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长!/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纪绍庭对于这么直白的开场白有些错愕,随即蹙眉。他现在不想听到季尧的名字,很不想听到。

他也不想听见陶笛的名字,陶笛这个字是他的希望,也是他的绝望。

他原本对筱雅的那点好感,瞬间也没了。

转身,就准备离开。

筱雅先一步上前,挡在他面前,她压低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的无助和不甘,“纪先生,你跟陶笛的事情我都知道。所以,我们真的有必要聊聊?”

大概纪绍庭是她现在唯一能抓住的希望了,所以她有些激动的抓着他的风衣下摆。

可就是她这样一个小动作,再加上她跟陶笛有几分相似的面容,还有那双同样固执的眼眸,让纪绍庭的脚步顿住了。看着她的样子,他最终叹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吧?”

筱雅的声音压的更低了,“去我病房……”

…………

————

第二天。

清晨,阳光明媚。

一如陶笛的心情。她醒来后,就偷偷的用手指描绘着季尧的深邃五官。

赏心悦目的注视着她身边的男人,在他怀中醒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相比于之前的每个早晨,她现在真是幸福感爆棚。

病房中多少都会有几分消毒水的味道,可她硬是将消毒水的味道呼吸成了幸福的味道。

精致的脸颊倒影在橙黄的光线下,唇角洋溢着翩然的笑容,清浅的呼吸浮动着男人的发丝。

一张病床,两个人睡。

这种紧密贴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美好。她连呼吸都是幸福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踏实和心安。

在他的怀中,她当真是幸福的不要不要的。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男人的心跳,而她的心跳也是那么强烈。就好像是两个人的心脏贴合在一起,跳动出幸福的节奏。

她痴痴然的凝视着他,连男人醒了都浑然不觉。

季尧睁开空洞的眸子,虽然看不见她的容颜。可他能感受到她的呼吸,能呼吸到她身上的气息,而她的小手一直轻轻的在他的脸颊描绘着。

大手一扬,捉住她的小手,“偷看我多久了?”

陶笛一愣,随即羞涩的笑道,“不久不久,也才半个小时而已。”

“好看?”

“好看!”

“花痴!”

“讨厌!”

“讨人喜欢,百看不厌!”

两个人就这样在床上斗嘴,陶笛突然发现自己的台词都被这个男人盗用了,她笑,“盗用我台词,要收侵权费。”

季尧却很认真的说,“我的钱,都是你的。”

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让陶笛赤裸裸的感动了。她眼眶红了,“老公,你还能不能愉快斗嘴呢?”

明明在斗嘴,可话风一变,就变成感动了。

“又感动了?果然孕妇就是容易情绪变化?”季尧揉着她的发顶,宠溺的扬唇,伸手摸着她的腹部,“饿不饿?”

陶笛点头,“有一点小饿。”

“那就起床,我陪你吃早餐。”

“好。”

两人在床上缠绵了一会,就起床了。

一起吃早餐的时候,陶笛问,“老公,你幸福吗?”

季尧点头,“幸福。”

陶笛嘻嘻的笑着,“我也觉得很幸福,今天我对幸福的定义就是,有季尧,有阳光就是幸福。”

今天女佣给两人做的是面条,陶笛还是习惯性的将不爱吃的姜片挑出来喂给季尧吃。

这一幕。恰巧被推门进来的筱雅看见了。她的手指僵住了,指尖的温度瞬间退去。

她记得尧哥哥不吃姜片的,他从来不吃的。

以前跟她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是一起把姜片挑出来的。

这才几年?他根深蒂固的生活习惯都改变了?

怎么会这样?

她很注意的观察着尧哥哥吃了姜片之后的反应,她以为季尧会蹙眉,会露出嫌恶的表情。

可是,没有……

季尧很自然的咀嚼了几下,然后吞下去。

而陶笛也很自然的享受着季尧的牺牲,她吃了几口之后,又挑到姜片,再次喂给季尧吃。

季尧很愉悦的张嘴,咀嚼……

筱雅看的那叫一个冒火,甚至被气到头晕目眩。从昨晚到现在,她被气的什么都吃不下。

看着季尧为陶笛牺牲,她真的是又心疼,又嫉妒。

她实在是忍不住上前,打招呼,“嫂子早,尧哥哥早。”

陶笛还真是有些诧异筱雅这战斗力,昨天晚上肯定被她气到内伤才回去的。她以为筱雅今天要休战一天,哪知道这个筱雅这么积极的就来了?

