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他不要啊!/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筱雅帮季洁买好了早餐之后,就跟季洁说明了情况。

季洁一听说陶笛气的一整夜没回家,还跟朋友去了申城。当即担忧而愧疚的看着季尧,“唉……都怪我。怪我昨天说话没轻没重的,怪我不好。”

筱雅安慰她,“姑姑,你别担心。我就这带尧哥哥去把嫂子接回来,我们是一家人。有时候事情说开了,翻篇就好。”

季洁点头,“恩,你们快去把小笛接回来。小笛现在怀着孕呢,出门在外太让人担心了。”

筱雅拜托顾楷泽帮忙照顾姑姑,顾楷泽轻轻揉着她的发丝,“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姑姑。”

就这样,筱雅跟季尧两人开车去申城。

季尧要开车,筱雅却抢着坐到了驾驶座的位置上,她贴心的道,“尧哥哥,我来开车,你休息一会。昨夜我有睡觉,你一直不眠不休的守着。你现在必须要休息会了。”

“好。”季尧的确是挺累的,昨天匆匆赶回国。之后家里爆发战争,他回家。然后又奔到医院一夜未眠,的确是需要休息了。

他把座椅放低一点,闭上眼眸休息。

筱雅一边开车,一边偷偷的用余光欣赏着身边的男人。

这种感觉,仿佛又回到了最初。

最初。她刚学会开车,刚拿到驾照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安静的坐在她的身边,陪着她练车,熟悉道路。

她刚拿到驾照的时候,其实心情很激动,但是也有些忐忑。担心自己变成马路杀手,于是他就专程抽出时间陪她练车。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很奇妙,只要有他陪着,她就不会再慌乱,她开车技术也越来越娴熟。

那时候,她总是偷偷的看他。看他在阳光下俊立的身影,看他那深邃的眼眸,他举手投足间都能渗透出迷人的气息。

而他那时候,也总是会凝视着她。

在她看过去的时候,他总是会不经意的回以一记默契的眼神。

每每那时,她都会觉得心潮澎湃,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悸动在心口不断的荡漾开来。

自从她再次回来,回到他身边。她一直收敛着自己,压抑着自己的情感,从来没敢放肆的欣赏着他。

彼时,他们距离比较近,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那种淡淡的清冽气息。

那是他特有的气息,那种气息沁人心扉,总是让她对他的怀抱留恋不已。

季尧似乎很快就真的睡着了,他的面孔看上去很疲惫,就连睡着了眉头都不由的轻蹙。

筱雅看的有些心疼,但是更多的还是愤怒。陶笛那个贱人凭什么让他这么牵肠挂肚的难受?

她一边开车,一边掌握着时间。距离申城大概是四个小时的车程,她在开到一半的时候。

季尧已经充上电的手机响了,把他吵醒了。

他一看,是保镖打来的电话,立刻接通,“什么事?”

保镖战战兢兢的汇报着申城的情况,“季先生,是这样的。少奶奶住在西华酒店内,只是我们在西华酒店内也看见纪绍庭先生了。”

季尧眉头一拧,“纪绍庭?”

保镖恭敬的回答,“是。”

“他们约好的?”季尧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有些激动的沉声问。

保镖们坦诚道,“看情形不像是约好的。少奶奶一直知道我们跟着她,应该也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只是。我们谨记着季先生的叮嘱。有任何情况,都需要第一时间汇报。”

季尧蹙眉,“保护好她!还有,不要让纪绍庭试图靠近她!”

保镖恭敬的应下,“明白!”

挂了电话,季尧将手机扔到一边。脸色阴沉的厉害,就连车厢内都明显的笼罩了一层低气压。

筱雅在边上开车,自然是听见他们的通话内容了。她也微微的蹙眉,这个陶笛应该没那么蠢。公然约会纪绍庭吧?她倒是希望陶笛能愚蠢点呢。

不过,眼下倒不是在意这个陶笛愚蠢不愚蠢的时候。因为她有重要的事情要预谋……

手指悄悄的按了一下藏在羽绒服口袋里面的手机,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把电话拨打给申城她的父亲。

估算着,电话差不多应该通了。

她假装关切的问,“尧哥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纪绍庭是谁啊?”

