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需要消毒!/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陶笛的示意下,女佣推着筱雅坐电梯下楼。

三人一起来到住院楼后面的后花园里面散步,寒冬季节,接连两场大雪过后,天气越发的干冷。地上,光秃秃的树枝上,路灯上到处是一片苍茫的白色,像是给大地穿上了一件白色的大衣。就连花园中冬夏常青的松树和柏树也被一层蓬松松的白雪覆盖住了。

后花园中有三三两两顽皮的孩子,即使还病着,也忍不住下楼来看雪景,呼吸新鲜空气。只是他们的家人,不放心的给他们裹上了厚厚的棉衣。

一缕缕阳光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倾洒下来。暖洋洋的光线笼罩在周遭,忖的世界多了几分暖意。

走了一会后,筱雅在不知道谁堆着的雪人面前凝神。

陶笛一直有小心翼翼的注意着筱雅的神情,见她看着那个雪人,她扬唇轻语道,“怎么?你很喜欢雪人吗?”

筱雅眸光莹然,轻轻的点头,“是啊,小时候我很喜欢堆雪人呢。”

她像是陷入了曾经美好的回忆当中,忍不住涓涓而语,“小时候,只要遇到下雪的天气,我总是缠着母亲带我去季家。到了季家之后,我就会缠着尧哥哥陪我去堆雪人。尧哥哥小时候就很酷,一开始根本就不愿意搭理我。后来也是被我缠的没办法了,我喜欢哭鼻子,他很嫌弃我哭鼻子。才勉强的答应带我去堆雪人,而我又很懒,我总是喜欢指挥着尧哥哥自己却不喜欢动手的。久而久之,尧哥哥也习惯了。等到稍微大点,只要外面有积雪,他就会带我去堆雪人。”

“你可能不知道,尧哥哥小时候就很聪明。曾经我因为雪人的鼻子做的不漂亮而不开心,尧哥哥很快去就去厨房找了一个尖尖的朝天椒给雪人安上鼻子。那雪人顿时就可爱多了,小时候还有很多趣事呢。尧哥哥的母亲很喜欢作画,我也喜欢画画,她经常教我画画。还有姑姑……”

她说的有些激动了,小脸上绽放出恬然的笑容。一回头,看见陶笛正看着她。

她连忙低头道歉,“抱歉,想到小时候的事情我就容易激动。”

陶笛淡淡道。“没事,激动很正常。毕竟回忆曾经的美好,也是一件趣事。”

筱雅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算了,不提了。都已经过去了,都过去好久了。”

外面的天气实在是冷,陶笛冻得小手有些冰凉,忍不住放在唇瓣轻轻的哈气。她看见筱雅身上的羽绒服领口敞开了些,就弯腰帮她把拉链往上拉了拉,轻笑,“注意保暖,小雅妹妹。”

筱雅轻轻点头,微笑,“谢谢嫂子。”

陶笛站起身。看着不远处的白色雪景,突然有些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小雅,你说人是应该活在回忆当中还是活在现实当中?”

筱雅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怔,有些不解的轻轻蹙眉,“嫂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陶笛抬眸看着女佣,女佣识趣的走开了。

然后,她又看着筱雅,清脆的嗓音宛如百灵鸟在林中穿梭,“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突然有这样的疑问,想跟你聊聊。”

筱雅脸上的笑意慢慢的又浮现了出来,“恩。这个问题我想大多数人的答案都会是后者。”

陶笛抬起明亮的眸子,“那么你呢?小雅妹妹,你觉得呢?”

筱雅又笑,“我也是个平凡的女孩子,我的答案肯定也是后者。我觉得人是应该活在现实中,回忆再美好也是曾经。”

陶笛微微点头,“是啊,这一点你跟我想的是一样的。那么,现任跟初恋之间,你觉得男人会怎么选择?”

筱雅终于笑不下去了,“嫂子,你……你的意思是?”

陶笛是个干脆直接的人,刚好这里也只有她们两个人,索性她就直白道,“我的意思很简单,我的意思就是想问问小雅妹妹是不是真的放下跟我老公之间那段所谓的青梅竹马的感情了?”

筱雅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指微微用力,不答反而是轻声问,“嫂子怎么会用所谓这个词?难道你不认同我曾经跟尧哥哥之间的青梅竹马?”

