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很舒服!/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小脸凑近,水眸一眨一眨的,宛如天幕中最明亮的星辰。扑闪扑闪的,很是迷人。

她这是在哄男人呢,自家男人被刺激了,她不哄谁哄啊?

所以,她架势都足了。不把自家男人哄开心了,她就不是萌萌哒的陶笛了。

她看季尧唇瓣有些干,连忙倒了一杯温水,里面插上一根吸管,“我最亲爱的老公,张嘴喝点水润润唇。”

季尧沉默,也不张嘴。

陶笛以为他还在生气,所以一点也不生气。拿起两根棉签,沾了一点温水,然后动作轻柔的帮他润着唇。

她一边忙活着,一边轻轻的道,“老公,我失忆了。我记不得刚才下楼遇到什么事了,你是不是也失忆了?我们就做一对失忆的小夫妻好不好?重新开始,每一天都生活中甜蜜的恋爱中。你是霸道总裁,我是可爱小妻子,我们甜甜蜜蜜缠缠绵绵的一辈子。你说好吗?我说好的。”

“换护肤品了?”

这是季尧眼睛恢复光明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当笑容妍妍的陶笛出现在他的面前之后,他的心脏就受到了强烈的震撼。眼底的光明,失而复得。他就这样一瞬不瞬的凝视着眼前的小人儿,看她笑着哄他开心,看她小心翼翼的帮他滋润着唇瓣,再看她眼底那璀璨的光芒。

他的心一点一点的澎湃了起来,最终已经被袅袅的热气笼罩了。他眸光动容不已。他终于又可以看见她了。

看她微笑,看她嬉闹,看她如此精致的面容。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他的眸光一直停留在她的面颊,他发现她瘦了,白了,皮肤也滋润了。

所以,他一开口就问了这样一句话。

因为,他之前一直都会听她每天晚上在他耳畔叽叽喳喳的说,“老公,我这两天好像长痘了。老公。我这两天皮肤有些干了。老公,我是不是变黑了?是不是这套护肤品不合适我?”

陶笛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下意识的伸手摸自己的脸颊,嘀咕了一句,“没有啊,还是用的孕期基础护肤啊。就是上次你陪我一起买的那款牛奶滋润的水乳啊。你怎么这么问?难道我变丑了?”

她连忙拿起茶几上的化妆镜冲进洗手间,对着小镜子端详了一下,“没有啊,我觉得我不丑啊?我…………”

她的话音猛然止住。

站在边上的女佣也反应了过来,她惊叫道,“季先生……看见了?”

陶笛激动的手指一松,手中的化妆镜掉在地上,她转眸看着病床上的男人,眨巴着眼睛,抓住他的手,“老公,我的鼻子在哪里?”

季尧回了她一个你是不是傻的眼神,陶笛摇晃着他的手臂,“老公,你快说啊。我鼻子在哪里?我今天穿的什么颜色衣服?快点回答我啊。”

他被她闹的挑眉,不过俊脸上却满是愉悦。他最终抬起手臂指了指她的小巧鼻翼,还在鼻翼上面刮了刮,“这里,鼻子。你穿的白色羽绒服!”

哇哦!!!!

陶笛欣喜若狂,激动的上前抱着季尧的脸颊,各个方位的猛亲,“太好了,太好了!我就我的老公只是暂时性的看不见,是上帝跟你开个小玩笑而已!太好了,老公你是威猛先生。你无敌了!”

季尧很享受她这种激动,享受她雨点般的吻。唇角不断的上扬着,最后,才捉住她的手臂。

他也从病床上坐起来,眸光深邃无比的盯着她的小脸看。

女佣看见这一幕,自动隐身。

不过,刚才少奶奶激动的时候把化妆镜摔碎了。她连忙冲进洗手间关上门,打扫卫生去了。

这是VIP病房,卫生间的隔音效果也很好。

季尧就这样,一直盯着陶笛看。眸光深情而炙热,深邃而宠溺,整个眸底荡漾的都是满满的温情。

他深情的忘记眨眼,仿佛是想要将这些日子的缺憾全部弥补上。

他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小巧的鼻翼,看她嫣红的唇瓣,看她细润的皮肤,看她有些羞涩的笑容。总之,此刻的她是他眼底最美的风景。她美的悄无声息,却又那么的刻骨铭心。

