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是来搞笑的?/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机有些为难,“少奶奶,季先生似乎在等着你……”

陶笛有些疲惫的倚在后座上,单手撑着额头,淡淡道,“不用管他。我现在心情很不好,随便开着散散心吧。”

司机不再多言,默默的发动引擎开车。

车上播放着陶晶莹的太委屈,这会这首歌真是太应景了。

陶笛听着心里不由的更难受,更委屈。

女佣察觉到她的神色,连忙让司机把音乐关了。

陶笛嘴角勾起一抹苦笑,音乐关了,可是心里的委屈还在啊。

让她愤怒的是筱雅这朵白莲花,让她失望的是姑姑对筱雅偏袒的态度,让她委屈的是季尧的不信任。

这些情愫交织成一张密密麻麻的网,让她心口堵塞的难受。

车大约开出来十分钟左右,她还是没出息的勾起脑袋往回看。当看见马路上空荡荡的没有一辆车的时候,她心口再次凉了凉。季尧竟没有追上来……

司机就这样开着车,带着陶笛跟陪在一边的女佣漫无目的的逛着。

车从环山公路一直开到了闹市区,天色也越来越晚了。

女佣试探性的问陶笛要不要回家?

陶笛摇头,她不想回家,不想回家面对季尧那张阴沉的面孔。她对他总是保持着一份信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愿意信任他。可他却不相信她,这一点让她寒心级了。

算起来出来逛了大概也有两个小时了,季尧竟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陶笛明显的很不高兴了……

大约是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季尧的电话终于打过来了。

陶笛因为怀孕。手机一直都是女佣帮她拿着的。

当女佣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是娃娃爸爸这四个字的时候,有些激动的将手机拿过来,“少奶奶,季先生打电话过来了。他肯定是哄你回家呢,你快接吧。”

陶笛秀美淡淡的蹙紧,直接把电话挂了。

季尧又打了过来,女佣劝道,“少奶奶,接电话吧。谁家夫妻没一点半点的磕磕碰碰?这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你现在怀着小少爷呢,不能生气。”

陶笛倔脾气上来,还真是谁都劝不住。她再一次挂了季尧电话。

这一次之后,季尧没再打过来,而是发了一条短信过来,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回来!”

这两个字,彰显着他特有的霸气。

陶笛删了短信,将手机扔到一边。

逛了一会,有些饿了。她想着不管怎么样都不能亏待自己的肚子,不能亏待肚子里的宝宝。

于是,找了一个附近的餐厅让司机停车,她请客吃饭。

晚餐她吃的不少,倒是司机跟女佣都担心的没怎么吃。

吃完了晚餐,陶笛想着自己该去哪?

娘家是不能回,她不想父亲担心。

想来想去,只能跟她唯一的朋友犀利姐求助了。

她给犀利姐打电话的时候,声音低低的,活像是个受气包一样,“喂,犀利姐,能不能收留我一晚上?”

冯宇婷刚结束加班,听到她这样的声音,蹙眉,“谁欺负你了?”

陶笛叹息,“季大冰山欺负我了!你先收留我一晚上,我等会见面跟你慢慢吐槽。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可能真的要流落街头了。”

冯宇婷没办法拒绝她,只好说,“你现在在哪里?要我去接你?”

“不用。你把地址报给我,我让司机直接送我过去。”

半小时后,两人在冯家别墅门口碰面。

陶笛一下车,女佣就不放心的跟了下来,“少奶奶,我陪着你吧?”

“不用了,你先回家吧。我让跟我好朋友待一晚上,顺便冷静冷静。”

女佣有些为难,“可季先生吩咐我时刻都要照顾好你的。”

陶笛没好气的道,“季先生自己还说会信任我,不会让我伤心,永远宠着我呢。他自己都没做到。”

女佣一脸的纠结……

最后还是陶笛把她推上车的,“放心吧,你跟司机先回去。我身后不是还有两名保镖嘛,我不会有事的。你们回去顺便帮我报备一下行踪。”

是以,女佣跟司机才回去。

陶笛转身看着一脸淡漠的冯宇婷,她穿着红色的大衣,腰间系着一条腰带,夜风摇曳之下,隐隐绰绰的能看见她里面穿着的黑色短裙,还有美腿打底裤,下面是高筒长靴。

这会,冯宇婷正倚在自己的车头,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一脸高冷的看着她。

晚风略过她的发丝,那性感的大波浪随风拂动。有一缕吹散在她的脸颊上。她轻轻扬起手指,将发丝别到耳畔。

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和冷艳,她淡淡的道,“离家出走?”

