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有个秘密要告诉你!/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轮在看见冯宇婷熟悉的号码的那一瞬间,他竟没出息的很激动。激动的有些心跳失了节奏,只是听到冯宇婷第一句话后,他的心底宛如被浇了一盆冰水。从头凉到脚,慌乱的心跳也一点一点的沉静下来,那张俊朗的面孔也倏然多了几分紧绷之色。

冯家别墅这边,冯宇婷对着骆晴给她写好的手稿,开着免提在跟左轮通话。

殊不知,她的第一句话就让左轮差点内伤。

“左先生,我是冯宇婷。美美的姐姐,你未来的大姨子。”

左轮脸色都快变成猪肝色了,什么狗屁大姨子?

冯宇婷说完了之后,没听到左轮的回应,蹙眉问了一句,“左先生,你在听吗?”

左轮几乎是从牙齿缝里生硬的挤出一个字,“在!”

电话这边骆晴跟冯美婷不停的对冯宇婷使眼色,示意她快点按照写好的手稿说话。

冯宇婷头顶好多只乌鸦飞过,满头黑线,冯美婷母女为了抓住这只金龟婿,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不过,她们怎么样跟她没关系。她只要按照手稿来说话就好了,她扫了一眼手稿又道,“是这样的,今天因为我心情不是太好,所以在商场语气也不是太好。回到家里之后听美美说,你们吵架了。我心里有些愧疚。想来是因为我的态度和语气让你不舒服。对此,我认真的向你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这个人就是这种说话方式,希望你不要介意!”

骆晴也是煞费苦心,这手稿写的生硬无比,听上去还真符合冯宇婷平时的说话方式。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生硬方式,才显得刻意。

左轮一听就觉得很不正常,他是了解冯宇婷个性的。所以。他不认为她会无聊的打来这样一通道歉电话。

听的他眉头不断的蹙紧,脸色更越发的难看。

冯美婷心急的很,见冯宇婷还没说到重点,不住的对她使眼色。

冯宇婷语气淡然的继续顺着手稿往下读,“左先生,其实我妹妹人很好。温柔善良,长的又漂亮,很体贴。你不应该对她那么凶的,如果因为我的语气和态度造成了你心底的不痛快。我认真的道歉,保证下次不会了,希望你能消消气。另外,为了表达我今天的歉意,我代表全家邀请你后天来我们家一起吃饭。”

左轮那边没回应……

冯宇婷有些尴尬的抽了抽嘴角,在骆晴眼神的逼迫下,她又问了一句,“左先生,你能赏光吗?后天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吃顿饭好吗?”

等了差不多一分钟后,左轮才沉声问。“几点?”

冯美婷沉不住气的想要回答,却被骆晴一把捂住了嘴巴,不让她说话。

骆晴是有备而来,为了自己女儿的幸福,可谓是想到了各种细节。她指了指手稿最下面,那上面早已把时间都写好了。

冯宇婷又照葫芦画瓢的说,“晚上六点,可以吗?”

“知道了!”左轮生硬的说出这三个字,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冯宇婷看着骆晴母女,“这样可以了吗?”

骆晴沉着脸,“可以了,不过我要警告你后天不准乱说话。”

冯宇婷起身淡道,“放心,我懒得说话!”

冯美婷拧眉,冲着骆晴嚷嚷道,“妈,你看她什么态度?烦死了!”

骆晴看着冯宇婷的背影,在后面嘀咕道,“行了,你忍耐着点。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她,她就这德行。”

冯美婷气的跳脚,“烦死了!真是烦死了!她妈怎么生出她这个怪胎?讨厌死了!整天像是谁欠了她几千万一样,连一句正常话都不会说。”

骆晴安抚她,“行了,你现在要操心的不是这样。明天我陪你去商场,好好挑选几件漂亮的衣服后天穿。你现在首要的任何是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吸引左家大少爷,你可要把握机会,好好的抓牢左轮这只大树。”

冯美婷连连点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丝和衣服,“没错,妈你说的没错。我好不容易钓上这只金龟婿,怎么能不把握机会?我现在就回房间去给我小姐妹打电话,问问她们最近在哪做发型了?我这发型也得换,不然轮会看腻的。”

骆晴点头,“好的,去吧去吧。你打电话给你那个叫娇娇的小姐妹,上次我见到她的时候,她那个发型真漂亮。妩媚中透着一丝性感,性感中还透着一丝的娇柔,真的很漂亮。你问清楚了,妈妈明天陪你去做头发。”

冯美婷眼底亮光灼灼,“好,我现在就上去给娇娇打电话。”

骆晴眼底露出虚荣的光芒,“去吧去吧。下面的一切事情妈妈都会帮你安排好的。”后天,她会布局,让左家大少爷再一次对冯宇婷这个贱人嗤之以鼻的。

看着自己女儿兴奋的背影,她自己也整理一下自己的发型,嘀咕了一句,“明天我也要不要也去换个发型?还是换吧,我这丈母娘的形象也很重要的……”

她们母女两这番对话,让正在翻找药箱的冯宇婷鄙夷的勾唇。

这对母女还真是可悲又可怜,为了一个左轮都没独立的人格了。居然为了要讨好左轮满脑子都是怎么去打扮自己?

