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一个秘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保镖在电话那边恭敬的应道,“是!”

挂了电话,季尧有些隐忍不住的慌乱。眼皮甚至都一跳一跳起来,他坐在床上双手握紧成拳头。

陶笛摘下耳机,伸手挽住他的臂弯,用温柔的眼神轻轻的安抚着男人的紧张和慌乱。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季尧心底的不安更加强烈。他幽深的眼眸中满是凝聚的担忧,姑姑在他眼里便是第二个母亲。

他不希望姑姑出事……

十分钟过去了,这十分钟季尧像是度秒如年。

陶笛一直安静的陪着他,小手一直抓着他的臂弯。

季尧的手机再次响了……

季尧眸底的那些担忧深谙了一下,连忙接通电话。

电话里,保镖的声音慌乱无比,还伴随着剧烈的喘息,“不好了,季先生。姑姑的车直接开到山崖下面去了!”

季尧手中的手机掉到病床上,下一秒,他又捡起来。额际的青筋暴突着,手背上的青筋也暴突能,近乎能够看见血管里面流动的血液。对着手机咆哮,“一定要找到姑姑!一定要!!”

“是!”

“定位发来!”

“是!”

收到保镖发来的定位,陶笛要求跟季尧一起到事发地点去。

季尧同意带她,只是在去之前,喊上左轮一起去帮忙。

等到左轮一路飙车到了出事地点的时候,事发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

虽然在现场的都是可信之人,可是为了谨慎起见。季尧并没有下车,而是继续在车内扮演着看不见的状态。

陶笛因为有孕在身不方便,也只能陪着他在车内等待,感受着男人全身僵硬的肌肉。她柔声安慰,“没事的,姑姑一定会没事的。别担心……”

季尧一直沉默不说话,眉头紧锁着,大手反过来抓住陶笛的小手,攥在掌心。

左轮指挥着保镖们到山崖下面搜寻,之前负责跟踪季洁的保镖在事发之后第一时间报警了。

所以,当地的警方也第一时间赶来,展开了大面积的搜救工作。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整个环山公路都被笼罩了一层悲伤又急切的气氛。

半个小时后,季洁的车终于被发现了。

她的车已经严重变形,几乎已经看不出车身原本的色彩和轮廓了。

车门边上,有一大滩的血液,近乎要凝固了。

保镖们将季洁从已经严重变形的驾驶室里面将季洁弄出来的时候,她满身鲜血,整个人已经成了血人。就连发丝上都满是鲜血,眼眸无力的阖上,人早已奄奄一息了。

当坐在车内的陶笛看见浑身是血的季洁被抬上来的时候,难过的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保镖们将季洁放到车内,左轮飙车一路狂奔去医院。

陶笛将季洁抱在怀里,让她的头枕在她的腿上,她的泪水如雨点一般砸在姑姑的脸上。

只可惜,姑姑早已没了意识,只剩下一点点微弱的气息。

她的小手上,衣服上。腿上,全部沾上了姑姑的鲜血,她喃喃的呼唤着,“姑姑,你别睡。你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到医院了!!!!”

季洁眼眸一直阖上,模样凄楚无比。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申城医院,保镖提前去医院急诊通道清场。

当季洁被抬上担架床的时候,陶笛还一直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喃喃的呼唤着,给她信念,“姑姑,你一定要坚持住。你会没事的,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急诊通道被清场后,季尧疯了一样找医生。

在季洁被推进去的那一瞬间。她竟奇迹般的睁开眼眸,唇瓣张了张,“……”

陶笛俯身,“姑姑,你说什么?你想说什么?”

季洁费力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陶笛摇头,“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只要你好起来我一定不怪你,你如果不好起来,我就不会原谅你的。你一定要好起来好不好?求求你了……”

她催促护士将季洁推进去抢救。可是季洁一直紧紧的拉着她的手,似乎是有话想要跟她说。

陶笛急急的问,“姑姑,你想跟我说什么?你说……说完你进去治疗好不好?你一定会没事的,你还没看见季家娃娃出生呢。你怎么能有事?”

