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厉害了我的宝!/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想到的可能性就是筱雅有可能是爸爸的女儿,这样猜测很大胆。

可这也是她心里最直白的感觉,爸爸的性格很威严很内敛,可他现在却对筱雅很关心很紧张。这种关心和紧张,就跟他面对着季尧的时候是如出一辙的。

所以,她才会冒出这样大胆的猜测。

再联想到之前筱雅突然回来之后,姑姑反常的像是变了一个人。心甘情愿的放弃自己多年的独居生活,回到东城来无微不至的照顾着筱雅。之后,又因为筱雅而种种针对自己。姑姑心里应该知道,筱雅也是季家的孩子。所以,她才会那么袒护筱雅的对不对?

而姑姑一开始就知道她的身份,也知道季尧的身份,更加知道筱雅的身份。在筱雅没有回来的时候,姑姑是支持她跟季尧在一起的。等到筱雅回来之后,姑姑又改变了态度。

这样一想,就不难解释之前姑姑对她的那种反常的态度落差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猜她的测和分析。眼下,还是要最先确定筱雅到底是不是父亲的女儿?

在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她那双清澈的眼眸中有些迷雾,撑着手臂看向窗外。在心里反复的推敲着季向鸿对筱雅的那种关心……

开车的男人,英俊挺拔的侧脸透着魅惑,刀削般的面容宛如上帝完美的杰作,透着让人窒息的魅力,单手扶着方向盘。举手投足间优雅之中透着一丝难以忽视的高贵。

清冽的眸光在转向她的时候,多了一片淡淡的柔和,薄唇微微上扬,一只大手攥紧她垂在一边的小手,“怎么了?在想什么?”

陶笛倏然转眸看着他,长长的睫毛宛如蝶翼一般轻轻的扑闪着,樱花般的唇轻轻的抿了抿。她在考虑。要怎么跟他说自己心里的怀疑和猜测?

怀疑筱雅是父亲的亲生女儿这事是不是有些太过离谱了?她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根据,只是凭着感觉去怀疑去猜测的。

都说女人是感性的,男人是理性的。

不知道理性的他,会不会觉得她的猜测太过荒谬?

见她不说话,又清晰的看见她眸底闪过的纠结,季尧放缓车速,又攥紧了她几分,有些小心翼翼的问,“怎么?因为我去看了小雅,所以心理别扭?吃醋?”

陶笛听了有些尴尬的抽了抽唇角,天啊,他想哪里去了?

季尧醇厚的嗓音,就仿佛有雨点敲击着车窗玻璃,那声音滴滴答答,有着说不出的魔力,“是不是这样?这样我很冤枉,就是你经常说的那句话叫做……叫做……”

陶笛忍不住代替他说道,“叫做躺着也中枪。”

季尧下巴的弧线也很完美,微微颔首,“是这句。”

陶笛微微鼓着小腮帮子,她突然觉得三年了,好像身边这个男人却越发的不成熟了。这种事情,她哪里犯的着吃醋?

见她不说话,季尧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凑过来想要亲吻她的脸颊,她下意识的用小手挡了一下,“娃娃在呢。”

她才不要让她家那个小坏蛋看见如此少人不宜的画面呢。

季尧顺着她的眸光看向后面,唇角的弧度不由的扩大。

陶笛这才发现原来小坏蛋已经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很神奇的是,小坏蛋居然是坐着睡着的。怀里还抱着从老宅那里打劫回来的遥控飞机,一只小手还拿着螺丝起子……

车身轻微一颠簸,他小手中螺丝起子掉到车垫下面。

陶笛忍俊不禁的扬唇,她的笑容永远像是冬天里面的一抹暖阳,纯净又动人,“厉害了我的娃,坐着也能睡着。可是他这么睡,会不舒服的,我到后面去帮他躺好……”

她的藕臂却被男人拉住,然后就看见那一抹身影将车停在路边,磁性的嗓音里面充斥着疼惜,“我搞定他!”

他下车,打开后座的门,将那个跟他如出一辙的小娃娃手里的飞机和工具都轻轻的拿开,再让他躺在后座着睡。

还好,他这辆车的车厢空间挺大。后座也宽敞,小娃娃的小身子刚好可以舒适的躺在上面,他还扯过一条薄毯帮他盖上。

季霄凡小朋友的皮肤很好,白嫩嫩的,五官相比于他显得稚嫩而又精致。浅浅的呼吸声传出来,落在他的心口,轻柔的就像是一片羽毛在他心湖上荡漾。

就在陶笛以为男人要低头偷偷亲吻小坏蛋的时候,季尧却是轻轻的用食指弹了弹小家伙的脸颊,倨傲道,“亲生的!”

陶笛受不了的噘嘴,“老公,三年了……你的情商还是没有提高么?我以前你刚才会偷亲他的……”

季尧关上车门,回到驾驶座上,长臂扶上方向盘,无意识的将自己周身的优雅诠释的淋漓尽致。他只淡淡一句话,“他自称男子汉,很讨厌被人亲。尤其是被人偷亲!”

好吧,这话陶笛还真是没法反驳,谁她自己生出一个那么那么不寻常的娃娃?

车窗两边的景物不断的倒退着,陶笛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季尧知道她心里有事,淡淡的道,“说,什么事?”

陶笛又深呼吸,这才扭头看着他,“老公,我怀疑小雅也是父亲的女儿?”

