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你就是个祸害!/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载着陶笛的那辆商务车,成功的甩掉后面的追车之后,车内的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车速却一直没有降下来,因为车内的人时刻记住筱老爷子的命令,一定要速战速决。

陶笛仍旧在昏迷,对刚才发生的惊天动地般的那场车祸浑然不知。她秀气的眉头无意识的蹙紧着,彰显着她的无辜和无助。

坐在她边上的那个大汉,看着她因为孕期而越发细腻莹润的肌肤,眼底流露出猥琐的光芒,不停的咂嘴,“这女人还真美,这小脸蛋水灵灵的,一掐都能掐出水来,就这么死了,还怪可惜的。”

开车的司机闻言狠狠的回眸瞪了他一眼,喝道,“你给我闭嘴!你这个没出息的家伙,可别再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这个女人必须死!这是筱老爷的命令!”

刚才咂嘴的大汉蹙眉,“瞧你这话说的,我可没敢忘记筱老爷的命令。只是,这女人要是死之前能让我那个那个一次……岂不是更爽?”

他的眸光越发的猥琐,大手下意识的去摸向陶笛水润的脸颊……

开车的司机很不耐烦的扭头对着他怒吼,“你他妈少给我惹事,筱老爷吩咐了必须要速战速决,以免多事!”

后排的大汉连忙缩回沾着黑灰的大手,耸肩。虽然有些不满,却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他们的车一直开,开到海边。

按照筱老爷的吩咐,就是要快速利落的将陶笛扔到海里喂鱼。

让季家连个尸体都捞不着……

商务车停下后,车上的大汉下车将昏迷的陶笛往车下拉。他们特地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准备把人扔到海里就跑路。

所以,他们有些着急,也放松了几分警惕。

连后面有车追上来都浑然不知,一心只想把陶笛扔进海里喂鱼。

他们将陶笛抬到海边之后,追上来那辆车里冲下来好几名黑衣人。清一色的黑色西装,脸上戴着大大的墨镜,看不清他们的面孔,但是他们的身上都透着肃杀的气场。

黑衣人冲上来,手中拎着的铁棍就砸向那两名大汉。

等到两名大汉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后脑勺都被砸了。

砸的他们眼冒金星,甚至连反抗都没来得及反抗,就痛的跪在地上呻吟。

黑衣人一个个气势逼人,动作狠戻,铁棍像是石头一样砸下来。

那两名大汉完全被砸懵了,半点反抗力都没有。最后被砸的头破血流,倒地痛苦呻吟。

为首的黑衣人一个眼色扫过去,他的手下直接飞脚将之前那两名大汉踢到了海里。

夕阳西下,那碧绿的海面,像是丝绸一样的柔和。微荡着涟漪,从高处看烟波浩渺,一望无际。噗通两声之后,海面惊起两片浪花。浪花荡漾开来之后,海面荡漾着一片涟漪。渐渐的,涟漪消失了,连带着两条鲜活的生命一起消失了。

为首的黑衣人很满意的微微点头,轻轻一扬手示意手下把陶笛弄上车。

就这样,昏迷的陶笛又被黑衣人从海边抬到车内。

车内,为首的黑衣人开始打电话汇报行动,电话接通后。他的语气毕恭毕敬,“报告主人,陶小姐已经成功救下来了。”

电话那边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轻轻的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杯中一片暗红色的液体放肆的滚动着,充斥着暗潮涌动。听到这边的汇报之后,他紧抿着的唇角,终于松懈了几分。他挑眉,嗓音宛如从遥远的山谷传递过来那样低沉空寂,“绑架她的那两个人?”

黑衣人继续汇报,“报告主人,绑架陶小姐的那两个人已经按照您的示意被打残了扔下海喂鱼了。”

电话那边的男人眸底杀意肆虐着,扬起高脚杯轻轻的喝了一口杯中液体,然后鬼魅的舔了舔唇角,冷飕飕的道,“很好,他们该死!!”

黑衣人又道,“主人,我们现在正在回申城市区的路上。大约一个小时候会到。”

“好,按照之前的吩咐。把人交给纪绍庭,记住一定要交给纪绍庭!”电话那边的男人又沉声吩咐。

“是!”黑衣人恭敬的点头。

“她怎么样?伤的怎么样?”在要挂电话的时候,他又不放心的问道。

黑衣人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陶笛,答道,“陶小姐头部被打伤,现在一直在昏迷。”

“交给纪绍庭,提醒他立刻送她去医院!”这边的声音,陡然低沉了几分。

黑衣人脊背一直,“是!”

