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提高情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滚烫的温度,惊的冯宇婷猛然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动作过猛,又将手边的文件打翻在地上。她更慌了,手中的咖啡杯也掉在地上碎成碎片。

如此优雅淡定的她,还是第一次如此失控。

这样的动静让外间的助理连忙冲了进来,紧张道,“冯姐,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冯宇婷深吸一口气,逼着自己冷静从容的摇头,“没事,不小心……把这弄的一团糟。”

助理连忙安慰道,“是昨晚没睡好吗?要不你去里面的沙发休息一会,我把这里打扫一下。”

对于冯宇婷来说,上班时间去休息,那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

她自然是果断的拒绝,“No!我没事,我真没事。你收拾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

洗手间外的洗手台前,她对着自己有些苍白的面颊深深的呼吸。鞠起冷水,怕打在自己的脸颊上,一直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频率。

半响,心跳的节奏才恢复过来。

她抬眸,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无奈的蹙眉。

不过是一张照片?不过是一张左轮跟冯美婷两人约会的照片?

她看见了又能怎么样?

她为什么会这么失控?

她从来就没想过跟左轮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左轮那个花花公子爱泡谁泡谁,跟她有半毛钱的关系?

她可能真是最近工作强度太大,累的有些不正常了。

才会被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扰乱了心神。

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后,她回到自己办公室。

助理已经将卫生打扫好了,她提醒道,“冯姐,你电话一直在响。”

冯宇婷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助理离开后,她的手机又响了,她看了一眼后眉头下意识的蹙了蹙。

是冯美婷打来的,她每次打来电话从来没好事。

硬着头皮接通电话,意外的是里面传来冯美婷温柔的嗓音,“姐,在忙吗?”

冯宇婷很不习惯她这样子的温柔,蹙眉淡道,“忙。”

冯美婷语气还是很温柔,简直是温柔似水啊,“哦,姐,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只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我下个月要订婚了。你可要提前安排好工作,我订婚那一天你可不能缺席。你是我唯一的姐姐,我一定要你亲眼见证我的幸福哦。姐,你注意休息哦,别太累了哦。”

挂了电话,冯宇婷眼前黑线直闪。

冯美婷是鬼上身了?才会这么温柔?

她没什么情商,所以她并没有捕捉到冯美婷打这通电话的重点。重点不是她的语气,而是她要订婚这件事。

若是冯美婷知道冯宇婷在意的是她的语气,可能会恼火死。

冯宇婷这边电话刚挂了。还没真正的进入到工作状态中。电话又响了,居然是她的后妈骆晴打来的。

她的眉心骨再次蹙了蹙,接通电话,骆晴兴奋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宇婷看报纸了吗?看了没?”

冯宇婷不得不怀疑骆晴也是鬼上身了,不然怎么会叫她宇婷?平时可都是死丫头死丫头的叫着的啊。

“看了。”

“看了就好,我告诉你哈。美美跟左家大少爷决定下个月订婚了。”骆晴兴奋无比的说着。

冯宇婷淡淡的应道,“哦。”

骆晴激动道,“你就一个字?我们家美美这次这么能干,一下子就搞定了左家大少爷,简直是为冯家争光,为你爸爸争脸了。这么高兴的事情,你就一个字?你是不是嫉妒我们家美美啊?”

冯宇婷听的耳膜都疼了,她只好硬着头皮道,“好事,祝福美美!”

骆晴这才收敛了点,“这还差不多。我打这个电话是要告诉你,订婚那一天你一定要去参加。”她一定要这个冯宇婷亲眼去见识一下。她是怎么输给她的宝贝美美的。

冯宇婷再一次僵硬道,“好,我知道了。”

骆晴的电话挂了之后,她的父亲大人也打了电话过来。电话的主题,自然还是冯美婷要订婚这件大事。

这可真是稀罕了,平时家里不管发生什么大事小事,都没她什么事。

这次可真是稀罕了,她麻木的答应去参加婚礼,然后又被逼着听她的父亲大人眉飞色舞的炫耀了一番。

挂了电话,她觉得眉心都有些疼,揉了揉眉心,逼着自己投入到工作当中。

工作过程中,她一直强迫自己不能走神。她自我感觉,冯美婷跟左轮下个月订婚这件事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只是,等她把报表做好,跟助理一起复核的时候。

问题来了……

好几项数据都出错了,也有好几项数据被遗漏了。

这是她工作以来,从来没出现过的低级失误。

助理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冯姐,你没事吧?”

