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借刀杀人!/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接过陌生人电话之后,苏红第二天就很殷勤的去医院看季尧。

她一改之前的幸灾乐祸,表现的很伤心。

季尧的重症监护室外是有保镖守着的,走廊上到处是监控探头。

她明着是来探望季尧,其实是来打探情况的。

她看了周围的环境后,心底越来越信任那个陌生人了。虽然她不知道对方是谁,可通过对方提供给她的各种相符的情况后,她坚定的相信这个陌生人了。

因为陌生人说的可是头头是道,每一步都考虑周全了。

她只要按照陌生人说的去做,就一定能成功,并且不会跟自己扯上半毛钱关系的。

季尧只要死了,老东西必须重视季诚。

然后只要季诚得势了。她还愁弄不死老东西嘛?

再然后,她就可以想办法把许言弄出来,跟她结婚,之后就可以双宿双飞了。

光是这么想着,她就觉得很兴奋。

可她毕竟是个女人,想杀人跟真的杀人是两码事。

她下午来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主意行动了。可想着病房门口的保镖,还有不停来探望季尧的各路人,她就紧张的一塌糊涂。

所以,紧张了两天都没有真的实施行动。

陶笛每天都来医院,她会换上无菌服,进去探望季尧半个小时。

她从来不在病房里面哭。也不会表露出悲伤的情绪。她心底的信念坚定如一,她每次进去都是跟季尧聊天。就像是平常在家里一样,调皮又可爱的跟他聊天。

他的手臂也多处擦伤,缠着厚厚的绷带,他的脑袋上面也缠着纱布,只留着一双眼睛在外面。

只可惜。他以前那双深潭般的眸子总是平静的阖上,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陶笛坐在他边上,跟他聊着今天做产检的情况,“老公,今天帮我做产检那个女医生还不知道你出事了。我去做产检的时候,她居然很惊悚的看着我问老公怎么没来?你大概不知道吧?你现在在妇产科已经成了模范好老公了。每次你陪我去产检的时候,那些孕妇们看着我的眼神都羡慕的冒火花。就是咔咔咔那种火花……”

“我们的宝宝一切正常,他最近动的厉害了,可调皮了。”

“最近天气又冷了,晚上你不回家睡觉我都好不习惯。小手小脚都冰冰的,老公你可别偷懒了,早点起来回家陪我觉觉。你也知道的。我睡觉都要你抱抱的。你不抱抱,我怎么睡的踏实啊?”

“还有啊,公司和医院都有很多工作等着你呢。你这么懒着,公司的事情都是爸爸帮忙打理的。他最近很辛苦,头上白发都多了。你再这么躺着?好意思么?”

她看了看时间快到了,就笑着跟他再见,“老公,小妻子先回家了哦。明天再跟你絮叨哈,等我哦!明天同一时间,不见不散哈!”

她刚出了重症监护室,就遇到了筱雅跟季洁。

筱雅自己身体还没恢复,还坐在轮椅上。

季洁推着她,看见陶笛的时候,她的眸光有些愧疚,问道,“小尧怎么样了?有反应吗?”

陶笛轻轻摇头,“还没有,他可能太累了,我相信他很快就能醒来的。”

季洁叹息了一声,“唉,希望他快点醒来。对了,这段时间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尽量多吃点,孩子也需要营养。”

这是筱雅出现后,她第一次主动关心陶笛。

陶笛看着姑姑。发现姑姑这几天也瘦了很多,脸色也不是太好。憔悴的很,只是眸光有些温和。好像又回到了曾经,曾经姑姑总是这样温和的看着她。她心底一暖,点头,“嗯。我知道了。姑姑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季洁点头,“我知道。”

筱雅这两天都会来看季尧,本来她身体也没恢复,是不能随便出病房的。

可她一睁开眼睛就问季尧怎么样了?然后一直闹着要来看季尧,季洁不让她来看的时候,她激动的把针头都拔掉了。

无奈,季洁只好同意带她来看季尧。

当她看见季尧浑身都缠着绷带一动不动的躺着的时候,小脸上满是心疼和自责。

苍白的小脸皱成了小包子,眼泪更是如雨下。

这是她在出事之后,第一次在这里碰到陶笛。

陶笛现在看筱雅的心情是挺复杂的,如果不是筱雅季尧不会出事。可是,季尧去救筱雅到底也是自己自愿的。所以。她在家里想了两天遇到筱雅还是不要带着怨气,但是她也不想跟她说话。

所以,转身就想离去。

坐在轮椅上的筱雅却是一把抓住陶笛的衣服,眸光颤抖着,自责道,“嫂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陶笛叹息,没说话。一句对不起又能换回什么?

