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首先你得有个男朋友!/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筱雅就这样被震惊的呆住了,眼眸中的瞳仁一瞬间放大,就这样呆呆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

以前觉得季诚这张脸邪斯无比,这会却觉得他这张脸鬼魅阴森。

只一眼,就会让人不寒而栗。

她从来没觉得季诚变的这么可怕,她竟被吻的石化了。只剩下两只小手,机械的抓住床单,紧紧的抓住。

季诚的吻就像是龙卷风一样,仿佛要席卷一切。更像是要把脆弱的筱雅,给拆吃入腹。

他在她的唇齿间不停的辗转反侧,不停的进攻席卷,动作狂野的让她不舒服的蹙眉。

直到唇间尝到了咸鲜的血腥味,他那双阴暗的眸子才聚焦了一层清晰的锋芒。

是以,他才松开她的唇。

短短的几分钟,筱雅像是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

在季诚远离她唇瓣的瞬间,她几乎本能性的拿起枕头砸向季诚。

季诚早有防备的接过枕头,在她即将破口大骂的瞬间,手掌堵住她的唇,眼神朝着窗帘的方向扫了一眼,警告她不要乱说话。

筱雅顺着他的眼神,才记起病房里面还有窃听器。她那些愤怒的话,只能生生的卡在喉咙口。

季诚强吻她的这件事,绝对不能被别人知道。尤其是尧哥哥,尧哥哥要是知道了那她真的就一点点的希望都没有了。

是以,她只能用波涛汹涌的眼神瞪着季诚。

她恨不得将季诚碎尸万段,这个该死的季诚简直就是个神经病。为什么好端端的冲进来吻她?

她这辈子只吻过尧哥哥一个男人……

可恶!!

季诚那双邪魅的眸子里寒气肆意,迎着她的愤怒,唇角扬起一抹癫狂的嘚瑟弧度。

他吻到筱雅了,终于吻到筱雅了。

从记事以来,他就很想吻她,很想吸引她的注意力。

可她的眼底只有季尧,不管他怎么表现,怎么努力,她的心里和眼里都只有季尧一个人。

他用玩世不恭的外衣伪装着自己,伪装了这么多年,早已练就了沉稳内敛的处事方式。

但是,刚才他看见她发来的短信说是活不下去之后,他还是控制不住的愤怒。

或者,确切的说应该是控制不住的嫉妒吧!

筱雅痛苦的哭了,虽然不能出声质问他。但是她心中实在是怒气难忍,她拿起手机在屏幕上戳了一句话给他看。

她的手指很用力,像是要把手机屏幕给戳穿。

季诚扫了一眼她的手机,她打出的是————“季诚,你疯了?你神经病?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是不是疯了??”

筱雅感觉到很屈辱,所以她的泪水都是屈辱的泪水。她还下意识的用手指擦着唇瓣,像是要把她被吻的痕迹给擦去。

季诚眸光似火苗一样炙烤着她,筱雅一直在擦着自己的唇瓣,本来唇瓣就被季诚吻的破皮了,这会伤口破的更大了,有殷红的血迹流出来,顺着她的唇角,流进脖子里。

那殷红的血迹,刺痛了他的眼眸,刺痛了他的心。

心底腾起一股嫉妒的怒火,火焰溅落遍地。

他再次抑制不住的冲上前,直接掐住她的脖子,像是要把她撕碎一样。

她这种嫌恶的模样,直接伤到了他的自尊,让他嫉妒的发狂。

一瞬间,筱雅的呼吸就被他掌控住。她难过的涨红了脸,睁大眼眸看着他。

她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无辜的睁大眼睛瞪着他,眼角那些晶莹的泪水汩汩的落下……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铺天盖地的黑暗将她包围着的时候,眼前有一道帘子被劈开了。

季诚松开了手指,她又可以呼吸了。

她喘息着,泪如雨下的摇头,惊恐的缩着身子。

季诚深呼吸,眸底碾压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后,将她掉在被子上的手机捡起来,在上面打字,“我的吻,让你这么呕心?这么排斥?”

