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无所谓!/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嘴角明显带着一抹得意,眼底的色彩依旧明媚。

季尧宠溺的扬唇,“很好!只是……”

陶笛笑道,“只是什么?”

季尧深眸中荡漾着一丝难得的柔情,“只是,我还没听够!”

陶笛有一秒钟的愣怔,然后就反应了过来。她捂着唇瓣,嘻嘻的笑了出来,“大叔,你好闷骚。你的意思是说,我对你那些煽情的话语,你还没听够?”

季尧颔首,“没够!”

陶笛偏头,模样有些萌萌哒,“过分!那些煽情的话应该是你对我说才对。”

季尧思忖了两秒,“我尽量学!”

陶笛忍俊不禁,看着他身上缠着的纱布感叹了一句。“老公,其实我好心疼你的。看见你伤的这么重,我真是心疼的呼吸都困难。不过,即使当医生说你不确定什么时候会醒,我也没绝望。因为我知道我那么伟大,那么出类拔萃的老公。一定不会舍得丢下我跟宝宝的!”

季尧眸光动容不已,攥着她小手的大手力道又紧致了几分。像是要把内心的那份澎湃,传递到她的掌心。

两人就这样含情脉脉的凝视着彼此,很享受这种在彼此的眼眸中能够看见自己倒影的感觉。

苏红被扭送到警察局之后,季向鸿得知了消息,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

他走进病房。看见已经清醒的季尧。那双有着红血丝的眸子里满是动容,嗓音也有些颤抖,说出口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符合他的性格,“小尧,我知道你会醒的!你的性格不会那么容易倒下的!”

陶笛见到季向鸿,他明显的消瘦了一圈,整个人看上去也苍老了几分。她明白公公这几天的担心不比她少,她连忙礼貌的叫了一声,“爸。”

季向鸿现在对她已经不排斥了,微微颔首。

他一直看着病床上的季尧,只是,季尧一直面无表情没什么反应。

陶笛看见这情形。连忙轻轻的勾了勾男人的掌心,用眼神示意他给点回应。

终于,季尧有了一点反应,只是口气依然有些平淡,“你坐。”

季向鸿看着他的眸光更加复杂了,想到苏红对他的所作所为,他痛心疾首的道歉,“小尧,警察局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对于苏红的所作所为,我很抱歉,也很惭愧……”

他有些说不下去,心里膨胀的是满满的后悔。这么多年,他都对苏红假惺惺的一面所迷惑了。他以为她只是有些心胸狭隘,可是从来没有想过她居然会想要杀小尧。

这一点,也是他绝对容忍不了的。

他接到警察局的电话后,先是震惊,然后是愤怒,最后是惭愧!

想到这些年苏红居然有这样的居心,他真的后悔莫及。他后悔自己再婚的时候选择了这样一个蛇蝎女人,也很后怕,小时候的小尧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季尧没说话,他不善于沟通。以前苏红虐待他的时候,他也倔强的从来不跟父亲告状。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他对父亲一直很淡漠。更加不想依赖他。也不想原谅他。

“苏红很虚伪,她每次在我面前表现出的假象迷惑了我。我是今天才知道……她想杀你,小尧对不起。是我当年有眼无珠的选择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差点害了你的性命。”季向鸿沉默了几秒,还是把自己内心的真实话说了出来。

陶笛心底虽然痛恨苏红的恶毒,可她也明白公公是疼爱季尧的。有时候男人的心思的确没有女人心细。而且公公忙着在外打拼事业。生活细节方面肯定会顾及不到,被苏红迷惑也正常。而且,苏红这样的女人平时肯定很会伪装的。

她叹息,忍不住说了一句,“爸,你别这么说。有些事情也不是你能控制的,还好老公没事。没事就好,我们一家人就不用一直道歉了。”

她又看向季尧,季尧没说话,却也没否认!

这对季向鸿来说,已经是很难得转变了,他动容的颔首。“好,不提了,不提了。”

保镖敲门进来汇报,说是苏红带来的那个塑料瓶子里面的东西化验结果出来了。是一种病毒,杀人于无形的病毒。正常人接触可能没事,但是身上有伤口的人接触到,就会引发全身大面积的恶性感染不治而亡。

最可怕的是,这种感染是检查不出来的,会被认定为正常的伤口感染!

季向鸿听到这里,狠狠的一巴掌挥在身边的沙发背上。眼眸中涌动着滔滔的怒火,咬牙切齿道,“这个女人太恶毒了!!”

陶笛听了也是心有余悸。第一时间道,“通知公司律师,正式起诉苏红!”

