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给爱一个机会!/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婉婉是陶笛亲生母亲的小名,她听见父亲叫出这个小名,她的心弦就好像是被一只手轻轻的拉了一下。

有些慌,有些乱……

还好,身边的男人第一时间握住了她的小手,将她有些冷的小手攥在掌心温柔的包裹着。

她看向季向鸿,他坐在沙发上,眼底有一丝迷离,还有一丝化不开的忧伤。

她的心底有些难受,如果告诉父亲她是婉婉的女儿,她就近在他眼前。他眼底的忧伤,是不是可以散开点?

可是,她是理智的。她考虑再三,这个秘密还是不能说出来。父亲知道她是亲生女儿应该会开心,可知道季尧不是他亲生儿子就会伤心。与其让父亲承受这样的开心和伤心?还不如就维持现状吧!

最终,她忍住了一瞬间的冲动,只转眸看向身边的男人。

季尧这会的眸光是温柔的,是纵容的。他看着她。用眸光向她传递着一种尊重。

他一直都在尊重她的决定。

陶笛看见他眸底的深意后,只轻轻勾起唇角,指着他面前的玉米烙笑道,“老公,我还没饱。我还要吃点玉米烙。”

季尧帮她夹了玉米烙,很自然的喂她吃。

碍于餐桌上还有季诚这个小叔子在,陶笛没太好意思,自己夹过来小口小口吃着。她一直很喜欢吃玉米烙,甜甜脆脆的,吃的心里也甜甜的,很有满足感。

她吃的唇边有些脏了,季尧自然的伸手帮她擦拭。

她冲季尧甜甜的笑了笑,两人心照不宣的装作没听见季向鸿刚才的话。

而在一边的季诚,表面上醉意阑珊,其实心底意识很清醒。他听见了老东西刚才低喃的话语了,也注意到了季尧跟陶笛那一瞬间的反常。他暗自蹙了一下眉头,在想季尧跟陶笛是不是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不然,两人何以是这种反应?

可是,他们两个人到底知道些什么?婉婉是老东西最爱的女人,当年不辞而别,然后就没了消息。难道季尧跟陶笛知道婉婉的事情?

这件事值得推敲一下……

筱雅被当成了婉婉,她的动作停滞了一下,墨黑的眸底闪过一丝迷茫,轻柔的嗓音仿佛泉水叮咚,“季叔叔,你说什么?你叫谁?谁是婉婉?”

季向鸿像是突然从幻境中醒来,看着面前的筱雅,他的嘴角勾起一丝苦笑,低低的道,“你听错了,我是说碗里的米饭还没有吃完!”

筱雅诧异的眨了眨眼眸,她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季向鸿意识到自己失态之后,起身,“行了,这点小伤没事的。”

筱雅的手上还拿着消毒棉签,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的蹙眉。其实她能猜到季叔叔口中的婉婉是谁?婉婉肯定是他之前深爱过的那个女人,就是那个不辞而别的女人。虽然,婉婉这个名字从来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过,可她看着季叔叔那忧伤的眼神就能联想到他一直忘不掉的那个女人叫婉婉。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季叔叔会看着她叫婉婉?

她跟季叔叔爱的婉婉长的很像吗?

心底虽然疑惑,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回到餐桌继续吃饭。

季向鸿回到餐桌之后,继续跟两个儿子喝酒。

只是,他的兴致似乎没之前那么高了。

陶笛能在他的眸底看见一抹隐忍的忧伤,她微微的叹息。

除夕夜的年夜饭。在季向鸿酩酊大醉之后落下帷幕。

季向鸿趁着酒劲,挽留季尧跟陶笛今晚在老宅住下。

其实,就算他不挽留,季尧跟陶笛也没打算回去。

除夕夜,家里的司机放年假了。

季尧喝了酒,她挺着八个多月的大肚子开车根本就不方便,所以就在老宅住下了。

季尧喝的不少,却没醉。当他搂着陶笛,回到曾经自己的卧室之后,他楞住了。

他的卧室还是很久之前的模样,他小时候玩过的赛车都在。他的房间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像是季向鸿早就知道他们会留在老宅住。所以提前打扫干净的。