季尧五官越发的冷毅刚硬,只沉声道,“没事,你快开点。”

筱雅点头,“好。你也别太担心了,我们差不多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到申城了。”

季尧冷哼了一声,没什么心情说话。

筱雅又故意提高声音问,“嫂子现在在哪家酒店?申城的酒店我基本上都熟悉道路的。”

“西华酒店。”季尧冷道。

筱雅深怕电话那边的父亲听不清楚,还特地重复了一句,“哦,西华酒店是嘛?西华酒店我挺熟悉的,以前我在那边招待过我的同学。”

季尧不语,她便安静的开车。

但是她也只是小小的提速,因为她要给父亲那边留时间。让他们好行动。

季尧内心波动特别大,听到纪绍庭也在西华酒店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眉心骨都在突突的跳着,不时的抬起手腕看一下腕表。只觉得时间过的特别慢,他恨不得立刻就把那个女人给带回家。

最后,他实在是着急了,不容置疑道,“停车,换我开!”

筱雅一怔,“尧哥哥……你那么疲劳还是我来开吧。”

季尧却是霸道的重复,“停车,我来开!”

筱雅虽然心里不情愿,可也没办法拒绝,只好换到副驾驶座让季尧来开车。

季尧开车速度那真是快,快到她心脏都砰砰的快要跳出胸腔了,她只能拉住车顶上的拉手稳住自己不断颠簸的小身子。

她被颠簸的都快晕车了,一张小脸苍白不已,“尧哥哥……你能不能慢点?”

她受不了的轻声道,只可惜季尧仿佛没听见她的话,一直的踩油门,就像是在疯狂飙车一样。

筱雅的眼底闪过一抹冷意,手指指尖用力到指尖冰凉一片。

同时,她的心底也在估算着时间。本来还有两个小时的车程,这样开下去,怕是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到了。

该死的纪绍庭!

该死的保镖!

干嘛要汇报纪绍庭也在西华酒店的事情?

————

西华酒店。

冯宇婷跟陶笛两人办理了入住手续之后,就去了房间。

稍微整理收拾了一番之后,冯宇婷看了看腕表,她淡道,“我要去见下面的代理商了。”

陶笛连忙问,“这么早就去了?你不是还没吃午餐嘛?你吃了午餐再去工作啊,不然胃会饿出毛病来的。”

冯宇应波澜不惊的道,“正常,我经常这样,已经习惯了。每次出差,我那个名义上的好父亲都会给我安排一堆我忙不完的工作,应酬不完的代理商。”

陶笛有些心疼她,弯着唇角,“犀利姐,你太不容易了。”

冯宇婷自认为自己是强者,所以最不喜欢的就是听到这一类的同情声音,“打住,你打住。”

她一边穿外套,一边清冷道,“我内心足够强大,我能应付的过来,不需要任何同情的声音。”

陶笛眨了眨眼睛,“好吧。我不同情你,我只心疼你。”

闻言,冯宇婷冷艳面孔上面闪过一丝松软,随即道,“行了,没时间跟你墨迹了。这家酒店楼下的餐厅味道还不错,你一会自己下去吃点。记住,不管怎么样生气,都别亏待自己。”

陶笛对着她做了一个OK的手势,“放心吧。我休息一下就下楼去吃饭。”

冯宇婷走到门口,又转身道,“对了,听说孕妇都很容易累。你如果觉得累了,你可以拨打柜子边上那个前台订餐热线,直接让他们送餐到房间吃吧。”

陶笛轻笑,“不错,有进步。越来越懂得关心人了,谢谢关心哈。”

冯宇婷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唇角,“你当我什么都没说。”

陶笛冲着她的背影,提高音量,“我听见了,谢谢关心!”

冯宇婷直接关上门————

陶笛转身去舒适的大床上躺着,小手又情不自禁的摸出包里的手机。

看见屏幕上面空空的没有未接电话。也没有短信,更加没有微信之后,失落的皱着小脸。

最后,将小包子一样的小脸埋在枕头低下,懊恼的嘀咕道,“季尧,你个狠心的男人!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你小妻子跟你家娃娃都夜不归宿一整夜外加一个上午了,你都不知道着急?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就这么硬?”

