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孕哭!/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筱雅想要躺回床上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是以,她也伪装不下去了。

这种伪装被人当面揭穿,无疑是被人打脸了。

甚至,她似乎能看见尧哥哥眸底折射出的寒光,就像是闪电一样劈在她的脸颊上。原来,她的尧哥哥视力已经恢复了,她却不知道。

她的整个脸颊都火烧火燎起来,身体就像是被鞭子抽打一样的难堪,痛苦。

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怎么反应了。只呆呆的站在原地,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般。

她的眸光慌乱的颤抖着,其实她的后背虽然没有严重到脊柱损伤。不过,季诚买通了那名医生也装模作样的给她动了手术,这么短的时间内,伤口都没有恢复呢。她这么过猛的动作牵扯到刀口,肯定很疼。

然,这会她却感觉不到疼痛。她感觉到的是恐慌,在尧哥哥那样透彻冰寒的眸光注视下,她无所遁形。心底笼罩了一片恐慌的乌云,她恐惧他这样的眼神,害怕因为这样一件事她跟他的距离更远了。

其实。她现在就有些感觉到她跟尧哥哥之间不再亲密无间了,不再像曾经那样温馨幸福了。她却一直固执的安慰着自己,觉得陶笛肚子里的孩子才是她跟尧哥哥之间的障碍。她安慰自己,只要努力了,努力的清楚障碍,尧哥哥一定会回到她身边的。

可这一会,她却前所未有的担心。她担心她的尧哥哥再也回不到她身边了……

她的眸光颤抖着,肩膀颤抖着,手臂颤抖着,就连大腿小腿也开始颤抖起来,整个人单薄的就像是风雨中飘摇的枯枝一样。

病房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不流通了一般,在这种凝固当中筱雅煎熬的溃不成军。

她想要开口,却被尧哥哥那种寒彻又很失望的眸光给逼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最后,是季尧首先打破了沉默,他的嗓音幽冷的像是冰窖里面传出来,“不解释解释?”

筱雅难堪的张了张嘴,半响才挤出几个字,“我……我……”

惊慌之下,她没找到合适的说辞。

季尧幽深的眸光一直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那眼神就像是X光一样扫描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良久,他像是从胸腔内挤出这样三个字,“你变了!”

筱雅连连摇头,“没……我没有……我还是你的小雅妹妹,尧哥哥我没变,我真的没变啊。”

季尧唇角冷冷的勾起一个冷冽的弧度,幽然沉声道,“不!你变了!以前的小雅妹妹简单恬静,单纯的像是一张白纸。而现在的你,满腹心机,你一次又一次的在我跟陶笛之间制造误会和矛盾。你一次又一次的用你的心机,算计着我们。你变了!!!”

筱雅急的眼泪簌簌的落下来,她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尧哥哥你听我解释……真的……我可以解释的……”

季尧一双冷眸,直直的盯着她。唇角的弧度,有些不屑。

筱雅的心口再一次被刺痛,她的指尖已经掐进了自己的掌心当中,她用力的掐着自己。疼,真的很疼。

可她却是用这种方式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她不能慌,千万不能慌了。

大约两分钟之后,她感觉她的脑袋不再一片空白了,像是有了一点思路了,连忙解释,“尧哥哥,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站起来?我之前完全不觉得我能站起来的……就是刚才我一紧张冲动的冲了过来,我就这样站了起来。我想大概是刚才的激动爆发了我身体内的潜能,之前医生也说过的……医生说我也有可能重新站起来的。医生之前就说过的,尧哥哥你忘记了吗?”

季尧的眸光始终冷冽如冰,像是要用冰渣一点一点的渗透到筱雅的内心,他冷冷的扬唇,“脊柱567损伤,是可以一下子就站起来的?别忘了,我是学医的!”

一句话,再次如同冰水一样浇在筱雅的头上。她感觉到了一股寒气。从头冷到脚,寒气不断的四溢着。

在季尧这样严厉的眼神逼视下,筱雅刚刚燃起的侥幸心理一点一点的被击垮。她就像是一只泄气的皮球一样,身子一点一点的瘫软下去,就这样直接跌坐在身后的床上……

“小雅,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你还要撒谎吗?”季尧沉声问。

筱雅沉默了半响后,突然嘴角扬起一丝苦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许你就是我变成这样的原因吧?对,没错,我是在撒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医生说我脊柱损伤了,可我自己感觉麻药过后,我的脊柱还能动。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是我的错,我没在第一时间把我脊柱还能动的消息告诉你们。是我的错,可我也只是想要利用这一点。让你们的大家多关心我一点……”

尽管在这种时候,她还是没忘记把自己说的无辜一点,也特意摘除了她知道医生给她做假手术这件事。

她抬眸,眸底一片湿润,“尧哥哥,我这么做还不是想要你多看看我?多陪陪我?多关心关心我吗?以前你对我那么好,可是现在呢?现在你对我真的很平淡,我不懂为什么你会变成再也?你对我的好,为什么就只留在记忆中了?只剩下曾经了?”

