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可爱的小天才!/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老宅,刚听到汽车引擎声,季向鸿就迎了出来。

看见季霄凡拒绝陶笛抱他,而是自己小身子灵活的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

季向鸿那双幽深的眸子里瞬间就蓄满了慈爱和疼惜,这个孙子出生了多久,他就宝贝了多久。

这个孙子小小年纪就傲娇的很,果然是有季家的风范。

他忍不住上前,想要抱一抱季霄凡。

季霄凡小朋友有些别扭的被爷爷抱在怀里,不是不喜欢爷爷,而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是男子汉了,不应该被家人抱在怀里了。碍于季尧这个形象高大的父亲在边上,他即使是别扭,也不敢乱动,毕竟他还会怕爸爸发脾气的。

季向鸿阅人无数,怎么会看不出来他的宝贝大孙子那别扭的小模样。只是实在忍不住才抱了他差不多一分钟,就连忙将他放下了。

季霄凡耸肩,“爷爷,下次能不能不这么抱着我?我不是那种黏人的小女孩,我是男子汉了。”

陶笛受不了的道,“爷爷抱你是因为爷爷想你了,爷爷平时那么疼你爱你,抱你一会你还别扭了?”

季霄凡傲娇的像个小王子,“我也喜欢爷爷,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抱?”

陶笛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求救一般的看向身边的男人。

季尧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眸色有些冷,“季霄凡,注意你的态度!”

季霄凡最怕的就是爸爸了,所以只能撇撇嘴,小声的嘀咕,“你们大人真是麻烦,一点都不讲道理。

季向鸿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是越发觉得这个孙子聪明,机灵,敢于争辩,真的有小神童的潜质。他忍不住大笑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嘛。再说了,小家伙说的对。希望不一定非要抱,以后爷爷尽量改正。”

季霄凡皱着的小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了,无辜而清亮的眼眸闪过一丝愉悦,“还是爷爷好,我爸妈都不讲道理。”

陶笛跟季尧相视一看,都无语了。

季向鸿看着小人精季霄凡,“爷爷能牵你小手吗?”

季霄凡稚嫩的小脸上有着自己的坚持,摇头,“不能,我是男子汉了。我自己走!”

就这样,他自己走进别墅。

陶笛看着他那雄赳赳的小身影,实在是忍不住的对着季向鸿嘀咕道,“爸,你以后别这么惯着他。这个小坏蛋就是欠揍,整天一套一套的,别理他。”

季向鸿却笑,“好样的,这孩子长大了肯定有所作为。从小就是个小人精,真不愧是季家的孩子。”

看着父亲那宽容慈爱的笑容,还有宠爱的眼神,陶笛只能悻悻道,“好吧,你不介意就好。”

季向鸿已经顾不上搭理她了,直接追上小孙子的身影回别墅了。

陶笛顿在原地,歪着小脑袋看着同样顿在原地的季尧。

见季尧幽幽的眸光扫过来。她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了,纤细的手指竖起来三根,清透美丽的小脸透着无辜和无奈,忍着笑意道,“老公大人,总裁大人,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平时应该给他看《蜡笔小新》之类的动画片。可是这真的不能怪我,他不喜欢,他只喜欢看《奥特曼》,《蜘蛛侠》之类的动画片。哦,对了,他最近还喜欢看游戏类的解说……”

季尧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

陶笛越说越起劲,“老公,你都不知道。我有时候真觉得我生了个小天才,真是厉害了我的娃。他捧着iPad,看的那些游戏解说,有些我都听不懂。他却听的一头劲,想想真是头疼……”

话虽然这么说,可季尧并没有看见她有头疼的反应。反而是眉飞色舞。清透的脸颊满是骄傲的说起那个小天才。

他无奈的叹息,上前搂过她,低低的道,“真正头疼的是我。”

陶笛被男人搂在怀中往别墅大厅走去,她一边走一边还开启了幻想模式,“老公,你说咱家娃到底是随你多一些还是随我多一些?”

季尧一针见血的答,“智商随我,话唠随你!”

陶笛华丽丽的被雷到了,要不要总结的这么精辟?她在他心里就是个小话唠吗?