她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很精致,拆开还是很精致的美。

第一次,他觉得他的小妻子是无与伦比的美丽。

他不说话,只是用这种沉默的方式,将心底酝酿出的那些感情传递给她。

陶笛被他盯着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脸颊羞涩的弥漫着两朵红云,浅浅的,很是可爱。

终于,她忍不住开口了,声音羞羞哒,还夹着一些激动的颤音,“老公,你干嘛这么看着我?看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季尧扬唇,嗓音充满了磁性,他由衷的道,“喜欢看你。”

就这样看着她,他突然有一种希望时间停止的不切实际的想法。

陶笛笑容明媚的如同早晨的阳光,轻轻的摇晃着小脑袋,调皮道,“那看样子,你对我是真爱。”

季尧霸气开口。“必须是!”

季尧坐在床上,陶笛坐在床边,两个人就这样开启了深情凝视模式。

凝视的久了,陶笛又绷不住了,她小声笑道,“老公,你是不是傻?”

季尧宠溺的看着她,再也忍不住的将她搂进怀中,紧紧的抱着她,“这样看着你。最舒服!!”

陶笛在男人的怀中,美美的呼吸,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里面都洋溢着幸福。

如果要问她幸福是什么味道的?

她会回答,幸福是老公身上那种独特的清冽味道。

幸福还是赖在老公怀中撒娇时候那种甜蜜的味道。

总之,她的幸福一直都跟他有关。

良久,她窝在他怀中捧着他的俊脸,懒懒的问,“老公,你现在又恢复以前那个霸气侧漏,无与伦比,出类拔萃的魅力模式了。那么,你不会再介意纪绍庭那个没长脑子的人说的话了吧?”

季尧从一开始就没有介意过纪绍庭说的话,他当时生气。气的是自己,是自己眼睛看不见的无力感和挫败感。而不是她,她的态度他很欣慰的。

他宠溺的在她唇瓣啄了一口,恢复到之前的倨傲模式,“对于纪绍庭,我从来都是不屑一顾!”

陶笛笑了,对他竖起大拇指,“哈哈。老公霸气!我就欣赏这样的老公!”

季尧想到她将纪绍庭拉到一边,所以蹙眉问,“你跟他说了什么?”

陶笛又笑,“放心,你的小妻子坚决拥护老公的。小妻子只是跑过去跟他说,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他也长一个。”

季尧对于这些的网络用语,反应有些迟钝,反应过来后,嗓音磁性的如同雨滴打在玻璃上,“抱着你,看着你,很舒服。”

陶笛软绵绵的笑,“嗯,我也很舒服。”

她窝在他的怀中,跟他聊着,都有了困意了。

季尧手指灵活的穿梭在她的发丝间,感受着细腻如牛奶般的触感,疼惜道,“萌宝宝。这段时间你辛苦了。”

陶笛摇头,“一点都不辛苦,只要有你爱我,我怎么样都不觉得辛苦。”

季尧现在看着这么美好的陶笛,很是后悔之前那几天坚定的要离婚的举动。回想一下,他当时做了一个多么混蛋的决定。

就在陶笛在他怀中快要舒服的睡着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护士推开。

这名护士是抢救室那边过来的,护士着急的道,“季先生,季太太。筱小姐脊柱伤的有些严重,需要家属在手术风险书上面签字。”

经过护士这样一提醒,季尧跟陶笛才从激动中回神,才想起筱雅还在手术室里面。

陶笛有些无奈的深吸了一口气,“知道了,我们马上就过去。”

护士离开之后,她叹息,拉着季尧,“老公,我们去看看吧。早晨你就那么甩了她一下。那辆车也及时的刹车了,怎么可能伤的那么重?”

