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炸了医院!/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订婚典礼进行的很顺利,简直是比陶笛想象中顺利多了。

当左轮带着冯宇婷一起给大家敬酒的时候,第一个敬的肯定是冯爸爸。他毕竟是冯宇婷的父亲,是他未来的岳父大人。

骆晴跟冯美婷都在边上站着,冯宇婷以为自己肯定会被扇耳光或者泼红酒。

她不相信冯美婷真的能笑着鼓掌祝福她跟左轮,毕竟现在这种情况在冯美婷眼里,肯定是她抢了冯美婷的男人。

就冯美婷那种性格怎么会甘心?

可是,好神奇的现象是冯美婷跟骆晴居然没对她耍狠。

她走进了才看清冯美婷的眼眶红彤彤的,一看就是刚刚哭过的。

骆晴眼眶也很红,看上去也是刚哭过。只不过,她好像哭的没冯美婷那么厉害。她的眼眶只是红,冯美婷眼眶不但是红,还肿了呢?

冯爸爸对左轮跟冯宇婷说道,“祝你们幸福。”

冯美婷当着冯宇婷的面实在是笑不出来了,她的一只手端着酒杯,一只手被母亲紧紧的攥住。她想冲动也冲动不了,只能眼底带火的瞪着他们两人。

骆晴城府比她深一点,所以已经能做到皮笑肉不笑的这种程度了。她举杯,僵硬的道,“宇婷,左家大少爷祝你们幸福!”

说完,她又对着冯美婷使眼色。

冯美婷内心早已火山爆发了,她能伪装着扬唇,能被逼着鼓掌。可是祝福的话,实在是说不出来。

不光是骆晴对她使眼色,就连爸爸也不断的对她使眼色,她心底气的能吐出几盆血了。

最后,冯爸爸对着骆晴猛然一瞪眼。

骆晴狠狠的下手掐了冯美婷一把,她才艰难的说,“祝你们幸福!!!”她都已经快要气死了。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神仿佛能杀人了。

左轮满意的勾唇,然后带着冯宇婷去认识自己家里的人。

冯宇婷挽着他的胳膊,很不自然。在心底不断的告诉自己,就当时在配合他演戏的。

左轮在她耳畔温柔的道,“现在去敬你公公婆婆的酒,别紧张,哥在呢。”

虽然他的语气还是有些欠揍,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他这话里有温暖的成分。

冯宇婷心口微微的一软,仿佛有一抹暖流涌进来,她有些不适应的想要甩开他的手,却被他攥的更紧了。

她也只能随他去了,跟随着他的步伐去见他的父母,见他的亲人。

也许是并没有把今天的订婚典礼当真,所以,她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去见公婆,并不紧张。

当左轮有些骄傲的把冯宇婷介绍给自己的父母之后,冯宇婷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俊脸上的骄傲之色。他在骄傲?跟她这么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订婚他有什么好骄傲的?

左轮是真的很骄傲。终于跟姑娘订婚了。他处心积虑了这么久,为的就是给她一个难忘的订婚典礼。他知道她在冯家受委屈,受了很多很多的委屈。所以,想要给她一个特别隆重的订婚典礼。

他之所以一直在冯美婷草包面前演戏,也是为了迷惑冯家人。让冯家人以为,他想要娶的真的是冯美婷。这样,冯家人才能全心全意的去准备订婚典礼事宜。这样一来,也避免了冯家人在订婚典礼上做文章。

直到今天,冯家人才知道女主角临时换人了,他们虽然是生气。可是也没办法。毕竟,冯家人哪里玩的过他的智商?

他很自豪的把冯宇婷介绍给他的爷爷,“爷爷,您孙媳妇。您老满意吗?”

他一边对冯宇婷使眼色,“叫爷爷,快,听话。”

冯宇婷觉得这是哄小狗的语气,她心底隐隐的反感。但是最基本的礼貌和修养,她还是有的。她落落大方的对着老人叫道,“爷爷好!”

