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一直可爱!/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轮的话,让季尧眸底闪过一丝震撼。他的脊背僵在墙壁上,眸光深谙了一下。

陶笛喃喃的重复道,“还有一种可能性?什么可能性?”

左轮深吸了一口气,松开季尧的衣领,还帮他整理一下,他道,“我突然想到姑姑一直很疼爱大哥,她也不是个恶毒的女人。如果她早知道这个秘密,早知道你们不能在一起,她是不可能眼睁睁隐瞒到现在的。”

季尧现在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早已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急切的吼,“你想说什么?你到底想说什么?”

左轮拧眉谨慎道,“其实我想说的是,姑姑既然没有撒谎。也没有阻止你们在一起,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你根本不是季叔叔亲生的。”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季尧跟陶笛不约而同的说了一句,“不可能!”

他们潜意识觉得没这个可能性,因为季向鸿对季尧的疼爱和偏爱,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季尧反应更加激烈一点,他蹙眉,沉声道,“这太荒谬!”虽然曾经很多次,他都希望自己不是季向鸿的亲生儿子。因为他接受不了他曾经对自己亲生母亲的所作所为,可那也只是随便想想。

虽然他不善于表达,可他这些年看的很明白。季向鸿对他很偏爱,这种偏爱一直表现的很明显。最明显的是立遗嘱的时候,他得到的遗产,比季诚母子多好几倍。

如果他不是父亲亲生,父亲怎么可能这样偏爱他?

他蹙眉,根本就觉得是无稽之谈。

左轮又道,“对,我也觉得是不可能。因为我也看出来季叔叔一直很偏爱你,可是我刚才在想。有没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季叔叔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种情况?也就是说他并不清楚你不是他亲生的?他一直以为你是亲生的,才会这么偏爱你的。懂我的意思?”

季尧沉默了,蹙眉在思考。

陶笛也沉默了……

片刻之后,两人抬眸,相视一眼。眸底不约而同的亮起一束希望的亮光,然后季尧便急切道,“你回东城,再验证一次!”

他从自己头上扯下几根发丝塞到左轮手中,几乎是急切的将他退出病房的。

事态严重,左轮刻不容缓的再次赶回东城。

这一夜,陶笛跟季尧两人都失眠了。

陶笛是在想白天的事情,她现在的心情真的很复杂。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这份鉴定结果不是她所希望的。其实,她宁愿自己一辈子找不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只要能跟季尧一直相爱下去就好。

可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她不得不面对亲生父亲这个问题。

真的想不到,兜兜转转这么大一圈,她的父亲居然是自己的公公。

说是造化弄人,其实也不尽然。

她无形中。早就叫了季向鸿爸了。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故意跟她开的玩笑……

眼下最关键的还是季尧跟父亲的关系,经过两次的等待和煎熬,她的心真的很疲惫很疲惫。

只剩下一股一定要在一起的坚定信念,支撑着她了。

季尧虽然没有过多的在她面前表现出来,可是她知道他是个男人,他承受的不比她少。她很心疼他,只能一直往他怀中贴,一直紧紧的靠在他怀中,用自己的体温安抚着他。

————

第二天,中午。

左轮终于接到了朋友电话,来鉴定中心拿鉴定报告。

其实,他一早就在车内等着了。

这一次,他比上一次更加紧张。上一次,他心底其实是以为姑姑在撒谎的。

可,姑姑没撒谎。事情明显的脱离了预想的轨道,他能不紧张吗?

再说了,这只是他的一种猜测。其实可以说,是一种天马行空的猜测。

他是找遍了各种借口,才想到这个可能性的。

所以,他接电话的手指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朋友将装着鉴定结果的文件袋递给他的时候,差点被他的脸色给吓坏了,紧张的问,“你没事吧?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左轮没心情说话,摇头,然后就关上了车门。

车开出鉴定中心的时候,他对着副驾驶座上面那个文件袋发呆。

刚准备打开的时候,冯美婷的电话打了过来,他只扫了一眼屏幕,然后就挂了电话。

冯美婷打不通他的电话急了,接二连三的打过来。

左轮最后火了,接通了电话好一阵的咆哮,“你他妈吃饱了撑的?打什么电话?再他妈打一个试试看!”

挂断了电话之后。狠狠的将手机直接扔到后座。

动作很猛,也不管手机会不会被砸坏?

