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会不会逆天?/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季诚把心底最深的那个秘密告诉筱雅之后,她楞住了,好半响都回不过神来。

季诚再一次将她拥入怀中,双臂用力的搂紧她。

筱雅深吸了一口气,抬起眸子,惊诧的看着他,“小诚……你说的都是真的?是真的吗?”这个真相太惊悚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季诚眼底闪过一抹不屑的弧度,俊脸上也满是隐藏不住的鄙夷,“当然是真的,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筱雅下意识的推了他一把,摇头,“太不可思议了,这太不可思议了。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到底是怎么了?”

季诚淡淡的勾唇,“有那么吃惊?”

筱雅点头,“是啊,很吃惊。”

窗口的纱幔随风摇曳,一丝丝凉意在空气中蔓延中。

季诚不以为然的勾唇,在沙发上坐下,双臂摊开在沙发上,微微偏头,近乎冷血的开口,“我很早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了,知道了真相,就试着接受真相。这么多年,我早已接受了。”

筱雅脸色苍白的倒吸了一口气,“我不敢相信……我真的不敢相信你居然是管家跟苏阿姨的儿子……”

看着季诚一脸的无所谓,她不停的摇头。

季诚将她拉过来,直接坐在他的腿上,指尖轻轻的刮了刮她的鼻翼,淡淡的道,“这是事实!”

筱雅看着他,半响问道,“你……怎么这么平静?难道你不难受?你不是季家的孩子,而且苏阿姨跟管家的私生子,你不难受吗?”

季诚不屑的挑眉,“我为什么要难受?这是一个秘密,这个世界上只有四个人知道这个秘密。我妈,许言,我,你,你是第四个知道的,也是最后一个。这个秘密对我没有任何影响,我不难受!”

筱雅再次倒吸了一口气,“这个也太不可思议了,谁能想到管家居然会是你的亲生父亲……现在想起来,管家从小到大的确是对你很好。”

季诚暗眸中的冷光加剧,脸色一黑,“他就是个愚蠢的家伙,运筹帷幄这么多年,最后却把自己搭进牢房去了。他什么都给不了我。”

也许是因为突然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而是还是季叔叔这样优秀的爸爸。筱雅听着这话有些刺耳,她低声道,“不管怎么样,你的身体内都流着他的血。”

季诚挑眉,“那又怎样?”

他见筱雅的情绪平静点了,低头覆盖上她的红唇。

筱雅下意识的躲开了。她低声叹息,“别闹,我现在很烦。心烦意乱的,我的情绪无法平静。”

季诚也不勉强她,眸底的阴暗倏然散去几分,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温柔,“OK,我给你时间让你冷静。”

他离开后,筱雅瘫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想要理清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兜兜转转这么一大圈之后,她居然是季向鸿的亲生女儿。

原来,她的亲生父亲如此的优秀!

原来,她还有如此高贵的血统!

原来,她还有如此显赫的家世!

难怪从小到头她见到季向鸿,都会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而季向鸿无形中对她也不错,比如这次出院。季向鸿二话不说,就让季诚去医院接她,让她住在老宅。

原来,一切都是天注定的。

季向鸿自己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他若是知道自己是他的亲生女儿,应该不会放任她被申城那个变态那样的欺负迫害吧?

所以,她接下来应该把这个事实告诉季向鸿吗?

她应该尽快跟他相认吗?

她有一点想不明白的,就是她怎么会是季向鸿的女儿呢?她的母亲明明跟她说,她的亲生父亲是强暴犯,怎么会是季向鸿?

据她所知,季向鸿一生有过三个女人。尧哥哥的生母,还有那个婉婉,之后就是苏红阿姨了。

她小时候,她的母亲也经常带她来季家玩。尤其是在遇到尧哥哥之后,她更是经常缠着母亲带她来季家。

因此,她的母亲跟尧哥哥的母亲,还有姑姑三个人关系相处的都挺好的。

她的母亲那时候见到季向鸿,也只是很礼貌很分寸的打招呼。很显然,她的母亲并不是季向鸿深爱过的婉婉。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母亲亲生的?是捡来的?

