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小题大做!/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筱雅面带微笑,内心紧张无比。

季洁同样是逼着自己面带笑容,内心却是波涛汹涌的挣扎着。

顾楷泽完全沉浸在这样美好的氛围当中,他的眸光一直游弋在筱雅脸上。幽深的眸子里面折射出层层叠叠的深情,将她包裹在视线之内。

他的手上举着牛奶杯,英俊的面孔倒影在透明的杯壁上。折射出一片柔和的弧度,正如此刻他的心一样,也是一片的柔和。

陶笛手中的牛奶杯已经端到唇边了————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筱雅的心紧张的噗通噗通的狂跳着。只要陶笛喝下这杯牛奶,她的孩子就会没了。而只陶笛的孩子没了,她的机会就来了。

季洁的心也是快要跳出了嗓子眼,脑海里面浮现了一片混乱的记忆。有记忆中跟张婉婉在一起相处的姐妹画面,也有跟陶笛在一起温馨聊天的画面。还有陶笛刚怀孕时候,季尧从东城一路风尘仆仆赶到南城的画面。

还有她不小心将张婉婉推下楼,她凄楚的倒在血泊中的画面。更有张婉婉在气若游丝的时候,还拉着她的手说不怪她的画面。

她当即心下一抽,一口冷气狠狠的喷出来。之后,她突然面色涨红,手中的牛奶杯滑到了地上,人也倒了下去。

其他三人大惊,陶笛连忙放下牛奶杯,“姑姑?姑姑……你怎么了?”

筱雅看着陶笛将杯子放下,心弦重重的颤了颤,之后再去关心季洁,“姑姑,你这是怎么了?楷泽,快送姑姑去医院……”

顾楷泽懂得一些基本的医学常识,他掐住姑姑的人中。

季洁慢慢的睁开眼睛,有些虚弱的道,“我……这是怎么了?”

筱雅急的眼眶都红了,“姑姑你晕倒了……你吓坏我们了……我跟楷泽送你去医院吧?”

陶笛也跟着着急道,“是啊,姑姑先去医院做个检查。你这突然晕倒真是吓坏我们了。”

季洁却摇头,“不用……我没事。”

陶笛坚持道,“姑姑,你听我们的。去做检查吧,这样我们才能放心。”

迎上陶笛关切的眸光,季洁的眸子微微的躲闪了下。叹息,“唉……其实没什么大问题。我只是有点累了,不过……还是听你们的。现在去医院做检查吧。”

季洁眸底的躲闪,被筱雅准确的捕捉到了。她心底一咯噔,立马联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让她的心口多了一丝凉意和怨愤。

顾楷泽将季洁背上车,陶笛因为担心也跟着去医院了。

到医院做了一番检查后,医生看着检查单上面的各项数据,温和的道,“从各项数据来看,病人身体没什么大碍。家属们不用过度担心的。”

闻言,筱雅心底之前的猜测被证实,她暗自握紧了小拳头。

季洁垂着眼眸,轻语道,“看吧,我就说没多大问题吧。你们这些晚辈太紧张了,太小题大做了。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清楚的很。”

陶笛不明所以的松了一口气,又不放心的问,“那我姑姑怎么会突然晕倒?而且脸色很难看,很让人担心的。”

医生又温和的笑道,“是这样的,病人突发性晕倒可能是因为之前累着了,或者是昨晚睡眠质量不太好。引起的突发性的晕倒,像她这个年龄段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很正常。”

陶笛微微点头,想了想心疼道,“姑姑这段时间可能是累着了,昨夜筱雅跟顾先生确定恋爱关系姑姑可能也比较激动。”

筱雅收起内心的起伏,歉意道,“是啊,姑姑是因为照顾我把自己累着了。唉……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季洁连忙道,“哪里啊?小雅你不准乱想,姑姑是年纪大了,体质差了跟你没关系的。”

医生出于职业道德,提醒道,“病房回家后,要注意多休息。早睡早起,生活习惯一定要好。”

季洁点头,“恩,我会的。”

从医院出来后,季洁让顾楷泽先把陶笛和女佣送回家。

陶笛看着姑姑仍然有些苍白的脸色,说道,“我不着急的,先把姑姑送回家吧。姑姑午餐都没吃,我去帮你煲点营养汤吧?”