陶笛淡淡扬唇,“不是我不认同,是有些事情当事人也浑然不知的。我老公那个人性格倨傲淡漠,你曾经给过他温暖,他也许曾经把温暖错当成什么也说不一定。”

筱雅突然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弧度,冷冷的道,“嫂子,我原来以为你跟其他的女人不一样。我以为你活泼可爱,善良温柔,还明事理能给我尧哥哥幸福。可是现在看起来,也许是我看错了。你好像也有很多女人身体的那种通病。就是狭隘和妒忌。虽然我没结过婚,可我知道婚姻当中最可怕的就是你这种狭隘和妒忌心理。”

陶笛没想到她会反过来讨伐她的不是,她也冷冷的勾唇,“这可不是我的狭隘和妒忌,你有没有想过我说的这种可能性?”

筱雅摇头,眸底闪过一丝坚定,“我从来没想过你说的那种可能性,虽然我现在已经完全放下尧哥哥了,可我还是不能否定我们之间曾经的感情。你没有参与过我们的过去,自然也就不会了解我们之间曾经的感情。如果你实在是要怀疑,你可以去问问姑姑,问问轮子哥,还有季叔叔。他们都是我跟尧哥哥曾经感情的见证人,嫂子,你今天一早找我出来聊天。不会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吧?你是在妒忌我跟尧哥哥之间的过去?”

陶笛这会最强烈的感觉就是这个筱雅真的没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她虽然语气很温柔平和,可却是字字珠玑。每一句话看似柔弱,事实上却是对她最有力的反驳和指责。

这个筱雅似乎比施心雨聪明多了,施心雨在之前对她挑衅的过程中,总是落下风,很容易被她反过来气到吐血。

可这个筱雅,却是总能轻易的将问题反射到她自己的身上。她不急不躁,不咸不淡的说出来的话,实则上却是对她一种反过来的挑衅。

还真是不简单。

不过,她陶笛也不是个吃素的主儿,她看着筱雅扬起笑容,“小雅妹妹说笑了,我有什么好妒忌的?其实,你跟季尧之前曾经的那段感情是温暖也好,是感情也罢,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现在的情形是我是季尧的小妻子,你也一口一个嫂子的叫着对吧?”

筱雅手指头又苍白了几分,随即也笑,“谁说不是呢?你现在是我嫂子,还是我尧哥哥孩子的母亲。嫂子,你跟我强调这些不会是有点患得患失吧?你是在担心我回来会跟你抢尧哥哥吗?”

陶笛摇头,“这不是担心,我对你尧哥哥是有足够的信任的。我是关心你,想提醒你不要在不合适的人身上再浪费时间和精力。虽然你现在过的不是太好,可你尧哥哥可以给你经济上的帮助,然后你可以找到欣赏你的男人,重新开始新的恋情。”

筱雅美眸轻轻的眨了眨,伸出白皙的小手轻轻的挽起一缕碎发别到耳后,那张精致的小脸上一脸的恬然,“那就谢谢嫂子关心了,不过嫂子以后还是不要再为小雅操心了。小雅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自己做事会有分寸的。”

陶笛故意道,“跟你尧哥哥沾光,你虽然三十多了,我才24岁,可你还是得叫我一声嫂子。既然我把你当妹妹,关心你也是应该的,你别多想。”

筱雅轻盈的扬起唇角,“嫂子你真善良。”

陶笛心底早已有些无语了,通过这次的谈话。她更加确定筱雅没那么简单。筱雅很聪明。跟她对话,简直是跟甄嬛传里面的对白似得累人的很。筱雅是一再的表现出自己的温柔,恬静,可说出来的话总是故意让她心理不舒服。

可她偏不着她的道,筱雅越是这样,她越是表现出不以为然的模样。

所以,筱雅这么说的时候,她故意笑道,“是哦,你尧哥哥也一直夸我善良。说我像是温暖的阳光,善良又可爱。”

筱雅脸上的笑容是无时无刻的弥漫着,只是脊背微微的挺直了。

她现在是跟陶笛面对面谈话的,而她这会恰巧看见季洁也从住院部大门口出来了。似乎是有些不放心她出来的太久了,找过来了。

她的眸底闪过几不可见的阴冷。手指悄悄的放下轮椅的刹车,“嫂子,其实我还想跟你说一句话。这世界上,是你的东西别人抢都抢不走。不是你的东西,你勉强留也留不住。”

陶笛轻轻蹙眉,尼玛,这又是挑衅她?

她想开口的时候,筱雅又连忙道,“嫂子,这里好冷。我有些累了,今天就不聊了吧。我们回去吧?”