此刻,她想求一下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

大厅内,穿着浅粉色毛衣的筱雅从楼梯走下来。见到季霄凡的时候,为了表达自己的喜欢,很热情的上前想要亲他稚嫩的脸颊。

季霄凡却是用小手挡开了,很干脆的拒绝,“我不喜欢女人随便亲我。”

筱雅尴尬了,嘴角抽了抽,“好吧,季霄凡小朋友欢迎你回老宅。跟小姑姑握个手总可以吧?”

季霄凡有些不情愿的伸出小手跟她握了一下,小嘴巴里面还嘀咕了一句,“你们女人真是麻烦。”

陶笛刚走进来。就听见自己儿子这句话了。什么叫你们女人?敢情她这是躺着也中枪?

季霄凡嘀咕完了,就跑过来捣鼓他的汽车了。

知道他喜欢这一类玩具,所以每次季向鸿都会帮他准备很多新款的玩具赛车,飞机之类的。

所以,他其实是很喜欢回老宅的。

筱雅见到陶笛跟季尧后,精致的小脸上浮现一抹婉约轻柔的笑容,声音也缓缓的如同溪流,“尧哥哥,嫂子,回来啦?”虽然这三年中,季向鸿还是没对外公布她的身份,不过,对她的疼爱却是不少,她还一直住在季家。

陶笛对于筱雅的存在已经习惯了,她看过来。看见一抹粉色的身影,笑容恬静,如果不是之前闹出那么多不愉快的事情。她想,她都会喜欢上这么恬静美好的女孩子。

她真的很难想象,这个看上去年纪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其实已经34岁了。可是老天爷像是眷顾她一样,她的肌肤白莹如雪。眼眸清澈美好,一点岁月的痕迹都没沾染上,看上去顶多也就二十七八这样子。

季尧见到筱雅,也只是淡淡的点头算是招呼了。

陶笛面上扬起淡淡的笑,“恩,回来了。”

不管怎么说,筱雅也是爸爸请回来的客人。这三年都住在季家,于情于理她都不能太冷漠,这样会让爸爸为难的。

筱雅小脸上恬静的笑容越发的美好,很殷勤道,“季叔叔昨天跟我说,你们一家三口今天要回来。所以我特地给你们留了新鲜的奶油草莓,我去洗点,你们一会尝尝吧。”

陶笛还是淡淡的应着,“麻烦你了。”

筱雅笑容甜甜,“嫂子,你太客气了。”

说完,就忙着去厨房洗草莓了。

离开饭时间还早,所以季向鸿跟季尧上楼去书房谈工作了。

这三年中间,他们父子的关系也越发的默契了。两个大男人之间交流,虽然不至于像女人们之间那样细腻的煽情,可是该有的默契还是有的。

季向鸿现在就像是良师益友一样,一有空就会关心他最近的事业动向,会给他提出合理的建议,还会传搜他一些工作方面的经验。这些经验,都是他自己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历练出来的,季尧很受用。

所以,只要一回老宅,两父子经常能关在书房里面聊上三两个小时。有时候上午聊到吃午餐时间,吃完午餐还要继续聊。

楼下大厅内,陶笛一个人在看电视。虽然她很想跑过去陪着娃娃一起玩,可她经常是被嫌弃的那一个。

她只能自己看电视了,看报纸,或者杂志了。反正,就是周末打发时光。

筱雅洗好了一果盘的草莓端过来放在陶笛面前,“嫂子,你尝尝看。真的很甜,这种草莓是新品种。”

陶笛有些敷衍的尝了尝,还真是蛮甜的。如果不是筱雅洗的,可能味道会更好的。大概是之前被筱雅阴过很多次,直接导致她现在无法喜欢筱雅。就连跟她面对面坐着,她就觉得不自在。

筱雅这三年中,对她真的很殷勤。每一次她回老宅,筱雅都微笑如花,简直是把她当初恋一样的殷勤着。

可她就是喜欢不起来,潜意识的对她有些抗拒。

筱雅坐在她对面,还想跟她聊会天,她就找了个借口跑到季霄凡边上。

季霄凡小朋友“忙碌”之中,抬起无辜的小眼睛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四周。很好,大厅里没什么人。他机智的支开她,“妈妈,你去楼上帮我找一个工具箱下来。就在爸爸小时候住的房间。”

陶笛蹙眉,“什么工具箱?季霄凡你够了,你假模假样的拆拆装装就行了。还真把自己整的像技术人员啊?你个小屁孩!”

