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怎么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醒来的时候,在申城医院病房内。

季尧陪在边上,他双眸猩红,满是疲倦之色。

见她醒来,连忙上前亲吻她的面颊,“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陶笛自从听到姑姑说的那个秘密之后,最直接的反应的就是担心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健不健康?所以,她紧张的抓着男人的手臂,哑声问,“我怎么了?我肚子里的宝宝怎么了?我肚子里的宝宝有没有事????”

季尧连忙安抚道,“没事,宝宝没事,你也没事。医生说你是情绪激动才会晕倒,没事了。”

他将她的脑袋楼在怀中,大掌温和的轻抚着她的脊背。慢慢的安抚着她的情绪。

姑姑出事了,他虽然很伤心,很难过。可他是男人,他是她的依靠。他必须要收敛自己的伤心和难过,给她温暖的怀抱。做她的依靠。

陶笛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一点后,想到姑姑最后说出的那个秘密,她的脑袋再次炸开了一样。

她慢慢的松开了季尧,然后双臂环着自己的双膝,陷入沉默当中。

姑姑在那种危急的关头,是绝对不会有心情跟她开玩笑的。

难道……还是姑姑的刻意破坏?

姑姑想要她跟季尧离婚,让季尧娶小雅?

可是,往深处想。姑姑跟她的母亲是同学,是好闺蜜。所以,姑姑最有可能知道她亲生父亲是谁的。

还有最开始的时候。姑姑是极力反对她跟季向鸿见面的。

这样回想起来,她越发的害怕。

心底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她觉地姑姑说的是真的……

真的!!!

可是,她跟季尧怎么办?

季尧是公公最疼爱的儿子,那她跟季尧到底该怎么办?

还有她肚子里的宝宝会不会不健康?

她自己这样想着,越想越害怕,脸色越发的苍白。

最后,竟泪如雨下。

季尧一直盯着她看,越发觉得她情绪不对,紧张道,“怎么了?”

陶笛低头,不语。

心底早已兵荒马乱,一片狼狈。

季尧坐在床边,大手抬起她的下巴,逼着她看着自己,眸底一抹精光闪过,问,“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最后姑姑跟你说了什么?”

陶笛下意识的想要回避,她摇头。

季尧更加着急了,看她哭,看她这样难受,他的心像是揪着了一样,将她搂在怀中,“说,姑姑跟你说了什么?说。”

陶笛觉得自己无法承受这个秘密了。她也在煎熬着,在纠结着。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该怎么办?她是应该一个人承受,还是把他拉上一起痛苦难受?

她好希望这件事不是真的,真的好希望。

她宁愿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

季尧那双紧张的眼眸,让她眼底的那些纠结无处可藏。她知道这个秘密之后。整个人脆弱的像是纸片人。她一个人真的承受不了了,她想到曾经跟男人约定过,未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两个人一起来面对。

于是,她冲动的抬起水眸,看着季尧,泪如雨下的哭诉道,“老公,姑姑……姑姑她在最后跟我说……她跟我说其实我的父亲是她的大哥…………我……我……快疯了……”

季尧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僵在原地。面部五官冷硬无比。眸底先是震惊一片,然后是一片幽暗的灰色。

陶笛无助的看着男人,哭着哽咽,“老公,我们该怎么办?我感觉姑姑说的是真的……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我现在很担心,各种担心……我们……怎么办啊??”

季尧好半响才从刚才的震惊中回神,他垂眸看着哭的梨花带雨般的小妻子。他摇头,重复道,“不是的,姑姑说的不会是真的。一定不会是真的……”

他这样的重复。已经说明了他心底的不坚定。

姑姑在最后的关头,应该不会说假话。

而且,姑姑认识陶笛的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可能知道陶笛父亲是谁的人。

他记忆的长河像是被划拉了一个口子,曾经的记忆涌了出来。他记得他曾经问过姑姑陶笛的父亲是谁?当时姑姑说不知道。可是那语气现在回想起来,是有些不正常的。

他的心里像是被扔进了一颗手榴弹,炸的他浑身血肉模糊……

陶笛只能低声的哭泣着,她无助的肩膀在颤抖着。这个秘密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海水将她淹没了。连呼吸都变成了一种奢侈。

她该怎么办?

孩子该怎么办?

她和他又该怎么办?

