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口红掉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此刻,冯宇婷正对着化妆镜,给自己补妆。

这猛然的踹门声,吓得她手中的口红都掉到了地上。

新买的枚红色口红就这样掉在地上,摔坏了。

她蹙眉,下意识的冷道,“可惜了这么一支口红了,这色号是我精挑细选了几个商场才买下的。”

陶笛也被吓了一跳,好像吓的她肚子又抽痛了一下子。她伸手覆上腹部,心想不会是肚子里的娃也被吓住了吧?

转眸看向门口,瞬间以为自己穿越到横店拍电影现场了。

门口站着五名黑色男人,清一色的黑色西装,戴着墨镜。

乍一看,就让人联想到绑架现场。

这是要绑架啊?

陶笛抽了抽唇角,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两只手覆盖在自己腹部,护着自己的宝宝。口中喃喃的叫了一声,“老公……”

冯宇婷面对这样的画面,也有些惊讶。不过,因为性格原因,她比陶笛镇定多了。她扭头看着陶笛,淡淡道,“我不是你老公。”

陶笛汗哒哒,都什么时候了?这犀利姐还能这么淡定?

“我没叫你,我一紧张就习惯性找老公。”

这下子换冯宇婷的无语的抽了抽唇角,她冷眸射向门口的几名男人,“光天化日,你们想干嘛?这是法制社会!”

这时候,站在门口的保镖自动分成两排。

然后,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左轮就出现了。

他一身白色西装。打着领结,眼角眉梢都沐浴着春风。

看见是他,陶笛中中的松了一口气,“左边那只轮子,你毛病啊?你差点吓死我。”

左轮微微的扬唇,俊朗的五官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的魅惑,“抱歉,小嫂子你受委屈了!”

陶笛看着他这意气风发的样子,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你来……是?”

她看着左轮。又看向冯宇婷。

冯宇婷看见是左轮之后,黛眉蹙的更紧。左轮是今年的主角,不懂他跑这踹门是几个意思?不过,既然是他就没什么危险,跟她就没什么关系了。她弯腰,淡定的捡起自己被摔坏的那只口红,惋惜道,“这色号我最喜欢,限量款。不知道明年会不会出?”

左轮看向她,霸气的道。“不用惋惜,以后你喜欢什么色号哥都能跟你搞定。别忘了,哥家里开商场的!”

冯宇婷当他发神经,根本不打算理他。

可是,下一秒,她就被左轮的手下架着去了隔壁房间。

她挣扎不了,摆脱不了保镖的钳制,有些慌乱,“干嘛?你们拉着我干嘛?左轮,你让他们放开我!!!”

左轮傲娇的扬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外套,问,“怎么样?哥这套西装好看不?”

冯宇婷手忙脚乱的胡乱踢着,“疯了!左轮你疯了!你好看不好看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

左轮扫了她一眼,“怎么能没关系?今天哥是男主角,你是女主角,哥特地为你打扮的!哥们,把你们未来的嫂子拉走!去隔壁化妆!”

他一声令下,冯宇婷就被强行拉到隔壁去化妆了。

陶笛在原地都看呆了,直到左轮得意的冲她挑眉,她才反应过来,“左轮……同志……你……你这是穿越到古代了?你抢亲?”

左轮倨傲的点头,“算是吧!小嫂子,为了避免那姑娘一会挣扎伤到你,伤到我干儿子,你现在还是退避三舍,去我大哥边上待着吧。一会典礼开始了,记得祝福我跟气质姑娘。”

陶笛倒吸了一口气,“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你就这样就抢亲了?犀利姐要是不同意怎么办?还有她的家人,肯定也不会同意的!你这么做是不是不合适?”

左轮笃定道,“气质姑娘不是正常人,所以追她一定要用点非正常的手段。小嫂子,我办事你放心。我自有安排。”

虽然,陶笛还是觉得这件事很离谱,可她根本也帮不上忙。就这么被左轮连哄带骗的回到了大厅,回到了季尧身边。

季尧看她脸色有些苍白,深眸中闪过一抹紧张,柔声道,“怎么了?不舒服?累了?”