筱雅手指放在自己的脖颈处,只能本能的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不敢说。

她眼前的季诚就像是一只恶魔一样的可怕,她从来没觉得他这么的可怕。她的心脏都在颤抖着,眸光也颤抖着,全身都觉得很冷。

季诚眸光涌动着。那一片深眸底有着火光。他的心底更是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他想不通为什么她那么排斥他的吻。他到底哪里比不上季尧那个混蛋?

筱雅哭也不敢哭出声音,只能那么哀怨惊恐的看着季诚,深怕他再一次化身为恶魔。

季诚又在手机上面打字,“不喜欢我吻你?怕我?那么别指望我再帮你!!!”

筱雅看了这一行字后,不停的摇头,身子颤抖的更厉害。季诚这是威胁她,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她只能哀求的看着他,在手机上打字,“别……小诚……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是要嫁给你大哥的,我是你未来的嫂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强吻我?小诚,你冷静点,你清醒点好不好?”

季诚嘴角却勾起挑衅般的冷笑,在手机上飞快打出一行,“我吻的就是未来的嫂子!只要是我大哥的,我都想抢过来!!”

筱雅看了之后,脸色早已惨白的如同中国宣纸了,她在季诚的眸底看见了一股狰狞又变态的报复欲。她的四肢早已变得冰凉无比,突然很后悔招惹上了他。这个季诚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一直用玩世不恭的面孔伪装着自己。

其实,他腹黑,阴狠,算计,变态,偏激,他简直就是恶魔的化身。

该死的,她怎么会招惹上他?

可是她好像没有退路了……

果然,季诚再一次狰狞着面孔凑上前,他身上还有着浓烈的烟草气息,闻的她下意识的就蹙眉。

她的这点反应,自然是逃不过季诚的眼眸。他嘴角勾起残冷的弧度,在手机上打出,“小雅姐姐,要么顺从我,要么不再合作!自己选!”

筱雅看了之后,眸光剧烈一收缩,她死死的咬住下唇。身子抖得如同雪地中被积雪覆盖的小草,这种感觉很难受,很无助。也很惊恐。

顺从他?

她只要一想到他刚才那个霸道又疯狂的吻,心就在吐血。

今天是强吻?

明天呢?

谁知道明天这个变态会不会更加得寸进尺?

季诚这个恶魔要是对她有非分之想怎么办?

她的挣扎,她的恐惧,季诚都看在眼里,他冷冷的勾唇,鄙夷的看着她。

似乎,笃定了她只能顺从。

筱雅深吸了一口气,胡乱的擦了一把泪水,孤注一掷的在手机上打字。因为情绪的慌乱,她的手指不停的颤抖,好几次手机都差点掉到被子上。

很费力的打出一行字给季诚看,“不再合作?我知道你这是在吓我,不再合作你怎么拿到股份?我知道季叔叔一直不待见你,他一定是给你留了很少很少的遗产。所以,你不得不跟我合作!!!”

季诚看了之后,像是看见笑话一样的冷笑了,在手机上飞快的打出,“幼稚!小雅姐姐你真幼稚!你以为我离开你,就没有其他方式得到我想要的一切了嘛?再说了,我能输的起,你能吗?没有季尧,你连活着都变成了一种煎熬,你真的能输的起?”

筱雅眸光再次狠狠的颤了颤,又打出一行字,“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你不怕我把你做过的好事都抖露出去?”

季诚眼底猛然凝固了一层杀气,打出四个字,“你不怕死?”

只一眼,几乎夺去了筱雅的呼吸,她原本是半倚在床头柜上的,这几个字直接吓的她瘫躺在床上。她每次嘴上说活着没意思想要去死,可是真正面对死亡她还是很恐惧的,但是最关键的是不甘心。她不甘心尧哥哥被陶笛抢走,不甘心就这样孤零零的死去!