这不是很可悲嘛!

不过。骆晴口中的娇娇,她也见过一次。

娇娇上次来的时候做的是那种大波浪的金黄色卷发,的确是很妩媚。

左轮那个花花公子见到妩媚的女人应该会很开心?很喜欢?

这样想着的时候,她一失神,手中的药箱就掉到了地上。

这声响把沉浸在幻想中的骆晴吓了一跳,她蹙眉冷道,“怎么回事?大晚上的吓死人啊?”

冯宇婷没说话,自己一个人抱着药箱上楼去处理脸颊上的伤口了。

在处理伤口的时候,疼的她只抽冷气。

不由的再次想到了左轮,她上次受伤他陪着去医院处理伤口。当时他还问她疼不疼?

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个问她疼不疼的人?

一个慌神,手中的棉签刺痛了脸颊。她不禁摇头,越发的觉得自己不正常了,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起那个花花公子?

她收回心神,认真给自己脸颊消毒。她已经记不清这是冯美婷第几次打她了,也记不清她的脸颊挨过多少巴掌了?

现在还好点了,挨打的频率不是那么频繁了。小时候,她挨打是家常便饭。

可能现在她长大了。对父亲来说有点利用价值了。

父亲从来都是把她当交际花一样对待,交际花靠的不就是一张脸嘛?骆晴母女这才收敛了几分,今晚冯美婷是狗急跳墙才打她的。

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心底暗暗的发誓。她承受的这一切,总有一天会双倍还给骆晴母女的!!!

————

季尧晚上下班之后,陶笛跟他两个人一起把今天挑选的新年礼物送到老宅。

一走进老宅,陶笛就感觉到了一股冷清的气息。

偌大的餐桌前,只有季向鸿一个人在坐着吃饭。

季向鸿看见他们来了之后,有些意外。随机就激动的站了起来,看着他们。

陶笛心底有些泛酸,叫了一句,“爸。”

季尧现在面对着季向鸿,心底都很复杂。有些后悔当初那样深沉的恨,也有些无奈自己的身世。他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想来这个世界上除了姑姑应该也没人知道他的亲生父亲是谁了?

在最初知道真相后,他前前后后的想过。

他想到姑姑早就知道他的身世,也早就知道陶笛的身世。正是因为知道他们两人的身世,所以才没有阻止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至于姑姑为什么会知道他的身世,他猜想肯定是因为姑姑曾经跟自己的亲生母亲相处的非常好,才会知道这件事。

其实,现在想想姑姑内心还是善良的。姑姑明知道他根本就不是季家的孩子,从小到大都那么疼他,呵护着他。

想到姑姑,他有些感伤。

希望姑姑能早点醒来……

陶笛挺着八个月的肚子,站在男人的身侧。小手挽着男人的臂弯,在男人的怔神之后,她的手指轻轻的捏了捏男人的臂弯。

季尧回眸看了小妻子一眼,接受到她眸底的暗示后,他哑声叫了一句,“爸!”

季向鸿对于季尧越来越大的变化感到很欣慰,他唇角上扬,连忙道,“怎么这个点回来也不提前打电话给我?我好让家里厨子多准备几个菜,都没吃呢吧,坐下一起吃。”

他看着餐桌上那几个菜,又连忙补充道,“先坐下,我再让家里厨子多准备几个菜。边吃边加菜。”

陶笛连忙将新年礼物放下,笑道,“爸,不用了。这些菜够吃就行了,不要那么浪费了。”

季向鸿却坚持,那双幽沉的眸子里却亮着慈爱的光芒,“不够,肯定不够。你现在怀着孕。是要多补充点营养的。我现在就叫厨子加菜,你们先坐下。”

陶笛想要阻止,可是季向鸿激动的完全不理她。

在餐桌前坐下,她的心底有些复杂,看着季向鸿忙碌的背影,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季尧感觉到她的情绪,伸手将她的小手攥在掌心中,对她微微的扬唇。

陶笛也冲他微微的扬唇。

季向鸿在厨房吩咐了一番之后,就出来了。

家里的佣人又为季尧跟陶笛两人加了两碗米饭,季向鸿突然来了兴致的问,“小尧,要不要喝两杯?”

季尧楞了一下,记忆中他好像就没跟父亲喝过酒。没结婚之前,他跟父亲的关系甚至已经紧张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了。

他看向陶笛,在询问她的意思。

陶笛现在是孕妇,他陪伴她的时候是滴酒不沾的,也从不在她面前抽烟。

陶笛心领神会的看着他,微笑道。“少喝两杯助兴吧,我不方面开车,等会让家里司机送我们回去吧。”

季向鸿马上附和道,“嗯,小笛说的对,少喝两杯助兴吧。等会家里司机送你们。”