陶笛心想也行,反正她已经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她今天来就是试探筱雅的,这一试探筱雅果然是不简单。她转身想去喊已经退让到一边的女佣过来推筱雅回去,脚步刚移动。

她的手就被坐在轮椅上的筱雅给拉住了,她不解的蹙眉,回眸,“怎么了?你不是要回去嘛?我去叫女佣来推你。”

筱雅却突然笑道,“嫂子,你听见刚才那边那两个人说话没有?他们说我们两人看上去有些像,还说我们是姐妹。你说……当初尧哥哥跟你闪婚的时候是不是也觉得你跟我很像啊?”

陶笛一听这话眉头拧成结,这话任谁听到都不会开心了。她蹙眉,轻轻挣脱开筱雅的手,冷嗤了一句,“无聊!这个问题我跟你季尧哥哥求证过了,他说一开始是。可后面就不是了,因为我们两个人是完全不相同的性格。你别妄想激怒我,我已经不介意这个话题了……”

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筱雅的轮椅快速的往后滚动。

她吃了一惊。她根本就没用力啊。

这边是一条浅坡道,筱雅惊恐的大喊着,“嫂子,不要!嫂子救我!!”

她的一只手还快速的按了自动轮椅的倒退键,本来这个浅坡是不会那么夸张的后退的。可她松了刹车,又按了倒退键。即使陶笛并没有用力甩开她,她也像是被甩开的样子。

筱雅的之所以按倒退键是因为已经注意到坡道的尽头就是一个石凳,而她只要倒退速度过快,撞到石凳上面。再因为轮椅跟石凳之间撞击出的惯性,轮椅就会再次弹回来。而她只要趁着陶笛慌乱无措的时候,再次按前进键,就能撞上陶笛。

陶笛现在怀孕,这样一撞,她的孩子……

她惊恐的叫的很大声,轮椅果然撞到了石凳,然后因为惯性又弹了回来。

陶笛的确是惊慌失措了,可她很快就意识到这是筱雅故意的。所以,她很警惕的闪了闪身子。

然后就看见筱雅的轮椅弹了回来……

筱雅没料到陶笛的反应这么快,所以她弹回来的轮椅没撞到陶笛,反而是方向一偏直接冲进花园中。

花园的边上是有花坛石的,轮椅的滚轮撞到了花坛石,然后反倒了。

惊恐无比的筱雅就这样被撞进花园当中,轮椅翻在她身上,她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这边的动静让很多人侧眸看过来,季洁正在往这边走来,自然也看见这一幕了。她惊慌的呆了两秒,惊叫道,“小雅!!!”

她疯了一样的冲过来。冲到花园中扶起小雅,紧张道,“怎么样?小雅,你没事吧?”

筱雅的身上满是积雪,就连头发上也满是积雪,她一脸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小腿处呻吟,“好痛,好痛……姑姑……我好痛……”

季洁一看,她的小腿都被轮椅压的出血了。有鲜红的血迹滴到白色的积雪上,那样的触目惊心。慌乱的捂着她的小腿,心疼道,“怎么伤的这么重?筱雅……还有哪里伤的?”

筱雅的双手也被压伤了,手腕处也流血了,她看着姑姑心疼的样子,却坚强道,“没事,没事,不严重的。”

季洁紧张的声音都在颤抖,“还说没事,你看你流了多少血?”

之前退到一边的女佣听到动静,也赶紧跑了过来。

陶笛一脸的惊恐未定,心脏跳的噗通噗通的。刚才筱雅自导自演的那一幕,真是让她心有余悸。

季洁刚才在远处看见陶笛好像甩了筱雅一下,才会发生这样的意外,这会忍不住回眸埋怨的瞪向她。

陶笛没做亏心事,自然也就不心虚。所以,在季洁这么瞪着她的时候,她淡定的看向季洁。

也许是因为季洁之前心底就对陶笛心存愧疚,所以她很快别开视线,冲着一边的女佣沉声喝道,“你还傻楞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过来帮忙?”

女佣也有些呆了,被这样一呵斥,才连忙上前去帮忙。

筱雅这样一摔,的确是摔的不轻。轮椅都已经摔坏了,她的小腿和胳膊上满是鲜血。

被扶起来的时候,脸色惨白的惊叫着,“不行……我的腿动不了……好疼……一点都动不了。”

季洁慌了,又忍不住冲着陶笛喝道,“小笛,你傻了?快点去叫医生过来。”

陶笛明知道这是筱雅故意而为之,可是眼下这种情形她也不好不去叫医生,她只好去叫来医生。

医生来了之后。为筱雅简单的检查了一番,给出结论。初步估计是小腿骨裂……

季洁心疼的叫道,“她身上还有那么多伤没好,怎么就又骨裂了??”

