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珍爱生命,远离小嫂子!/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筱雅不可置信的看着季诚,声音压的很低,“你疯了吗?你怎么胡说八道?”

她怎么可能是季叔叔的女儿?她的母亲之前跟她说过,她的亲生父亲是强暴犯。季叔叔怎么可能是强暴犯?

可她看季诚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她眉头蹙紧。也开始认真的回想这件事,昨晚上季叔叔喝醉的时候叫她婉婉?那分明是季叔叔最爱的女人的名字,可为什么会对她喊?

难道她长得像婉婉?

刚才那个护士也是,一眼就认定她是季叔叔的女儿。

所以,她会不会真的是季叔叔的女儿?

季诚眸底暗芒不减,他心思一直都很缜密。昨晚上老东西对着筱雅叫婉婉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再加上护士的话,就更让他怀疑了。

他蹙眉压低声音,“那么激动干嘛?只是鉴定一下。”

筱雅一想也对,所以也就不说话了。

季向鸿的伤口处理好了之后,人也醒了过来。

筱雅跟季诚守在边上,见他醒了,连忙问,“季叔叔你醒了?”

季向鸿睁开眼眸环视周遭,看着满目的苍白,想到自己应该是在医院。今天是大年初一,他一个人开车来医院看季洁。在病房陪季洁陪了一会,之后就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他精神有些恍惚。回想起昨晚上失态的喊筱雅为婉婉,心头一阵感伤。婉婉,他的婉婉当年就那样的不辞而别了……

回想起往事,他的眼眸有些模糊,心头涌起一阵阵的难受。

就这样一个不留神,撞到了前面的车,追尾了。

额头一阵剧痛袭来,他看见自己扶着方向盘的手背上沾上了鲜血。随后他就没了意识。

想来,现在他应该是被送到医院了。他再次环视周遭,没看见季尧跟陶笛,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小尧跟小笛没来就好,大过年的,我这点上不算什么。”

季诚不说话,在他面前永远是一老鼠见到猫的模懦弱模样。

筱雅一脸的紧张,心有余悸的道,“季叔叔,以后开车一定要小心了。今天实在是太吓人了,幸亏没出事。这要是出事了,我们一大家子人该怎么办?以后太疲劳了,就不要自己开车了。”

季向鸿看着她乖巧的模样,心底腾起一丝暖意。哑声道,“没事,我不会有事的!”

筱雅关切的问,“要不要喝点水?伤口还疼不疼?”

季向鸿摇头,一如既往的霸道刚硬,“瞎紧张,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

有护士走进来,随口夸道,“季先生,你女儿真的很孝顺很懂事。听说你失血过多,立马卷起袖管献血给你。”

季向鸿看向筱雅,这才注意到她的脸色比之前更加苍白了几分,有些动容道,“小雅,谢谢了!”

筱雅摇头,“季叔叔,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收留了我,给了我家的温暖,我为你做这么一点事算什么?”

随后,季尧,陶笛,左轮都赶到了。

因为季向鸿伤的并不重,所以这会醒来就没什么大碍了。只是因为失血过多,需要躺着休息个两天。

陶笛一进病房就紧张的脸色苍白,“爸,你没事吧?你怎么样?”

季向鸿看着他们都来了,有些不好意思,“没事,这医院也真是的。一点小伤,把你们大家都惊动来了。这大过年的。”

陶笛看着季向鸿,除了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有纱布包裹着之外,没其他问题,才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爸,我们是你的亲人,是你的子女,你受一点点伤我们也会担心的。医院就应该第一时间通知家属,医院不通知我们,我跟医院急!”

她担心着急的小模样,让季向鸿唇角上扬,一想沙哑的嗓音里多了一点温暖,“真没事了。”

“我去找医院聊聊。”季尧说完这句话,就转身出去了。

陶笛看着他的背影,跟季向鸿解释道,“他是不放心,去找医院聊聊你的身体情况了。”

她了解男人的性格,不会煽情,一些温暖关心的话语,他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怎么会表达。可他的确是紧张季向鸿的,在来的一路上他一言不发,眸底满是担忧和焦急。

季向鸿了然的点头,嘴上还是说道,“其实没必要,我没事的,我的身体情况我最清楚,我心里有数。”

陶笛知道他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因为他的眸光慈爱着呢。她安抚道,“没事,他是你儿子。就算是过度紧张你的身体也是应该的。他小时候生病的时候,你肯定比他这会更紧张。”

季向鸿回想到曾经,有些别扭,“紧张是紧张,可是这小子每次都能把我气个半死。”

左轮也在,他便好心情的开玩笑,“左轮,小尧小时候的那点事你可是都了解的,你说说看那小子以前是不是很欠揍?”

