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筱雅吓的快疯了,只可怜她现在根本动不了。她只能冲动的将病历撕掉,然后不停的摇头,“不会的,我不会成为残疾人的!我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顾恺泽心疼的心如刀割,可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看着她,喃喃的重复,“对,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季洁看着这样失控的筱雅,心里也很不好受。心疼是心疼,心疼之余又觉得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如果她真的放弃小尧,真的跟顾先生好好在一起,不搞出那么多事情,后面的很多事情都不会再发生的。

所以,她现在看着筱雅这样崩溃,心情也复杂的很。

筱雅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成这样?她闹着要找医生来问具体情况,可顾恺泽怕医生来了之后说的话更加刺她。就一直耐心的哄着她,一直喃喃的安抚着她。

可筱雅像是疯了一样,哭着闹着要找医生来。

无奈,顾恺泽只好去医生办公室找医生。

顾恺泽离开之后,季洁看病房内没人了,才小声的哽咽,“早就叫你放弃,你为什么就是不听?你看看你都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筱雅哭着摇头。“不……我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不会的!!!!”

医生过来之后,把真实的情况说了出来。

筱雅听了整个人就像是被定格住了一样,她的眸底闪过一丝癫狂,“不!你骗人!你是庸医!我跟你什么仇你要这么对我?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可以肯定的是医生在搞鬼,因为她在被麻醉之前,自我感觉很好。疼倒是真的疼,毕竟伤口流了那么多的血。可是,若是说脊柱损伤之类的。她根本就不信。她在担架上,脊柱都是可以活动的。

所以,她只能崩溃的责骂着医生。

医生很抱歉的低头,“抱歉,我是职业医生,是救死扶伤的医生,不是庸医。如果筱小姐对自己的手术有什么不满,可以去做鉴定。我那边还有病人等着我,请家属好好安抚病人情绪。”

说完,医生就走了。

留下筱雅在病房内歇斯底里的喊叫……

最后,顾恺泽没办法只好叫来护士给筱雅注射了镇静剂。

筱雅这才安静下来。

半夜,她再次醒来。

她想到自己有可能永远站不起来了,所以眼泪再次蔓延而下。

顺着脸颊流到枕头上面,枕头很快就湿透了。

她哭的很伤心,很痛苦,她想着自己真的站不起来,就真的配不上尧哥哥了。

最让她痛苦的是明明她没受伤,怎么就去做手术了?

肯定是那个医生搞的鬼,可是医生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顾恺泽还陪着她,不过他因为熬了一天一夜,终于在十一点的时候撑不住,趴在她床头睡着了。

筱雅一抬眸就看见他那苍白的面容,还有在睡梦中都蹙着的额头。

她心里没有感动,有的只是烦躁。

顾恺泽对她用情至深,她心里明白。可是,心脏位置只有那么大。只能放得下一个季尧,再也装不下别人了。

面对顾恺泽的深情,她无以为报,久而久之就只能烦躁的应对了。

她没有惊醒他,只是一个人绝望着。

病房内的灯开着,顾恺泽怕她醒来看不见他会着急,所以就一直开着灯。

她的身体还是动不了,除了双手双脚之外,脊柱部位一点都动不了。不管她怎么尝试,都动不了。

她真的真的绝望了,眼前的灯光都变成了幻影,她的世界一片黑暗。

那些无边无际的黑暗,将她包裹着。

压抑的她都快忘记呼吸了,只能喃喃的流泪……

她的泪水终于还是惊动了顾恺泽,他醒来之后,第一时间上前捉住她的小手,放在唇边亲吻安抚着,“小雅,我的女孩,别伤心,别难过。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依然爱你。别难过……再说了医生也说你完全有可能站起来的。”

筱雅想要把小手从他的手中抽回来,可是怎么抽也抽不回来,最后她只能任由他握着。

看着他紧张而心疼的眸子,她的心底一片悲凉。顾恺泽哪里都好,只有一点不好,那就是他不是季尧。

为什么他不是季尧啊?

她哭的更伤心……

直到最后哭的睡着了,顾恺泽就这样一直捉住她的小手,在她睡着之后,甚至怜惜的一点一点的吻去她脸上的泪水。

————

第二天,筱雅不吃不喝的在病房待了一天。

顾恺泽一直守着,直到下午季洁来了,她坚持要顾恺泽先回家休息一晚上,她留在这里陪着就好。

是以,顾恺泽才不放心的离开。他在走之前,还叮嘱季洁。一定要照顾好筱雅,深怕她会想不通。

并且,又俯身温柔的问筱雅想吃点什么?他回家补个觉,就给她做好吃的。

筱雅一言不发……

季洁无奈的叹息,催促顾恺泽早点回去了。

筱雅很绝望,很痛苦,也很煎熬。她都等了这么久了,可是一整天尧哥哥都没有出现过。

她的尧哥哥怎么可以这样不紧张她?