冯宇婷内心澎湃,表面上却维持着优雅和淡然,“没事,可能我真的有些累了。这样吧,今天我不加班了,早点下班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助理点头,“嗯,你好好休息,可别累出病来。”

冯宇婷很难得的五点半准时下班,开车回家的路上。

她一只手扶方向盘,一只手撑在车窗上,白皙的手指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中。

她没感觉自己最近特别的累,怎么就会出现这种低级失误?

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面总是闪过左轮那张邪魅的面孔。

从最开始的在超市偶遇,她不甩他。然后一次又一次的偶遇,影响最深的就是那次在季向鸿的生日宴会上。出现了炸弹的乌龙事件之后,左轮穿过人群。拉着她逃命的画面。

她当时觉得超级冷静,觉得这个男人超级可笑。炸弹的爆发力是多么的可怕,多跑几步有什么用?

可是这个邪魅的男人,第一次认真的瞪了她一眼后,就不容置疑的拉着她一直跑啊跑。

最后,她还摔倒了,还受伤了。

左轮一直没有放开她的手,她受伤了,他还背着她去医院,陪着她包扎伤口……

那些曾经的画面,像是涨潮一样在脑海中涌起。

她有些烦躁的摇头,不让自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回到别墅,门口停着一辆骚包的跑车。

她不用猜,就知道一定是左轮来了。

果然,一走进大厅就听见里面的欢声笑语了。

冯宇婷暗自吸了一口气,走上前,从容的换鞋。

她的出现,就好像是在空气中按了暂停键。

大厅里正在聊天的人,自动停下,纷纷看过来。

对于这样的场景,冯宇婷早已习以为常。

每一次,她都好像是个外来户一样,和家里这些欢声笑语格格不入。

这一次稍微不同的是,她感觉到沙发那边多了一道犀利的视线。

她知道,那是左轮在看她。

骆晴在外人面前,始终表现出一副温柔和善的模样,连忙招呼道,“宇婷,下班了?刚好我准备让你妹妹给你打电话,想让你早点回来一起吃个晚餐。”

冯宇婷今天心情有些烦躁,所以没什么胃口,淡道,“我累了,回房休息了。”

骆晴温和的劝道,“不吃饭了吗?再累也要吃点东西,不然胃会受不了的。”

冯宇婷美眸中闪过一丝冷意,小时候她被她折磨的三天三夜不给吃饭,那时候她怎么不怕她胃受不了?不过,这些事情提起来也没意思,所以她只冷冷的道,“我不饿。”

冯美婷有些不高兴了,她一直坐在左轮边上,手臂一直插在左轮的臂弯当中,有些不满,“姐,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要订婚了,怎么全家都很高兴,就一个人冷冷冰冰的?”

冯宇婷换好拖鞋后,还是清清冷冷道,“我就这状态,你知道的。”

冯美婷微微噘嘴,却是温柔的冲着左轮解释,“轮,你别介意。我姐姐她就这性格,她平时对我们家里人也是这样冷冷清清的。”

左轮眸光一直颇有深意,他挑眉,“没关系。”

骆晴继续扮演着善良面孔,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就你话多。你姐姐工作很辛苦,累了也正常,等会我让女佣把饭菜送上去给她吃。不管怎么累,不吃晚饭是不行的。”

左轮却道,“冯大小姐,一起吧。这是我在这个家里吃的第一顿晚餐,你不参加有点说不过去吧?”

冯美婷马上就附和,“是啊,姐你也太失礼了,我未婚夫第一次到家里吃饭,你就这种态度?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冯爸爸,这会连忙附和了一句,“就是,怎么可以这么无礼?坐下,一起吃饭!”

