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没你不行!/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跟季尧两个人搬到别墅之后,就一直忙忙碌碌。

很少有时间回天琴湾这边的爱巢回味一下曾经的温馨生活,这一次刚好借着这个机会,两个人吃完了晚餐后,就一直窝在阳台的摇篮椅里面。惬意的摇曳着,轻轻的诉说彼此这几天的思念。

当然,他们的相处模式没变,还是陶笛说的多,季尧听着偶尔说一两句。

在这套小房子里面,曾经闪婚的那些点点滴滴蜂拥而至,占据着两个人的心灵。

拥有着彼此的现在,再回忆着彼此共同的过去,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晚上十点,直到医院那边的主治医生打来电话,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回去。

很奇怪的是,陶笛跟季尧之间就是有一种无形的默契。

季尧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是在陶笛轻声的提醒后,步伐平稳。方向准确。

不知情的人,完全看不出他眼睛看不见。

而一直陪着他们的女佣,早已练就了常人不能及的特殊功能。

这种功能就叫做————两位小主需要的时候她随时出现,两位小主不需要的时候她随时隐身。

陶笛将季尧送到VIP病房门口,柔声道,“你先进去。”

她转身的时候,季尧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刚毅的五官闪过一丝不满,嗓音霸气无比,“去哪?”

陶笛原本只是想着回自己的病房收拾一下,可看他这着急的样子,忍不住淘气道,“当然是各回各病房,各自休息。某些人之前就不准我踏进这病房一步的,我那么乖,肯定要听话啦。”

季尧额前闪过几条黑线,这女人还挺记仇的。他之前说的说,她都还记得。不但是记得,还拿出来刺激他?

他逼近了两步,身上那股霸道的王者气场更加明显,“不准!”

陶笛故意无辜的眨巴着眼眸,问,“怎么了嘛?听话也是一种错吗?老公,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讲道理?是你不准我进你病房的,好了,已经很晚了。明天你还要配合医生乖乖治疗,今晚早点睡。我么么哒一个。晚安哦!!”

季尧不由分说的将她抵在墙上,然后强势的吻裹着他的深情,猛然袭来。

陶笛被他这狂野的架势给弄的有些懵懂,只有些懵懂的睁大眼睛盯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俊脸。

感受着男人唇瓣的那些深情和炙热,她的心都快被熨帖的融化了。

季尧本是一个简单的惩罚般的吻,可薄唇轻轻的碰触到她柔软的唇瓣时,那种温柔的仿佛云端漂浮的感觉让他失控的刹不住车。

女佣在这种时候,自然是用最快的速度开启了自己的特异功能。该隐身的时候,坚决隐身。

陶笛被晕的脸颊通红,理智都不存在了,身子软绵绵的,两只藕臂本能的勾住他的脖子。

气息早已慌乱不已,水眸也莹然一片……

终于,季尧在两个人胸腔内氧气快要耗尽的时候,才终于舍得松开她。

陶笛粉嫩的唇瓣还沾着他疼惜爱怜的痕迹,微微嘟着红唇,勾着他的脖子,就这么如痴如醉的凝视着他。

眸底。一片棉花般的柔软深情……

这一刻,她真的像要把这个倒影在眸底的男人,刻进自己的骨髓当中。

陶笛六个月的孕肚已经很明显了,这个圆圆的肚子抵着季尧的腹部。也正是因为有这圆圆的,紧绷的触感,他们的幸福才更圆满了一点。

她肚子里的小宝宝,似乎是感受到了妈妈的情绪,竟也调皮的在肚子里欢腾的踢着。

这么明显的胎动,让陶笛的眼眸晶莹的眨了眨,甚至有些激动的叫了一声,“宝宝又踢我,怎么这么调皮?”

