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土肥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筱雅身子狠狠的一颤,脊背瞬间就僵直了。

季诚的力气很大,夹着一股狂野气息,就直接把她逼的后退到墙角。

僵硬的脊背,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抵在冰凉的墙壁上。那些寒彻的冷意,从脊背倏然传递到她的四肢百骸。

墨黑的瞳仁里弥漫了一层惊恐,下意识的颤声道,“小诚……别这样……”

季诚那双幽沉的眼眸里彰显着赤裸裸的占有欲,手上的动作也更加放肆了几分,鬼魅一般的在她耳畔反问,“要!为什么不要?”

筱雅更加慌乱了,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季诚,可是看见季诚眼底那阴森森的强势光芒之后,她又胆怯的不敢伸手。最终只能颤颤巍巍的挤出几个字,“别……这是在老宅。叔叔随时会回来……”

季诚却是不屑的勾唇,“老东西不会回来,没几天就新年了,老东西分身乏术,恨不得24小时住在公司忙。这个点不会回来!”

筱雅的心跳早已慌乱的没了节奏,砰砰的,就像是爆米花在炸开一样。对于季诚的怀抱和动作,她是抗拒的。内心是无比的抗拒,可她不得不隐忍着。

她的双腿都开始打颤,幸好季诚的身体支撑着她。

感觉到她的惊恐,季诚眸光骤然幽暗了几分,嘴角的冷意也更深沉了,“怎么?不愿意?很勉强?”

筱雅心口又是狠狠的一颤,下意识的就摇头,“不是……我是担心家里的佣人……我有点紧张……”

季诚长指擒着她白皙的下巴,眸底的暗光这才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炽热……

筱雅惊呼了一声,随即认命的闭上眼睛……

最关键的时候,疼的她眼泪如雨下。

可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硬是咬牙承受着这一切。

季诚深眸中浮现了一抹缥缈,像是回到了曾经。回到了那些他被筱雅忽视的曾经,他全身一沉,更加粗暴。

筱雅哭了,她终是忍不住哭了。

她的泪水顺着脸颊滑到季诚的手臂上,他眸底的那些缥缈被泪水击退,看着她楚楚可怜的小脸,动作不由的放缓,覆盖住她的小脸,慢慢的吻去她的泪水……

等到一切都归于平静的时候,筱雅缩着身子,侧身躺着。

季诚抽完了一根香烟后,霸道的将她搂入怀中,嗓音幽冷无比,“怎么?后悔了?”

筱雅抓紧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松开,努力了几秒,挤出一抹苍白的微笑,主动转过身子,搂着他的腰肢,软绵细语道,“怎么会?小雅姐姐不后悔。只是有些恍惚,小诚转瞬间就长大了,记忆中的男孩变成男人了。”

说完,她还娇羞的往他怀中钻了钻。

这个动作,无疑取悦了季诚,他的唇角的弧度不断的上扬,将她搂紧了几分,有些得意的道,“以后这个男人会让你快乐的……”

筱雅笑了笑,躺在他怀中闭上眼睛……

————

第二天,筱雅按照之前跟季诚商量好的对策给申城那个名义上的父亲打电话。

她名义上的父亲叫筱启铭,原本性格温厚。可是,自从得知筱雅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得知自己心爱的女人曾经被人强暴过之后,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温厚的脾气变得暴躁无常,他甚至学会了家暴。整个人变得很可怕,自从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他亦是无心打理自己的事业。

公司的经营状况是每况愈下。他无心理会,整日只会酗酒骂下人。

家里的下人都快被骂的跑光了,公司的财务也出现了很大的漏洞,对于他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自从跟筱雅达成了协议之后,他把最后一点希望寄托在筱雅身上。

希望筱雅能重新回到季尧的身边,以季家的实力,就算是不能帮他力挽狂澜的把自己的公司撑起来,他的下半辈子也足以衣食无忧了。

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早已没了宏图大志,他现在只想衣食无忧的过完下半辈子,然后再到地狱去找那个肮脏的女人继续折磨她。

是他按照筱雅的示意,找人在季洁的车里动了手脚。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季洁居然那么命大,掉下山崖都没有摔死。

这些天,他越发的心神不宁。

平时筱雅不让他主动联系她,他只有等筱雅主动联系他。

这一天,他终于等来了筱雅的联系短信。

筱雅在短信里让他收拾一下,来季家老宅见她。

筱启铭看了短信之后,眉头蹙紧,回道,“你脑子被车撞坏了是不是?这个时候要我去老宅作什么?想要季家人怀疑到我头上?”