季尧嘴角也勾起一丝苦笑,他一字一句清楚的表达着自己的意思,“因为关系变了,因为位置不一样了。”

筱雅喃喃的重复着,“因为关系变了?因为位置不一样了?”

“对!”季尧坚定的强调,“以前我以为我会跟你结婚,我们青梅竹马,我把你放在自己未婚妻的位置上。可现在,一切都变了。我结婚了,我跟别人结婚了。我现在是别人的丈夫,是一个即将要出世的孩子的父亲,我要关心他们照顾他们。你为什么不能明白?”

筱雅摇头,“我就是不能明白,我不明白曾经对我那么好的尧哥哥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你都忘记我们曾经的约定了吗?你怎么可以变的这么快??”

季尧有些无奈的阖上眼眸,片刻之后,眼眸睁开,眸底一片理智的透彻,“我已经变了!不管你怪我,骂我,我都已经变了!”

他随手擦了一下额头上被撞出的鲜血,然后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在筱雅对面。严肃的看着她,很认真的道,“筱雅,不管你愿不愿意面对,现实已经是这样了。我希望你能接受现实!”

筱雅却是固执的挥开他的双臂,歇斯底里的吼,“不!我不能接受!尧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你知不知道我很无辜?我什么都没做错,可我醒来后,一切都变了。我的家庭变了,我的亲情不在了。亲人也不在了,就连我唯一可以依赖的尧哥哥也结婚了。你不觉得这样对我不公平吗?”

看着她这样歇斯底里,看着她这样的痛楚吼叫,季尧的心里其实也不好受。通过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他越发的发现自己远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冷漠无情。他的心是软的,他会痛,会难受。

不过,他一直都很理智。情感始终比不过理智,他梗着脖子哑声道,“我一直都没觉得我做错,没觉得我残忍。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立场,站在我当时的立场。我觉得你对我不公平,就那样一声不吭的人间蒸发了。我找了你很久,找了很多地方,我甚至跑去你家里质问过你的父母。可我找不到你,我一直都找不到你。你知道你昏迷的那几年,我是怎样的绝望?怎么样的煎熬?”

筱雅眼眸中的光芒早已黯淡的近乎成了灰烬,她不停的摇头,捂着自己剧痛的心口,“可我也是无辜的啊,我根本不想变成这样。如果我可以选择,我不会舍得离开你一分一秒的。你为什么不代替我想想?你为什么不多等我几年?”

季尧再次扬唇苦笑。“还是那句话每个人的立场不同,以前我把你当成结婚的对象。你突然消失,我开始绝望,之后就心如死灰。直到我遇到了陶笛,是她的一颦一笑让我的心活了过来。有了陶笛的出现,我才发现原来我跟你之前的那些只能叫做温暖,而不是悸动。遇到陶笛,我才感觉到悸动。而我现在必须要跟你说清楚,我跟你之前再也回不去了!”

他说的很坚定,一字一句的,重如磐石一样压在筱雅的心口。

他说什么?

她的尧哥哥居然说跟她曾经那些只是温暖。跟陶笛之间才叫爱情吗?

他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

她不信,她一点都不愿意相信。

她想他肯定是被陶笛和陶笛肚子里的宝宝给迷惑住了,她不要听他这些话。

她有些卑微的看着他,喃喃的道,“尧哥哥,你胡说些什么?你跟我之前经历了那么多,从小到大,那是怎么样一种刻骨铭心的感情?你现在怎么可以这样说?你曾经一直说过会娶我,你说过把保护我一辈子的。这些你怎么能忘?”

