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承受的很多!/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宇婷是典型的智商高,情商低。

她能听出来左轮这是说给她听的,是故意针对她的。但是她无所谓啊,在冯家那两个恶魔一样的女人她都能忍受的了。左轮这几句难听的话又能算的上什么?

她分析到左轮可能是因为她上次在医院检查单被他看见的时候,说这些话来呕心她的。她清冷的美眸淡淡的眨了眨,一脸的不以为然。

左轮见到她这番淡然的态度,心底更加恼火。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他都说的那么明显了,她都没一点反应。她这是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还是根本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等了两分钟,护士站的小护士还没来,他不免又有些恼火的起身去按呼叫铃催促,“怎么还不过来?你们护士站办事效率这么低?”

陶笛无语的对他翻白眼,将他推到一边,“左边的轮子,你怎么回事啊?哪根筋搭错了?”

左轮勾唇耸肩,“小嫂子,我很正常的好不好?”

护士站很快就派来小护士,推着消毒仪器过来帮这间病房消毒。

仪器刚打开,左轮就指着冯宇婷坐的方向。傲气道,“注意重点,重点是那个位置。”

小护士心底汗哒哒,心想这是消毒仪器打开了,整间病房都在消毒范围内。还有重点之分?

不过,她也知道住在这间VIP病房的是季医生,而季医生的朋友她自然也不敢得罪。只得,战战兢兢的点头,将仪器的出气口移动了一下对向冯宇婷。

这种消毒仪器打开,是会有阵阵凉风吹出来的。

冯宇婷前面的刘海都被吹的舞动起来,这风吹的她眼睫毛都在颤动着。这种感觉自然是很难受,当然最难受的是小护士看她那种复杂的眼光。

这……真是很尴尬。

陶笛转眸看着自己家男人,无奈的噘嘴蹙眉,在用眼神向自己家男人传递着左轮怎么抽风成这样的意思。

季尧也看出左轮在发神经,他剑眉蹙紧,瞪着左轮的眸光更透彻了。

这时候的左轮已经被心魔折磨的没风度了,也不管大哥跟小嫂子的眼神,只冷冷的有些鄙夷的看着端坐在沙发上的冯宇婷。

冯宇婷觉得自己不应该在意左轮这种眼神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被他看的很不自在,很不舒服。而且,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越发的强烈。最后,她的脊背都微微的挺直,有些冲动的想起身关掉那台仪器。

她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她是个淡漠的女人,没必要为了不该理会的事情浪费自己的精力。

陶笛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不知道左轮跟犀利姐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了?可不管发生什么事了,左轮今天这事做的有些失态了。她上前关掉仪器。转身跟小护士说,“可以了,你先下去吧。”

小护士早已感觉到这间病房气氛比较微妙,她连连点头,立刻就撤了。

左轮有些不满的蹙眉,忍不住来了一句,“小嫂子,你可真不为自己着想。这里有些人身上带着病菌呢,万一感染到你跟大哥怎么办?”

陶笛尴尬的抽了抽唇角,压低声音,“你够了哦!不准说话了,给我闭嘴!”

相比之下,冯宇婷始终淡定如常。只是,在左轮那鄙夷的眸光不断的扫过来的时候,她的脊背再次僵了僵。

这个地方,她终于是待不下去了。

她起身,淡淡的道,“小笛,看你跟你家男人的状态都挺好了,那我就撤了。祝你天天开心,祝你家男人早日康复!”

陶笛有些抱歉,“犀利姐,要不你再坐会,我们聊聊。你看我最近这段时间忙的,都没怎么找你聊天逛街了。你再坐会,我给你洗点水果吃。你喜欢吃什么?这里有新鲜的果篮,你看看想吃什么?”

她一着急,竟忘记这果篮也是左轮买来的了。

果然,左轮很不客气的道,“这是我买来探病的,不是给其他随随便便的人吃的。”

尼玛……这又是大写的尴尬。

还好冯宇婷心理承受能力够强悍的,她只冷冷的勾唇,不屑的冷道,“左先生,不用那么紧张。我也不是个喜欢吃随随便便的人买来的东西的人,我怕反胃,我怕膈应到自己。”

左轮那张俊脸上却满是鄙夷,含沙射影道,“某些随随便便的人反胃可能是因为自己本身病情加重的原因吧?某些随随便便的人应该多配合医生治疗,少出来传染别人!”

冯宇婷脸色微微的一沉,然后又恢复淡然,看着陶笛,“谢你的好意,我没胃口,撤了。”

路过左轮身边的时候,忍不住冷嗤了一句,“无聊!”

左轮蹙眉,心底腾起一种冲动。想要抓住她,问问她为什么就那么不爱惜自己?可是这种冲动最终还是被强压下了,他嘲弄自己。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去倒贴这样的女人?