对于,筱雅自虐的承受力,她还是蛮好奇的。

她也微笑着,“早,小雅妹妹。”

筱雅微笑如花,“只早餐呢?对了,嫂子,我刚才看你在给尧哥哥吃姜片?你一直不知道尧哥哥从来不喜欢吃姜片吗?他以前只要碰到姜片,都会挑出来的。他跟我一样,不习惯姜片的味道。”

陶笛听了,抬起水盈盈的眸子看着她,淡淡的道,“哦,你说的那是以前。以前老公的确不吃姜片,可他现在已经习惯姜片的味道了。对吧?老公,你不讨厌了吧?”

季尧点头,他现在的确是习惯了姜片的味道。最初,是陶笛惩罚他故意给他吃姜片。后面,他慢慢的习惯了。

习惯其实有时候也能根深蒂固,他吃着吃着。不但是习惯了,还爱上了姜片的味道。

筱雅脸色一白,还是轻柔道,“原来是这样。看来,尧哥哥对嫂子真是迁就。”

陶笛小脸上扬起幸福的笑容,“那是当然,宠老婆的男人才最有男人味。他不宠我,宠谁啊?”

筱雅心底呕心的直想吐,可想到今天自己来的目的,她还是忍不住了。她装出很羡慕的样子。“嫂子,你这性格真可爱。我要是男人,我也会喜欢你的。”

陶笛笑的咯咯的,“老公,小雅妹妹夸我了。你看要好好珍惜我。”

筱雅这次主动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又道,“嫂子,你昨天让我来陪你聊聊天。我就来了,我早晨十点才输液,这会待着也没事。不如我们一起聊聊,打发打发时间。”

陶笛让女佣收拾碗筷之后,就乖巧的走过去帮季尧按摩太阳穴。她一边点头,一边轻语,“好啊,反正都无聊,就一起聊聊呗。”

季尧因为脑子里面有淤血,所以有时候会头疼。

陶笛从医生那边听说适当的按摩可以让他缓解疼痛,便温柔的帮他按摩着。

筱雅坐在边上,先是随便跟她聊了几句。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陶笛有意无意的秀恩爱了,她走到窗边对着满满的阳光感叹。“今天的天气真好,我都好久没下楼了。医生建议我要经常下楼走走,可我一直很怕冷,几乎没下楼过。姑姑最近也有些累了,嫂子不如等会你陪我下楼去走走吧。”

陶笛第一感觉就是这朵白莲花又要出幺蛾子了,她下意识的拒绝,“还是算了,我想多陪陪老公。我现在一分一秒都不想跟老公分开。”

筱雅有些尴尬的白了脸,但是转念又对着季尧撒娇,“尧哥哥,不如我们三个一起下楼去散步吧。你也是病人,医生肯定要你也多散步,多晒晒太阳。”

陶笛心底越发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听这货的口气都有种阴谋的味道。

不过,她又转念一想。这货嘚瑟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将这货打回原形了。

所以,她不如配合一下,然后在楼下“捉妖”收了这货。

季尧听了筱雅的话,只是宠溺的道,“你嫂子决定。”

这话。无疑又在筱雅心底撒盐巴了。

陶笛的心底倒是甜了一大片,她笑,“那好吧,既然小雅妹妹想下去走走,那就一起下去走走吧。”

她在下楼之前,让女佣跟着他们,让女佣偷偷的拿着自己的手机在他们背后拍视频。一会不管是在楼下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拍下来留着证据。

就这样,三人一起下楼了。

陶笛挽着季尧的臂弯,筱雅走在季尧的另一侧。三个人就这样随意的走着,边走边聊。

当然了,主要是陶笛跟筱雅在聊天。

至于聊天内容,旁人听上去没任何毛病。

只有她们两个人当事人,明白其中的深入滋味。

走着走着,筱雅说想喝对面那家奶茶店里面的奶茶了。

三个人就一起往医院对面的奶茶店走去,刚出了医院门口。

筱雅突然指着不远处的停车场说,“嫂子,你是不是认识车内那个人?那个男人一直在看你?”

