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傻女人!/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轮第一次深切的体会到了人在曹营心在汉这句话的意思,此刻坐在沙发简直是如坐针毡。

冯美婷不婷的撒娇,跟他讨论订婚宴当天要宴请的宾客。

他看着她一张一翕的唇瓣,只觉得心烦意乱。她今天的口红色彩更浓,在他眼里就像是鲜血一样的渗人。

刚才楼上踢凳子的动静,传到楼下,莫名的他的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子有点疼,有点酸,还有点涩。

他下意识的想起身,却被身边的冯美婷拉住了。她像是万能胶一样黏在他身边,“轮,你去哪啊?我爸妈有细节要跟你商量呢。”

左轮的脊背僵了僵,呼吸到她身上的香水味,只觉得浓烈的让他有些透不过来。

同样是香水味,为什么冯宇婷身上的香水味他却不排斥?难道是牌子不同??

楼下的其他几人,自然也听见楼上的动静了。

冯爸爸还在贪婪的盘算着还需要再请哪些宾客?能多收点红包,也能炫耀炫耀。对于楼上的动静,也没在意。

冯美婷自作聪明的惊呼道,“这是什么声音啊?怎么这么激烈啊?看来未来姐夫也太饥渴了吧?不过也没关系啦,现在人思想很开放。婚前这种行为,也没什么的,大家都看开了。”

她说这话无非是想告诉左轮冯宇婷是个随随便便的女人,同时也在暗示他这种行为很正常,眼眸中更是有着明显的挑逗意味。

左轮听到这句话,脊背都僵直了。

冯美婷还自以为是的以为左轮对她有了生理反应,她有些得意的扬眉,想继续开口的时候,被骆晴打断了,“美美,不准胡说。你姐姐不是那么随便的人,也许就是不小心打翻了什么东西罢了。看你说的,真是离谱。”

骆晴比冯美婷聪明的很,她看出来左轮一坐下就心神不宁的。摆明了就是在意着楼上那个小贱人,美美这个笨蛋还这么说,小心提醒了左轮冲上去救人。

她不动神色的看了一下腕表,估算着时间。她在冯宇婷的房间内,用了特殊的熏香。估摸着药效这会已经开始发作了,只要再过个几分钟,等到楼上的两人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之后,再把左轮引上去。

到时候,左轮怕是呕心还来不及呢。跟那样一个小矮人上床,想想就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

她心底也是有些得意的,只是很有城府的没有表现出来。

冯美婷被妈妈莫名其妙的瞪了一眼,有些不服气,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继续黏在左轮的身上,深怕他会突然跑了一样。

左轮心底那种慌乱的感觉越发的强烈,可这会自尊也在作怪。他这么努力的在冯宇婷面前刷存在感,不惜跟冯美婷在一起演戏来呕心自己。可这个冯宇婷就是无动于衷,冯宇婷宁愿跟那个小矮人勾搭在一起,都不愿意正眼看他?

这会,他还心神不宁跟什么劲?

直到他的手机响了,他只扫了一眼手机屏幕,眸底就亮起一束光。

他虽然已经赌气删掉了冯宇婷的姓名备注,可是他永远都不可能忘记她的手机号码了。

下一秒。就迅速接通了————

冯美婷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接通之后手机那边并没有人说话。只有布料被撕扯的声音,还有一些粗重的呼吸声……

一瞬间,左轮的眼眸中依然喷火了。

冯美婷不怕死的抢过手机,“我姐打来的?这是什么意思啊?秀恩爱吗?直播吗?”

可左轮却敏感到了不寻常,他有理智,并且也是个高智商的男人。他了解冯宇婷的个性,了解她断然不可能是打电话过来羞恩爱的。他起身,直奔楼上。

骆晴连忙喊道,“左家大少爷,你干嘛去?宇婷他们在楼上,你去好像有些不方便……”

当然,左轮是不可能理会她的。

骆晴面色一慌,深怕左轮上去的时候事情还没办成。一个劲的对冯美婷使眼色。

冯美婷连忙追上去,从身后抱着左轮,撒娇道,“轮,你干什么啊?我姐姐跟姐夫在上面缠绵恩爱呢。你去不合适。你在下面陪陪我吧?不然,我们去我房间吧,好吗?”