他对这个大女儿一直没什么好感,所以语气也很差。

骆晴暗自收紧手指,对冯美婷刮了一眼。

冯美婷正有些得意呢,被母亲这样一瞪,她有些莫名其妙。却碍于这么多人在,她又不好直接问。

冯宇婷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陪着他们一家人吃饭。

不是她不把自己当这个家的人,是这个家从来没人把她当自己人。

晚餐开始了。

餐桌上,他们四人聊的很好。

尤其是冯美婷,不停的扮温柔,对着左轮一个劲的撒娇。

冯宇婷她一直自己低头,沉默的吃着自己的。

而左轮在就餐过程中,真的很绅士,很会照顾人。

冯美婷被他照顾的满脸都是幸福,眼角眉梢是掩藏不住的得意。

想当初左轮可是第一眼看上冯宇婷这个贱人的,现在怎么样?还不是被她给抢过来了?

左轮的细心,冯宇婷一直是知道的。这会她看他对着冯美婷也是那样无微不至的细心,她不由的蹙眉。

突然就觉得食不知味。没什么胃口了。

她想她大概是被冯美婷撒娇的样子呕心到了吧?

家里厨师做了酸菜鱼,有点辣。

冯宇婷一直很喜欢吃辣,难得餐桌上有她爱吃的菜,所以就忍不住多吃了两筷子。尽管她此刻有些食不知味,可她是坚强的冯宇婷,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表现出来自己的不对劲。

冯美婷忍不住嘴馋想吃,可是她刚要伸筷子的时候,就被左轮阻止了。

“我好想吃。”她撒娇。

左轮一句话哄的她开心的不得了,他说,“不能吃,生理期不能吃刺激的东西。”

冯美婷立刻就乖乖听话了,还有些嘚瑟的朝着冯宇婷扫了一眼。

冯宇婷突然又觉得自己不那么喜欢吃酸菜鱼了,怎么越发呕心了?

这一顿饭,吃的她浑身不自在。

好不容易大家吃完了,她淡淡的说了一句累了就回房了。

在楼梯口,她转身看大厅里和睦的画面,看着左轮对冯美婷呵护有加的样子,心情莫名的更加烦躁。

晚上。冯家一家三口在楼下陪左轮聊到很晚,冯美婷才依依不舍的将左轮送出别墅。

她刚转身回大厅,骆晴就拉她去厨房给父亲泡茶。

她有些不高兴了,趾高气扬道,“泡茶这种事叫下人去做不就好了,干嘛要我泡?我马上就要成为左家少奶奶了,怎么能做这些事?”

骆晴关上门,有些怒其不争指着她的脑袋压低声音骂道,“你个没脑子的,我是拉你进来有事要叮嘱你。我怎么生出你这样一个缺心眼的女儿?”

冯美婷这才想起吃饭之前,母亲对她瞪眼过,她连忙问,“对了,你刚才为什么瞪我?”

骆晴声音压的更低了,“我是要你堤防着点冯宇婷那个贱人,别忘了左家少爷一开始看中的是她。她不爱跟我们一起吃饭拉倒,你傻不拉几的拉着她一起吃饭干嘛?想给他们创造机会?傻不傻?”

冯美婷这才有些后怕,“是哦,我光顾着嘚瑟了,倒忘记堤防这个贱人了。以后我会小心的,再也不会给他们面对面相处的机会了。免得这个贱人坏我好事,眼看着我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骆晴叹息了一口气,“以后做事说话,都多动动脑子。”

冯美婷点头,“嗯,我记住了。我上楼了哈,我去给左轮发信息,我关心他有没有到家呢?嘿嘿,我上去了哈!”

是夜,冯家所有人都失眠了。

冯爸爸是激动的,骆晴也激动。

冯美婷是幸福的睡不着……

至于冯宇婷,她也说不出来自己为什么会失眠,反正就是失眠了。

————

除了冯家人失眠之外,还有一个人失眠了,这个人就是住在病房的筱雅。

她是气的睡不着,急的睡不着。

季诚买通了医生。给她虚张声势的做了手术。现在麻药早就过了,她的脊柱果然是有感觉了,她的身子其实是能活动的。

可她为了博取大家同情,只能装着很虚弱,不能动的样子。

躺着不能动,实在是很煎熬。

她一直渴望尧哥哥能来看她,可季尧一直都没来。

她又安奈不住的给尧哥哥打了电话,可是电话接通后尧哥哥只是很冷淡的说,让她找自己男朋友顾恺泽来陪她。

然后她挂了电话,很冲动的跟顾恺泽提了分手。

她本意是想把顾恺泽当成挡箭牌的,可是现在尧哥哥好像怀疑她对他一直没有死心过了。所以,顾恺泽这个挡箭牌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她就提出了分手。

