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此时无声胜有声!/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这个时间段,正躺在阳光房里面晒太阳。

耳朵里里面塞着耳机,听着胎教音乐。

女佣把她手机递过来的时候,她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的从摇椅上坐直了身子。小手摘下耳机,连忙问,“是他吗?”

“可能……不……肯定是的。”女佣看上面显示的是陌生号码,可是还是很激动。希冀着这个陌生号码是医院打来的,季先生肯定醒了。

陶笛葱白如玉的小手接过手机,接通电话。竟激动的没说话,只急促的呼吸着。

电话那端的季尧自然也是激动的,他也没说话,

两个人像是有默契一般的对着电话沉默着,唯有彼此急促的呼吸清晰的传递着彼此的激动之情。

两人大概沉默了有一分钟左右,季尧那边才哑声道,“过来!!”

陶笛立刻点头,“马上!我换件漂亮衣服就来!!”

挂了电话,她精致的小脸上笑容璀璨,“快,陪我去医院。”

女佣连连点头,“好,好。我去叫司机备车!”

————

医院,VIP病房。

季尧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VIP病房了,左轮听到保镖的汇报后。第一时间赶来,远远的看见季尧坐在病床上后,忍不住对他吹了声口哨,“季大boss,恭喜你成功收网哈!”

其实。季尧是在两天前醒的。他醒来之后,谨慎的想到上次有人在阿尔卑斯山给陶笛投送纸条的那件事。眸底精光一闪,就想到了继续装晕躺着吊出幕后黑手这件事。

如果有人想要对他或是对陶笛不利,都不会放过他生病重伤这个机会的。

所以,他跟左轮商量继续装晕。

这次虽然成功的抓了苏红现形,可他知道今天早晨还有一个男人想杀他。只是,他装晕闭着眼睛。那个男人又全副武装,所以他不能确定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他能确定的就是,幕后还有其他敌人。

左轮跟季尧打了招呼,可他并没有什么反应。

这让左轮有些不爽的蹙眉,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这是咋的了?哥,你这到底是脑袋摔伤还是眼睛摔瞎了?我这么个大活人来了,你都看不见?”

季尧一如既往淡漠的扫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你很啰嗦的眼神。

左轮一点也不客气的在他边上的椅子上坐下,看着他眸底那一抹精锐的光芒,安慰道,“哥,不带这么这样的。虽然早晨那个意图行凶的男人跑了,他武装的也很好。没能确定那男人是谁?可毕竟咱这一网也不是白撒的对不对?咱抓住苏红那只大鲤鱼了,你想想这条大鲤鱼祸害你多少年了?”

季尧淡漠的扫了他一眼,眼底流露出谨慎的暗芒,蹙眉,沉声道,“我问过保镖,他们在外面偷窥到的是早晨那个男人手中拿着的也是一个差不多大的塑料瓶子。苏红杀我的时候,也是拿着那个塑料瓶子。所以,两者之间是有联系的。”

左轮眉头也微微的拧了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跟大哥相处这么多年,默契是有一点,他自然能想到大哥的担心,“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幕后这只黑手挑唆了苏红跟早晨那个男人,而他能挑唆成功就说明他真的很懂得谋算,这个人的实力一定不容小窥。”

季尧沉稳的判断道,“不但是实力不容小窥,这个人对我周边的人都了如指掌。可他整出这么多事情来,自身却还是一点马脚都没有露出来,实在是隐匿的很深!敌人在暗,这是兵家大忌!”

左轮也很烦躁,他查了这么久都没查到一点头绪,还真没有什么人能躲得过他的排查。这一点,也让他抓狂。

不过,眼下是应该暂时放一放这件事,于是,他道。“哥,能暂时别想那么多嘛?鱼儿再小那也是鱼对不对?这一次经过我们的设计,苏红是栽了,也算是为你这些年所受的迫害讨回一点公道了!至于幕后那个有实力的黑手,我们只要小心防范,他也是作不了妖的!”

