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装文化人!/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向鸿已经猜到他会有这样的补充条件,因为他一直都了解自己这个儿子。他虽然外表冷漠无情,其实他骨子里遗传了他母亲的善良。他还很有担当,很有责任感。

这样优秀的儿子,突然变成这样了。他的眸光不再精锐,而是一片茫然。

他看了心底别提有多难受了……

他难受,却不忍表现出来。他的小尧,一直是那么的心高气傲,小尧不会愿意听他近乎哽咽的声音,不会愿意感受他悲伤的情绪的。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道,“我是你父亲,从小到大我都没干涉过你的决定。不是我不想干涉,而是我干涉不了。这一次,还是照旧。你都想清楚了,我会立刻帮你起草离婚协议书。”

这一次他知道他有能力干涉儿子的决定,可是,这一次他却不想干涉了。

也许小尧做出的这个决定,陶笛并不愿意接受。

可人性总是自私的,这一刻他的主观立场是一个父亲的立场。而不是一个公公的立场,他只会优先尊重儿子的决定。

他出了病房,回到公司,咨询了律师之后,就开始起草离婚协议。

按照小尧的叮嘱,将他名下的所有财产都留给陶笛和孩子。

季向鸿拿着起草好的离婚协议书来到病房,将协议放在季尧手上,笔也递给他,“右下角签名。”

季尧拔掉笔套,开始签名。

季向鸿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小尧,你真的不多考虑考虑?这事其实不急,现在你情绪不稳,缓几天也可以。”人不冷静的时候,总是会冲动的。

季尧却是坚定道,“我决定了!”

简单的四个字,说的波澜不惊。听上去,他的声音里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情绪,好像真的是很平静之后做出的决定一般。

可是,他签字时候颤抖的笔迹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季尧两个字,像是耗尽了他的力气。

签完之后,手指松开,签字笔滑落到地上。

他阖上眸子……

季向鸿在病房待不下去了,如果有可能,他真的宁愿躺在病床上看不见的那个人是他。

他记不得自己多久没流过眼泪了,走出病房,手里握着那两份离婚协议的时候,臂弯都感觉到沉甸甸的。

吸了吸鼻子,竟发现眼角有一滴眼泪滑落。他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慌乱而有些窘促的擦去自己的泪水。

往陶笛病房走去——

————

陶笛病房内。

当季向鸿出现在她面前,一言不发的时候,陶笛的眸光从营养食品上面移到他身上。

当看见季向鸿那紧绷的脸色,她的心弦下意识的绷紧了,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自然能猜到季向鸿的来意,“爸,季尧要跟我离婚?”

季向鸿没说话,只是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递给陶笛。

当陶笛看见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后,脑袋像是炸开了一样。刚才绷紧的那根心弦,瞬间断裂了。她猜到季尧会要求跟她离婚,可是没想到他动作这么快。她的手中还拿着营养食谱,她在为他细细的研究着适合他的各种营养食物。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食谱放下,然后接过离婚协议书。大致的扫了一眼,当看见他把自己的所有财产都留给她这一条时。她的心底一片酸涨。几乎是颤抖着嗓音,坚定道,“爸,你回去吧。我们不离婚。”

季向鸿胸口也是化不开的酸楚,看着陶笛坚定的样子,心底更加难受了。他哑声道,“小笛,这是小尧的决定。他的决定,从来没有人能改变。你签字吧。不管你签不这个字,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不会变。以后我当你是女儿,你的孩子是我季家的孙子。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陶笛没等他说完,就打断道,“爸,你什么都别说了。我不会跟他离婚的,永远不会!”

季向鸿,“……”

“你是我公公,我是你儿媳妇,我不要做你女儿。我永远是你儿媳妇,我肚子的孩子当然是你的孙子。你走吧,我想休息了,我累了。”陶笛眸光坚定不移,“我休息一会起来,还要亲自给季尧做饭。做营养餐呢。”

季向鸿声音近乎有些哽咽,“小笛,我知道你……”

陶笛再次打断他,“反正我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离婚!”

