟孩子。不然他醒了,我怎么跟他交代?”

她转身,又女佣扶着离去。

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心底那抹信念始终坚定,她现在能为他做的就是保重自己!

————

季向鸿走到电梯边上时候,脑海中闪过筱雅小时候恬静美好的模样。

其实,人性都是自私的。

他来到医院,听说小尧是为了救筱雅才受伤。他心里就很不好受,对筱雅甚至有些心存怒气。

想到这里,他转身又去护士站询问筱雅的病房。

也许就是想看看筱雅也受伤的样子,平衡一下对儿子的心疼。

他就这么冲动的去了,苏红跟在他后面,脸色黑的跟墨汁似得。

老东西又抽风了?

该不会是舍不得儿子想要一直守着吧?

跟老东西去了护士站,她才知道老东西要去看筱雅。

心底又有些幸灾乐祸,老东西该不会去找筱雅发泄怒火去了吧?

季向鸿到了病房,看见小雅手臂上那些擦伤,还有那惨白的脸色,他眼底的怒火瞬间就不忍心再膨胀了。

筱雅这个孩子,从小他就很喜欢,挺会讨人喜欢的。

要不是这孩子没了消息几年。他都把她当儿媳妇看待了。

季尧跟陶笛刚结婚的时候,他心底还是认定筱雅的。可是后面发生了一些事情,他渐渐的对陶笛改观了,也开始慢慢的接受陶笛了。

现在筱雅回来了,他心底也没太多别的想法了。所以,他才会只叮嘱小尧好好照顾她。

至于,她跟小尧曾经的婚约,他已经不想去干预了。

小尧怎么选择,他都尊重。

无奈的对着昏迷的小雅叹了一口气,看着她瘦弱的样子,竟有些忍不住的心疼。

季洁这时候也从重症监护室那边过来了,看见季向鸿的时候微微一怔,随即眸光有些躲闪的叫了一声,“哥,你怎么还不回去休息?先回去休息吧,小尧的公司还要靠你打理呢。”

季向鸿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点头。

苏红累了,很想回去休息。连忙附和道,“老公,小洁说的对。你快点回去休息,你自己的身体也要顾好。”

季向鸿现在听见她声音就烦,不耐烦的蹙眉转身出去。

走了几步,又回头说了一句,“小洁,你照顾的累了就请两个护工帮你。”

季洁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别操心了,回去吧。”

等到季向鸿跟苏红两个人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后,季洁像是失去了所有支撑的空架子一样瘫倒在病房的沙发上。看着病床上的虚弱的小雅,眸光更是愧疚不已。

慢慢的,她流下了两行清泪,伸手捂住自己的面孔,身子无助的陷在沙发里……

————

回去的路上,苏红试图安慰季向鸿。都被他狠狠的眼神给瞪了闭嘴。

她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季诚打来的电话。小心翼翼的看了季向鸿一眼,才接通电话,压低声音,“你去哪了?怎么给你打电话也不接?”

季诚喝的醉醺醺的,说话还有些口齿不清,“泡吧啊。大半夜给我……打电话能有什么重要事?”

季向鸿扫了一眼她,看见她手中屏幕上面备注的诚诚,眼底就忍不住冒火。

苏红连忙装模作样的道。“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了!你给我马上回家,你大哥出事了。我跟你爸爸现在刚从医院回家,你快点回来!”

季诚一听就知道父亲跟母亲在一起,他立马收敛了几分玩世不恭,“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季向鸿跟苏红回到老宅的时候,季诚已经马不停蹄的赶到家了。

他根本不知道就昨晚母亲大电话是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才没接电话。这会吓的肩膀都瑟瑟发抖,看见父亲回来,下意识的躲闪着眸光。

季向鸿看见他这幅不争气的样子就火大,拿起茶几上的杂志就往他头上砸去,“你还知道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面?给你安排好了出国留学的名额,你不去!你整天不务正业!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儿子?”

他心情烦躁,这会忍不住将怒火都发泄到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身上。

苏红心疼不已,但是也不敢说话。

季诚在季向鸿面前从来都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这会耷拉着脑袋,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季向鸿气的胸膛剧烈起伏,苏红连忙去帮他顺气。心里巴不得他死,可心里也知道他不能这个时候死。遗嘱还没改呢!