季霄凡小脸都快抽了,“你快去啦!那是小孩子玩的工具箱,快去!”

陶笛想想自己反正也没事,就转身上楼去帮小屁孩找玩具工具箱了。

季霄凡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然后又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筱雅,他清亮的眼眸闪过一抹精光。

筱雅的视线移过来,看着坐在地上玩的很投入的季霄凡,暗暗的蹙眉。她真的很不喜欢这个小孩子,总是一副小人精的模样。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模样,季霄凡却好像是个小神童似得,太没劲。

她不喜欢他的原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因为他是陶笛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想当初,她费了那么大的劲,下了那么大的功夫,都没把这个贱种给弄掉。果然,这个贱种生下来,她更讨厌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能翻脸的时候,即使是不喜欢还是要伪装一下做做表面工作的。

于是,她招手,微笑道,“季霄凡小朋友,过来吃草莓了。这是小姑姑特地为你跟妈妈留的,很甜哦。”

季霄凡很意外的放下手中的工具,走过去,很乖的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他这么乖,弄的筱雅都不习惯了。

这孩子一向很傲娇,这点是遗传了他爸爸。

以前把季尧当成心中爱恋对象的时候,她觉得像季尧那种傲娇又淡漠的性格挺好的。很有魅力,很吸引人。

可是当季尧的身份变成同父异母的哥哥的时候,她越发讨厌这种性格了。有时候真觉得这种淡漠的性格很冷血,很没有人情味,让人受不了。

就比如说每次季尧回老宅,她都会热情的跟他打招呼。可他不是冷哼一声,就是淡淡的点头。

实在是拽的很,让她有一种热脸贴他冷屁股的感觉。

该死的,这种感觉实在是很讨厌。

季霄凡坐在她对面之后,一双亮晶晶的眼眸就这样看着她。

看的筱雅都有些别扭了,脸都红了。

季霄凡小朋友这才开口,“小姑姑,你叫我过来干嘛?”

筱雅楞了一下,反应过来,脸颊上弥漫着清甜的笑容,温柔道,“哦,小姑姑叫你过来吃草莓啊。”

她葱白般的手指拿起牙签,挑起一颗草莓递给他。

哪知道,季霄凡却是摇头,稚嫩的声音故意变的沙哑,“我不吃这个。”

筱雅又讨好的问,“那你想吃什么?”

季霄凡傲娇的偏过头。“我不吃人类的事物!”

筱雅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住,“不吃人类的食物?”

季霄凡点头,“是的。”

筱雅小脸都快抽了,好吧,这孩子实在是太淘气了。她看着眼前这个被陶笛可以打扮的像个小绅士一样的小男孩,虽然他脸颊俊秀,穿着背带裤和儿童衬衫,还配了领结,可她实在是喜欢不起来这孩子。

她只能尴尬的道,“那……那你随便吧。”

季霄凡小人精指了指他刚才放在沙发上的那个背包,“小姑姑,帮我把背包递给我,我带了吃的。”

那个小小的背包刚好就放在筱雅的边上,她顺手就递了过来。心里反感的很,真是个古怪的小孩。出门做客,还自己带零食。

她又顺手挑起一颗草莓放进嘴里,这么甜的草莓他不吃,她吃。

只是,当季霄凡把他那只透明水杯放到茶几上的时候,她愣住了,“里面装的什么?”

透明水杯里面装的是鲜红的液体。看上去就像是鲜血一样渗人。

季霄凡小人精直接凑过小脑袋,有些鬼机灵的道,“就是鲜血,我只喝鲜血。”

说完,小手还费劲的拧开盖子,将那杯红色液体递过来,“姑姑,你闻闻看,这血可新鲜了……你尝尝?”

水杯一打开,筱雅就闻到了一股呕心的味道,她当即被吓的心口一紧,慌乱之下将整颗草莓都吞了下去。

这草莓不是一般东西,这就是造成了她被卡了。吐也吐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

她的小脸顿时涨红一片,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咳……咳……”

季霄凡见自己目的终于达到了,有些得意的咬唇看着她,忍着笑。

陶笛在楼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小坏蛋口中的那个玩具箱子,她有些狐疑的下楼,看见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筱雅捂着胸口,不停的咳着,像是咳的肝肠寸断的那模样。

而她家的小坏蛋,正一脸得意的看着筱雅。

她走下搂,问了一句,“怎么了?”