捂的难受了,她才冒出个小脸出来,又委屈的叹息,“不管咱们两个人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你总要先把我哄回家,再慢慢解决内部矛盾啊!”

虽然是气的不轻,可是到了饭点,肚子里的小家伙是一点也不客气的踢着她的肚皮,似乎在说他饿了。

陶笛本着不管怎么样都不能为难自己身体的原则下楼去餐厅吃午餐,她本来是想直接在房间叫餐的。可是,想着自己一整天都坐在车内没怎么活动,而且一个人傻乎乎的吃饭也不香,干脆还是去楼下餐厅吃饭吧。

她拿起钱包,就下楼了。

楼下的酒店专属餐厅,环境很清幽。

进门的时候,还有假山小溪砌成的小别致风景。

陶笛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透过玻璃窗看外面的景致。

这是她第一次来申城,她突然想到申城也是筱雅之前生活过的地方。想到筱雅,想到她呕心的白莲花举动,她就不舒服的蹙眉。深呼吸,逼着自己点菜。把注意力都放在美食上面。

她刚准备按服务铃的时候,一道英俊玉挺的身影出现在她对面的位置上。

她有些诧异的抬眸,看见的就是纪绍庭那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眼眸微微的垂下,她一点也不惊喜,相反还有些疲惫的淡道,“你怎么也在这?”

纪绍庭的反应跟陶笛是截然不同的,他没有想到自己出差来申城的第一天,居然就在楼下餐厅遇到陶笛了。

最让他意外的是,陶笛居然是一个人来吃饭的。

他的声音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你怎么也在这?”

虽然无数次的在心底发誓要忘记陶笛,要将她在心底除名。可是,每一次当她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又会不由自主的犯贱,贱到忘记自己的誓言。

尤其是看见陶笛一个人坐在这边餐桌上的时候,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

陶笛继续垂眸只闷闷的道,“我为什么要回答你啊?我不想回答。”

纪绍庭敏感到她有些失落的情绪,连忙问,“怎么了?小笛?你不开心?遇到什么事情了?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陶笛摇头,“没什么。”

纪绍庭却是不相信,有些关心道,“小笛,跟我说说遇到什么事了?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你也别对我这样的态度,我们应该不算是仇人。即使做不成恋人,也没必要弄的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你有什么事情个我说说,我希望我能帮你一点。”

陶笛终于受不了的抬眸,有些无奈的道,“好吧,你的确是能帮我一点。”

“哪一点?”纪绍庭有些激动,陶笛这么说。他真的很开心。

没想到,陶笛却是淡淡的道,“离我远一点。”

纪绍庭这就尴尬了,他俊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小笛,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过去了。我们见面真的要这样针锋相对?”

陶笛又轻轻的摇头,“没有,我早就说过了,我现在只当你是陌生人。以后,希望你再偶遇我,能绕道走好吗?”

纪绍庭脸色更尴尬了,就在他想要在陶笛对面坐下的时候。

两名保镖冲了过来,将他拉开,“纪先生,请你离我们少奶奶远一点。”

两名人高马大的保镖,就这样挡在纪绍庭跟陶笛之间。

纪绍庭不能再靠近陶笛,虽然现在已经过了午餐点了,但是酒店里还是有一些客人在用餐。所以,这样的画面是很尴尬的。

保镖清一色的黑色西装,戴着大墨镜,将客人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纪绍庭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冷冷的咬牙,“让开!你们这是限制公民人生自由!”