左老爷子盼这一天。已经盼了好久好久了。自从冯宇婷一出场,他就开始打量她了。经过一番打量之后,他比较满意。觉得这女孩子看上去跟左轮还是蛮般配的,首先是在气场上面。这女孩子不怯场,有点左家人的气势。其余的,因为不太了解,也不好深入的想。总之,第一眼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他虽然是军人出身,性格威严而霸道,但是他并不古板。他一直比较开明的,婚姻是两个人一辈子的事情,他的孙子喜欢就好。至于家世背景之类的,他不是太在意。

左轮这几年一直被家里催着订婚,这一次没跟任何人商量就订婚了,就冲着这股子刚硬和坚定,他也应该支持的。

他语重心长的叮嘱了两句,“恩,我很好。如果你们早点结婚,我这把老骨头会更好的。这婚是定了,结婚的事也要抓紧。你们两要抓紧,听到没?”

冯宇婷有些尴尬,左轮却是一脸的笃定,“没问题,爷爷这事包我身上了。我会抓紧的,顺便帮你把曾孙这件事也给办了。”

左老爷子开心的笑了,“好,爷爷就等你这句话了。来,干杯,爷爷祝你们幸福到老。”

冯宇婷尴尬的举杯,跟老爷子干杯。但是很奇怪的是,看着老人家那期盼的眸光,她只是尴尬,却没有觉得反感。

敬完了老爷子,又去敬左轮的父母。

左轮的母亲,冯宇婷是见过面的。

他的母亲很开心的对着她笑,“左轮突然叫我来参加订婚典礼,我就怀疑这订婚对象是你。没想到还真的是你,我可是第一次见我儿子如此用心良苦。我们家人都很开明,只有他喜欢就好。我们怎么样都支持,以后啊。我儿子若是欺负你,我就直接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未来婆婆的这番话,让冯宇婷心里再一次涌起一丝暖流,她竟有些动容。好久没人对她说过这类型的话了,在冯家所有人袒护的都是冯美婷。

她的未来公公很寡言的一个人,只说祝福他们幸福。

她举杯饮下红色液体,左轮的妈妈关心道,“少喝点,今天虽然高兴。可也别喝太多了。喝多了伤身体。”

左轮还是一如既往的跟母亲开玩笑,“妈,亲爱的母上大人,我才是你亲生的。”

左轮的母亲笑着瞪他,“亲生的又能怎样?以后我跟儿媳妇一条心,我老了还指望儿媳妇对我嘘寒问暖呢。”

左轮凑过来,“看吧,未来婆婆对你多好,多稀罕你,赶紧嫁过来吧?”

冯宇婷暗自捏了他一把,这点小小的动作,在外人眼里很显然就成了打情骂俏。

左轮之前又带着冯宇婷去敬了他的二叔,二婶,左帆,之后带着她去敬季尧跟陶笛。

陶笛全程都在关注他们两人的互动,看着看着,居然真的发现他们很像是情侣。

见到冯宇婷站在面前,她兴奋的开玩笑,“干脆直接把订婚典礼改成结婚典礼吧,你们也闪婚闪一个呗?”

左轮却温柔的看着身边的女人。有些宠溺的道,“不行,订婚典礼,结婚典礼一样不能少。不能委屈我家姑娘,一定要让我家姑娘感动。就这么随随便便的闪婚,岂不是模仿你们了?我们不,我们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特色。”

陶笛无语,“行啊,一套一套的。我见过最长的路,就是你的套路。”

左轮得意的挑眉。举起高脚杯,“来,干杯!庆祝我们订婚快乐!”

冯宇婷受不了的翻白眼,小声道,“你真是够了!”

陶笛很喜欢当红娘,揶揄道,“犀利姐,你这辈子是逃不出他的套路了。你任命吧,享受享受恋爱的快乐就赶紧结婚。”

冯宇婷微微蹙眉,“开什么国际玩笑?”她只是因为要听爸爸的话,所以才配合他的。

两个女人聊天,左轮跟季尧在一边举杯对饮。

突然,陶笛手中的牛奶杯突然一松,咣当一下子就掉在地上。

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动静惊动了大家。

季尧眸色一紧,连忙扶住她,“怎么了?”

陶笛脸色更加苍白,两只手捂着自己的腹部,“我肚子疼……”

季尧更加紧张了,他一直记着预产期是在一个星期之后。这会她的肚子就开始疼了。所以他怎么能不紧张?