陶笛打量着她,然后可怜兮兮的点头,“是啊,离家出走然后来投奔我们的冯大美女了。犀利姐,我突然发现你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冯宇婷一点也不客气的道,“你好像越来越胖了,肚子都这么大了?几个月了?”

陶笛汗哒哒,两只小手捧着自己的小脸,“真的有变胖吗?我觉得还好啊,我现在怀孕五个月了。”

冯宇婷蹙了蹙眉头,“怀孕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陶笛上千挽着她的隔壁,“才不呢!怀孕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冯宇婷不赞同,“你所谓的幸福,是身材发胖变形?腹前挺着一只皮球?”

陶笛噘嘴,“你这女人是想气死我?我今天已经很委屈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冯宇婷表示自己无能为力,“抱歉,好听的我不怎么会说,我只能闭嘴了。”

两人就在寒风中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直到冯宇婷催促,“你是想在门口冻一夜吗?”

陶笛这才觉得好冷,她连忙道,“我都被气糊涂了,气的有点不聪明了,走吧,赶紧进去,我今晚要蹭闺房睡一晚上。”

冯宇婷无语的对她翻了一个白眼,不过,看她小脸冻得通红的样子,还是加快步伐。

这是陶笛第一次来冯家,进门之后就感觉到有两道阴冷的视线扫过来。

她浑身一激灵,下意识的朝着阴冷的眸光看去。

这一看就看见了冯美婷扔抱枕过来,她一闪身。而身边的冯宇婷准确的接住那只抱枕,随手又扔了回去。

冯美婷没想到家里会有客人来,她一楞,反应也就慢了点,脑袋被抱枕砸到了,她火了,怒道,“冯宇婷,你想造反?你居然敢用抱枕丢我?公司这个月的业绩你都完成,你还有脸回家?你赶紧死在公司算了!”

陶笛听到这些话,蹙眉,这骂的也太难听了。

反观冯宇婷倒是淡定无比的道,“还没到月底,你怎么知道我完成不了业绩?”

冯美婷恼怒,“我就是知道,你几斤几两我能不知道?你旁边是谁啊?你凭什么随便带别人来家里?你有什么资格?”

陶笛有些尴尬,还没见过这样的家人。真的很难想象。犀利姐每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心情得有多压抑。

冯宇婷一点也不生气,早已习以为常了,她淡然的道,“这是季氏的少奶奶,卓越公司的总裁夫人。”

一听说这两个头衔,沙发上原本正在看报纸看杂志的两个人立马转眸看过来,刚才气焰很嚣张的冯美婷也惊讶的合不拢嘴。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冯宇婷的父亲,他连忙起身态度立马和善起来,“原来是季氏的少奶奶?小女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我代表全家欢迎你来我们家做客。”

陶笛淡淡道,“谢谢。”

冯美婷也哈巴狗一样的凑了过来,“少奶奶,原来是您啊?我这眼睛有些近视。没戴眼镜,真是不好意思。你先坐一会吧,我去帮你倒水。”

冯宇婷的小妈也赶紧起身走过来笑脸相迎,“季少奶奶,外面冷吧?赶紧进来坐吧。”

冯宇婷看着这一家人一百八十度转变的面孔,冷冷的勾唇。

陶笛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给他们看,只淡淡道,“我跟你们不熟,我跟犀利姐回房聊天去了。”

冯宇婷拉着她上楼,只留下一脸尴尬的三个人。

回到冯宇婷的房间,陶笛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的坐在床上,耷拉着脑袋。掏出羽绒服口袋里面的手机,然后对着手机发呆。

冯宇婷看她这模样,无语的翻白眼,“这么没骨气?离家出走还不到一晚上,就想家?想冰山老公了?”

陶笛倔强道,“才没有想他呢。我就是生气,生气他居然只给我打了两个电话,发了一条信息。难道他都不知道担心我吗?这个没良心的男人,让我受了委屈,还不知道担心我?哎……真是大写的讨厌。”

冯宇婷一边脱下自己红色的大衣,一边随口道,“这就开始吐槽了?我还没做好准备,我衣服还没挂好,还没给我们两倒水。”

这下子换陶笛无语了。她抽了抽嘴角看着她,小声道,“犀利姐,你确定你是听我吐槽的而不是来搞笑的?”