筱雅不松手,又哽咽道,“嫂子,都怪我,是我连累了尧哥哥。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尧哥哥不会受这么重的伤。嫂子,你心里是不是很恨我?我也不想这样的,我跟尧哥哥从小感情就好,其实我宁愿躺在里面的那个人是我。”

陶笛突然有些敏感的意识到这个小雅可能没那么单纯,她字里行间在强调着她跟季尧感情好?她这是什么意思?

筱雅喃喃的道歉,“嫂子,我知道你恨我。你也应该恨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陶笛嗓音有些冷,但是却很有力度,“我这个人公私分明,我老公救你是自愿的,所以我不会恨你。可他也的确是因为你变成这样的,所以我真不想跟你多说什么。我累了,先走了。”

上了电梯之后,她倚在电梯壁里面长长的叹息。真希望她刚才对筱雅的那点敏感是错觉,真的不希望少了一个施心雨之后又多一个筱雅来搅合她平静的生活了。

看来以后,还是要对这个筱雅多加防备……

苏红这边恨季尧恨的咬牙切齿。可她真的有点下不了手。她真的只是个女人,以前许言在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是许言在操作的,现在猛然要她自己动手,而且还是在保镖的眼皮子底下动手,她真的很紧张很害怕。

她一直犹豫了三天,还是没能下的了手。

而那个陌生人像是能洞察一切一般,知道苏红并没有下手,也看出了她的犹豫。

于是,又开始重新物色人选————

纪绍庭接到了医院的催费电话,来医院缴费。

施心雨成了植物人,一直躺在医院里。每个月的医疗费用都不少,而他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现在又将她家的施氏吞并了。所以,大概是因为心底的那点良心。也是怕别人在背后戳他的脊梁骨,他毕竟在东城也是有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他会准时来缴费。

偶尔,也会来医院看看施心雨。

他刚办完了缴费手续,一转身就看见脸色苍白的陶笛从电梯里面出来,他眸光一颤,脚步也停在原地。

季尧躺在医院,陶笛就算是在他面前装着再怎么平静,可出了病房她的心情是无法掩藏的失落。

少了他的日子,真的过的很不是滋味,甚至有些麻木。

虽然她每天都努力多吃点。可她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原本那亮晶晶的眸子也弥漫着一层雾霾。

她在女佣的搀扶下出了电梯,向候诊大厅门口走去。

她满脑子都在心疼病房内的男人,路过纪绍庭身边的时候都浑然不知。

纪绍庭控制不住的叫了她一声,她居然都没听见。

她身边的女佣倒是听见了,可是知道纪绍庭跟少奶奶之间曾经的关系后。也没提醒陶笛。

纪绍庭不知道季尧出事了,他只觉得陶笛这样很反常。像是遭受了什么重击一样,她的样子让他有些心疼。

就这样,他对着陶笛的背影发呆了好一会,才离开。

车里。

纪绍庭一边开车,一边还是忍不住想陶笛到底是怎么了?

这段时间他用工作麻痹着自己,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陶笛。

可这偶然的遇到,他的思绪就不受控制了,总是忍不住去想。

他想陶笛那么乐观的人怎么会这样?张玲慧的死应该没对她造成这么大的打击吧?再说了张玲慧的死已经过去了,难道是季尧出事了?

陶笛现在可是最在乎季尧!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他眸光一亮,准备打电话给秘书让秘书关注一下卓越公司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

手机刚拿到手,还没来得及拨号,就有陌生电话打进来。

打电话给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打电话给苏红的那个陌生人。

这个陌生人还是谨慎的通过变声器改变了自己的声音,被处理过的声音沙哑的有些渗人。

唯一不同的是他又换了一套说辞,“季尧出事了?你不知道吗?季尧现在半死不活的,你深爱的女人为他操碎了心,你忍心吗?”