她是因为他才被车撞的,尧哥哥不可以对她不理不睬的呀!

季洁看她这样子。真的是很痛心。

她忍不住上前数落道,“顾先生有多好,你难道没感觉吗?你为什么要一直这样??”

良久,筱雅才幽幽的苦笑,“顾恺泽很好,可他是尧哥哥吗?”

季洁觉得很伤脑筋,她就像是钻进了一个死胡同一般,不管别人怎么拉她都拉不出来。她不得已,被掺和其中,也很是疲惫不堪。

现在每次看见顾恺泽,她都会觉得愧疚。

她不懂,筱雅怎么能淡定的面对顾恺泽的?

病房门有敲门声响起,筱雅灰暗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亮光,勾着脑袋向门口看去。

当她看见门口出现的是季诚,而不是季尧的时候,她的眸光再度黯淡下去。

季洁看见季诚拎着果篮来了,叹息一声,“小诚来了?刚好。你陪你小雅姐姐聊聊天,多劝劝她乐观点。我去楼下,交一下费用。”

她离开之后,病房的门关上了。

季诚就这样一瞬不瞬的盯着筱雅看,看她一副了无生机的样子,他的眸光也复杂到了极点。

有嘲弄,有嫉妒,有心疼,也有愤怒和不甘……

他真的不懂,季尧到底哪里好?值得筱雅放下一切的骄傲,如此追随?

筱雅被他的眸光看的很不自在,本来她就心灰意冷了,这会更是凉凉的勾起唇角,哑声问,“怎么?你也跑来看筱雅姐姐笑话来了?是不是筱雅姐姐现在的样子挺可笑的?”

季诚唇角勾起冷笑,“是挺可笑。”

筱雅怒的拧眉,随手抓起柜子上的水杯就砸过去。

季诚准确的接住了,然后放下了。意味深长的挑眉,“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态度?小雅姐姐,你这样忘恩负义可不好。”

筱雅冷笑,“恩人?季诚,你说这话不怕自己舌头疼嘛?你是我恩人?你帮我什么了?上次的事情,你说一定可以成功,结果呢??”

季诚闻言,眸底闪过一丝阴冷,“我低估了陶笛的耐力!”

筱雅现在不想跟他说话。指着门口怒道,“滚!你滚啊!我不想看见你。”

季诚不但没走,还靠近了几步,在她的耳畔低语,“小雅姐姐,你确定要我走?你真的没什么事想要问我的?”

筱雅一怔,“你什么意思?”

季诚眸光深沉,充满了阴谋的味道,挑眉扬唇。“你仔细想想。”

筱雅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你到底什么意思?难道我的手术是你让医生动了手脚?”

季诚给了她一个你终于懂了的眼神,微微点头。

下一秒,筱雅疯了一样的狰狞着面孔,“季诚,你他妈疯了是不是?我明明没有受伤,你让医生给我做手术,你还把我弄的有可能一辈子站不起来。你到底是什么居心?你这样,我还怎么嫁进季家?我怎么给你季家的股份?”

季诚听的只蹙眉,不停的摇头。记忆中美好的小雅姐姐,温柔恬静,可是从来不会骂人的。

这骂人的小雅姐姐,是真的一点都不可爱。

而且,现在的小雅姐姐好像也变傻了。

他不满的眉头蹙的更紧,沉声道,“记忆中的小雅姐姐不是这么愚蠢的。”

筱雅的愤怒卡在喉咙中,她蹙眉,“你……你什么意思?”

突然,她反应了过来,“你的意思……是不是我的脊柱没事?”

季诚冷笑,“当然没事,只是伤口流了点血而已。”

筱雅眼前大片的雾霾瞬间散去,“你说的是真的?”

季诚眼底的深意更加明显,嘲弄道,“小雅姐姐,你是怀疑我智商吗?你现在可是我的王牌,你若是真的残废了,我还怎么指望你嫁进季家拿到老爷子的股份?”

筱雅终于相信了,只是她的身子还是不能动,她蹙眉还没问出口,季诚就已经先说了,“你不能动,那是暂时的。麻药没过。”

“呼……”她终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没事,她真的没事。

这种感觉,就像是医生说她得了绝症,然后又说诊断有误一般。

她平息了一会,反应过来,“小诚,你的意思是让我博取同情。让大家都以为我真的站不起来了,其实是想要我博得大家的同情。”

季诚从果篮里面拿出一个苹果出来,用水果刀娴熟的削着苹果。一圈又一圈,果皮一点都没有断掉,他那张有些邪魅的面孔上闪烁着运筹帷幄的暗色,强调,“尤其是在季尧面前,你是因为他才被撞成这样的。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他瞎了,你站不起来了,你不觉得你们更般配一点?”