冯宇婷离去,高跟鞋在地面敲击出有节奏的声响,慢慢的,节奏声消失了。

左轮倒吸了一口气,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眸,一只手握拳敲着自己的眉心。

陶笛看见这一幕,无奈的叹息,关切的问了一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刚才那是干嘛啊?干嘛那么针对犀利姐?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她,一直扬言要追到她的。怎么现在就这么针对人家了?”

左轮睁开眼眸,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很想臭骂冯宇婷一顿,很想告诉陶笛冯宇婷那个女人得了性病了。可他终究是没说出口,这是种隐私。他不想冯宇婷被别人鄙夷。叹息之后,他压低声音道,“小嫂子,我不想回答你这个问题。我也不想说话。”

陶笛再次无奈的叹息,“好吧,不想回答就不回答。不过,不管发生什么事以后都不能像今天这样掉价了。你说你一个大男人,针对一个女孩子,让人家那么难堪,你不觉得掉价吗?”

好吧,左轮苦笑。他是很掉价,一再的为这个女人犯贱!

左轮的反应看在季尧的眼底,他不断的蹙眉,然后冷冷的给出两个字,“幼稚!!”不管他跟冯宇婷这个女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今天这种针对方式,还真是挺幼稚。

左轮也没心情再在这里待着了,他起身拿起自己的风衣外套随意搭在肩头。虽然起身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一惯的放荡不羁。只是眼底有明显的暗伤划过,“走了,我无聊,又幼稚。我找个地方反省反省自己去。”

陶笛捕捉到了他眼底的暗伤,有些难受,但更多的还是无奈。她知道感情的事情,其实还是要身在其中的两个人自己去解决的。外人就算是再关心,也只能是干着急。更何况,他们这两个当事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愿意说。

哎……

左轮走出病房,就卸下了所有的伪装。俨然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俊脸上还彰显着一抹颓然。他从来没为一个女人花过那么多心思和精力,也从来没有女人将他无视的那么彻底。这个冯宇婷宁愿放纵自己去乱搞,导致得性病,也不愿意接受他的追求。

他左轮什么时候那么差劲了?

去等电梯的时候,他垂着脑袋。

电梯的门开了,他未曾抬眸就直接走进去,却不小心跟电梯里面出来的人迎面撞上了。

左轮一抬眸,就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面前。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个男人。是个气度不凡的英俊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淡淡的优雅气息,举手投足间都彰显着绅士气息。

即使是左轮自己不注意撞到了他,他还是礼貌的道歉,“很抱歉先生,没事吧?”

左轮觉得这个男人很熟悉,但是一时脑袋短路想不起来了。他微微蹙眉,看着男人。

这个男人其实不是别人,是顾楷泽。

顾楷泽是一直记得左轮的,因为他天生就对筱雅身边熟悉的人有很好的记忆力。他轻轻扬起唇角,礼貌打招呼,“左先生,是你啊?真是巧!”

左轮终于想起来他是谁了,“顾先生?”

顾楷泽点头,“是我,算起来我们也很久没见过面了。自从上次在陶小姐的病房分别后,就没再见过了。”

左轮原本灰暗的眸光在见到顾凯泽的时候亮了一下,然后谨慎的问,“是很巧。顾先生来医院是?”

顾楷泽轻描淡写道。“哦,是这样的。我们律师事务所的有一个同事前两天发生了意外车祸,受伤住院了,我来看看同事。”

左轮低头一看,他手中果然提着果篮,他又多嘴问了一句,“男人?”

顾楷泽虽然对他的问题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很礼貌的回答,“是的,一个男同事。”

左轮又问,“顾先生,你没女朋友呢吧?”

顾楷泽有一秒钟的错愕,想不到这个左先生也挺八卦,他淡笑道,“还没有呢。”

左轮心里萌芽出的那个想法顿时就强烈了几分,他把顾凯泽拉到一边,“顾先生,你跟我来。”

顾楷泽不解。“左先生怎么了?我要去看望同事,同事的病房在那边。”

左轮扬唇,“你还看什么同事?现在有比看同事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快点跟我来。”

“什么事?”

当左轮把筱雅回来了,现在也在这家住院这个消息告诉顾楷泽后,他错愕的手中的果篮都掉到了地上,喃喃的道,“筱雅回来了?她回来了?你没跟我开玩笑?”

左轮帮他把果篮捡起来,塞到他手中,“绝对真实。顾先生,小雅妹妹现在就在病房内。你麻溜的走起,快!”

顾楷泽连连点头,“好,我这就过去找筱雅。”

一贯绅士的他,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走了两步后,又转身激动道,“左先生,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你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左轮潇洒的挥手,“不客气!记得下次请客!”

顾楷泽点头,“那是肯定!请客一百次都行!”