筱雅回道,“叫你过来自然是有要事跟你商量,马上就新年了,你这个当父亲的来看看我这个女儿,别人不会多想什么的。下午你务必赶到东城季家老宅,晚了后果自负!”

筱启铭一想,筱雅说的也有点道理。他不管怎么样还是这个杂种名义上的父亲,他去见见自己女儿怕什么?

而且,他看短信里筱雅的口气,好像是真的有大事跟他商量。

于是,他当天下午就驱车赶到东城。

季家老宅,筱雅的卧室中。

当筱雅看见几个月没见的老东西时候,身子下意识的缩了一下。曾经被他虐待的那些痛苦,再次浮现在眼前。那些鞭策的疼,那些难听的责骂,还有那些无情的耳光。让她恨透了眼前这个男人。

虽然她出院了,可她仍然在养伤,所以一直是卧床静养的状态。

她身上穿着睡衣,脸色有些苍白,发丝随意的披散在肩头,她故意露出白皙的锁骨。

因为锁骨上面布满了季诚昨日留下的青青紫紫的痕迹……

筱启铭眸光一抬,就看见那样的痕迹了。先是一怔,这才意识到这个杂种居然这么迷人,身材也不错,皮肤也挺水嫩的。他的眸底折射出一抹猥琐的暗芒,看的筱雅连忙低头裹紧了自己的领口。

她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坐吧。”

筱启铭还是直勾勾的看着她,想着曾经自己视为掌上明珠的女儿却是别人的杂种,他蹙眉狠狠的往地上呸了一口。似乎看一眼,都会脏了他的眼睛一般。

筱雅放在被子里面的手指已经愤怒的掐进自己的掌心内了,天知道她有多么恨这个变态的老东西。如果有可能,她真的想要亲手将这个老东西千刀万剐。

筱启铭这几个月的日子也不好过,自从筱雅的母亲跳楼自杀后。他在申城受到了各种非议和责骂,这些还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他体内的那只恶魔,已经找不到任何地方发泄了。他只能自我折磨着,每天都喝得酩酊大醉。几乎每一天都是彻夜难眠,头顶上白发都多了好多,额头上皱纹也深刻了几分。

他看着筱雅,发现她胖了许多,嘴角勾起鄙夷的冷笑,“看来这些天你过的不好,挺滋润?”

在季家,筱雅一点都不惧怕这个恶魔,她憎恨他。眼底那些光芒像是染上了毒液一样的刺向他,压低声音喝道,“放肆!还想多活几天,就给我收起你那放肆又变态的嘴脸!”

筱启铭被她这样一呵斥,恼怒的瞪着她,“死丫头,你找死!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筱雅连忙指了指门口,“你小点声,这可是季家。现在我被季叔叔接回家里住,我马上就快成为季家的大少奶奶了。你若是再敢动我一根手指头,季家人可能放过你?”

筱启铭握紧的拳头松懈了几分,有些怀疑的看着她,“你搞定季尧了?”

筱雅又故意指了指自己的锁骨位置,“你不都看见了嘛?我从小就跟尧哥哥青梅竹马,那么深的感情,他怎么可能忘记我?他已经重新回到我身边了,他说过完年就会跟陶笛离婚然后娶我!你敢那么看我,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了!!!”

听她这样一说,筱启铭心底的那些怒气瞬间就压了下来。他有些喜出望外,“你真的搞定季尧了?”

筱雅故意道,“那还有假?不然我凭什么能住进季家?”

筱启铭曾经可是亲眼见证过这个杂种跟季尧的深厚感情的,当初筱雅刚被他打成植物人的时候。他也是忌惮着季尧,才不敢告诉季尧实情的。当初,他亲眼见到季尧找筱雅找的快要发疯了。

所以,现在筱雅说的话,他没多加怀疑。

是以,他才收敛自己猥琐的眸光。

他沉声道,“死丫头,你也注意点你的态度。我们可是有协议的,我现在是父凭女贵。你敢怠慢了我,我就把我曾经帮你做过的事情都抖出去。我倒是要看看你怕不怕季尧那小子知道你干过的好事?”

