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停下脚步!/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一怔,回眸扫视周遭。虽然已经是夜晚了,可病房内开着灯,灯光通明。

而他却说怎么不开灯?

想到之前医生说他的颅内有血块压迫神经,会导致无法预料的后遗症。

她的心口狠狠的一沉,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她颤抖着手臂,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而他的眸光没有一丝的波澜。仔细看,他的眸底根本没有焦距。

她吓坏了,脑中仿佛一道闪电劈过来。

而季尧也很快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眼前一大片的漆黑,让他不适应的蹙眉。一直试图把眼睛睁大,想要捕捉到一点点的光亮。

可是,他努力了很久,尝试了很多次。眼前还是没有一丝明亮的光线,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瞎了!

瞎了?

这两个字划过心头的时候,他心底仿佛有一根弦猛然断裂了。巨大的回弹力,弹的他五脏六腑都疼。疼的像是要化成碎片一样。整个人也像是被抽去了力气,虚软的躺在床上。

一时之间,空气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沉默,沉默的让人有些心颤。

很快,陶笛反应了过来。她什么话都不说,而是主动往季尧身边贴了贴。小手搂着他的腰,软软的撒娇,“老公,你靠着我这只右臂有没有受伤啊?你的小妻子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躺在你怀里抱抱睡觉?”

季尧沉默,全身的肌肉都紧绷僵硬着。

陶笛继续甜甜的道,“好吧。我猜你右臂一定有受伤。那么严重的车祸,如果你手臂没受伤,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你是超人!显然,我老公不是超人,他只是超级迷人而已。所以,我就不缠着你要抱抱了。就这么贴着你睡觉也挺幸福的。我今晚再也不会做噩梦了。”

她主动往季尧的怀里蹭了蹭,调皮道,“老公,我好多天没在你面前唠叨了。你是不是有些不习惯了?嘻嘻……我给你讲个笑话吧。有一名记者提问:‘现在的粮食和蔬菜农药残留超标,就连茶叶也不能喝了!请问,我们老百姓还有什么放心食品吗?’官方发言人回答,‘提问怎么都不动脑子?你以为那些农药就是真的吗?’哈哈……”

她笑的身子一颤一颤的,季尧的身体始终僵硬紧绷着,脸色也很阴沉。

陶笛看着他,眨巴着眼睛,“怎么?老公你觉得这不好笑吗?那我重新给你讲个笑话吧。有一名律师,他家的狗吃了肉店老板的一块肉,肉店老板找到律师很生气的问,‘你是个律师,你说说你家的狗吃了我店里一块20多块钱的肉,你该不该赔钱?’律师回答,‘当然应该。不过,作为一个律师,我的咨询费是每次最低六十元,所以你应该再付给我30元。’嘎嘎,这个律师是不是很有才华?”

她说的很起劲,笑的也很开心。

可她边上的男人,丝毫没有被她的笑话所感染。

此刻,季尧眼前的漆黑已经蔓延到了心底。眼前的黑暗,已经成了生活的绝望。他甚至不敢去想,眼睛瞎了之后,他再也感受不到光明,感受不到色彩,再也看不见她可爱的小样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她此刻,一定是在卖萌逗他开心。

可他看不见她的表情。看不见她清莹的眼眸,也看不见她如同花儿绽放一般的笑容了。

他伸手想要去摸她,可他竟不知道方向,不知道自己的手掌到底是该往左还是往右?

陶笛敏感到他的动作之后,连忙抓住他的大掌,然后贴在自己的脸颊上。软绵绵的撒娇。“老公,你摸摸看我是不是瘦了?都是担心你担心的,所以你要快点好起来,然后好好宠我疼我。”

摸摸看,这三个字。

就像是一把刀一样,准确的戳中了季尧的自尊。

摸摸看?

他瞎了!!

一个瞎子还能怎么宠她疼她?

他冷冷的抽开自己的大手,挣扎着要起床。

可是因为他眼睛看不见,光着脚下地的时候,连拖鞋都找不到。这种挫败感和茫然感,让他无法承受。一个踉跄过后,他差点摔倒,只能用手臂紧紧的撑着床沿。

陶笛见状。连忙下床扶着他,着急道,“老公,你想干嘛?是要上厕所?还是想喝水?你告诉我就好,我帮你啊!”

季尧心底堵塞的连喘气都难受,他什么时候挫败到连去厕所或者是喝水都需要人帮忙了?这样没用的男人,还是季尧吗?

他再一次冷冷的将长臂,从陶笛的身边抽回来,然后哑声道,“别管我!!”

陶笛心里心疼的很,可是又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边。

季尧的确是想上厕所。可是他完全没有方向感。不知道往那里走?这种迷茫像是一把利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他每一寸呼吸都充斥着挫败……

陶笛见他没有穿鞋,连忙将他的拖鞋捡起来,放到他边上,小声提醒道,“拖鞋在你前面二十厘米的位置,老公。地板凉。你穿上拖鞋。”

季尧阴沉的面孔上闪过一抹痛苦,一脚踢出去,拖鞋被踢出去很远。

拖鞋撞到卫生间的门,发出的声响并不大,却惊得陶笛肩膀一颤又一颤。

她的手指慢慢的收紧,心疼的无以复加。

她知道眼睛看不见的打击,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何况,他是季尧。是高高在上的季尧?是优秀到出类拔萃的季尧?