床头柜上,他跟父亲的合照还在。

他俯身拿起合照,看着照片上的父子两。不一样的轮廓,却是一样的淡漠表情。

记得这一张照片,是在母亲去世之后,他被逼着跟父亲一起拍照的。

时隔多年,他仍然能透过照片看见照片里面那个小男孩眼里的怨恨和抗拒。

突然觉得好惭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沙发上坐下。身子后仰,倚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沉默。

陶笛从他的手中抽离照片摆台,轻轻的放在原位。小身子,往他身子上靠了靠。

季尧顺势将她搂进怀中,她贴在他的胸膛。

嗓音清甜清甜的宛如一缕甘泉,轻轻的在他耳畔响起,萦绕在空气中。

她说,“老公,我爸爸曾经对我说过,要往前走,就得先忘记过去。我想,这就是奔跑的用意。我想说的是,谁也没办法把过去的事情一笔勾销,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握现在,坚强幸福的走下去。什么都不要多说,等过去的过去。迎接将来的将来。把过去的那些愧疚和遗憾,都化成将来的温暖洒入父亲的心田。这才是明智的!”

她的唇瓣是那种淡淡的粉红色,看上去很诱人。她挺会说大道理的,而且是会用自己特别的方式融入一点调皮的因子说出来的。

这种理论,季尧很受用。

事实上,她不光特有的理论很受用,她的撒娇季尧更受用。

季尧听了她的话,有些迷醉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深邃。在水晶灯的照射下,格外的魅惑。

他低头看着她。嗓音有些沙哑,亦是温柔的,“嗯,季先生要做一个明智的老公。”

陶笛扬起小脸,看着他,笑容格外灿烂,突然发现她的高冷大叔竟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此刻他的样子,就像是个初涉爱河的大男孩,对着自己的小女朋友保证着。

水晶灯折射出的莹白色光芒流转在他的俊脸上,让陶笛这个没喝酒的人也有些醉了。

突然她想到一件很重要的时候,她四下张望了下,然后就站了起来,开始在房间里面翻找东西。

季尧也跟着站起来,“怎么了?”

陶笛转身对他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然后踮起脚尖,在他耳畔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我在找窃听器之类的,你弟弟。我小叔子,还有小雅都要堤防。”

说完,她就开始认真翻找。找了一会,又转身紧张道,“老公,我刚才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季尧闻言,后退一步,高大的身影倚窗边,看着她紧张的小模样。只觉得很可爱,唇角不由的上扬。

陶笛黛眉微微的蹙了蹙,跑过来,小声道,“老公,你是不是傻?还是真醉了?快点帮我一起找找看。”

季尧却是一把将她搂在怀中,淳厚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傻老婆,你傻的真可爱!”

陶笛捂着他的嘴巴,“你小声点。”

她这谨慎的模样,真的像是抗战剧里面那种特工对话一样。

季尧唇角的弧度不断的上扬,抓住她的小手,放在唇边宠溺的亲了一口,“放心,这里不会有那些东西!”

他说的是一种笃定的语气!

陶笛不解,“你怎么能确定?”

季尧双臂环着她的腰肢,让她高高隆起的腹部抵在自己的腹部,享受着那种紧绷感,解释,“因为如果真的是季诚跟筱雅在搞鬼,他们不会这么蠢的在这个房间里面放这些东西。按照我的推测,他们绝对不会做这种露出马脚的麻烦事。”

陶笛虽然觉得有道理,可是还是小心翼翼的道,“可是,万一他们就是没什么脑子。或者他们就是要险中求胜呢?俗话说的好,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堤防着点总没错的。”

季尧点头。“是,没错。”

然后,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一个界面给陶笛看,“傻老婆,要相信科技。”