左轮看着顾楷泽欣喜若狂的背影,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希望顾楷泽能成功吧。

筱雅现在需要一个男人照顾她,只有遇到新的爱情,她才能真正的放下过去。

他这样也是间接的在帮大哥跟小嫂子。

————

顾楷泽站在病房外足足有十分钟,都没敲门。

他激动,激动之余竟有些紧张。

直到季洁开门的时候,他刚好尴尬的举着手准备敲门。

季洁看见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有些微微的错愕。“你好,你是哪位?你找谁?”

筱雅正在听音乐,听到门口的动静,把耳畔的耳机拿了下来。视线一转,就看见顾楷泽了。她激动的眸光亮了亮,叫道,“顾师兄?”

正局促不安的顾楷泽听到这声叫唤,心底所有的紧张都化成了激动,走上前。“小雅,你还记得我?”

筱雅消瘦的面孔上面弥漫着笑容,点头,“当然,顾师兄曾经给过我很多帮助。顾师兄,这几年你还好吗?”

顾楷泽看着她苍白的面色,还有瘦弱的模样,忍不住心疼,“我还好,小雅你怎么样?你这几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同学们都联系不到你了?你怎么这么瘦?你又是怎么受伤的?”

他这一连串的问题,把筱雅问的都不知道先回答哪个了?她柔白的小手,轻轻的挽了一下散落在耳畔的发丝,动作柔美婉约。

顾楷泽看的竟有些恍惚,眸底彰显着一抹迷恋。

筱雅看着他轻笑,“顾师兄,你先坐下吧。坐下我跟你慢慢说,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不是三言两句能说清楚的。”

季洁在一旁搬来一张椅子。“顾先生你请坐,你们坐下慢慢聊吧。”

顾楷泽礼貌的跟季洁道谢,“谢谢您。”

季洁在顾楷泽的眸底看见的是他对筱雅炙热的迷恋,她故意找了一个借口把空间和时间都留给他们两人。

她并没有走远,而是走到走廊的尽头坐在长椅上面,伸手轻轻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这段时间,她瘦了很多。大家都以为她是累的,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是被心里承受的那些东西压垮的,她承受着太多太多的东西。压的她有时候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她每一天都在承受着各种煎熬。她甚至不想面对任何人,可又不得不面对着所有的人。

累真的好累……

可曾经犯下的错误,却不得不承担着。

病房里面的顾楷泽好像是真的喜欢小雅,如果他真的能给小雅幸福。小雅能被他感动,他们在一起能幸福。

便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顾楷泽跟筱雅在病房内聊了很多,当筱雅把她这几年的遭遇都告诉顾楷泽之后,他心疼的眸光轻轻颤动,“真的太不可置信了,你身上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不该你承受的事情。小雅。你那么美好,那么恬静,怎么可以被这样对待?你的父亲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提到父亲,筱雅的眸光有些暗淡,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幽幽的道,“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不是该与不该来定论的?我只能感叹是命运弄人,我也没想到我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说起来,父亲这些年也觉得自己委屈。算了,不提过去的事情了。”

顾楷泽颔首,“是啊,过去的事情不提了。筱雅,你是个美好的女孩子,你值得拥有更美好的人生。你的以后,一定会幸福的。”

筱雅轻轻的点头,“但愿吧。”

顾楷泽此刻的内心是澎湃的,他了解了筱雅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也得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她至今仍然是单身。而他因为心里放不下她,也一直是担心。

所以,这便是机会。是他重新追求筱雅的机会……

筱雅自然不会看不懂顾楷泽眼底的那些炽热,她知道这个顾师兄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喜欢她。他现在还一直单身,似乎是对她用情至深。而她虽然对顾楷泽没什么意思,可她现在很需要有人站在她的身边,需要一个护花使者来配合她。

所以,她见到顾楷泽也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

顾楷泽见到筱雅对他的这种笑容,的确是很欣喜。他甚至在筱雅表现出对过去忧伤的时候,伸手抓住她的小手。激动道,“小雅,你放心。以后只要有我在,就不会再允许你受到这样的伤害。以后我会保护你,我会照顾你。”

筱雅只是轻轻的抽出自己的小手,没有拒绝,也没有明确的表达自己的意思,只是轻语道,“谢谢你。顾师兄。”

顾楷泽看见了希望,真切的看见了希望,他激动道,“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医院看你。对了,你想吃什么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帮你做好送到医院里来,我现在厨艺很好。”

筱雅有些意外,“真的吗?会做饭的男人都很会宠女人,而且很有魅力哦。”

她是故意这样说的。故意给顾楷泽希望。

顾楷泽听了,激动的俊脸上唇角不住的上扬,“你若是不信,可以点两个菜。明天我送过来,你吃一下就知道了。”

筱雅轻柔的眨眸,想了想,柔柔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想吃鲫鱼汤。还想吃瘦肉羹。”

顾楷泽打包票,“好的,没问题。我明天准点送过来。”

筱雅又温柔的笑道,“那就谢谢了。”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筱雅跟季尧都可以出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