季向鸿只能叹息,这真是命运弄人啊。

陶笛重新躺下之后,看见那份离婚协议还在手边上放着。索性起身,将离婚协议书撕个粉碎。

是以,季向鸿默默的退出病房……

陶笛叹息……

就因为季向鸿送来了离婚协议,她整个下午感觉都不好。

午休睡不着了。下午茶点心也吃不下了。

最后,她冲动的起来,冲进季尧的病房。

季尧这会正在窗边上,眼眸空洞一片。听到如此急促的脚步声后,蹙眉,沉声问道,“谁?”

自从他眼睛看不见之后,陶笛一直很照顾他的情绪。从来不忍心对他大声说一句,不管他怎么凶她,她都装无所谓。

她以为他只是一时接受不了现实,想要逃避几天。可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要离婚,离婚协议真是激怒了她。

她上前两天,忍不住怒道,“是我,陶笛!!”

季尧撑在窗台上的手臂僵硬了几分,俊脸上闪过一抹痛楚。然后隐藏起来。只露出一脸的淡漠,然后冷冷的问,“你还来干什么?”

陶笛更是怒发冲冠,“我来干什么?我是来骂醒你的,季尧,你怎么好意思在离婚协议上面签字的?不是说好了不离不弃,一辈子不离婚?你现在要始乱终弃?要离婚?你好意思?”

季尧手臂僵硬的更紧,几秒后,才哑声重复,“出去!签字离婚!!”

陶笛深吸了一口气,不停的轻抚着自己的胸口位置,“离你大爷!我肚子里的宝宝快六个月了,宝宝都快要出生了。你现在要离婚,你让我跟宝宝怎么办?你对得起我跟宝宝吗?”

季尧心脏在滴血,可他只能强忍着。提到宝宝,他的心底更觉苦涩。

脑海中浮现了一家三口在一起的画面,只可惜画风很凄惨。他能想象到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周围的人露出的怜悯之色。他看不见,是个可怜的瞎子。牵着那么美丽的她,那么可爱的孩子,并不幸福,反而很尴尬。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留给她和孩子,他不想自己整日无法面对他们。

“签字!”

半响,他又哑声重复!

陶笛真是气的要吐血了,要不是顾及着肚子里的宝宝,她真的可能会动粗了。她又上前几步,站到季尧面前,手指抓住他的手臂,一字一句坚定道,“季尧,我非常郑重也非常严肃的告诉你。我不会离婚的!死都不会同意跟你离婚的!”

季尧掰开她的手指,故意后腿了两步,尽量远离她的气息。

陶笛坚定不移的吼,“躲我?我就靠近你怎么的了?季尧,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这样,所以我给你时间缓和,可我没给你机会犯浑。你想离婚就是犯浑,别说你以后还能恢复,就算你真的看不见了,也不会影响我爱你!我爱你,就是爱你!!!”

季尧胸腔受到一丝的震撼,只是很快被他逼着自己忽略掉,他沙哑着声音,“我的决定不会改变!”

陶笛咬唇,然后深呼吸,“我的决定也不会改变!套用你上次对我说过的话,我们之间没有离异,只有丧偶!所以,不离婚!我走了,我被你气的不轻,我要回去休息安抚宝宝了!!”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离开。