左轮双臂一震,冯美婷就被甩了出去。

左轮这个时候已经站在楼梯台阶上了,所以,冯美婷直接从几节台阶上面滚了下来。

惊的她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冯爸爸跟骆晴两人连忙冲上前……

左轮猩红着双眸,提步冲上去。

一脚踹开了冯宇婷的房间,看见的那一幕,差点就夺去他的呼吸。

冯宇婷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而那个土肥圆已经把她逼到无路可退了。

左轮的心湖上像是被砸了大石块一样惊起千层浪,俊脸上闪烁着骇人的暗光,眸底的猩红色早已泛滥成灾。

小张看见有人闯进来,自然是很不满意,他蹙眉怒骂道,“谁?哪个不长眼的额?没看见老子在办正事???”

左轮一个箭步上前,像是丢垃圾一样将小张拎起来,扔到了一边。

小张那肥胖的身子被扔了出去。先是撞到了沙发,疼的他大叫起来,然后又弹到地上,最后狼狈的趴在地上,怒骂,“你他妈找死啊!!!”

左轮将缩在床上不停的扭动着身子的冯宇婷抱到怀里,他一看她红扑扑的脸颊,还有那迷离的眼神,就知道她不对劲了。

像是从喉咙口里面挤出三个字,狠狠的咆哮,“该死的!!!”

他急匆匆的想要带冯宇婷去医院,上次她也是这样,也是他送去医院的。

小张却是个没眼力见的东西,眼看着自己到手的肥肉没吃到嘴,他不甘心的爬上前抓住左轮的裤管,“放下她!你凭什么抱走她?”

左轮眼眸一沉,眼底的那些暗芒,仿佛化成了一把把飞刀直接射到土肥圆身上。他一伸脚,再次将土肥圆踢了出去。

这一次,土肥圆直接被踢的吐血了,捂着胸口,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痛苦的呻吟着……

当左轮抱着冯宇婷下楼的时候,冯美婷已经被骆晴扶起来了。她一看这架势,顿时就冲动了,“轮,你抱着我姐干嘛?我姐现在衣不遮体的……你这样抱着她算怎么回事?”

左轮现在一心只牵挂着怀中的人,她越发的不舒服了,一直在不停的扭动着。手指也在他身上乱抓着,他看见冯美婷冲上来。就像是看见苍蝇一样厌恶的呵斥道,“滚开!!”

骆晴也被这画面惊着了,当然她心底还在盘算着小矮人到底有没有成功得手?

冯美婷看不得左轮抱别的女人,尤其这个女人还是她最讨厌的冯宇婷贱人。她理智全无,也不顾自己身上还摔的疼痛着。直接挡在左轮面前,张开双臂,任性的吼道,“我不滚!你这是要带着我姐去哪?你放下她,你是我男朋友,我不准你抱着她!你快点放下她啊!!!”

她气急败坏的吼着。

左轮眼底已经掀起了血雨腥风般的暗潮,一个凌厉的眸光射过来,冯美婷下意识的颤抖着身子。

可她还是容忍不了自己的男朋友抱着别的女人。

左轮没对女人动过手,只低沉的咆哮,“滚开!!!”

冯美婷死活不依,“不!我就不!你放开我姐姐,你抱着我姐姐去哪里?你是我男朋友……”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左轮一脚踹开了。

这一次,她被踹出去很远,疼的脸色青紫一片,一口气差点没疼的憋不过来。

骆晴心疼女儿,却也惧怕左轮身上的戻气,双腿下意识的颤抖着,半天也移动不了。只在女儿被踢出去的时候,惊叫道,“天啊!美美!我的美美!!!你怎么样了??”