季尧眸光暗沉,他这个人从来都是睿智的。喜欢未雨绸缪。喜欢运策帷幄,占据绝对的主动权。唯独这一件事,让他有些挫败。

左轮是个开朗的人,所以故意揶揄他转移他的注意力,“大哥,你这醒了可真是太好了!就你公司那些烦人的业务,差点把我弄疯了。我现在终于理解小嫂子说你是工作狂这三个字的含义了,要我说啊,你哪是工作狂啊?你简直就是工作魔!!”

季尧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不屑道,“应付不过来?”

左轮傲娇扬眉,“那肯定不是!怎么可能有我应付不过来的工作?”

季尧却是一针见血道,“我父亲帮你?”

左轮尴尬了,摸了摸鼻梁。“额……是,伯父是我帮我了。不过我比他年轻,很多事情都是我来处理的。”

季尧淡淡的敛眉,“那是自然!若是应付不过来,就是你没实力!”

左轮不屑的勾唇,“切!我的实力也是不容小窥的!”

季尧只给了他一个不屑的冷淡眼神……

“…………”左轮再次摸鼻梁,差点被气到吐血,“大哥,能不能有点良心?这几天,我呕心沥血的帮你在公司处理公务。到头来,就换了你这样一记冰山眼神?哥,伤人也不带伤的这么彻底的吧?”

季尧淡漠的挑眉,“不然呢?”

左轮倒吸了一口气,“不然你夸夸我?再或者。你往我账户上面打上一两百万算是报酬了。俗话说的好,亲兄弟明算账。咱们关系虽然到位,可金钱上面也不能含糊对吧?”

季尧眼底有了一抹暗色,然后沉沉的迸出一个字节,“滚!!”

左轮蹙眉,不高兴的翘起了二郎腿,“真没礼貌!上次滚下山崖怎么就只撞到脑袋了?怎么没撞到嘴巴?这嘴毒的!”

他就故意这么埋汰着季尧,反正已经习惯了大哥的性格了。

说实话,得知大哥醒了,他真的放心了。整个人紧绷着的,压抑着的情绪都轻松了许多。人一轻松,本性自然就恢复了。

季尧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再滚!”

左轮一点也不介意,反而继续没脸没皮的揶揄道,“哥,你知道你现在身上裹着纱布的样子像什么吗?木乃伊,你真像木乃伊。再配合上你这寒冰表情,那真是像极了!”

季尧大手虽然受伤了,但是却还是忍着疼,砸过去一个枕头。

左轮反应灵敏的接住了,然后瞪大眼睛。故意道,“哥,你这脸上也伤到了?医生说了可能会毁容,你说小嫂子要是一会见到你这模样,会不会嫌弃你?还有小嫂子肚子里的宝宝,要是看见爸爸这么丑?会不会吓哭啊?”

季尧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左轮就是吃准了他现在行动不方便。所以才这么放肆。

只可惜,他放肆的不是时候。

陶笛恰巧赶来了,在听到他这番话后。成功的拧起秀美,不高兴的上前抢过左轮手中的枕头砸到他头上,“左边那个轮子,你胡说什么呢?你欺负我老公手脚不方便是不是?你再胡说,我就告诉犀利姐。让她狠狠的虐你!”

左轮原本眼底不羁的笑容,顿时在听到犀利姐这三个字的时候,有些微微的凝滞。眼底一抹暗色闪过后,他傲娇道,“切,我什么都不怕!!!”

陶笛这会激动的不行,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将清澈的眸光移向病床上坐着的男人。

她的眸底,满是惺惺相惜的深情,还有激动和欣喜。

季尧原本暗淡的眸光在陶笛出现的那一刹那,就自动充斥着一抹深邃的动容了。

她看着他,他亦是这样静静的凝视着她……

差不多一分钟后,陶笛主动开口,连嗓音都激动的有些轻颤,“老公……”

季尧下意识的答,“我在!”

陶笛忍不住了,上前更加靠近他,软软的道,“老公,我好想给你一个拥抱。可你现在受伤了,我又怕伤到你。怎么办?怎么办?”