季洁摇头,轻语道,“不用了,小笛先把你送回家吧。你怀着孕,折腾的也累了。我没关系的,回家休息休息就好了。”

陶笛还是不能放心,她是真心把姑姑当成亲人看待的,“那不然就让我身边的女佣待在你身边照顾你几天吧?”

季洁还是拒绝,不敢看陶笛诚挚的眼眸,只轻轻道,“真不用了,姑姑不习惯有陌生人陪着。”

筱雅连忙也轻语道,“嫂子,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姑姑的,虽说我身体也不太好。可我现在有男朋友了,楷泽会帮忙照顾姑姑的。”

说完,还对顾楷泽柔柔的一笑,言语中有几分撒娇的意味,“楷泽,可以吗?”

顾楷泽在开车,扭头看见她婉约的模样,唇角立刻上扬,“当然可以。”

筱雅又对陶笛笑了笑,“嫂子,这下子你可以放心了吧?我们先送你回家去休息吧?”

陶笛只好点头,“好吧,那如果姑姑有什么不舒服的,你给我打电话。”

————

夜晚。

季洁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睡不着,今天她是假装晕倒的。因为她实在是不忍心去害陶笛,去害她腹中那个还没有出世的无辜的小生命。她的双手已经沾上鲜血了,她用了这么多年,都没能洗清内心的罪孽。要是再沾上鲜血,她这一辈子都别想平静度日了。

虽说这次是小雅的杰作,可她也看不得一条无辜的小生命在她眼前消失啊。

她做不到!!

窗外似乎又在飘雪了,今年的冬天天气特别冷,下了一场又一场的大雪。

她躺在床上想了很多,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她曾经犯下的错,像是一只密密麻麻的网,总是轻易的折磨着她的每一寸呼吸。

好累……

真的好累……

隔壁的房间传来开门声,她侧耳聆听。

听到小雅的脚步声了,她有些奇怪,这么大晚上她出门干什么?

筱雅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最后听不见了。

季洁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她想不通小雅这个点去哪里?

有些担心小雅的她,也跟着起床了。甚至来不及给自己裹上棉衣,只穿着睡衣就下楼了。

楼下的落地窗前,筱雅那单薄的身影一动不动的站着。

季洁有些心疼,立刻上前打开大厅里面的水晶灯。

筱雅猛然回神,不太适应突然强烈的灯光,下意识的伸手去挡住自己的眼睛。

她没有回头看,听到脚步声已经知道是姑姑下楼了,她有些哽咽道,“姑姑,你怎么不睡?天气这么冷下楼干什么?”

季洁见她身上也只是穿着单薄的睡衣,连忙将大厅的空调打开,又从沙发上拿了毛毯给她披上,关切道,“既然知道是大晚上,你怎么也不睡?天气这么冷,早点睡。”

筱雅低垂着小脸,可她那颤抖的肩膀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的情绪。

季洁心下一紧张,抬起她的小脸,便看见她小脸上凄楚的泪痕了。她搂着她,心疼的问,“怎么了?小雅?怎么哭了?”

筱雅擦了擦泪水,自嘲的勾唇,然后弱弱的问,“姑姑,你是不是觉得小雅特别坏?你心里也开始嫌弃小雅了是不是?”

季洁摇头,“怎么会?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

筱雅苦笑,然后看着姑姑的眼眸,一字一句的道,“其实我知道你看出来那杯牛奶有问题了,所以你才会假装晕倒对不对?”

季洁一怔,随即有些尴尬的躲闪了几下眸光,最终无奈的叹息,“小雅,其实有些东西应该试着放下了。你是一个这么美好的女孩子,你值得拥有更美好的爱情。顾先生很不错,对你又体贴又细心,你何必要这样?”

筱雅突然又笑了,笑的凄楚无比,她喃喃的道,“你当真觉得放下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吗?”

