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主题房!/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六。

卓越公司全体高层都在会议室开会。

这三年中,卓越公司的业务不断的扩大,在今年年初终于成功上市。

他带领着卓越公司的整个团队人员,在业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商业神话。短短的三年,公司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简直是进入了鼎盛时期。

季尧这两个字,在商界已经成了神话的代名词。

正是因为不断的成功,不断的上进,所以导致季尧的工作一如既往的忙碌。

尽管他每个周末都想回去陪老婆孩子,可是每个周末都会有不得不完成的工作进度。

比如说今天,正在加班召开季度总结会。

季尧坐在主位上面,一双鹰眸沉稳而内敛。他一直听着大家汇报整个季度的工作,偶尔提上一两点比较重要的补充,整个人周身都散发出一股高贵而又冷冽的王者气场。举手投足间,满是高瞻远瞩的霸气。

下面轮到销售总监汇报这一个季度的销售业绩了,“下面………”

有手机的震动声音响起,打断了会议进度。

是季尧自己的私人手机在响,整个公司也只有他有这样的特权。开会的时候,私人手机不关机。

在场的高层管理纷纷禁声,大家把眸光都移向中间那个气场颇为强大的男人。

季尧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那串电话号码。墨黑的眼眸中原本的冷冽消散了几分,抬头看了一下手腕上面的手表,拿起手机对着大家淡漠道,“会议暂停五分钟!”

等到他拿着手机走出会议室,身后的高层管理们忍不住低头议论道。

“我猜这个电话是总裁夫人打来的……”

“现在这个点我觉得是季宵凡小朋友……”

“我也觉得是总裁夫人,你没看见刚才总裁看手机的时候眸光柔和了点?”

“我分析应该是季宵凡小朋友………”

“我用一个礼拜的下午茶赌是总裁夫人……”

“我用一个礼拜的午餐押季宵凡小朋友……”

一时之间,会议室的气氛不再那么沉闷了。

大家众说纷纭,有着自己的分析和判断。

最后,大家把眸光移向刚才距离季尧最近的助理,等着助理最终揭分晓。

这种赌博小游戏,已经成为会议室的一大特色了。

助理正在自己的电脑上面飞快的统计着数据,然后慢慢的抬头,揭晓答案,“刚才是季宵凡小朋友的号码。”

那些押总裁夫人的纷纷叹气,“不对哇,每次季宵凡小朋友打电话来总裁都会有一瞬间很头疼的表情啊?”

那些赌赢的就开心了,有免费下午茶谁不开心?

休息间,季尧长指扣着手机,接电话的语气虽然不那么冷冽,但是还是有一些无奈,“昨晚我们有约定过,周日我可以陪你踢球。周六我要加班工作。”

电话那端的季宵凡小朋友,虽然声音还有些稚嫩,但是他的语气可是酷的很,“不是踢球这件事!”

季尧又问,“那是什么事?”

季宵凡小朋友语气很不悦,也很傲娇的道,“你能不能管好你老婆?”

季尧额头有黑线闪过,蹙眉,“我老婆怎么了?”

季宵凡学着大人的模样叹息,“你老婆真的很过分。”

季尧忍着耐心,两指轻揉自己的眉心,“说说,我老婆怎么过分了?”

季宵凡立马开始长篇大论。“你老婆每个周末都要出去逛街,每次逛街都要带上我,还逼着我坐在儿童车里面,在大商场又要各种买衣服鞋子。家里的衣柜里面塞得满满的都是她的衣服,鞋柜里面的鞋子多的我数不过来。”

季尧打断他,“数不过来,是你数学不好,这是智商问题。”

季宵凡小朋友楞了一下,反应慢了那么半秒,“不要打断我,我还妹说完。”

季尧纠正,“不是妹,是没。普通话读没。”

季宵凡小朋友有些抓狂,“这不是重点啦,重点是你老婆很过分。整天买买买,把儿童车里都装满,机的我很不舒服。”