左轮见他没事了,也揶揄道,“是,大哥以前是很欠揍!所以,今天你好好虐他,你一会说脖子疼,一会说肩膀酸,总之虐他!”

陶笛白了他一眼,“你是专业坑人三十年吗?”

病房里的气氛,因为几人的玩笑气氛也缓和了许多。

筱雅当着大家的面,始终是一副温柔恬静的模样。大家开玩笑聊天的时候,她只是静静的待在一边。

季诚也不说话,也很安静。有季尧在的地方,他的存在感就弱爆了。

季向鸿自己感觉没什么大碍了,固执的要出院。

陶笛劝他,“爸,你这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医生说你要在这里住两天。你就住两天再出院吧。”

筱雅也适时的劝道,“是啊,季叔叔,你听嫂子的吧?还是在医院多住两天好好调养,我们也能放心点。”

季向鸿固执道,“我没事,这点小伤对我一点影响都没有。我这么强壮的身体,不需要住院的。”

他在季家一直唯吾独尊,很有威慑力。季诚‘不敢说话’,陶笛跟筱雅说什么都没用。他不听劝!

左轮也劝了几句,不过他说话更加不顶用了。

直到季尧从医院的办公室出来,陶笛看着他,“爸非要出院,谁劝都不听呢。”

季尧眸光移向季向鸿,然后开口,“失血过多会引起肌体缺氧,脸色苍白,昏厥,血压降低,重则休克。当失血量达到800毫升以上就可能出现面色,口唇苍白,皮肤出冷汗,手脚冰冷,无力,呼吸急促,脉搏快而微弱。当失血量达到1500毫升以上,会引起大脑供血不足,视线模糊,口渴,头晕,神志不清,焦躁不安,甚至是死亡……”

左轮满头的黑线闪过,真不愧是他大哥,劝人的方式也是这么的与众不同。

季向鸿已经准备起床的动作僵了一下。下意识的道,“没那么严重吧?”

季尧果断道,“有!”

季向鸿,“我感觉自己挺好的,没出现你说的那些症状。大概是因为我体力好,身体强壮。”

季尧只简单几个字,就秒杀了他,“我是医生!”

季向鸿没说话,然后就重新坐了下来。没再提要出院的事了,只是缓和了下说,“大过年住院不太吉利吧?”

季尧嗓音磁性,“不要迷信。”

季向鸿最后退步,“好吧,我就再住两天。”似乎,他每一次都在退步。可是这一次。不同于以前。这一次的退步,他很欣慰。

他的小尧长大了,好像跟他之间的相处模式互换了下。

虽然他不想承认自己老了,可是事实上他是真的老了。他的小尧也更加的出类拔萃了!

陶笛笑了,对着季尧可爱的竖起一个大拇指。

季尧却是倨傲的道,“我下楼去办住院手续,两天后接你回家。”

他离开之后,左轮小声跟陶笛开玩笑,“小嫂子,我大哥越来越上路子了,看来都是你调教有方啊。”

陶笛有点小得意的点头,“那是,陶笛出马一个顶两!”

左轮撇嘴,“低调,低调!”

陶笛也撇嘴,“才不!就要高调,高调。大过年的,你大哥被我调教的这么好,你不给我发个红包感谢一下?”

左轮给了她一个你很不要脸的眼神,“去,一边去。刚才输了那么多钱给你了,要红包找大哥。”

陶笛笑的更加灿烂了,左轮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不会是我大哥那个没情商的家伙真的给你发红包了?”他的第一个反应是惊讶,第二个反应就是他也应该给气质姑娘发个新年红包。

“当然!9999,天长地久!”陶笛必须承认,她是在筱雅面前有点炫耀的嫌疑。谁让筱雅之前藏那么深,她总不能不提防着点。这种炫耀,其实也是在变相的宣告占有权。

季尧是她的老公,他们感情很好。这是她想让筱雅看明白的。

左轮一听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了,不过很快,他就了然了,“我懂了,这一招肯定是跟朋友圈学的。”

陶笛眨巴着眼眸,“你那么懂你大哥?我真的怀疑,上辈子你跟他是夫妻。”

左轮恶寒的耸肩,揶揄道,“小嫂子,你变坏了。你总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陶笛轻笑,“真的,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

说话间,季尧已经办完了手续,回到了病房。

左轮瞬间就感觉到自己脊背凉飕飕的,肯定是季尧那货在瞪他。他耸肩,远离陶笛,“我怎么认为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离你远点。以我对大哥的了解,他肯定有了想撕我的心。”

果然,季尧上前将陶笛拉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休息会。”

陶笛汗哒哒,这是吃醋啊?心眼这么小哇?

