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让我羡慕一下子!/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陶笛的突然出现,病房内的筱雅表现的有些意外。

倒是季尧还是面无表情的坐着,他的眸光还是一片荒芜的空洞。身后,窗外有斑驳的光线折射在他身上,忖的他格外的高大光耀。

即使他的眼睛看不见,可他身上的魅惑力还是无法遮挡的。

筱雅看他的眼神里依旧带着迷恋,小脸上那一丝意外闪过之后,她很快就淡定了。转眸,看着怒气冲冲的陶笛,轻声唤道,“嫂子,你进来怎么不敲门?我跟尧哥哥正在聊天,吓了一跳。”

陶笛此刻胸腔内怒火肆意,肚子里的宝宝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情绪,有些不乖的踢了踢她的肚皮。在气头上的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冷道,“吓你一跳?怎么不吓死你呢?”吓死倒好了,省的她一直来作妖!

筱雅脸色一白,有些委屈的蹙眉,还是忍着不悦,轻声道,“嫂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算了,看在你要跟尧哥哥离婚心情不太好的份上,我也不跟你计较那么多了。”

陶笛眼底都快喷火了,这筱雅真是要成精了。明明一直作妖的就是她,她还能装的跟一朵无辜的莲花一样。

她看向季尧,季尧一直没有面部表情,也没有什么反应。

筱雅又连忙伸手,“离婚协议呢?嫂子,离婚协议你签好字了吗?给我吧?”

陶笛骂道,“离你大爷!谁说我们要离婚了,我们不离婚,你也趁早死了那份心吧。”

筱雅被骂的这么直白,有些难堪,不过她一点都不觉得委屈。因为她早已跟尧哥哥商量好了,她此刻委屈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她柔弱道,“嫂子你怎么越说越难听了,你不是来送离婚协议的?我听尧哥哥说季叔叔已经把离婚协议交给你了,你没签字吗?”

陶笛直接伸手将手中的餐盒扔了过去,她现在是怎么舒服怎么来?筱雅一直装白莲花。那她就受着吧。

餐盒里面装的是她亲自回家去给季尧蒸的水晶饺,里面放的是虾仁馅,是他爱吃的那个味。她为了他能吃的开心点,连饺子皮都是自己人工擀出来的,没有直接买市场上那种饺子皮。

可是这会,她真是有一种自己真心喂了狼的冲动。

她砸过去的时候,筱雅没躲。

她果然是朵白莲花,眼睁睁的看着餐盒往自己脑门上飞。

餐盒开了,里面的水晶饺撞到她脑门上,然后掉在地上。餐盒里面有些许饺子里面流出来的汤汁,也洒到了她脸上。顺着脸颊,一路蔓延而下,看上去很是狼狈。

筱雅下意识的惨叫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脸颊。发丝上都沾上汤汁了,样子让人不忍直视。

陶笛心底痛快了点,冷笑,“怎么不躲?故意装可怜?筱雅,我告诉你,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跟季尧离婚的!”

筱雅眸底闪过一抹恨意,不过,她也不生气,只是淡然的抽出纸巾擦拭脸颊,弱弱的道,“嫂子,你有脾气不要对着我发,是尧哥哥坚决的要跟你离婚。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破坏你们,你别对我有敌意。”

季尧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放在被子里面的一直手长指慢慢的收紧。

“你有没有想要破坏,你心里清楚。不过,我要提前告诉你,你怎么样都没用。”陶笛说的也是斩钉截铁。

筱雅叹息,声音更加小了,像是有些同情道,“嫂子,你现在跟尧哥哥还没离婚,所以我还是要尊重的叫你一声嫂子。可是,也请你自重。既然今天已经这样了,不如我们就把话说开吧。我没想过破坏你们,可是我知道尧哥哥的心里一直都有我。你这么生气,这么冲动,可能就是因为听到我跟尧哥哥的聊天内容了吧?”

