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9999/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宇婷原本是将左轮的微信拉黑的,只是在冯美婷的一再要求下才重新拉回来。

冯美婷让她把左轮拉回来,不过是想接着左轮的朋友圈秀恩爱,刺激她。

这种恶俗的套路,她又怎么会看不明白?

这会不小心看见左轮朋友圈的那段话,她微微的蹙眉。一边看,一边跟着读,你不主动,我不主动,我们永远没有恋爱的机会,点开我的头像,给我发一个表情……

读着读者。她淡如远山的眉头拧紧。这是撩妹泡妞的节奏?

果然,左轮这类型的花花公子永远都安分不了!

她的手指下意识的轻抚上自己的唇瓣,脑海中很自然的浮现了那天在病房左轮强吻她的事情。

这样想着,唇瓣好像过电一样,居然酥麻了一下。

这种下意识的反应,吓到她了。

她连忙把手放下来,将手机丢到一边,大口的呼出一口气。

葱白长指轻轻的按在自己的眉心,想不通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想到那一幕?

那个左轮抽风,她也抽风了吗?

那天她被强吻之后,她再次醒来。发现左轮不在了,她一想左轮大概去看冯美婷了。于是,她就赶紧出院了。

回到家里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出差了。

她也不知道她当时心里怎么想的,好像什么都没想,只是有些慌乱。

冯美婷母女的这笔账,等到合适的时机,她一定会讨伐回来的。

新年她本就没想赶回去过年,骆晴跟她名义上的父亲同时打来电话,直接叫她留在分公司这边值班,不要回东城过年。

听到这种话,她早已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只淡淡的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她就投入到工作当中了。

那两天左轮又给她打电话,她一直都没接,可不知道为什么也没将他的号码拉黑。

现在细想起来,大概是因为马上就快一家人了,拉黑不太合适吧?

她是这么理解的!

原本在这个万家团圆的夜里,她没觉得怎么难过。可是看见左轮的信息之后,她越发的心烦意乱。

最后把症结都归咎到左轮头上。她这辈子已经不相信男人了,所以很鄙夷这种随时随地撩妹行为。

心烦意乱的她,起身去洗了个澡,好像才平静些。

平静下来之后,她又觉得自己好奇怪。也许左轮只是撩冯美婷的,她心烦意乱个什么劲?

就算左轮真真花花公子,她难不成还为冯美婷伤心不成?

她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正常了,她绞尽脑汁,最后想大概是工作累的不正常了。

这一夜,她失眠了。

不同坐标的左轮,也继续失眠中。

————

大年初一。

陶笛醒来后,心情美美哒。

季尧也还在睡觉,他难得睡一次懒觉。

陶笛在他怀中赖了一会,幸福无比。

没一会,有佣人叫他们下楼一起吃早餐。

早餐的氛围也很好,季向鸿很喜欢这种一大家子的人在一起的画面。

吃完早餐之后,他说要去医院看看季洁。

陶笛想跟着一起去,季向鸿却很慈爱的说,“大过年的,你们别往医院跑来。小尧一年到头工作都很忙,难得的休息几天,你们两好好在一起。串串门,走走亲戚,或者是朋友聚聚都可以。小洁那边。我去看看就行,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事。”

他很坚持,陶笛只好同意。

季向鸿自己开车去医院看季洁。

筱雅提议四个人玩牌,或者是麻将。

陶笛总觉得筱雅看季尧的眼神还是不对,她心里想筱雅那么会伪装的一个人,她还是要小心堤防。

也许是因为爱之切。所以她的心眼也变小了。她不同意大家一起玩,才不要她的老公被筱雅有机会惦记着呢。

她拉扯了一下季尧的衣袖,软绵绵道,“老公,我不想玩牌。我想听音乐,你陪我听音乐吧。”

季尧自然是宠溺的点头,“好。”

说完,也不看筱雅直接搂着陶笛上楼了。

筱雅一脸的热情碰了一鼻子灰,只能尴尬的楞在原地。

季诚放下碗筷之后,走过她身边,冷冷的勾唇。似乎在嘲讽她的自作多情……

筱雅暗自握紧拳头,心底恨得咬牙切齿。却不敢表露半分。

陶笛上楼跟季尧一起听音乐,懒散的阳光照在两人身上,日子惬意无比。

她无意中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就看见零点多一点的时候,男人给她转的微信红包。

她有些意外,也有些甜蜜。“干嘛半夜给我转钱?”

季尧不假思索的答,“新年红包!老公给的新年红包!”

陶笛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了,“季先生,可以啊。哪学来的套路啊?居然都知道发新年红包了?”

季尧从来不骗陶笛,所以很坦诚的回答,“朋友圈学的。”大家都在发朋友圈,公司很有高层都在晒老公给的新年红包截图。然后,他就给她转账了。

至于金额,是他百度来的。9999,一直到天长地久!

陶笛轻咬着唇瓣,感动的夸道,“行啊,老公。你孺子可教也!”