医生很抱歉的看着她,“这是初步估计的结果,具体还要等到进一步检查。筱小姐估计是动不了了,我去里面让护士yoga担架床推她去做检查。”

医生离开后,筱雅的额头上已经疼的满是冷汗了,她抓住姑姑的手臂,艰难开口,“姑姑,没事的……我没事的,你别心疼。”

季洁心疼的眼角都湿润了,“我怎么能不心疼?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命苦?刚才是怎么了?出来散个步怎么会搞出这么大的意外?”

说完她看向陶笛。眸光复杂无比。

其实,她很想责备两句,可是因为心底对陶笛的那一份愧疚,又开不了口,只能强压下。

陶笛只是很淡定的道,“姑姑,这事跟我没关系!”

筱雅也马上懂事的点头,一脸痛苦的跟姑姑解释,“是的,姑姑,这事真的跟嫂子没关系。我刚才跟嫂子开玩笑,她可能不高兴了,所以才挣脱了我的手。而我自己也是不小心,居然松了刹车。这才会出意外的。这事是我自己不小心,跟嫂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季洁最终只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你这个可怜的丫头,这到底要受多少苦啊?”

筱雅摇头,“没事,这点疼痛我都能忍的。真的没事……”

护士找来担架床,把筱雅抬了进去。

季洁连忙跟在后面,一张脸紧张的面色苍白。

陶笛跟女佣站在原地……

女佣关心的看着她,“少奶奶,你没事吧?刚才到底是怎么了?”

陶笛轻轻摇头,“我没事,放心,伤不了我。至于刚才怎么回事,我也有点懵。我其实不确定筱雅是不是故意的?因为那边的确是有个浅破,滑下去再因为惯性弹回来的确是有可能的。”

女佣一心袒护陶笛,谨慎提醒道,“哎,反正这个筱小姐以后还是少接触。避免接触,就避免伤害,管她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陶笛笑了,“恩,说的在理!”

跟在陶笛后面的两名保镖在关键时候是准备冲出来的,只是意外发生的很突然,也很快。他们没来得及冲上来,陶笛自己敏捷的闪身了,所以他们也就没上前。

回到季尧的病房,陶笛还是一脸浅浅的笑容。

季尧正在看文件,对于他这种工作狂来说。几天不处理公事,那简直是莫大的煎熬。

“老公,我又回来了!”陶笛俏皮的跟他打招呼。

季尧这才抬眸,眸光从文件上移到她的小脸上,那深潭般的眸底一道深邃的眸光闪过,伸手拉了她一把,“过来,陪我工作一会。”

陶笛有些汗哒哒,“老公,你还真是对得起工作狂这三个字。”

季尧看着她慢慢的扬起薄唇,磁性的嗓音在空气中扩散开来,“努力赚钱,养你们!”

他看着她,又看向她隆起的腹部。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陶笛刚才在后花园经历的慌乱,在男人这样的眼神之下,得到一点安慰。她走上前,轻轻抽掉他手中的文件,然后一脸认真的道,“老公,我有事情跟你说。”

季尧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到身边来。

陶笛乖乖的坐到他身边,然后叹息了一声,有些小声道,“老公,如果我跟你说我感觉小雅这个人不那么简单,或者说她心里还没放下你。你会不会相信?”

季尧眸底闪过一抹深意,“发生什么事情了?”

于是乎。陶笛就把昨晚收到陌生人短信,和今天筱雅出意外的事情都跟季尧说了。

季尧听了之后,剑眉微微的拧了拧,眸底闪过一丝慌乱,“你没伤着吧?”

陶笛感受着他的紧张,心底一暖,摇头,“没有!你的小妻子是那么容易伤着的人吗?”

季尧大手轻轻抚摸她的腹部,松懈了几分神色,“没伤着就好。”

陶笛又问,“老公,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快点回答我好不好?”

季尧眸光沉了沉,俊脸上闪过一抹思量,然后坦白道。“实话,我不愿意相信!我跟小雅认识了二十几年,她其实是跟简单的女孩子。站在我的立场去思考这件事,我觉得是意外的成分多一些。至于你说的昨晚陌生人短信那件事,我觉得是跟之前你在阿尔卑斯山收到的那张纸条是同一个人所为。”

陶笛眨了眨眼睛,没说话,只看着他。

季尧说完后,看她沉默,有些紧张的揉她的发顶,“怎么?我这样说你不开心了?”