可她如果是捡来的,为什么母亲在受到变态那样折磨的时候,都不说实话?硬是要给自己背上被强暴犯强暴之后还生下女儿的黑锅?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啊?

她实在是想不通……

眼下的事实就是她是季向鸿的女儿,季诚却不是季向鸿的儿子,所以剧情简直出现了戏剧性的反转。

之前她忍着呕心。让季诚碰的原因有两个。

第一,季诚腹黑会谋算。

第二,季诚也是季向鸿的儿子,身上笼罩着平凡人不能及的光环。

可是,现在他季诚还有什么?

季诚告诉她的这个秘密,她是不是可以当成把柄来摆脱季诚的威胁?

突然,她眼底闪过一抹算计的暗光。

季诚说的对,她不能这么随随便便的死去。让她不痛快的人,她都要狠狠的报复回去。

陶笛,季诚,她都要还击回去!

季诚打着帮他的幌子,夺走了她的第一次,这笔账她会讨回来的。

目前,最重要的是要跟季向鸿相认。

有了季向鸿女儿的这种身份,以后的日子应该会顺风顺水的。

虽然是真的不能跟尧哥哥在一起是真的很遗憾,可是她脱胎换骨了,又重新换了一种身份。这也算是当天对她的一种弥补吧?

做季向鸿的女儿,怕是一辈子要养尊处优。到最后,还能继承一笔庞大的遗产。

对。继承遗产!

她想到遗产,就想起之前季诚跟她提到过的遗嘱。貌似季向鸿很偏爱尧哥哥,所以遗嘱立的很不公平。大部分遗产似乎都给了尧哥哥,这不行。

既然他们是兄妹,而且她还缺失了这么多年的父爱,季向鸿就一定要对她进行补偿。

想到这,她当即决定第二天跟季向鸿相认。

————

第二天。

是季向鸿出院的日子,筱雅一大早就起床将自己收拾利落,还化了淡妆。这样的她,看上去气色好多了。

在楼下简单的吃了早餐就去医院接季向鸿了。

她是自己开的季家的车去医院的,季诚准备跟她一起去的时候,被她不屑的瞪了一眼,“我决定去跟父亲相认了。以后,你离我远点。免得我一不小心,会藏不住你的秘密。”

季诚脊背一僵,眸底闪过一抹杀气。

筱雅这会却是不怕了,她的态度跟昨天简直是判若两人,“怎么又想杀我?别忘了,父亲的遗嘱上给你留的财产实在是少之又少。我现在去跟父亲相认。他会因为愧疚而多分我一大部分的财产的。到时候,我会可怜可怜你,帮你美言几句,让你也多分点。还有,我已经把亲子鉴定发到父亲的邮箱了,我还告诉父亲小诚也知道这件事了。所以,我如果死了,父亲会放过你吗?”

此时此刻,季诚有一种自己真心喂了狼的感觉,他的眉峰一再的拧紧。真想不到昨天小白鼠一样的弱女子,今天变成一头狼了。她眼底算计的暗芒,让他心寒。

他虽然也是步步为营,走一步算计一步,可他对她这个女人是真心的好。

没想到,昨天刚告诉她这个秘密,今天她就用来威胁他了。

他勾起唇角,冷笑……

原本季诚是拉着她的手的,这会筱雅一巴掌将他的手啪开,“季诚……哦……不……许诚,你离我远点。是做季向鸿的儿子,还是做劳改犯的儿子,取决于你的选择。”

说完,她昂首挺胸,傲慢的离去。

季诚看着她的背影,眸低碾压过一抹暗色。

————

仁爱医院。

季向鸿在医院住了两天,却像是度过了两个世纪一样。虽然不反感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可让他一天二十四小时的躺在医院实在是煎熬。尤其是这大过年的,他真是待不住。

季尧跟陶笛说是要来接他出院的,他想着大过年的,小尧难得休息几天,应该多陪陪小笛。所以,他拒绝了。

拒绝的很彻底,只同意让筱雅跟季诚两人来接他出院。

筱雅手里拿着米黄色文件袋出现在病房的时候,季向鸿已经麻利的将自己的换洗衣服都收拾好了。

看见只有筱雅一个人来,深眸中闪过一抹失望,随即道,“小诚那个混蛋呢?没来?又跟那帮狐朋狗友出去花花世界了?”