陶笛有些狐疑的接过手机一看,噘嘴,小拳头轻轻的砸在男人的胸口,“季尧,你讨厌!你早有防备。你都不告诉我,害我白白担心了。”

她看到男人的手机界面才知道,原来男人的手机上不知道装了一款什么软件,可以检测房间内各种窃听器针孔摄像头之类的东西。

她顶着一脑袋的乌鸦飞过……

季尧宠溺的看着她,任由她捶着。反正也不疼,她没什么力气的。等她捶累了,才抓着她的小手,将她再次拥入怀中,霸气的道,“我说过,以后一切有我!你只需要在我的身后安静的享受着幸福,我会为你遮风挡雨!”

陶笛看着男人,瞬间眼睛都看直了。

呼啦啦!

季先生这是情感专家上身嘛?怎么这么会说话了?

她好像感动的要哭了,最近真是越来越敏感了。动不动就能感动的热泪盈眶……

她把小脑袋埋在男人胸口,撒娇,“老公,你变坏了。你真的变坏了,你现在都会撩妹了。你撩。我忍!”

季尧也学着她的口气,开玩笑,“你使劲忍,我使劲撩!”

陶笛忍俊不禁,“坏蛋……”

嘭————

窗外,有五彩缤纷的烟花绽放在天幕上。

五颜六色的烟花,在天空划出一朵朵唯美的花朵,陶笛看呆了,“好美!”

季尧从她身后搂紧她,下巴抵在她的颈窝处,呼吸着她身上的馨香,心再次柔软不已。

陶笛看的很开心,烟花很漂亮,她甚至开心的手舞足蹈起来。

季尧宠溺的问,“想下去放烟花吗?”

陶笛有些意外,“可以吗?家里准备了吗?”

季尧拉着她的小手,扬唇,“可以!新年,家里不会缺这些!”

果然,季向鸿准备了好多好多烟花。

陶笛抱着烟花,当然季尧只允许她抱小个的烟花。

漫天大雪中,季尧帮她点燃烟花,她兴奋的仰着小脸欣赏着这一刻的璀璨花火。

季尧将大个的烟花,摆放成一排。

然后一起点燃——

瞬间,整个天幕中都弥漫着五彩缤纷的色彩,美不胜收。

就连已经上楼去的筱雅跟季诚也下来了。

筱雅仰头看着满天的烟花,感叹。“真美!此情此景,真的美的让人怦然心动!”

季诚点燃一根烟花棒,递给筱雅。

筱雅拿着烟花棒,对他轻轻一笑。

季诚在这一瞬间迷失在她的笑容里,只是那一瞬间的沉醉很快就被他隐藏起来。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时光的车轮里面又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记。伴随着唯美的雪景,还有璀璨的烟花美景,新一年来到了。

跨年的时候,季尧拥抱着陶笛。陶笛回抱着他,两人深情相拥。

季尧深情的她的耳畔呢喃,“拥抱着你,拥抱着幸福。等过去的过去,迎接未来的未来!”

陶笛沉浸在他营造的感动当中……

筱雅别开视线,不看这样一幕。

这一幕很安静,却满是杀伤力。看一眼,她的眼球都会刺痛。

刚才她在楼上忍不住冲下楼,只为了能够离尧哥哥近一点。能跟他一个跨年,一起欢笑。只要离他近一点,只要他在视线范围内,她也能感到那么一丁点的欣慰。

可陶笛也在,陶笛就像是她心底扎的最深的那根刺。

拔不出来,也吞不下去,很痛。

她将视线移向别处,殊不知身后也有一双眼眸随着她而移动。

这一刻,在季诚的眼底,一袭白色羽绒服的筱雅俨然是最美的风景。

只是。他在她的眼底看见了忧伤和渴望……

他的眸底碾压过一抹嫉妒,只是很快就隐藏了起来。

回到楼上,陶笛闹的累了。

这个除夕夜她真的很开心,跟他一起跨年的感觉真好。

她累的上楼都要季尧拉着,回到卧室就拉着季尧一起钻被窝了。

躺在他怀中,其实还想跟他聊聊天的。只不过,他的怀抱太过安逸,太过舒服,她很快就睡着了。

季尧却没那么快入睡,一直盯着她的容颜,细细的凝视着,像是要把她柔美的面孔印入自己的骨髓当中。

打开手机,给她的微信转账了9999元钱之后,才搂着她幸福的睡去。

————

筱雅失眠了,尧哥哥跟她住在一幢房子里面。这种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的感觉实在是难过。