季霄凡小朋友听见她的脚步声,就飞快的将刚才那只水杯给重新装到了背包里,指着筱雅,一脸无辜的道,“小姑姑吃草莓卡到了。”

陶笛走过来,心里纳闷这么大人吃草莓还能卡到?

不过,她的余光还是注意到了小家伙刚才那个小动作。她冲小家伙勾了勾手指头,“里面是什么?我看看。”

季霄凡小手抓着背包,摇头,“不给。”

陶笛蹙眉,“快点,我看看。”

筱雅咳的快吐血了,才咳出了那颗草莓。咳出来之后才觉得气息终于舒畅了,一张小脸早已咳成了猪肝色,再也笑不出来了。只能尴尬又无奈的道,“嫂子,季霄凡小朋友太搞怪了。他刚才拿出一只水杯。他说里面是鲜血,我闻着味道很呕心。吓的我卡到了……”

陶笛不可思议的看着小家伙,将他背包抢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放着一杯鲜红的液体。难怪今天小家伙今天背着这包的时候,有些神神秘秘的,原来秘密在这里?

她压低声音,“季霄凡小朋友你怎么这么搞怪?你这招哪学来的?”

季霄凡噘嘴,“僵尸游戏上面学的。”

陶笛虽然不喜欢筱雅,可是自己孩子还是要从小教育的。所以,她认真的道,“以后不可以这样吓人,快点跟小姑姑道歉。”

季霄凡小人精别扭的偏头,一副死也不道歉的模样。

陶笛还是了解自己生出来的娃的,她凑过去,压低声音,“给你一个机会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吓人?”

季霄凡眨巴了几下眸子,终于凑过来,小声道,“我怎么会有你这么傻的妈?我是在帮你警告她。”

陶笛迷惘了,“什么意思?”

季霄凡声音更小了。在妈妈耳畔咕叽咕叽,“上次来老宅的时候,我看见小姑姑给你倒牛奶,里面加了自来水。”

陶笛有些傻眼了,上个星期她来的时候,筱雅的确是很殷勤的给她倒了牛奶。牛奶里面加了自来水?她还真没发现。

季霄凡小朋友说完之后,又恢复了傲娇的小模样。

陶笛很相信自己儿子的话,虽然他只有三岁。可他遗传了父亲的基因,不爱撒谎,确切的说是不稀罕撒谎。

她刚才还觉得有些抱歉,这会歉意全没了。

她挤出一丝笑容,打着哈哈,“小雅妹妹,娃娃还小,既然你也没事了,就不要跟娃娃计较了。”

筱雅心底鄙夷这种护犊子的人,表面上也只能宽容道,“恩,我明白的,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季霄凡小朋友能这么干,说明他很聪明,其实他真的很可爱,是个可爱的小天才。”

陶笛又淡淡的笑……

等到筱雅去厨房帮忙之后,季霄凡撅着小嘴,伸出小拇指,“拉钩,不准告诉爸爸。”

陶笛很配合的伸出小手指,“拉钩,保证不告诉你爸爸。”

两人拉钩了之后,她又忍不住好奇的问,“能告诉妈妈你这杯子里面到底装的什么吗?”

季霄凡小人精一脸的神秘,悄悄的说,“番茄酱,变质的番茄酱。”

陶笛都差不多想给这么聪明的娃点赞了,她小声夸道,“不错,看在你这么护妈妈的份上。我终于相信你是亲生的了。没错,果然是亲生的。”

季霄凡傲娇的给了她一个小白眼,又去玩自己的组装汽车游戏了。

午餐做好了,一如既往的丰盛。

每到周末,每到一家团圆聚餐的时候,季向鸿都恨不得将八大菜系全部搬到餐桌上。

季诚是一直睡到午餐点才被佣人叫了起床吃饭。看他那一脸萎靡不振的样子,很自然的让人联想到他昨晚在外面那丰富的夜生活。

季向鸿看见他就觉得火大,这个儿子真是他这一生的败笔。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一点都不像他的性格。