筱雅狠狠的瞪着他,“你小声点,我们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嫁进季家,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筱启铭这才蹙眉道,“谅你也不敢!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可是有证据保存着的。万一你到时候过河拆桥,我可是会曝光你的!”

筱雅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她倒是低估这个变态了,没想到他还知道为自己保留一手。不过,她一点也不怕。她当初找上这个老东西的时候,就已经谨慎的考虑到这一点了。所以她跟老东西联系的手机都是隐藏号码的,而她也特地让老东西换号码跟她联系。

这样的证据,就算老东西曝光出去,又有谁能相信?

再说了,还有季诚在,他会帮她摆平这一切的。

短暂的慌乱后,她刻意紧张道,“你真是一只老狐狸!”

筱启铭冷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这只小狐狸也不简单!”

大概是窗户没关紧,筱雅感觉到一阵阴冷气息袭来。

她看他一眼就觉得难受,跟他多待一秒钟都觉得呕心,所以开门见山道,“行了,我找你来不是说这些没用的事的。我直接跟你说吧,姑姑的车被你动手脚的事情,尧哥哥已经查到眉目了。”

筱启铭一听紧张道,“他查到了?他怎么查到的?”

筱雅故意吓他,“尧哥哥知道有尧哥哥的本事,他那样的男人想查出真相办法多了去了。别忘了,左家那个左轮一直跟他关系很好。左轮什么来路,你比我清楚的很。”

筱启铭面露慌色,蹙眉。嘀咕道,“怎么那么容易就查到了?这不可能啊,我只是电话指挥那两个王八蛋办事,他们应该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对,季尧就算查到他们头上也不怕。帮我办事的那两个王八蛋根本就不知道我身份。”

筱雅眼底闪过一抹鄙夷,心想老东西不傻啊,还知道分析分析。她又故意叹息了一声道,“哎,你分析的没错,上次在姑姑车内动手脚的事情尧哥哥怕是只能查到那两个小罗罗的身上,这事牵扯不到你。可现在有件很棘手的事情,那就是尧哥哥说姑姑有苏醒的迹象。你知道的姑姑知道我太多太多的秘密了,如果她醒了,她肯定可以猜到是我跟你想要杀她……”

果然,筱启铭一听,脸色一沉,“季洁有苏醒的迹象?”

筱雅语气黯淡而且无奈,“是啊。我昨晚听尧哥哥这样一说,心底当即吓的颤抖起来。姑姑要是醒了,我们两个可就都完了。”

筱启铭眉头蹙的更紧,他一咬牙,挑眉问,“你又有主意了?说吧,这次想让我怎么做?”

筱雅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次我想让你亲自动手把季洁解决掉,别人我都信不过。”

筱启铭一听就有些按耐不住了,“什么?要我亲自动手?你脑子没坏?这样太冒险了!”

筱雅安抚道,“你别急,先听我慢慢说完,这件事现在比较棘手,你亲自动手就是险中求生。外人已经靠不住了,姑姑的病房现在是里三层外三层有保镖保护着。生人根本就靠近不了姑姑,所以只能你亲自动手了。”

筱启铭连忙摇头,“不行,这太冒险了。万一我失手了,我这一辈子都毁了!”

筱雅继续劝道,“有我配合你,怎么可能让你失手?”

筱启铭上了年纪了,有些前怕狼后怕虎,摇头,“还是不行,季尧不是吃闲饭的。他跟季洁感情那么好,季洁若是死了,他怎么可能不追查?他查到我头上,一定会弄死我的!!”

他说完,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压低声音,“死丫头,你该不会是故意想要卖掉我把?你想引我去杀了季洁,然后再把这一切推到我头上?你坐收渔翁之利?”

筱雅心底有些恼火,却还是耐着性子沉声道,“小点声,你胡说些什么?放心那天我会陪你一起去。你不会失手的。你若是不小心失手,也有我帮你掩护。你担心我卖了你?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那天我会跟你一起进病房,嘴巴长在你身上,你随时可以说我们是一伙的。我会那么蠢的暴露自己?”

筱启铭一想她的话,也有道理。他不由的对这个死丫头刮目相看了,这个死丫头面面俱到,想到倒是很周密。跟之前那个恬静美好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他以前还真是没看出来这个死丫头这么有心机?