“是挤,不是机!”季尧有些伤脑筋,已经三周岁的孩子,普通话有时候还说不明白。这智商,有时真的让他着急。

季宵凡小朋友有些生气的鼓着腮帮子,“爸爸,你不要打断我。妈妈说听人说话,不打断是基本的礼貌。”

“所以,你妈妈,我老婆挺好的,懂礼貌。”季尧挑眉,看了一眼手表,掌握着时间。他只留了五分钟给这个小家伙。

季宵凡小朋友抓狂了,“你偏心。”

季尧很直白道,“正常,因为你妈妈是我老婆。”

季宵凡小手都气的握拳,“那我也是你亲生儿子!”

季尧看时间差不多了,又沉声道,“男子汉就做点男子汉该做的事情,比如说玩你的汽车去。别整天跟女人一般见识。”

很难想象。他这是在对一个只有三岁的孩子说这样的话。

似乎,他们父子之间的沟通模式真的很特别。

季宵凡直接气的挂了电话,“我不想理你了。”

每次都是这样,跟爸爸告状总是告不赢。

季宵凡刚挂了电话,陶笛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季尧正准备回会议室,看见来电显示之后,眸光瞬间柔和了一点,接通了电话。

陶笛那委屈的声音立马就传了过来,“总裁。”

季尧快速应答,“我在。”

陶笛一脸的苦瓜相,对着手机吐槽,“你儿子欺负我,你儿子可劲的欺负我。我很生气,我真的很生气。今天周六,你不能陪我,我又不忍心把他丢给育儿师,我就带着他一起去逛街。他各种跟我耍酷,各种不理我,我好伤心……”

随着季宵凡一天比一天长大,季尧遇到的这类型的事情还真不少。

总是一个打来告状,另一个随后又打来。

他以前一个从来不善于处理这种家务事的霸道总裁,硬是给培养出了这种潜力。

对着手机安抚道,“乖,等我下班回去哄你。”

陶笛继续用可怜兮兮的语气道,“那你还有多久回来?”

季尧再次看表,确认时间,“差不多半个小时多一点就能到家。”

陶笛又道,“总裁你快点回来,我现在只想看见你,不想看见那个混蛋小子。”

季尧应道,“好,我尽快!”

挂了电话之后,看着手机通话记录上面的两通电话,他突然微微的扬唇。这两个人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两个人总是吵吵闹闹的,他的生活也越发的充实了。

————

别墅内。

大厅内一大一小两个身影面对面的坐着,那一大一小互相瞪着眼睛。

家里的育儿师,女佣,都躲在厨房内偷笑。这样母子闹别扭的画面,在这个家里早已司空见惯了。

小身影自然就是季宵凡小朋友,他穿着小礼服西装,领口卡着小领结,神气活现的。小家伙面孔稚嫩,精致的五官跟季尧如出一辙,唯一有区别的就是季尧看上去比他多几分冷冽刚毅。他因为只有三岁,五官还没那么深邃立体,精致面孔却很帅气。

只见他小眉头蹙的相当近,半响之后严肃的道,“我很生气。”

陶笛精致的面孔也拧巴成一团,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小坏蛋,她噘嘴,“宝宝也很生气,宝宝不想理你!”

季宵凡像是个小人精一样翻了个白眼,“明明我才是宝宝,你是大人了好不好?”

陶笛不以为然,“可你一直都不认为你是小屁孩,你总是觉得你很聪明,你很成熟。”

季宵凡傲娇的扬起小眉毛,“那是,因为我是天才。”

陶笛受不了的翻白眼,“你很嘚瑟。”

季宵凡有些严肃道,“我们现在讨论的是逛街这件事,不要跑题。”

陶笛轻咳了两声,“好吧,不跑题。我告诉你,你今天这样我真的很生气。等你爸爸回来我会告状,让他揍你!”