————

纪绍庭真的急的快要疯了,他已经几次撞到路边的护栏了。他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到处寻找着那辆商务车。他见到类似的商务车。就疯了一样的冲上去,直到看见车牌号后,再次偃旗息鼓的寻找下一个目标。

再一次,恍惚的撞到路边的护栏,车头已经撞毁了。

他崩溃的趴在方向盘上,内心复杂的像是有刀子在割一般。他想如果不是他冲动的跟保护她的保镖打架,无形中给绑匪制造了机会,他的小笛也许不会早于这些的。他又想,如果在楼梯遇到绑匪的时候,他能多点注意力,就会第一时间发现陶笛被绑架了。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就这样阴差阳错之下,他的小笛被绑走了。

他后悔不已,狠狠的抬起手臂扇了自己好几个巴掌。俊脸上的血迹还没干,脸颊又被扇肿起来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直被激怒的野兽一般的可怕。

直到有人敲他的车床,他才从方向盘前抬起面孔,那狰狞的眸子像是要把窗外的人生吞活剥掉。

敲他车窗的是黑衣人,蹙眉,偏开身子————

瞬间,纪绍庭就看见从他们车内被抬下来的陶笛了。他满眸的猩红瞬间变成了激动,他哑声道,“小笛,我的小笛?你们是谁?我的小笛怎么会在你们车上?”

黑衣人一言不发,只是让手下来开车门,将陶笛放到车内,然后冷声道,“她头部受伤,请你立刻送他去医院!”

纪绍庭激动的手臂都在颤抖,连连的点头,“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马上送她去医院……”

黑衣人办完了主人交代的事情后,转身就回到自己车里。

而一心系在陶笛身上的纪绍庭,也顾不得问那么多了,先送小笛去医院比较重要。

申城第一人民医院。

纪绍庭抱着昏迷的陶笛,疯一般的冲进急诊室。

而同样被送到这家医院的筱雅跟季尧两人正在进行紧张的抢救————

保镖们第一时间将他们两人送到了医院,然后又第一时间联系了在东城的左轮。

左轮知道这边发生了大事之后,立刻赶了过来。

他赶到的时候,筱雅经过抢救之后,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被送到加护病房休息了。

季尧却还在抢救中,左轮在抢救室门口询问了保镖详细情况后,担忧的一拳砸在洁白的墙壁上。

不过,他没那么多时间难过,便开始联系人去寻找小嫂子的下落。

负责给季尧做手术的主刀医生,三个小时之后从抢救室出来。

左轮急的一把抓住他白大褂的衣领,“快说,我大哥怎么样了?”

医生一脸的无奈,“经过紧张的抢救,病人已经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了。不过,这也是暂时的。建议立刻转到医疗条件更好一点的医院去做第二次脑部手术。”

两名保镖闻言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左轮当即果断的道,“立刻安排转院的救护车,我要求你跟车一直护送我们到东城仁爱医院。”

仁爱医院在这几个城市中,医疗水平领先,设施一流,当下最急迫的是要将大哥转回仁爱医院。

医生连连点头,“好,我跟护士准备一下。”

就这样,刚出了手术室的季尧跟筱雅被转回到东城仁爱医院。

而左轮安排了大批的人手留在申城寻找陶笛的下落……

在电梯内,左轮正在紧张的打电话联系着手下,“对,每个交通路口的监控都要查。一定要查,找不到小嫂子的下落,你们他妈的都别回东城!!!”