季尧也感受到了宝宝的调皮,那么明显的胎动,深深的震撼着他的心脏深处。第一次,他清晰的体会到原来生命孕育的过程是这么的神奇。

有一个属于他和她的小生命,正在茁壮成长。

他的心跳有些加速,呼吸也有些急速。大掌顺着小家伙刚才调皮的那个地方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动作小心翼翼中满是珍爱和呵护。

小家伙像是有感应一般,又很给力的踢了他两下。

一股奇异的悸动,从他的掌心一直蔓延到他的心口。

他竟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调皮……可爱……真的很可爱。”

陶笛笑了,笑着将小脑袋埋在男人的胸口,软绵绵的道,“是啊,当然可能。因为他的妈妈很可爱,可爱是一种优点,会遗传的。”

季尧抬眸,捧着她的小脸,高挺的鼻梁抵着她小巧的鼻翼,突然由衷的说了一句,“萌宝宝,谢谢你。”

陶笛又一瞬间的茫然,“干嘛突然跟我说谢谢?”

季尧扬唇,一只手禁锢着她的后脑勺,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肚皮,疼惜道。“谢谢你,一直的坚持。谢谢你,没有放弃我。谢谢你,这么辛苦的孕育我们的宝宝。”

正是因为他不习惯煽情,也不懂煽情,所以他此刻说出来的话全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

没有一丝酝酿,没有一丝的犹豫,就那样情不自禁的说了出来。

陶笛的心底像是有一瓶白白的牛奶打翻了,甜甜的。白白的牛奶覆盖着她的心房。心底暖暖的,眼眸也涩涩的。她感动的吸了吸鼻子,“老公,我爱你!”

“老婆,我也爱你!”季尧情不自禁的对着她坚定道。

陶笛笑的更开心了,之前不管承受了什么,经历了什么,这一刻那些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值得的。

风雨过后才能见彩虹,有所经历和沉淀的感情,那是刻骨铭心的。

在缠绵过后,她恋恋不舍的从他的怀中起身,可是手臂却被男人强势的拉住,“不准走!”

陶笛看着自己的手臂,甜蜜的笑了。

季尧的嗓音霸道,又透着几分怜惜,“陪我,睡觉。没你不行!”

陶笛听的不光是心都快融化了。就连人都快要融化了。是以,她也不忍心逗他了,在他的脸颊上面印上一吻之后,她哄他,“老公,你先放手,别闹。我是回自己病房把东西收拾一下,马上就回来陪你。”

季尧却一点也不松懈,他智商高,一瞬间就已经想到了办法,“让女佣去收拾。”

陶笛有些汗哒哒,“还是我去帮着一起收拾吧。”

季尧不容置疑的将她抱起,放在病床上。经过这几天的熟悉和适应,这小小的病房,他不用看的也能行动自如了。

陶笛无奈,只好妥协,“好吧,好吧。那我跟她交代一下。”

随后,女佣乐滋滋的回去原先的病房帮着收拾东西了。

陶笛有些不好意思,在后面说了一句,“辛苦了。”

女佣见到自家主人和好如初,兴奋都来不及,怎么会觉得辛苦?她乐呵呵的摇头,“不辛苦,不辛苦。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已经五十岁的女佣,说出这番话的样子,还真有些可爱。

陶笛被逗了,看来可爱还真是可以传染了。

她被男人抱上床之后,却并没有急着躺下来。

而是体贴的去洗手间打来温水,帮男人洗脸,擦手。

她做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动作很流畅,很娴熟。

而季尧在这个过程中,也没有一丝的别扭和不适。

反而是很放松的享受着她的服务,她的照顾。

生活,仿佛又回到了曾经。

曾经的温馨,曾经的默契,曾经的相得益彰。

陶笛挺着个大肚子,在他面前忙碌着,却一点都不觉得累。

精致的小脸上总是弥漫着满足的笑容……

之后,她又打来温水。陪着他一起泡脚,他的脚背上青筋暴突。而她的脚背白皙细致。

四只脚放在一起,却奇异的没有半点违和感,她调皮的放在他的脚背上嬉闹着。

季尧总是宠溺的任由着她嬉闹……

闹着闹着,陶笛好像听到病房门口有细微的声音。

她蹙眉一想,立刻猜到门口是有人来了。

而来人肯定是筱雅无疑,所以她直接轻声唤道,“小雅妹妹,这么晚了你还没休息吗?”