留下季尧一个人呆呆的站着,慢慢的,他的俊脸上露出一丝隐藏不住的痛楚……

其实,陶笛回到自己病房之后,并没有休息。

她从护士那边得知,季尧这两天几乎是没怎么吃饭。第一次,是姑姑将家里做好的午餐递给他。然后打算喂他,这一举动触及到季尧的自尊,被他打翻了。

之后,家里的女佣将菜肴递给他。只告诉他,菜肴的位置,被他骂了出来。

然后,护士说季尧那一顿饭只吃了米饭……

她听到这些。真的特别心疼。所以,她一直在研究怎么做,才能让季尧吃饭更顺当一点。不会伤到他自尊,又能吃的舒服。

最后,她想到给他炖汤——鸡汤。

她把鸡肉切成丁,剔除了鸡骨头,只剩下小块小块的鸡肉。然后熬成浓汤,里面再切点青菜叶,然后在一个保温盒里面装好。

这次,护工按照陶笛的吩咐只把东西放下就走了。

季尧沉默了半响,开始吃东西。这次他有些疑惑,因为只有一个保温盒。

他打开后,立刻被里面香浓四溢的气味给勾的有些饿了。

这还是他眼睛看不见之后,第一次感觉到饿。

他端起保温盒,喝了一口汤汁之后。立刻被浓稠的汤汁味道给吸引了,轻轻的咀嚼。能咀嚼出里面的鸡肉丁,还有青菜,这汤熬的很好喝。

不知不觉,他把一保温盒都喝光了。

这鸡汤不但是味道很好,而且很省事。他不用摸索哪里是米饭?哪里是菜肴?所以,很顺当的喝完了一保温盒。

护工把空的保温盒还给陶笛的时候,她开心的笑了,“看来这个办法可行,明天我再给他熬排骨汤,也像今天这样把排骨剔除骨头,切成肉丁。”

护工被陶笛的细心感动了,“季太太,你真好。季先生娶到你,真的是好福气。”

陶笛却笑道,“我觉得我嫁给他才是好福气,他很疼我的。”

护工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家里的女佣心疼陶笛,让陶笛每天不用那么辛苦的回家熬汤。只要嘱咐她怎么熬,她会帮忙熬好的。

陶笛却坚持,“没关系,为了他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

她真的是一点都不觉得辛苦,以前觉得别的情侣间说出这样的话,可能有些矫情的成分。可这一刻她才知道,这话一点都不矫情。她每天步骤繁琐的熬汤,然后处心积虑的让护工送给他,再满怀欣喜的等着护工将空的保温盒送回来。这一系列的过程中,她的心都是无比满足的。

只要他能多吃一点,营养能跟得上,她真的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反而心底暖暖的。

左轮来过医院两次,不过,都被季尧赶走了。

他很无奈,这一次。他在病房门口遇到陶笛。

陶笛自然不打算进病房,只是轻手轻脚的在外面,打算离他近一点看他两眼。其实,她真的很想他。半夜睡不着,都会一个人来他病房门口待一会。

她看见左轮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左边那只轮子,你也在这啊?”

左轮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她道歉,所以小声道,“嫂子,换个地方吧,我想跟你聊聊。”

陶笛点头,“好,那就去我病房吧。”

在病房内,左轮首先道歉,“嫂子,那天你出事的时候。我应酬到一晚上,喝醉了,手机丢了。所以,没能在第一时间帮到你,我很抱歉。我事后知道了这件事后,我真的很后怕。”

陶笛看着左轮诚挚的眼眸,轻轻的扬唇,“没关系。”

左轮叹息,“想到那帮混蛋一晚上对你的逼供,我就后怕的很。”

陶笛又轻语道,“真的没关系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你大哥去了,他睁开眼睛就急着找我。他坐着轮椅去接我回家,我感受到了他的紧张和在乎。”

左轮走到窗边上,再次叹息,“听说大哥要跟你离婚?”

陶笛不以为然。“是,我不理他的。我那么爱他,那么在乎他,怎么可能因为这样就跟他离婚?每个人对爱的定义不一样,我对爱的定义就是要在一起。而季尧对爱的定义应该是不耽误,可我一点都不觉得他眼睛看不见会耽误我们的幸福。”

她顿了顿,又由衷的道,“你知道吗?我这个人就是乐观,我的心态一直很乐观。我这几天想了很多,我想季尧的眼睛看不见了。可我们还是照样可以幸福,相对于以前,他应该没那么忙了。他自己也可以放松放松,而我们也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了。他上半生奋斗的财富,也足够支撑他下半生的生活了。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衣食无忧。平平淡淡的生活。他凭什么会觉得我们会不幸福?”

左轮对于她这样乐观的心态,表示赞赏,他由衷的感叹了一句,“小嫂子,我当初果然没看错人!”

陶笛又轻笑,“这么说,你是支持我们在一起的?”

左轮点头,“对,我大哥要离婚是犯浑。什么怕耽误,怕拖累,都是不够勇敢的自我逃避。幸福在自己心里,不在别人眼里。他凭什么觉得自己给不了你幸福了?他又凭什么这么武断的要离婚?”