左轮随手扯过沙发上的薄毯遮住冯宇婷的身子,回眸,冲着冯家人吼道,“她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要你们全家陪葬!!!!!”

这一句,震耳欲聋!

在冯家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左轮已经抱着冯宇婷出了门。

骆晴反应过来之后,心疼的将自己的女儿扶起来,“怎么样?怎么样了????美美,我的美美,你没事吧???”

冯美婷被踹的的确不轻,疼的她眼前一阵阵的黑云闪过,甚至说不出一句话。唇瓣都变成了青紫一片,眼底含着泪花,一脸委屈的揪着母亲的衣袖……

而自始至终已经被整个事情的发展震慑的说不出话来的冯爸爸,还在发愣。

骆晴心疼女儿心切,在听到汽车的引擎声远去之后,才敢放肆的冲着冯爸爸吼道,“老冯!你还傻站着干什么?你没看见女儿被踹了?还踹的那么重?你到底怎么回事?”

冯爸爸这才回神,走过来,同样心疼道,“怎么样?美美你没事吧???”

冯美婷换过神来,哇啦一下子哭了出来,“爸妈……轮他打我……他居然对我动手…………”

骆晴将她一把搂进怀中,心疼的哄道,“妈知道……妈都知道……美美,我可怜的美美……”

冯美婷嚎着嚎着居然吐出了一口鲜血,把骆晴吓的双腿发软,“啊……美美……你怎么会吐血?走……妈妈送你去医院……妈妈马上送你去医院……”

她没地方出气,只好把火气都撒在冯爸爸的头上,吼道,“你个木头!你还愣着干嘛?快去开车,赶紧送美美去医院啊!!!”

冯爸爸刚转身的时候,楼上同样被踹到吐血的小张也蹒跚着下来了,他见到冯家人,恶狠狠的怒道,“你们……你们这是玩仙人跳?知道我有钱……想阴我一把对不对?你……你们……这一家子的混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骆晴本来就火大极了,听到这话,再看他狼狈的面孔,浑身都是鲜血,直觉得更呕心了。顺手就拿起茶几上的玻璃杯砸了上去,“滚!你什么东西,居然敢在我家里张狂?滚!!!管家,把这个东西轰出去!!!”

冯爸爸这会火也大了,直接不等管家来,自己就上前将小张拎了扔出别墅。

之后,冯爸爸背着已经吐血的冯美婷赶往医院……

冯美婷胸口疼的受不了,心底气的也受不了,只能默默的流泪了……

————

左轮一路上不断的加速,车在暗黑的夜里如同利箭一样穿梭着。

后座的冯宇婷被折磨的早已受不了了,她扯掉了自己身上的薄毯,跪在座椅上,两只藕臂不断的伸过来,来扯左轮的衣服。

左轮被她弄的直接没法开车,最后只好停车。一把扯下自己的领带,将她的手脚都捆了起来。

他也知道她这个时候是毫无意识的,看她痛苦难受的样子,他心底也不好受。

伸手拍打着她红扑扑的脸颊,哑声道,“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到医院了!!”

冯宇婷不停的扭动着,像是要挣脱束缚一样……

左轮用最快的速度,将车开到仁爱医院。他在去医院的途中就电话联系了季尧,这家医院就是季尧投资的。他自然是有特权的,他在电话挂了之后,就安排了医生等在急诊那边。

只是季尧在安排医生的时候,还没忘记左轮最后吼的那一句,“女医生!安排女医生!!!”