他生气的推了保镖一把,可是保镖们纹丝不动的站着,时刻记住季尧的警告。就是不能让纪绍庭靠近少奶奶……

陶笛对于这样的画面,一开始也是有些惊讶的。毕竟,这画面有些雷人。她似乎瞬间就成了全场的焦点了。

不过,后面一想也无所谓了。被关注总比被纪绍庭在这里无聊的纠缠着好,她现在烦着呢,懒得跟纪绍庭多说一句话。

可纪绍庭是个大男人,被这样的拉开,面子上很是挂不住。

居然一个冲动,就对着其中一名保镖挥手动拳起来。

保镖们吃的就是拳脚饭,自然是不可能白白的挨打的,下一秒就开始还击。

纪绍庭将所有的尴尬和难堪都发泄到两名保镖身上,他从小在父亲的逼迫下也学过几天拳脚,所有一下子也没被伤到。

很快,三个人就在餐厅内扭到在一起了。

陶笛见此情景,连忙起身退到一边。

其中一名保镖敬业的在拳脚之余不忘提醒陶笛,“少奶奶。小心伤到你。你快点回房间叫餐。”

陶笛自己心情就不好,也不想白费力气的劝架了,她刚好也看见酒店自己的保安已经从外面冲进来拉架了。

为了自身安全,她转身就出了酒店,准备回房间。

她上电梯的时候,按了自己所在楼层。

电梯到了,她刚走出电梯,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拉扯住了。

她下意识的绷紧心弦,大喊着,“救命啊……”

只可惜,三个字还没有喊出来,脑袋就被重重一击,一阵眩晕袭来,她失去了知觉,手中的钱包掉在地上,慢慢的倒在那人的怀中……

————

与此同时。

季尧一路飞车,原本两个小时的车程,他真的只用一个小时就开到了。

坐在一旁的筱雅额头上,后背上,早已是冷汗津津了。

她被颠簸的想吐,她一直强忍着。

因为心底有比反胃更加强烈的就是嫉妒,她实在是想不通那个整天撒娇,整天闹腾的陶笛有什么好的?

至于让尧哥哥这样紧张和担心?车速开那么快,很容易出车祸的!

她真是嫉妒的发疯……

季尧将车停在西华酒店的露天停车场上,然后就着急下车。一路上,他的脸色都紧绷肃沉着。

筱雅以前一直没发现尧哥哥绷着脸的时候挺吓人了,今天跟他同处在一个车厢内,突然发现尧哥哥这样子真的很吓人。吓得她后面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了。

季尧下车之后,筱雅只能跟着下车。

她下车之后,就伪装着蹲在边上狂吐起来,一边吐一边痛苦的喊道,“尧哥哥……你等我一下……”

其实,她心底也在捏了一把汗。时间比她预计的快了一个小时,不知道父亲这边到底搞定了没有?所以,她只能拖延一分钟是一分钟了。尽量为父亲多争取一点时间……

季尧步伐很快,在听到筱雅的喊声后,蹙眉回头看了她一眼。只沉声道,“我先上去,你直接在车内等着!”

筱雅的手指再一次苍白的握紧,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重要了?她都不舒服的吐了,他居然连一句关心的话语都没有?只叫她在车上等着?

季尧说完,也不管筱雅的反应。直接进入酒店大堂。大堂内他给保镖打电话,可是电话居然没人接通。

他剑眉再一次拧紧,浑身都多了几分冷冽气息。

还好,之前保镖已经有把陶笛跟冯宇婷入住的房间号发给他了。

他直接按了电梯到达所在楼层,刚走出电梯,就看见掉在地上的那个钱包了。

他的眉心骨突跳的更加厉害,弯腰将钱包捡起来。心弦猛然一绷紧,然后像是有一股力道将心弦拉断了一样,回弹力弹的他心脏狠狠一疼。

这个钱包,他再熟悉不过了。是他在美国出差的时候,帮她买的。当时他不知道怎么挑选女士钱包,最后还是将店内的钱包款式在微信上面拍了小视频发给她,让她自己确定的款式。

他拿着钱包的手指开始颤抖,内心越发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他直接冲到她所定的房间门口,一脚踹开门,里面空荡荡的。

他的心脏再度揪紧起来,然后判断这个钱包还在,那应该是陶笛刚出了危险……

他深眸中闪烁着癫狂般的急躁,疯了一样的冲进电梯,不停的按着电梯向下运行键。

在楼下的时候,遇到了之前跟纪绍庭打架的两名保镖。

保镖见到季尧的脸色,当即吓了一跳,“季先生,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

他们跟纪绍庭扭打在一起之后,是酒店的保安过来将他们拉开的。不过,因为在扭打的过程中有损坏酒店的设施,所以刚才被酒店经理缠着赔偿了一点钱。

而季尧拨打的那名保镖的手机,在扭打的过程中也摔坏了。

季尧眸光猩红着,眼底满是毁天灭地般的骇人之色,一把揪着保镖的衣领,“她人呢?她人去哪里了?”