陶笛又换个角度道,“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你也知道的,你大哥那么优越,那么骄傲。突然变成这样,肯定一时之间会受不了。所以,我愿意给他时间。给他时间,冷静,习惯,沉淀。”

左轮突然想抽烟,抹烟的动作维持了一半,然后双手又缩回去。这是在病房,小嫂子是孕妇,这里是禁烟的。最近他烟瘾真是越来越大了,总是情不自禁的去摸香烟。有时候一天都能抽两包烟……

沉默了一会后,他又道,“小嫂子,真的很难得,在这种时候,你还有这样的胸襟和理智。我很佩服你,真的。”

陶笛眨了眨眼睛。“这不难的,因为我爱他,所以我愿意站在他的角度为他各种想。想的多了,自然也就理解的。其实我也有冲动的时候,那天你大哥让公公送来离婚协议书的时候,我不淡定了。我冲进他的病房,大骂了一番。”

她又笑,“你大哥是眼睛看不见的,他若是看见,估计要把我当泼妇了。我猜我发脾气的样子,肯定是难看。”

左轮被她的玩笑逗的轻轻扬唇,来之前他一直挺担心小嫂子的情绪的,现在看来小嫂子心态挺好。他也能稍微放心点了。

陶笛想到一件事,又问道,“之前绑架我的那帮人查出线索了吗?”

左轮摇头,“还没有。”

提到这件事,他就觉得有些伤脑筋。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动了很多脑筋,从各个层面下手,可是一直都查不到一点线索。那两个人,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陶笛有些犹豫的蹙眉,“……”

左轮看出她的异样,直白道,“小嫂子,你有什么话就直说。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我也是真心把你当自家嫂子看待的。”

陶笛想了想,道,“其实,我是想提醒你从筱雅申城父亲的方面入手。因为……我也不知道你相不相信,因为我已经知道筱雅其实对你大哥还是有幻想的。可能你也不会相信的,因为你从小就认识筱雅,不相信她会变得那么复杂……”

左轮伸手,打断她,他理智道,“小嫂子,我左轮在大是大非面前也是个绝对理智和谨慎的男人。你刚才提醒我的那一点,我也早就想到了。所以这次的调查也有从筱雅父亲那边入手,可是还是毫无线索。”

虽然他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可是听他这么说,陶笛还是蛮感激他的,“谢谢你,真的。”

左轮笑了,“跟我客气个什么劲?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陶笛微笑,“嗯,大恩不言谢。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小嫂子帮忙的,小嫂子也会像是女汉子一样为你赴汤蹈火的。”

左轮又扬唇,“好。这话我可放心里了。我这只单身狗就交给你解决终生大事了。”

陶笛挑眉,“你倒是挺会顺杆爬的?”

左轮邪魅道,“必须的。”

陶笛难得跟人聊天,忍不住话多了几句,“对了,跟犀利姐怎么样了?”

迎着阳光,左轮的眸底闪过一抹暗伤,语气还是那般,“不怎么样。”

陶笛打趣,“抓紧啊,我跟你大哥都等着参加你们婚礼呢。别让我们失望,等着呢。你大哥那时候估计也能看见了,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去参加你婚礼。”

“一言为定!”左轮忍着心底的涩然,点头,又喃喃道,“小嫂子你说的对,我大哥一定能再看见的。”

陶笛坚定不移,“没错!”

从陶笛的病房出来,左轮跑到吸烟地点连着抽了三根烟,然后走进季尧的病房。

季尧听到脚步声已经不像最初那样的暴躁了,他现在很沉默。沉默的让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风暴气息……

左轮走进去之后,径自在椅子上坐下。

季尧没赶他,他也没说话。

大概一分钟后,左轮才开口,“哥,你这离婚这事做的不对。真不对,我思来想去,你这个决定真是错的离谱。”

他的口气还是一贯那样的放荡不羁。

季尧听了,眉头拧紧,“滚!!!”

左轮也不生气,稳稳的坐着,“我以为我今天来,你肯定比前两天冷静点了。怎么还这幅吊样?烦不烦人?整天滚啊滚的,我又不是皮球,怎么滚啊?烦死个人嘞!”