陶笛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车内的纪绍庭。她蹙眉,筱雅今天兜了这么大的圈子,就是找来纪绍庭呕心他们?难得她跟纪绍庭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了?

不然,纪绍庭怎么会这么巧的出现在这里?

季尧敏感的蹙眉,因为眼睛看不见,所以他沉声道,“谁?”

陶笛还没来得及回答,筱雅就主动报出了纪绍庭的车牌号。

季尧是知道纪绍庭车牌号的,他当即就沉了脸。

陶笛还没来得及哄他,就看见纪绍庭从车上下来,直接走了过来。

纪绍庭一如既往的绅士。“小笛,你还好吗?上次我救了你之后,你急急忙忙从医院离开。我一直没见过你,你还好吗?”

陶笛反正也不心虚,她对纪绍庭早已没感觉了,所以只冷冷道,“我很好,只要你远离我的生活,我就会很好。”

这话,说的可谓是一点情面都不留。

纪绍庭一点不生气。反而是认真的看着她,“对了,小笛。上次施心雨被谋杀的事情,你受委屈了。我知道不是你干的,我相信你,一直都很相信你。只可惜是我母亲对我隐瞒了这件事,我赶去警察局的时候你已经被带走了。”

他这些话说的,坚定无比,同时也让季尧呕心无比。

什么叫做我相信你,一直都很相信你?

他还赶去警察局了?

陶笛看季尧脸色阴沉下来。连忙打断他,“行了,纪绍庭我不需要你相信。我跟你之间早就说清楚了,请让一下。”

纪绍庭却是挡在她面前,有些无奈道,“小笛,我们分手后也不至于成为仇人吧。我现在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问候你的,我也听说你季先生出了车祸,眼睛看不见了。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季尧不光是脸色阴沉下来,就连眉头都拧紧了。他的额际青筋也暴突了出来……

他眼睛看不见了,自尊更加敏感了。尤其是在自己的情敌面前,纪绍庭对陶笛的心思他一直都了解的。

纪绍庭这番话,无疑是戳中了他的自尊。

陶笛心头老公,当即沉着脸喝道,“纪绍庭,你闭嘴!”

她直接生气的将纪绍庭拉到一旁,严厉的警告,“纪绍庭,你什么意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你就是故意这么说,故意呕心我。故意刺激我老公的对不对?我告诉你,我老公的自尊我是小心翼翼的呵护着的。你要是敢再伤他一句,我一定对你不客气!”

纪绍庭眸光微微躲闪,“小笛,你误会了。我是真心想帮你。”

陶笛沉声挖苦,“纪绍庭,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长一个。”

季尧眼睛看不见,身边少了陶笛的存在,他脸色已经暗沉的像是墨汁了。

筱雅就像是看好戏一样的静观其变,看见尧哥哥这么生气,她之前所受的委屈和憋屈也总算是得到了一点安慰。

季尧没有方向感,可他很生气。只能本能的迈步,这一走就走到了大马路上。

筱雅反应过来之后,吓了一跳,“尧哥哥,你别乱跑。那边很危险的。”

感觉到男性尊严受到挑战的季尧,哪里能听下筱雅的话?

他只能本能的往前走,筱雅上前拉他。

他猛然将她的手臂甩开,然后冷沉道。“你是故意的?”

他智商很高,经过这些事情之后,他已经相信陶笛之前的话了。再加上今天筱雅处心积虑要下楼散步,然后就遇上了纪绍庭。他不得不怀疑,这一切都是筱雅故意的。

筱雅被甩的后退了一步,连忙慌张解释,“尧哥哥,不关我事,我怎么知道能在这里遇到嫂子的前男友?真的不关我事!!”

季尧很生气,当然。他不是气陶笛。因为陶笛对纪绍庭拒绝的态度很明显,他气的是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眼睛看不见,也不至于在纪绍庭面前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

可该死,他又没有方向感。

只能这么横冲直撞……

陶笛发现男人已经走到马路中央的时候,大惊失色,“老公,你别动!小心!危险!!!”