季宵凡受不了的道,“我是他亲生的,他不舍得。”

“可是你欺负他最可爱的小妻子,他最心疼的是他的小妻子。”陶笛想到这三年总裁老公对自己的宠爱,她眼底浮现化不开的幸福。

哪知道面前这个小坏蛋,傲娇的来了一句,“我不觉得你可爱!”

陶笛又噘嘴,“你当然不懂,你才三周岁,你只是一个小屁孩而已。”

季宵凡握着小拳头,很认真的纠正,“我不是小屁孩,我三岁的男子汉了。”

陶笛被他的样子逗的有些想笑,可是想着两人还在较劲呢。就生生的忍着笑意,噘嘴,不理他。

季宵凡也噘嘴,转过头不看她。

两个人都等着季尧回来主持公道。

终于,别墅门口有汽车引擎声响起。

陶笛绷着的小脸顿时绽放了一抹嫣红的色彩,他回来了。她就有地方撒娇了……

季宵凡听见汽车的声音后,直接跳小椅子,光着脚丫跑到门口。

陶笛看着小家伙光着脚在地上跑,她有些心疼的蹙眉。想到小家伙今天欺负她了,她又想不管他了。

看见是季尧的车,看见爸爸从车上走下来之后,季宵凡才回来重新跳上椅子。

跳上来之后,还傲娇的对着她瞪了一眼。

陶笛也故意瞪他。

季尧那抹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客厅之后,就看见了那一大一小对峙的画面。

他看见这一幕,只觉得很搞笑,很温暖。

有吵有闹,才是家的感觉。

放下手中的公文包之后,他换鞋走过来。

大手在小男孩的脑袋上摸了一把,坐在他们中间。看着两人,然后颇有气势的道,“这次,小的先说!”

季宵凡得了命令,马上开始吐槽,“妈妈太烦人了,她一到周六就拉我去商场。我已经三岁了,还让我坐儿童车。我坐了儿童车,她又买了一堆东西,然后她拿不了就塞到儿童车里,机的我很不舒服。”

这一次。季尧跟陶笛异口同声的纠正,“是挤!”

季宵凡握紧小拳头,“意思对了就行了啦,大人都爱那么较真干嘛?”

季尧蹙眉,一脸嫌弃。

陶笛噘嘴,也是一脸嫌弃。

季宵凡小朋友继续吐槽,“真搞不懂妈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么喜欢买东西?家里衣服鞋子那么多,穿的了吗?真的好烦!”

季尧侧脸看着他,嗓音充满了磁性,“说完了?”

季宵凡点头,“完了!”

季尧看向陶笛,陶笛立马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老公,你儿子欺负我。他真的很过分,我是舍不得他才带着他去商场的,他不愿意去,还各种不配合。我帮他挑衣服鞋子,他都不配合试穿。还各种给我甩脸色。回来之后,我跟他说话都不理我,他说我烦人。老公,你儿子没良心。”

季宵凡傲娇的撇嘴,“我不喜欢去商场。”

陶笛咬唇,“我喜欢去商场。我是舍不得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才带你去的。”

季霄凡小朋友,“舍不得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应该带我去看车展。”

陶笛被他打败了,“你一个三岁的小屁孩要看什么车展?你看的懂吗?”

季霄凡握着小拳头,“看不懂也喜欢看。”

陶笛数落,“你是不是我亲生儿子?你就是个小坏蛋,你没良心。叫你试穿衣服,你还不乐意了?还生气不理人?都是我惯的你!”

季霄凡小小年纪,却不甘示弱,“都说了我不喜欢去商场,不喜欢你买那么多衣服鞋子。”

陶笛,“我今天是帮你买衣服。”

“我衣柜有很多衣服鞋子,够了!”

“哪有很多?我这是疼你,惯你,看见你合适的就想帮你买。”

“我都说了柜子里面有很多衣服。”

“喜欢买东西是女人的天性,你懂不?”