冯宇婷没什么情商,她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很正常,她一本正经的道,“我是打算听你吐槽啊,只不过你没说开始,我也没准备好。”

陶笛无奈的看着她,“拜托,吐槽这种事情完全是没章程性的。自然是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

冯宇婷深吸了一口气,给两人倒了两杯开水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好了,你可以开始了。”

陶笛被她这样子逗的忍不住笑了出来,“犀利姐,我发现你好像不是地球人。你确定你不是从火星来的?”

冯宇婷点头,“我确定我是地球人。不过,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你要吐槽。你不打算吐槽了?那么我看资料去了。”

陶笛连忙摇头,“不,不,我还需要吐槽的。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要吐槽了……”

之后,她把今天下午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吐槽了出来。

说完了,之后,她一脸无辜的看着冯宇婷。“犀利姐,你觉得我那一巴掌打的有错吗?”

冯宇婷摇头,“没错啊。这种贱人就应该被打。”

陶笛终于找到了一丝安慰,“是啊,可季尧却生气了。他大概是觉得我那一巴掌打的很错,很让他没面子。”

冯宇婷赞同,理智的分析,“恩,对于你家男人来说,他是应该会觉得有些没面子。他其实还是有些懵的,睡醒了就看见家里发生世界大战。他视为妹妹的女人被自己老婆打了一巴掌,感情很好的姑姑责怪自己的老婆。而他对于这样的乱糟糟场面很懵,也很尴尬。没有一个男人喜欢夹在女人的战斗当中的,你也说了你男人没什么情商。他可能只会用理智来分析事情,他听了所有的人的话,他的脸上也的确还残留着脏东西。所以,他的第一反应会觉得是你看错了。”

陶笛垂眸,声音更低了,“犀利姐,你是站在哪一边的?”

冯宇婷耸肩,“这种事情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对和错,关键是你跟你家男人的立场不同而已,所以我只是就事论事的帮你分析。”

陶笛叹息,“好吧,我现在心里觉得自己委屈的要死。”

冯宇婷淡然挑眉,“那能怎么办?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家男人也已经对你生气了,能怎么办?总不可能为了这件事去离婚是不是?”

陶笛点头,她从来没想过离婚。为了这件事离婚,那岂不是更加着了白莲花的道了嘛!

“既然这样,不想离婚,也离家出走了。那就是想等着男人来哄你,那你就等着吧。等他来哄你了,你气消了,就翻篇。”冯宇婷语气总是清清冷冷的。

陶笛想了想,好像是这样的。她现在是等着男人来哄她呢,可这个男人就是没来哄她……

气人啊!

委屈啊!

冯宇婷见她情绪平静了,丢给她一只枕头,“抱着。”

陶笛不解。“干嘛?”

冯宇婷耸肩淡道,“我要看资料了,会看到很晚。当然了,我这个人是从来不会安慰人的。你要是心里不爽,就把那只枕头当成你家男人,不爽的时候就捏几下,掐两把,心理就舒服了。”

陶笛看着怀中软绵绵的枕头,有些诧异,“还可以这样?”

冯宇婷一边翻看资料,一边点头,“当然可以,屡试不爽!”

“你经常这样?”

“对。”

“被你小妈她们欺负的时候?”

“基本上是。”

“哎,犀利姐其实有时候觉得你这性格太淡漠了。可经过今晚之后,我发现只有这样淡漠的性格才能练就心理强大的你。你以前应该吃过很多苦,受过喝多罪吧?”

冯宇婷淡淡的扬眉,坚定道,“一切都过去了,我现在内心足够强大,所以他们再也伤不到我了。”

陶笛若有所思的点头,“恩。”

冯宇婷是坐在自己的小书桌前看资料的,看了一会后,她又抬眸说了一句,“不要想那么多,快点睡觉,你是孕妇!”

陶笛突然笑了,“犀利姐你是在关心我吗?你居然会关心人了?”

冯宇婷蹙眉,不再理她。

其实,这一夜陶笛睡的很不踏实。迷迷糊糊之中,都在期待着季尧打电话或是发信息过来。

可是,一整夜季尧一个电话或者是信息都没有。

第二天起床,她就更加恼火了。

冯宇婷今天有出差的行程安排,所以问她,“我出差之前先送你回家?”

