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强吻!/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尧楞了一下,然后在脑海里面搜罗着孕哭这个词。

他之前陪她看过孕期书籍,看过孕吐这个词,孕哭倒是没看见过。

陶笛看见男人这么认真的模样,有些不忍心逗他了。两只葱白小白捧着男人的俊脸,用自己的小鼻翼去蹭男人的额头,绵绵的笑道,“逗你的啦。刚才就是看见爸爸一个人生活很孤单,所以忍不住有些伤感。可能真的是孕妇情绪比较敏感,我就忍不住哭了。你别紧张了。”

季尧闻言终于松了一口气,大手惩罚性的捉住她的小手,放在唇边作势要咬她。“故意的?吓我?”

陶笛也笑,故意揶揄,“你去见初恋情人,我还不能吓吓你啊?咬吧。我看你怎么能舍得?”

季尧还真是舍不得咬她,只是在她的手背上亲了一口,就攥在掌心,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警告道,“又胡说八道了?我是去把话说清楚。”

陶笛看着他,精致的小脸上弥漫着一层暖暖的笑容,她很信任他的,“那你说清楚没有?”

季尧颔首,“说清楚了。也证实了我的判断,她的脊柱没问题。”

对于这个结果,陶笛没有感觉到意外。她从一开始就觉得筱雅没有伤那么重。再加上那个帮筱雅动手术的医生莫名其妙的意外死亡,就更加证实了她的怀疑了。

证实方式是之前她跟他商量好了,她忙着伤感,这会才注意到男人额头的伤口。她心疼的小脸皱成了包子,手指轻轻的碰触他的伤口,“你傻不傻?怎么为了逼她现原形把自己撞伤了?”

季尧第一次发现自己很享受这种被心疼的感觉,他的唇角微微上扬。

陶笛在他的伤口上轻轻的吹了吹,柔声问,“疼不疼?”

其实这一点点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季尧却很享受她的紧张和关心,“有点。”

陶笛立刻心疼的皱眉,“真是的,那边有棉签,我帮你消毒一下。”

她起身,去床头柜上拿棉签沾了一点消毒水,给他伤口轻轻的消毒。

一边消毒。一边轻轻的吹着气,帮他散疼痛。

这一刻,夕阳浅浅的光线笼罩在病房内,忖的她的小脸更新的白皙莹润。

她的动作纤柔婉约。柔美的不可思议。

季尧不由的竟看呆了,眸光越发的深邃,眸底的焦距全部在她的小脸上。

这个柔美又可爱的女人,这一刻真的美的不可思议,美的让人怦然心动。

他心底腾起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他果然便是这么做的。

正在消毒的陶笛,就这样猝不及防的的被他搂入怀中,她有些慌乱。水眸中闪过一抹诧异,“怎么了?”

季尧沉沦在她馨香的气息当中,良久才哑声道,“没怎么。只是突然很想抱着你。”

陶笛唇角扬起翩然的笑容,宛如夏日荷塘上一抹俏皮的露珠,可爱又清新,“好吧,我牺牲点,让你抱个够!”

这一个拥抱,季尧抱的很固执,也很任性。

一直到女佣把晚餐送到病房,才结束……

女佣敲门进来就闻到了空气中甜蜜温馨的气息,放下晚餐就撤了。

只剩下,陶笛脸颊一片羞涩的红晕,看着男人傻笑。

季尧眸光越发的深邃,深邃的近乎醉人。

同一家医院,不同的病房画风明显的不一样。

季尧病房这边温馨甜蜜无比,筱雅那边冷清萧瑟的很。

她在尧哥哥无情的离开之后,她一直哭一直哭,最后哭的自己晕了过去。

是负责照顾她的护工将她抱到床上的……

她醒来之后,护工问她想吃什么?

她只是摇头,然后很烦躁的将护工赶了出去。

护工离开之后,她又难受的落泪了。

现在的她,真的很无助,就像是在汪洋大海里漂浮的海藻。任凭风吹雨打,她一点方向都没有。

她一直哭,哭的自己上气不接下气了,她想到季诚。

她灰暗的眸光闪烁了一下,连忙跟季诚联系。

虽然她现在很想找个人说说话,可是她病房内的窃听器还在,她只能忍者这种冲动。给季诚发短信。

她打开手机的时候,才发现季诚今天下午给她发来的短信。

看过短信内容之后,她悔的肠子都快青了。

她恨自己怎么没早点看手机,怎么没看见季诚的提醒。要是早些看见这条短信。她也不至于会那么难堪,不至于会这么被动。

同时,心底也很难受。尧哥哥的眼睛应该是之前就恢复了,可他却一直堤防着她。一直都没有跟她提过。

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尧哥哥跟她距离那么远了。

现在就算尧哥哥站在她面前,她也有种那么近却又那么远的感觉。

她恨透了这种感觉!

当她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告诉季诚之后。

季诚回了一句,“你在哭?”

筱雅看着这三个字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有些烦躁,更加急切的回道,“我是在问你现在应该怎么办?你倒是说话啊。你告诉我下面应该怎么办?”

季诚沉默了……

筱雅气急败坏的又发,“季诚,你不是很有本事嘛?你怎么不说话了?之前是你让我装可怜的,现在我被揭穿了。简直是当场被打脸。你倒是跟我说说怎么办啊?你不是想要我以后手中的股份嘛,你不帮我,我怎么给你?”

她现在是一种近乎崩溃的状态,所以有些口不择言。

“季诚,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要我装什么可怜,我也不至于会这么被动!”

她一连发了几条信息之后,季诚终于回信息了。

只是,他的信息筱雅看了一眼差点就吐血了。

“蠢女人!我不会再管你!!”

这是季诚发来的短信,筱雅看的差点就气死了。

她当即就回过去,“你什么意思?你这种时候不管我了?”

季诚回了两个字,“愚蠢!!!!”

筱雅眼底都在冒火,恨不得把这个季诚给碎尸万段。可她现在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她只能自己平息着自己的怒火,不断的调整自己的情绪。

调整了片刻,她又卑微的跟季诚道歉,“对不起。小诚。小雅姐姐是被气糊涂了,才会胡言乱语。你现在如果也不管小雅姐姐,小雅姐姐真的会死的。我不都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了?”

她回过去,季诚没什么反应。

她又回,“小诚,你怎么可以不管我?怎么可以?你是想要看着我去死吗?我现在真的很无助……”

就在她等的很着急也很恼火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而来人正是季诚,在筱雅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季诚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扯过她的身子,然后覆盖住她的有些苍白的唇瓣。

筱雅倏然睁大眼睛……

季诚的身上还裹着夜的寒气,就连他的周身都散发出一股子阴冷而狂妄的寒气。他的动作很霸道,霸道的让筱雅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他强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