季洁语塞,她何尝不知道放下之前的过程也是一种煎熬?她自己不也正是这样嘛,犯下的错过去那么多年了,可她还是不能放下。

筱雅又看着窗外的鹅毛大雪,低声道,“顾楷泽的确很好,可他不是我心底的那个他。终究也代替不了我心底的那个他,姑姑,你从小就认识我了。你也很早就见证着我跟尧哥哥之间的感情了,那时候我们多好,你不是没感觉的。我跟尧哥哥之间那么深的感情,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季洁也叹息,“可小尧现在已经结婚了,他有了陶笛,也有了宝宝了啊。”

筱雅淡淡的勾唇,“结婚了又能怎么样?有了陶笛又能怎么样?这世界上没什么是永恒的。至于你说的宝宝的确是个问题所在,所以我才会在牛奶杯里面下药。尧哥哥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他现在之所以跟陶笛在一起,就是因为这个宝宝。因为对这个宝宝所要肩负的责任感,他才会放不下他那段婚姻的。我相信如果没了宝宝,尧哥哥肯定会重新审视他对陶笛的感情的。”

季洁不知道怎么反驳她,只能看着她叹息。

筱雅又继续道,“尧哥哥跟陶笛结婚才一年多而已,我跟他呢?我跟他认识多少年了?我跟他的感情有多深厚?我不相信尧哥哥会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忘记我们的感情的。所以,我认为问题的症结就是陶笛肚子里面那个宝宝。尧哥哥曾经怨恨过自己的父亲,所以自然也不想让自己沦落成他曾经怨恨过父亲的那种样子。”

季洁无奈的阖上眸子,睁开后喃喃道,“所以,你不惜让自己的双手沾上鲜血?你想让那个宝宝消失?可是小雅啊,你有没有想过?你尧哥哥最喜欢的是你单纯恬静的样子,你一旦变得这么可怕,他还会喜欢你吗?”

筱雅不以为然的扬唇,眸底闪过一抹算计,“想过,我当然想过各种问题。所以,我才会这么处心积虑的在陶笛来别墅的时候给她下药。我下的药其实是我经常吃的一种进口的止痛药,正常人服用了不会有什么影响,孕妇服用胎儿就会保不住。可我笃定,就算陶笛的孩子在我们面前流掉了。尧哥哥也不会相信是我故意害陶笛,我只会跟他说是陶笛不小心拿错了牛奶杯。”

季洁在她的眼眸中看见了猩红的怨毒,她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这样子的小雅,她觉得有些陌生。

筱雅注意到她的反应后,又问,“姑姑。你是不是觉得我变了?我很可怕?呵呵……其实我还是那个我,我还深爱着尧哥哥。我现在的一切手段,都只是为了把本该属于我的东西给抢回来。我本来就跟尧哥哥有深厚的感情,我本来就应该嫁给尧哥哥的。她陶笛凭什么这么幸运?闪婚怎么能跟真爱相提并论?你不觉得听上去有些荒唐吗?”

“尧哥哥只是被陶笛肚子里的宝宝牵制住了,让他没办法去思考自己的内心。其实,他是个重感情的男人,他不可能这么快放下我的。与其等到宝宝出生后,他后悔,不如我现在就帮他认清自己的内心想法。”

“可宝宝是无辜的。”季洁沉默了半响,才忍不住说了这样一句话。

筱雅再次冷笑,“宝宝是无辜的?那我呢?我筱雅难道不是无辜的吗?我生下来就锦衣玉食,被所有人宠爱着。可突然有一天我被发现不是我爸爸的亲生女儿,我的亲生母亲告诉我,我其实是强暴犯的产物。姑姑,你知道当时我的感觉吗?我一点不夸张的说,当时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眼前一片黑暗。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我连呼吸都夹着屈辱感。”

“我有什么错?就是因为我的身世,我被父亲打成了植物人。然后还被父亲隐藏了起来。跟我的尧哥哥断绝了联系。父亲残忍的把我们的爱情给掐断了,我好不容易醒来了。想要追回我的爱情的时候,我的亲生母亲又被逼的受不了跳楼了。我现在就成了一个孤苦伶仃的孤儿了,我有什么错?我也是无辜的,凭什么要承受这么多的不公平?”