吃饭时候,大家都能随便的聊两句。只有季尧跟季诚话很少。

季尧是个性使然,他就不怎么爱闲聊。

季诚是不敢说话,在季向鸿面前他一直很懦弱。

三年前是这样,三年后还是这样。

他伪装的很好,有时候筱雅都佩服他的演技。明明是一个那么有城府,那么腹黑会谋算的男人。可是,硬是装出这么一副懦弱的德行,还装的很逼真。

她今天被季霄凡那么一恶搞,心情很不好。吃饭都没什么胃口了,最爱吃的松鼠桂鱼端上来的时候,她差点就呕心的吐了。

她把一切都归咎到陶笛季霄凡母子身上,一个是搞怪的讨厌,一个是护犊子的讨厌。总是,都是讨厌,直接影响到了她的食欲。

餐桌上,季向鸿随口提到了筱雅跟季诚的终身大事。

两人都不同程度的楞了一下,谁都没说话。

倒是陶笛忍不住热心的说了一句,“小雅妹妹今年已经34了,虽然看上去长的很娇小,很年轻,可真实年龄也不小了。真的可以考虑把终生大事定下来了。”

筱雅握着筷子的手指紧了紧,抬眸,小脸上弥漫着恬静的笑容,“嫂子说的对,最近我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也许,真的是到时候订下来了。我想,我跟楷泽的订婚典礼很快就会举办的。”

这三年中,顾楷泽一直没有放弃对她的追求。她为了掩人耳目,也选择了重新回到顾楷泽身边。

顾楷泽也三番五次的提到过订婚结婚,可她都推掉了。

这次在餐桌上,季向鸿跟陶笛都提出来了,她也只好顺水推舟了。

殊不知,她说这话的时候,季诚夹菜的筷子僵了一下。

季诚这一点轻微的变化,没逃得过陶笛的眼睛。

她眸底闪过一抹聪慧,用玩笑的口气道,“小诚,你怎么了?你不会是喜欢你的小雅姐姐吧?你若是真心喜欢小雅解决。也未尝不可以啊。现在姐弟恋很流行的。”

闻言,季向鸿的脸色有些反倒有些不自然了,他道,“小笛,你乱开玩笑。他们怎么可能?他们不可能的。”

筱雅也跟着轻语道,“是啊,我跟小诚是不可能的。嫂子,你还是那么爱闹。”

陶笛也笑笑不说话了。

刚才陶笛的玩笑,让筱雅吃饭更加心不在焉了。

最后,竟不小心被鱼刺卡到了喉哝,她难受的蹙眉。

季向鸿见了,连忙关切道,“怎么了?”

筱雅指了指喉哝,“鱼刺……”

季向鸿当即起身去厨房倒了一点醋过来,“喝点醋,软化一下鱼刺试试看。再不行,等会送你去医院。或者叫家庭医生过来。”

他这三年中,对筱雅是真的很关心。也许是因为自己之前只有两个儿子,突然多了一个女儿,他激动也特别想弥补。所以,他很自然的关心她。

他这样下意识的举动,让陶笛觉得爸爸对筱雅的关心有些不正常。这三年里,爸爸不但让筱雅住在老宅,还把她弄进公司去帮忙了。

爸爸的性格一样很淡漠,很内敛,这样的关心是不是有些过了?

她看向季尧,季尧这会却因为要管着季霄凡好好吃饭,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所以也就没能给她回应。她也就默默的记在心里了琢磨了……

季向鸿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关心有些太明显了,还特地跟陶笛解释了一下,“小雅这孩子挺不容易,这三年我也差不多把她当亲生闺女看待了。”

陶笛笑笑,“额,那是应该的。我们大家都应该多关心小雅妹妹。”

筱雅听到季向鸿的话,没有半点感动。相反心底却多了一丝恨意,他虽然关心她,可终究还是顾及着季尧不愿意公开她的身份。这对她来说,真的不公平。

最后,筱雅喝了一小碗醋鱼刺也没下去。

陶笛都汗哒哒了,一小碗醋啊,也不嫌酸。不过,就冲小雅在她牛奶里面加自来水这举动,她也不值得同情。

季向鸿见筱雅很难受的样子,当即带她去医院了……

————

夜晚。

筱雅躺在床上,想着白天的那一幕就火大。

她这个大个人了,居然还被一个3岁的小孩子给作弄了一下?