他咆哮着,在电梯内不顾别人存在,失控的咆哮着。

其实,他没有注意到的是电梯拥挤的空间内有一个人听到他的咆哮声之后,立刻低垂着脑袋。

这个人就是纪绍庭,他之所以垂着脑袋就是为了降低存在感。他不想让左轮发现他,更加不想暴露陶笛也在这家医院的信息。

虽然他心里也明白,按照左轮的实力应该很快就能查到陶笛也在这家医院。可是,他就是自私的想要跟陶笛多待一会。

想要单独照顾她。渴望跟她独处。

真的……

左轮刚出了医院大门,还没来的及上车就遇到了闻讯赶到的冯宇婷。

第一次,她冷艳的面孔上满是慌乱。因为下车之后,是一路跑到急诊大厅的,所以脚上的长靴都崴脚了。脚踝受伤了她也顾不上,一瘸一拐的就冲过来,一下子撞到左轮身上。

看见左轮,她深吸了一口气,紧张道,“陶笛人呢?找到没有?找到她没有?”

左轮现在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摇头,“还没有。”

冯宇婷怒道,“那你还不快找?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快点找啊,你不是很厉害嘛?怎么连个大活人都找不到了?”

左轮一把扯下她拽在他衣领上的那只玉手,懊恼的喝道。“别发疯!现在哥没时间陪你发疯!我的人会留在这里继续找小嫂子的下落,我先回东城。”

冯宇婷摇头,“那陶笛怎么办?你不亲自去找吗?”

左轮脸色阴沉,“我大哥现在生死关头,我能顾一个是一个。我的人会留下来找的,你这个女人给我冷静一点。”

冯宇婷的确是不冷静的,第一次这样不冷静。她忙完工作回到酒店后,发现陶笛不在房间内,房间门都被踹坏了,她立刻意识到不妙。跑到前台询问了情况后,她当即紧张的心神不宁。

她很愧疚,陶笛是她带到申城来的。她还怀着宝宝,她现在被人绑架了,怎么得了?

得到季尧跟筱雅两人被送到医院抢救,她又急急忙忙的赶来医院。

遇到左轮,她像是找到一点希望一样的拉扯着他问各种问题。

只可惜,左轮的话让她更慌张愧疚了。

怎么办?

怎么办啊?

她慢慢的蹲下身子,不停的深呼吸,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负责护送季尧转院的救护车已经走了,左轮现在必须要赶回去照应那边的一切。

他走到自己的车边上,看见冯宇婷第一次虚软无力的瘫坐在医院的台阶上。他蹙眉,心底很难受,“你要不要跟我先回去?”

他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冯宇婷摇头,“不,我要留下来找陶笛,我要等她的消息。是我把她带过来的,我尧等着她,带着她回去。”

左轮无奈的叹息,却也顾不上她了,自己上车开车回东城。

————

纪绍庭没告诉任何人。陶笛被他送到医院救治了,他隐瞒着这个消息。

只一个人,照顾着陶笛。

陶笛头部的伤口已经被医生处理过了,他自己脸上也有伤,护士建议他先去处理自己的伤口。他粗暴的回绝,说自己没事。

他就这样,一直贪婪的拉着陶笛的小手守着她,陪着她。

他知道陶笛在医院这个消息瞒不了多久的,可是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入夜,他虽然很累很困,可是仍然舍不得闭上眼睛。

他怕自己一睁开眼睛,陶笛就会不见了。眼前的一幕,就像是做梦一样。他想不到自己还能这样牵着陶笛的小手,也想不到自己还能这样近距离的凝视着他的小笛,更加想不到他有生之年还能再这样贴心的陪伴着她,照顾着她。

有她陪伴的时候,空气中似乎都多了几分温馨的气息。

凌晨时分,他的手机响了。

他有些惶恐的僵住脊背,深怕这个电话是左轮的人打过来的。

手机铃声固执的响着,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格外的突兀。

终于,他深吸了一口气,去拿手机。只是,当他看见手机上面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电话号码后,他的眸光聚焦了一片深谙之色。

是那个神秘人打来的电话?

他这个时候打来电话干什么?

接通了电话,他的嗓音有些激动,“喂,你到底是谁?你干嘛还要给我打电话?”

那边经过处理的男人声音有些诡异,“还是那句话,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你。”

纪绍庭冷笑,“帮我?呵呵……”

神秘人也开始冷笑起来。声音诡异的有些阴森,“当然,你以为我在忽悠你?如果不是我帮忙,你怎么能照顾你的女神?”

纪绍庭一惊,“今天那些黑衣人是你的人?是你的人救了陶笛?”

“没错,是我的人救了她,然后又把她送到了你的身边。这是我给你的机会,你知道女人最感动的就是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的英雄了。我给你一个称谓英雄的机会,怎么做就看你的了。爱要争取,你不去争取,女神怎么会属于你?”