陶笛深呼吸,“听见什么?听见你怎么作妖吗?”

筱雅有些挑衅的看着她,“我没有作妖,是尧哥哥亲口跟我说如果不是因为要对你肚子里的宝宝负责他会选择继续跟我在一起的。我也了解尧哥哥的为人,所以我从来没逼过他。现在他眼睛看不见了,他觉得自己无法承担责任了,他主动选择离婚。他刚才也承受他心里还是有我的,这些你其实都听见了。可你却还是要自欺欺人吗?”

陶笛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她并没有相信她的话,她只是凉凉的反问,“这不是作妖吗?你确定?”

筱雅又再度装作很无奈的叹息,“嫂子,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自欺欺人?我现在问你,大哥跟你结婚这么久,有说过爱你吗?你仔细回想一下。他有说过吗?”

陶笛不用回想也知道,季尧的确是没有对她煽情直白的说过爱这个字眼。心底有些密密麻麻的难受,不过,她还是冷声回道,“那又怎么样?他的性格比较高冷,从来不懂煽情,也不会煽情。还有,我从来都觉得爱是行动表达出来的,不是口头表达出来的。”

筱雅若有所思的道,“我不能说你的观点是错误的,可我想告诉你的是。爱情这种东西真的可以因人而异,你说尧哥哥不懂煽情,不会煽情,可他为什么对我什么都懂?曾经,他每一天都会跟我说爱我。即使我们不能见面,他也会在短信中跟我说爱我,说晚安。你自己想想看,这是不是爱的深度不同?或者更加直白的说,你们是闪婚,尧哥哥根本就没爱过你!”

陶笛忍不住怒吼,“你够了!筱雅你真的够了!”

筱雅无奈的看着她,“嫂子,你签字离婚吧。何必要弄的自己这么尴尬?有句话说的好,好聚好散。你不想离婚没错,可尧哥哥想离婚也没错,你何必硬是这样纠缠着?这样大家都累,不是吗?”

陶笛肺叶都被气的冒泡了,再也控制不住的上前狠狠地扇了筱雅一个耳光,“我让你闭嘴!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论四?”

这一巴掌扇的筱雅一个踉跄,撞到了身后的柜子上面,柜角撞到她的腰肢,疼的她倒吸了一口气。

陶笛这一次的力道不比上次在别墅里那次小,直接扇的筱雅好半响都没有回神,只喃喃的捂着脸颊。

啪——

陶笛又是一巴掌扇了上去,扇在她的另外半边脸颊上。她喜欢装白莲花,那她就给她机会让她装下去吧。

这一次,筱雅有点沉不住气了,连续被扇了两巴掌。疼的她不停的倒吸气,这两巴掌最重要的不是疼,而是屈辱。陶笛这个贱人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扇她耳光?

她冲动之下,扬起手臂,想要还手。

陶笛故意叫道,“想打我?”

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的季尧,在听到陶笛这句话的时候,眉头轻微的蹙了蹙。

筱雅是个何其聪明的女人,她也注意到季尧眉宇间的变化了,她连忙收手,然后一脸无辜的道,“我怎么能动手呢?我是不会对你动手的嫂子,我没你那么失态,我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有分寸的。”

陶笛看着她嘴角渗出的血迹,心底冷笑。白莲花继续装,看看能装到什么程度?

筱雅顾不上擦掉嘴角的血迹,就看着季尧。柔弱的道,“尧哥哥,有些话你还是自己跟嫂子说清楚吧?我说了嫂子还是固执的不相信,她生气的都对我动手了。我被她打的嘴角都流血了。”

她知道季尧看不见,所以故意这样说。

陶笛也把眸光移向季尧,深呼吸,嘲讽道,“正好,我也听听你是怎么对筱雅说爱她的。季尧,你再说一次我听听?让我见识一下你们的感情深度吧?”