纪绍庭脊背一僵,沉声道,“你是谁?你什么意思?”

陌生人又冷笑,“我的意思很明显不是么?我是想帮你,你看不出来吗?如果季尧死了,你想你会不会有机会重新挽回心爱女人的心?想想看呢?”

纪绍庭黑色的瞳仁猛然一收缩。车就这样在半路上熄火,“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想想我跟你说的话有没有道理?陶笛本来是爱着你的啊,只不过因为一点误会离开你了。如果季尧死了,你再对她好点,她会不会心动呢?”陌生人循循善诱的给纪绍庭洗脑。

纪绍庭脸色紧绷着。压抑着声线,“你是想让我杀人?是想让我借刀杀人?你到底是谁?我不会上你的当的!”

那边的陌生人再次冷笑,“真没想到你纪绍庭的防备心倒是挺重的。我可以教你杀人,并且可以伪装成意外,不会牵连到你。”

纪绍庭到底是男人,智商要比苏红高点,所以没那么好糊弄,他咬牙,“之后呢?等我杀了季尧之后呢?你再利用此刻的电话录音,再找点其他的证据将我绳之以法。最后,只有你达到了目的是不是?”

那边的人讥讽的笑了,“纪绍庭你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不知道声音经过处理的电话录音是不能算证据的?再说了,我只是教你方式。至于你什么去杀人,我又不知道,而且我教你的方式根本就不会留下任何证据的。你不如先听听我的方法怎么样?”

纪绍庭脑海中一个邪念闪过,竟有些动摇了,“……”

陌生人把自己的办法说了出来,然后有些得意的问,“怎么样?你觉得这个方式安全吗?”

纪绍庭沉默了一分钟左右,哑声问,“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叫雷锋!我这个雷锋刚好看季尧不爽,所以顺便帮你一把!”

纪绍庭再次沉默……

“你考虑考虑,不过,我可得提醒你机会可只有这一次。你可要抓紧,晚了季尧说不定自己就清醒过来了。到时候,你别后悔莫及!”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声音,凉飕飕的,阴森森的。

说完,他先挂了电话。

纪绍庭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嘟嘟声。不由的握紧手机,久久的沉默……

第二天。

纪绍庭果然是来到了医院,他换上了提前准备好的仁爱医院医生工作服,戴上口罩眼镜,还有手术帽。从电梯直奔季尧的病房,眼镜底下的那双眸子里满是阴毒和决绝。

他真的打算这么做了!

只因为他还爱着陶笛!!

他也仔细的考虑过陌生人提供的这个计划了,发现这个计划的确是没有任何漏洞。也不会留下任何证据,所以他行动了。

保镖们虽然一直守着季尧,可对于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进入病房是不太留意的。

而且,这是重症监护室,每个进来的医生和护士都是裹得严严实实的。

所以,纪绍庭的这身装扮,成功的混了进去。原本他还有些紧张,这么轻易的混进去后,他反倒冷静了一点。

走进重症监护室,他就看见躺在病床上那个裹得像是木乃伊一样的男人了。

他的眼底浮现一抹轻蔑,曾经那个浑身充满了霸气和傲气的男人此刻毫无生机的躺着,再也不能跟他争陶笛了。再也不能用曾经那种不可一世的傲气眼神鄙夷着他了,欣赏着他此刻这种画面真是过瘾。曾经这个男人让他嫉妒的近乎发疯,现在他心里终于痛快一点了。

这个躺着的木乃伊,很显然成了弱者,而他只要轻轻的动动手指,就可以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想着这点,他很兴奋的拿出白大褂口袋里面的那个小塑料瓶子。

瓶子里面装的是病毒,只要他动动手指头,季尧就会被重度感染而死。

他若是因为感染而死,就算是尸检也检查不出异样。

因为他的身体本身就很容易出现病菌感染……

想到季尧死了,他最心爱的陶笛就能回到他身边,他眼底的阴郁色彩更浓。

手指动了动,准备打开那个塑料瓶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