季洁眼角有泪水滑落,混合着脸颊上的血迹,变成了血水滑落下来。她的一双直直的盯着陶笛,咬唇,很虚弱却很固执的道。“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小笛……”

陶笛点头,“嗯,你说,你说吧……”

季洁的手指紧紧的攥着她,这是她唯一能够传递自己愧疚的方式了,她有气无力的说出了一个让陶笛震惊到极点的秘密,“你……你是……我大哥的女儿……对不起……我隐瞒了你……我这一生对不起你妈妈……也对不起你……对不起很多人……我这一生一共做错了两件大事……一是你跟你妈妈的事……还有……”

从车冲下山崖之下,她一直在硬撑着,这会早已快要撑不住了。

她觉得有些秘密,再不说出来。真的没机会了。

她不想因为这个秘密让陶笛遗憾一辈子,一辈子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

她做错的两件事,她也想要全部说出来了。她不想再一个人默默的承受,默默的弥补了。她想要说出来,想要不顾一切的说出来。说出来。心里也能轻松点。

就当是她最后的救赎了,不想要因为她做错的事情,再让别人承受不该承受的那些了。

其实,她的出刹车失灵的时候,她就已经意识到小雅可能想要杀她灭口了。

面对死亡。她虽然害怕,可是她却不怪小雅。

小雅今天遭遇的一切,都跟她有直接的关系,她这条命就当成是对小雅的弥补了。

她也知道,其实是弥补不了。很多东西。一步错步步错。

等她想要弥补,想要挽回的时候,不管怎么努力都回不到最初了。

她管不了那么多了,有些秘密不说出来,她真的怕没机会了。她一直紧紧的拉着陶笛的手,看着陶笛的脸色由紧张变成呆滞,她唇瓣颤抖着,继续道,“小笛……”

陶笛下意识的摇头,“不……不……你说什么呢?你胡说什么呢?”

季洁眼泪流的更汹涌。她想要解释更多,想要继续说出自己想说的,可是她低估了自己的体力,她一激动,竟晕了过去。

陶笛水眸中闪过一抹癫狂。看着闭上眼睛的姑姑,激动道,“你醒醒,你醒醒啊!!!”

护士并没有听清楚季洁在陶笛的耳畔说了些什么,见伤者再次晕了过去。连忙催促道,“请家属让一让,请让开!!!”

陶笛却是疯了一样的紧紧的拉着姑姑的手,“你说什么?你说清楚好不好?我求你……”

季尧看见陶笛情绪崩溃成这样,连忙冲过来。将小妻子紧紧的抱在怀中。

陶笛扑在季尧的怀中,两人紧紧相拥。

季尧以为她情绪崩溃是因为姑姑的伤势过重,而只有陶笛自己心里清楚她之所以如此失控?如此崩溃,更是因为陶笛爆出的那一个秘密。

姑姑说她是是她大哥的女儿?

也就是说,她是季向鸿的女儿?

是她公公的亲生女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怎么可能?

如果自己是季向鸿的女儿?那么她跟季尧怎么办????

怎么办???

她的眼前一片苍茫的白色,还有一脑子的问号。

季洁被推进抢救室去抢救了,大家等在抢救室门口。

陶笛靠在季尧的怀里,一脸的呆滞。

季尧自己也煎熬着,也要顾及着小妻子的情绪,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

左轮倚在一边的墙壁上,眉峰紧拧着,眼底有一抹肃杀之气闪过。刚才他已经让人把姑姑的车拖回去检查了,姑姑的刹车明显的被人动了手脚。他在想,是不是又是一直隐藏在背后的那个神秘人做的?

不然,他想不出还有谁会想要杀姑姑。

这么久了,他一直查不出神秘人是谁?

而这个神秘人却对他们身边的事情了如指掌,这种被敌人玩弄在掌心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他暗自咬牙,一定要尽快把神秘人找出来了。

在抢救室门口的时间,是无比煎熬的。

陶笛的小手暗自握紧,她比谁都希望姑姑能够挺过来。她还有很多话想要问姑姑……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只觉得漫长的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终于,抢救室的灯灭了,里面有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一边擦拭额头上的汗水,一边惶恐的看着季尧。

陶笛第一个冲上前,“怎么样?姑姑怎么样了??”

季尧将她拉到怀中。沉声问,“说,怎么样了?”

医生抱歉的摇头,“暂时性命是保住了,只是病人颅内损伤严重,基本上以后会是一个植物人的状态。”

陶笛听了,眼前一黑,双腿一软,就这样直直的跪在冰凉的地板上。

怎么会这样?

植物人?

又是植物人?

突然她觉得好疲惫,好无力。

怎么总有很多很多事情,一波一波的袭来,不停的发生?

季尧听了也是痛苦的阖上眼眸,狠狠的对着墙壁砸了一圈。

该死的!!!

姑姑又变植物人了?

怎么会?

陶笛觉得眼前的黑暗越来越深沉的将她笼罩,她有些承受不住的晕倒在季尧怀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