季诚在季向鸿愤怒的眼神之下,只小声的道歉,“爸对不起……我不知道大哥出事了……我马上就去医院看大哥!”

季向鸿明显的闻到他身上的酒气了,他咬牙道,“你这幅鬼样子怎么去?真恨不得出事的是你这个没出息的混蛋!”

丢下这样一句气话,他转身上楼去了。

这话可把苏红气死了,季诚可是她的命根子。这个老东西居然这么咒骂她的命根子,真是可恶!

她溺爱着儿子,安抚道,“老东西有没有砸疼你?别搭理他,他气糊涂了!”

季诚有些烦躁的推开她,“行了,我不想说话。我上楼了。”

苏红心里也是不痛快,很想跟儿子说说话,“你上楼干什么啊?”

季诚没好气道,“当然是去洗澡,然后看他那个有出息的大儿子!”

苏红咬牙。突然灵光一闪,上前拉着季诚,“对了,儿子这可是个好机会。季尧半死不活的,他那个公司没人打理。不如我跟你爸爸说把他的公司暂时给你打理,然后你悄无声息的架空他的公司?”

季诚却明显的怂了,“我可不是那块料,你别为难我!”

苏红真是恨铁不成钢啊,“你啊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怎么就不是那块料了?你脑瓜子也不笨?怎么就打理不好一个小破公司了?”

季诚无奈的蹙眉,“省点力气吧,就算我想打理,爸也不会放心的。再说了,医院那个又不是死掉了,说不定他明天就醒了。”

苏红一想也是,这个季尧要是真的死了就好了。她眼睛一闪,问题的关键就是要季尧死。

季尧如果死了,一切都好办了。老东西到时候就剩下季诚一个儿子,必须要改遗嘱。

季尧现在半死不活的,要是想办法弄死他岂不是比平时容易多了?

她的眼底有阴毒的暗色闪过……

季诚看着母亲的眼神大惊,“妈……你该不会是?”

苏红连忙捂住他的嘴,压低声音,“小声点,这事妈妈要合计合计。”

她回房后,一向胆怯胸无大志的季诚看着母亲的背影微微的怔神。在怔神的时候,他的眸光不再轻佻,而是有一些的深沉。

————

季向鸿生气在书房休息了。苏红躺在卧室的床上。明明很累,可脑子里面那个恶毒的想法冒出来之后,她怎么都睡不着了。

辗转反侧的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让季尧不小心死去?

买通医院的医生?显然不行,那家医生是季尧投资的,那里的医生和护士可能没人敢动他!

她自己进去拔掉氧气管?也不行,别说重症监护室她进不去了。就算是进去了,她做了这件事还是会被查出来的。到时候为了杀死季尧,赔上自己的性命可不划算。

她还没活够呢,还要等着许言出狱结婚呢!

她越想越是睡不着……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蹙眉接通,“哪位?”

里面的人经过处理的声音传来,“一个可以帮你的人。你很想季尧死对不对?”

苏红整个人惊到从床上坐了起来,压低声音,“你到底是谁?你胡说什么?”

那边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声音放肆的笑了起来,“别管我是谁,只要能帮你就好。季尧该死,你应该杀了他!杀了他,你的儿子才会有出路。不然你的儿子永远会被压抑的活着!你是一个母亲,应该多为自己儿子谋划!”

苏红心底的想法全被说中了,她紧张的抓住床单,“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了解的这么多?”

那边的人又笑,“我是可以帮你的人!你现在很想杀季尧,但是又怕搭上自己,又找不到方法对不对?”

苏红心脏都揪到了一起,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电话里这个人太可怕了,他怎么什么都知道?他到底是谁?

那边的人又冷冷的道,“我是雷锋!我只想帮你,你不用紧张。我有办法可以让季尧死。你又不会被牵连。你要不要听?”

苏红明显的心动,“你……你说说看。”

挂了电话,苏红重重的喘息。把手机贴在自己的胸口,眼底那抹杀气更加明显。慢慢的,她的眸光越来越肃杀,手指也不停的收紧用力。

她虽然不知道打来电话的这个人是谁,可这个人说的方法的确可行。

她真的很想这么做了……

季尧死了,局面就可以扭转了。

他一定要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