这次拆开文件袋的动作明显比昨天紧张多了,昨天是心底有底,今天可是胡乱找借口猜测的。

他紧张的甚至拿不稳,第一次竟将鉴定结果掉在车座上。

他在心底将自己逼视个彻底,深呼吸才看下去。

看到最后,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一直拧紧的眉头。才终于松懈了几分。

看完了之后,他发现自己突然很饿。

这才想起来自己居然为了等这份结果早餐和午餐都没吃,这会真是饿的很。

随便在路边一家餐馆点了几个菜,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就开车赶回申城。

————

申城医院。

今天不同于昨天,昨天在等待的过程中,陶笛不停的跟季尧聊天。

可是今天,她已经没力气说话了,只觉得自己在等待的过程中快要枯萎了。

季尧也没有说话,他只是在她每一次快要熬不住的时候,用力攥紧她的小手,紧紧的攥在掌心。

陶笛抬眸看着他,勉强的扬唇。

早餐是保镖买来的,午餐还是保镖买来的。

两个人都吃了,都安慰着彼此,鼓励着彼此。可是。都是明显的食不知味。

左轮提议的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从早晨开始,陶笛就一直不停的看时间。

季尧一直的边上安抚她,可她知道他也在煎熬。因为他自己也总是时不时的低头看一下腕表,估算着左轮什么时候才能到?又会时不时的看手机,等左轮的电话。

老实说,现在陶笛真的很害怕手机铃声响,因为太在乎,太紧张,所以变的越发胆怯。

终于,下午两点左轮来了。

因为一直在等着他,所以他的脚步声在病房外停住的时候,陶笛的心脏就揪紧了。

季尧的眸光也颤抖着看向门口……

左轮终于推开了病房的门,然后还是像昨天一样站在那里没动。

陶笛一看他的面部表情,当即腿又发软了。

这一次,她真的支撑不住了……

前所未有的崩溃……

季尧已经在这样的折腾中快要疯了,他不去看左轮的反应。一个箭步上前,从他手中抢过那份鉴定报告。

颤抖着手指解开文件袋,拿出里面的鉴定文件。

只一眼,他所有的担心和紧张,还有这两天的煎熬都烟消云散了。

他的眼前仿佛绽放了最唯美的烟花……

与此同时,左轮也绷不住了,一下子笑了出来。

陶笛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人抽去了一样,她就呆呆的瘫坐在地上。

左轮的一言不发。摧毁了她所有的信念,她觉得自己会疯的。

真的已经要疯了……

好像眼前已经不是白天,而是漫长的黑夜。

季尧下一秒就直接挥拳想要揍左轮,还好左轮反应快躲开了,他骂了一句,“你他妈的,吃饱了撑的?这么吓她?”

吼完了,就冲过去。将陶笛从地上扶起来,然后搂在怀中。

他的双臂很有力,像是捍卫自己最完美的宝贝一样,将她抱在怀中。

陶笛有些懵懂,茫然的看着他。刚才那一瞬间,她崩溃的好像是失声了失语了。

她听不见也看不见……

季尧深眸中亮光灼灼,看着她的眼眸,一字一句坚定道。“左轮说对了,我不是父亲的儿子。我们是可以在一起的,我们可以一辈子在一起!”

陶笛有些反应不过来,只能依靠着他的怀抱,虚软的站着。水眸眨巴眨巴的,盯着他看……

季尧激动的嗓音有些暗哑,对着她的小脸,重复道,“陶笛,你听见没有?我们是可以在一起的!我说我们可以在一起!!!”

陶笛终于反应了过来,她激动的挣脱了男人的怀抱,从男人手中抢过那份鉴定报告。当她一字一句,把最下面的结论读出来之后。她喜极而泣的落泪了,透明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流了出来。

这两天两夜,她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一样紧张和煎熬。

终于……这一切都过去了,真的都过去了。

下一秒。她扔掉鉴定报告,然后扑进男人的怀中,由衷的说了一句,“老公,我爱你!我可以爱你一辈子!!!”

季尧双臂撑着她的身子,再也抑制不住的低头,捕捉女人的唇……

陶笛热切的回应着,这一刻只有热情的亲吻。才会表达两人的激动。

左轮看着这么火热的画面,有些尴尬的蹙眉,他掩唇轻咳了一声,还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你们能不能注意点场合?能不这么无视我吗?”

可是沉浸在激动中的两人,哪里有空听他说废话?

季尧拥抱着陶笛,霸道而狂野的吻着她,吻的如痴如醉。吻的不顾一切。

像是要把一切的一切,都混合到这个激烈的吻中。

陶笛被吻的晕头转向,只能本能的回应着。感受着男人狂野而温柔,霸道而珍惜的吻,她觉得自己眼前一片一片的花海,里面绽放出五彩缤纷的花朵,美不胜收。

一吻结束……

两人不停的喘息……

左轮尴尬的抽了抽唇角,摇头,“这尺度太大了……简直是少儿不宜!”

他说完之后,有两只枕头一起砸向他。

左轮接住枕头之后,一脸的苦瓜相,“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么恩将仇报?知道我这两天为了你们经历了什么?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滚!”

“你走开!!”

季尧跟陶笛,再一次琴瑟和鸣的冲他吼。

左轮一手捂脸,摇头,“世风日下,真是世风日下啊。现在的人都是怎么了?怎么可以这么没良心?小嫂子。连你的良心也没了吗?你变坏了,都是我大哥把你带坏了。”

陶笛可没忘记刚才这货站在门口,故意吓她的事情。她上前两步,将左轮推出病房,“你走开!你讨厌,你是大写的讨厌!我娃将来也不认你做干爸了!!”