他这幅不着调的腔调,让季尧有脾气也堵在心口发不出来了。这小子对他没有同情,没有怜悯,还是跟以前一样欠揍。

左轮见他不说话,又继续道,“大哥,我现在跟你说说你离婚这件事错在哪里了哈。离婚应该是两个人感情破裂才做出的选择,可你根小嫂子感情破裂了吗?你们破裂了吗?”

季尧的拳头握紧……

“很显然,你们感情很深。那你又凭什么跟人家离婚?小嫂子还怀孕呢,你怎么忍心的?你这心到底是咋长的?你都不知道小嫂子气的啊,差点流产……”左轮故意顿了顿。

果然,季尧紧张的拧眉,“你说什么?”

他的嗓音沙哑不已,充斥着紧张。

左轮又扬唇,“瞧你这紧张的模样,明明就是很担心,很紧张。那还离什么婚??”

季尧这才意识到自己着了他的道,再一次沉声道,“滚!立刻!!”

“好吧,我知道你这种闷骚的人,肯定是觉得无法面对小嫂子才离婚。你是不是整夜睡不着,还想了很多?想到自己以后看不见这个世界了?以后不能给小嫂子幸福了?我现在就要好好给你念叨念叨着洗洗脑,穷人说,有钱就是幸福;瘸子说,能走路就是幸福;乞丐说,有饭吃就是幸福;病人说,健康就是幸福。光棍说,有老婆就是幸福。所以说,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都不一样。”

“其实啊,幸福是一种心态,幸福是一种满足,幸福是一种领悟。幸福是风雨中的淡然,幸福是生活中的沉淀,幸福是大风大浪中的依赖。你不是小嫂子,你无法代替她去感受幸福。她觉得能跟你在一起,就是一种幸福。懂???”

季尧握紧拳头,陷入了沉默。

左轮趁热打铁,“所以哥,我真心觉得你就是一个有理智没情商的人。有些行为听上去好像是大义,其实就是自私。你以为离婚你就不用面对小嫂子了?你以为离婚你就解脱了?可你有没有想过,离婚对小嫂子的伤害和打击?你给了她那么多财产,可你却忽略了最基本的。小嫂子其实最需要的是你的怀抱,你好好想想吧。我先走了。”

他出了病房,暗自捏了一把汗。

其实,他哪能说出那么多大道理啊?刚才在抽烟的时间,关于幸福的定义,他是拿手机出来百度的。他这个人从小语文就不好,为了大哥,硬是在最短时间内把那篇幸福的定义背了下来。

看大哥的反应,似乎是有所震撼的。

这也不枉费他装了一回文化人……

————

深夜,季尧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其实,夜晚和白天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他每一天都会失眠,每一天都会疯狂的思念陶笛。

可他真的无法面对她,他的世界一片黑暗,他的人生也一片黑暗了。

他固执的认为,放手其实也是一种对她的呵护和疼爱。

左轮说她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在一起,可即使他们在一起。他看不见她了,生活上也会有很多不便,他要怎么面对她心疼又无奈的模样?

一开始可能她不会介意,可是他一辈子看不见,她能一辈子不厌烦他一个瞎子吗?

他是个理智的人,考虑问题也很理智。

人有时候沉浸在自己的思维当中。就仿佛是钻进了死胡同一样,怎么都走不出来。

即使有人拉他出来,他也不想出来。

半夜,病房的门被人轻轻推开。

季尧没睡,他感觉到动静之后,就下意识的蹙眉。

他以为是陶笛,嗓音很低沉,也很压抑,“谁?”

