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聊天记录!/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尧醒了这是一件好事,所以很多亲朋好友都来看他了。

季向鸿,筱雅,季洁,他们三人离开后,陶德宽也来了。

他见到自己的女婿醒了,只宽厚的说,“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他本想跟女儿聊聊天,可看见女儿跟女婿一直攥在一起的两只手,他便识趣的待了一小会就离开了。

很快就到晚上了,女佣问陶笛什么时候回家?

陶笛却依依不舍道,“我不想回家,我想待在这里陪着老公。”

女佣看着她隆起的腹部,有些担心道,“少奶奶,这是医院病房。空气也不太好,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再说了。这病床又那么窄。你能睡的踏实吗?你现在一切都要为肚子里的小少爷着想,我们回家吧。明天早点来医院行不行?”

陶笛看着季尧,那深情的眸子里满是难舍难分,软软的道,“哎呀,我没那么娇气啦。我相信我肚子里的宝宝也没那么娇气。他整天在我肚子里挥舞着拳脚,应该也是个调皮的娃娃。我都不介意消毒水味道了,我娃娃更加不会介意了。”

“…………”女佣有些汗哒哒,少奶奶这自信是不是有些过了?

她看向季先生,“您看?”

季尧虽然也很想她陪在身边,可他是个理智的男人。于是,他道,“先回家,明天再过来!”

陶笛精致的小脸皱成了小包子,她往季尧边上贴了贴,噘嘴,“不要,我真的没关系。这是VIP病房,环境好多了。我不想回家,我想在这里陪你。晚上跟你睡,要抱抱。”

女佣听的有些脸红,低着头。不过还是憋不住被陶笛可怜又可爱的语气给逗的忍俊不禁。

季尧看着她的小模样有些不忍心,“病床窄。”

陶笛一脸的认真,“没关系,我个子也小,我们两个人可以睡的。”

季尧沉默……

陶笛又抓着他的大手,撒娇,“老公,算我求求你了。纵容我这一次好不好?你的小妻子已经好多天没跟你睡觉觉了,已经好多天没睡过一个踏实觉了。你忍心把我赶回去吗?这种天气冷的不要不要的,我一个人回家都孤单啊?多寂寞啊?”

季尧还是沉默……

陶笛急了,干脆拿出自己的杀手锏,指着季尧故意道,“季尧!你不宠我了!你不疼我了!!”

季尧实在是不忍心了,唇角微微上扬,“只今天一天!”

陶笛立刻笑容嫣然,竖起一根手指头,“隔一天睡医院一次,直到你出院位置!”

季尧看着她的笑容,眸底闪过一丝宠溺。

陶笛主动亲了他一口,“不说话就是答应了,谢谢老公大人!老公万岁!”

女佣实在是忍不住,终于笑出了声。

陶笛看着女佣可爱的眨巴着两下眼睛,有些得意的扬起唇角。

她虽然不跟女佣回别墅,可她还是很细心的送女佣到病房门口。叮嘱着女佣明天过来的时候要煲汤给季尧喝。

煲汤的口味,一定要按照平时季尧的喜好。

女佣一一记下,点头,“好的,少奶奶你就放心吧。我都记住了。我保证让大少爷吃好喝好,让他的伤口快快好起来。”

陶笛点头。“好嘞!”

女佣临走之前还忍不住跟她开玩笑,“少奶奶,你不怕认床睡不着吗?这可是陌生的环境。”

陶笛扬起笑脸,爽朗道,“我不认床,我晚上睡觉只认人!”

这一夜,陶笛终于睡了一个踏实觉。

虽然季尧受伤,不能像之前那样整晚将她搂在怀中睡。可她紧挨着他,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听着他熟悉的呼吸声,顿时就觉得心安了。周遭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就连狭窄的病床她都觉得很舒服。

不能被男人抱抱睡觉。她就整晚拉着男人的手睡觉觉。

总之,这一夜她感觉很幸福,还做了个美梦。

————

苏红被送到警察局之后,暂时关押在看守所。

她被起诉的罪名是蓄意杀人,她被抓住的那一刻。原形毕露,差一点就疯了。

一整个晚上,她都在喊叫着。让看守所的人给季向鸿打电话,她奢望着季向鸿看在他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放过她一次。想要季向鸿压制住季尧,不要起诉她。毕竟,她也没杀成。季尧还活着啊。

可看守所的人一直没有打通季向鸿的电话,他的电话一直处在关机状态。

苏红不相信,她发疯一样的嘶吼着。“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们一定是拨错号码了!你们给我再打!”

看守所的人试了几次,都打不通。

苏红突然冷笑着滑到了地上,瘫坐着,她的眼泪都已经流干了,她只能干嚎着,“季向鸿,你这个没良心的冷血动物!你这个没心没肺的王八蛋!不管怎样我都跟了你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能这么无情?季尧不是没死嘛,他没死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狠?”

哭的累了,喊的嗓子都哑了,她想到了季诚。

连忙让看守所的人给季诚达电话,季诚的电话倒是很快就打通了。

不过。电话里面的季诚快疯了,“妈……你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会这么傻?”