当左轮抱着意识不清楚的冯宇婷来到急诊的时候,早已等候在一边的医生连忙过来帮她做检查。

毫无意外的,经检查确定冯宇婷体内有特殊的药效。

很巧的是,这次负责检查的还是上次那名女医生。

女医生轻车熟路的帮冯宇婷配药……

折腾到晚上十点钟,已经输液了两瓶的冯宇婷终于安静了下来。

女医生有些疲惫的叹息了一声。这一次冯小姐中的药效明显比上一次还要厉害。刚开始她用一般的药剂,根本不能缓解她的不适。一个劲的在床上乱折腾,辛苦左先生和其他两名护士了。

冯宇婷终于安静下来,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左轮,他是被心疼和心焦折磨的大汗淋漓。

在这样的折磨之下,他的脾气也暴躁到了极点。

刚才有个小护士在制止冯宇婷的过程中,不小心把她的脚踝按出了淤青,被左轮吼的都快流泪了。

女医生再一次感觉到了冯小姐对左先生的重要性了,忙好了之后,也不敢多待,连忙转身想要退出病房。

只是,她刚转身的时候,就听到左轮哑声道,“等一下!”

女医生转身,“还有事吗?左先生?”

左轮蹙眉,犹豫了几秒,才沉声道,“你去找个妇科医生来,再帮她做个详细检查。”

女医生有些尴尬的红了脸,小声解释道,“左先生……我虽然不是妇科医生可我刚才简单的为冯小姐做了检查,她没有被侵犯。你送来的及时,她没被……”

女医生看着左轮那阴沉而别扭的脸色,顿时就说不下去了。

左轮眉头拧的更紧,他第一次有些粗暴的道,“让你去就去,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

女医生只好点头,“好,我马上就帮你找妇科医生过来!”

左轮看着病房的门开了又合上,重重的叹息。他始终是没办法不管这个该死的冯宇婷的,他找妇科医生不过是想知道她的那种病到底好了没有?

妇科医生来了之后,战战兢兢的问左轮需不需要回避一下?

左轮主动回避到卫生间,只是他在关门之前,叮嘱了一句,“检查的仔细点,看看她的那种病到底好了没有?如果没好,一并帮她治疗。”

妇科医生自然是懂他的意思,连忙点头。“好的,我会仔细的。”

她帮冯宇婷做了检查之后,提取了她的白带去化验。

化验结果原本是要几个小时之后才能出来的,只是有季尧这颗大树在,化验结果半个小时不到就出来了。

当女医生面带微笑着对左轮说,“左先生,冯小姐没有被侵犯过的迹象。另外,冯小姐也很健康。”

左轮楞了一下,喃喃问,“很健康是什么意思?”

女医生解释,“很健康就是冯小姐没有妇科疾病。”

左轮又愣了一下,蹙眉,“没有妇科疾病?意思就是她的淋病好了吗?”

女医生很认真的道,“左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了?通过我对冯小姐一系列的检查,发现她一直很健康,没有生过淋病的迹象。我是这方面的权威,有专业的判断力的。”

这下子。换左轮反应不过来了。

没有生过淋病的迹象?

他反应过来之后,蹙紧的眉头瞬间就舒展开来了,他竟冲着女医生扬唇,“好了,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女医生很有礼貌,“左先生,你客气了。”

一瞬间,左轮的心情就阴转晴了,尽管现在是寒冬的天气。可他突然就有了一种春暖花开的错觉,他还好心情的道,“好好工作,得空我跟你们季医生说说给你加薪哈。”

女医生笑着退了出去。

病房的门关上之后,左轮像是兔子一样几乎是跳到冯宇婷病床前的,捏了捏她的脸颊,嬉皮笑脸的骂道,“麻蛋!冯宇婷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啊?明明就是哥愿望你了,你咋不知道解释?你是不是傻?”

安静下来的冯宇婷似乎把自己也折腾的很累了,睡的很踏实。即使她最美的脸颊被人捏了,她也没什么感觉。

看着她苍白的脸颊,左轮收敛了几分嬉皮笑脸,心疼的叹息了一声。

这个女人大概是上天派来折腾他的,俗话说的好,一物降一物啊。

他这么傲娇的男人,怎么就拿这个冯宇婷一点办法也没有呢?