筱雅没说话,只是心里想。眼前这个父亲有些悲哀,帮别人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并且还一点都不了解这个儿子的本性,实在是有些可悲的。

季向鸿像是自我安慰一般,又道,“算了,大过年的不提那个混蛋了。小雅,你自己开车来的吗?辛苦你来接我了。”

筱雅关上病房的门,不说话,只是一直沉默的看着季向鸿。

季向鸿提着行李包的手指一僵,看着她,敏感问,“怎么了?家里又出事了?”这段时间家里不断的出事,他都有心理阴影了。

筱雅轻轻的摇头,“没有,家里很好。”

季向鸿眼底的紧张和担忧都松懈了下来,“那是怎么了?你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劲?”

筱雅手指颤了颤,手臂很沉重的有些抬不起来。

季向鸿精锐的眸光射过去,眸光一沉,“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筱雅再也忍不住了,哇啦一声大哭了起来。

季向鸿有些慌乱,“怎么了这是?哭什么?出什么事了?”

筱雅冲上前,扑进他的怀抱当中,紧紧的抱着他,喃喃的叫道,“爸……爸……我不是强暴犯的女儿,我是你的女儿。爸爸,我是你的女儿啊。”

季向鸿整个人都懵了,“什么?你这孩子是不是在说胡话?”

筱雅颤抖着手臂,将手中的亲子鉴定递给他,“爸,你自己看。”

季向鸿有些狐疑的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自己也傻眼了。他翻来覆去的翻看,那如炬的目光像是要把纸张给灼穿一样,口中喃喃的道,“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是我的女儿??”

筱雅紧紧的抱着他,“爸,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这是事实……事实我就是你的女儿……之前我给你献血的时候,那个护士一眼就看出来我是你的女儿。说我跟你长的很像。”

季向鸿看着窗口玻璃上面倒影出的两个人的面容。好像还真是有几分神似。尤其是眼睛以下的轮廓,还真是越看越像。

他倒吸了一口气,心底马蹄声阵阵,他不敢相信这份亲子鉴定报告,“小雅,你别胡闹。这是哪里来的亲子鉴定?这东西是可以伪造的,我跟你妈妈根本就不熟悉,怎么可能跟她生了你?孩子,告诉我哪来的亲子鉴定?是不是别人故意这么整你的?”

筱雅激动的都哭了,哽咽着,“不是,没人整我,这是真的。爸爸……我之前刚拿到鉴定结果的时候,我也不相信。可是我又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还是一样的。我是偷偷拿了你掉在枕头上的头发去做的鉴定,你若是不相信,我们再抽血去做亲子鉴定好吗?”

季向鸿看着她一脸的认真,还是不可思议的摇头,“我真的不信……”

其实。筱雅的话说到这种程度了,他应该相信的。可是,他就是不愿意相信。

最后,季向鸿跟筱雅两人去血液科抽血做鉴定。

只是,走到那边,他又拉着筱雅回头。

筱雅问,“怎么了?“

季向鸿压低声音,“换一家医院做鉴定。”

筱雅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想到这是尧哥哥投资的医院。父亲在外面另有孩子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对尧哥哥一定是有影响的。

当她把季尧从男朋友的位置,转移到哥哥的位置上之后,她的心态也发现了变化。

此时此刻,她竟有些嫉妒季向鸿对尧哥哥的偏爱。他是无时无刻的不为尧哥哥着想啊!