保镖应下后,恭敬的退下。

季向鸿痛楚的闭上眼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季尧的眸光倒是没什么波动,他从小就被苏红恶毒对待过。所以,化验结果没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定塑料瓶子里面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的。

保镖离开没一会,又有人推门。

这次来的是季洁跟筱雅,筱雅还坐在轮椅上。她顾不上敲门,直接就推门了。

陶笛对于她们的出现一点也不惊讶,得知季尧醒了,她们是肯定会来看季尧的。

筱雅见到季尧的时候,激动的眼眶都湿润了,哽咽着,“姑姑,你快推我过去。我想好好看看我尧哥哥,快点!”

季洁连忙将她往季尧病床前推去。她垂着眸,眸光复杂到了极点。

筱雅被推到季尧面前后,心疼的哽咽着,“尧哥哥,你受苦了。你伤的这么重,一定很疼是不是?”

季尧淡淡道。“还好!”

筱雅的眸光落在季尧跟陶笛紧紧的攥在一起的双手上,眸光微微一颤后,抽噎道,“尧哥哥,这次你为了我伤的这么重。我真的好愧疚,好难受。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我该怎么报答你?”

季尧看她自己也还伤着,所以淡道,“不用,你好好养身体。”

陶笛这时候,接了一句,“小雅妹妹,你别胡思乱想。你尧哥哥救你保护你,是因为他的本性善良。别看他外表淡漠,其实内心是热的。我笃定他救你的时候,就没想过要你回报。”

说完,她又看着季尧,盈盈的笑道,“老公,我说的对不对?”

季尧也看向她,眸底多了一丝暖意,扬唇,“对!”

筱雅放在轮椅扶手上面的手指不由的用力几分,面上却也笑了,“尧哥哥,看来嫂子还真是蛮了解你的。看你们这样琴瑟和鸣,感情这么好,我真的替你开心。我很从小的时候,就喜欢我的尧哥哥能幸福。”

季向鸿听见筱雅这样说,有些动容。不过也干脆,“小雅,你能这么想最好不过了。之前我跟你们的姑姑还担心你有一天回来,会不愿意接受现实。毕竟你跟小尧,从小有过婚约。”

筱雅笑了,笑的更明媚了。“叔叔,看你说的那么严重。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谁还在意婚约?又不是古代,只能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自从我知道尧哥哥结婚后,我就没想过去打扰他们的生活了。要不是我现在走投无路,我是不会回来打扰他们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感情的事情我明白是勉强不来的。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回不到曾经了。”

季向鸿颔首,“能这么想最好。你是个懂事乖巧的女孩,你以后会遇到更优秀的男人!”

筱雅轻轻点头,“是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只要尧哥哥觉得幸福,我就会支持他的。不管陪在他身边给他幸福的那个女人是不是我?我都无所谓,只要他能幸福!”

季洁被她的话感动了,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喃喃的道,“真是好孩子,小雅你真是个明事理的好孩子!”

陶笛没怎么说话。只是一直静静的观察着筱雅的表情。虽然目前为止筱雅没露出什么破绽,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季尧听到筱雅这么说,眸光也柔和了一点,道,“小雅,你值得更好的!”

筱雅赞同。“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只不过这段时间还是要麻烦尧哥哥多关照我,我担心父亲那边……”

季尧眸光一沉,坚定道,“放心,我会找人保护你的!”

筱雅盈盈的点头。“伤口还疼吗?”

季尧淡定道,“还好!”虽然伤口还在疼,只是他是男人。坚强的男人,这点疼痛他是可以忍受的。

筱雅又恬静的笑道,“尧哥哥,你果然还跟小时候一样。再怎么样疼痛,你都能坚强的忍着。我就不行了,我很怕痛的。小时候我哪里破了点皮,我都会哭鼻子的。不过,小时候就算你不喊疼,我也会帮你吹吹伤口。现在,这个任务就交给嫂子了。”

她竟跟他开起了玩笑。似乎是真的毫无芥蒂。

几人又在病房聊了一会,筱雅说是累了,让姑姑推她回去。

季洁对季尧关心了几句,便推筱雅回自己的病房了。

季向鸿见筱雅并没有他想象中那样纠缠,所以心底也倍感欣慰。对这个孩子的喜欢又加深了一点,忍不住对着她的背影关心道,“想吃什么就告诉姑姑,让姑姑吩咐家里厨房给你做。有什么需要也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你这孩子瘦成这样让人心疼。”

筱雅乖巧的应着,“谢谢叔叔。”

季洁一直没怎么说话,这会听到季向鸿的叮嘱,手心里面都冒汗了。眸光躲闪着,最后只能看着地面。

回到筱雅自己的病房后,她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夕阳沉默着。

沉默了一会后,她突然笑道,“姑姑,你手机上有游戏吗?我想玩一会你手机上的游戏,我有点无聊!”

季洁连忙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

筱雅又笑道,“密码是什么啊?姑姑?”

季洁愣了一下,眸底闪过一丝慌乱,还是把密码告诉她了。

筱雅解锁后,眼底闪过一抹阴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