纪绍庭听着他的话,触动很大,有些回不过神来,半响才喃喃的道,“你……到底为什么帮我?”

“纪先生怎么就不长记性?我是谁不重要,好好把握机会。”说完,神秘人很干脆的挂了电话。

纪绍庭一脸茫然的对着手机发呆,他完全想不通谁在帮他?帮他的目的是什么?

这些疑问,就像是一团乱麻一样理不断剪还乱……

不过,眼下他也不愿意想那么多了。最关键的是他的女神,他的小笛。

他不舍得浪费一分一秒,他放下手机重新凝视着陶笛。

见她的秀眉微微的蹙着,他的大手下意识的去抚平她的眉头,他最喜欢看见的就是恬静安然的面孔了。

陶笛是在第二天早晨醒来的,她慢慢的睁开眼睛,浓密的睫毛扑闪扑闪的,脑袋很疼,疼的她有些懵懂。分不清楚,现在身处何地。

她下意识的动了动自己的小手,当她发现自己的小手上面压着一只大手的时候。蹙眉,看向身边的人。

纪绍庭实在熬不住在她床边上睡着了,她的动静惊醒了他。

他连忙睁开眼睛,激动的道,“小笛,你醒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陶笛发现陪着她的人居然是纪绍庭,轻轻的蹙眉,淡淡道,“怎么是你?”

清醒后的陶笛,对他有一种冷淡的抗拒。

这让纪绍庭有些受伤,感觉就像是满腔的热血被一盆凉水浇灭了。

陶笛看着他脸上的伤,眉头蹙的更紧。一瞬间的茫然之后,昏迷之前的记忆慢慢的浮现在脑海。

她瞬间惊恐的叫着,“我现在在哪里?我的宝宝没事吧?我没事吧?我被谁绑架了?”

纪绍庭看她情绪激动。连忙安抚道,“小笛,你冷静点。你的宝宝没事,你也没事了,你现在在医院里。是我把你送到医院来的。”

陶笛听说宝宝没事,两只手也移到自己的腹部,抚摸着那紧绷的触感,心底的慌乱也慢慢的平息了下来。她想起昨天的惊险之后,蹙眉问,“我怎么没事的?纪绍庭,是谁救了我?警察?”

纪绍庭眸光有一秒钟的躲闪,想到昨夜神秘人跟他说的话,他哑声道,“不是警察,是我。我是救你了。我跟保镖打完架,脸上挂彩了,我觉得丢人。就走楼梯回房间,刚好遇上绑架你的那两个混蛋。我发现是你之后,就追了上去。我一直追了很久,连续撞了几次车之后,才堵住他们。他们必将做贼心虚,最后丢下你逃走了。”

陶笛听了他的话,心底隐隐的不舒服,不相信一般的问,“你救了我?”

纪绍庭忍着受伤,点头,“是我救了你,我都在这里陪了你一整夜了。小笛,你出事真的把我担心坏了,看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对了,宝宝你尽管放心好了。我让医生给你用的都是孕妇可以用的药物。”

陶笛心底顿时就有些五味陈杂,为什么老天爷要安排纪绍庭再一次救了她?纪绍庭对自己的宝宝还挺细心的?

虽然,她很想用冷漠的面孔对着他。可现在听了他说的这些话之后,她竟有些不忍心太冷漠了。

最终,她叹息道,“谢谢你。”

纪绍庭有些意外,更多的是激动,“不用,小笛,能为你做点什么我很开心的。真的。”

陶笛不想听他说这些,蹙眉,“我累了,你安静点。”

纪绍庭也不介意,“好。那你休息一会。”

陶笛刚闭上眼睛,突然想起自己这样消失了,冯宇婷肯定急坏了。还有她老公季尧,他应该有联系她了。他发现她不见了,他也会急疯的。

她连忙拉住纪绍庭,“我手机呢?”

纪绍庭心弦一紧,摇头,“我没看见你的手机,我没看见啊。”

陶笛心里一想,手机放在钱包里,钱包在晕倒的时候掉在酒店的地毯上面了。

她又说,“那你把你手机借给我一下,我打个电话。”

纪绍庭眼神继续躲闪,“我……我手机也没电了,放在护士站充电。”

陶笛是个聪明女人,看他的眼神,不由的蹙眉,有些不悦的道,“纪绍庭,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想把我囚禁在医院里面?让我跟外面与世隔绝吧?”