两人换了一家比较隐蔽的高档私人医院之后,去了血液科抽血做亲子鉴定。

因为季向鸿在东城的人脉比较广,所以鉴定结果两个小时过后就出来了。

在等待的过程中,筱雅一直安静的坐在边上,乖巧的很。只是,经过这么多摧残的她,身子很瘦弱,单薄的有些像纸片人。

季向鸿的心情也是无比复杂的,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等到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季向鸿第一个接过来。打开看了之后,他的眸光狠狠的颤了颤。

筱雅的确是他的亲生女儿,跟他有血缘关系。

这个事实,就像是一惊惊雷一样,雷的他面色复杂。

他实在是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他跟筱雅的母亲,根本就只能算的上是认识,一点私交都没有。怎么会生下女儿?

再说了,筱雅的母亲一直说筱雅是强暴犯的女儿。他堂堂正正的男人,什么时候去强暴过别的女人了?

见季向鸿看过鉴定结果之后,一直没说话。

筱雅轻轻的叹息,然后靠近他,在他身边坐下,轻语道,“爸,我知道你现在的感觉就跟我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是一样的。你肯定觉得荒谬,我又何尝不是呢?我到现在都没怎么反应过来。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季向鸿也叹息,“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想都想不通。”

筱雅一双无辜的眼眸,看着他,“会不会我是母亲领养的?她瞒着家里所有人领养了我?而我的亲生母亲是你之前的女朋友?”

季向鸿摇头,“不可能,我跟季尧母亲结婚之前没有谈过恋爱。只是按照两家长辈的意思,订婚,结婚,再生子。”

筱雅绞尽脑汁,在脑海中搜罗着各种可能性,“那会不会是你心情不好喝醉了,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又或者说你曾经在jing子库保存过你的jing子?”

这下子,季向鸿沉默了。

筱雅像是看见了希望,“你想起来了对不对?我是你喝醉的情况下跟我生母有的我,是不是?”

季向鸿脸色有些尴尬,无奈的叹息,“不是,我在结婚之前家教很严苛。我们那种年代,也不像是现在的年轻人。到处泡吧。鬼混,喝的烂醉如泥。我可以确定,我婚前并没有出现过那种情况。只是……”

筱雅连忙追问,“只是什么?”

“只是,我的确是在精子库里面保存过我的精子。季家到我这一代,连续三代单传。所以家里的长辈为了保险起见,逼着我去jing子库保留了精子。怕的就是一旦出现意外,不会断了季家香火。当错,我很不支持这种想法。只是,实在是被逼的没办法才去做了这件事。后来,我陆续的有了小尧跟小诚这两个儿子,再加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就把这件事淡忘了。”季向鸿声音有些粗哑,手指轻轻的按着自己的眉心,努力回想着这件事。

筱雅有些激动道,“那一定是有人偷偷的用了jing子库里面你的jing子,所以怀孕生下了我。然后我的母亲把我领养回家,我母亲那个人一辈子都很善良。她一定是为了保护我,保护我的身份才一直隐瞒着这件事。直到最后我父亲发现了,她还是想要保护我,不想让我知道自己被残忍抛弃的事情,才编出了强暴犯这件事的。一定是这样的!!!”

她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解释最合理了。

季向鸿想来想去,也真的只有这个解释能解释得了这件事了。虽然婉婉有可能为他生下女儿,可是小雅已经31岁了,明显不是婉婉所生的。

看着身边的筱雅,他的眸光有些复杂。

筱雅也看着他,最终忍不住的扑进他的怀中,她喃喃的哭道,“爸……我以为我在这个世界上没亲人了,原来我还有亲人。原来你是我的爸爸,我又可以感受到温暖了。爸……谢谢你……我知道我是你的女儿,我先是不敢置信,可后面我也很庆幸。我很庆幸,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亲人。”

季向鸿表面上看上去威严无比,可胸腔内跳动的是一颗炙热的心脏。他的女儿就扑在他怀中,哭的凄楚无比,他的心也跟着柔软了起来。

最终。他将筱雅搂进怀中,喃喃的安慰道,“别哭,不哭了。我这辈子只有两个儿子,多一个女儿也挺好的。”

筱雅一听心里就乐了,这是愿意认他了。她假意哭的更厉害了,“呜呜……我终于又有家了。”

季向鸿虽然是认下了她,不过,也跟她提出了请求。他请求她,暂时不要对外宣扬这件事。

筱雅小声问,“为什么?”