季尧的脸色有些紧绷,空洞的眸子微微的眯起。

筱雅有些急了,“尧哥哥,既然嫂子想听。你就说一次给她听听吧,刚好可以让她死心。你再说一次爱我。好吗?”

其实,季尧从来没对她说过爱这个字眼。即使此刻是演戏,她觉得听到那三个字,也是一种安慰和满足。

毕竟,那三个字真的是她一直以来的心之所向。

陶笛一直那么看着季尧,“说吧,说出来让我羡慕一下子。”

季尧却一直没开口,脊背紧绷。

筱雅更加着急了,走到他边上撒娇,“尧哥哥,你快点说好不好?我知道你是个内敛的男人,可你不说嫂子不会死心的,你说了嫂子就能跟你离婚了!你就不用承受那么多了!”

季尧手指一点一点的收紧,指尖泛白。他的眼前虽然是一片漆黑,可他能感觉到陶笛目光如炬的看着他。

他从来没说过爱这个字眼,如今要他当着陶笛的面,对筱雅说我爱你这三个字。

他潜意识的很难接受,很难开口……

陶笛等的久了,沉声道,“说不出来,还是不要勉强了。”

终于,她话音落下,季尧像是从挣扎中幡然醒悟一般的哑声道,“我爱你!!”

他说出了这三个字,表情还是淡淡的。

筱雅这下子得意了,她有些趾高气扬的道,“怎么样?听见了没?嫂子,尧哥哥是爱我的。你签字离婚吧。让我们这两个命运坎坷的人能够永远在一起。”

陶笛的心口像是被人砍了一刀,她看见鲜血直直的往外喷。她却是忍着心底的千疮百孔,坚定道,“我不信!我一点都不信!!”

筱雅无奈的扶额,“嫂子,你怎么就这么固执?你这样已经有点偏激了?到底要怎么样你才相信?要不要我现在说点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给你听?”

陶笛随手拿起边上的靠枕,然后就往季尧头上砸,她失控的吼,“季尧!你这个懦夫,你看不见了又能怎么样?为什么一定要离婚?还要想出这种龌蹉的招数来逼我离婚?”

筱雅连忙挡在季尧面前,心疼道,“嫂子,你这是干什么?尧哥哥身上还有那么多伤,你怎么忍心这样打他?你别砸了……”

陶笛眼底两道火焰很是明显,她把燃烧的眸子移向筱雅。

筱雅莫名的被她身上那股膨胀的气焰给震慑的微微一怔,她似乎是想不到较小的陶笛能爆发出这样的怒气,像是要把病房都给燃烧了一样。

陶笛转而将抱枕往筱雅身上砸,一边砸,一边怒骂,“我不砸他就砸你,反正你这朵白莲花也欠揍。你们以为你们整出这样的招数,我就能相信了?我不信,我就是不信。”

筱雅被她砸的一边躲闪着,一边解释,“嫂子,我说的是实话,你怎么就这么固执?”

“呵呵……”陶笛冷笑,“是实话吗?你真是好笑的很。是谁昨天半夜睡不着跑来这里作妖出这些主意的?又是谁昨天大半夜激动的睡不着觉,站在外面看雪看了一晚上?筱雅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心底的得意,你是不是以为这样一来,我肯定会同意跟季尧离婚的?我告诉你,我不会的!我陶笛不傻,不会上你当的!!”

季尧刚毅的五官,终于有一丝情绪闪过。昨天半夜筱雅来了,陶笛居然知道?这说明,她每天晚上都会来病房?