筱雅见季尧已经靠近车流了,吓得她奋不顾身的冲上前,“尧哥哥,小心!!”

季尧再一次甩开她,这一次力道之大,直接把筱雅甩出去几米远。

筱雅撞到了一辆正在行驶的面包车车头,她的后背被撞的血肉模糊,她瘫坐在地上,痛苦的大哭,“疼……疼……”

她的鲜血瞬间脊背流下来,她凄楚的哭着,“尧哥哥……我好疼……”

季尧这才停下脚步,周围的车流瞬间停滞了。

陶笛冲上前,第一时间将季尧拉到平安地带。

因为出了这档事。所以交通堵塞,周围一片喇叭声。

季尧觉得这声音特别刺耳,他蹙眉微微的摇头。突然,他竟看见了一丝光亮,就像是在黑幕中撕开了一道口子,有光亮一下子灌进来。

之后,这道口子越来越大,他竟看见地上的血迹了。

还有筱雅痛苦的小脸……

筱雅是被季尧甩出去的,这是很多路人都看见的。所以,作为季尧的家属,她不得不去善后。

她让女佣陪着季尧先回病房,她去找医生和护士。

护士将筱雅弄到担架床上的时候,筱雅疼的撕心裂肺,她无辜的哭着,“嫂子,我好疼……”

陶笛低头,在她耳畔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你现在承受的痛,就是你刚才脑子进的水。或者说,你根本就没脑子。还是那句话,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能长一个。”

筱雅满是泪水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怨毒,只能抹眼泪……

纪绍庭看见出了这一幕之后,眉头蹙了蹙,最终也走了。

大马路上,只留下一滩血迹。

季尧被女佣扶回病房,一路上。他的眼睛很不对劲,一会能看见光,一会又黑暗了下来。

脑袋也很疼,他回到病房就闭上眼睛。躺下了。

等到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没那么疼了,才慢慢的尝试着睁开眼睛。

这一次睁开眼睛,眼前再也没了之前那种忽明忽暗的感觉了。眼前是一片光亮的世界,明黄的光线透过窗帘折射进来,刺的他有些不适应的用手挡了一下子。

他看着自己的大手,掌心的纹路都可以看的清楚。

再环视周遭,洁白的床单,洁白的被套,还有自己身上穿的蓝白相间的条纹病号服,他都能看见了。

他顺手抓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手机屏幕上面是陶笛跟他拥吻的照片。他身上穿着病号服,是她昨晚在他怀里拍了,然后换上去的。

照片上的陶笛笑颜如花,笑的很开心,吻的也很投入,很陶醉。

唯一的遗憾就是他的眸光空洞一片,他蹙眉,将这张照片换了下来。在自己的相册里面重新挑选了一张她的单人照,换了上去。

陶笛没守在抢救室那边,她猜筱雅没事。因为祸害一千年。这个筱雅那么坏,肯定没事。

她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季尧,她的老公今天被这样一刺激,肯定会有点受伤的。

该死的纪绍庭,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老公的自尊,他却跑来这么刺激她老公。

她真是拿刀砍他的心都有了……

她回到病房之后,第一时间问女佣。

女佣在陶笛没回来之前,根本就敢进来,深怕季先生发脾气。

陶笛回来了,她才跟着进来。

两个人怕打扰季尧休息,不敢用语言交流,打着手势。

陶笛猫着身子,指了指季尧,然后做出一个很担心很心疼的表情。

女佣叹息,耷拉着脑袋。

陶笛指了指自己的唇,又指了指季尧。

意思是问女佣季尧回来有没有说什么?

女佣连忙摆手,一脸的担心。

陶笛叹息着上前,站在边上默默的凝视着自己的老公。心疼的一脸苦瓜相……

最后,她小心翼翼的凑过来,亲吻他的额头。

她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没想到季尧却猛然睁开了眼睛。

陶笛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又没反应过来他到底哪里不对劲。

连忙憨憨的赔笑,软绵绵的撒娇,“老公,刚才亲你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小护士,你信吗?反正我不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