面对这个冯宇婷,他简直变的惨不忍睹了。他变的没自尊,没底线,甚至犯贱都没下线了……

哎……

看着看着,他居然唱起了周华健的那首《让我欢喜让我忧》————

你这样一个女人

让我欢喜让我忧

让我甘心为了你

…………

就这样,他在病房中守了一夜,是握着冯宇婷的小手守着她守了一夜。

他几乎是一夜没睡,他都觉得自己肯定是傻逼了。

不然怎么不会困?

他甚至半夜还抓着她的手,对着昏睡中的冯宇婷低喃,“你像这样乖乖的让哥宠着疼着多好,非要像只刺猬一样干啥啊?不累吗?”

第二天,左轮去护士站给冯宇婷定了一份营养餐。

在跟护士商量营养餐的细节的时候,他感觉到背后有一道冷眸盯着他看。

他一转身,就迎上了冯美婷那双愤怒的眸子。

这里是医院,他不打算跟她争吵啥的,丢人现眼。

所以,他只是绕开她,回到冯宇婷的病房。

冯美婷身上还穿着病号服,不服气的跟上来,挡在左轮面前,“轮,你看见我也不理我?你是把我当空气了吗?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忘记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吗?”

她这样一吵吵,旁边有很多人都围过来看热闹了。

左轮下意识的蹙眉,只觉得很丢人。

冯美婷看着他,流下了泪水,委屈的哽咽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都吐血住院了,你怎么能装着看不见我?你怎么可以这样?”

这声泪俱下的指责,左轮有一种自己瞬间成负心汉的感觉,他的眉心骨突跳了几下。碍于这是公众场合。他不好发作。他说她昨天晚上都吐血了,他还真是不知道。昨晚他也是气糊涂了,下脚可能真的没轻没重的。

不过,这冯美婷还真是傻。

他都踹的她吐血了,她还以为自己是真心喜欢她?想跟她订婚来着?

这女人果真是应征了那句头发长见识短……

愚不可及!

周围已经有人对着左轮指指点点的了,左轮有些恼火。

可是冯美婷还是喋喋不休的哽咽着,“轮,我是真心爱你的。我们过完年就要订婚了,请柬都发出去了。你不能这么对我的,你应该关心的是我。”

左轮听到这里,眸底闪过一丝深意,突然有些温柔的弹了一下冯美婷的额头,“傻瓜,我对你不好吗?你喜欢什么我都买给你,光是订婚宴当天的礼服就给你定了四套,还有各种首饰。对你不好么?昂?”

经过短暂的相处,他已经吃定了冯美婷虚弱的本性,知道这些话最能安抚她了。

果然,冯美婷脸上的泪水凝滞了下,吸了吸鼻子,“是……你是对我很好……可是你现在为什么要照顾我姐?你应该照顾我?”

左轮心里冷笑,不过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解释道,“因为那是你姐啊,你们家里人不是一直说一家人和睦嘛,我照顾你姐是应该的。昨晚上你姐差点就被那个土肥圆给毁了,我那不是保护你家人嘛。你说对不对?”

冯美婷是个没什么心机的女人,想了想还是点头,“对是对……可……可你也不能不管我啊?”

左轮再次安抚道,“我没说不管你,我怎么可能不管你?乖,先回病房躺着,我一会去看你。”

冯美婷这个女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善于妒忌,但是也很好哄骗。左轮三言两语,就让她脸色缓和了许多,她吸了吸鼻子,“那你快点来!”

左轮点头,“嗯,快点回病房。这边这么多人看着呢,不丢脸嘛?还哭鼻子?”

冯美婷很受用的擦了擦泪水,“那我先回病房,你一定要快点来看我。马上要打针了,人家会怕怕的。”

她转身走了几步之后,想想又不对劲,回头噘嘴,“轮,你现在就陪我一起回病房好不好?我爸妈会过来照顾那个……”

她本来想说那个贱人的,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她改口,“我爸妈会过来照顾我姐的,你跟我回病房。你是我男朋友,应该照顾我的。”

左轮有些烦躁的蹙眉,却还是附在她耳畔威胁道,“乖点。我喜欢听话的女孩子。再胡闹,小心我取消订婚典礼。”

这一句,按住了冯美婷的脉门,她眼底闪过一丝惶恐,有些卑微的道,“订婚典礼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取消?好吧,我这就听话回去就死了。”

这一次,她才真的离开。不过,还是一步一回首。

左轮还在后面补充了一句,“好好休息,订婚典礼照常!”