他这样一说,筱雅的眼底眸光更加明亮了,她激动的抓住被子。是啊,她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她如果真的残疾了。跟尧哥哥倒是可以靠的更近了,也更有话题了。

季诚削完了苹果之后,又将苹果切成小片,递给她,“听说你两天都没吃东西了?”

筱雅眸光一闪,连忙接过苹果,“谢谢你,小诚。”

她吃着甜甜的苹果,顿时感觉人生又有希望了。

季诚看着她吃苹果。干裂的唇瓣被苹果的水分滋润的有些湿润了,他的眸光才缓和了几分,又压低声音道,“我收买了医生,制造了这一切。不光是要博取季尧的同情,还要博取姑姑的同情。”

筱雅又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意外的问,“小诚,你也看出姑姑最近对我的不正常的疏远了?”

季诚阴冷的勾唇。“一切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姑姑对你不光是疏远了,她还动摇了。她甚至不想帮你了,她最近白头发都多了,她就是在纠结还要不要帮你?”

筱雅突然觉得季诚很不简单,突然对他的周到和细致有些佩服,“小诚,没想到你这么用心良苦?”

季诚再次点头,“那是,我必须要高瞻远瞩。你现在就继续扮演弱者的状态。博取姑姑跟季尧的同情。我想,你有了这样致命的弱点,姑姑那么疼你,她不会不管你的。你变成这样,也更加好接近季尧了,季尧本来就对你有愧疚的。路我已经为你铺好了,至于怎么走,怎么走出精彩,还是要看你自己的实力。”

筱雅重重的点头,“我明白了,小诚你放心吧。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不会让你失望,我更加不会让我自己失望。我一定可以成功把尧哥哥抢回来的。”

扮演弱者是她的强项,她自从回来后,就一直在扮演着弱者。

所以,她对自己有信心。

季诚算着季洁差不多要回来了,“我要走了,你见机行事。遇到难题记住不要擅自做主。一定要跟我保持联系。”

筱雅再次点头,苍白的脸颊浮现了一点笑容,“放心吧,我会的。”

季诚站起来之后,突然又凑到她耳畔,鬼魅一般的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可能爱上别的男人?小雅姐姐,我想听实话。”

筱雅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道,“没有可能!我只会爱尧哥哥,我的心里只能装得下他一个人!”

季诚嘴角的笑容更加阴冷了,眼底碾压过一抹情绪后,沉声道,“那就祝你成功,祝我们都成功!”

在刚刚那一瞬间,他甚至想过放弃那些股份。他想的,真的有想过。

可惜,她的答案,让他彻底死心……

————

筱雅扮演弱者扮的很像。她一直不吃不喝,只偶尔的在季洁面前说尧哥哥三个字。

季洁从下午一直劝到晚上,筱雅都不肯吃一点东西。

看着筱雅苍白的脸颊,空洞的眼眸,她实在是不忍心了。

只好,随了筱雅的心愿,打电话给小尧,让他来劝劝小雅。

季尧接到姑姑的电话之后,就在陶笛的陪伴下来到了筱雅的病房。

季洁跟筱雅都还不知道他的眼睛已经看见了。而他进来的时候,陶笛一直很配合的提醒他往左几步或者是往右几步。

两人夫唱妇随,一副很有默契的样子。

季洁看着这一幕,心口复杂的像是卡了鱼刺一样难受。

筱雅看见季尧进来后,眸光亮了亮,然后就伸手,“尧哥哥……尧哥哥……你终于来了???”

陶笛将季尧扶上前,筱雅一把就扯出了季尧的衣袖,然后绝望的哭诉道。“尧哥哥……我终于体会到你的绝望了。医生说我以后可能站不起了,医生说我下半辈子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尧哥哥……我该怎么办?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季尧哑声道,“冷静。”

筱雅怎么能“冷静”,她哭着看着陶笛,一脸的凄楚,“嫂子,你跟姑姑先出去好不好?我想跟尧哥哥单独聊聊……你们健全人是不会理解我们的痛苦和绝望的。我现在只想跟尧哥哥聊聊,我想跟他说说我的心情……”

陶笛心底瞬间万马奔腾,好一朵凄楚的白莲花啊。这功底可真是了不得。见到季尧眼泪就像是打开了的水龙头一般吓人。

她心底始终是有疑惑的,也跟左轮说了这件事,左轮正在查帮她手术的医生。

来看这朵白莲花,那也是抹不开面子了。

果然,一来就被呕心到了。

季洁叹息着上前,“小笛,我们出去吧,让他们一起聊聊。”

陶笛哪能不懂事的拒绝啊,只好点头,“嗯,那小雅你好好跟老公聊聊。不过啊,你可别太悲观了。你别把负能量传染给我老公,我老公现在很乐观的。”

筱雅暗自蹙了一下眉头,点头。

她以为季尧眼睛还是看不见,殊不知这蹙的一下眉头,都被季尧捕捉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