就这样,左轮被关在病房外。

他有些尴尬的扶额,蹙眉。叹息,“小嫂子,你真是变坏了……”

病房内,赶走了左轮之后。

陶笛抵在门板上,小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在阳光下格外的绚丽。

她微微偏过小脑袋,看着季尧,微微噘嘴。无意识的撒娇,“老公,还想亲一下。”

季尧的双眸中染上了一抹炙热,然后狂野的上前捧着她的小脸,再次覆盖着她的唇瓣辗转反侧……

一吻结束之后,陶笛早已要虚脱了。

她的双臂勾着男人的脖子,小声道,“老公。考验默契的时刻到了,你猜我现在最想要干嘛?”

季尧看着她有些红肿的眼眸,很有默契的在她耳畔哑声道,“睡觉。”

陶笛有些惊喜的眼眸明媚了几分,“不全对,再全面点。”

季尧又道,“想老公抱着,睡觉!”

陶笛笑了,“好神奇。老公,你居然跟我有这种默契?”

其实,不光是陶笛想睡觉,季尧也想睡觉。

他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过觉了,这一刻真的很想将她搂在怀中,安稳安心的睡上一觉。

他不由分说的将陶笛打横抱起,然后放在床上。

自己也脱下西装外套躺下,将陶笛揽在自己臂弯当中。搂着她,终于可以舒心的闭上眼眸了。

陶笛昨晚一夜未眠,也很困。可是也很想跟那人聊天,她闭着眼睛,软软的问,“老公,你有没有发现我胖了很多?从怀孕到现在真的有胖了二十斤了?你刚才抱我的时候,第一感觉是什么?有没有觉得你的小妻子胖的像球?不可爱了?”

季尧却将她的两只小手捉住,放在怀中暖着。不容置疑道,“胡说。胖点更可爱。”

陶笛又幸福的笑了,“真的?”

“真的……”

“那要是再胖20斤呢?还可爱吗?”

“可爱!”

“胖30斤呢?”

“还是可爱!”

“一直胖呢?”

“一直可爱……”

…………

就这样,两个人聊着聊着都睡着了,呼吸间都是满满的幸福味道,梦中都有彼此的味道……

第二天,季尧就联系医院将季洁转回到东城仁爱医院。

陶笛提醒他,让保镖保护季洁的人身安全。

等回到了东城。季洁刚在VIP病房中安顿好了之后。

季向鸿跟筱雅都来了。

筱雅看见姑姑一动不动的躺着,她崩溃的不能自已,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姑姑,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姑姑……你倒是睁开眼睛看看我啊。我是小雅啊,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我都说了,让你不要回申城。你为什么就是不听我的?”

在季洁没有回到东城的时候,她就跟季向鸿解释了季洁为什么去申城。这会。她又哭着解释着,“都怪我,都怪我。姑姑心疼我,想要去申城找我父亲谈判……她想要劝我父亲对我好点……我明明阻止了她……可她就是不听,她瞒着我,偷偷的去。这下子可怎么办?怎么办??”

她还坐在轮椅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看上去,真的是伤心欲绝啊。

陶笛无声的看着筱雅哭,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她对筱雅的泪水早已无感了。

季向鸿一言不发,看着自己的亲妹妹变成这样,眸底涌动的都是悲伤。

他虽然不至于像筱雅那样嚎啕大哭,可他颤抖的肩膀足以证明他心里的难受和痛苦。

他还不知道季尧的眼睛能看见了,他半响才悲痛的哑声道,“这个家到底是怎么了?我们季家到底是怎么了???”

陶笛看着季向鸿这么难受,心里也很难受。尤其是在知道季向鸿其实是她的亲生父亲之后,她面对季向鸿的时候心情也有些复杂了。

不过,她并没有想认亲生父亲的心思。经过跟季尧的商量,他们决定不打破现状。反正,她还是叫季向鸿爸爸。

季尧觉得可能会委屈她了,但是她一点也不介意,她只说不打破现状对每一个人都好。

尤其是季向鸿,他年纪大了,如果知道自己偏爱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并不是自己亲生的,一定会承受不了的。

季尧只是感动的抓住她的小手,由衷的说了一句,“我的小妻子,一直都是这么善良,总是习惯的为别人考虑的多!”

陶笛只说,“你跟爸爸都不是别人,你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这会,其实季尧看着季向鸿的心情也有些复杂。

突然觉得之前那些年对父亲的怨恨有些太沉重了……

最后,筱雅哭的晕过去了。

季向鸿将筱雅送回病房,季尧跟陶笛两个人回自己的病房接受治疗。

季尧的身体其实一直都没好,还需要继续治疗。

下午,两人下楼去花园里面散步。

季尧还是伪装着眼睛看不见,陶笛挽着他的胳膊。

他们的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两名保镖,而在对面的高楼上,有人拿着高倍望远镜,时刻注意着他们两人的一举一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