陶笛摇头,把刚才楼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男人。然后有些担心的问,“老公,你说左轮算不算在玩火?他这么做能行吗?”

季尧听了,点头,“他在玩火,这很符合他的性格!不过,不用担心,因为他是左轮。他再怎么玩火,还是有理智的。”

陶笛微微的吸了一口气,“但愿他这种所谓的特别的追求方式能有效果。”

季尧将她扶到一边,“坐着休息一会。”

陶笛坐下后,肚子里的宝宝好像又踢了她一下,她疼的轻轻蹙眉。心想着这小家伙是不是按耐不住的想出来热闹热闹?

季尧捕捉到她蹙紧的眉头,攥紧她的小手,“怎么?”

陶笛小脸上扬起幸福的笑容,“你娃娃踢我呢。”

季尧大手轻轻的在她腹部抚摸了几下,霸道的命令,“小子,不准乱踢!”

陶笛汗哒哒,这爸爸与娃娃的沟通方式也太不温柔了吧?

————

二楼,化妆间。

冯宇婷全程都被保镖强行按在椅子上。然后被迫接受化妆师和造型师对她的各种折腾。

化妆师和造型师一口一个大少奶奶的叫着,叫的她头皮都在发麻。

她自认为是个很理智的女人,可这会差点就忍不住爆粗口了,“左轮,你这个疯子,你神经病吗?你放开我,你让他们放开我!我不要当什么女主角,我是冯宇婷。独一无二的冯宇婷,你订婚对象是冯美婷。你是不是傻了?”

可是,不管她怎么喊怎么骂。左轮都没有出现。而围在她身边的保镖,化妆师,造型师,仿佛失去了听觉一般。

每个人都在专心致志的做着手头上的事情,她喊的喉哝都干了的时候,化妆师还体贴的给她倒了一杯水。

她深吸一口气,崩溃了,“我都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了,你们搞错了。我不是冯美婷,我是冯宇婷。你们赶紧跟你们的左家大少爷说一下……”

在场的所有人都统一口径,“大少爷说你是今天的女主角,我们负责将你打造成最美的女主角。”

冯宇婷气的咬唇,“都说了搞错了,你们搞错了,怎么就是不信?”

造型师站在一边帮她设计着今晚盛装造型,在她实在很吵的时候,忍不住说了一句,“大少奶奶,你省点力气。大少爷说了你是今天的女主角,你就是。”

化妆师也道。”大少奶奶,如果你对妆容不满意可以直接提出来。其他的还是省点力气吧,大少爷应该是在下面应酬宾客。等会就会上来的,说真的,大少爷对你真的很上心。给你预定的这些衣服和首饰,都是按照你平时的喜好预定的。”

冯宇婷真的很想说,这是什么鬼?到底怎么回事啊?

她的视线不经意的落在边上那些已经打开的首饰盒和礼服盒上面,还真是她喜欢的风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闹鬼了吗?

她深呼吸,不停的深呼吸,然后收起焦躁的模样。换成平时的淡定模样,看着周遭的人,一字一句很认真的道,“你们先听我说,我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我不是今天的女主角,我跟你们口中的大少爷只是认识而已,还没有熟悉到要订婚的程度。明白吗?你们听明白了吗?”

在场的那几个人,听了她的话,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还是各司其职的忙碌着。

冯宇婷都没力气挣扎了,看着自己脸上精致的妆容,她就差骂街了,“左轮,你出来!你到底在搞什么?我不是今天的女主角,不是!!”

化妆间的门终于被人送外面退开了,进来的果然是左轮。

只见他一脸愉悦的扬眉,嗓音充满了磁性,“姑娘?想哥了?怎么就这么一会功夫就想哥了?听姑娘这分贝是不是想哥想的不要不要的?”

冯宇婷差点就被他这不要脸的模样给气的要吐血,她全身上下只有手指头能动了,她勾了勾手指头,“你过来!”

左轮凑近几步。邪魅的问,“怎么?还想跟哥来个亲密接触?”

冯宇婷很想踹他,可是踹不动啊。她的身子被两名保镖一左一右的按在椅子上,根本就动不了。她尝试了几次后,只能咬牙切齿道,“我真的很想把你踹到银河系去。”

左轮爽朗的大笑起来,有些不羁的抬起屁股,直接在化妆台上坐下了,这样刚好跟姑娘面对面。他笑的很欠揍,“姑娘,你变了。你变幽默了,看来是受哥的感染了!!”