该死的陶笛!

她生出来的孩子也是这么讨厌!

突然,卧室的门被人用钥匙拧开。她有些谨慎的支起身子,“谁?”

其实,心底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只是,还是下意识的问一句。

果然,进来的是季诚。

他每次来都是一番狂风暴雨的掠夺,她都有些怕了。可她怕也没办法,只能顺从他。

因为他手上有她犯罪的证据……

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她已经无法区分自己对季诚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有恨,有怨,但是也有依赖,偶尔的还会感觉到几分温暖。

总之,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感觉。

季诚进来之后,关上房门。

筱雅有些紧张道,“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今晚爸在家。”

黑暗中,季诚的俊脸隐匿了起来,只剩下一双深沉的眼眸。“没事,老东西临时接到公司电话去公司了。”

筱雅松了一口气,不过当身上多了一个人的重量后,她刚松掉的那口气再次提上来。

下一秒,季诚就开始攻城略池了……

在过程中,筱雅感觉到了他的情绪。每次他只要是不高兴的时候,就会很狂野。

今晚,他显然很狂野,甚至还有些暴躁。

她也知道,他在为白天的事情不开心,可她那也是没办法才那么说的。

季诚一直在运筹帷幄,可是现在时机没到。如果她一直拖延着不订婚,一定会惹人怀疑的。所以,只好先跟顾楷泽订婚再说。

可是,季诚不理解,还很生气,她只能无奈的承受着他的怒气。

一切都平静下来的时候,她趴在季诚的胸口,跟他解释,“跟顾楷泽订婚只是为了掩盖我们在一起的真相,我绝对不会对他动情的。你也知道的,我对他根本就没任何感觉。”

季诚眸光狠狠一暗,咬牙,“可他对你有感觉。”

筱雅无奈,这一点她还真的是无法否认。她叹息,“那是他的感觉,他的心思,我无法控制。我只能保证我自己,不会对他动情的。”

季诚禁锢着她的下巴,凝视着她的眼眸,“记住你说的话,我希望我的女人干干净净的。不然,我会很生气的。”

筱雅在他的眸底看见了杀气,她下意识的心惊,很乖巧的点头,挤出有些苍白的微笑,“我记住了,放心,我不会的。”

季诚这才松开她的下巴,将她桎梏在自己的胸膛,霸道的威胁,“听着,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女人。”

这一次,筱雅没说话,而是用行动代替了自己的回答。

她的行动,的确是成功的讨好到了季诚。

季诚的脸色终于不再那么暗黑了,估算着老东西快回来的时候,他才依依不舍的从温柔乡里面起来。

他一边穿衣服,一边哑声道,“老东西公司那边的业务,你必须要尽快自己上手,这样我们才能有机会。”

筱雅点头,小脸上有几分倦怠,“我明白。”

季诚穿好衣服之后,突然眼底又惊现了一抹杀气,然后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白色的塑料包,塑料包里面装的是白色的粉末状物体。

筱雅楞了一下,声音压的更低了,还透着一丝轻颤,“小诚,这是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季诚阴沉的字眼像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找个机会,放到顾楷泽的水杯或者是酒杯里面。”

筱雅眨了一眼。有些惊悚道,“你疯了吧?我只是假装跟顾楷泽订婚,在我们没有得到家产之前掩人耳目而已。干嘛又要杀人?”要她去杀顾楷泽,她真的不忍心。顾楷泽是个好男人,他温柔绅士,从来没勉强过她半分。

被她利用了这么久,她还要杀他,她真的下不了手。

季诚身子前倾,不悦的拧紧眉头,嗓音倏然冷了八个度,“怎么?舍不得?”

筱雅吓的缩了一下身子,连忙摇头,“不是,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没必要杀他,你也知道的,我根本就不敢杀人。我很胆小……我怕我会控制不住的紧张。我真的杀不了人……”

季诚冷笑,慢慢的摩挲着她的下巴,眼神鬼魅而阴冷,总之就是很吓人。

筱雅被吓的脸色都苍白了,才听到他不屑的道,“放心。我暂时还不想要他的命。这个东西他只要喝下去之后,他就会失去男人的功能。这样我才能放心的让你跟他演戏,懂?”