她的这番话,让季洁踉跄的后退了两步。她的身世,她的痛啊!!

如果不是她,筱雅也不会遭遇这么多的不公啊!

筱雅很满意季洁的反应,“姑姑,你肯定想象不到我母亲跳楼之后我的绝望。那种满世界的绝望,快把我淹没了。我无依无靠,我只能依赖我的尧哥哥,我还深爱着他。可他也被陶笛抢走了,如果没有我承受的不公,我跟尧哥哥早就应该结婚了。对不对?”

她逼问着季洁,她看出来季洁对她的关心和爱护都是真心的。所以,她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逼问着季洁。

虽然,她不明白季洁为什么这么关心她,还一直亲自照顾着她。她猜想也许是因为季洁跟她的母亲曾经是好朋友,又也许因为季洁从小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才把尧哥哥和她当成亲生孩子一样疼爱吧。

不管是因为什么,她清楚季洁疼爱她。这一点,她可以利用。

季洁顺着她的思路延伸下去,喃喃的点头,“如果没有后面的一切发生,你跟小尧应该结婚了。”

筱雅双手抓着姑姑的肩膀,情绪激动,泪如雨下,“所以,尧哥哥本来就属于我的。是陶笛抢走了我的尧哥哥,我现在只是想要拿回来而已。我有什么错?姑姑,你为什么要阻止我?今天我差一点就要成功了,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季洁被她的眼神看的无处可逃,心里的那些愧疚已经泛滥成河了,“小雅,你冷静点。你冷静点好不好?孩子是无辜的,我只是不想你的双手沾染上鲜血……所以我才会假装晕倒的……我不想你滥杀无辜……”

筱雅的眸底闪过一抹狰狞之色,“无辜?我也是无辜的。你怎么就不可怜可怜我?姑姑……我一直把你当成亲生母亲一样的尊重着?你为什么就不能为我着想?我也不想杀人,可我放不下我的尧哥哥。我爱他啊,你知道从小到大心里只装着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我很用心,很认真的爱着,可是就像是做梦一样,等我醒了,一切都变了。现在尧哥哥还是在我的心里住着,我放不下他,我真的试过啊,我放不下。我只想要回属于我的爱情,属于我的尧哥哥。我有什么错?”

她的情绪近乎崩溃,在别墅的低吼着。

季洁连忙安抚着她,“小雅,你别这样。你别这样好不好?姑姑知道你的苦,姑姑都明白的。你想要抢回属于你的爱情,属于你的小尧,姑姑都不反对了。只是,咱们还有其他的方法的,咱们不一定要去伤害那个宝宝的。姑姑答应你,只要你不伤害那个宝宝,你再怎么去抢,姑姑都不阻止你了好不好?”

筱雅崩溃的情绪终于因为她的这句话而平静了几分,她阴暗的眸光亮了亮,激动道,“姑姑,你说的是真的吗?”

季洁点头,不住的点头,“是真的!是真的!!”

她看不得筱雅这么痛苦,这么崩溃。所以,她不想管那么多了。虽然她对陶笛跟筱雅都有愧疚,可是心里的天平早已倾向了筱雅。

她真的不想管那么多了……

是以,筱雅才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将姑姑一把搂住,“姑姑,谢谢你,姑姑……谢谢你。”

————

陶笛在第二天又不放心的去看季洁了,季洁脸色好看了点,她也放心了几分。

季洁跟筱雅两个人对她的态度。很热络。

顾楷泽快到中午的时候也来了,很细心的给季洁带来了老鸡汤补身子。

季洁很满意的对他竖起大拇指,一个劲的夸赞他体贴,厨艺好,简直是完美好男人。

还夸筱雅眼光好,慧眼识珠,找到了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

筱雅只是羞涩的看着顾楷泽,浅浅的笑着。

而顾楷泽则是动容的覆盖住她的小手,眸底满是爱怜和疼惜。

这个别墅里充满了其乐融融的和谐……

陶笛再一次恍惚了,恍惚的以为自己上次对筱雅的直觉出了问题。

季尧预期打算出差一个星期的,只是后面行程提速,在第五天的时候。他就已经订了机票,准备回国了。

在回国之前,他接到筱雅的电话,说是姑姑身体不好。再一次突然晕倒了……

季尧深眸一紧,哑声问,“怎么回事?送姑姑去医院检查了吗?”