很意外,来的不是陶笛。

而是筱雅。

筱雅轻轻的上前,小声道,“尧哥哥,是我,小雅,我不是嫂子。我睡不着,我知道你也睡不着,想来陪你聊聊天。”

季尧抓紧床单的手指这才松开,僵硬的肌肉也松懈了几分。几秒后,他冷道,“回去吧,我累了。”

筱雅一下子抓紧他的大手,“尧哥哥,你别这样。我们从小感情就那么好,我那么了解你的性格。我知道你一定很难受,我也听说了你要离婚的决定。你放心,我不是来劝你的不离婚的。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是第一个支持你的人。”

季尧楞了一下,没说话。

筱雅又轻声道,“尧哥哥,你别赶我走。你先听我说好吗?我知道你这样的性格,出了这样的事情,肯定想离婚。我支持你,换做我,我也会义无反顾的离开顾凯泽,不愿意耽误他的幸福。”

季尧呼吸沉重起来,像是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筱雅在他身边的位置坐下,“尧哥哥,我理解你,支持你,甚至愿意帮助你离婚。我不忍心看见你在婚姻中自卑,敏感,痛苦。好不好???”

季尧终于开口了,“怎么帮?”

筱雅小脸上闪过一丝喜色,“我有办法帮你离婚的。只要你相信我,我可以帮你的。”

…………

等到她跟季尧聊完了,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她走出季尧的病房,原本走路不太利索的她,这会再也感觉不到腿上伤口牵动的疼痛了。

在走廊上,她仰望星空。

今晚天气很冷,夜空中飘落着大朵的雪花。

今年似乎特别冷,总是下雪。可她这会一点都感觉不到冷意,心情好到极点。

这些天积压在她心口的淤积,瞬间都清除了。

她甚至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之前的雾霾都不在了。

尧哥哥这一次铁了心的要离婚,这对她来说真是一个机会。之前,姑姑说尧哥哥瞎了的时候,她还是蛮难受,蛮伤心的。

可是转念一想,尧哥哥瞎了也许是个机会。

这不,机会真的来了。

尧哥哥一定能在她的帮助下,顺利的离婚,等到他离完婚之后。她再带他去美国治疗,相信他的眼睛一定可以恢复的。

即使尧哥哥的眼睛,一辈子不能恢复。那她也认了。她想要嫁给尧哥哥,嫁给他的身份,嫁给他的背景。当然,她也爱尧哥哥。

她就这样,站在走廊上畅想连篇,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身后闪过的那抹身影。

第二天,陶笛听到护工传话。

说是季先生请她过去聊一聊离婚的事情。

陶笛就去了,她自然不是跟季尧聊离婚的,她只是想近距离的见见他。好好的看看他,缓解一下相思之苦。

她还没走近,就听见病房内有人在聊天。

仔细一听,是筱雅的声音。

筱雅的声音本身就让她挺反感了,再加上聊天内容,让她听了证人都感觉不好了。

“尧哥哥,其实我一直忍着没问你。现在你都决定离婚了,我才大胆的问一下。如果嫂子肚子里没有怀上宝宝,你肩上不需要承担那份责任,我们可不可以回到从前?就像之前一样?”

里面的季尧楞了几秒,没说话。

筱雅又小声的催促道,“尧哥哥,是不是我这个问题有点不合适?”

季尧答,“不是,我之前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筱雅又轻笑道,“嗯,我明白的,我的尧哥哥虽然很聪明,可是情商却不高的。那么,你现在冷静下来好好的考虑一下我这个问题。如果没有宝宝,我们会重新在一起吧?”

陶笛全身的血液都上涌了起来,脸色涨红一片,握着门把的手指也生气的颤抖起来。

“你考虑一下。”

“吃橙子吧,这个新鲜的橙子,很甜。”

大约过了两分钟,季尧开口了,“会。”

他的声音没有一丝犹豫。

筱雅又笑,“真的吗?”

“真的!”季尧又答。

筱雅语气有些欣慰,“我就知道我的尧哥哥心里一直还有我,曾经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我忘不了,你也一定忘不了的。别看你平时很冷漠的样子,其实我了解你,我知道你很重感情。也正因为我了解你,我知道你把责任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我回来之后真的没想过要破坏你们的幸福。可现在你们要离婚了,我在想这大概是老天爷给我的机会。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是吧?”

季尧没说话……

筱雅又柔柔道,“尧哥哥,还记得你以前每天都会跟我说爱我吗?你是不是从来没跟嫂子说过爱这个字?”

陶笛身子僵硬着,热血直冲脑门子,实在听不下去了,一脚踢开病房的门,冲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