“我才三岁,怎么能懂那么多?”

陶笛真是受不了自己这个天才儿子,他真的只有三岁,可是跟她吵架吵起来小嘴巴会说的很。尤其是今年满三周岁之后,都已经像个小人精似得跟她超过几次架了,她双手托腮,可怜兮兮的看向季尧,“老公,你管管他啊!你看看他,等他长大会不会逆天?”

季宵凡小脸皱成小包子,学着陶笛的样子,“你管管她!她是你老婆,你就得管着!不然她会花光咱们家所有的钱的。到时候,我就买不了各种汽车和飞机了。”

陶笛表示自己很委屈,小手下意识的就扯着男人的衣袖轻轻的晃了晃。

季尧看着她的眸光柔和无比。转眸看着另一边的小小人,他眼角眉梢染上一丝无奈,“第一,家里的钱是花不完的。她是我老婆,怎么花都没关系。第二,你小时候要买汽车和飞机的钱我可以给你,长大后你就要自己去赚钱买汽车飞机。懂?”

季霄凡小脑袋垂着,眼神清亮无辜,“你又偏心。”

季尧眸色黯淡了一下,修长的十指交叉在一起低声教育他,“她是我妻子,你是我儿子,我对于你们两个人爱的方式是不同的。在花钱方面我惯着她,但是在其他方面我也惯着你。”

季霄凡小朋友想了想,摇头,好像他每次告状都告不赢。反而是妈妈每次就会跟爸爸告状,然后爸爸下班回来就会教育他了。

季尧的眸子又冷了一点,“觉得我太严厉了?”

季霄凡小朋友无辜的眸子眨了眨。点头。

季尧修长的手指抬起,揉着眉心。费劲的想着要怎么跟他沟通,好像小孩子真的蛮难搞的。尤其是他家里这个小孩子,这个小孩子出奇的聪明,有着跟他年龄不相符的口才和头脑。不光是长相随他,就连个性也随他,很倨傲。有时候小孩子太聪明,也蛮费神的。

他眉心轻轻的蹙着,他性格虽然倨傲,可似乎小时候并不是这么爱吵架的。

看来这小子性格中还是有些基因随了陶笛的。

想了想,他勾了勾手指头,“过来点!”

季霄凡有些戒备的咬了咬唇,凑着小脑袋,靠近了几分。

季尧薄唇微微启动,嗓音磁性又透着那么几分隐形的慈爱,“我们做个约定好不好?如果你能在妈妈需要你陪她逛商场的时候,乖乖的陪她逛商场。我便会提前半个小时回家,陪你踢半个小时的球。反之……”

季霄凡刚兴奋的挥舞着小手,听到后面的话,又蹙眉,戒备将小手放下来。

季尧缓声道,“反之,如果再因为妈妈逛商场这件事跟妈妈吵架闹别扭。车展,踢球之类的就取消。”

季霄凡小眉头蹙了又蹙,然后有些嫌弃道,“你们大人怎么就喜欢威胁小孩子?”

陶笛在一边补了一句,“谁让你那么不乖?不威胁你,没效果!”

季霄凡对着她冷哼了一声,“哼。”

季尧眸色更沉了,就连声音也沉了几分,“好还是不好?”

季霄凡小脸上虽然还有些别扭,不过却是答应了,“好,当然好!你说的,只要不吵架你就提前半小时回来陪我踢球。”

季尧倨傲的点头,“我说的。”

“好!”季霄凡到底是个小孩子。最后还是没骨气的被威胁到了。他想到以后每天都可以跟爸爸踢球,有些兴奋的眉飞色舞,小脸上表情精彩的很。

季尧见摆平了儿子,冲着陶笛挑眉,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顶,“我先去洗个澡,等会出来陪你。”

他刚一转身,季霄凡就对着陶笛说了一句很小人精的话,“怕了你了,你们女人真的好麻烦的!”