季向鸿叹息,“最近家里出了这么多事情,而且我在东城也是有影响力有声望的人。突然冒出来这么大的一个女儿,我担心外界会非议。小尧跟我的关系刚缓和那么一点,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我们之间的父子关系,我不想他去乱想这件事。小笛也快要生了,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去影响她的心情。总之,暂时委屈你,不要对外公布。”

筱雅一听,这还是偏心尧哥哥。看来她这个爸爸对季尧这个儿子偏心的真的已经有些夸张了,不过,她为了博得好印象。当即就点头答应了,“好,我答应你,我理解你。以后我还是叫你季叔叔,我只有心里明白你是我爸爸,你会疼我关心我就行了。”

其实,她心底也有自己的盘算。想要抢到属于她的家产,还需要重唱记忆,是急不来的。

她现在首要的任务,是要扮演好乖乖女的角色。

再说了,不宣布身份虽然是有些委屈,可也有好处啊。比如,她好隐藏着身份在陶笛面前作怪,让她过的不舒坦啊。

季向鸿因为她的懂事和乖巧,有些动容,“孩子,谢谢你理解我。”

筱雅破涕为笑,“我很开心,因为有爸我就有家了!”

季向鸿将她搂进怀中。

筱雅又提醒道,“对了,小诚也知道这件事。那天护士把我当成你女儿的时候,他也听见了。之后我拿到亲子鉴定的时候,不小心被他看见了。”

季向鸿蹙眉,沉吟了几秒,“没事,那个混蛋不敢忤逆我。我会让他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的!”

回到季家,晚餐的时候大概是因为筱雅的懂事和乖巧,季向鸿有些愧疚的弥补着,不停的给她夹菜。

筱雅只是轻声的说,“谢谢,谢谢季叔叔。”

季向鸿心底微微的叹息,人生还真是无常。突然之间,他多了一个女儿。他一时都还没怎么消化过来,还好这个女儿很懂事,很听话。看着她单薄瘦弱的模样,他有些心疼她曾经在申城时候经受的那些虐待。

不善于煽情的他,只能不停的给她夹菜,让她多吃点。

一顿饭,餐桌上的三人各怀心思。

吃完饭之后,季向鸿把季诚叫进了书房。

季诚在上楼之前看了筱雅一眼,那眼神有些复杂。像是夹着难过,又像是夹着一丝不屑,更有一丝阴冷闪过。

筱雅只是垂眸,安静的不说话。

第二天,季向鸿照例去医院看季洁了。

筱雅起床之后,心情挺好的。坐在阳台的摇椅上面悠哉的晒太阳,手里捧着一本爱情小说,边上放着一杯奶茶。

当季向鸿的女儿的这种感觉真不错,昨晚她只说最近天气凉了。

季向鸿,就让她换到了三楼的主卧。

三楼的主卧,是带大阳台的。

她换到这边之后,心情就很舒畅。季向鸿出门之前,还特地来看了她,对她关心了几句。

她现在心态也变了,觉得这个新身份还不错。

就在她悠哉悠哉的思考着下一步的时候,卧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她吓了一跳,看见是季诚的时候,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谁让你进来的?你进来不知道敲门吗?”

季诚脸色阴沉的骇人,站在门口,身上冷冽的寒气源源不断的渗透到空气中。

筱雅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你……你出去!”

季诚不但没有出去,还一步一步的靠近她。

他移动一步,就像是踩在她的心口。

那只一种无声的疼痛,让筱雅下意识的蹙眉。

季诚靠的更近了,她下意识的站起来,后退。

她的动作,仓惶之中打翻了边上的奶茶。

浓浓的奶茶洒了一地,还冒着热气……

筱雅被逼到无路可退,她吸了一口气,逼着自己镇静。她现在手上可是握着把柄的,她怕什么?