她的话,让季尧的眼眸深谙了一下。

不过,陶笛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她小声道,“不管怎么样,的确是老公你甩了她一下,她才撞上去的。我们还是早点过去,不要让其他人说闲话。”她想到了姑姑,筱雅出事,姑姑第一个会沉不住气。到时候,家里又得弄得不愉快。

现在啊,她只希望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就好,这段时间发生的变故真的太多太多了。

就在她起身的时候,季尧却按住她的手背,然后有些深意道,“暂时不要说我眼睛看见这件事。”

陶笛诧异的眨了眨眼睛,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她眼底闪过一抹赞赏。还是他想的周到,他看见了,却装着看不见。想必,一定会“不经意”的看见很多平时看不见的真相。

这样办法真好,看来老公也对这朵白莲花起疑心了。

也难怪,白莲花作妖了这么久,再信任她的人也会起疑心的。

俗话说的好,多行不义必自毙。装的久了,总会露陷的。

所以,去抢救室那边她只让女佣陪着一起去了。

并且,在去的路上她叮嘱女佣暂时不要跟任何人说季先生已经可以看见这件事。

女佣现在跟陶笛早已相处出感情来了,自然是点头,“放心,少奶奶,我绝对不会乱说话的。”

————

抢救室门口。

陶笛代替家属签字给筱雅手术。

这个时候,季洁跟顾凯泽接到医院的电话也都赶来了。

陶笛一看到季洁,第一感觉就是季洁比之前老了很多。头顶上都有好几根白发了,脸色也很黯淡无光,很明显过的不舒心的样子。这跟之前在南城郊区别墅中那个淡雅有气质的贵妇一般的姑姑有很大的区别,她叹息,姑姑大概是因为家里这些事情烦恼的吧?

毕竟这段时间季家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情,苏红谋杀季尧被抓进去了,然后就是季尧跟筱雅连着出事。季尧跟筱雅又都是姑姑的宝贝,她自然会担心。

陶笛以为这一次筱雅出事,姑姑还会像上一次那样心疼的找着她出气。可是她想错了,这一次姑姑没有冲她发火。只是眸光有些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就转过眸盯着手术室亮着的那盏灯了。

倒是顾恺泽不淡定了,这个一贯绅士的男人。第一次露出愤怒的面孔,甚至眸光有些猩红的瞪着陶笛,怒吼道,“怎么回事?陶笛,我真是看错你了。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针对筱雅?怎么好端端的跟你一起下楼散步也会发生这种事情?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根本不会两次救你!!”

陶笛苦笑,虽然对顾恺泽这样盲目的怒气很无语。但是,她也能理解顾恺泽的立场,毕竟他暗恋了筱雅那么多年,现在又是筱雅的男朋友,担心她紧张她也是正常的。

她只好耐着性子道,“顾先生,你冷静点的。”

顾恺泽俊脸上满是紧张和担忧,指着手术室怒道,“你要我冷静?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冷静?筱雅现在在里面抢救,自从她回来遇到你们,就一直接二连三出事。几乎一直住在医院里,你要我怎么冷静?”

陶笛很无语的抽了抽唇角,自从筱雅回来后,的确是一直不停的出事。他以为她想吗?她很想说其实很多事情,都是筱雅自己搞出来的。可是呢,她也知道顾恺泽是不会相信她的话的。所以,她只说,“那么以后就请顾先生寸步不离的照顾筱雅吧。这样顾先生总能放心点了。”

顾凯泽紧张的情绪有些崩溃,他第一次很没有风度的吼,“陶笛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怎么可以这种态度?筱雅上次因为救季尧受伤,这一次又因为被季尧甩开被车撞。你作为季尧的妻子,怎么能是这样的态度?”

这里是医院,他这样的暴躁声,吸引了很多人侧目。

陶笛真心觉得有些尴尬,她叹息,“顾先生,你是律师。你更应该知道。有些事情不应该用情感去左右自己的情绪。你说我针对筱雅,证据呢?你现在看见的,听见的,都是筱雅想让你听见的或者是看见的。我麻烦你以后,冷静下来全方位的多观察,多想想,或许你会发现很多事情不是你主观意识上的那样。”

她知道劝顾恺泽什么,他都听不下去,所以只能这样客观的提醒他。

顾恺泽现在像是一只被激怒的雄狮,“你……”

季洁忍不住了。上前连忙将顾恺泽拉到一边,“好了,少说两句吧。现在小雅还在里面呢,她要是知道我们在外面吵成这样一定很不开心。都少说两句。”

是以,顾恺泽才不说话,深深的吸一口气,平息自己的怒气。

季洁看陶笛被气的不轻,她叹息,忍不住关心了一句,“小笛,你还好吧?”