电话里的筱雅急的快哭了,“没有,姑姑很固执,不管我怎么说她都不愿意去医院检查。坚持说自己的身体不会有问题的,上次嫂子来别墅吃饭的时候她就晕倒过一次了。这才几天,她又晕了。姑姑的脸色也很不对劲,我真的担心她的身体出问题。我知道你在出差,可这件事我不敢再跟嫂子说了,她现在怀孕不能着急上火。我只能给你打电话了……”

季尧呼吸有些粗重,姑姑宛如他的第二任母亲。他听了这番话,自然也很担心。

筱雅又急急忙忙的道,“尧哥哥,你还在出差吗?你什么时候能回来?你快点来劝劝姑姑,我们一起送她去医院检查吧?”

季尧应道,“好,我上午的飞机。下午两点钟左右到别墅。”

筱雅点头,“好,那我等你。对了,这件事你先别跟嫂子说。她不能太担心了。”

“好。”

季尧挂了电话,就登机了。

他是下午一点四十分到达别墅的,筱雅一直站在门口等着他,见到他来了。立刻焦急的迎上前,“尧哥哥,你终于来了?”

季尧直接问,“姑姑呢?”

“在卧室躺着呢。”

季尧跟筱雅一起去了季洁的卧室,果然看见季洁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

“小尧,你怎么来了?”

见到季尧来了,她费力的想要坐起来,被筱雅按住了,“姑姑,你别动。你安心的躺着就好。”

季尧来了之后,只一眼便不容置疑的道,“我送你去医院!”

季洁还是想拒绝,“小尧,你别担心了。我没事,小雅这孩子也真是的,我都说了没什么问题,怎么还给你打电话了?”

她嘴上说着没事,可声音虚弱的很,听上去根本就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季尧蹙眉,再一次沉声道,“去医院!!!”

他的话,很有威慑力,季洁只好听他的了。

季尧亲自开车送姑姑去医院检查身体,一番检查过后,医生说是季洁有些低血糖才会晕倒的。

季洁看着季尧,有些哭笑不得,“看吧,我说没什么大碍吧。你们硬是小题大做,我低血糖回家好好休息就行了。”

季尧自己是医生,自然了解低血压的危害,所以也不用医生多叮嘱,拿着化验单扶着姑姑回家。

在路上,季洁还在嘀咕着,意思是小雅跟小尧都太紧张了。

虽然是嘀咕,可言语间幸福的意味很明显。

筱雅则是乖巧的挽着姑姑的臂弯,靠在姑姑的怀中,柔柔的道,“好了。姑姑,别说了。为了你,我跟尧哥哥愿意折腾。从小你就把我们当亲生儿子和闺女,我们对你紧张也是应该的。”

季洁眸光动容,搂着筱雅感动道,“一转眼啊,我的小尧跟小雅都长大了。我的小雅嘴巴就是甜,说的姑姑好开心。”

一路上,三人随便聊聊,气氛挺融洽。

期间,筱雅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顾楷泽打来的。精致的脸颊上顿时弥漫了一层羞涩的笑容,眉眼暖暖的接通了电话,简单的聊了几句,然后借口不太方便就挂了。

季尧从后视镜里面将筱雅接电话时候的注意到了她的面部表情,还有眼眸中的柔情,有些意外的问了一句,“男朋友??”

筱雅又害羞了,垂着小脑袋。小脸都快要埋到姑姑胸口了。

季洁看她的样子,忍不住笑着揶揄,“是啊,我们的小雅姑娘又恋爱了。对方你应该也见过的,就是那个顾律师,顾楷泽。”

季尧思忖了两秒,便想到了顾楷泽。他有些意外,但是仔细一想也不意外,所以只道,“挺好!好好相处!”