季诚眼底的杀气,她看的很明显。

回想起姑姑出现的意外,再回想起之前施心雨几秒钟就丧命的事情。她一阵阵的后怕,脊背上早已是冷汗津津了。

这个季诚的确是太可怕了,惹急了他,说不定真的会杀她灭口。

筱雅早已吓的都忘记哭了,只能那么呆滞的看着季诚。

季诚很满意自己这句话的效果,他挑眉,又打出一行字,“小雅姐姐,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杀你,你那么美好,我怎么舍得杀你?我可舍不得!”

这一行字,让筱雅的汗毛孔都竖起来了。

她的脑袋里面乱乱的,她根本停不下来的胡思乱想。

她害怕季诚,可也只能依赖季诚。

现在她身边姑姑出了意外,纪绍庭那个盟友根本就靠不住,至于申城那个老东西,更是办事不力。而且那个老东西也很变态,与其面对老东西,不如面对着季诚。

如此想着,她抓紧床单的手指松懈了几分,她像是豁出去了一般拿起手机打字,“小诚,你还有其他办法帮小雅姐姐吗?有吗?”

季诚看了一眼后,笃定的扫向她,在手机上打字,“当然!信不信我?你自己选择!!”

筱雅妥协了,眼下季诚是她唯一一根救命稻草,她必须要紧紧的抓住。她努力的调整呼吸,逼着自己不再惊恐,她又打出一行字,“我当然信你!!”

季诚终于笑了,笑的很得意,笑的很张狂。

筱雅为了安抚季诚,又打出一句话,“小诚,你现在是小雅姐姐唯一的依赖,小雅姐姐不信你信谁?”

季诚看了一眼之后,眸底的那些凌厉气息终于得到了安抚。看着筱雅低眉顺眼的模样,唇角终于上扬了,他轻轻的拍了拍筱雅的脸颊。

筱雅虽然心底还是抗拒的,可是她不敢表现出来,而且隐藏的很好。脸颊上还挤出一抹有些苍白的笑容……

季诚受到她笑容的鼓励,眼底闪过一抹亮光,竟俯身再次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筱雅忍着心底呕心的冲动,生生的收敛了想要推开他的冲动,还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季诚蠢蠢欲动的心,再一次受到了鼓舞。他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掠夺的暗芒,再次覆盖上她的唇。

这一次,筱雅不但是没有拒绝,还主动的回应着。

总之……她是豁出去了。

季诚这一次的吻比刚才还要炙热,还要狂野,他的吻强势的让她无路可退。

再加上筱雅的回应,他的大手开始不安分了……

筱雅其实心底很慌,很呕心,可她一直说服着自己。告诉自己,只要季诚能帮她。只能她能嫁给尧哥哥,她什么都愿意忍。别说是吻她了,就算季诚想要占有她,她也会忍的。反正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她以后还可以做处女膜修复手术。

不过,筱雅的理智还有,她按住他的大手,冲着窗帘方向看了一眼。

季诚这才生生的压下心底的渴望,看着筱雅唇瓣还沾着他的痕迹,他满足的勾唇。

筱雅脸颊红了。其实是紧张不适应的红,看在季诚眼底更像是羞涩的红,只一眼,他就变得心情大好。

眼底的那些阴霾也消失不见,竟泛起一丝温暖,这次他说话了,“小雅姐姐,你醒了?”

筱雅那么聪明的人,自然知道他是在演戏。于是,她也表现出有些虚软的模样,轻语道,“是啊,醒了。小诚你什么时候来的?”

季诚轻笑,又用伪装的外衣将自己包裹好,玩世不恭道,“上个世纪就来了。小雅姐姐你的脸色不太好,也没以前那么美了,是要多注意休息。时间不早了,我下次有空再来看你。对了,我给你带来了玫瑰花。是我女朋友拒收的。你不介意吧?”