当然,顾恺泽是坚决不同意跟她分手的。

可她也是坚决要分手的,最后的结果是顾恺泽被关在病房外,她说再也不会再见他了。

在顾恺泽的心里,筱雅一直是个善良恬静的美好姑娘。他以为她提出分手,是怕拖累他,所以他不同意。

最后,在姑姑的劝说下,他才答应先回去。先给点时间,让筱雅冷静冷静。

下午的时候,还对她发了一通脾气。

季洁见筱雅跟顾恺泽提出分手,而且态度很坚决,再加上她现在卧床不起。

她以为筱雅真的是脊柱受伤了,所以就冲进来数落她。

说她傻了,放着顾恺泽那么好的男人不要?硬是要折腾来折腾去的,现在还把自己弄成这样。

筱雅只是无助的落泪……

季洁见她哭了,也就忍住了脾气,什么都不说,只默默的陪着她。

这会,季洁睡着了。

可她还是一直都睡不着,想着她博取同情这一招对尧哥哥完全不起作用,她就很上火。

她想来想去,想到季诚之前对她的叮嘱。

所以,忍不住拿起手机给季诚偷偷的发微信,“尧哥哥好像一点都不同情我。怎么办?”

季诚似乎像是专门等着她的短信一样,秒回道,“沉住气。”

筱雅手指点着屏幕都忍不住很用力,“我快装不下去了,我真的沉不住气了。”

“冷静。”

“我冷静不了了,不管我怎么装委屈,怎么装可怜,都没用。尧哥哥都没有多看我一眼,我现在怎么办?”

“换个人,从姑姑那里下手。”季诚又给她出主意。

筱雅想了想,回道,“好吧,我只能试试看了。姑姑那边其实我也没什么把握了,姑姑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得。”

季诚又回,“先试试看,随时跟我保持联系。记得聊天内容即使删除。”

“好。”

她放下手机,又想到重要的一点,“对了。尧哥哥好像对我起疑心了。”

季诚沉默了几秒后,谨慎道,“你一定要小心,不要冲动。”

筱雅删了聊天记录后,就开始预谋着从姑姑身上下手了。

第二天,筱雅说在病房很闷,让季洁去护士站借来轮椅,推她到天台去透透气。

季洁并没有多加怀疑,她也盼望着筱雅能够心情好点,能够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很欣然的去借来了轮椅,跟护士一起将筱雅搬到轮椅上,然后坐电梯,推她去顶楼的天台。

天台上,季洁正在跟筱雅聊曾经的一些往事。

想到那些曾经美好的回忆,她苍白的面颊上难得的浮现一抹笑容。

小时候,季尧跟筱雅总是围在她身边,那时候她没有那么多烦恼,觉得生活真的很幸福。

只可惜现在……

就在她陷入到曾经的回忆当中的时候。筱雅已经悄悄的袖管里面抽出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来。

季洁不经意的一低头,居然看见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她当即吓的双腿发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水果刀明晃晃的刀刃在阳光下散发出刺眼的光芒,刺痛了季洁的眼眸,更是刺痛了她的心脏。

她从地上爬起来,紧张的喝道,“小雅,你在干什么?你到底在干什么??”

筱雅手里握着一把水果刀,就这样对着自己白皙的手腕,眼眸空洞着,像是随时都可以割下去一样。

季洁脸色已经惨白一片,惊叫道,“把刀给我!你在开什么玩笑??你到底在开什么玩笑?”

筱雅摇头,了无生机的摇头,空洞的眸子里没有一丝焦距,“姑姑……我不想活了……我都变成这个样子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活着真的没意思了……”

季洁喝道,“胡闹!你到底要闹哪出?你这是要干什么?快点把刀给我,这样很危险的!!!”

筱雅泪流满面,凄楚无比,“姑姑……我很爱我的尧哥哥。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我那么深爱着他,我一直把爱他当成我人生的信仰,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突然就变成这样了?为什么我深爱的,深爱着我的男人突然就在我睁开眼睛之后属于别的女人了?”