她快要疯了,再这样折磨下去,她真的会疯。

季尧也沉默着,呼吸变得艰难……

病房内像是被魔法定格住了一样,弥漫着死亡一般的寂静。

左轮出去买晚餐了,进来的时候,被病房内这种紧张而灰暗的气息给吓住了。

他将餐盒放下,劝道,“怎么的了这是?植物人苏醒的病例多了去了,大哥你自己就是个医生。怎么能这么悲观?没准咱姑姑睡上几天就醒了,你们至于这样?赶紧的,吃饭。我这买的都是有营养的,吃吧。”

他以为他们在为姑姑难受,却不知道他们是被那个秘密惊的崩溃掉了。

季尧跟陶笛还是没说话。两个人脸色都是惨白的,看上去很是吓人。

左轮拧眉,有些急了,“怎么的了?都不要活了?日子不要继续了?出了事情就不吃不喝了?小嫂子,你现在怀着孕。我干儿子在你肚子里可是需要大把的营养。你别不懂事,你给我多吃点,给我干儿子补充营养。”

他将餐盒打开,可陶笛听到他说干儿子,哇的一声忍不住又大哭了起来。

左轮吓的筷子都掉在了地上。“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这样子怎么像是又发生什么大事了一样?”

他这才意识到这两个人的不对劲,陶笛只顾着哭,而季尧却像是一座雕像一样一言不发。

很不对劲……

陶笛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差点就撑不住再次倒下去了,幸亏季尧及时的伸手扶了她一把。

季尧扶住她,手臂坚韧有力,那双幽深的眸子闪过偏激的流光,突然吼道,“不可能的!我们不可能是兄妹!”

他吼的陶笛心口一颤,左轮也是心口一颤。说什么胡话呢?什么兄妹不兄妹的?

季尧像是吼给别人听。更像是吼给自己听的。他想要用这种吼声说服自己,给自己一点坚定的力量。

垂在一侧的手臂用力收紧,他深呼吸,逼着自己冷静几分。用自己的理智分析,他一字一句咬牙道。“陶笛,你别哭。我们不会是兄妹,你永远是我最疼爱的小妻子,而不是什么狗屁妹妹!”

陶笛抬起泪眼朦胧的眸子看着他,慢慢的抽噎。

季尧搂紧她。又道,“姑姑说你的亲生父亲是我父亲,你就相信吗?如果我们真的是兄妹,她怎么会允许我们在一起?你当初怀孕,她那么高兴。她怎么会拿季家的子孙开玩笑?所以,她的话不可信!”他分析之后,越发的觉得姑姑说了假话。姑姑那么疼爱他,之前一直很支持他跟陶笛在一起的。姑姑一定是在撒谎!!!

左轮听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了,他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什么鬼?

难道姑姑在最后跟小嫂子说了她的亲生父亲是季叔叔?

这也太离谱了吧!

他下意识的摇头,“不可能的,这完全不可能。简直是太离谱了!”

陶笛像是看见了一丝希望一样,“真的不可能?真的是姑姑在骗我吗?”

季尧梗声,“是。”

左轮也道,“绝对是姑姑在骗你,这种事情太离谱了。我感觉完全不可能的,不过,为了打消你们的疑心。我建议还是去做一下亲子鉴定,这样大家都能放心了。我个人坚信,小嫂子不可能是季叔叔的女儿。”

季尧眸底一抹光芒闪过,看向左轮,“你去弄样本。”

左轮不容置疑的点头,“好,我现在就赶回东城去弄样本。对了,我顺便带上小嫂子的头发丝。直接在东城找朋友鉴定了。”要弄到季叔叔的头发丝不难,他只要找个借口去季叔叔的公司跟他聊一会天就可以了。

陶笛也像是抓住了一块浮木一样,连忙拔了两根长发给他,“麻烦你了。”

左轮立刻离开,走到病房门口。又回过头来叮嘱了一句,“你们不可能是兄妹的,你们放心吃饭。吃好,喝好,养好身体,等着我的好消息。”

陶笛急切道,“记住,出了结果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被左轮这样笃定的安慰过之后,她重重的叹息,似乎是看见了希望。

左轮点头,“我一定!”

两人还是没什么胃口,毕竟鉴定结果还没出来。

不过,季尧到底是男人,坚强的男人。他霸道的逼着陶笛多吃点,自己也吃了点饭。

吃完之后,两个人相拥躺在病床上。

陶笛看着男人幽深如潭般的眸子,她吸了吸鼻子,像是赌气,更像是任性一样的往他怀中贴了贴,“老公,我想过了。即使真的是那样,我也不离开你。哪怕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反对我们在一起,我也跟你在一起。哪怕别人骂我,戳我脊梁骨,我也不管不顾。大不了,我找个没人的深山野林,就这样跟你过一辈子。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