筱雅看着季诚的变脸术,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季诚真是越来越不简单了,听他的口气看他的表情,俨然还是公子哥的模样,殊不知他隐藏的这么深,难怪他们大家都被他的伪装给骗了。

她很配合的点头,“不介意,看见鲜花我会心情好,谢谢小诚。”

季诚转身要走的时候,筱雅伸手拉住他的衣袖,她的眼底满是无助。

她的意思是在询问他下面该怎么办?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商量,他怎么能就这样走了?

季诚捉住她的小手,亲了一口,在她的手机上留下一句话,“晚上短信联系!”

是以,筱雅才松了一口气,看着他眼底的那抹笃定色彩,她默默的给自己打气,一定还有办法的,她一定可以把尧哥哥抢回来的。

当晚,季诚就发短信给筱雅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当季诚把自己的下一步的行动告诉筱雅之后,她的眸底闪过一抹纠结,回道,“这样真的好吗?会不会太残忍了?”

季诚回道,“记住,想要达到目的就必须要心狠手辣。想想你的尧哥哥,你就觉得不管怎么样都是值得的。”

筱雅叹息了一声,慢慢的握紧拳头,终于下定决定,给季诚回道,“没错,你说的对。一切都是值得的,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是夜,她一个人失眠,一个人煎熬着,一个人痛苦着……

不同的地点坐标,季诚躺在自己的大床上,放下手机。回味着白天在医院的那几个吻,手指轻轻的触碰自己的薄唇,眼底闪过一抹晦暗的色彩。

————

一个月过去了。

季尧出院了。陶笛怀孕已经八个多月了,再过一个月娃娃就要出生了。

这一个月,筱雅没有跟季尧联系过。

陶笛跟筱雅基本上也没怎么碰过面,只偶尔有一次在姑姑的病房外,碰见过一次。

那天,筱雅是自己走过来看姑姑的。

遇到陶笛的时候,她微微躲闪了眸光,低头。

陶笛没打算跟她说话,倒是筱雅主动开口了,她声音很低,也很惭愧的道歉,“嫂子,对不起……之前很多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自己钻了牛角尖。那天尧哥哥跟我说的很明白了,我想了很久终于想通了,我知道我跟尧哥哥再无可能了,以后我不会再破坏你们的幸福了。”

“……”陶笛叹息没说话,也不知道要跟她说些什么。她终究是个小女人,没办法在面对各种伤害的时候,说一句没关系。她只想着。以后少接触,彼此没交集便好。

所以,从头到尾她没跟筱雅说过一句话。

筱雅看着她的眸光很虔诚,她也没在姑姑病房多待,没一会就离开了。

她走后,陶笛对着她的背影发呆。看着她单薄的背影,的确是有些可怜。可俗话说的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所以,她不会滥用自己的同情心,对于筱雅这个心机深沉的女孩子,她还是会处处堤防的。

现在病房内,全天都有人守着姑姑季洁,病房外面还有保镖守着,总之是一定要将姑姑保护的滴水不漏。

转眼,一年过去了,已经到年根了,没几天就是新年了。

整个东城都弥漫着一股新年的气息,就连马路两边的路灯杆上面都挂上了喜庆的灯笼。

陶笛的肚子已经很像个篮球了,她挺着肚子,动作有些笨拙,走路姿势却有些可爱。

季尧在年根的时候,工作是特别忙的。没住院之前他公司就很忙,住院一段时间后,公司更是积压了很多工作等着他去处理。医院那边还会有重要的手术,等着他去主刀。

总之,他是一个人顶两人的忙。

不过,他忙的时候也不愿意冷落陶笛。

他会尊重陶笛的选择,出门之前会问她要不要陪他一起去公司?或者是医院。

陶笛有时候愿意去,有时候不愿意。

有时候,她只是在家里待着,练练孕妇瑜伽,听听胎教音乐,看看窗外的雪景,再研究研究美食,日子悠哉的很。

孕后期了,去医院产检的频率也高了。她很幸福的是,每一次去产检不是爸爸陪着就是老公陪着。

陶德宽心疼女儿,现在工作不忙的时候,尽量往医院跑。去给季洁读报纸,读佛书,减轻女儿的牵挂。

陶笛现在觉得每一天都很幸福,每一天都是彩色的,幸福的就好像空气中都弥漫着甜甜的味道。

唯一让她有些难受的就是姑姑还躺在医院里……

新年快要到了,她约了犀利姐逛街。给犀利姐打电话的时候,犀利姐一脸的茫然,“新年要到了?”