冯宇婷冷冷的瞪着他,一字一句的强调,“左轮,不要再玩了!今天跟你订婚的对象叫冯美婷,冯美婷,你到底在搞什么?”

左轮双手环胸,就像是听着别人故事一般淡淡的道,“换人了!”

冯宇婷真的差点就吐血,整出这么大的事情。就淡淡三个字换人了就可以了?

她无语的深呼吸,“左轮,真的别玩了!你换人跟谁商量了?我同意了吗?即使我同意了,冯家人能同意吗?”她名义上的父亲,骆晴,冯美婷这三个人要是知道换人了,还不得把整间酒店都给闹翻了?

所以,她笃定这是一个玩笑,或者说这是左轮的恶搞。

她咬牙,“左轮,你快点让他们放开我!你恶搞的太过了!”

左轮却突然俯身,凑过来,准确的捕捉到她的红唇。

她很想挣扎,可是她的身子被保镖禁锢着,脑袋又被左轮禁锢着,她只能瞪着眼睛被左轮强吻。

他吻的霸道而强势,让她的小舌都无处可逃。不得不在他的嬉闹之下,跟他缠绕……

不知不觉,一个吻结束后,她居然红了脸颊。

她居然再一次被他强吻了,而且刚才她还傻逼的回应他了,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麻蛋!

她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这个吻结束,左轮很满意她的反应。看着她的唇瓣被他吮吸的嫩红一片的模样,他忍不住挑眉,手指在她的唇瓣上划过,“姑娘,有没有夸过你的唇?你的唇真的很美,很性感。”

冯宇婷对于自己刚才一瞬间的意识迷失有些懊恼,她咬住唇瓣想要隐藏起刚才被他辗转反侧过的痕迹,只是狠狠的瞪着他。“左轮,你这个疯子!你这么任性,这么爱玩别带上我啊!冯家人不会同意你换人的。”

左轮的眸底闪过一抹高深莫测的深意,好心情道,“姑娘,你这是担心我吗?担心我被冯家人骂?”

冯宇婷心底万马奔腾,忍不住粗口了,“滚!”

左轮不以为然的挑眉,“哦,不是?那肯定是担心你父亲棒打鸳鸯是吗?那你真是多心了。”

说完,他拍手,对着门口方向喊了一句,“未来的岳父大人,现在该你出场了。你女儿担心你会棒打鸳鸯,你来安抚安抚你女儿唄?”

在冯宇婷诧异的眼神之下,她名义上的父亲真的进来了,就好像一直在门口候着一样。

最让她诧异的是,她的父亲走进来之后,居然说道,“宇婷,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么会棒打鸳鸯?你跟左家大少爷订婚,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冯宇婷简直像是看见怪物一样看着她的父亲,只是她发现她的父亲除了脸色不太对之外,没什么其他异常的。

左轮装模作样的谦逊了一番,“未来的岳父大人,你叫我左轮就好。”

冯爸爸有些受宠若惊,“好……好的。”

冯宇婷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求证道,“你没搞错?你确定是我跟左轮订婚,而不是你家美美?”

冯爸爸当着左轮的面。只能挤出笑容,“确定,爸爸又没老糊涂。怎么可能搞错?今天就是你跟左家……是你跟左轮订婚的大好日子。你快点准备好,下面那么多人等着祝福你们呢。”

冯宇婷不得不怀疑爸爸今天是吃错药了,她凉凉的勾唇反问,“你这么说,考虑过冯美婷的感受吗?”

冯爸爸脊背上早已冷汗一片,不过还是僵硬的笑道,“美婷的感受不用考虑,我只考虑你的感受就好。我觉得你跟左家大少爷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真的挺合适的,我很开心,也很欣慰。”

冯宇婷摇头,“我不这么觉得,我跟左轮只能算的上是认识。我怎么可能跟他订婚?简直是荒谬!”在她心里,她是一个根本就不需要男人的女人。突然就被抓来订婚了,她怎么接受的了?