她挑眉看着他,“季诚,你别逼我!你滚啊!!!”

季诚却是诡异的对她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嘴角闪过一抹阴冷的弧度。

筱雅觉得眼前的男人就是恶魔,跟恶魔一样的吓人。她咬牙,“季诚,你发什么疯?你滚!你真别逼我!!!”

季诚却是冷笑的更放肆了,“你觉得我会被你威胁?筱雅,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没良心?我把真心喂了狼是不是?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你,你却拿来威胁我?你挺厉害啊!”

筱雅有些慌乱,“我没想过要伤害你,我只求你别来打扰我的生活。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表面上相安无事。这样不行吗?”

季诚鄙夷的笑,“别来打扰你的生活?筱雅,你还真会过河拆桥。仗着你现在的身份,你以为我真的奈何不了你了?你以为我季诚,会把自己置身于险境当中?”

筱雅楞了一下,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季诚笑的更加放肆,更加鬼魅了,他将自己的手机轻轻的放在她的掌心,“自己打开看看。”

筱雅心底顿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的打开看,这一看脸色都气红了,“无耻!季诚,你不要脸!!!”

原来,季诚给她看的居然是他们两人在一起上床的视频。

她看着视频上的她,简直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脸颊上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两个耳光一样的,火辣辣的疼。

她气的扬手想要扇季诚,只可惜她的手被季诚甩开了。

季诚眼底露出狰狞的暗光,在她脸上燎着,“我要你,不要脸!!!”

筱雅被气的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她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从牙齿缝中蹦出一行字,“季诚你去死!你立刻去死!!”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拍下的这些视频,也不知道这个季诚的城府究竟有多深。

只知道,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她就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白鼠,怎么也逃不出他的魔爪。

这种感觉,真的很崩溃!!!

她恼羞成怒,破口大骂。“王八蛋!你以为这些视频就能再次威胁我了?我告诉你,我大不了跟所有的人说说你强奸我的!你不要脸,我也能豁出去!到时候你的身份揭穿,看爸爸会护你还是护我?”

一丝咬牙切齿的感觉,从齿缝中迸发了出来,季诚脸色黑的仿佛墨汁,他的拳头也攥的紧紧的。筱雅是唯一一个可以把他气到吐血,他却舍不得动她半根汗毛的生物,他溢出口的嗓音透着一丝恶魔般的冷冽,“呵呵……筱雅你让我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护你是肯定的,可是万一你成了杀人犯,并且还差一点杀掉他唯一的妹妹,他还会护你吗?”

筱雅像是陷入到结界当中出不来,她痛苦的拧眉,“你什么意思?季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季诚冷笑着拿起手机,播放的是另一段视频。

视频里面出现的人是筱雅跟筱启铭,画面是他们正在说话的画面……

筱雅直接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你……你太可怕了……”

她完全不知道季诚还对她来这一手,季诚把她跟筱启铭对话的过程都保留了下来。这是一份证据,证据她预谋杀人的证据。而且杀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姑姑,一个就是筱启铭自己。

她不敢想象,如果这份视频被传出来,她会怎么样?

季向鸿会怎么看她这个女儿?

她还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魔鬼……季诚就是魔鬼!

季诚慢慢的俯身,手指禁锢着她的下巴,学着她昨天的口吻,威胁道,“是继续做季家的女儿?还是做一个过街老鼠一般的杀人犯,你自己选?”

筱雅还能怎么选?她怎么可能让这些证据被外人看见?她怎么可能自毁前程?

她一双眼睛,哀戚的看着季诚,掩唇哭都哭不出声音。

季诚直接将她从地上拎起来,搂进怀中,“小雅姐姐,你是我的,一辈子只能是我的!你哪里也别想逃……”

筱雅痛苦的闭上眼眸,任由眼泪滑下来。

季诚嘴角露出得逞的弧度,将她丢到柔软的大床上……

————

转眼就到了左轮跟冯宇婷订婚的日子了。

陶笛跟季尧肯定是要去参加的。不管左轮订婚的对象她喜不喜欢,都要去,毕竟左轮真的帮了他们很多。

她之前一直联系不上冯宇婷,直到订婚典礼的当天,才终于打通了她的电话。

冯宇婷的口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有事说事,没事挂电话。”

陶笛唉声叹气,“左轮订婚,你真的没一点难受?”