左轮暗自低喃了一句,“珍爱生命,远离小嫂子!”

季向鸿虽然不再坚持要出院,可他坚持不要家人陪着。让他们大过年的该怎么玩怎么玩,该怎么乐怎么乐。

就这样,大家都被赶出了病房。

包括筱雅跟季诚两人,也都被老爷子赶了出来。

左轮在出病房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连忙折回头说道,“季叔叔,过段时间我订婚。订婚典礼,你一定要参加!”

季向鸿听了之后,欣慰的扬起眉头,“没开玩笑?”

左轮开启一本正经模式,“认真的,大写的认真!”

季向鸿满口答应,“那肯定的,我一定参加!”

出了医院,在车上,陶笛有些狐疑的问,“左边那个轮子,你这是什么套路啊?你真的要跟冯美婷订婚吗?”

左轮在开车,淡淡的挑眉,没正经的问,“怎么?小嫂子?不喜欢你这个弟媳妇?”

陶笛认真的回答,“不是说我不喜欢,是我感觉你不怎么喜欢她。你喜不喜欢才是最重要的,还有就是,我感觉冯美婷是个比较肤浅的女人。”

左轮扭头看她,一脸的苦瓜相,“小嫂子,这么看来你真的不喜欢这个弟媳妇啊?”

陶笛表示很无奈,他这真真假假的模样,让她真是看不懂了。

边上的季尧将她搂紧怀中,霸道道,“不管他!”

左轮咂嘴,“什么人啊?你不关心我。还不准我小嫂子关心我?订婚好像挺好玩的,先订婚再说呗。”

陶笛无语的翻白眼,“订婚怎么能是儿戏?说点话像二五一样。”(二五是地方方言,形容很傻的意思。)

左轮不以为然的挑眉,“先玩玩再说呗,想那么多不累啊?”

陶笛已经放弃对他进行治疗了,“唉……言而总之,总而言之,你还是要认真对待。”

左轮沉默了一会,突然说,“其实,我也觉得冯美婷是个肤浅的女人。”

陶笛从季尧的怀中冒出一个脑袋,“那就别订婚了呀。”

左轮又是一脸苦瓜相,“订婚是儿戏吗?请柬都已经发出去了,怎么能当儿戏?”

陶笛差点就吐血。“算了,算了,不管你了!”

左轮又咧嘴笑,“订婚典礼,一定要去哦!”

陶笛决定不跟他说话了,他都不能好好聊天了。

————

季诚跟筱雅两人回到家里,季诚没说话,直接把筱雅拉回房间。

关上房门,就将她压到床上,然后狠狠的蹂躏……

筱雅哭着求饶都不行,季诚只重复一句,“你今天又偷看季尧了,我很不高兴!”

最后,筱雅晕倒在床上,这场惩罚才划上句号。

第二天,季向鸿跟筱雅的亲子鉴定报告出来了。

当季诚将亲子鉴定扔到筱雅床上的时候。

身体很虚弱的她,撑着上半身起来,有些紧张的看着他,“我是不是季叔叔的女儿?”

季诚沉眉,“自己看!”

筱雅莫名的很紧张,她不希望自己是季叔叔的女儿。因为她只要成了季叔叔的女儿,那么她跟尧哥哥就彻底不可能了。所以,她真的不希望。

也许是太在意结果了,她拿着文件袋的手指不断的颤抖,甚至还掉到了地上。

季诚帮她捡起来,再次扔过来。

筱雅终于打开了亲子鉴定,当看见上面的结论她跟季向鸿有血缘关系的时候。

她差点就疯了,她喃喃的摇头,“不可能……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我的爸爸明明是强暴犯,怎么可能是季叔叔?季叔叔强暴了我妈妈?不可能啊!我妈妈的小名也不叫婉婉啊?这不可能……”

其实。季诚看到鉴定结果之后是开心的。因为筱雅真的是季向鸿的女儿,那么她跟季尧就永远不可能了。

但是,他看见筱雅崩溃的样子,他很嫉妒的恼羞成怒,眸光凶狠的瞪着她。

筱雅好半天都缓不过神来,她不停的自言自语,说着安慰自己的话语。

突然,她的眸底闪过癫狂,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站起来就直接给了季诚一个耳光。

季诚被打的楞了一秒,瞬间,他的眸底燃起火光。

筱雅这一巴掌打的自己手掌都发麻了,她眼泪簌簌的流下来,想要再扇一巴掌的时候,手腕被季诚抓住了。

季诚狠狠的瞪着她,抓着她的手腕,“你他妈,疯了?”