她的情绪很激动,眸光有些癫狂,像是随时都可以在自己的手腕上割下去。

季洁心跳狂乱起来,砰砰直跳,她安抚着她,不停的劝说她,“小雅,你听话。你先把刀给姑姑好不好?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你的情况没那么糟糕,你不应该那么悲观的。你先把刀给姑姑,你这样会伤到自己的。你一直都很听姑姑话的,你一直都很乖的对不对?你听话好吗?”

筱雅看季洁紧张的模样,像是在绝望的悬崖上找到了一点希望,她继续演戏。“不……姑姑……我不想再听话了。我一直那么乖,可老天爷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不公平?姑姑你说我做错了什么?你说说看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要被这样对待?我不是父亲亲生的,可我根本就没法选择啊。我也是无辜的受害者啊,父亲把我打成植物人,我睁开眼睛,我的爱情就没了。怎么可以这样残忍???”

季洁也吓哭了,经过陶笛母亲去世的事情之后,她现在最怕的就是这种生命随时消失的时刻了。她不停的摇头,“小雅,我最心疼的小雅。算是姑姑求你了好吗?你快点把刀放下好不好??”

天台上风很大,筱雅握着水果刀的手都在颤抖。

她的刀每颤抖一下,季洁的心就跟着颤抖一下。她不敢想象,如果筱雅的刀真的落下去,她怎么能承受那样的画面?

她哭的抽噎不止,“姑姑求你好不好?爱情没了,你还有生命啊。你还可以遇到比季尧优秀一百倍的男人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要一条道走到黑?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

筱雅悲怆的摇头,“不!姑姑你不懂我。你不懂我的感受。我不甘心……我一点都不甘心啊!姑姑,你根本不懂我对尧哥哥的爱有多深!每天看着他跟陶笛在我面前恩爱,我都恨不得分分钟去死掉。我觉得活着太痛苦了,太煎熬了。我一直想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我?我真的想不明白……”

季洁紧张的双手握成拳头,哭的几度崩溃,眸底满是愧疚,可除了愧疚她还能怎么样?

“小雅……别再傻了。顾先生那么好,你为什么就不能试着爱他?为什么一定要惦记着小尧?姑姑说了,这世界上优秀的男人很多。你积极治疗,很快就能走路的。到时候,那么优秀美丽的你,怎么会找不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小雅,别钻牛角尖了。其实姑姑这段时间帮你想了很多,你只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你以后会幸福的。好不好?”季洁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筱雅还是冷冷的摇头,她甚至有些偏激的道,“不!除了尧哥哥。我再也不会爱上别人了!他的存在,就是我不爱别人的理由!我试过爱别人,可是不行,真的不行啊,姑姑!!!!”

季洁不敢靠近她,只能劝说。

可筱雅显然是听不进去任何话的,她不停的哭诉着,“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姑姑……你别管我了,让我去死吧!!我想死了,我真的想死了!!!”

季洁急的都想抽她,“你为什么就是要这么固执?”

筱雅绝望的看着她,“姑姑……其实你一直都是心疼我的。我知道你对我好……你能不能再帮我最后一次?我现在真的一无所有了,我再得不到尧哥哥的爱,我真的会死的。我撑不下去了!!”

季洁听到她这番话,那颗狂跳的心脏,突然就冷却了。心跳一点一点的慢下来,看着筱雅凄楚的模样,还有她眼底的偏激。她很无力。很疲惫的摇头,情绪近乎崩溃,“小雅,为什么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你都听不进去?我真的很想问问你为什么听不进去?你这是在犯贱你知不知道?”

筱雅眼底那点希望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姑姑……你不肯帮我了是不是?不肯了是不是?”

季洁摇头,抹了一把眼泪,“小雅,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你应该好好想想。我看的很清楚,小尧的心里已经没有你了。你回来之后,你前前后后做了多少事情?不管你是装可怜,还是装无辜,又或者是义无反顾的救他。他对你都没有那种爱情了,他现在只是把你当成妹妹。你为何不退一步,接受这样的局面,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筱雅情绪也被刺激到了极点,她眼底有些癫狂之色在闪烁,“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啊!姑姑,你不是我,你不会理解我的感受的。现在你只要回答我,你到底会不会帮我?”

季洁无力的道,“我帮过你,我昧着良心帮过你很多次。那些刺激小笛的话,我都是没办法才说的。可一点效果都没有,我越是帮你,他们的感情越是亲密,你怎么还是看不透??”