他一把将陶笛打横抱起来,准备送到医院去。

左轮跟冯宇婷也紧张了。

冯宇婷直接问,“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

陶笛肚子是一阵阵的疼,她连忙摇头,“不用,没事没事。可能就是宝宝踢的凶了,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左轮跟冯宇婷今天订婚,显然不能随便走。这么一大帮的宾客都在呢,还有媒体朋友都在。

所以,左轮只叮嘱季尧去医院有情况就打电话过来!

————

医院。

当季尧一路风驰电掣的将车开到医院的时候,陶笛的肚子又不那么疼了。

两人还是去了妇产科,做了检查。

产科医生为她做了检查说是孩子很有可能提前出生,这可让这个初为人父的季尧紧张了。

他一直以为到了预产期才会出生的娃娃,居然有提前出生的可能?

陶笛是女人,自然是比他懂得多点。之前家里的女佣跟她也说过,娃娃有可能提前出生。她听了医生的话后,很兴奋的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肚皮,“真的吗?你这么心急?你真的要提前出来跟爸爸妈妈玩吗?小调皮,小可爱!”

妇产科医生又解释,“一般在临产前一到两周,产妇就会出现不规则的肚子发紧和疼痛的感觉,此为子宫收缩。这种子宫收缩一般不会超过半分钟,并且不贵安泽,经休息后可以减轻或者停止,医学上成为假临产。如果产妇的腹痛逐渐增强,持续时间延长,间隔时间越来越短,腹痛一阵紧似一阵,就预示着快临产了。季医生,季太太,你们是初为人父母没有什么经验,所以还是建议你们住院观察。”

是以,陶笛就在医院产科住下了。

她提醒季尧给左轮打个电话,免得那边担心。

季尧给左轮打了电话,说是医生说孩子可能提前出生。

左轮确定孩子没问题之后,就放心了。

订婚典礼结束后,冯宇婷想甩开他,哪里能甩的开?

他就像是万能胶一样贴在她身上,她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她去洗手间,他都在外面守着。

冯爸爸,骆晴,冯美婷三人上车回家了。

在车上,冯美婷终于不用伪装了,她奔溃的拿起车上的靠枕,砸向自己的爸妈,“你们是怎么回事?你们居然帮着那个贱人来欺负我?还不准我哭,不准我闹,你们是不是疯了?”

冯爸爸被吵的脑袋疼。出了这事,他也是意料之外的。

这会,骆晴也是愤怒的瞪着他,车厢内气氛压抑到了极点,他都不敢开口说话了。

冯美婷像是疯婆子一样歇斯底里的哭闹着,“你们一个个的都帮着冯宇婷欺负我,她抢了我的男人。本来是我要跟左轮订婚的,怎么可以临时换成她了?我就像是个傻子一样期待了这么久,最后却成了笑话?你们一个个怎么都欺负我?”

她气的直接用自己的脑袋撞着车门,她偏激的动作吓坏了骆晴。

她大叫着。“美美,我的美美……你别这样,你会吓坏爸妈的。你别这样好不好?”

冯美婷被她抱住了,哭的凄楚无比,“为什么啊?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会这样?冯宇婷她凭什么啊?”

骆晴心疼女儿,实在是受不了了,推了冯爸爸一把,“老冯,都怪你!你看看我们家美美伤心成什么样子了?都是你不好,在乎那一个项目干什么?我们美美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冯爸爸忍不住蹙眉。压低声音,“你懂什么?那个项目是我做梦都想拿到的,先不说能为我创造多少利益。就说说这以后在圈子里,谁都要仰视着我。拿到这个项目,简直是无限的荣耀。”因为左轮在订婚典礼开始之前,找到他,提出临时换人,并且承诺他一个让他梦寐以求的项目,他才同意换人的。

然后,他又跟骆晴说了这件事,狠狠的警告她这次不准坏了他的好事,一切等他拿下这个项目之后再说。

骆晴听说了这个项目的利益之后,当即也被逼着同意了。她又去跟美美说这件事,并且逼着美美不准瞎闹。

冯美婷不在乎什么利益,她只在乎自己的幸福,她吼道,“我什么都不懂,我只懂我的爱情,我的幸福。我想要跟左轮订婚,你们一个个都阻止我?现在冯宇婷得意了。你们为什么要在乎那个项目?为了一个项目把我逼死了,你们就开心了是吗?”