陶笛汗哒哒,“你居然不知道新年要到了?你每一天都在忙什么?”

冯宇婷很淡然的回道,“工作,每一天我都有忙不完的工作!”

陶笛听的眉头轻蹙,无奈道,“犀利姐,别怪我说你,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整天就知道工作,不无聊吗?你哪天要是跟我说你在忙着谈恋爱,我觉得我都能激动的绕城跑一圈。”

冯宇婷淡定道,“你这个玩笑不无聊吗?孕妇,禁止剧烈运动。”

陶笛再一次汗颜,“好吧,不扯这些了。这个周末有空吗?周末陪我逛街吧,我给大家挑选新年礼物。”

冯宇婷轻轻的蹙眉,“新年礼物?”

陶笛无语,“你怎么像是个外星人一样?新年礼物你也不知道?”

冯宇婷想了想这个词倒是不陌生,倒是挑选新年礼物这件事对她来说很陌生。过年对于她来说,跟平常是一样的。她从来没收到过新年礼物,也没送过别人新年礼物。

她道,“算了,对于这些事情我不感兴趣。

陶笛却不依,“不行,你就算是为了我也要感兴趣。我现在就你这么一个最好的闺蜜了,你忍心看我挺着个皮球肚子,然后一个人逛商场?我岂不是要可怜死了?”

“找你家季先生。”冯宇婷语气始终是淡淡的。

陶笛蹙眉,“季先生最近很忙的,他没时间陪我,你也不陪我。我怎么这么可怜?我心情不好了,我马上就会产前抑郁的,你忍心吗?”

冯宇婷被她说的脑袋都大了,最好只好道,“怕了你了,我陪你。”

“说定了哈,就这个周末。”陶笛愉悦的挂了电话。

周末这一天。冯宇婷开车来接陶笛一起去逛商场。

陶笛挺着个大肚子刚上车,冯宇婷就吃惊的微张着唇瓣,“你最近吃了什么有营养的?怎么会胖这么多?”

“还好吧?”陶笛不愿意承受自己快变成气球了,双手捧着小脸,一脸无辜的眨巴着眼睛,“我觉得我没胖那么多啊。哦,我知道了,是浮肿,孕后期会有些浮肿的。”

冯宇婷的美眸在她身上扫视了一圈后,倒吸了一口气,“太吓人了,原来怀孕可以让女人变的这么丑?很庆幸,我没有要孩子的想法。”

陶笛忍不住对她翻白眼,“哪有很丑啊?我只是圆润了点,哪有很丑?我家季先生说我这样很可爱的。”

冯宇婷一边发动引擎,一边正经道,“可爱?季先生是不忍心伤害你吧?”

陶笛瞪着她,“讨厌,你讨厌!我就是很可爱,季先生说我可爱我就是很可爱。再说了女人不都得经历这些嘛,你现在肯定是不能懂我这种幸福感的。即使我变丑了,可我的丑换来了一个可爱的小生命,我觉得很值得,我很愉悦的享受着这个过程哦。”

冯宇婷表示自己不能理解这种想法,她只感叹,“很庆幸,我一直都没有生孩子的想法。我对自己的身材外貌要求很完美,我无法忍受自己有一天会变成这样的气球。”

陶笛再次瞪她,对着她无语的翻白眼,“先别提孩子了,在生孩子之前,你首先要有个老公。或者有个男朋友,你有吗?”