筱雅起床,拿起早已准备好的玻璃杯给他倒了一杯温水,“爸,你先喝点水,考虑一下我的话。我真的是为了彼此好,你想想看现在公司的情况,再想想万一姑姑醒来之后的后果。”

窗外的寒气渗透进来,她心底一阵阵的寒气不断的蔓延着,表面上却是不动神色的将玻璃杯递给父亲。

筱启铭随手接过玻璃杯放到一边,眉头紧锁着,似乎是在思考着。

筱雅眼底闪过一抹急切。看着那只被放在边上的水杯,不由的催促了一句,“先喝点水吧,这天寒地冻的暖暖身子。”

筱启铭现在性格变得很暴躁,也很多疑,他低头看着水杯,阴冷的道,“不会是下毒了吧?”

筱雅冷笑着转身回到床边上坐下,“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这是在季家,我会这么愚蠢的对你下杀手?再说了,你不是还保留着证据吗?我可不敢杀你,说实话,短短几个月我看你变的这么苍老,心里真是不好受。曾经,你对我的疼爱和呵护我都记在心里。其实,我们真的没必要这么剑拔弩张,你试着接受我不行吗?虽然我不是你亲生的,哪怕你把我当成养女也可以啊。”

筱启铭被她说的烦躁不已,提到曾经的事情,他就不舒服。他端起水杯,狠狠的灌了一大口水,咬牙切齿的狠道,“你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接受你这个杂种的,贱人生的杂种!现在我只是利用你,你只是我利用的一颗棋子罢了!”

筱雅看他终于喝了那杯水,握紧的手指慢慢的松开,伸手揉了揉眉心,“随便你吧,你开心就好。我对你始终怀着一颗尊重的心,毕竟你养育过我那么多年。”

筱启铭不屑的蹙眉,“什么时候行动?”

他算是答应了,现在他除了筱雅这颗棋子,也无路可走了。

再说了,他自己分析筱雅不可能对他不利的。毕竟两人也是互利互助的关系,他若是死了,对筱雅也没什么好处。筱雅那么有心机,不会想不到这一点的。

筱雅终于放松了神色,声音压的更低,“你等我电话!”

筱启铭离开季家老宅之后,听了筱雅的话,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来。

他前脚刚走,季诚就来到了筱雅的房间。

看着那只空了的水杯,他眼底的阴冷更加明显,他在筱雅脸颊上亲了一口,“很好。”

筱雅却有些不放心的拉着他的衣袖,没等她开口,季诚就说,“放心,一切有我善后!”

她慢慢的点头,现在她只能选择相信这个腹黑阴险的季诚!

可季诚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对着电脑监控上面的那个小红点冷笑。他早已在筱雅的房间内留下了窃听器,将他跟她在一起的过程,包括她今天跟老东西谈判的过程都保留了下来。他手上总有留着筱雅的把柄,以后才好加以利用……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嘛!

————

冯家别墅。

左轮答应了来冯家一起吃晚餐,冯美婷跟骆晴母女可是一大早就出去做护理,弄头发,只为了能博得左家大少爷的开心。

这次晚餐,冯宇婷被特地叮嘱要早点回来参加。

她接到骆晴催促她早点回家吃饭,说是今晚家里不但宴请了左家大少爷,还同时宴请了家里给她安排的相亲对象。

挂了电话,她冷冷的勾唇。

这个骆晴为了自己的女儿能够顺利跟左轮订婚,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居然故意把她的相亲也安排在这一天,不过,也无所谓了。类似于这种相亲,她也习惯了。反正又不会真的相出个结果,她有的是办法让相亲对象讨厌她。

但是,为了夺回母亲的一切,她还是“乖乖”的收拾东西,早点回家。

回到冯家别墅,别墅门口停着左轮那辆骚包的跑车。

还没推开门就听见冯美婷笑的花枝乱颤的声音了,她有些不屑的蹙眉。

进门之后。视线一扫就看见冯美婷像是八爪鱼一样贴在左轮身上,两人好像在沙发上翻看着时装杂志。

骆晴则是在厨房指挥着厨子忙碌着,听见动静之后,连忙迎出来。

见到冯宇婷之后,笑的温和无比,“宇婷回来了?累了吧?先坐下休息一会吧,我去帮你倒杯水吧?”