陶笛蹙眉,崛起小嘴,“小坏蛋,你讨厌!”

季霄凡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前面那抹高挺的身影突然一个犀利的转身————

他一个激灵抬起小脑袋,稚嫩又耍酷的表情华丽丽的僵在原地。

季尧,“…………”

季霄凡,“…………”

几秒后,季尧重复,“不准吵架,懂?”

季霄凡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懂!”

说完就退出了季尧的势力范围内,对于爸爸他是又崇拜又害怕的,他一扭身就疯狂的往楼上跑,边跑边喊,“我不跟妈妈吵架了!我要跟爸爸踢球,才不要跟妈妈吵架!!“

一时之间,整幢别墅里面都响着稚嫩的声音。

恩。

目的终于达到了。

季尧的眸子里终于流淌出满意之色,健硕挺拔的身影刚移动了两步就听见身后小女人忍俊不禁的笑声了。

其实,每次陶笛是真的会被酷酷的小家伙给气到无语,气的肺叶里面冒泡泡。可是,每次在吵架过程中也都会被小家伙那傲娇的模样给逗乐。

想到这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她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小娃娃,还真是很给力的随了父亲的性格。傲娇又耍酷的很,还很天才,说出来的话根本就不像是个三岁孩子口中能说出来的,简直就是个小人精。

季霄凡不光是遗传了父亲的傲娇和高智商,还遗传了她的好口才。好多时候,她差点就败给他了。

每次她都装出可怜兮兮的模样,等着季尧这个高大的父亲回来教育他。

每一次,季尧都能搞定。

这使得她越来越依赖自己的老公,季霄凡小朋友也越来越崇拜父亲了。

吵吵闹闹之间,为这个家增添了很多温暖。

晚餐过后。

季霄凡在楼上自己的房间捣鼓他的那一排排的汽车,当然,他这种高智商并不是在玩玩具。而是在拆玩具,他总是很好奇这些汽车的构造。很想亲自造一辆汽车出来玩玩,所以有空他就在捣鼓各种螺丝,各种零件。

他很独立,不需要爸爸妈妈陪着,也不需要家里的育儿师陪着。

晚上也不需要陶笛讲故事什么的,有时候陶笛自己贱兮兮的捧着童话故事去儿童房,准备给他讲故事。

最后还被他嫌弃的赶出来了,他总说自己是男子汉。讲故事哄睡觉,实在是太幼稚了。

陶笛差点就抓狂啊,他也才三岁啊。怎么就这么独立?

不过。生出这种天才娃娃最大的好处是省心。

比如说这会,她不用被娃娃粘着,可以随心所欲的享受着美好的夜晚。

夜晚降临,她躺在铺着毛毯的藤椅上面,看着落地窗外满天星辰,惬意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她拿着手机在刷朋友圈,左轮又发了一条动态。是一张两人十指紧扣的照片,然后很配上一段欠揍的文字————我在撒狗粮,你们呢?

她看着看着,就忍不住扬起唇角,精致的脸颊上一片嫣红的笑意。这三年左轮不断的秀恩爱到处撒狗粮,而冯宇婷这个犀利姐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她的朋友圈只会转发一些跟她的工作有关的服装类公众号发出来的文章。在她的朋友圈完全找不到一点私生活的痕迹……

每次约他们两人出来聚会的时候,左轮一脸的贱兮兮的冲着冯宇婷,冯宇婷还是高冷无比。

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方式,让她想到了大千世界人物万千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性格,每段爱情也有自己独特的进行方式。

只要当事人沉浸其中就好……

她只要送上祝福就好。

初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冷的。她没开空调,因为那会使得她皮肤干燥。所以。她在身上裹了层毛毯。

左边隔壁的儿童房里面时不时的能传来一点异响,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那个小家伙在对自己的玩具搞破坏。

