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小子!/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筱雅见姑姑变成植物人,哭晕了,是被季向鸿送回病房的。

季向鸿自己心情也很难受,可是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筱雅,不忍心离去。

细想起来,筱雅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他就在病房内陪着她……

筱雅一直到下午才醒来,醒来之后,她看见季向鸿还守在她边上。她的眼眶一热,忍不住再次动容的落泪了。

看着季向鸿那疲惫而担忧的面孔,哽咽道,“季叔叔,你还守着我啊?你一直守着我吗?你真的让我很感动……现在……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什么亲人了。可是你跟姑姑都对我很好……你们一直给我温暖……我真的很感动……”

季向鸿性格跟季尧很像,虽然他跟季尧不是亲生父子,可也许是因为环境熏陶,导致两人性格很相似。他话不多,只是看着筱雅。

筱雅继续哭道,“季叔叔,现在姑姑这样……我真的好难受……好难受……姑姑对我那么好,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故?我真的好崩溃……”

良久,季向鸿只哑声道,“你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

筱雅点头……

季向鸿离开之后,安排了护工照顾筱雅,并且说有时间就会来看她的。

筱雅看着季向鸿离开。直到他的脚步声消失不见,她暗自吸了一口气。

两只小手紧张的抓着床单,她以为姑姑必死无疑的。可谁知道姑姑居然没死,虽然现在是变成了植物人状态。但是,毕竟还活着啊。

万一哪天姑姑突然醒过来,肯定会怀疑到她的?

那到时候可怎么办?

其实姑姑一开始可能就怀疑她动了杀心了,因为一开始让姑姑帮她回申城取点东西来医院的时候。姑姑是蹙着眉头拒绝的,最后她没办法,几乎是哀求着姑姑帮她回申城把曾经尧哥哥送给她的薰衣草玩偶拿回来。

姑姑也是犹豫了好久,才答应她的。

在姑姑开车出门之前,她就联系了申城名义上那个父亲,在姑姑的车上动了手脚。她了解姑姑,不太喜欢坐飞机,喜欢自己开车。

当然,这事做的很隐蔽。

不到关键时候,申城那个老东西也不能暴露。毕竟,老东西还有利用价值的。

老东西这次事情办得倒是挺成功,只是,她万万没有料到姑姑这么命大?

她之前在姑姑那边演戏演的很卖力,这会醒来都觉得脑袋很疼。

心里满是担忧和恐慌,成为植物人的姑姑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都可能爆炸的。

季诚的信息就是这个时候发来的,只可惜,她心底慌乱无比,早已没了分寸。一时之间。并没有想到看手机。

而她跟季诚联系的那只手机,一直都调的静音状态。

————

季尧跟陶笛两人从花园回到病房区,就直接过来了。

在病房门口,季尧突然停下脚步,眸光认真的看着陶笛。

陶笛楞了一下,“怎么突然这样看我?”

季尧认真的道,“刚才忘记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陶笛疑惑的眨巴着眼眸。

“昨天在申城,我说过会帮宝宝取名。现在名字已经取好了,我忘记正式通知他了。”季尧说的很正式,很有一本正经的味道。

陶笛眨巴着水眸,“……”

季尧俯身,贴在她隆起的腹部,然后正式通知他的孩子,“小人,你以后就叫季霄凡!”

说完,他还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腹部。

陶笛无语,这就完了?

他这么正式的通知一个还没有出世的宝宝,这语气真的真的合适吗?

而且,就这么一句?

别人家的爸爸,不都是对着宝宝温柔无比,又哄又疼的嘛?

季尧说完了,问她,“怎么样?”

陶笛对于宝宝的名字没什么意见,只是她小声道,“可万一是个女宝宝怎么办?万一咱家生的是小姑娘怎么办?也是这个名字?”

季尧却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他是小子!”

陶笛无语啊,“万一是千金呢?万一呢?”

“我感觉是小子!”季尧还是笃定。

陶笛汗哒哒,“厉害了我的老公,你居然对于这种事也能这么笃定?”

季尧妥协,“好吧,我再想一个千金的名字。不过,肯定用不到。”

陶笛决定放弃跟这么一个没情商的男人争论这个未来的问题,她喃喃的念叨了几遍季霄凡这个名字,发现还蛮顺口的,就问,“老公,这个名字有什么寓意啊?”