陶笛别扭的摇头,“不回家。他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过来,我自己厚着脸回家岂不是就等于承认我是看错了,是我冤枉了筱雅嘛?我才不回家!”

冯宇婷蹙眉,“那怎么办?我今天出差,晚上肯定是回不来的。”

陶笛想了想。索性道,“干脆我陪你出差吧?你去哪个城市?我刚好可以去散散心。”

冯宇婷耸肩,“只要你不怕车内颠簸的辛苦,我没意见。”

陶笛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陪你出差。”

今天她的气性明显没昨天那么大了,也稍微冷静了点。但是她一点也不后悔扇筱雅的那一巴掌,对付白莲花,一点情面都不需要留。不过反过来想了一下,白莲花整出这样一幕,无非就是制造矛盾。制造她跟季尧之间的误会,她倒是有些后悔昨天没跟季尧把话说清楚就离家出走了。她知道自家男人没什么情商,所以应该冷静下来跟他说清楚她没有看错。

她现在想想昨天季尧生气,可能是因为那样的争吵让他没面子。人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总没有什么好脸色的。

她是个乐观的人,总喜欢把事情往好的方面去想。她想也许季尧并不是不相信她,而是当时他很没面子,才会沉着脸。

不过,她虽然想到了这些,却还是没有打算自己灰溜溜的回家。

虽然说冷战解决不了问题,可她是女人。

她总不能掉价的自己回去。

冯宇婷这次出差的地点是申城,因为要去见各地的代理商,所以她准备了很多地方地产带过去。她开了一辆SUV,车内空间足够大,陶笛坐在副驾驶座。

一直负责保护陶笛的两名保镖,一直不远不近的跟在她们的车后面。

在看出陶笛似乎要出远门后,保镖就拨打季尧的电话,想要汇报这一情况了。

只可惜,季尧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

他们只好先跟着陶笛,保护着她。

冯宇婷从后视镜里面看见后面跟着的那一辆车后,蹙眉。

陶笛连忙解释道,“不用介意,那是保镖。负责保护我安全的。”

冯宇婷挑眉,“看样子现在都成国宝级的女人了?”

陶笛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还不是因为之前出过意外嘛。所以,现在凡是都要谨慎点。”

“看不出来,你家男人还挺细心的。”冯宇婷不咸不淡的说着。

陶笛叹息,“是啊,其实结婚这么久,他对我还是挺好的。没做过什么让我伤心崩溃的大事。偶尔会有些小问题。”

冯宇婷爽直道,“那就得了!他只是你男人,又不是你亲爹亲妈,没必要时时刻刻惯着你,处处宠着你的!偶尔有点小问题,也正常。”

陶笛转眸看着她,突然感慨了一句,“我现在总算是明白,我为什么喜欢跟你做朋友了。虽然你真的没什么情商,我遇到任何问题你从来都不懂得安慰我,甚至连一句舒心的话都不会对我说。可正是因为你足够的理智,你经常能分析出我意识不到的道理。”

冯宇婷淡道,“你这话其实也不怎么让人舒心。但是也是事实。我不需要什么情商,我只要有智商就行。”

陶笛耸肩,“好吧。”

一路上保镖给季尧打了很多个电话,都是关机状态。

季尧的电话为什么不通呢?

是因为他手机没电了,而他又一整晚待在医院里,没顾得上充电。

昨晚,陶笛没有上他的车,这让他有些恼火。他生闷气,自己先回家了。

而陶笛一直没有回家,他终于忍不住给她打电话,可她并没有接,他发短信命令她回家,她还是没回。

这让他有些按耐不住了。原本出差了五天。很疲惫,但是也很想她。

没想到一回来,就遇到这样一件糟糕的事情。

他又等了一会,女佣跟司机都回来了。而陶笛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居然住到冯宇婷家里去了,这让他火冒三丈。

当即就拿起车钥匙,准备像之前一样,去冯家把她强行接回来。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夜不归宿。

只是,他刚坐上车发动引擎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筱雅打来的,电话中她带着哭腔喊道,“姑姑再一次晕倒了,这一次怎么掐人中都掐不醒。现在已经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了。”