季尧看着她这可爱的小模样,唇角忍不住上扬,然后淡定的抬起双臂,“没关系,我能忍!!”

陶笛有些不忍心,可还是控制不住的上前给了男人一个浅浅的拥抱。怕他疼着,所以,她很快就松开了。只抵着他的鼻尖软绵绵的撒娇,“还是老公的怀抱最舒服,最有安全感。老公,你要快点好起来。你知道的,我睡觉都要抱抱的。”

季尧感受着她呼出的气息,暖暖的,这股暖意一直蔓延到他的心口。“我知道,我尽快!”

陶笛又笑容妍妍的,“你这两天做梦梦见我没有?”

季尧想了一会,摇头,坦诚道,“好像没有!”

陶笛撅嘴,“老公……”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在一边看不下去的左轮打断了,他一手捂脸,做出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啊哟哟,我的哥,你的情商什么时候能提高那么一点点?我以为撞到脑子能把人撞聪明点?你怎么越撞越撞?这种时候,你闭着眼睛都要给出肯定的回答啊!”他真是不懂了,说一句假话哄哄小嫂子,他能吐血还是咋的?

季尧却是不屑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又看着陶笛,坚定道,“我从来不骗她!”他的确是从来不骗她,有些事情他不想让她知道,便会选择沉默不说。只要说了。便都是实话。

左轮又捂住胸口,做出一副要吐血状,“我的哥啊,这哪是骗啊?这是套路,哄女人的套路懂不?”

季尧不悦的蹙眉,明显的就嫌弃他这只灯泡,“再次滚!”

陶笛也受不了了。她一本正经的道,“左边那个轮子,不准带坏我老公!虽然我老公情商不高,但是这也是缺点。这样安全,他不会乱勾搭外面的莺莺燕燕!”

左轮持续吐血状,“拜托,小嫂子。你是不是傻?”

这下子,季尧跟陶笛两人异口同声道——

“马上滚!”

“你走开!”

左轮很尴尬了,他这是被嫌弃了?

“你们太没良心了,为你们付出这么多?你们就这么嫌弃我?”他假惺惺的矫情了两句。

陶笛不管了,直接捧着季尧的俊脸,然后主动吻了上去。

季尧自然是很享受这个吻,一瞬间的错愕之后,便开始占据主动权。霸道而放肆的捕捉着她唇间的美好……

左轮无语的抽了抽唇角,真是世风日下啊。这两人肆无忌惮的撒狗粮啊,分分钟虐的他肝肠寸断啊!

待不下去了了,实在是待不下去了!

他冷哧了一声后,转身傲娇离开。

其实,好想说一句宝宝心里苦。他好想虐回来的,可他没机会啊!

想到冯宇婷。想到上次在医院时候她掉在地上的那张淋病的检查单。他俊脸上的放荡不羁瞬间就被一抹暗沉代替,眼底还透着隐隐的忧伤……

陶笛跟季尧这个吻是结束在陶笛肺腑间的氧气快要耗尽的时候,男人才眷念无比的松开她的唇。

她的唇上面还沾染着他的痕迹,他双眸里满是旖旎的深情。

陶笛不敢贴他太近,怕碰到他的伤口。但是,也不想离他远。

季尧像是看穿了陶笛的心思一般,伸出那只受伤不太重的大手将她的小手攥在掌心里。这也是一种肌肤间的密贴贴合,瞬间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的更近了。

激动过后,陶笛就傻傻的看着男人笑。

似乎在弥补着这几天分开的缺憾……

他也无言,此时无声胜有声。

良久,陶笛又得意的问,“老公,你说我这两天表现的怎么样?我演的很好吧?没给你丢人吧?”其实,她早就在第一时间知道季尧已经醒了。在重症监护室的时候,季尧醒了,对她眨眼。她激动的来不及尖叫,就被季尧拉住了手掌。然后在她的掌心写下了钓鱼这两个字,她瞬间秒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