季尧坚毅的面部表情没有一丝的松动,有些话真的是需要说清楚。他知道自己不能给筱雅留下一点点的幻想,有幻想她才会痴缠。他必须说的很直白,也许她暂时接受不了,可痛过之后她就会开始新的生活。

所以,他又坚毅道,“或许就像是陶笛经常说的那样,陶笛说我是一个没有情商的男人。我的确是没情商的男人,在没有遇到陶笛之前,我以为我这辈子只会跟你结婚。可遇到她之后,一切就变了。她教会了我怎么去付出,怎么去珍惜,怎么去经营……”

筱雅听不下去了,“够了!我不要听了,我真的不要听了!我听不下去了!!!我不想听你跟她怎么样,你其实应该能感觉到,我还爱着你,我一如既往的爱着你。为什么你不能像以前一样对我了?为什么啊?”

季尧透彻的嗓音,坚决无比,“因为我现在的责任和义务,都是去爱陶笛!筱雅,好好的冷静冷静,你会重新遇到自己的幸福的!”

“不!”筱雅大声的否定,“除了你,谁还会是我的幸福?尧哥哥,你能不能试着像以前一样对我?你能不能试试看?我们以前真的很幸福,也很浪漫的。你都忘了吗?”

“忘了!”季尧回答的很直接,也很伤人。

筱雅像是见血封喉一般的楞在原地,脸色惨白,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季尧说的也是实话,曾经那些事情,已经很遥远了。当陶笛带给他的另外一种幸福,覆盖住曾经的那些点点滴滴之后,他所想的都是现在,至于过去他已经不愿意去想了。

筱雅被打击的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半响她只是喃喃的摇头。她不信,一点也不信。

季尧慢慢的起身,叹息,“筱雅,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希望这些事情跟你没关系,我希望你仍然是我心底那个单纯简单的小雅妹妹。以后生活上有困难,随时找尧哥哥,前提是在不影响我家庭和谐的情况下。”

筱雅悲怆的喘息,然后坚定的否认,“当然没关系!尧哥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除了对你隐瞒了脊柱损伤这件事之外,我什么都没做过。其他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是因为还爱着你才会隐瞒,至于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事情跟我没一点关系,请你不要侮辱我的人品!”

季尧叹息,“我希望跟你没关系,我们的事情就到此为止。我希望你好自为之,变回那个简单的筱雅。”

筱雅苦笑,她也想变回来,可是那是建立在他还爱着她的基础上的。现在事已至此,她还能怎么变回来?

季尧起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她又有些失控的吼道,“别走!尧哥哥你别走!!”

“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陶笛!”最后,他抛下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筱雅难受的从床上滑到地上,地板很凉,她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气。快要把她整个人都冻成冰块了,她一直在喃喃的重复着,“不……尧哥哥刚才说的都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他一定是为了要对陶笛贱人肚子里的孩子负责,才故意这么说的。我不信……不是真的……”

可是,不管她怎么哭怎么喊,季尧都没有回头再看她一眼。

只留下她一个人凄楚不已……

————

季尧出了病房,回到自己的病房没有见到小妻子的身影。

立刻拿出手机给女佣打电话,得知陶笛正在陪陶德宽。

他从松了一口气,走到窗边,有些惆怅的伸手揉了揉疲惫的眉心。

大概是因为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所以才会让他变得如此敏感。

追根究底,还是他自己的错。是他没能在第一时间揪出背后的那个神秘人,才会导致陶笛一次一次的受伤。

看来,他必须要尽快揪出神秘人……

想到神秘人,想到最后发生的这些事情,他烦躁的蹙眉。第一次感觉到了对手的强大,今天在离开筱雅病房时候,最后那一句话其实是对筱雅的警告。希望她能听的进吧!

他也是真的希望这些事情都跟她无关!!!

陶德宽跟女儿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季洁也出事了,他当即就赶到了医院。

看着女儿有些疲惫的脸色,很是心疼,“最近是怎么了?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好不容易季医生醒了,怎么季洁姑姑又成植物人了?”

陶笛反过来劝道,“这些事情都会过去的,你不用担心我,倒是你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现在一个人生活,很不习惯吧?”