冯宇婷耸肩,“这是个很无聊的问题!”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就到商场了。

两人一下车,陶笛就上前挽着冯宇婷的胳膊。

冯宇婷性格很冷,不喜欢跟别人近乎,她下意识的想要甩开陶笛。

可是,陶笛就是牛皮糖一样黏着她,最后她没办法只能随她去了。

有时候。有些习惯是可怕的。

在陶笛松开她的臂弯,去一边的专柜给家里人挑新年礼物的时候,冯宇婷居然有些不习惯空荡荡的臂弯,她扶额,她大概是被陶笛这个孕傻的女人带傻了。

陶笛好久没逛街了,这一出来逛街就有些刹不住车了。加上马上新年了,需要买的东西还真不少。所以,她一不小心就挑了很多。

当然,给季尧挑的最多。有高大上的手工西装,精致的领带,皮带,还有鞋。给宝宝也买了双小鞋子算是新年礼物了,家里宝宝的用品实在是太多了。她还给季向鸿和陶德宽都买了礼物,是一样的西装外套和一样的围巾。她买一样,是想要说明自己把两边的爸爸看的一样重。

当然,也给姑姑买了新年礼物。

姑姑现在一直躺在床上,她考虑到医院的被子可能不太舒服,所以在商场里面给姑姑挑选了一条新被子,准备给姑姑换上。

她还给季诚这个小叔子挑选了一条领带当做新年礼物,虽然季诚一直不太喜欢她这个小嫂子。跟季尧关系也不太好。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是名义上的一家人,有些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她想,这大概就是成熟吧?

她还给冯宇婷准备了新年礼物,不过她却故作神秘的不透露具体是什么?

冯宇婷抽了抽嘴角,看着她笨拙的抱着个纸盒,就已经猜到了,“够奢侈的,居然送我这么奢侈的护肤品?”

陶笛有些吃惊,“你知道是护肤品?我是趁着你去洗手间的时候买的,你这也能知道?”

冯宇婷指着纸盒上面的牌子,“这写着呢!”

陶笛汗哒哒的捂住半边脸,“还真是一孕傻三年啊,我这真是傻了,以前我没这么傻的啊。”

冯宇婷得出结论,“生孩子太冒险,十万分谨慎!”

陶笛蹙眉,“切!我特别期待有男人将你征服的那一天,我看你还怎么谨慎?”

冯宇婷接过她手上的东西,摇头。“那你等着吧,等你头发白了,也不会等到的!”

陶笛喜欢蛮喜欢跟冯宇婷斗嘴玩的,冯宇婷很理智的女人,而她是萌萌哒的女人。两个原本不在一个频道上的女人,被拉到一个频道上之后,真是蛮有趣的。

她控制不住买多了之后导致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冯宇婷两只手都快拿不下了,她有些抱歉,“犀利姐,辛苦你了哈,不然你再分两个袋子给我,我跟你分担一点。”

冯宇婷却很女汉子的蹙眉,“行了,你一边待着去吧。让你一个挺着皮球的孕妇帮我分担,我是不是太没用了?”她可是一直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冯宇婷。

陶笛只能乖乖的一边去,看着她大包小包的拎着。还真别说,这女人还真是挺有本事的。她两只手臂上挂满了袋子,却仍然能优雅的踩着高跟鞋,这境界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她又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年底商场人也蛮多的。她差点被人群挤散了,她叫了一声,“犀利姐,等等我。”

冯宇婷一回头,被人挤了一下子,鞋跟一崴,差点摔倒。

幸好身边有一只有力的手臂,及时的扶住她。

冯宇婷习惯性的退后一步,然后淡淡的道,“谢谢!”

她不习惯有男人离她很近,所以有些不自在。

只是,抬眸的时候看见是左轮那张俊脸在眼前放大后,那种鸡皮疙瘩一样的不自在感觉瞬间就没了。

左轮看着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将她臂弯上面的那些袋子给接了过来。

他的身边还跟着冯美婷,她见到冯宇婷的时候,心里一冷,暗自恼火怎么走哪都能碰见冯宇婷这个贱人呢?

真是烦人!!!

冯宇婷楞住了,忘记了阻止左轮的动作。

陶笛看见左轮之后,笑着打招呼,“左边那只轮子。缘分啊!你也来逛商场?”