苏红求季诚去季向鸿那边求情,可季诚惶恐的摇头,“我不敢……爸爸回来发了一大通脾气。看我的眼神都像是要杀人一样……我快崩溃了。妈妈,我以后该怎么办?我会被爸爸打死的……”

他的言语间,满是惶恐,还有懦弱。

苏红恨得牙根都痒痒了,她怎么会生出这么懦弱的儿子啊?她不管不顾的逼着季诚去季向鸿面前求情……

挂了电话,季诚思量了再三,还是决定去父亲面前求情。

父亲心情不好,都没有去公司,一整天都把自己关在书房里。

季诚在书房的门口来回走动了好多次,直到里面传来暴怒的声音,“谁在外面?”

他当即吓得双腿一软,脸色一白。

季向鸿出来看见是他,更加火大,“鬼鬼祟祟做什么?”

季诚扑通一声跪在父亲面前,苦苦哀求着,“爸,我妈妈已经知道错了。你能不能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能不能劝劝大哥不要起诉我妈?我妈若是坐牢,丢的也是季家的脸!爸……我求你了……我妈妈陪伴了你这么多年,你多少也要给她留一点情面……”

季向鸿听到这些话,真是火冒三丈,一脚就把他踹了出去,“够了!你给我闭嘴!你整天不学无术,整天玩世不恭,你有什么资格给那个恶毒的女人求情?你配吗?我当年是有眼无珠才会娶了苏红那个恶毒的女人,让她坐牢丢人?如果她害死了小尧,可就不是丢人这么简单了,我这条老命都会丢掉的!!那个女人是咎由自取。她活该!以后,你胆敢在我面前提到那个女人一个字,我就会打死你!”

季诚身子被踢了出去,痛的脸色惨白,却连呻吟都不敢。只能捂着胸口,狼狈的趴在地上,吓得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季向鸿当真是没有顾及夫妻之情,他甚至不打算去见苏红,只让律师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带给苏红。他的性格使然,这一次苏红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他便利落的跟她离婚!

律师是跟季诚一起去的探望的苏苏红,当苏红看见那份离婚协议书的时候,眼底满是癫狂,惊叫道,“不!!我不离婚!季向鸿怎么可以这么无情?在这种时候他不但不保释我,还要跟我离婚?我不离婚,我死也不离婚的!!”

律师挺了挺鼻梁上的金边眼镜,公式化道,“季先生说了,如果你不签字。二少爷将来将会一无所有,他不会给二少爷继承任何家产的。”

苏红脸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丝,痛苦的身子都在颤抖着,“他怎么可以很逼我?他怎么可以?”

律师只冷淡道,“请签字吧!“

季诚一言不发。脸色也很苍白,像是经历过一场浩劫一般的颓废。

看着昔日光鲜优雅的母亲,如今变成这样,他心里也很不好受。可他根本就无能为力,他连跟父亲说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

苏红自己已经这样了,她必须要保全儿子。所以,这份离婚协议她不管怎么不情愿都要签字的。她眸底闪烁着狰狞的恨意,紧咬着下唇,颤抖的唇瓣都被她咬出了血迹,这才提笔签字。

她签字的手指不停的颤抖,最后一笔竟把离婚协议书都划破了。

季诚的眸光也颤抖着,崩溃的双手抓自己的头发。

签完字。律师将离婚协议书放到文件袋里面。礼貌道,“我先去办手续了!”

签完字后,苏红的人也像是虚脱了一样。直接瘫软了下去,眼角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只剩下满眸的恨意了。

季诚双手抓着头发,也不说话。

良久。他起身看着母亲,哑声道,“妈,我帮你请了律师。你保重!”

苏红看着儿子憔悴的面孔,哽咽道,“诚诚。你在外面要好好的。你一定要好好的,你别去惹季向鸿那个混蛋。你好好的,你一定要保全自己。妈妈不要你请律师,以后妈妈不能护着你了,你自己做事要多用点脑子。听见没有?”

季诚看着她,终是点头。“我会的!”

苏红看着儿子的背影,失控的自残着,不停的撞墙。

季诚走出探视室,听见里面母亲痛苦的声音,阖上眼眸。再次睁开时,眸底有一丝清晰的恨意。

那张玩世不恭的俊脸上,此刻彰显的是冷森和阴沉……

————

陶笛跟季尧商量好了,隔天在医院病房陪他一夜。

这一天,轮到她回别墅休息了。

她无奈的躺在自己家的大床上,脑海中想着季尧,小手轻抚着自己的腹部。轻柔的跟宝宝聊天,“娃娃想不想爸爸?妈妈好想爸爸啊。可是妈妈也是个懂事的妈妈。妈妈心里有你,也有你爸爸。所以,妈妈隔一天才在医院住一次。你说妈妈公平不?”

“嘻嘻,妈妈知道娃娃一定会说妈妈很公平的。妈妈期待着你来这个世界哦,妈妈最近一直在猜。我的娃娃长的到底像谁呢?像妈妈多一点还是像爸爸?不过娃娃不管像谁多一点都不用担心,因为爸爸妈妈颜值都不低。嘿嘿……妈妈好自恋……”

女佣在门口敲门,说是她的手机有短信发过来。

陶笛微微诧异,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谁给她发短信啊?

她让女佣进来,打来手机看见的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下一秒,她就蹙眉了。因为陌生号码发来的是几张图片,是几张季尧跟筱雅微信聊天的截图记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