季尧傲娇道,“当然!你老公智商很高!”

陶笛不禁笑了,白皙的脸颊在阳光下娇柔无比,“老公,你真是越来越好了。给你一百个赞!”

季尧还是坚定的重复之前就说过的那句话,“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两人在沙发上腻歪了一会后,陶笛想搓麻将了。

她扬起小脸,“老公,我们找左边那个轮子搓麻将呗。给咱家娃娃赢点奶粉钱呗?”

季尧看着她这小财迷的模样,不由的捏了捏她的脸颊,“你确定你这身子能坐很久打麻将?”

陶笛撒娇。“不会很久,我们就打一两个小时。好不好?”

季尧无力招架她娇滴滴的声音,点头,“好,只能一两个小时!”

他打电话给左轮,约左轮打麻将。

左轮原本正烦闷着呢,当即就答应了。

随后,季尧跟陶笛两人开车出门找左轮打麻将去了。

他们直接开车去左轮家里,拉上左轮的弟弟左帆一起打麻将。

新年去别人家里,陶笛自然是很有礼貌的跟每个人打招呼,还送了点礼品给左家。

左帆见到陶笛的时候,微微一怔。随即笑道,“陶小姐,新年快乐!!”

左轮一巴掌拍在左帆的后脑勺,“陶个毛线!要叫嫂子!”

左帆大概是被拍疼了,他伸手摸后脑勺,“哥,你轻点!大过年的,就动手啊?”

左轮昨晚上失眠了一整夜,看上去有些疲惫,可是却很high的样子。他只有high起来,才能不想那个没良心的女人。

他冲着左帆不羁道,“哥这是教你懂礼貌,做个乖孩子,懂不?”

左帆无奈的看着他,“哥,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我长大了,成年人了,understand?”

季尧看着两兄弟斗嘴。很无语的抽了抽唇角。

陶笛精致的面颊一直洋溢着翩然的笑容,她温柔笑道,“行了,左边那只轮子,都是自己人,哪里来那么多讲究啊?棋牌室在哪里?快带我们去棋牌室。”

左家有专门的棋牌室。并且不是一间。

因为是过年期间,所以左家还有亲戚在陪老爷子打麻将,很是热闹。

左轮带着他们来到一间比较安静点的棋牌室里面,他刚习惯性的去摸香烟,手背就被季尧拍了一巴掌。

然后,就看见季尧一脸认真的警告,“不准抽烟,有孕妇!”

左帆也刚准备摸出香烟盒,听到这话,看了陶笛一眼,缩回了手。

陶笛闻不得烟味,“看看。还是左帆好。风度翩翩的,一看就是阳光暖男那一类型的。”

左轮瘪嘴,“哥也挺好!迷倒一大片!”

左帆听到陶笛的夸赞,竟扬起了唇角。

左轮自然是不敢抽烟了,四人坐下打麻将。

陶笛手气还真不错,半小时面前就堆满了钞票。

左轮忍不住揶揄,“小嫂子,你要是把我身上现金都赢光了,我只能微信转账了。求求您,收下留情好吗?”

陶笛冲他做了一个鬼脸,“才不要,我要给娃娃赢奶粉钱。”

左帆一直不说话。只安静的出牌。

大约十点钟的时候,季尧的手机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是季向鸿开车出了车祸,现在人已经送到医院抢救了。

陶笛一听就慌了,手中的麻将都掉到了地上,“怎么会这样?爸怎么出车祸……了?”

生命无常这四个字,她深有感触,她现在就听不得这些。

季尧安抚她,“没事,我们先去医院!!!”

左轮也跟着一起去医院,左帆没去。

————

医院。

季诚也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他跟筱雅早一步到了医院。

季向鸿在里面急救,不过医生出来说没什么大碍,就是头部失血较多,现在在缝合伤口。

季诚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倒不是担心老东西的安全,只是老东西若是就这样死了,他的遗嘱就改不了了。

筱雅也松了一口气,现在这个时候季叔叔是她不多的温暖了,可不能真的出事了。

正在他们松一口气的时候,里面的护士出来询问,“家属在吗?伤者失血过多,需要立刻输血。现在血库A型血紧缺,家属可以自主献血。”

护士看向季诚跟筱雅。视线停留在筱雅脸上,说道,“你是女儿是吗?你什么血型?可以给伤者献血吗?”

筱雅愣住了,明明季诚才是季叔叔的儿子,怎么护士看她像季叔叔女儿?

不过,这种时候来不及多想。

她很想好好表现。尤其是在季叔叔面前,当即卷起袖管,“我是A型血,请带我去检查,我愿意献血!”

她去献血的时候,季诚眸光却越发的深沉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等到筱雅献完血之后,他把筱雅拉到一边的角落,从她头顶揪了一根发丝。

筱雅一怔,“小诚,你干嘛?”

季诚眼底闪烁着一抹暗黑,压低声音,“我突然怀疑你是我爸的亲生女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