纪绍庭见她真的生气了,这才有些痛心的道,“我没有这个意思,你等一下,我这就去护士站拿手机给你打电话。”

陶笛叹息,“好。”

纪绍庭的手机其实就在西裤口袋里,只是他真的不想陶笛跟季尧联系。不想陶笛知道季尧受伤了,不想陶笛为季尧担心,更加不想陶笛立刻他的视线范围内。他只想能安静的陪伴着她,照顾着她。

可,她不愿意。

他终究是勉强不了她,左轮的人应该也很快就查到这里了。索性,他再做一次英雄。故意在外面转了一圈后,重新回到病房,将自己的手机递给陶笛。

陶笛接过手机,连忙给季尧打电话。她一连拨打了好几遍,可电话一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她蹙眉,转而拨打冯宇婷的电话。

她这个人记性挺好,她能记着冯宇婷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她轻声道,“喂,犀利姐。”

然后,手机那边传来一阵异样的声响,她蹙眉,“犀利姐,是你吗?你在听吗?我是陶笛,你现在在哪里?”

冯宇婷重重的叹息,然后压抑着情绪,“告诉我你在哪里?说,快点说!”

刚才异样的声音,是她听到陶笛声音激动的摔倒的声音。

陶笛知道她肯定是担心了,有些抱歉的道,“我在医院,第一人民医院。”

挂了电话后的十分钟,冯宇婷就一瘸一拐的赶到了。

当陶笛看见她狼狈的样子,吓了一跳。

冯宇婷发丝有些凌乱,身上的大衣也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脚踝受伤了一瘸一拐的走过来。毫无往昔的那种高贵与冷艳,甚至有些狼狈不堪。

她上前之后,看着陶笛的肚子,再看陶笛的样子,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就高声道,“陶笛,你就是个祸害。你说我为什么要把你这个祸害带到申城来?我为什么要带你这个祸害来?我是嫌自己不够麻烦吗?”

她很激动,陶笛看她的样子很抱歉,也很无奈,只能默默的看着她不吭声。

冯宇婷说着说着就没力气了,一屁股坐在她的床前,竟哇啦一声哭了出来,“祸害,陶笛你这个祸害吓死我了!!”

陶笛连忙抱着她,“犀利姐,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冯宇婷真的很累,她一夜没睡,都在担心她,一直在愧疚。这会,她忍不住道,“陶笛,我讨厌你。我从一开始就很讨厌你,我为什么要认识你这个祸害?”

陶笛弱弱的道,“因为你热心啊,你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你救了我一次又一次,犀利姐,真的谢谢你。”

冯宇婷无语的翻白眼,意识到自己失态之后,擦干眼泪,挣脱陶笛的怀抱,起身,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陶笛,我们以后保持点距离吧!”

陶笛噘嘴,“才不要呢。通过这次事情之后,我会靠你近近的!”

冯宇婷无语的扶额,不想再搭理她了。都是这个祸害,让她担心,让她愧疚,让她失态,让她失控。

纪绍庭默默的看着两人之间的对话,看着陶笛撒娇的样子,忍不住扬唇。

冯宇婷突然想到左轮的人还在到处寻找陶笛,左轮应该也很着急,她连忙道,“你通知其他人了吗?其他人也很担心你。”

陶笛抱歉的摇头,“季尧我还没联系上。其他人我没通知。怎么?其他人都知道我出事了吗?”

冯宇婷没空跟她废话,直接从手机通话黑名单中准确无误的把左轮的号码给拉出去,给左轮打电话。

当她告诉左轮,是陶笛已经没事了之后,左轮那边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那口气没松完,又提到了心上。季尧这边还没脱离危险期……

冯宇婷挂了电话之后,有些不忍心的看着陶笛。不知道她知道季尧的消息后,会不会承受不了?

陶笛看着她的眼神,突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她问,“左轮知道我出事了,季尧肯定也知道。可我打他的电话怎么打不通?这是怎么回事?”