冯宇婷很直接的回道,“有,我有难受!”

陶笛立马问,“真的?你难受吗?其实我还是感觉你跟左轮比较般配一点,冯美婷太虚荣,一看就是花瓶那一类的女人……”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冯宇婷打断,“打住,我难受是因为我要包红包。冯美婷管我要了一个巨额红包,我很难受。”

陶笛嘴角抽了抽,“…………”

冯宇婷又淡道,“好了,一会见面再聊。我先挂了,收拾一下准备去酒店了。”

陶笛只好闷闷的道,“好吧。”

白金汉爵酒店。

左轮跟冯美婷的订婚典礼就是在这家酒店举行的,这是东城最高大上的酒店了。

因为这次典礼的所有费用都是左家出的,所以,冯爸爸当即就拍板选了最高档奢华的酒店。

季尧跟陶笛走进酒店的时候,她瞬间就被酒店里面萦绕出的浪漫气氛给感染了。

酒店装修奢华无比,红毯一路延伸到里面。红毯的周围簇拥着鲜红欲滴的玫瑰,扑鼻的都是芬芳的香气,空气中都氤氲着幸福的气息。

冯爸爸跟骆晴两人笑容满面的站在酒店大堂里,笑迎客人。

左轮的爸妈,爷爷,还有二叔,二婶,弟弟都来了。

今天这个订婚场面,真是声势浩大。

把东城有能量的媒体都吸引来了,左轮这次是坚持高调再高调,邀请了商界。政治界各类重量级人物。

左轮订婚的消息,一直瞒着家里人。

他的爷爷直到来到现场才相信那小子真的要订婚了,他有些激动,可也很茫然,“这小子这次办事够利索,要是明年能让我抱上曾孙就更好了!”

左轮的二婶张素青,打扮的雍容华贵的,仪态万千的锊了一下发丝,说道,“还不知道娶的是哪家的姑娘呢?这未免也太仓促了吧?”

左轮爷爷很开明的道,“哪家姑娘都行,只要我家左左喜欢!”

张素青暗自蹙眉,还想再说什么,可是被身边的左轮二叔给瞪了一眼,也就不敢多嘴了。

左帆没说什么,一直在人群中搜索着什么……

左轮的爸妈虽然也觉得有些仓促,都没提前跟他们商量。不过,想到儿子从来没做过什么离谱的事情,也就不说什么了。只耐心的坐着。等待今天的男女主角出场。不管左轮娶的是哪家的闺女,他的眼光应该不会错的。

作为父母,应该无条件支持儿子。

冯美婷在化妆间里面,有专业的顶级化妆师帮她设计今天的造型。

她的眼角眉梢都沐浴着隐藏不住的幸福,想着一会就要跟左轮订婚了,就要接受万众瞩目的祝福,她的心就忍不住的雀跃。

看着化妆师慢条斯理的动作,她忍不住没修养的催促,“拜托,你能不能快点?你这样磨磨蹭蹭的,我什么时候才能好?”

化妆师只得应道,“我尽快!”

冯美婷趾高气扬的道,“快点,快点!帮我弄的美美的,左家少不了你的红包!”

————

酒店大堂内,季尧跟陶笛两人接受着一些商界朋友的关心询问。

因为陶笛现在已经九个月的身孕了,身子也越发的笨重了。一开始,看着全场都是光鲜亮丽的美女,她还有些别扭。毕竟自己现在挺着个皮球,身边的男人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小别扭,适时的低头安抚,“你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萌宝宝!”