筱雅哭的歇斯底里,“是啊,我疯了!我他妈是真的疯了!!!季诚你都干了什么好事?我是季叔叔的女儿,你他妈都干了什么好事?我们现在怎么办?”

季诚甩开她的手腕,她再次疯了一样的冲上来,想要扇季诚。

“找死!”季诚将她退开,扬起手臂,最终还是没忍心扇她。

筱雅被推的撞到床上,她哭着怒道,“这下子怎么办?怎么办?我跟尧哥哥怎么办?我怎么会是季叔叔的女儿?怎么会这样啊啊啊啊啊?”

季诚看她为季尧如此伤心的模样,嫉妒的火山爆发了,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捏她痛苦不已,“筱雅,你是不是贱?季尧她不爱你,他一点都不爱你。你没看见他眼底只有陶笛一个人吗?在家里,在医院,他从头到尾都没认真看过你一眼。你这么伤心,不觉得可笑吗?”

筱雅痛苦的挣扎着,好不容易挤出几个音节,“你松开……你松开我……你这个疯子……变态!!!”

季诚眼底簇起火焰,烈焰仿佛能让人灰飞烟灭,他牙齿都在颤抖,脸部的表情扭曲着,瞬间化成了阎罗一样的骇人,“筱雅,你怎么就这么贱?季尧不爱你,所有人都看的明白。只有你看不明白。你为什么心里还想着他?你偷看他的时候,我恨不得杀了你,将你碎尸万段!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贱到这种程度?”

筱雅不停的摇头,哭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季诚这才松开她,眉头紧蹙。

筱雅深呼吸,哭道,“我贱?你难道不贱吗?你明知道我心里没有你,你还一次一次的占有我,你不贱吗?反正……人各有各的贱,你管的着吗?你管的了我吗?”

季诚的逆鳞被碰触,他眼底惊现肃杀的暗红色。

筱雅眸底满是生无可恋的灰暗色,她很绝望,很崩溃。自己一直努力的目标突然没了,就连老天爷也在告诉她这是永远不可能的。所以。她还有什么希望?

她不怕季诚了,以前一直很怕,这会她一点都不怕季诚,她冷笑,“你想杀了我?杀啊!你倒是杀啊!!”

季诚被她气的身子在颤抖,他嫉妒的快疯了。从小到大都是一种固定模式,这种模式就是他围着筱雅转,筱雅围着季尧转。

他到底什么地方比季尧差了?

他咬牙冷道,“筱雅你真贱!不是我看不下去了,连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老天爷都不允许你再犯贱了,你明白吗?季尧跟你是不可能的,永远不可能的!你他妈别再犯贱!!!”

筱雅气若游丝的冷笑,“我贱不贱跟你没关系……呵呵……我不相信这是事实,我不信!”

突然她想到一点,她瞪大眼睛吼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一定是你季诚搞的鬼。因为你看不惯我爱着尧哥哥,因为你嫉妒,所以你搞来这样一份亲子鉴定,你想骗我。你想让我死心是不是?”

季诚鄙夷的勾唇,“筱雅,你他妈是在痴人说梦吗?你清醒点,这份亲子鉴定是真的。是真的!!!你自欺欺人有意思吗?”

筱雅就是不信,“我才不信!肯定是假的,季诚你搞出这么多事情有意思吗?你承认吧,你承认这份亲子鉴定是假的好不好?我们还像以前一样,我陪你上床,你帮我把尧哥哥抢回来。然后我把我应得的股份都给你,以后我也可以鼓动尧哥哥帮你好不好?”

季诚脸色开始变的狰狞起来。他像是拎小鸡一样的将她拎起来,抵在墙壁上,“我告诉你,我很认真的告诉你!这份亲子鉴定是真的,是真的!我也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不管你相不相信,它都是真的。你是老东西的女儿,这是改变不掉的血缘关系!!!”

筱雅单薄的身子,就像是纸片一样摇晃着,颤抖着,哭的嗓音都沙哑了,“我就是不信,我不信……我怎么都不会相信的,你杀了我,我也不信……”

季诚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慢慢的松手。

筱雅的身子,顺着墙壁慢慢的滑下去,她瘫坐在地上。

季诚一字一句的冷道,“筱雅,我最后说一次这份亲子鉴定是真的。是真的!如果你不相信,你自己可以去鉴定!”