这倒是让陶笛有些意外,姑姑好像对她的态度又好了点了?她轻轻摇头,“我还好。”

大概两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出来之后,还没来得及摘下口罩,就被顾恺泽抓住了衣领,他早已在等待中方寸大乱,“她怎么样?我女朋友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看他,有些疲惫道,“手术很成功。只是说不定会有什么后遗症,你们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

顾恺泽急了,“什么后遗症,你把话说清楚。”

医生无奈的道,“脊柱受伤,病人有可能站不起来。这要看病人的恢复情况。”

顾恺泽的双手瞬间失去了力气,医生这才整理好自己的衣领,有些苍白的安慰道,“但是也别太悲观了,也许病人恢复的好,对以后的生活没什么影响的。”

可是这些安慰,实在是太苍白了。

顾恺泽整个人像是被抽去了灵魂了一样,呆滞在原地。

季洁听了,也捂着脸不说话。

陶笛自然也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不过她真是很不解,当时明明撞的没那么重,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

————

第二天。

筱雅醒来后,顾恺泽跟季洁陪在她边上。

她睁开眼睛,环视周遭,没看见心中渴望的那张俊脸。眸地闪过一抹黯淡。不过,她很快就隐藏了起来。

顾恺泽见她醒来,关心道,“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筱雅摇头,“还好,就是感觉身子动不了。”

顾恺泽熬夜而充满了红血丝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疼惜,安慰道,“嗯,你刚做完手术,动不了是正常的。再休息休息。就会好了。”

筱雅有些奇怪,“我手术了?”

季洁眸光闪过一抹纠结后,无奈道,“是啊,你动了手术。”

她眼底有心疼,但最多的还是无奈。

筱雅轻轻的蹙眉,觉得有些不对劲。她在被打麻药之前,一直都是有意识的。昨天其实被撞的时候,那辆面包车已经及时的刹车了。所以,她伤的其实并不重。都是皮外伤。才会流那么多血。

她是故意在季尧哥哥面前,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她的伤最多是缝几针就好了,怎么还会动手术了?

她真的有些奇怪,所以她要求看病历,看诊断书。

顾恺泽眸光躲闪,颤声安慰着她,“先不要看那些,好好休息才是最关键的。没关系的,医生都说了是小手术。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筱雅何其精明的人,顾恺泽眼底的躲闪她自然注意到了,她坚持,“不行,我一定要看病历。我要看病历,我要了解一下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你快点把病历拿给我。”

顾恺泽推脱,“病历在护士站那边,病房这边没有。”

筱雅越发的觉得不正常,她自己按了呼叫铃,“护士站吗?我是筱雅,请将我的病历送到病房来。”

顾恺泽慌了,他很不想让她知道真实的情况。可是,之前一直担心她,担心的都没理智了。都没来得及叮嘱医生和护士,隐瞒这件事。这下子,他更加担心。

真的很怕筱雅知道真实情况后,受不了,承受不住。

他的小雅,已经够可怜了……

护士站那边果然是很快送来了病历,当筱雅看见上面的脊柱损伤这几个字以后,她眸底的慌乱潮水一般淹没过来,下一秒,她就失控了,“我是不是以后都站不起来了?是不是?”

顾恺泽抓住她的小手,不断的安抚着,“不是的,不是的!!!医生说你会好的!!”

筱雅摇头,眼泪流了一脸,“你骗我,我了解这种脊柱损伤。下辈子都要跟轮椅作伴了,怎么会这样????”

她疯了一样的嘶吼着,心里一万个想不明白。她是装着受伤很重,她被抬上担架的时候,脊柱一点事都没有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