左轮看见陶笛后,扬唇揶揄道,“那是大写的缘分!我陪未婚妻逛商场来着!”

冯美婷听的很开心,主动跟陶笛打招呼,“季太太,你还记得我吗?上次晚上你在我们家住过的,我是美美哦。”

陶笛见她笑的无比的热情,有些不舒服,不过还是礼貌的点头,“嗯,我有印象的。”

“听轮说他跟你老公关系很好,那我们以后也会成为好闺蜜的是不是?”冯美婷有些讨好的说道。

陶笛淡淡点头,有些敷衍道,“应该会的。”

左轮将那些购物袋接过来之后,冯美婷有些嘚瑟的道,“姐,你也在啊?真是很巧呢。对了,我未婚夫帮你了,你要不要说一声谢谢妹夫啊?”

冯宇婷听到她的声音觉得很刺耳,妹夫这个词也很别扭,她蹙眉冷道,“我没求他帮忙。”

冯美婷被堵的脸色一白,却又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作,只得微笑道,“姐,你的性格也该改变一下了。你总是这样,以后我们一家人怎么相处啊?轮也是好意帮你,你……”

左轮打断她的话,问陶笛,“你们车在哪里?我帮你们送到车上去小嫂子。”

陶笛回答,“在地下停车场B2区。”

左轮推开冯美婷挽着自己的那只手,帮忙拎着购物袋,走了两步,回头温柔的叮嘱了一句,“婷宝贝,乖乖在这里等我,别乱跑,我马上就回来。”

冯宇婷的眉头下意识的蹙紧,婷宝贝?真呕心!

陶笛也觉得有些肉麻,可是也能理解。情侣之间原本就会有爱称。比如说她喜欢叫季尧大叔,季尧偶尔会叫她萌宝宝。所以,她只是觉得肉麻,却没那么抵触。

左轮将购物袋放进冯宇婷的车内后,绕到陶笛的副驾驶座这边,“小嫂子,再见了。改天去你家蹭饭!”

陶笛微笑,“好啊,欢迎蹭饭!”

左轮对着冯宇婷,礼貌而疏离的道,“冯小姐,路上开车小心。”

说完,就离开了。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认真的看过冯宇婷一眼。就好像之前他缠着她,闹着要追她的那些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看着他的背影,冯宇婷忍不住的蹙眉。似乎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劲?

在回去的路上,陶笛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犀利姐的表情,试探的问道,“犀利姐,你有没有觉得你有点不对劲?”

冯宇婷扭头看了她一眼,摇头。

陶笛又换了一种方式问,“或者说,你有没有觉得你看见冯美婷跟左轮之后,心底有点不对劲?”

冯宇婷想了想,眉头再次蹙紧。

陶笛又继续问,“有没有那种酸酸的,想要冒火的感觉?”

冯宇婷看着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陶笛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道,“好吧,其实我想说你可能对左轮有意思了。自从偶遇到他们之后,我就感觉你不对劲了。如果你真的对左轮有意思,这是好事。说明你已经向正常女孩子的队伍里面进军了,喜欢没错,喜欢一个人就要去争取。还有机会的。”

她其实也吃不准左轮对冯美婷到底是怎么个意思,所以只能这么说了。争取一下总没错吧?只要不耍心机,不用手段,理性化的争取还是可取的。

冯宇婷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不可能!我不可能喜欢男人!”

陶笛瞪大眼睛,“……”

冯宇婷又解释,“我的意思是,我不可能谈恋爱,我对谈恋爱没兴趣。当然,我的性取向没问题的,这个你不用怀疑。”

陶笛笑了,小声道,“别说的那么绝对,爱情来了挡都挡不住。”

冯宇婷不屑的勾唇,“爱情是什么?我不认识!”

陶笛,“…………”

冯宇婷刚把陶笛送回家之后,后妈骆晴就给她打来了电话,电话里骆晴很生气的叫她赶紧滚回来。

回到冯家别墅之后,刚推开门,冯美婷就操起一只玻璃杯砸了过来。

还好冯宇婷反应快,闪过了,看着满地的碎片,她淡淡的问,“出什么事了?”