“失去男人的功能?”她无意识的重复了一句,然后又喃喃的问,“是永远失去男人的功能吗?”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可这话她迎着季诚阴沉的眸光,终究是没敢问出口。

季诚阴冷的点头,“对。怎么?你又不舍得了?”

虽然筱雅心底觉得有些残忍,也觉得顾楷泽比较无辜。可是,跟丢掉性命比起来,她还是选择让他失去男人的功能。现在医学发达,也许以后他能痊愈。

她接下那包白色的粉末之后,又谨慎的问,“会不会被查出来?”

季诚高深莫测的拍了拍她的脸颊,“放心,不会的!你是我在乎的女人,我怎么可能舍得害你?这种东西加进去之后,只会让他莫名其妙就失去男人的功能。抓紧时间去办,这样我才能放心。”

筱雅微微吸了一口气,点头,“我知道了……我尽快。”

卧室的门关上之后,她虚软的瘫在床上。大口的喘息。

手心里安静的躺着那包白色的粉末,只是她手心早已一片薄汗……

————

第二天,快要下班的时候。

筱雅接到了顾楷泽的电话,想要约她吃饭。

她想了想,去外面吃饭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动手总归是有风险的,于是她说想去他的家里,吃他亲手做的饭。

顾楷泽听了她的想法之后,当即就有些激动。交往了这么久,她都不肯去他家里。她今天居然想要去他家里了,是不是足以说明他们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挂了电话,他就去超市买了一大堆食材,准备给筱雅做一顿丰富的晚餐。

他买好了食材,就开车来接筱雅去他家里。

一路上,筱雅没怎么说话,想到自己等会要做的事情,她的脊背就一阵阵的冷汗。

扭头迎上顾楷泽那温柔又宠溺的眸光,她的心头更加复杂了。

她之前针对陶笛,那是因为爱着季尧。

所以,才能那么狠。

可这个顾楷泽,真的是无辜的。

她心里发紧,脸色有些不太好。

顾楷泽看她有些不对劲,关切的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筱雅摇头,看着这个英俊沉稳的男人,最终只是挤出一丝笑容,然后有些娇嗔道,“没不舒服,只是第一次去你家里有些紧张。”

顾楷泽看着她的小模样,打心底里喜欢的紧,腾出一只手攥紧她的小手,温柔的嗓音像是泉水一般将她包裹着,“不用紧张,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住。放轻松,还像以前一样,就当着是跟我换个环境约会。”

筱雅小脸上绽放了一抹恬然的笑容,轻轻点头,“好吧。”

到了顾楷泽的家里,筱雅在沙发上坐下。环视周遭,再一次发现顾楷泽真的是个好男人。他把自己的家里收拾的整整齐齐,窗明几净的,看上去一尘不染,真的让人很舒心。

她是临时说想要来他家里的,所以他不是临时收拾的房间,这应该就是他原本生活模式。跟这样的男人过日子,应该很受宠吧?家务卫生什么的,他肯定全包了。

顾楷泽帮她倒了一杯热牛奶,又体贴的帮她把电视机打开,然后准备去厨房忙碌。

筱雅柔声问,“需要我帮忙吗?我虽然厨艺不是太好,但是打打下手是没问题的。”

顾楷泽宠溺的眸光看着她,轻轻扬唇,体贴不已,“不用,女人是娶回家宠着的。厨房这里的活,我全包了。你那么细嫩的小手怎么能下厨?我舍不得。”

筱雅被他说的有些愧疚的低头,端起水杯喝了一小口牛奶。

顾楷泽温柔的笑着,然后走进厨房忙碌。

他的厨艺真的很棒,很快厨房就有香气蔓延到空气中。

筱雅的额头也在冒汗,她的小手捏着外套口袋里面那个白色的塑料包,心跳慌乱的如同擂鼓。

顾楷泽做了一桌子精美菜肴端上来之后,筱雅提议要喝点红酒助兴。

“不行,你不能喝红酒。你的身体一直不是太好,不要沾酒。”顾楷泽细心又体贴。还很会照顾人。看着筱雅的眸子里总是深邃,又含情脉脉的。

筱雅坚持,她还软绵绵的撒娇,“就喝一点点行不行?女人晚上喝点红酒可以美容的,难道你不想我变漂亮吗?”