骆晴是个势利的女人,她爱钱,也爱自己的女儿。所以,她真是纠结死了,有些后悔刚才为了利益逼女儿不哭也不闹了,没地方泄气的她,只好对着冯爸爸发火,“你看看女儿多伤心,你难道就为了钱不要女儿了吗?唉……美美哭的我心都要碎了。”

冯爸爸眼底闪过一抹阴狠,哑声道,“妇人之见!哭什么哭?哭就有用了?他们只是暂时订婚,订婚又悔婚的事情多了去了。又不是结婚,有什么好伤心的?赶紧别闹了,闹的我心烦。”

冯美婷气的说不出来话,只能瞪着他。

冯爸爸叹息了一声,换了一种口气,“好了,好了,别伤心了。爸爸自有主张。等爸爸拿下这个项目之后,再逼着冯宇婷自己悔婚。到时候就算是左轮怪罪下来,也怪罪不到我们头上,只能怪冯宇婷自己。”

骆晴也安慰道,“是啊,美美你爸爸说的对。订婚只是缓兵之计,你不要伤心。我们慢慢想办法,一定可以拆散他们的。先不哭了,乖哈。”

冯美婷好像看见了一点希望,凄楚的问。“真的吗?真的可以拆散他们吗?”

骆晴点头,“可以的,你爸爸说的有道理。先不要哭。”

冯美婷这才止住哭泣,“那你们答应我,一定要帮我把左轮抢回来。”

冯爸爸跟骆晴都不停的点头,“会的,一定会的。”

————

冯宇婷几次想逃走,都没走掉。

最后被保镖强压着上车,司机开车,她跟左轮坐在后排。

她真是浑身不自在,尽量偏离左轮身边。

哪知道左轮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她刚偏离那么一丁点,就被他大手给捞到怀中,他强势的搂着她。

她根本就无法拒绝,男女力量悬殊,她挣扎不了。

左轮就更加放肆了,搂着她,直接再一次强吻。还在她耳畔魅惑道,“姑娘,你这越是挣扎,哥越是喜欢。哥就喜欢这么有个性的。”

冯宇婷直接吐血了,被吻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她,想要甩他耳光。

小手却被他的大手抓住了,并且,人也被他狠狠一推,下一秒,他就附身覆盖上来。

冯宇婷更加慌乱了,车窗外,夜色迷离,路灯的光芒折射到车厢里,迷醉一片。

左轮的面孔更加俊逸魅惑,那双深邃的眸子里倒影着五彩斑斓的美景,他声音突然温柔下来,“姑娘,哥真的喜欢你,哥爱上你了。哥为了你失眠了很多次,你别再用你的冷漠折磨哥了。给哥一个机会,给爱一个机会,让我们一起成长好吗?”

他眼底的色彩更深邃,也很迷人。

冯宇婷一瞬间。有些心跳慌乱,砰砰的,她把握不住节奏。

竟就这样看楞住了,直到男人按了一下车窗边的开关,将车厢内隔成两个世界。她看不见司机的背影,只沉浸在他胸膛的气息当中。

她胡乱的推着他,“你走开……”

左轮再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就这样疯狂的亲吻着她……

冯宇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居然无法拒绝他,身子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左轮还在她耳畔蛊惑道。“古代女人都是从一而终的,所以我要了你,你就只能跟我一辈子了。这个道理,姑娘应该懂吧?”

车厢内的气氛,倏然暧昧无比,暧昧的越发炙热。

冯宇婷脑袋一片茫然……

在最关键的时候,左轮的手机响了,他脸色瞬间五彩斑斓,压着想要杀人的冲动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季尧打来的,那段传来他沙哑的怒吼声,“快点过来!立刻!马上!出事了,帮我炸了医院!快!!!”

左轮的神经立马绷紧了,“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炸了医院!”季尧只重复了这四个字之后,电话就挂了。

左轮整个人都不好了,冯宇婷也听见了,她蹙眉,“是不是陶笛出事了?”

联想到一直隐藏在背后的神秘人,左轮立刻穿上衣服,沉声吩咐司机,“去仁爱医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