冯宇婷有些不习惯她的讨好,换好鞋子在沙发上坐下后,也不看腻歪在一起的那两人,只拿出手机接收邮件。

她是典型的工作狂,眼里除了工作就没别的了。

冯美婷指着杂志上的礼服撒娇,“轮,你可不可以帮我预定这一款啊?我想订婚晚宴的时候穿这套?这套我很喜欢呢。”

左轮爽朗的答应了,“小问题,明天让助理帮你定。”

冯美婷笑的更开心了,在左轮脸颊上亲了一口,“谢谢亲爱的,另外我看上一对首饰。我觉得跟我的气质很搭。订婚宴那天我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好不好?”

左轮磁性的嗓音充满了宠溺,“好,准了!”

冯美婷有些得意的冲着冯宇婷扫了一眼,炫耀道,“轮,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我真的好爱你哦!”

冯宇婷自动开启了语音屏蔽功能,他们说什么,她都听不见。

下一秒,左轮已经霸道的吻上了冯美婷的唇,两人就这样当着冯宇婷的面吻的沉醉不已。

冯宇婷殊不知听到冯美婷的声音,眉头已经蹙紧了,手指也微微的用力。

不过,除此之外她没有其他的反应。

左轮突然就觉得没兴致了,他捏了一把冯美婷的屁股,“去换套衣服,我不喜欢这颜色。”

原本冯美婷还沉醉在这个吻中,听到这句话马上慌乱的上去换衣服。“真的吗?你不喜欢吗?那我赶紧上去换套衣服!”

她走后,左轮正襟危坐眸光淡淡的扫向冯宇婷,“未来大姨子,今天你一个人回来的?没从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男朋友堆里带一个回来撑撑门面?”

冯宇婷对于他的奚落完全无感,只是很清冷回答,“与你无关!”

“好歹马上就要成为一家人了,妹夫关心一下大姨子总没错吧?”左轮有些吊儿郎当的说着,其实一直在观察着冯宇婷的反应。

冯宇婷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会这么不淡定,扭头冲他冷道,“好吧,谢谢妹夫关心。今天我的确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有一位应该很快就到了。”

左轮放在大腿上的手指一颤,眸底有一丝寒气闪过,“不会是为了撑面子,在这里胡诌吧?”

冯宇婷有些恼火,“自然不是!若是为了撑面子,我肯定不会只带一个男人回来。你不是也说了我有一堆男朋友嘛?我为了面子,说不定带个三五成群的回来。”

左轮眉头拧紧。忍不住道,“那么厉害?姑娘,你咋不上天呢?你咋不和太阳肩并肩呢?”

冯宇婷蹙眉,也忍不住回了一句,“还是你厉害!少爷,你咋不下水呢?你咋不和王八嘴对嘴呢?”

左轮听了之后,突然就愣住了。这没情商的冰山美人居然能跟的上他的频率了?

稀罕啊!

这时候,重新换了一套衣服的冯美婷下楼了。她走过来,再次贴在左轮身上。

而门铃也响了,冯宇婷去开门,对方见到她的时候,差点留下口水。

冯宇婷见到对方,差点就吐了。

骆晴还真会呕心她,居然给她找了一个年纪跟她父亲差不多的中年男士作为相亲对象。

这个男人不但是年纪很大了,还挺着滚圆的啤酒肚子,根据陶笛孕期的肚子来判断,这个男人至少怀孕七个月了吧?

这不是最让人呕心的,最让人呕心的是这个男人满脸的横肉。一笑就露出了满口的大黄牙。

“冯小姐?你是冯小姐吗?我是小张啊!”

男人一开口,也不知道是因为香烟抽多了,还是咋的了,总之一开口就是一股口臭。

熏的冯宇婷差点就泪流满面了,她忍着呕心,“是我,请进吧。”

那个自称小张的中年男人一进门,眸光就没离开过冯宇婷。他听介绍人介绍的时候,说是对方也是个二婚。他没有想到这个二婚的相亲对象这么漂亮,这皮肤就像是明星一样,这身材就跟模特似得。看的他真是按耐不住的激动啊,一颗心都砰砰的狂跳起来。

冯美婷看见母亲给冯宇婷贱人介绍了这样一个相亲对象,差点就没忍住笑出声来,还好骆晴及时从厨房出来,用眼神阻止了她。

骆晴出来后,连忙笑着招呼道,“小张,来啦?快点进来坐吧。你叔叔还没回来,等他回来就可以开饭了。你先跟宇婷坐着聊会吧?”