筱雅眼眸近乎猩红着,“你到底帮不帮?你不帮我,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反正我活着也没意思了。”

季洁踉跄的后退了两步,看着这个疯狂的筱雅,只觉得陌生无比。她真的无能为力了,她帮不了她。感情这种事情,不是她这个外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再说了,她实在是不想再昧着良心去伤害小笛了。这一生,她原本就亏欠小笛。她怎么能一错再错?

她摇头。悲怆的喘息着,摇头,“小雅……对不起……姑姑真的帮不了你。姑姑也没办法了……真的……”

筱雅的心顿时寒冷透彻的宛如冰块,她没有想到季洁拒绝的这么彻底。她以为季洁真的把她当女儿一样宝贝着,在她拿自己的生命威胁她的时候,她一定会妥协的。

可是她错了,她真的错了。

季洁她根本就不是真心疼爱她的,不然她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拒绝?

她恼火又失望的瞪着她,“姑姑,你怎么就这么狠心?难道你能眼睁睁看我在你面前死去?你能吗?”

她的手指愤怒的颤抖着,水果刀已经划到了她的肌肤,有鲜血流了出来。

季洁痛苦的摇头,一下子跪在她面前,“小雅,我求求你别这样行不行?姑姑求你了……”

“你到底帮不帮我?”筱雅冷眸威胁着,眸底翻腾着猩红之色。

季洁这次也是打定了主意了,如果季尧心里还有筱雅,她或许可能会再去伤害小笛。可是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她发现自己做什么,说什么,都影响不了他们的感情。她又何苦再去伤害小笛?

小笛肚子里面还怀着季家的血脉,她实在是不忍心了。

她决绝的摇头,“小雅,你放弃吧。姑姑不忍心看着你死,可姑姑实在是不能去伤害小笛了。我知道,如果你真的在我面前死掉,我也会良心不安一辈子的。所以,你要死,我陪你一起死!!!”

她这话说的很决绝,或许死对她来说真的是一种解脱。

她这辈子做错了两件事,这两件事她用一辈子在忏悔,一辈子在弥补。

可是,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真的弥补。

自己的良心还一直受着折磨,倒不如真的去死吧!!!

筱雅有些傻眼了,她没想到季洁居然会决定跟她一起死。

可她明显是不想死的,她只是想威胁季洁啊。

这下子……该怎么办?

季洁已经站在天台边上了。冷风扬起她的发丝,她的面孔上闪过决绝的暗色,她冷笑,“小雅,你真的死了,姑姑也会毫不犹豫的从这里跳下去的。”

筱雅简直是自己打脸了,这件事该怎么收场?

最后,没办法了,她总不能真的自己割腕吧。

她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怎么甘心就这样死去?

她只能装晕了……

她“晕”过去之后,季洁一把将她手中的水果刀抢过来扔掉,然后将她推回病房……

————

筱雅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了,她醒来便看见季诚在。

她刚准备开口的时候,季诚对她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她一愣,然后季诚上前指着窗帘后面那个季尧偷偷放的窃听器给她看。

筱雅看了一眼,脸上就闪过惶恐之色。她的病房居然有窃听器,是谁放的?

什么时候放的?

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她后怕的咬着唇,真担心这些天自己说出一些不能被别人听见的话。

她不能说话。只能急切的看着季诚,用眼神询问他现在该怎么办?

季诚在手机上打出四个字,“不动声色。”

筱雅点头,季诚问她要不要吃苹果?

她说不要,然后季诚问她要不要出去走走?

她说好吧。

季诚推着筱雅,在楼下散步,找了一个偏僻的可以说话的地方。

筱雅连忙将自己失败,季洁也不肯帮她的事情说了出来,她整个人慌乱的不行,“小诚,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病房内放了窃听器,姑姑又不愿意帮我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对了你说窃听器会不会就是姑姑放的?”

季诚眼底闪过一抹不符合年龄段的深沉,他摇头,“不是姑姑。”

“那是谁??”

“季尧!”

筱雅不相信的蹙眉,“怎么可能是尧哥哥?”可仔细一想,尧哥哥是最有可能的。尧哥哥已经疑心了,所以放窃听器想听到一些深层次的东西。

她挫败的握紧拳头,慌乱的很,“尧哥哥的确是有可能,可他曾经对我那么好,怎么会这样防备我?”