冯宇婷叹息,“……”

她还没开口,就被纪绍庭打断。“小笛,你别胡思乱想。你现在要养好自己的身体,你的身体比较重要。”

陶笛盯着冯宇婷,一字一句道,“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冯宇婷点头,“是……”

纪绍庭激动的拉住冯宇婷,“不要乱说,小笛现在情绪不稳定。”

也许是私心使然,他不想让陶笛知道季尧出事了。他看不得陶笛为季尧伤心难过……

冯宇婷却是果断的甩开他,她一直以来都很讨厌男人的碰触,再者说,她觉得这么大的事情肯定应该告诉陶笛。她刚才犹豫只是因为不忍心,而不是认为自己需要隐瞒。所以,她瞪了纪绍庭一眼后,直接道,“你闭嘴!这件事陶笛必须要知道,她有权利知道。”

陶笛紧张的小手揪着被单,“到底怎么了?”

“是季尧出事了,他在来申城找你的时候,刚好碰到你被绑匪。然后绑匪把他撞飞了,他现在已经转回到东城去治疗了。”冯宇婷看着陶笛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她声音也越来越低了,最后无奈的叹息。

果然,陶笛听了之后,当即泪如如下。她没有激动的崩溃,只是哗啦啦的流泪。

就像是失声了一样,大概一分钟之后。

她果断的拔掉手背上的针头,掀开被子,起身穿鞋。

她的身子还很虚弱。脑子也很晕,幸亏冯宇婷及时的扶住她才没有摔倒。

她穿的是一双拖鞋,因为自己的鞋子不知道去哪里了。

她拉着冯宇婷,“你车呢?我们回东城,立刻就回去!”

冯宇婷点头,“好。”

陶笛的脚步刚移动,就被纪绍庭一把拉住,他有些失控的道,“小笛,你别胡闹了。你现在身体这样,怎么能去担心季尧?你自己的宝宝你不需要呵护吗?你去了也没用,你安心养好自己的身子不行吗?”

她狠狠的甩开他,坚定的冷道,“我没那么虚弱,为了季尧我可以变成很坚强的女人。我的宝宝也是一样的,他也会很坚强的。这个时候季尧需要我,他需要我坚定的去陪着他。”

说完,拉着冯宇婷出了病房。

————

东城,仁爱医院。

VIP病房内,筱雅终于醒了。

她睁开眼睛,先是扫视着周遭。当意识到自己在医院后,她立刻紧张的尖叫了起来,“尧哥哥?我的尧哥哥呢??”

她的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退开了。

进来的居然是季诚。

季诚明朗的五官此刻就笼罩了一层诡异的阴冷,就这样一瞬不瞬的看着筱雅。

筱雅慌乱的道,“你怎么在这里?我尧哥哥呢?我尧哥哥在哪里啊?你告诉我,我尧哥哥怎么样了?”

季诚一改之前的放荡不羁,突然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小雅姐姐,你很担心大哥对不对?”

筱雅点头。“当然,我当然担心他。他怎么样了?你快点告诉我啊!!”

季诚唇角冷笑的弧度加剧,“呵呵,你想知道?你真的想知道?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好不好?”

筱雅已经紧张的从病床上跌了下来,“好,你快点说啊。我求你了……”

季诚阴冷的道,“大哥死了,小雅姐姐你的尧哥哥死了!!”

筱雅整个人宛如被闪电劈中,就这样呆呆的维持着摔倒在地上那个姿势,眸光一片荒芜的呆滞。似乎,是反应不过来。

季诚看着她的反应,不断的扬唇,“怎么?你这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小雅姐姐?我说他死了,季尧死了,你听见没有?”

筱雅终于反应了过来,她嚎啕大哭起来,“啊啊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尧哥哥,不会死的。你骗我,你骗我对不对?”

季诚又仿佛鬼魅一样靠近了两步,附身看着她崩溃的眼眸,“看样子,你不是开心,你是很伤心对不对?可这一切不都是你主导的嘛?你现在还假惺惺的哭有什么意思?”

筱雅惶恐的缩着身子,看着他,“你……你什么意思?”

季诚冷笑,“小雅姐姐,你做的事情我都清楚。你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这一切都是你主导的,你害死了大哥。你这个女人其实挺可怕的。”

筱雅心弦狠狠一紧,“你……你都知道什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