保镖们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刻惶恐道,“季先生,你别着急,别着急……我们现在去找少奶奶,我们大家分头找。”

季尧猛然甩开保镖,踉跄了一步,怒吼,“快去!!”

纪绍庭冲动的跟两名保镖打了一架后,觉得自己很丢面子。所以,并没有乘坐电梯。而是选择走楼梯了。好在,他住的房间楼层并不高。

他的脸色一直阴沉着,他在扭打的过程中吃亏了,脸颊都中了两拳,嘴角还有血迹。他一边擦着血迹,一边自嘲的勾唇冷笑。明明跟自己说过一千次,一万次要放下陶笛这个女人了。再怎么努力,都无趣了。

可每一次还是忍不住的要犯贱……

不知道爬到几楼了,看见两名大汉架着一个女人从楼梯跟他擦肩而过。

这个女人似乎是喝醉了,几乎是被架着走的,而且头上还盖着男人的西装。

纪绍庭没多想,自己心情已经够糟糕了,管的了别人闲事嘛?

只是,等他走到房间门口。突然发现房卡在刚才打架过程中掉了。他懊恼的一拳砸在门板上,最后还是咬牙去楼下餐厅补房间。

这一次,他冷笑着乘坐了电梯,反正已经丢过一次人了,也不在乎了。遇到点头内的客人也无所谓,满脸血迹就满脸血迹吧,什么都无所谓了。

出了电梯,走出来没两步,又撞到了之前打架的那名保镖。

不过,显然这次对方没时间跟他对视,只是满脸焦急的拿着手机在讲电话,“季先生,我问过前台了。五分钟之前,酒店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全体断电过五分钟。所以监控视频也查不到东西。少奶奶估计就是在那个五分钟之内出事的……”

纪绍庭原本想狠狠的甩一记冷眼给保镖的,听到他的电话内容心口一沉。

少奶奶?

少奶奶岂不是就是陶笛?

陶笛出事了?

他来不及多想,一把抓住保镖,低吼道,“你他妈刚才说什么?你说陶笛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保镖这时候恨不得杀了纪绍庭,费力的将他甩开,“滚!!”

纪绍庭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刚才那个在楼梯上面被两个男人架着走的女人。他眸光一颤,沉声道,“我看见陶笛了,她刚才被人带走了!走的楼梯!!”

保镖听了之后,连忙打电话给季尧,“有少奶奶的消息了,他们走的是楼梯。应该走的是消防通道……”

他跟纪绍庭两人直接冲进楼梯口,而季尧接到电话通知后,原本就在外围寻找的他,直接绕到酒店后面的消防通道出口。

不过,他赶到的时候已经完了,他只发现陶笛的一只鞋子掉在出口。

心脏那处就像是就洛铁游走过一样,到处都是火星连连,疼的他眼前一片茫然的漆黑。

他疯了一样在原地转着圈,四处寻找陶笛的身影。

突然,他看见一辆商务车在倒车,似乎司机很慌张,连车尾撞翻了边上的垃圾桶都顾不上。他的幽沉的眸光狠狠的一颤,疯了一样的冲上前。

他直接冲到司机的方位,试图拉开车门。

可是,早有防备的司机滑下车门,重重的给了他一拳,砸的他眼前直冒金星。

筱雅嫉妒的没进酒店,所以看见季尧紧张的往酒店后面的方向跑,她也跟着跑过来了。

她猜到肯定是父亲手下的那帮饭桶又暴露了,她火大的很。连忙跟上来,也是想要第一时间了解情况。然后,根据现场的情况来变通。

只是,她没有想到她冲过来看见的就是季尧挡在车前的这样一幕。她吓傻了,尖叫道,“尧哥哥,你疯了?你不要命了?”