顾楷泽瞬间招架不住了,立马退步,“好,好,只喝一点点。”

他摆好碗碟之后,筱雅主动帮忙倒酒。

因为心底是慌乱的,所以她也没注意两个高脚杯里面倒的酒不一样多。

她知道顾楷泽煲了汤,便借口让顾楷泽去看看汤好了没有?

顾楷泽去了厨房之后,她快速的打开那包白色的粉末,然后加进他的红酒杯里面。

她很小心翼翼,加进去之后,心情更加复杂了。不光是手心出汗,脊背出汗,全身似乎都在冒汗。

顾楷泽回来了,还帮她盛了一碗鸡汤放到她面前。

也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什么缘故,反正筱雅闻到鸡汤的味道就一阵反胃。

心底那种想吐的冲动怎么压也压不住,吐在人家餐厅肯定不好意思。她连忙掩住唇冲进他家洗手间。

顾楷泽担心的看着她背影,“怎么了?没事吧?”

筱雅摆手,“没事,可能有些感冒想吐……”

顾楷泽跟着她去洗漱间,只是在看见两人面前的高脚杯之后,很善意的将自己面前那杯比较少的换到筱雅的座位前面。他想的很简直,她感冒了不能多喝酒,能少喝一点是一点吧。

筱雅吐了一会,总算是舒服了。

顾楷泽一直在帮她顺着后背,看她小脸苍白,紧张的道,“要不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这样我不能放心。”

筱雅却挤出一丝笑容,“没关系,我就是有点感冒。不去医院了,今晚我心情特别好,不想影响我的兴致。我们吃饭吧,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顾楷泽只能宠着她,顺着她。

回到餐厅之后,筱雅坐在刚才的位置上。看着顾楷泽面前的高脚杯,她心跳再次失去了节奏。自然也就没注意到面前的高脚杯被换过了,确切的说。她之前也没注意到哪杯多哪杯少。

她优雅的端起高脚杯,“楷泽,今天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这件事就是……”

她顿了一下,顾楷泽顿时有些紧张了。

筱雅又继续道,“这件事就是我决定跟你订婚了,我们先订婚,等到感情水到渠成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一瞬间,顾楷泽的眸底绽放出五彩缤纷的烟花,看着她的眉眼,心都融化成了一汪水,他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真的吗?小雅,你说的是真的吗?”

筱雅点头,故作镇定的反问,“难道你不愿意吗?”

顾楷泽连忙摇头,“不,我愿意,我非常愿意,我做梦都在等这一天的。小雅,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幸福真的来的太突然了……”

他的眸光深邃的能挤出水来,筱雅看的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可是事已至此,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她轻笑,轻轻的摇晃着杯中暗红色液体,轻柔的嗓音像是一只小手在撩拨琴弦,“你愿意就好,你等我了这么多年,对我又这么好,我突然觉得不嫁给你真是我的损失,所以我决定我们先订婚,好吗?”

顾楷泽连连点头,“好,当然好。订婚事宜我会尽快安排的,你放心,一切都有我来操办。我不会委屈你一丁点的。”

筱雅轻轻点头,“好,我相信你。来,为了我们的幸福干杯。”

“恩,为我们的幸福干杯。筱雅,谢谢你给我机会,谢谢你让我照顾你下半生。我真的很荣幸。你一直都是我心中最美的女神!”顾楷泽举杯,因为开心,他仰头喝掉了一整杯红酒。这个一直很绅士的男人,激动的都忘记红酒需要慢慢品了。

筱雅看他喝下去,心底更加不是滋味了,她索性也闭眼仰头将一整杯红酒都吞了下去……

在顾楷泽家里,又跟他聊了一会,她就找借口回来了。

回到家里,她就去浴室洗澡躺下。

丝毫没有意识到一场灾难,正在逼近她。

半夜十二点,她被腹部一阵绞痛给折磨的醒了。

她摸着自己的腹部,疼的大汗淋漓,脸色惨白不已。

而且,这疼痛越发的剧烈,她简直快要承受不住了。像是要把她的身体给撕裂开来一样……

肚子疼的厉害,身下也很不对劲,她用小手一摸,居然摸出了一手的鲜血。她吓惨了,意识到不对劲后,连忙颤抖着手指给季诚打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