冯美婷离开后,左轮却是一点不留情面的关上病房的门,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冯宇婷早就醒来了。

这会只是在装睡,而他刚才在门口跟冯美婷的对话,冯宇婷全部都听见了。

她闭着眼睛,在回想昨晚的事情。

她的记忆出现了一段空白区,她只记得自己昨晚感觉到身体不对劲,然后就被那个小矮人非礼。再然后。她记得她打电话求救。但是她不记得打的是谁的电话了?

她记得陶笛的号码,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危急关头给陶笛打电话了?

可左轮这会来病房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昨晚危急的时候打的是左轮的电话?最后是左轮救了她?

是因为她是冯美婷的姐姐,是名义上的一家人?

是这样吗?

她的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弧度,在左轮刚坐下的时候,睁开眼眸。

左轮看见她醒了,唇角忍不住的上扬,明媚的光线照在他的俊逸的脸颊上,彰显出几分熠熠生辉的魅惑。

冯宇婷竟有些看呆了,她逼着自己转移视线,然后淡淡的问了一句,“昨晚,你救了我?”

左轮一听这语气,就知道她没事了。不过,他也习惯她这语气了,所以他继续好心情的道,“不然呢?雷锋可不是年年有天天多的?”

冯宇婷淡淡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冷静道,“谢谢。”

这是真心话。不管怎么样,她都要谢谢左轮昨晚上救了她。不然,想到那个小矮人,她会呕心死的。

左轮在她病床边上坐下,挑眉问,“姑娘,不问问哥为什么救你?”

冯宇婷心底苦笑,理由她早就听到了。为了冯美婷呗。

不过,她因为这个理由心底不舒服,所以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

她转过脸,不去看他。

左轮伸手把她的脸颊转过来,“咋?哥变丑了?你这么不稀罕看?看一眼咋了?又不能少一块肉!”

冯宇婷蹙眉,挣脱了他的手掌,继续偏头不去看他。

左轮乐了,在一边扬唇揶揄道,“冯宇婷,你就拽吧!瞧你拽的那模样!那模样……”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子,冯宇婷果然是成功的转过脸看着他,“怎么?”

左轮又笑,“那模样,哥还真稀罕!”

冯宇婷给了他一个你是脑残的眼神,怎么她一醒来之后,就发现这个左轮有些不对劲?之前他不是挺喜欢对她冷嘲热讽的嘛?怎么现在好像变了,变成了一开始那个没脸没皮的模样了。

她还有些不习惯……

她索性不看他,自己试着活动一下身子,想要起床。

只是,稍微一动,全身散架一样的疼。

她不舒服的蹙眉,低头又看见自己的手腕上还有被绳子勒出来的痕迹。

左轮看见这一幕,连忙解释,“哥是君子,是绅士,没碰过你。你身上的疼痛是因为药效的缘故,至于勒痕,那是昨晚你不停乱动,哥绑的。”

冯宇婷闻言。只是淡淡的勾唇,“我知道你没碰过我。当着冯美婷的面,你怎么可能碰我?我不蠢,有脑子思考的。”

左轮嘴角抽了抽,忍不住对着她揶揄,“姑娘,这是吃醋了吗?哥怎么闻到酸味了?”

冯宇婷一愣,随即摇头,“吃醋?这个词我的字典里面没有!”

左轮忍不住捏着她的脸颊,“傻逼女人!明明没得病,你咋不解释?傻逼女人,哥差点被你折磨的吐血!!!”

冯宇婷很讨厌这种被捏的感觉,就像是在对待小猫小狗一样,她蹙眉,“毛病?松开我!”