一直辗转反侧到半夜,她都没能睡着。

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困意,她感觉自己的房门被钥匙扭开。

她心下一惊。不用猜都知道来的是季诚。

她有些惊慌的缩了缩身子,可是下一秒季诚却强势的压了上来。

季诚的强势夹着报复的凶狠,不顾她的抗拒,一再的占有着她。

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筱雅被逼着趴在他的胸口,虚弱而疲惫的道,“小诚,你是不是醉了?大家都在……你不能这么冒险……”

季诚没说话,只是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半响,才沉声警告道,“以后不准偷偷看着季尧那个混蛋发呆!!!”

筱雅是敢怒不敢言,只能敷衍,“好,我知道了。你快点回去吧,马上就天亮了……容易被人看见……”

季诚翻身再一次占有她之后,才舍得离开……

他起身的时候,筱雅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她拉住他压低声音,“婉婉是不是季叔叔之前爱过的那个女人?”

季诚一边穿衣服,一边应了声,“是。”

筱雅蹙眉,“小诚,你有没有发现今天季叔叔把我当成婉婉之后,尧哥哥跟陶笛都有些不正常?”

季诚扫了她一眼,“这些不用你操心,我会去查的。”

筱雅点头,“好,你尽快查查这是为什么?”

季诚在走之前,轻轻的拍到着她的脸颊,再次警告,“我脾气不好,别再做那些惹我生气的事情!懂?”

筱雅只能乖乖的点头,“懂。”

她表面上温顺不已,却在他走后,咬牙流泪到天明。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什么时候能结束?

等到她成功的那一天,她一定要把这仇给报了。

季诚。这明显就是乘人之危的威胁她!!!

每一次被他强势的威胁着,她的内心都会排斥。

每一次都很难过……

————

同一座城市,不同的坐标。

还有一个人也失眠了,这个人便是左轮。

零点的时候,冯美婷的电话打了过来,他不想接。直接任由它响。

终于,冯美婷不打电话了。

他拿起手机,想要给气质姑娘打电话。

可是想到那个订婚计划,还是忍下了这种冲动。

听说。她今年过年期间还在出差……

听说,她过年期间有忙不完的工作……

听说,她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很好……

去他妈的很好!

冯美婷那个草包完全是瞎说的,一个人在新年的时候背井离乡的出差,会很好吗?

那天过后,他连续给她打了几天电话,她一直没接过。

后面,他也不打了。

要成大事,必须要沉得住气。

可是手指,却像是不停使唤一样,一直在手机屏幕上面点点。

想来想去,他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了一条很有套路的内容————“你不主动,我不主动,我们永远没有恋爱的机会。点开我的头像,给我发一个表情,有时候恋爱就是这么简单!给爱一个机会,给彼此一个机会!”

他的朋友圈是直接将冯美婷屏蔽掉了,他看着这条内心,一直盯着手机的屏幕,希望那个情商负数的家伙,能看得懂他新年的特别告白。

没关系,看不懂也没关系,以后他会慢慢的让她懂!

冯宇婷一个人在外地,躺在酒店内,只觉得冷清的很。

工作一直到深夜才算是忙完了,其实很多工作并不是急着在今夜完成。

只是,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时候,她不工作还能干什么?

只有不停的工作,不停的麻痹着自己的思想,才不会胡思乱想。

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烟花,她淡漠的勾唇,这一切似乎都跟她没关系。

闲来无聊,她开始刷朋友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