季诚冷冷的勾唇,“人是会变的。”

筱雅想到姑姑的态度,更惶恐了,“姑姑这边我该怎么办?她知道我太多太多秘密,对我真的很不利。我该怎么办?”

季诚眼底闪过一抹阴冷,沉声道,“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筱雅一惊,“你意思是……?不行,我不敢,我真的不敢。毕竟姑姑照顾我这么久,她对我挺好的。”

季诚却再一次阴冷的道,“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留着她说不定哪天就毁了你。要是让季尧知道你做的那些事,你还怎么嫁进季家?难道你不想做季家少奶奶了?”

筱雅语塞,“……”

季诚继续循循善诱,“要想成功,一定要不择手段。”

筱雅楞了半响,才小声道,“可我真的不敢,我没杀过人。”

季诚的两只手按在她的肩膀,阴冷的道,“都说女人是头发长见识短,看来这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小雅姐姐,你现在方寸大乱,都不聪明了。”

筱雅咬唇,可是又不敢对他凶,只能压低声音问,“你什么意思?你有好办法?”

季诚点头,“当然,别忘了你手里还有一张王牌。申城那边……”

筱雅瞬间就秒懂,“你是说……”

季诚阴冷的点头,“没错。”

……

两人在外面聊了具体计划后,在季诚送筱雅回去的路上。

筱雅突然想到一点,问道,“小诚,你这样来病房来我出来聊天。你不怕尧哥哥怀疑到你身上?”

季诚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季尧从来就没有停止怀疑过,只是他没有证据。”

他做事一向很有分寸,是不会留下一点证据的。而他最喜欢季尧怀疑到他,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实在是很爽!

筱雅又想到医生那边,“那医生那边呢?会不会不安全?”

季诚深沉的道,“不会的,你放心。”

筱雅还是有些担心,可第二天居然传来了主治医生在家里出了意外被大火烧死的新闻,她这才放心。同时也了解到了季诚的心狠手辣……

————

周末。

季尧跟陶笛两人相拥着躺在床上,听小说。

注意,不是看小说而是听小说,还是两个人一起听小说。

因为手机有辐射,所以季尧不允许她近距离的面对手机。只能插上耳机,听了。

陶笛听的是网上连载的言情小说,她知道男人对言情小说没什么兴趣。也没打算让男人陪她听。可男人却坚持陪她听。

她追问原因,男人霸气的回答,“你说我没情商,我多听听言情小说,提高一下情商。”

陶笛幸福的笑了……

于是,两个人就面对面相拥着,一人一只耳机听爱情小说。

午后的阳光,带着几分慵懒折射在病房内,两人这样的状态特别的宁静和谐。

直到保镖一通电话打过来打破了这种宁静,保镖汇报说是季洁开车离开医院,还上了高速,好像是要出城。

季尧一听微微蹙眉,“跟好她,别跟丢。有情况,随时汇报。”自从陶笛跟他说了上次骗她去施心雨病房的那通电话是姑姑打来之后,他就派人监视姑姑和筱雅了。

半个小时候,保镖再次打来电话汇报,说是季洁好像是开车奔申城方向去了。

季尧眉心骨跳了跳。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姑姑以前是住在南城的,怎么突然一个人开车去申城?

挂了电话,他直接给姑姑打电话。

季洁很快就接电话了,他不动声色的问姑姑在哪里?

“小尧,我现在正在开车。你有事找我吗?”

“没事,就是几天没见你来病房了。”季尧语调尽量淡淡的。

季洁有些抱歉,“对不起,姑姑这几天忙着照顾小雅。没顾上去看你,姑姑现在去申城办点事去。明天肯定就能回来了,到时候姑姑给你跟小笛两人煲汤。”

她的语气和态度没什么不对的。

季尧捕捉到了重点,问,“为什么去申城?”

季洁那边突然惊叫了一声,电话挂断了。

季尧紧张的脊背绷紧,再打姑姑电话没人接。

他拨打保镖的电话,保镖惊慌失色道,“季先生,出事了……姑姑的车好像出了问题……”

“救她!!!”季尧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吼出来,“不惜一切代价,救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