一句话,让陶笛忍不住偷笑了,她骄傲道,“说的对,我是最美的萌宝宝。我现在身上笼罩着母性的光辉,我没什么好别扭的。”

季尧微微的扬唇,对她笑了。

那些商界大鳄们,从来没见过季尧在公众场合笑。这一见,都错愕的瞪大眼睛。

季尧笑了?

好神奇的奇观!

陶笛精致的小脸上沐浴着甜甜的笑容,她现在虽然承受着身材变形的苦楚,但是也享受着初为人母的喜悦。算起来,还有一个星期就到预产期了,她还真是蛮激动的。

她在人群中四下张望,没看见冯宇婷的身影,倒是看见了左帆。

她看见左帆对她微笑,也很礼貌的回以一抹浅笑。

继续寻找着冯宇婷的身影,不知道犀利姐到底在哪?

订婚典礼现场的氛围很轻松也很惬意,大家欢声笑语的聊着。

陶笛一直跟在季尧身边,这是男人的命令。

现在婚后期,她俨然成了国宝中的国宝里,尤其是在外面,简直是不能离开他的五步之远。

当然,这种被珍惜,被呵护,被紧张的感觉是无比幸福的。

她的小手挽着他的臂弯,下意识的对着火红的玫瑰感叹了一句,“好漂亮,这玫瑰花真香。左边那只轮子这么大的手笔,我猜这些玫瑰花一定是空运来的。”

季尧挑眉,淡淡的问,“根据?”

陶笛眨了眨眼睛,想了想,答,“根据就是言情小说,我看言情小说里面都是这个套路。”

季尧宠溺的看着她,“你被言情小说毒害了。”

陶笛又凑上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真的,芬芳怡人!左轮订婚典礼都搞得这么隆重,等到他结婚的时候,他会不会逆天?”

她的眼底有一丝羡慕,看在季尧的眼底,落在他心上。他突然有些愧疚的捧着她的小脸,在她额头亲吻了一口,将她搂进怀中,在她耳畔愧疚道,“陶笛,我欠你一个婚礼!”

陶笛有些楞住了,反应过来后,她轻笑,“好端端怎么说这个?我们是闪婚,不讲究那个。我们闪婚,闪的特别。等到我们老了,拿出来回来的时候,都会很特别。一点不俗套。我不在意婚礼。”

其实看见这样的场面,的确是有些羡慕的。但是,也仅仅只是羡慕。每个人有自己对幸福的感悟,她对幸福的感悟,就是有他就足矣!

有他这样宠着,她幸福感爆棚。

周遭的人群,被他们两人这样的恩爱画面,喂了一嘴的狗粮。

正说话间,冯宇婷来了。

她一来就被骆晴数落了,说她来的晚了,不懂礼貌。还拉着她问,有没有给美美包红包?

冯宇婷直接将包好的大红包塞到她手上,那沉甸甸的钞票瞬间就堵住了骆晴的嘴。

她环视了周遭,看见了陶笛。

陶笛也看见她了,跟季尧说了一声之后,就过来找她了。

现场有些吵,冯宇婷这种性格肯定比较喜欢安静。

所以,两人在典礼没开始之前,找了一个安静的房间待着聊天。

陶笛观察着冯宇婷。有些心疼,“犀利姐,你瘦了?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伤心的?所以才会瘦?你要是真的喜欢左轮,你就争取一把。只要不是恶性竞争就行,我会支持你的。”

冯宇婷很受不了的蹙眉,“你能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吗?说点正事,什么时候预产期?”

提到预产期,陶笛感觉自己肚子好像隐隐的有点疼,不会是心理作用吧?

她答,“还有一个星期。”

冯宇婷看着她的肚子,“当女人还真辛苦,看你整天挺着这个皮球,我都觉得累的很。”

陶笛摇头,“不苦,很幸福的感觉呢。等你将来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心甘情愿为他怀孕之后,你就会明白这种幸福的感觉了。”肚子好像又疼了,真的是心理作用?

冯宇婷受不了的蹙眉,“你魔怔了……等你孩子出生想要什么礼物?”

陶笛没来得及回答,房间的门就被人踹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