右边的隔壁的书房内,季尧在工作。

她刷了会朋友圈之后,就去帮男人冲了一杯牛奶。悄无声息的送进去,然后又悄无声息的跑出来。

全程她一言不发,灵动的像是一只可爱的小兔子。

书房的门关上后,季尧看着边上的牛奶抬眸,唇角上扬起一个迷人的微笑弧度。

八点钟的时候,他忙完了工作。缓缓起身,健硕挺拔的身影推开卧室的门,朝着落地窗边上那抹娇俏的身影走过去。本想跟“老婆”腻歪一番,可他突然发现她缩成了可爱的一团,猫儿般蜷缩在毛毯里面睡着了,小脸微微的嫣红,沉静的宛如天空落下的一片雪。

季尧的心,倏然就柔软的一塌糊涂。

心是柔软了,可是眉心却蹙了起来,他走过去轻轻的将她的手腕轻轻的抬起塞到毛毯里面,薄唇低低的吐出几个字:“这么快就睡着了……八点不到。”

谁知道毯子还没有完全的将她盖紧,一只调皮的小手就猛然从他腰间棉质衬衣的罅隙里面塞了进去!她的小手很容易冰凉,这会冰凉一片,猛然探进季尧的衣服里面去,碰到他火炉一般的身体,更是一激。

季尧倒吸了一口气,措不及防,颤了一下。

猛然的抓住那只肆意乱动的小手,他切齿:“小骗子,陶笛你个小骗子,居然装睡……”

陶笛长长的睫毛倏然睁开,清脆的笑声宛如银铃般在房间里荡漾起来,季尧抓着是抓着,却故意没把她的小手从棉衬衫里面扯出来,反而是将她的掌声扣得更紧。出于对她装睡的惩罚,修长的手指朝着她敏感的腰间招呼过去。

虽然生过孩子了,可她并没有胖多少,但是相比于之前的消瘦倒是好了很多,至少捏上去有些小肉,舒服可爱,还软绵绵的。

陶笛咯咯的笑着,躲闪不过,在他的身下绽放成一朵美丽的睡莲。

季尧闹着闹着眸色就炙热了起来,靠近她,唇瓣呵出的气息扫过了她的鼻尖。

陶笛被弄的痒痒的,鼻尖乃至整个脸颊都痒痒的。小脸上更是像熟透的红苹果一样诱人……

“累不累?”他的嗓音微微暗哑,眸光炙热而又深邃的凝视着她,宠溺的问,“小家伙很调皮,应该很难搞定。我公司跟医院都很忙,所以这段时间就辛苦你陪他了。如果觉得辛苦,我再找两个专业的育儿师回来帮你。”

陶笛舒服的叹气,将小手往他的腰间更深了些,还来回的乱动着,小脸变成了粉红色,可爱的紧。“不,有一个育儿师就可以够了。我不累,虽然小家伙老是跟我吵架,可我还是很爱他。很想亲自照顾他,多一点时间陪伴他成长。这种感觉很幸福的。”

季尧俯首轻吻她小巧的鼻翼,“可我还是不想你太累,不想你太辛苦。我工作忙,没办法帮你分担,所以别逞强好吗?”

他轻柔的嗓音,充满了磁性,有些醉人。

事实上陶笛真的有些醉了,眼眸里面晕染着动容,“我不累,真的。一点都不累,老公,我发誓我不累。只是陪伴着孩子而已,等他上了幼儿园,我就回去公司工作。”

季尧微微蹙眉,“要去工作?”

陶笛轻轻点头,“有这个想法。我要活出自己的价值,娃娃上学之后,我一个人在家待着也无聊。”

季尧却说,“干脆去卓越公司给我当助理,在自己家的公司。不用那么辛苦,想工作便工作,想休息就休息,可以任性。”

陶笛忍不住笑的更开心了,突然发现婚后这个高冷的男人越来越幼稚了。想工作就工作?想休息就休息,当真是总裁套路,任性的很。

堂堂大总裁,如此做法,跟古代的昏君有什么两样?