左轮想着最近受她的折磨,就有些激动,直接抓起她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个傻逼女人!你说你咋就那么没情商?你咋跟我大哥一个德行?你说我是不是上辈子作孽了?这辈子遇到你没情商的你跟大哥?”经营着这样的爱情和友情,他真是累啊。关键问题是累,还特么不愿意放手。

他这也算是一种情绪的发泄了,毕竟这段时间配合着那个草包冯美婷演戏,自己也备受折磨呢。

他越说越起劲,还有些激动,“你说你个傻逼女人,情商这么低,咋办啊?哥都被你愁死了,你说你要是个正常女人多好?”

冯宇婷自以为自己是非常正常的,至于他说的情商,她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需要。

只是,她被他这么摇晃的实在是受不了,她生气的道,“左轮,你疯了!松开我!!你才是傻逼!”

左轮偏不松开她,恨不得就这么摇晃着,能让她开窍。

冯宇婷身体还很虚弱的。被这么摇的实在是受不了,于是就下意识的骂道,“左轮,你个大傻逼!你才是傻逼!我有没有情商跟你有关系?你松开我,你现在拉着我干嘛?你干嘛不去陪冯美婷?你是我妹夫,我是你大姨子,你这么待在我病房,很容易让人骂你傻逼的!!!”

左轮差点被她这负数的情商给气的吐血,正常人都能看出来他待在这里是因为喜欢她,因为在乎她的。只有她这么个傻逼会说别人骂他傻逼!

最后,他索性不跟她废话了,他直接俯身吻上她的红唇。

在她的唇瓣疯狂的占有着,霸道的索求着……

冯宇婷慌了,她讨厌男人碰她,更别说是亲吻了。她一激动,居然晕了过去。

这下子左轮懵逼了,他不得不从她柔美的唇瓣撤离……

看着昏迷的冯宇婷,他喃喃道,“什么情况?这么脆弱?吻一个也能把你吻晕掉?姑娘,你这是要气死哥???”

最后,他不得不蹙眉喊来护士……

————

冯美婷的病房内。

她还在傻乎乎的看着门口的方向,等着左轮来看她。

骆晴从家里煲汤送过来的时候,看见女儿傻傻的样子,问道,“怎么了?等谁呢?”

冯美婷没好气的道,“当然是等我未婚夫了!!”

提到左轮,骆晴就下意识的蹙眉。这个左轮可真是个厉害角色,就怕她这个傻女儿搞不定啊。她放下餐盒,有些生气道,“昨晚上左轮那个混蛋就那样把贱人带走了,还不知道两个人有没有发生点什么?你还等着他呢?我看这个左轮对你根本就不在乎,美美啊,你听妈妈的。不然你就算了,重新再物色个男朋友。至于那个贱人,等她回家,我会想各种方式为你报仇折磨死她的。”

冯美婷不满的拧眉。“妈,你别胡说!”

骆晴叹息,“我没胡说。你是我亲闺女,我自然喜欢你嫁的好,你嫁的风光。可那个左轮我一看就有点花花公子的倾向,你也别难过,他玩够了,自然会踹掉贱人的。”

冯美婷直接发脾气了,“够了!都叫你别胡说了!你还胡说,轮只是送贱人来医院了。轮还说会来看我,我们的订婚典礼也还是照样举行。你能不瞎搅合吗?”

骆晴原本以为经过昨晚之后,她的美美没希望了。听到这番话,当即高兴了,“真的啊?左家大少爷真的这么说?”

冯美婷骄傲的点头,“那是,我这么漂亮的女人,他怎么可能舍得放手?”