冯美婷正在哭。哭的很委屈,肩膀不停的抽噎着。

而骆晴坐在一边,心疼的不得了,见到冯宇婷回来,那眼神恨不得把她撕碎了,怒道,“你还好意思问怎么了?都是你个贱人惹的祸,你没事去逛什么商场?”

冯宇婷淡定的换鞋,一点也不生气,只清冷道,“我陪陶笛逛商场,怎么了?”

冯美婷沉不住气的跳起来怒道,“你还在那里装?你这个贱人就是嫉妒我!我好不容易跟轮去逛一次商场,人家轮好心好意的帮她拎购物袋,她这个贱人却不领情。她一句人话都不会说,轮把她的东西送到停车场之后,回来就给我摆脸色看。就是你这个贱人惹的祸,是你不会说话,让轮不开心了!!!”

冯宇婷表示很诧异,以前她也经常这样对左轮说话。他的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薄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很理智的解释,“我不觉得是因为我说了那句话而导致你未婚夫生气,也可能是你自己说了什么他不开心了。”

冯美婷上前就是一个耳光扇过来,“你放屁!明明就是你不会说话,像是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硬又臭,还整天摆着一张脸。”

冯宇婷被扇的两眼冒金星,趴在沙发上,缓了很久才缓过劲来。再抬眸,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擦去嘴角的血迹,还是清冷的道,“你打死我也没用,我不觉得自己有错!”

冯美婷更加生气了,直接上脚踹她。

还好被骆晴揽住了,她蹙眉,“行了,现在冷静点。”

冯美婷直接冲着母亲吼道,“我怎么冷静?自从遇到她之后,轮就不正常了。肯定是冯宇婷这个贱人勾引轮。肯定是这样的!!!”

骆晴看着冯宇婷红肿的脸颊蹙眉,压低声音,“够了!解决问题不是靠发脾气的,要讲究方式和策略。你打死她,左家大少爷不是还是不接你电话嘛!”

冯美婷气的咬牙,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怒道,“那怎么办?那我就只能坐在这里生闷气?妈,我感觉他们之间肯定不正常。你之前提醒的对,轮第一次来我们家看上的就是这个贱人。所以,他们应该是藕断丝连了!”

冯宇婷无语的抽了抽唇角,真是荒谬,越说越离谱了!

不过,她唇角一动,就疼的钻心。她的眸底闪过一抹隐忍的愤怒,现在时机不成熟,她必须要隐忍。

骆晴眼眸转了转,一丝阴暗闪过后,老谋深算的道,“我想到办法了,既然这件事是因冯宇婷而起。那还是需要冯宇婷自己去善后。”

冯宇婷下意识的问,“怎么善后?”

“你打电话给左家大少爷,向他道歉。并且,邀请他明天……不……还是后天来我们家一起吃饭。”骆晴看她脸颊上的红肿明天估计消不掉,所以把时间挪到了后天。

冯宇婷扬唇,冷道,“我道歉?你们也知道的,我不会说话的。”

冯美婷有些急了,“是啊,这个贱人嘴贱死了!”

骆晴轻轻的拍了拍女儿的手背,压低声音,“放心,妈妈会帮她打好草稿的。她只要照着读就可以了。”

冯美婷还是有些不放心,“不是说了,不能让他们多见面嘛。怎么你还要贱人邀请轮来家里吃饭?妈,你是不是糊涂了?”

骆晴连忙套在女儿耳畔嘀咕了几句,冯美婷听完之后,终于笑了,她狠狠的瞪着冯宇婷,“这个主意好!就这么办!!”

冯宇婷对这对母女早已无语。也已经习惯了。

半个小时后,左轮的手机响了,他有些烦躁的扔到一边。只是眼眸一扫,居然扫到了一个熟悉的号码。他连忙打气精神,接通了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