左轮听了之后,一脸的苦瓜相,直接看着冯爸爸,“未来的岳父大人。你听听你女儿的话。她怎么能这么任性?你管管她!”

冯爸爸一听,立刻道,“宇婷,不准胡说八道!更加不准任性,外面那么大的排场等着你们呢。嫁给左轮,你会幸福一辈子的。”

冯宇婷差点以为自己的爸爸是被鬼上身了,这么多年都没对她说过一句暖心话的父亲。今天居然说的这么顺溜?

她忍不住的蹙眉,又冷声问,“那你考虑过你现任妻子的感受吗?她能同意?她会祝福我?”

想到骆晴,冯爸爸脊背一阵阵的冷汗,不过他还是咬牙道,“她会的,你阿姨肯定会祝福你的。宇婷,你不要想那么多,也不要倔强。乖乖的跟左轮订婚,听到了啊?”

冯宇婷无语的闭上双面,整个世界好像都颠覆了。这也太混乱了,她是来参加订婚典礼了,没想到自己被强逼着成了主角。这算是怎么回事?

冯爸爸看着左轮的眼色,又继续劝道,“宇婷,不要任性。爸爸知道你最乖了,你一向最听爸爸的话了。你乖乖的打扮,等一下出来的时候肯定能惊艳全场。爸爸在楼下等你好吗?”

说完,他就出去了。

冯宇婷睁开眼睛,眼前放大的便是左轮的俊脸,她咬牙,“你到底想干什么啊?闹够了没有?”

左轮突然很认真的对着她的眼眸宣誓,“我想跟你订婚,然后娶你。给你最幸福生活。”

冯宇婷有些懵了,看着他眼底那真诚的光芒,她竟不知道怎么反应?

“姑娘,你今天真美。”左轮由衷的夸道。

冯宇婷摇头,“左轮,我不要嫁给你!真的不行,我不需要男人!”

左轮又有些邪魅道,“你会需要我的!”

“我都跟你说的很清楚了,不可能的,我不可能嫁给你。不可能需要男人的。左轮,你这样的方式我真的不喜欢。你霸道的就像是强盗,我完全没法拒绝。可是你控制不住我的心,我的心里还是一万个抗拒……”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唇瓣已经再次被左轮堵上了。

等到一个吻结束之后,左轮蛊惑般的嗓音在她耳畔扩散开来,“因为你是个特别的女人,所以霸道是我唯一可以通向你的桥梁。姑娘,以后我会慢慢让你明白。爱上我,是你最明智的选择。”

这话说完了。冯宇婷的妆也好了,左轮给她预定的衣服还真是合身。

她原本身材就高挑,在白色晚礼服的勾勒下更显的凹凸有致,裸露在外的肌肤白如雪。举手投足间,身上那股高贵的气息被衬托的淋漓尽致。简直美的让人怦然心动,美的一发不可收拾。

左轮不禁看呆了,忍不住的扬眉,“哥的眼光真好,哥的姑娘真漂亮!”

冯宇婷已经认命了,在认命之前对着左轮很认真的道,“我的身体会配合你,但是我的灵魂对你是一万个抗拒!即使今天我跟你订婚了,我还是会想办法退婚的!”

左轮却是霸道道,“哥已经将退婚那条路堵死了,你就等着跟哥一辈子幸福吧。走喽,姑娘咱们出去惊艳全场去!!!”

冯宇婷无语的瞪他,可是也没有逃跑的心思了。因为左轮拉来了父亲,她必须要听父亲的话。

当她挽着左轮的胳膊,下楼沿着红毯,优雅的走到人群中央的时候。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眼前这对璧人真是无与伦比的般配。

女人高贵优雅美丽大方,男人英俊潇洒翩翩风度。

两人相得益彰的出现在大家的眼帘当中,为今天的订婚典礼拉开了帷幕。

冯宇婷扫视全场,居然真的看见冯美婷跟骆晴,还有她爸爸三个人面带笑容的在鼓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三人都鬼上身了?

陶笛看见真的是冯宇婷跟左轮订婚,也蛮开心的。她笑着鼓掌,肚子里的孩子好像也兴奋的在踢她。肚子都被踢痛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