季尧的回答还是那么不走寻常路,“没什么寓意,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这两个字。组合在一起很顺耳。”

陶笛再一次抽了抽唇角。“…………”

他们在筱雅病房外的对话,病房内的筱雅都听见了。

她原本刚刚整理一下情绪,拿起手机准备联系季诚,想要他给出主意。

现在,她能依赖,能指望的只有季诚了。

可是,当她手机刚拿到手上,就听到门口两人的对话了。

这对话内容。真的是无比折磨着她的思绪,甚至每一寸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也没心情看手机了,只好丢在枕头下面。

没一会,季尧跟陶笛两人进来了。

陶笛扮演着乖巧小妻子的角色,将他送到病房,扶着他坐在一边的沙发上。

她转眸看着筱雅,笑道,“小雅妹妹,你刚才在姑姑病房情绪那么激动。你尧哥哥跟我都不太放心,所以过来看看你。”

筱雅原本见到季尧还是有些安慰的,可听到陶笛说话,她就觉得烦躁的很。但是,也只能敷衍道,“谢谢嫂子,谢谢尧哥哥牵挂。”

陶笛又微笑,“不必客气。你跟你尧哥哥感情那么好,还是你们多聊会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去姑姑病房看看去。”

筱雅有些意外,不过也是求之不得的,她点头,“嫂子,你真善解人意。我的确是有很多话,想跟尧哥哥说说。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陶笛离开后,病房内只留下筱雅跟季尧两人。

筱雅眸底的那些炽热和迷恋就不用隐藏了,她含情脉脉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越看越顺眼,她的尧哥哥即使身上穿着病号服,还是那样的英俊迷人。

尧哥哥的眼睛虽然看不见,可他举手投足间仍然有一种无与伦比的优雅渗透出来。

真不愧是她爱了这么久的尧哥哥……

不由得,她的眸底闪过一抹痴然,她竟看呆了。

还是季尧先开口的,他首先打破了沉默。“姑姑是在回申城的环山路上出的事故。”

筱雅从迷恋中回神,听到季尧沙哑的声音,心口下意识的一紧,她点头,“嗯,我知道。我都听轮子哥说了。”

“有人在姑姑的车上动了手脚,破坏了刹车系统。”季尧又沉声道。

筱雅下意识的抓紧被子,装出很惊讶的问。“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是谁?谁在姑姑车上动了手脚?怎么这么可恶?姑姑那么善良,怎么可以这样对姑姑?实在是太可恶了!!!”

说着说着,她又开始演戏,眼泪掉了下来。

心底可是一阵冷气肆意,没想到车都撞到山崖下面了。左轮那个混蛋还是能查出车被人动了手脚,实在是让她心虚不已。

她现在的泪水,可不是伤心和愤怒的,而是心虚的。

季尧一直伪装着眼睛看不见。他的面部没有一丝表情,只沉声道,“哭没用!”

筱雅一愣,又继续道,“尧哥哥,我忍不住。我只要想到姑姑现在变成植物人,我就很难过。你知道的,姑姑那么疼我。对我那么好,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她突然出事了,我……我真的好痛苦。”

季尧眸底空洞一片,却是有留意她的反应。他心底也希望这件事跟筱雅没关系,他不希望那么恬静美好的女孩变的丧心病狂。

目前为止,她的反应都很正常,看不出一丝破绽。

于是,他只沉声道。“不要哭,我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的。”

筱雅点头,“嗯,尧哥哥你一定要查清楚。一定要为姑姑报仇,姑姑从小就那么疼我们,她是把我们当成了亲生儿女一样看待。我们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暗算?这帮混蛋实在是太可恶了!!”

季尧沉默了一会,突然又道,“最近我经常做梦,梦见小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海边吗?”

筱雅一愣,有些受宠若惊,“记得,当然记得。以前我最喜欢拉着尧哥哥一起去海边了,我还喜欢坐在尧哥哥的单车前面去海边。”

季尧道,“对,那时候你总是缠着我骑单车带着你去海边。你还会缠着左轮帮我们拍照,你还记得吗?”

筱雅激动的连连点头。“当然记得,我当然记得!我最喜欢拍照,可你不喜欢拍照。每次我都会缠着你一起合照,而左轮很不喜欢帮别人拍照,我每次先是缠着你,然后再去缠着他帮忙拍照。后面,左轮都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出去玩了。”

提到往事,她就有些控制不住的激动,话匣子打开了就关不住了,“尧哥哥,那时候我好臭美。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拍照,我总是喜欢拉着你各种拍照。单车上,海边,家里,学校里,总之我像是魔怔了一样喜欢拍照。”