“老公,你现在好幼稚。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收起来,我回自己之前的公司上班。我喜欢那份工作,再说了,我不想整天在你眼皮子底下活跃。要我一个年轻貌美可爱无比的小丫头,整天面对你这样的大叔,我会审美疲劳的。”她调皮的开着玩笑,故意逗他。

季尧的眸色沉了一下,大手扣住她妄动的小手,微微用力,调高嗓音,“嫌弃我?”

陶笛感觉到他眼底那点惩罚的意味,下意识的摇头,“没有……我不敢。”

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身体总是很烫。就像是火炉一样,大冬天的小手放在他怀里,真的很暖和。

她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喟叹了一声,“老公,你好暖和……真的好暖……”

季尧的眸光骤然多了一份渴求,他的大手带领着她往下游走,俯首轻轻用薄唇覆盖住她莹润的耳廓,哑声道,“还有更暖的地方,有点烫手,你要不要试试?”

那样低沉轻柔还透着沙哑的嗓音,却多了浓重的诱惑,激得陶笛猛然一颤,几乎是立马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了。小脸顿时红到爆,还没来得及拒绝,她的小手就已经越过了他的皮带,被强制带领着往下……

空气中顿时有了丝丝暧昧。

意识到男人即将要做的事情,陶笛小脸绯红一片,阻止他的嗓音都在颤抖,“别,小坏蛋会过来的……”

季尧却是笃定道,“没关系,他锁了门,他进不来。”

陶笛顿时更加羞涩了,轻颤的嗓音氤氲的空气仿佛都在燃烧,“好深的套路。原来你早有预谋……”

下一秒,她粉红的嫩唇就被男人准确的捕捉,然后强势的亲吻……

一连串的吻,顺着她莹润的耳廓,蜻蜓点水一般蜿蜒而下。

陶笛脑子晕晕的,像是掉进了甜蜜的糖罐里面,有种清晰的感觉在被人疼着宠着。就像是宠女儿那么宠着,这种感觉真的很幸福。

一室暧昧,一夜旖旎……

————

同样是在东城,不同的坐标。

遇见爱主题酒店内,同样也是满满的暧昧和炙热。

等到床上的节奏感结束后,冯宇婷早已累的气喘吁吁。

她一度很困惑为什么左轮的体力那么好,每一次结束他都是精神抖擞,而她全身软绵绵的仿佛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她自认为自己的体能还可以,以前在学校差点被选为体育生,可是跟左轮比起来,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她累的动弹不得,身上满是他留下的痕迹。

三年了,她早已习惯了自己身上的这些痕迹。每一次都有,一次比一次更加疯狂。

左轮看着躺在身边的女人,看着她身上那些痕迹,他就很有成就感。

伸手去摸香烟,却瞥见冯宇婷下意识的蹙眉。

也是,女人都不喜欢男人的烟草味。

他凑过来,俊脸在水晶灯的萦绕下,流转出一片魅惑的柔光,“不喜欢哥抽烟?跟哥撒个娇,哥保持不抽。”

冯宇婷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喘着气,淡道,“我的字典里没有撒娇这两个字。”

左轮眼角闪过一抹颓败,这女人怎么就这样?刚才明明还那么乖,一转眼又倔起来了?