站在病房门口,被气的早已七窍流血的筱雅一惊。她以为自己被发现了。所以只好硬着头皮走进来。小脸上扬起一抹笑容,“睡不着,你跟尧哥哥也没睡呢。泡脚呢?嫂子还真懂生活。”

陶笛轻轻点头,“是啊,泡泡晚上睡眠好。怎么还不睡是有心思吗?小雅妹妹?”

虽然,她早已识破了筱雅的嘴脸。可筱雅白莲花嘴脸只在她面前暴露过,其他人都还浑然不知。而她才刚刚跟季尧和好,在感情浓度这么高的时候,她不想因为不值得一提的人再让两个人之间闹出一点点的不愉快。

所以。她打算先陪着筱雅一起演戏。既然是白莲花,就总有演不下去的时候。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在陪着她演戏的过程中,把她分分钟秒杀,气的她原形毕露。

筱雅脸色有些苍白,却还是努力让自己笑容自然点,“是有点心思,晚上听你说了跟尧哥哥的事情。我有点不放心,所以这会亲自过来看看。看见你们真的和好如初了,那我也就可以放心了。”

陶笛的小脚还旁若无人的在季尧的脚背上嬉闹着,一会用脚趾轻轻的挠他痒痒,一会又轻轻的在他的脚背上磨蹭啊磨蹭。玩的乐此不彼……

筱雅看着这最平常,却最温馨的画面,心底的火山轰然倒塌。漫天的火光中,她的眼眸都被刺红了,噼里啪啦的火花烧的她哪里哪里都疼。

她很嫉妒,嫉妒的连呼吸都裹着一层热浪……

季尧被她欢腾的情绪感染着,竟也跟她嬉闹了起来。会用自己的脚趾去捉她的小脚,捉住了。就挠痒痒。

逗的陶笛咯咯的笑着……

陶笛一边嬉闹,一边还不忘客气的道,“小雅妹妹,你坐会吧。”

这朵白莲花既然喜欢来这里,那就来吧。

她欢迎白莲花来,欢迎她来自虐。

筱雅这会哪里还能坐的下去?看着这样的画面,无疑是往自己的眼球里面擦刀子。每一刀都足以致命了,她的手指早已一片冰凉,疼的她快窒息了。

可脸上还必须要挂着笑容,她转眸又看着季尧,微笑如花,“尧哥哥,看上去你心情不好。这样便好,这样我就真的可以放心了。”

季尧这个人对陶笛以为的人,一向都话少,这会只有一个字,“嗯。”

筱雅又笑,这次笑着跟陶笛道歉。“嫂子,上午的事情还请你不要介意。我是帮尧哥哥忙,我了解他的性格,我只想他过的轻松点。所以,我……”

陶笛打断她,“没关系,你不用说了。老公都跟我说了,现在我们都说清楚了。你了解的是他过去的性格,但是人总是会或多或少有变化的。我了解的是他现在的性格。我不但没有生气,还很感动。”

筱雅原本是想挑拨两句出出气,即使是不能让他们离婚,也要让陶笛心里不痛快几分。哪知道,自己打出去的拳头,像是砸在了棉花上面。不痛不痒,还反弹了回来。她跟陶笛来来回回过招了几次之后,也越发的感觉到这个贱人不是草包,这个贱人还是有点脑子的。

所以,这个贱人说她不但不生气,还很感动的时候,她立刻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狐疑的看着陶笛,等着陶笛说话。

陶笛果然又轻柔的开口了,“是不是想不通为什么我会感动啊?其实,是因为我了解你尧哥哥。我知道他不是个煽情的人,而且还没什么情商,所以即使是演戏他也演的不投入。他下午的时候跟我解释,说是上午说的那句我爱你。其实还是对我说的。只是他在心底省略了陶笛这两个字。你说,我要不要感动一下?”