筱雅轻轻点头,她也忍不住开玩笑,“尧哥哥,你可是我哥哥,等我结婚了。你是不是要给我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啊?”

嫁妆?

季尧一楞,想到嫁妆这种事他应该不擅长,而家里的那个小女人应该挺擅长,道,“那是自然,你结婚的时候我让你嫂子为你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

筱雅脸上的笑容有一秒钟的怔忪。在季洁的眼神示意下,她又笑,“好的,那我就先谢谢尧哥哥和嫂子了。”

回到别墅,季洁似乎被车内颠簸的更虚弱了,季尧背她上楼回卧室。

筱雅一直像是个乖女儿一样的跟着,体贴的帮季洁脱鞋,帮她盖好被子。

季尧原本打算将姑姑送回家之后,就回家的。他提前回国,还未通知家里的小女人。他有些期待,她看见他提前回家时候的表情。

季洁却是在他转身的时候,一把拉住了他,虚弱的道,“小尧,你陪姑姑聊聊天吧。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你之前工作又一直很忙。我们两都好久没能坐在一起聊聊天了。”

以前她住在南城很少回东城,季尧隔断时间会去陪她聊聊天。

说是聊天,其实都是季洁说的多,他只是安静的听着。

此刻。看见姑姑虚弱的样子,他无法拒绝。

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陪着季洁聊天。

筱雅主动去楼下帮季尧倒水,也给姑姑倒了一杯水。

然后就乖乖的退了出去,走到门口又说了一句,“尧哥哥,你刚好在这吃晚餐。尝尝我的手艺,你吃完晚餐再回去。刚好楷泽等会要来看我,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季尧点头,“好。”

之后,季洁就打开了话匣子,她聊的主题是筱雅。大致的意思是筱雅多么的无辜,多么的让人心疼。还好,她现在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希望顾楷泽能好好珍惜她,让她永远幸福……

季尧懒散的倚在沙发上,跟姑姑相处,他从来都是放松的状态。听着姑姑的话,喝着温热的茶水,连续出差的疲惫也得到了松懈。

不知道怎么的,他竟有了一丝困意,慢慢的竟睡着了。

季洁一直观察着他,看他睡着了,眸光有些微微的复杂。最终,还是拿起手机给陶笛发短信。

————

陶笛收到姑姑短信的时候,有些意外。

她意外的是姑姑发来的短信内容,姑姑说小尧回来了,正在别墅陪她聊天,问她要不要过来一起吃晚餐?

季尧回来了?她怎么一点不知情?

她刚才还在看着日历发呆,想着男人还要再过两天才能回家。怎么现在姑姑却说他已经回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男人想要故意给她惊喜?

想到这里,她连忙回了一条稍后就到。

她换上厚厚的羽绒服之后便出门了,在女佣的陪同下,就出门了。

等她到了别墅,果然看见季尧那辆霸气的路虎停在别墅门口。

走进别墅,却听见里面静悄悄的没什么声响,她下意识的蹙眉。

季尧回来了,姑姑发短信让她来吃饭,怎么别墅却没人?

这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

她在大厅内看了一圈,没找到人,便想着上楼去姑姑的卧室看看。

女佣一直陪着她,但是考虑到姑姑喜欢安静,所以她没让女佣继续陪着。她上楼之后,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看见的画面让她的眼球差点跳出来。

她居然看见季尧侧躺在沙发上,而筱雅正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勾着他的脖子,那架势正准备深情的亲吻着男人……

陶笛心底没有任何的防备,猛然看见这样的画面怎么能受得了?心脏像是有一颗炸弹,而筱雅便是点燃炸弹的引信,砰然一下子炸弹爆炸了。她气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一双美眸更是要喷火了一样。

她是个冲动的暴脾气,这画面简直是对她莫大的侮辱。

她看见季洁躺在床上,似乎身体不舒服睡着了,而筱雅在推门声响起的时候,有些慌乱的扭头看过来。

当她看见陶笛的出现后,眸光慌乱的躲闪着,小身子惊恐的缩了缩,低喃了一句。“尧哥哥……”

陶笛看她那副白莲花的样子就火大的很,她再也忍不住上前将筱雅推到一边,然后扬手重重的给了她一巴掌,“贱人!脸呢?筱雅你脸呢?脸你都不要了吗?”