这个打击,他要怎么消化?

季尧深呼吸,凭着感觉摸索着上厕所。他原本身上就有伤,走路就不利索,是强撑着走路的。在没有方向的摸索之后,一下子撞到了墙壁上,他懊恼的一拳就砸了上去。

陶笛吓坏了,连忙冲上前将他的拳头抱在自己怀中,疼惜的看着上面破掉的皮,“老公,你疼不疼?你怎么这么急躁?”

季尧蹙眉。绝望的喘息,压低声音喝道,“别碰我!再说一次别碰我!!”

陶笛松开他的大掌,迁就道,“好,我不碰你。那你冷静点。厕所在你右前方五米之外。如果你想喝水,水杯在你左手边,你不用移动步子,伸手就能够到的。”

季尧听到这些提示,心里难受到了极点,他忍不住喝道,“闭嘴!你给我闭嘴!!!”

陶笛微微的吸了吸鼻子,被他吼得下意识的后腿了一步。

季尧走了五步之后,鼻翼不小心碰到了卫生间的门,这一次磕碰,再次点燃了他的懊恼和挫败的导火索。他疯了一样的踹门,“…………”

陶笛紧张的靠近两步,他听到她的脚步声后,又喝道,“站住!不要过来!陶笛你不要过来!!”

他的嗓音沙哑的近乎颤抖,彰显着他心底那兵荒马乱的挫败感。

陶笛连忙停止脚步,可是看着他挫败的样子,她心疼的道,“老公,你干嘛发这么大脾气?我们结婚后,你很少很少对我这么凶的。你想想你刚才凶我几次了,我都不跟你计较了,你也别凶了,好不好?”

季尧现在最不想面对的就是陶笛。他哑声道,“陶笛,你出去!!”

可陶笛又怎么放心出去?她摇头,“我不走,老公,我要陪着你。天都已经这么晚了,都九点钟了,我们睡觉好不好?我扶你去卫生间,然后我们好好休息好不好?”

她的脚步声,让季尧猛然后退,这一后退又撞上了墙壁,“你站住!!”

陶笛吓得不敢上前,心疼的小脸都皱成了小包子,“老公,你干嘛对我这么凶?你这样凶我,我很难受的,我都想哭了。老公,不凶了好不?”

“陶笛,你走!”季尧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沉声道。

陶笛再次摇头,“我不走,我是你的小妻子,我怎么能不跟你在一起?老公,你别凶了。我们好好的,不吵架好不好?”

季尧听着她柔软无辜的声音,心如刀割一般的难受。他瞎了,他再也看不见她了,连上前给她一个吻都找不到方向了。他还怎么面对她?

所有的挫败变成了崩溃,他近乎咆哮道,“陶笛,你怎么不明白?我瞎了,我现在是个瞎子。你还陪着我干嘛?你走!立刻!!”

陶笛不以为然,“谁说你是瞎子了?你只是暂时性的看不见,说不定明天一早上睁开眼睛,你又能看见这个世界了。你想想看你之前在审讯室的时候,也能看见我对不对?你这样的状况,只是暂时性的。医生之前就跟我说了,你的颅内有血块,是会导致你暂时性的看不见的。你别太当回事,真的!!”

季尧不想听她安慰,她越是这样安慰。他心里越是崩溃,“够了!陶笛!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你快点离开!”

陶笛就是不走,“不,我不走。别说你只是暂时性看不见了,就算你真的看不见了,那又怎么样?你还是我老公。是我深爱的老公。是我肚子里娃娃的爸爸,就算是你赶我走,我也不走。反正我不要脸,我死乞白赖的也要跟你在一起。”

“你走!!”季尧暴躁的怒吼着。

陶笛身子不停的颤抖,可就是坚定的看着他,固执的陪在他身边。她试图用自己轻柔的嗓音安抚着,“老公,你先冷静一下。我现在去找医生,帮你检查一下,说不定你马上就能看见了。好吗?”

季尧崩溃的吼,“你不走是吗?那么我走!!”

说完,就摸索着往外走。

只可惜,他连连撞到墙壁。

陶笛一张小脸已经心疼的苍白一片,她不敢靠近。她能理解男人此刻的暴躁,她真的很想安抚他,很想一直这样陪着他。

在季尧连连碰壁,好几次差点要摔倒之后,她终于看不下去了,她深呼吸,“老公,你别这样好不好?我走,我现在就走好不好?”

他刚才踹门的时候,把自己的脚都踹的受伤了,脚趾头上面还滴着血。

却是固执的摸索着想要出去……

她终于不忍心了。

闻言,季尧才停下脚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