“还有啊,你尧哥哥跟我说他这辈子只对我说一个人说过爱。并且,还保证以后只对我一个人说。”

筱雅的喉咙口像是被卡了一个大大的鱼刺,卡的她说不出来话。出不来,吞不下的这种感觉真的很痛苦。

陶笛的话,更像是在对她打脸。

无声的巴掌,却比直接扇在脸上的巴掌更加难堪。

陶笛说完了,又对着季尧撒娇,“老公,你可不能反悔哦。你以后只能爱我一个人,即使我有时候不那么可爱了,你也要盲目的爱我。嘻嘻……”

季尧宠溺的捉住她的小手,放在唇边,旁若无人的亲了下,“不反悔!”

筱雅的心脏像是被恶魔的爪子给抓住了,她再也待不下去了,“看见你们这么幸福,我真的很欣慰。尧哥哥,嫂子,那你们早点休息。我约了凯泽,十一点跟他视频电话的。我先回病房了。”

陶笛微笑,“拜拜,明天再过来陪我聊天哦。”

筱雅笑容已经有些僵硬了,“嗯,明天我尽力过来!”

陶笛跟季尧两个人泡脚也泡的差不多了,她帮季尧擦干脚上的水渍。季尧却捉住她的手,“累不累?”

“累,很累。”她故意提高点声音,“老公一会帮小妻子按摩按摩呗?你按摩一下就不累了。”

季尧颔首,“好。”

筱雅几乎是逃避一般的快步走出病房的,关上病房的门。她无力的喘息,刚才那一个过程,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一般。

嫉妒,让她差一点就死在病房内。

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在缠缠绵绵,卿卿我我。她恨不得拿刀去砍陶笛,可是她不能啊。

尧哥哥喜欢善良的女人,她必须要伪装着善良啊。

她快被陶笛呕心到要喷血了,可是她不能认输。她辛苦了这么久,煎熬了这么久,怎么能甘心放弃?

病房的不远处,还站着一抹身影。

筱雅满脸的溃不成军,在看见这抹身影后。瞬间收敛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在心底重整旗鼓。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心底又闪过一丝希望。

眼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是纪绍庭。

筱雅虽然从来没有见过纪绍庭,可她一眼就能认出纪绍庭这个人了。

在她打算将尧哥哥抢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做了各种功课,调查了很多很多。

所以,她一眼就认出这个男人是陶笛恋爱了四年,还差点订婚结婚的前男友。

她还了解到,陶笛这个前男友,其实一直没有忘记陶笛。一直对陶笛心存幻想的……

她站在纪绍庭面前,看着他,主动打招呼,“纪先生,你好。”

纪绍庭其实是跟陶笛一前一后从两部电梯出来的,他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陶笛跟季尧十指紧扣的背影了。

两人相得益彰的背影,让他深受震撼。

他听说季尧出了车祸之后,眼睛看不见了,季尧瞎了,他以为季尧瞎了,他的机会就来了。

可是,当他亲眼看见陶笛小鸟依人又旁若无人的依偎在季尧身边,对他不离不弃的模样,他又觉得上天又跟他开了一个玩笑。

一次一次的给他希望,然后又让他发现这希望不过是幻影。

那颗因为希望而浮起的心,再次被狠狠的摔到谷底。

筱雅的招呼,让他有些意外,也有些烦躁的蹙眉。

沉目一看,眼前这女孩跟陶笛倒是有几分相似。尤其是眼睛以下的部位,因为这个原因,他俊脸上的烦躁之色消退了几分。

筱雅四下看了看,确定这个角落没有监控之后,才压低声音直白道,“纪先生,我叫筱雅。是季尧的前女友,而我知道你是陶笛的前男友。所以。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聊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