筱雅像是看见最后一丝希望般,从地上站起来,“我去鉴定,我自己去鉴定!我去……”

她果真去鉴定了,她自己去季向鸿的病房在他的枕头边上找到了他掉落的发丝,然后再拿自己的发丝去做鉴定。

两天后,鉴定结果出来了。

她看了一眼,一口气差点没提不上来,她直接瘫倒在地上。

季诚冷冷的勾唇,鄙夷道。“这下子该相信了?这一次我没参与,你总该相信这是事实了?”

筱雅心底有执念,她像是自我麻痹一样的喃喃道,“不……我不信……一定是你作假了。你那么厉害,你那么神通广大,你不参与一定也能作假。一定有事你搞的鬼……是你,就是你!!!”

季诚蹙眉,那凌厉的眸光像是要将她凌迟。

几秒后,将她从地上提起来,质问道,“告诉我,我什么要作假?你以为我希望这是真的?”

筱雅楞了一下,是啊,季诚为什么要作假?

季尧也是季叔叔的儿子啊!!!

她发丝凌乱,眼眸猩红,魔怔了一样哀嚎了出来。

她从中午一直哭到晚上,新年期间家里的佣人都放假了,季向鸿又在住院,所以没人注意到她跟季诚的不正常。

自从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她就没吃过任何东西,就连水都没喝一口。

季诚一直陪着她,一直用一种恨不得吃了她的眼神在陪着她。

晚上,筱雅突然发疯了一样拿起水果刀,她想自杀。

她觉得活着没希望了……

季诚看着她自杀的动作,却没有阻止她,只是眸光狠狠一收缩,然后冷冷的道,“你想死?你想清楚了?你真的想去死?你现在是季向鸿的女儿,你会被他宠成掌上明珠的。你一辈子都衣食无忧,一辈子都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你就这么死了?你觉得值得吗?你的人生才刚开始,就因为季尧你就不想活了?筱雅,你是不是很愚蠢?”

筱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仿佛听不见他的话一样。

水果刀在手臂上划出口子,她感觉不到疼。

季诚看着她手臂上有鲜红的血液流出来,他的眼眸更加猩红,仿佛被她的鲜血侵染了一般。他再一次咆哮,“筱雅,是陶笛一开始破坏了你的幸福。如果不是她,也许你跟季尧已经在一起了。你看她现在那么幸福,你真的一点都不嫉妒吗?你就这样死了,她看了是不是更开心?自己老公的初恋自杀死了,原本季尧对你还有的愧疚都不用补偿了。你这样值得吗?”

筱雅的动作楞住了,她呆滞的眸光转移向季诚。

季诚继续低吼,“你不想报仇吗?你现在是季家的女儿,你可以报仇的。你可以有一万种方式让陶笛痛不欲生,这才是人生。自杀是愚蠢的,是胆怯的,是懦弱的,你就算死了,也会背上骂名。我如果是你,我一定会选择自杀。”

筱雅手指颤抖,不停的颤抖,最后连水果刀都拿不住了。

咣当一声,水果刀掉在地上。

她的手臂也垂了下来,季诚上前按住她的伤口,帮她止血。他阴冷的声音,像是蛊惑一般的在她耳畔低喃,“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未必是一件坏事。”

筱雅任由他包扎着伤口,眼泪如断线的珍惜一样落下。原本没有焦距的眸底渐渐的凝固了一团怨毒。是啊,她就这样死了,不是太可惜了?

季诚一直在蛊惑着她,“试着接受这件事,这件事真的不是坏事。”

筱雅喃喃道,“真的不是坏事?”

季诚指尖温柔的擦拭着她的泪水,眸底竟有疼惜和心疼,“不是坏事,真的不是坏事。相信我,相信小诚。不哭了,我的小雅姐姐最漂亮了,这样哭的不好看了……”

筱雅的泪水还是止不住,季诚低头,轻轻的亲吻着她的泪水。

她温热而湿咸的泪水,在他舌尖荡漾。他微微的扬唇,“以后我们一定会幸福的,相信小诚!”

筱雅现在很疲惫,很虚弱,的确是需要一个怀抱。季诚的怀抱,让她感觉到了一丝温暖和安全感。她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愿意去想。

暂时就让她的思绪放空,她要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办?

只是,在触及到季诚胸膛里面那熟悉的男性气息时,她敏感的神经再一次紧绷起来,下意识的推开他,后退了几步。

身子踉跄的撞到了衣柜,发出的声音,让她心颤。

她喃喃的摇头,惊恐的道,“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小诚,不可以的!!”

季诚逼近她,脸色沉了下来。

筱雅喃喃的道,“小诚,你忘记那份亲子鉴定的内容了吗?你忘了你也是季家的孩子?”

季诚的唇角却扬起诡异而神秘的笑,突然上前将她一把搂在怀中,低声道,“小雅姐姐,别紧张。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