就这样,女佣拿来白酒帮季向鸿和季尧都斟满。

季向鸿跟季尧喝酒期间,陶笛就乖巧的在一边吃饭。

现在是孕后期的她,食欲还真是大增。

家里厨子做的菜也挺合胃口。她吃的真不少。

季向鸿跟季尧一边喝酒,一边聊着工作上的事情。

几杯酒下肚,季向鸿明显的话多了起来。

他不但跟季尧聊工作上的事情,还跟季尧聊政治,军事方面的大事。

对于这些国家大事,陶笛不怎么感兴趣。她只是安静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和谐和温馨,季尧一边跟父亲聊天,一边照顾着她。

他会给她夹菜,看见她对某一道菜露出开心的笑容。他就会主动帮她夹菜。

她不小心夹到姜片的时候,碍于父亲在场,她不好意思夹到他碗里。

他却观察的很仔细,会主动的将她碗里的姜片夹到自己的碗里,吃掉。

季向鸿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画面,楞了一下。

陶笛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小手在餐桌下面轻轻的掐了男人一把。

季尧看了她一眼,没有一点别扭,很是理所当然的表情。

季向鸿由衷的感叹了一句。“我们家小尧,真的变了很多。这种变化,挺好!”

陶笛小脸上笑容妍妍的,跟季向鸿调皮的开着玩笑,“爸,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那是因为我调教的好。”

季向鸿闻言,又笑了。大概是因为喝了白酒的缘故,所以他的脸颊都涨红了,这段简单的晚餐让他心情好了起来。

这段时间季家接二连三的出事。他的心情一度很憋闷。

今晚,难得的发泄一次。

季尧看着陶笛可爱的小模样,宠溺的扬唇。

吃完晚餐,陶笛帮着季向鸿试穿她给买的新年礼物。

其实新年礼物原本没必要这么着急的送过来,但是因为是第一次帮父亲买衣服。所以她并不知道型号,只是根据父亲的体型自己摸索着买的。所以,急着把礼物送过来,让父亲试试看到底合不合适?

季向鸿第一次收到儿媳妇买的新年礼物,很开心。

他也很配合的让陶笛忙前忙后的帮他打开衣服礼盒,再帮她看衣服到底合不合适?

事实证明,陶笛的眼光还不错,衣服还是挺合适的。

她对着换了新衣服的季向鸿竖起了大拇指,“爸,你真帅!”

季向鸿趁着酒劲,笑的毫无束缚,“小笛,谢谢你!刚才你给爸爸试衣服的时候,我突然恍惚间以为自己多了一个女儿。真的很谢谢你!”

陶笛心头一酸。却忍着没表露,只是撒娇道,“以后我就是你的女儿了。你可要管着你儿子,不准他欺负我。”

她本是开玩笑活跃气氛的一句话,某个没情商的男人听了,却很认真的说,“我不会,不舍得欺负你!”

陶笛心底甜的像是吃了蜜柚一样的,当着父亲的面,也有些害羞,脸颊羞红了一片。

季向鸿看着小夫妻两恩爱的模样,很是欣慰。看着儿媳妇挺着的肚子,问道,“孩子名字取好了吗?”

季尧点头,“取好了。”

“什么名字?”

“季霄凡!”

季向鸿一听,“男孩名字?”

陶笛轻轻的捏了男人胳膊一把,无奈的道,“是的呢,他认定了我肚子里的是男孩。一根筋!”

季向鸿又笑,“我也感觉是个孙子!”

陶笛汗哒哒,“……”

季向鸿又问,“这个名字是什么寓意?”

陶笛刚准备回答说是某人感觉如此,并没有什么特殊寓意的时候。

季尧却解释,“冲上云霄,成就不一样的男人境界。同时,又能有凡人的幸福!”

季向鸿听了重复了一句,“季霄凡。不错,这个名字够响亮的!真不错!”

陶笛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之前不是说靠感觉的嘛?咋还有这样的解释?不过,这寓意还真不错。

季向鸿开心之余,眸光复杂的闪了下,提议道,“今年新年在老宅过吧。”

陶笛听见他语气里有一种渴求的意思,心底更酸了,她看向季尧。

季尧用眼神告诉她。她可以做主。

陶笛点头,“好,今年除夕我们回来陪你一起过年。新年,一家人就是要团团圆圆的。”

季向鸿显然更开心了,“好,我这叫家里女佣开始准备。你想吃什么,喜欢吃什么,都可以打电话告诉我。也可以直接打电话给家里的女佣,让她们直接准备就好了。小尧喜欢吃什么。我都清楚。”

季尧听了,眸底闪过一抹动容。这样的父爱,让他有些愧疚。

回去的车内。

司机开车送他们,陶笛窝在季尧的怀中,有些浮肿的小腿被他轻轻的按摩着。

陶笛突然勾着他的脖子,软绵绵的问,“老公,季霄凡这个名字的寓意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上次故意的?”

季尧颔首,“对!”

“那你还不说实话?”

“配合你,你说我没情商。”

好吧,陶笛彻底被男人打败了,“讨厌!不过,你最近还真是变了点,情商好像高了那么点。还是我调教的好哇!”

季尧深邃的眸光看着她,宠溺的扬唇,“是,谢谢萌宝宝。”

陶笛又继续窝在他的怀中,车速不快。但是偶尔也有细微的颠簸。颠的她都有些困了,半睡半醒间,她突然感性的搂着他的脖子说了一句,“老公,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