小张连忙点头,眸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冯宇婷,猥琐的暗光不断的浮现。

冯宇婷强忍着呕心的冲动,“坐。”

小张坐下后,就开始主动跟她聊天。

在冯宇婷看来都是聊的一些废话,她一个字都不想搭理。

不过,看着骆晴不断的使眼色,她只能时不时的敷衍那个猥琐男几句。

冯美婷偶尔也八卦的凑过来说两句,比如说她会笑着问,“未来姐夫,听说你前妻是意外死亡的?去世几年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姐姐啊?我姐虽然是二婚,可是你也不能欺负她哦!”

左轮脸上几乎没什么表情,只是在冯美婷开口的时候,微微的蹙眉。

小张连忙应道,“放心,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姐姐当宝贝一样呵护着的。”

冯美婷又继续道,“你对我姐还满意吧?我姐虽然是二婚,可她是读过大学的,配得上你这个初中生。”

她这么说,就是故意让冯宇婷难堪。她真是服了她老妈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么个暴发户。

看着冯宇婷那呕心的样子,她心底可爽了!

骆晴也在一边附和着,“是的,小张以后可得对我家宇婷好点。”

小张点头,直接叫道,“岳母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对冯小姐好。她喜欢什么我都会满足她。”

说完,又低头问,“冯小姐,你喜欢什么?我买给你好不好?”

冯宇婷无语,这简直就是个土八路,碍于骆晴一直使眼色,她只好淡淡道,“名牌首饰,包包,鞋子。”

小张连忙讨好的道,“没问题,没问题,我一定满足你,统统都满足你。我不差钱!”

冯美婷差点就笑喷了,她摇晃着左轮的胳膊,撒娇,“轮,你看我未来姐夫,对我姐真好。你能不能也对我好点?”

左轮起身扬唇,“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洗手间内,他抽烟,一根接一根。

冯宇婷找来的这么个土肥圆男人,真是把他呕心到不行。

除了呕心,还有愤怒。

以前他并不觉得冯宇婷这样的姑娘虚荣,可今天他实在是大跌眼镜。她何止是虚荣?简直还丢人现眼!

这样的男人她也能看的上?

难怪她会染上那种病?

这样的女人,随便什么男人都能勾搭。不得病就奇怪了!

他愤怒之余,又觉得很挫败。他这么优秀的男人她不要,冯宇婷脑子被驴踹过了吗?找了这样一个土肥圆来?

他的肺都快要气炸了……

他也知道骆晴母女可能是刻意针对她,可她宁愿选择跟这些男人乱勾搭,也不愿意向他靠近?寻求他的帮助和依赖?

他左轮有那么差劲吗?

冯美婷等的时间长了,忍不住来敲门。

是以,他才出洗手间。

这会,冯爸爸也回来了,可以开饭了。

大家在餐桌上坐下后,小张不停的给冯宇婷夹菜。

冯宇婷虽然呕心,可也只能忍着。

席间,骆晴故意问道,“老冯,你看小张体贴吧?我看宇婷以后嫁过去会很幸福的。”

冯爸爸只扫了小张一眼,点头,淡淡的道,“还不错。”

对于大女儿他早就不报希望了,现在所有飞黄腾达的希望都压在二女儿和二女婿身上了。

他忍不住夸道。“左家大少爷也不错,对我们家美美也是没话说。”

小张自然知道老爷子最看重的是左家大少爷,他有些恼火。虽然他的财力比不上左家大少爷,可他要娶的冯大小姐自然也比不上冯二小姐。谁不知道冯家大小姐声名狼藉?谁不知道冯家最偏心的是二小姐?

不过,看在这个冯宇婷的确是肤白貌美的份上,他认了。

他不停的讨好着冯宇婷,“冯小姐,你多吃点……吃点这个美容养颜的。吃吧,对了,明天你有空吗?我可以约你出去吃饭吗?逛街也可以,你喜欢什么我都给你买好吗?”

冯美婷看见这一幕打趣道,“轮,你看我姐夫跟姐还真是恩爱,这画面太美,太和谐了。”

左轮抬眸,拧起眉头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不错,画风太美,让我联想到了一个著名的童话故事。”

冯美婷没反应过来,愣愣的问了一句,“什么童话故事?”