筱雅也是微微一怔,她没有想到自己昨晚上的行踪被陶笛看见了。不过,她只是一瞬间的惊讶,很快就为自己找到了说辞,“好吧,既然被你看见了。我也不狡辩了。昨天夜里我是真的来找尧哥哥了,那是因为我不放心他。我来之后,也才知道尧哥哥也正在想着我失眠中……”

“闭嘴!不管你怎么编故事,我都不信!!!”陶笛狠狠的下手砸着筱雅,虽然枕头砸的不重,可也算是在出气。

砸的累了,她又指着季尧的脑袋骂道,“混蛋!季尧你混蛋!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同意跟你离婚了,你休想!你为什么要这么逃避?为什么要把我跟孩子往外推?你曾经说过会让我幸福的,你现在却要跟我离婚,我还能有什么幸福?你真是让我很失望,你让我失望的不是你眼睛看不见了。而是你为了跟我离婚,居然丧心病狂的对筱雅说爱这个字眼?你知不知道你其实是玷污了这个字眼?”

季尧一动不动,将所有的情绪埋在心间。他听到她悲痛的吼声,听到她急促的喘息,一次又一次想要冲动的将她搂进怀中。可他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这种冲动,想到以后,他还是无法面对她。他看不见她的美好,看不见她的可爱,甚至看不见她热忱的眸光了,更加看不见他们宝宝可爱的样子了……

他好痛……

就在这时候,筱雅突然又心生一计,她凑上前,主动亲吻住季尧的薄唇。

季尧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她,可是她却很固执的亲吻着他……

一瞬间,病房中被人按了暂停键,一切都静止了。

季尧身姿僵硬……

陶笛手中还举着靠枕,就这样僵在半空中举着————

眼前的画面。折磨着她的每一寸呼吸。

她甚至都快不会呼吸了,只喃喃的张着嘴巴。

筱雅很用力的吻着,尽管季尧没有任何回应,可她吻的很投入,很享受。

她心里清楚,这种时候季尧一定会配合她的。

她本身也很渴望这个吻,渴望了很久很久……

所有的渴望爆发出来,自然是不可抑制……

陶笛看不下去了,心口那密密麻麻的疼痛折磨的她脸色惨白一片。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人拿着毒液倒在她心底那张交织的网上。毒液渗透到她的五脏六腑,这种感觉罄竹难书。

“够了!!”

她不知道怎么找回理智了,尝试了几次,才发出这两个字。

筱雅却还是没有结束这个吻……

陶笛清澈的眼眸中弥漫了一层水雾,她再也承受不住的松开手指,手上的抱枕掉在地上,她一字一句的颤音道,“季尧,算你狠!你别后悔!!”

她匆匆跑去病房,轰的一下子关上房门!

那轰的声音,像是一把斧头劈在季尧的心头。

他整个人一个激灵过后,猛然推开筱雅。

那动作决绝的像是要把她推出病房,推出他的世界。

筱雅猝不及防,竟被他推到地上,脊背狠狠地抵在墙壁上。两只手,还按在了刚才陶笛砸在地上的水晶饺上面,脏兮兮黏糊糊的,整个叫她呕心的拧眉。

她受伤的看着他,嗫嚅了一句,“尧哥哥……”

季尧看不见,却是下意识的摸柜子上放的纸巾,抽出几张,有些胡乱的擦拭着唇角。

筱雅之前心底的得意,在看见他这个动作的之后,眼睛竟有些酸涩的发涨。

他这是嫌弃她?

嫌弃她的吻?

嫌弃她的口水?

季尧将自己的唇瓣擦红了,才狠狠的将纸巾扔掉。

筱雅只能狼狈的从地上起来,她低声道,“尧哥哥,你刚才弄疼我了。我亲你,其实是想帮你离婚……”

季尧突然不想听她说任何话,他沉声道,“帮我打电话给女佣!”

筱雅蹙眉,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女佣干嘛?是想要女佣好好照顾陶笛?

虽然是不情愿。可她终究还是拨通了女佣的电话,电话通了之后,她交给季尧。

季尧只沉声命令,“照顾好陶笛!”

挂了电话,他将手机丢到一边,然后冷道,“你先出去!!”