陶笛点头,“是有点。”

季尧将她搂进怀中,又继续理智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我的立场去想我是不愿意相信的。因为之前我了解小雅,但是站在你的立场去考虑这件事。我也能理解你的想法,理解你的担心。因为你不了解小雅,你很在乎我,你自然会小心谨慎。不过,既然你坦白的提出了你的疑虑和担心,我以后也会多留意小雅的。”

陶笛了解这个理智的男人,他从来不会哄人。他很理智,不过他的话也很有道理。

她怀疑小雅,只是凭着自己的感情,一点证据都没有。

她总不能就凭着这点直觉去跟季尧胡闹,说小雅就是居心不良吧?

今天小雅出意外的地方她也仔细留意过了,的确是坡道,滚下去也是有可能的。

而且,今天她最大的疏忽,就是不了解轮椅。她没有提前留意轮椅的刹车有没有拉起来?所以,她没证据。

没证据的事情,只能随便说说。而且,男人也给了态度了,说是会留意的。

她还能再多说什么?

她只好戳着男人的胸膛,警告道,“我管不了小雅怎么想,但是我必须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说说看,如果小雅没放下你,你会怎么想?”

季尧有些无奈的看着她,霸道道,“我以为我说的很清楚了,在小雅回来的那一刻。”

陶笛想了想,小雅刚回来的时候。那天在医院回家男人的确是说过。他说即使小雅回来了,他们的结婚证也不会变成假的,她肚子里的宝宝也不会不存在的。他的态度,的确是很坚定。

她笑了,“嘻嘻,我怀孕记性不太好了。你再说一遍我听听。”

季尧看着她可爱的小模样,忍不住宠溺的勾唇,“不管她有没有放下我,我跟你之间都不会改变的。换句话来说,我已经放下了那段过去!”

陶笛心情顿时美美哒,“老公,给你一百个赞!”

季尧又坦诚道,“我现在只把小雅当妹妹看待,她曾经给了我很多温暖。温暖了我曾经黑暗的生活。所以,情感上,我希望我们能跟她和睦相处。”

陶笛想了想,轻轻点头,的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她有她的立场,季尧也有季尧的立场。季尧跟筱雅都认识20几年了,对她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很难改变了。她轻语道,“恩,老公我理解你的想法。我跟你保证,如果小雅真的已经放下你,不做伤害我们感情的事情。我愿意跟她和睦相处。”

季尧颔首,看着她一张一翕的嫩红唇瓣,忍不住就倾身捕捉到她的唇,在上面辗转反侧……

正当两人吻的如痴如醉的时候。病房的门被人猛然推开了。

进来的是左轮,他拎了一个果篮,看见里面的限制级画面,咂嘴,“这也太没下限了吧?这可是大白天的,又是在病房。到处撒狗粮,不怕虐到单身小护士?”

季尧跟陶笛两人被打扰了明显的很不满意,陶笛脸颊红扑扑的,一脸无奈的瞪着这个来的不是时候的男人。

季尧更夸张了,眼神像是能杀人一样的瞪着左轮。

左轮反正脸皮厚,大咧咧的将果篮放下,自己坐到沙发上,“我能说你妹两夫妻别这么没心没肺吗?我是来探病的,别这么瞪着我!我害羞!”

季尧不屑的勾唇,“你滚!”

陶笛也是受不了的道,“你走开啦!”

这时候,病房的门再次被人退开,好巧不巧进来的是冯宇婷。

冯宇婷一如既往的高冷范,视线看向陶笛跟季尧。然后有些不自然的道,“我的助理说朋友的老公住院,我应该来看看。我不知道买什么,就买了两张超市购物卡。你们需要什么就自己买。”

陶笛简直是汗哒哒啊,这个犀利姐是不是太没情商了?

不过,她能有这份心真的已经很好了。

她对犀利姐笑,“其实你什么都不用买,你的心意我们感受到就可以了。”

左轮听到冯宇婷的声音,脊背就僵了僵。

只可惜,冯宇婷一直没看他。在陶笛招呼她坐下的时候。她才看见左轮也在。平静的眸底闪过一抹不自然,却还是淡然的走到他边上坐下。

左轮本来心里就不爽,被别人忽视,然后再无视的感觉实在是很糟糕。一个控制不住,他就直接坐了起来,然后去按呼叫铃,语音通话道,“护士站的护士请来一下,VIP病房有病菌感染,需要立刻消毒!”

陶笛楞住了,不满的瞪着他,“左边的轮子,你抽风了?”

季尧也是蹙眉瞪他,他不是抽风,应该是疯了!

只有冯宇婷还坐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