挂了电话。他直接调转车头去医院方向。

在去医院的路上,他有给保镖打电话,命令他们一定要保护好陶笛。

季尧赶到医院之后,季洁已经被送往急救室了。

一个小时之后,季洁被推到了VIP病房。

医生给出的结论是气急攻心导致的暂时性休克,休息个几个小时就应该会醒的。

季洁被送到病房之后,也一直没间断输液。

季尧一直守在边上,筱雅跟顾楷泽也一直守着。

季洁脸色苍白,即使是在昏迷中,眉头都一直紧蹙着。

这让季尧心理很不是滋味,想起了曾经姑姑在他发烧昏厥之后,彻夜守着他的画面。

姑姑是他在季家觉得最亲切的人,她病了,他自然是很难受。

筱雅也难受,也心疼,好几次忍不住流泪。

顾楷泽一直陪在她身边,安慰着她的情绪。

一直到早晨八点钟,季洁才醒了。

她醒了之后,看着大家关切的眼神,再看着苍白的病房,她叹息,“我是不是又晕了?让你们担心了吧?”

季尧问,“还有哪里不舒服?”

季洁摇头。

筱雅心疼道,“小时候你也经常担心我们,现在你老了,换我们来担心你了。姑姑,你别想那么多,好好休息,想吃什么我跟楷泽回家帮你做。”

季洁感动的点头,“谢谢小雅,谢谢顾先生。还有小尧……姑姑谢谢你们。”

她看了一圈后,没发现陶笛的身影,有些虚弱的问,“小笛呢?她怎么没来?她是不是还在生我昨天的气?哎……昨天你们走了之后,我这心里也不好受。我挺喜欢小笛的,昨天要不是太着急了,也不至于会说出那样的话。小笛一定很生气吧?是不是不想见我这个姑姑了?小尧,你帮姑姑跟她说声对不起。”

季尧哑声道,“没事。她不会生气。你安心养好自己的身体。”

走出病房,他想给陶笛打电话,才发现自己手机没电了。

筱雅跟在他后面,体贴道,“没电了吗?用我手机给嫂子打电话吧?昨天的事情嫂子一定很生气,其实不能怪她,是她太在乎你了才会误会的。”

季尧没多想,拿她手机给陶笛打电话。

陶笛没接,他又给保镖打电话。

当保镖汇报说陶笛跟冯宇婷去了申城之后,季尧的剑眉拧紧,声音低沉了几分,“胡闹!你们怎么不拦着她?”

保镖战战兢兢,“季先生,你之前吩咐我们不能限制少奶奶的自由。所以,我们不敢……”

季尧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保护好她,不得松懈!”

挂了电话,他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筱雅在一旁关切的问,“怎么了?嫂子不在家吗?”

季尧坦白,“她昨晚没回家,现在在申城。”

筱雅听了之后,心弦一颤,装着吃惊的问,“什么?嫂子去了申城?她一个人吗?她怀着宝宝,一个人出门也太让人担心了。”

季尧冷道。“有保镖在,她陪她的一个朋友一起去的。”

筱雅点头,“那还好。”

她想了想又道,“尧哥哥,嫂子肯定是很生气才会这样的。不然,我陪你去申城把嫂子接回来吧。”

季尧看着她,“我自己去,你留下照顾姑姑。”

筱雅坚持道,“还是我陪你去吧。对申城我比你熟悉,我开车带你去也能节省时间,早点把嫂子接回来。再说了,这件事因我而起。我想当面跟嫂子道歉,至于姑姑这边。就麻烦楷泽照顾照顾。”

顾楷泽听到这话自然是没意见,“没问题,你们有事就先去忙。”

季尧想了一下,点头,“那好!”

筱雅微笑,“那我先去帮姑姑买份早餐,等姑姑吃完早餐,我们就出发去申城。”

筱雅没要顾楷泽陪着一起去买早餐,而是一个人去买早晨。在路上,她偷偷的给申城那个名义上的父亲发了短信,“现在有个好机会,陶笛这个贱人去申城了。申城是你的地盘,你知道怎么做的。”

那边她名义上的父亲很快回复信息,“消息可靠?”

筱雅阴冷着面孔,眼底杀气十足,“千真万确。稍后我也会去申城,具体位置,我会偷偷发你。你做好各种准备。”

她名义上的父亲回复,“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