筱雅其实还想跟他多待一会,可是她现在还不能太过明显的表明自己的心思,只好乖乖的道,“好,那你好好休息。”

————

陶笛跑出病房后,回了自己的病房。

她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不哭不笑,不吵不闹。也声不语。

就这样呆滞的坐着,女佣接完了季尧的电话后,寸步不离的陪在陶笛身边。

她之前是陪着陶笛去季尧病房的,虽然没有进去,但是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她很担心陶笛,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默默的陪着她。

陶笛就这样一直呆滞到了中午,突然站起来。

女佣连忙问,“少奶奶,你要去哪里?”

陶笛面无表情的回答,“回家。”

女佣有些惊慌,“啊,现在回家吗?可医生说你还不能出院呢,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冲动好吗?”

陶笛一边给自己换上厚厚的羽绒服保暖,一边干脆道,“我没打算出院,我现在要回天琴湾的家。回家一下子,顺利的话晚上就回来了!”

女佣有些不明所以,一边帮着动作有些不便的陶笛穿衣服,一边紧张问,“少奶奶,那你这是要回去干吗啊?天琴湾那边的家,好久都没人住了,你现在回去干嘛?”

陶笛又道,“你先别问那么多,先陪我回去那边。”

女佣见她让自己陪着,也就稍微放心点了。“好,好,我先不问。”

陶笛特地让女佣带上手机,走到病房门口,想了想,又让女佣帮她拿了一条毛茸茸的围巾围上。总之,现在天气寒冷,保暖工作要做好。

等到回到天琴湾的家,女佣还是忍不住问,“少奶奶,咱们这是要回来干什么啊?是拿东西?还是打扫卫生啊?”

陶笛不假思索,“跳楼!”

“啊!”女佣手中的包包都掉在了地上,“少奶奶,可不能瞎说!”

然后。她就紧紧的拉着陶笛,深怕陶笛真的想不开。

陶笛看着她着急的样子,倒是忍不住笑了,竟有心情开了句玩笑,“看来你对我是真爱,真是挺紧张我的。”

女佣都快被吓哭了,“少奶奶,不带这样吓人的。咱们到底回来干嘛?”

陶笛开启一本正经模式,“真的回来跳楼!!”

女佣顿时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陶笛见了,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道,“放心,当然不是真的跳楼,只是演戏而已。”

“演戏啊?”

“是!”

“哪有演戏跳楼的?太吓人了。”

“那也是被逼无奈。”陶笛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问,“你也知道我跟季先生的感情,所以你觉得我能同意离婚吗?”

女佣坚定的道,“那肯定不能同意!少奶奶这么善良,这么重感情的人,怎么可能因为季先生眼睛暂时看不见就离婚?”

“所以啊,我是被逼的。”陶笛一边“踩点”,一边跟女佣解释,“现在季先生逼着我跟他离婚,我必须要想点办法反击了。”

女佣终于懂了,“喔,我明白了。少奶奶是假装跳楼,想要逼得季先生放弃离婚是吧?”

陶笛点头,“差不多是吧。总之,你一会多配合我就行了。”

“好,好,我一定配合你。”

陶笛果真是坐在了自己家的阳台上,两只脚垂在外面,看上去的确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还真别说,幸亏她想的周到一点。穿了厚厚的羽绒服,裹了围巾,不然这大冷天的她还真是遭罪。

她准备工作做好了之后,就给季尧打电话。

毫无意外的,季尧不接她的电话。

她又吩咐女佣打,女佣打的时候季尧那边已经关机了。

陶笛蹙眉,这个混蛋,还真够倔的。

幸好她早有防备,她又打电话给左轮。

左轮的电话通了之后,她直接让女佣说话。

女佣按照她的吩咐,对着电话哭喊道,“左先生,你快点帮帮忙好不好?你快点啊!”

左轮正在餐厅用餐,接到这个电话,立刻紧张的站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少奶奶想不开了,少奶奶要带着肚子里的宝宝一起跳楼。少奶奶说她宁愿跳楼死,也不愿意离婚。你快点帮帮忙好不好?少奶奶给先生打电话,先生不接还关机了,我这边只能紧紧的拉着少奶奶……我快顶不住了……”

左轮一听,立刻紧张了,“我马上就来!”

