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怎么不开灯?/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会已经是晚上了,病房内光线有些暗。

陶笛没有注意到他另外一只手的手指有在动,她跟他聊了一会之后,竟舒心的睡着了。

她睡着了没一会,筱雅又不放心的来病房来季尧了。

这次她是一个人来病房的,看见陶笛睡着之后,她原本恬静的面孔闪过一抹激动。

其实,她恨不得陶笛一辈子昏迷不醒。

她很想尧哥哥。很想能一直陪在尧哥哥面前,很想像此刻一样安静的凝视着尧哥哥。

把心底和眼底的那些爱恋深情,都传递给她的尧哥哥。

她谨慎的走上前,一再的试探之后,发现陶笛是真的睡着了之后。她眼底的那些小心翼翼瞬间就被含情脉脉取而代之了,她很少能有这样的机会,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尧哥哥,缓解着自己的相思之苦。

尧哥哥依旧很英俊,即使是昏迷着,五官也立体深邃,透着无与伦比的魅惑力。

相比于记忆中那个季尧,倒是多了几分成熟与内敛,却也更加的迷人了。

她就这样款款的注视着他,看着他熟悉的面孔,回忆着他们曾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她没有注意到陶笛其实已经被她进来的脚步声惊醒了……

季尧先是手指头动了又动,然后下意识的摸索着一下。

筱雅见他动了。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季尧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沉重的他无力睁开眼睛。只能本能的抓紧面前那只纤细的手腕,脑海中浮现的是陶笛那张苍白的面孔,他哑声问,“你没事??”

筱雅原本被他攥紧手臂,有一种被他紧张的感觉。只是,听到他的话,她的眼神黯淡了下。却是忍着没说话,只是用另外一只小手覆盖在他的大手上面。

季尧努力了几次,还是没能睁开眼皮,只能闭着想要舒缓一下。他抓紧那只纤柔的小手,大拇指在上面疼惜而紧张的轻抚着,“怎么不说话?”

筱雅不敢开口,怕是一开口,这种很难得跟尧哥哥亲密接触的机会就没有了。虽然这种亲密接触的方式有些卑微,可她依然很贪恋。

而早已醒来的陶笛,下意识的伸手摸到了边上的手机,然后悄悄的打开视频功能,将这样一幕都保存了下来。

季尧指腹摩挲着她的手指,渐渐的发现了不对劲。陶笛的手指很漂亮。细长白嫩的那种。而自己握着的小手好像没那么细腻,他发射性的松开,蹙眉,沉声道。“你不是我妻子?”

他不知道是筱雅的手,他以为自己慌乱之中抓住的是护士的手。

筱雅的手腕被松开,有些失落的吸了吸鼻子,挤出一丝笑容,“尧哥哥,是我,我是小雅。我不是嫂子,我是小雅。我看你一直没有醒来。我来看看你。”

季尧剑眉蹙的更紧,“她呢?”

筱雅真是心如刀割般的难受,他醒来的第一句话总是跟陶笛有关?他真的这么在乎陶笛?

不!

她不相信尧哥哥在乎的是陶笛,他应该在乎的是陶笛肚子里的宝宝,在乎的是自己肩上的那份责任。

她就这样固执的安慰着自己的难受和嫉妒……

陶笛已经将刚才的视频保存了下来,这会终于可以“醒来”了。她装出一脸睡意惺忪的样子,嘟囔了一句,“老公。我在这,你醒了?”

季尧眼睛睁不开,听到熟悉的声音,才知道陶笛居然就在他身边。他立刻循着声音的方向伸手。而陶笛也主动将自己的小手送到他的掌心中,甜甜的,软软的叫道,“老公,我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呢。是公公帮我们安排了这样的病房,我们一直在一起呢。你身上的伤口怎么样了?还疼吗?”

季尧捉住她的小手后,放在掌心,然后下意识的收到唇瓣,疼惜的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你没事就好!”

他对于她的担心置之不理,在他心底最在乎的是她的身体。

陶笛的唇边荡漾着一抹安然的浅笑,软糯道。“老公我已经没事了,宝宝也没事。你放心吧!!”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还主动起身,在季尧的额头上含情脉脉的亲了一口。

她就是故意亲给筱雅看的,既然这个筱雅一直存心想让她不痛快,那她又凭什么不能做点让筱雅不痛快的事情?

筱雅果然是被陶笛这样旁若无人的秀恩爱行为给气到吐血,明明心底气到五脏六腑都在渗透血液的感觉真的很难受,可她还是不能表现出来。气到疯狂。却还要笑到自然。

她差一点就疯了,垂在身侧的手指用力收紧,指甲掐进掌心,却浑然不知疼痛。

陶笛一直在注意着她的反应,看见她的那不自然的笑容,她扬唇笑道,“小雅,你不介意我跟你尧哥哥秀恩爱吧?我们这也是情不自禁。”

筱雅还是笑。“当然不介意,我希望看见你们幸福。”

陶笛点头,“那就好。”

说完,又忍不住对着季尧撒娇。“老公,我又想亲你了怎么办?”

季尧闻言,还没能睁眼的他,主动将俊脸偏过来一点。

嘴角还勾起一抹宠溺的弧度,那主动示意她亲吻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陶笛果然是甜滋滋的凑过去,在他的侧脸上印上一吻。

却不料,季尧的大手趁她不备,用力扣住她的后脑勺。然后霸道的吻上她的唇……

一吻结束,陶笛羞涩的红了脸颊。

筱雅还站在边上呢,陶笛又故意道,“小雅妹妹。真的很抱歉。你尧哥哥总是喜欢这样出其不意,以后你跟顾先生也可以在我们面前秀恩爱,我们也不介意的。”

她知道筱雅不喜欢顾凯泽,所以故意用顾凯泽来呕心她。

果然,筱雅脸上的笑容更加不自然了,她楞了一下,才道,“凯泽是个比较内敛的人,很少这样的。”

陶笛轻轻哦了一声,“嗯,看出来了。顾先生是个绅士,跟小雅妹妹很般配。”

筱雅心底已经吐了一盆血了,暗自在心底呸了一声。这个该死的贱人,总是拿顾凯泽来呕心她。

真是该死!!!

季尧醒来后,一直没睁开眼睛,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

陶笛暗中损了筱雅几句后。也懒得搭理她了,轻语道,“天已经很晚了,小雅妹妹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还有点悄悄话想要跟你尧哥哥聊聊。好多天我都没跟他这么亲密的聊天了。”

筱雅没办法,只好先离开。

出了病房,她脸上的笑容早已挂不住了。她面色狰狞的深呼吸,眼底杀气肆意!

恨不得将陶笛挫骨扬灰!!!

筱雅离开后。陶笛又往季尧身边贴了贴,她关切的问,“老公,你是不是眼睛疼?你怎么不睁开眼睛?”

季尧哑声道,“眼皮很沉……”

陶笛用自己的小手,帮他的眼皮轻轻的抬上去。

终于,季尧睁开眼睛了。

他不舒服的眨了几下眼睛,终于适应眼皮的沉重了。

只是,下一秒他蹙眉问,“这么黑,你怎么不开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