筱雅被打的直接撞到了床尾,跌坐在床上。

清脆的巴掌声,在这个安静的空间中特别的突兀。

陶笛力气真的很大,大到筱雅下意识的捂着脸颊,嘴角已经有鲜血渗了出来。

她委屈的抬眸,哭着问,“嫂子,你干嘛打我?”

陶笛无语的抽了抽唇角,“筱雅,你还真是贱到没边了!我为什么打你你不知道?你刚才干嘛呢?你勾引谁呢?”

筱雅委屈的抽噎着,“嫂子,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啊?我勾引谁了?你怎么可以这样骂我?”

她冲着季尧的方向哭诉道,“尧哥哥……”

这样的动静把季洁吵醒了,她睁开眼睛就看见筱雅嘴角的血迹了,“怎么了这是?”

筱雅扭头看向姑姑,委屈的说不出来话。

陶笛这时候没好气的把沙发上的季尧扯了起来。“你也给我起来!”

季尧被她拉扯起来,这才睁开眼睛。眸底有一丝的惺忪之色闪过,看见陶笛出现在面前之后,有些意外,“你怎么来了?”

陶笛已经被筱雅这个白莲花气疯了,她怒吼,“很意外是吗?我怎么不能爱了?是不是我打扰你们的好事了?你偷偷回国连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原来是躲到这跟初恋情人约会来了?”

人在冲动的时候,总是不理智的。许多话,都口无遮拦的蹦出来了。

季尧原本是有些懵的,他刚醒,好像特别疲惫的样子。醒来之后见到卧室里面乱糟糟的画面,再听到她这番话,他的眉头不由得蹙紧,“胡说什么?”

筱雅那委屈的模样,瞬间就牵动了季洁的心,她直接掀开被子从床上站起来,踉跄着走过来,一把把小雅脸颊上的那只手扯下来。看见她脸上那清晰的五指印之后,脸色当即往下一沉,“小笛,你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心发短信给你让你过来一起吃个饭,你怎么能对小雅动手?”

陶笛只能冷笑,“我为什么对她动手?你让筱雅这个贱人自己告诉你,你让她自己说!”

筱雅嘴角的血迹还在,却是不停的拉着季洁,“姑姑,你别说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别跟嫂子吵架。她现在怀孕呢!”

季尧完全是一脸的茫然状态,看见筱雅唇瓣的血迹之后,蹙眉压低声音,“到底怎么回事?”

陶笛看着他的样子,这才意识到他刚才睡着了。这点意识让她更加的火冒三丈,筱雅果然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她果然是对季尧心存幻想,趁着他睡着的时候偷偷的亲吻着他?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筱雅就已经抢着道歉了,“是我不好尧哥哥,是我不好。你在楼下厨房做饭,晚餐快要做好了。我就上楼来叫你跟姑姑下去吃饭,我见你睡着了,于是就帮你盖上毯子。然后看见你脸上有个脏东西,我就顺手帮你擦了一下。就是这个动作让嫂子误会了,所以嫂子生气了……”

她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那委屈的模样很是明显,眼泪怆然泪下。

陶笛像是听到了最大的笑话,指着她骂道,“筱雅,你这么贱你爸妈知道吗?难怪你父亲要把你打成植物人,你简直是贱到令人发指!你刚才那是帮季尧擦脏东西吗?你是在偷亲她!是你在亲她!!”

筱雅连连的摇头,“嫂子,你别这么说。你肯定看错了,你真的是看错了。我怎么可能偷亲尧哥哥?我都已经有男朋友了,怎么会做那样出格的事情?”

季洁心疼的也快流泪了,一边帮着小雅擦拭唇角的血迹,一边冲着陶笛吼道,“小笛。你太不冷静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可以对小雅动手,她已经那么可怜了。你怎么下得了手?”