陶德宽帮女儿把脖子上的围巾系的更紧一点,叹息道,“我还好,以前也是经常出差。这段时间我又开始全国各地出差了,出差的时候一直都是住酒店,倒也习惯的。现在很少回家了,家里空荡荡的看着也惆怅。最近天气冷,天气预报说是明天还有一场大雪,你要注意保暖。”

陶笛很心疼自己的父亲,连忙道,“等季尧出院,你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吧。一起住还热闹点,至于咱们家的别墅就卖了吧?省的你看了心里难受,触景生情。”

陶德宽不愿意打扰他们的生活,摇头,“算了,我现在身体还挺好的,趁着还能打拼的年纪再打拼两年。等到我实在老了不能动了,我就住幸福苑。到时候,你周末有空带外孙来看看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陶笛听的有些难受,眼眶都有些湿润了,“爸,你别那么辛苦了好不好?你就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吧,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陶德宽笑了,“我就不去打扰你你们年轻人的生活了,不想给你们添麻烦。小笛,别劝爸爸,爸爸知道你有这份心思就很欣慰了。”

刚开始知道陶笛不是自己亲生女儿的时候,他真的有担心过陶笛知道真相后,会跟他关系疏远。

没想到小笛真的很善良,很懂事。知道这个真相后,跟他的关系反而是更亲近了。近乎隔天就要给他打电话,还跟他FaceTime。对他总是嘘寒问暖的,这一点真的让他很欣慰。

现在女儿就是他唯一的安慰和温暖了……

陶笛无奈,只能说,“那好吧,等你什么时候想搬过来跟我们住了,你就给我打电话。我跟季尧一起去接你。”

陶德宽点头,“好,别担心爸爸,爸爸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倒是你,都已经怀孕七个月的人了,怎么好像一点都没胖。是不是操心累的?”

此刻,他们两人在季洁的病房内说着话。

陶德宽得知了季洁出事了之后,就来医院了。他怕女儿挺着大肚子,照顾两个病人累着,干脆主动提出,“小笛,不如这样吧。我帮你照顾季洁吧,我空的时候,我帮忙照顾着。我忙的时候,就让咱家的佣人过来照顾着。这样也省的你牵挂着这边,你现在是孕妇,不能操心劳神的。”

陶笛婉拒,“没事,我不累。姑姑现在这种状态,我也没怎么照顾她。只是抽空过来陪她聊聊天,给她读读书和报纸,不会累着的。”

陶德宽却坚持,“那也操心的。等过一段时间,季医生出院了。你可不得两头奔波啊,那样很累的。”

陶笛最后只好同意了,“好吧。那就辛苦爸爸了。”

父女两在病房聊了一会,她送父亲离开。

一直送到医院门口,她看着父亲孤零零的身影,心头突然一阵酸涩的难受。

她冲出去,给父亲一个大大的拥抱。

有些笨拙的身子依偎在父亲宽厚却不再挺拔的怀抱当中,有些哽咽。

陶德宽大手顺着她的发丝,慈爱的问,“怎么了?舍不得爸爸走?傻瓜,爸爸明天不出差还来医院。”

陶笛突然由衷的哽咽道,“爸,我帮你报名参加夕阳红相亲节目吧。你一个人太孤单了,你帮我找个后妈吧。陪着你好好过日子,你的人生还有几十年,你一个人太难过了。我看着真的心疼。”

陶德宽眸光微微黯淡,随即笑道,“算了,爸暂时觉得一个人挺好的。你别操心爸爸了,自己好好爱自己,照顾自己。”

跟陶德宽分开之后,陶笛深切的感觉到自己孕妇敏感的情绪了。居然看见父亲一个人孤零零的身影,她难受了这么久。

最后,是直接哭着回病房的。

季尧有些惆怅的站在窗前,见她回来了,连忙回眸看她。

看见她满脸的泪水后,心下当即一惊,连忙过来将她搂在怀中,“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哭了?”

陶笛被男人温暖的怀抱包裹之后,哭的更加畅快了。之前在父亲面前不忍心表露的情绪,这会都表现了出来,她哭的肩膀一抽一抽的。

季尧的心弦当即就绷紧了,声音也紧张的有些沙哑,“怎么了这是?怎么哭了?遇到什么事了?一切有我!”

陶笛只是抽噎道,“你别说话,让我安静的哭一会。”

季尧果真是不说话了,只是将她搂的更紧。

陶笛哭累了,情绪都差不多发泄了之后,才抬起眼眸,撒娇,“好了,擦眼泪吧。”

季尧骨节分明的长指,帮她把泪水一点一点的拭去,深眸中满是疼惜。

擦完泪水,将她拉到一边的沙发上,让她坐下,自己则是双腿半蹲着,在她面前。

深眸凝视着她清澈的眸子,体贴而温柔的问,“怎么哭了?因为我在筱雅病房聊了很久?”

陶笛突然就被他这紧张的样子给逗乐了,心底更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的甜,她小声嘀咕,“才没那么小心眼呢!!”

季尧又紧张道,“那是为什么哭?跟我说说。”

陶笛想了想。给出了回答,“大概是孕哭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