季尧这会是完全尧理智的,在司机将车窗滑下的瞬间,他已经看见里面无辜躺着的小女人身影了。

她真的出了危险,真的被这帮混蛋绑架了。

他现在满脑子都没有半点危险意识,有的只是不顾一切想要把她救下的想法。

他不顾自己嘴角的血迹,再一次冲上千,试图将司机的车门拉开。

司机一打方向盘,将他甩开。

他再站起来,再次不顾一切的冲上去。

筱雅脸色吓的惨白一片,大喊道,“尧哥哥,你疯了!你是真的疯了吗?你快点让开,他们会撞死你的!!快让开啊!!”

季尧却对她的提醒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的一整颗心都系在车内的陶笛身上。

陶笛一动不动,是被打晕了?

还是被迷药迷晕了?

她现在还怀孕,她怎么受得了?

他真是要疯了,双眸中翻滚着血腥的红色。那双眸子像是要把人凌迟致死。

司机看季尧似乎是不想要命了,眼底闪过杀气,直接打方向盘朝着他身上撞过来。

这下子轮到筱雅疯了,她疯子一样的冲上前,怒吼道,“不要!不要!你们不要撞他!!!你这帮混蛋不要撞他!!!”

可是,已经丧心病狂的司机哪里能听她的?

他不但是没踩刹车,还加速冲过来。

车内有其中一名绑匪提醒道,“小心,那是大小姐!”

司机不以为然的斜眉,阴冷的说道,“老爷说了,不顾一切办成事情!大小姐不会那么傻的,她如果硬是冲上来找死我也没办法。老爷现在对大小姐可是恨之入骨,死了也没关系了!!”

筱雅冲上前,下意识的把季尧的身子抱住,想要把他往边上拉,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司机疯狂的加速撞了上来,筱雅死死的抱住季尧不松手——

嘭————

巨大的声响过后,从消防通道出来的两名保镖跟纪绍庭看见的便是筱雅跟季尧被撞飞的身影。

两人的身影,在空中划出一个惊心的弧度,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筱雅一直紧紧的抱着季尧,直到摔在地上,手指还一直拽着季尧的西装,他们的身下已经有大片猩红的血液汩汩的流了出来。

季尧已经虚弱无力了,他费力的眨着眼眸,痛楚的看着商务车逃走的方向……

他的小妻子在里面,他的小妻子再次遇到危险了。他的小妻子……

筱雅却是一直看着季尧,嘴角竟勾出一丝笑容弧度。如果就这样跟尧哥哥一起死去,那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他们就能永远的在一起了,她再也不用担心会有人来抢走她的尧哥哥了。她的小手还拉着尧哥哥的袖子呢,多亲密无间啊。

真的……

就这样死去多好……

慢慢的,她的全身也失去了力气,最终无力的闭上眼眸,再也没知觉了。

两名保镖失控的冲上前,“季先生……季先生……你没事吧?你怎么样?”

虚弱的季尧已经说不出一个字了,就这样沉沉的闭上眼眸。

保镖连忙送他们去医院……

而纪绍庭看见这样一幕的确是很心惊,可心惊过后,他更加担心陶笛了。他最关心,最担心的始终还是陶笛。他顾不得其他,上了自己的车。往着商务车逃窜的方向追去。

商务车内的司机,发现有人追上来之后,不停的加速,然后变化道路。

对于申城这座城市,纪绍庭只是出差来过几次。每次都有各地的供应商作伴,自己很少开车,对道路很是不熟悉。这样三番五次的拐弯绕道之后,他就被商务车甩掉了。

他懊恼的猛捶着方向盘,该死的,他怎么能跟丢商务车?

他的小笛还在车上面,他们会把小笛怎么样?

小笛那么可爱,那么活泼,他们到底会把小笛怎么样?

他的脸上还有根本没来得及擦去的血迹,配上他猩红的眸光,看上去绝对的触目惊心。

虽然是跟丢了,可他不放弃,也像是疯了一样的开着车,四处横冲直撞。试图能在车流中发现刚才那辆商务车,他很在乎小笛,真的很在乎,他不要小笛出事。

他不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