陶笛心底怒火不断的膨胀,对于姑姑这种是非不分的偏袒也很是不满,“姑姑!我一直尊重你,一直把你当成我自己的亲姑姑一样对待,可你这样说话我真的很失望。我陶笛是什么样子的人,你应该了解。我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会这么生气?我什么都可以容忍,唯独忍受不了她筱雅企图勾引我老公!!”

季洁有些不屑的蹙眉,“真是越说越离谱了!小尧,你快让她冷静一点。怎么能说出这样伤人的话?”

季尧现在已经完全清醒了,脑袋被吵的有些大,下意识的拉住陶笛,“少说两句!”

怒发冲冠的陶笛一下子甩开他的手,不理智的道,“我就是要说!我早就怀疑筱雅对你心存幻想了,这一次我终于亲眼看见了!刚才那一巴掌只能算是一个警告!”

季洁也生气了,她冷喝道。“陶笛,你够了!别以为你现在怀孕,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惯着你。你说话真是越来越没谱了,什么心存幻想?小雅都已经解释了那是误会,她根本就没想亲小尧。你自己看,小尧脸上的脏东西都还没擦干净你自己看,在眼睑下面。

季尧伸手去摸了一把,手指上果然多了一点黑灰。

陶笛看见他的动作,更加愤怒,“季尧,你是什么意思?你也不相信我?你也觉得我看错了?”

季洁补充道,“可不是嘛,你就是看错了。真是的,把小雅打成这样。别说小雅没亲小尧了,就算是亲了又能怎么样?以前又不是没亲过……”

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季尧沉声道,“姑姑!你少说两句!”

季洁沉眸,“你就惯着她吧,这卧室没开灯,陶笛看错是正常的。你就惯吧!”

陶笛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姑姑陌生的让她难以接受,她冷冷的勾唇,微微的摇头。

这时候,顾楷泽也来了。听到楼上的动静,紧张的冲上来。

筱雅一看见他的身影,连忙扑上去,冲进他的怀中,“楷泽……”

她哽咽着,顾楷泽看着她红肿的脸颊,心都要碎了,忙问,“怎么回事?这是谁打的?”

季洁生硬道,“还能有谁?陶笛打的,她误会小雅亲小尧了。她现在是孕妇,脾气大,简直无法无天了!”

顾楷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陶笛,但是他最心疼的还是筱雅,他低眉,“我相信你,小雅。”

筱雅感动的点头,“恩,谢谢你,楷泽。”

陶笛看见这一幕,简直快要呕心的吐了。这个筱雅是鼻祖级别的白莲花,太可怕了。

顾楷泽搂着筱雅下楼,在门口忍不住说了一句,“嫂子,我跟着小雅叫你一声嫂子,请你自尊!”

陶笛气的浑身都在发抖,麻蛋,到底是谁不自重了?

季尧一直是个高智商,低情商的人,所以这件事出来后。他本能用理智去分析,最后觉得陶笛看错的可能性大。

他脸色有些阴沉的看向陶笛,俯身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回家!”

他这语气,让陶笛的心都碎了一地,瞬间变成渣渣了。

他不但是语气不好。就连下楼的时候也没等她,而是径直下楼去了。

这足以说明,他在生气,他相信筱雅的话!

陶笛突然觉得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离了一样,各种难受翻江倒海一般的袭来。

房间内只剩下季洁跟陶笛两人了,季洁跌坐在床上,无奈的扶额,嘀咕道,“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唉……”

陶笛再也待不下去了,她机械的提起步子下楼。

楼下,别墅门口。季尧的车停在门口,似乎在等她。

陶笛走到门口,女佣迎上来,关切道,“少奶奶,你没事吧?”

她没说话,只是轻轻摇头。

路虎车内的男人还是没下车,只不过副驾驶座的车门被退开了,似乎是在催她上车。

陶笛心灰意冷,突然觉得很累。她没有上他的路虎,而是转身上了司机的车,吩咐司机,“开车。”

司机已经感觉到她跟季先生之间发生了不愉快,所以有些战战兢兢,“回家?”

陶笛想了想,似乎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不过,她是不愿意回家的,所以,她低声道,“就沿着这条路一直开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