其实,她心里明白为什么那么喜欢拍照,她是想要无时无刻的将她跟他在一起的美好定格住。

她家里有个房间,专门用来放她和他的那些照片。

她曾经幻想过,就这样一直拍照,拍到两人老了。到时候,她再拉着他来到那个房间,然后看着满满一房间的照片回忆过去,细细回味一路走过来的各种幸福。

“尧哥哥。你还记得有一次我缠着你拍照……”

她的话没有说完,被季尧打断了。

他突然说,“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张你坐在我单车前面的那张合照,那是我去兼职给自己赚来的单车。”那时候他跟父亲的关系很僵,他一直排斥花父亲的钱,只要是自己能做到的,他都会固执的不去花父亲的钱。

现在想来,当初对父亲的那些怨恨都太过沉重了。他根本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他有什么资格那样怨恨父亲?

筱雅脸颊上绽放出一抹笑容,胡乱的擦了一把眼泪,激动道,“我怎么可能忘记?我还记得当时我心疼你大冬天的出去兼职,我还闹着要陪你一起去,帮你早点赚到一辆单车的钱。可是你坚决不同意,你还为此对我发了脾气。最后,你自己打工赚到了单车钱,我永远记得你买了单车之后,打电话给我要带我去兜风,那时候我真的好幸福。所以,我闹着要左轮把那一刻留下永恒的回忆。”

季尧的大手伸进病号服里面,嗓音有些刻意的动容,“那张照片我一直保存着,我今天让家里的女佣帮我回老宅找过来了。”

激动的有些忘性的筱雅没有注意到他刻意的动容,她很感动的看着他的大手,隔得远,她并不能清楚的看见照片,“真的吗?尧哥哥,你真的把照片带过来的?我已经好久没看见那张照片了,我好想看,你快点递过来我看看好不好?”

季尧不动神色的松了一下手指,手中的照片就这样飘落在地上。

筱雅急了,差点急的从床上站起来帮着他捡照片。可关键时候,她想到季诚的叮嘱。

季诚要她一定要沉住气,尧哥哥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了,可外面肯定有保镖守着。所以,她还的装可怜,还要继续伪装着脊柱受伤的样子。

她只能干着急道,“尧哥哥,你快捡起来。就在你左脚边上,照片就在你左脚边上。你快捡起来给我看一下。我好怀念那时候外面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季尧俯身捡照片,在不面对筱雅的时候,他的眸底闪过一抹预谋。他伪装着看不见,在地上胡乱的摸索着。

因为照片比较薄,他摸索了几次都没摸索到照片。

筱雅更急了,不断的提醒道,“在你左脚边上,大约十厘米的位置。好了。就差一点点了……就在那里……就是那里……对……”

她急的满头大汗,季尧终于成功的将照片捡了起来。

这一次,他攥在掌心内,然后起身向她走过去。

因为“看不见”他的脚步有些慌乱,筱雅深怕他磕着撞着,所以急忙提醒他,“尧哥哥,我在你正前方。你大概走六步就可以了。”

季尧故意偏离正前方的方向,这样走了六步之后,就撞到了墙壁上。

这一撞,他很挫败的叹息蹙眉。

筱雅心疼的很,再次提醒,“尧哥哥,不急,你方向偏了一点。你慢慢的再往这边走。我就在这边。你小心点,别再伤到自己了。”

季尧转身,却再一次故意偏离方向,这一次他又撞到了卫生间的门上,他故意撞的很用力,额头撞的流血了。他的嘴角勾起自嘲的弧度,“呵呵,照片上面你笑的再甜我都看不见了。我连照片都不能送到你面前了!”

这样的事情。对于季尧来说便是挫败,他懊恼的扬手,准备将照片扔出窗外。

这张照片对筱雅的意义实在是太大,她看见尧哥哥挫败而疯狂的举动,根本就来不及多想,直接从病床上站起来,惊叫着阻止,“不要!尧哥哥,不要扔!我不准你扔这张照片!我不准!!!”

她激动的站起来,过来抢这张照片。

季尧手中的照片被她一把抢了过来,可她只看了一眼后,脸色就变了。

因为这张照片根本就不是她跟尧哥哥曾经的那张单车照片……

她诧异的看着季尧,“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不是我们的照片?”

激动之下,她忘记了伪装,她直接站在地上。

季尧沉默……

等她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之后,慌乱的想要继续躺回床上。

可她却发现尧哥哥那双没有焦距的眸子有了焦距,甚至还有一丝失望的暗色。她慌乱无比,“尧哥哥……”

季尧终于开口了,嗓音低沉无比,“小雅妹妹,是我的幻觉?你为什么可以站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