“你得把季先生一起找来,少奶奶绝望了,只有先生才能劝说的了啊!!!拜托你了!!!”

左轮挂了电话,就直奔仁爱医院。

季尧病房的门,被一脚踹开了。

彼时,他正孤寂的站在窗边。

左轮火大的很,直接上前将他推到一边,“季尧,你个混蛋!!我跟你说那么多,都不惜装文化人了,你就一点感触都没有?你还想要离婚?你怎么就这么不听劝?你忍心抛下她跟孩子?”

季尧不说话,沉默。

左轮拎着他的衣领,“走,跟我走!!”

季尧蹙眉,沉声道,“松手!!”

“松你妹啊!!小嫂子现在要跳楼,她生无可恋了!你还不去?你是要看着她跟肚子里的孩子一尸两命是不是?”左轮猩红着双眸,咆哮着。

季尧的身子踉跄了一下子,喃喃的重复道,“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你快把你老婆孩子逼死了,你满意了?”

季尧倒吸了一口凉气……

————

在去往天琴湾的路上,左轮开车,季尧坐在副驾驶座上,一直不停的催促他开快点。

季尧是越来越不淡定,一分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可左轮却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他前前后后联想了一下。觉得小嫂子真的跳楼自杀的可能性并不大,小嫂子那么坚强,那么勇敢的人怎么可能选择自杀?

所以,唯一的解释应该是在演戏。

小嫂子大概是用自杀。来逼得大哥放弃离婚吧?

这么想着,他就给小嫂子发短信了。

语气一如既往的不羁,“小嫂子,你不地道。演戏这种事,怎么能少了我的配合?”

果然,那边的陶笛很快回复,“你机灵点,别给我演砸了。OK?”

“OK!!”

回了短信之后,听着边上男人在催促他开快点。

他忍不住怒道,“不是已经决定要离婚了?还那么紧张那么着急干什么?”

季尧没说话,可是车厢内已经弥漫上了一层寒彻气息。

左轮不怕死的继续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这下子,季尧怒道,“你他妈快点!!!”

左轮闭嘴。却忍不住偷着乐。

也亏得只有小嫂子能想出这样一招了,就冲大哥这着急的样子,等会到了现场肯定分分钟溃不成军!!!

刚到天琴湾小区,左轮就看见一帮居民在对着楼上指指点点的。

他一抬头,就看见陶笛两只脚悬在半空中。

麻蛋,乍一看,还真是挺吓人的!!!

因为季尧看不见,所以刚到小区,左轮就滑下车窗,好让他听见周围居民的议论声。

“看……那个女人想不开了要跳楼了。还是个孕妇啊!”

“那是20楼的,叫小笛,我们一个单元的。那么好的女孩怎么会突然要跳楼啊?”

“谁知道呢?小笛搬出去住了好久,突然一回来就要跳楼。20楼啊,可吓人了。”

“报警了没有?有人报警了吗?”

“听说小区保安报警了,这女孩看上去那么年轻……要是真的跳下来可是一尸两命。太可惜了!!!”

“唉……”

有一个之前跟陶笛关系相处的挺好的邻居,都急的哭了,“我可怜的小笛啊,那么可爱那么善良的一个姑娘,怎么好端端的就想不开尧跳楼了?真实可惜的很!!”

季尧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打手攥住了,心脏都被捏成几瓣了。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只剩下慌乱。满世界的兵荒马乱,脑子里只有两个字。

跳楼……

跳楼……

陶笛怎么会要跳楼?

他还没有下车,就摸索着左轮的衣领,一把揪住,“你他妈快点带我上去!快!!!!”

他没有焦距的眸光猩红一片,猩红的像是染了鲜血一般的骇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