左轮优雅如斯的吃着饭,淡淡的扬唇,“七个小矮人和白雪公主的童话故事。”

此话一出,餐桌上顿时安静了。

小张可不傻,脸色顿时有些沉了下来。

冯宇婷始终是清冷的模样,她从左轮一开口就知道他这是嘲讽自己呢?不过,她不介意。这点嘲讽根本算不了什么?

冯美婷反应过来之后,忍不住大笑了出来,差点失态的喷饭,她捂住唇咯咯的笑道,“轮,你太有才了!你别说,还真有点形象。”这个暴发户,可不就像小矮人嘛?身高不足一米六,在冯宇婷这个贱人还真是个小矮人。

不过,她唯一不赞同的就是轮用白雪公主来形容这个贱人。

骆晴反应过来之后,连忙呵斥道,“美美,不准没礼貌。左家少爷开玩笑呢,可真是幽默!”

冯爸爸也出来打圆场,毕竟不好弄的太尴尬。小张虽然是个小矮人,可这家伙是个暴发户,说不定能给一笔不菲的嫁妆呢。

唯有冯宇婷仍然淡定的吃着饭,好像发生的一切都跟她没关系似得。

左轮再次鄙夷自己,这个该死的女人都无所谓了,他还在乎个什么劲?心里拧巴个什么劲?

晚餐结束后,冯宇婷说累了,去休息了。

骆晴连忙点头,“好,好,那你去休息吧。刚好我们还要跟左家大少爷商量一下订婚宴的细节,你肯定也不感兴趣。”

冯宇婷前脚刚走,她就对小张使眼色。

小张连忙道,“我上去看看冯小姐,她脸色好像不太好,我去关心关心未婚妻。”

骆晴催促,“去吧,去吧。去陪陪我们家宇婷!”

左轮微微眯起眸子,掩藏起眸底的寒光。

看着这抹猥琐的身影,他忍不住想上前撕碎这个混蛋。

只是,他没立场……

眸底闪过一抹暗伤后,继续心不在焉的敷衍着冯家人。

————

冯宇婷回到自己房间后,就打算关门看资料。

小张就是这个时候跻身进来,他虽然胖,但是反应还算是敏捷。

冯宇婷淡道,“你上来干什么?”

小张嘿嘿的笑道,“我来陪陪你,关心你啊。冯小姐,我对你真的是太满意了。你看看什么时候合适?我们直接结婚吧?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你娶回家。”

冯宇婷辛亏晚上吃的少,不然真的要呕出来了,她冷冷的道,“结婚大事。我需要考虑一下。你先回去吧。”先把这个小矮人敷衍回去,后面她会想办法让这个土肥圆不敢娶她的。

只是,小矮人这三个字冒出脑海的时候,她有些诧异。自己居然被左轮那个花花公子影响了?

小张却明显不想离开,他直接关上门,按耐不住的上前抱住冯宇婷,“冯小姐,你真是太美了!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忍不住了……”他第一眼,就忍不住想上她了。这会,借着几分酒劲,更是控制不住了。

冯宇婷扬手就准备给他一耳光,可是手扬到半空中,却发现没力气了。身子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使不出。

她蹙眉,意识到自己不对劲了。她像是中了药了,没力气,但是身体却很热。

她很想冲出房间,可双腿根本不听使唤了,她身子摇摇欲坠的砸到土肥圆身上。

土肥圆小张一把将她搂进,眼底的猥琐光芒更甚,双眸染上了炽热,疯狂的想要亲吻她……

冯宇婷只能本能的推搡,可是她不但是没力气,就连意识也在一点一点的涣散,双腿不知觉的并拢,双臂也勾住土肥圆的脖子。

残留的一点点的理智逼着她咬着自己的舌头,试图用疼痛让自己清醒。

在土肥圆再一次疯狂的亲吻上来的时候,她的脚踢翻了房间内的凳子,试图制造出动静让人来救她。

可她随即又自嘲的勾唇,这个家还有谁能够救她?下药的目的不就是让她中招吗?

她苦笑,手里还握着自己的手机,准备收发邮件用的。

她迷醉的眼底有一丝悲凉闪过,真的没有想到在这个家里她们都能丧心病狂的对她下药?

土肥圆将她推到墙上,慌乱之中,她伸手去按手机。迷迷糊糊之中。也不知道自己按了什么号码,也不知道电话通没通。她只是下意识的寻求帮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