骆晴点头,“这倒也是。我的美美这么漂亮,他放弃就是他的损失。”

冯美婷更加骄傲了,“轮说了,他送贱人来医院只是因为贱人是我的姐姐,没其他意思。他还安慰我了呢,他说他对我最好了。我喜欢什么他都给我买,不管价格贵的有多么离谱,他都满足我。我光是订婚当天的礼物就定了四套呢,还有那些名贵首饰什么的,我都记不清具体买了多少套了……”

这话,大大的满足了骆晴的虚荣心。她眼底流露出贪婪的光芒,“是啊,是我胡思乱想了。左家大少爷对你还真不错,舍得给你花钱。看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就要看他舍不舍得给你花钱了。这么一想,左家大少爷还是爱你的。”

冯美婷心底多了一丝甜意,“嗯,他不爱我,怎么会愿意跟我订婚?而且还昭告天下了,所有东城人都知道我们要订婚了。”

骆晴不住的点头,“嗯,嗯,你一定要乖乖的讨好左家大少爷……”

冯美婷昨晚被踹的很重,这会因为激动,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她激动的都忘记自己胸口的伤了……

骆晴又吓坏了,“怎么样?疼不疼?什么庸医?怎么还吐血?”

门口的左轮听到这里,再也听不下去了。原本,他想到这个冯美婷还有利用价值,他过来走个过场安抚她一下。哪知道,在门口就听见这么呕心的对话?

真不愧是母女!

一样的虚荣,一样的没脑子!!!

看来,他连敷衍都不用了。

————

季洁病房这边。

筱雅已经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带着筱启铭一起来看季洁。

对于筱启铭的出现,季尧跟陶笛是知晓的。

因为筱雅在筱启铭出现的当天就告诉了季向鸿,当然她跟季向鸿说的是另外一番说辞。

她声泪俱下的跟季向鸿说,筱启铭后悔对她的所作所为了,所以坚持来这里看看她。她说她心底其实也牵挂着筱启铭,不管他曾经怎么伤害过自己,可他终究养育了她二十多年。

季向鸿是打心眼里心疼筱雅,所以特地跟筱启铭见了面。

筱启铭在筱雅的授意下,的确是表现出了一副愧疚想要弥补的模样。

季向鸿为了谨慎起见,还是让筱雅先住在老宅,说是以后看筱启铭的表现。他若是真的悔改了,筱雅若是真的愿意回申城,那他就可以带走筱雅。

暂时,筱雅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就住在老宅吧。

他的话,刚好又给筱启铭去看季洁找到了借口。

筱启铭说是要亲自感谢季洁这段日子对筱雅的照顾,要去看看她。

筱雅陪着他一起去病房。

这事经过季向鸿同意的,所以陶笛跟季尧也都默认了。

门口的保镖自然放行了。

病房内,陶德宽在。

他是帮女儿分担,才会经常出现在病房陪季洁。

筱雅一看他在,礼貌的问好后,心底恨得牙痒痒。这个该死的陶德宽,怎么阴魂不散了?干嘛一直出现在姑姑病房?

她想了想,找了个借口道,“陶叔叔,我姑姑以前偶尔也看看小说。不如你去找几本小说上来读给姑姑听,说不定姑姑爱听呢。”

因为病房内还有女护工寸步不离的陪着,所以陶德宽不疑有他,连忙问了什么类型的小说,便下楼去书店买了。

陶德宽离开后,筱启铭对筱雅看了一眼。

筱雅给了他一个淡定的眼色,然后坐下陪着姑姑说话。

筱启铭脸色有些微微的变化,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的,他走进病房之后,就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些心慌气短的感觉……

筱雅一边跟姑姑聊天,一边观察着筱启铭的脸色,等待着最佳时机。

季洁成了植物人之后,每天都要靠呼吸机维持着生命的。等一会,只要稍稍支开女佣那么一小会。让筱启铭拔掉呼吸机,姑姑肯定必死无疑。任她季洁生命再顽强,离开呼吸机,她还能怎么样?

等到筱启铭拔掉呼吸机之后,她便会跳起来揭穿筱启铭。

这个计划真是天衣无缝!

筱启铭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而且额头上还有大滴的汗珠冒出来。

她的眸底闪过一抹算计,低头看手表,算计着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