他摸出香烟,点燃了一根。

冯宇婷偏头不看他,无意识的冒出一句,“讨厌……”

她声音有些中气不足。听上去有些虚弱,虽然不是撒娇,可听上去还真有点撒娇的意味。

左轮很受用,连忙熄灭掉香烟,将她搂到怀里,“姑娘,这话真动听,哥爱听。”

冯宇婷已经累的没力气推开他了,只好随他将自己搂在怀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左轮就这样搂着她很幸福的扬唇,眼角眉梢都是温暖之色。

他很喜欢带冯宇婷来住这样的主题房,大圆床,淡紫色纱幔,按摩浴缸,摇篮摇曳,房间到处洋溢着浪漫和温馨。

他想用这种氛围感动冯宇婷,感化她那颗坚硬的心……

只可惜,一到十二点。

冯宇婷连忙起身,准备穿衣服收拾一番回家。

她起身的时候,左轮顿时觉得什么浪漫都不见了。蹙眉,伸手拉她,“干嘛?”

冯宇婷一边捡自己被丢在地上的衣服,一边淡淡的回答,“这种愚蠢的问题不要问,当然是回家。”

左轮不悦的拧眉,“今晚跟我住,不准回家!”

冯宇婷很强势的答,“不可能!我必须回家。”

左轮有些恼火,“为什么不能跟我住?”

冯宇婷清冷的眸底闪过一抹暗伤,随即很快就隐藏了起来,“不为什么,我不喜欢而已。”

左轮眼角眉梢顿时染上一抹颓败,“冯宇婷,你真能气死我!三年了,你从来不愿意跟我在一起过夜,也不答应跟我结婚。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宇婷动作利落而优雅的穿自己的衣服,淡淡的道,“不想结婚,也不想跟你一起过夜!”

一句话,差点让左轮抓狂。他看着她的那两道眸光,都像是喷火一样。

大概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个女人有这种本事,前一刻让他幸福的昏了头。下一刻,就能让他生气的吐血。

三年了,不管他怎么对她好。她总是淡淡一句,不喜欢……

这语气,让他恨不得那把枪把她给崩了。

可是吧,真的要崩了,又下不了手。

他一张俊脸黑到极点,抓狂不已……

冯宇婷穿好衣服,收拾利落后,简单的给自己补个妆,然后拿起包包优雅的离开。

只留下一左轮一个人面对这满屋子爱的痕迹独自抓狂……

这一天晚上,他的朋友圈更新的是这样一段话————“所谓爱一个人,大概是……有时很爱她。有时想一枪崩了她。更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看见她爱吃的东西,买了吃的却忘记买枪……”

陶笛跟季尧两个人大晚上看见这条朋友圈的时候,两人发表了不同的言论。

季尧不屑的说,“幼稚!”

陶笛却很有感触的道,“看来啊,左边那个轮子真是爱犀利姐爱惨了。一个大男人,差点就被折磨成了爱情段子手,不容易啊。”

————

第二天是周日,季尧按照惯例休息。这一天只要公司不出紧急事情,他都不会理会工作的。

他给自己规定,周日这一天必须要抽时间陪老婆孩子。

前一天晚上,季向鸿就给陶笛打电话。让今天去老宅吃饭。

陶笛爽快的答应了,她知道老人的心情。有了季霄凡之后,老人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打电话过来。大概是想孙子,想的紧。

季霄凡早晨起床,就在捣鼓他那一屋子的汽车了。

直到陶笛来通知他,“小坏蛋。今天要去老宅去看爷爷,你别玩了。”

季霄凡人精似得看着她,认真道,“妈妈,我是在专研造车技术。不是玩!”

陶笛无语的白眼,“好,好,好。不管你是玩还是研究造车,请暂停。现在要去爷爷家,三分钟后楼下见。”

季霄凡应道,“知道了,你真啰嗦。”

陶笛走了两步又折回来,“三分钟,你爸爸在楼下看手表。”

季霄凡一听立刻从地上站起来,“走吧,走吧!”

陶笛在后面嘚瑟的笑……

上车之后,季霄凡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跳下车,“等我一下,我有东西忘记拿了。”

很快,他就背着一个背包出来了,还一脸神秘的样子。

陶笛忍不住问,“你带了什么啊?能不能给妈妈看看?”

季霄凡小朋友一脸傲娇,“不能!”他明亮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智慧的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