季尧扶在方向盘上面的手指微微一颤,俊挺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

陶笛轻轻的噘嘴,“好吧,你肯定觉得我是在天马行空,胡说八道对不对?可我就是感觉爸爸对小雅的态度有了变化……”

季尧打断她,眸底闪过一抹深意,“是不是。验证一下就行。”

陶笛有些意外,“你不会觉得我在天马行空吗?”

季尧轻轻的摇头,侧脸看着她,俊脸依旧是魅惑逼人,“不会。我老婆很聪明,很细心,我相信你的直觉。”

陶笛又甜甜的笑了,小脸上笑容清丽迷人,小手轻轻的扯着他的衣袖,“老公,你怎么可以怎么宠我?宠的我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季尧傲娇的缓缓扬起薄唇,“没关系,我分得清就好!”

陶笛自己细想都觉得这个想法太过大胆,没想到男人还支持她去验证。她当即有些感动,她一感动就容易冲动。一冲动就凑过小脸,在男人的侧脸上吧吧的吧唧了几下。

季尧清冽的眸光早已深邃一片,宠溺的任由她“胡作非为”。

可是,亲完了之后,陶笛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好像气氛不对了。

她一回头,吓了一跳,小坏蛋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那一双清澈无辜的小眼睛,正嫌弃的看着她。

她的小脸瞬间红了,羞涩的红晕荡漾在脸颊,“小坏蛋……你……”

面对那双无辜又嫌弃的小眼眸,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了。

季霄凡小朋友偏过脸,傲娇的道,“那么多口水,好脏的。”

陶笛尴尬的抽了抽嘴角,又有些委屈的看向身边的男人。

那眼神明显就是撒娇,意思就是叫他管管他儿子。

季尧心领神会的侧眸看着她,大手在她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宠溺道,“没关系,我喜欢你的口水。”

季霄凡小朋友耳朵灵光的不得了,小小的眉头蹙的更紧了,“也只有你不嫌弃她了!拜托,你们大人能不能顾及一下小朋友的感受?口水可是有很多细菌的。”

陶笛转眸瞪着小坏蛋,“季霄凡,你给我闭嘴!”

季霄凡小人精翻了一个白眼,“你们大人总是不讲道理,跟你们说都说不通!”

陶笛有些抓狂,小手握着小拳头,“你讨厌!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你扣子都扣错了。都三岁了,还犯这种一两岁才犯的错误。”

她是用这一招唬人的,至少能转移一下小坏蛋的注意力。

哪知道小坏蛋很聪明,他压根就不用低头看,只傲娇道,“你扣子才扣错了,我是不可能犯这种错误的!”

好吧,陶笛彻底被这个小坏蛋给打败了一轮,“季霄凡……我……你……你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季霄凡扬起小眉头,“你懂得。”

“…………”

车厢内,一大一小斗嘴的模式还蛮有趣的。

至少,季尧是这么认为的。他不怎么爱说话,他的儿子却遗传了母亲的基因口才很好。自从他这个儿子会说话以来,家就热闹了起来。

他们整天吵吵闹闹的,温馨却不烦躁……

————

因为跟季尧达成了共识,想要亲子鉴定一下筱雅跟季向鸿之间的关系。

那么鉴定样本便成了最大的难题。

季向鸿跟筱雅都是精明的人。鉴定样本要么就是血液要么就是头发?

可这两样想要弄到是很容易,但是想要悄无声息的弄到却是有些难度的。

因为不确定,所以这些必须要悄无声息的进行。

季尧上班之后,陶笛在家里的健身房里面练瑜伽。

一边练,一边想……

季霄凡这个小人精也在健身房里面,当然他不是为了健身。他完全没有健身意识,他是在捣鼓那一堆高大的健身器材。

他仰着小脑袋,摸着那台跑步机上面的螺丝,小眼睛里面满是探知的欲望。就像是细碎的小星星一样,光芒明亮而璀璨。

陶笛不会不知道小坏蛋在打什么主意,她故意说道,“老公,你怎么又突然回来了?”

季霄凡一听这话,立马从跑步机边上跑开。小家伙的身影活跃的就像是一只小兔子,那动作快的让陶笛都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眼睛。

看着小坏蛋坐在地上。再次装模作样的捣鼓着他的那堆汽车跟飞机,她实在是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笑的瑜伽动作都做不到位了……

季霄凡小朋友精明的小眼睛看向她,又看向门口,发现他惧怕的父亲并没有回来。他无语的对陶笛翻了个白眼,“说谎的都不是好孩子!”

陶笛终于忍住了笑,“拜托,我又不是小孩子好不好?”

季霄凡傲娇的转身,背着她,显然都不愿意搭理她了。

陶笛清泉般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聪慧的光芒,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她轻语道,“小坏蛋,过来一下。”

季霄凡傲娇的冷哼了一声,继续不理她。

陶笛轻咬着下唇,忍着笑,“季霄凡小朋友,你是不是挺好奇这部跑步机的构造?”

季霄凡小朋友的兴趣成功的被勾起,转过身看着她,小眼睛一眨一眨的。

陶笛直接跑过去,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的小眼睛,循循善诱道,“如果,你能帮妈妈一个忙,你就可以拆那部跑步机。”

季霄凡的小眼眸里面立刻闪着晶莹的亮光,“真的?”

陶笛点头,“真的。”

季霄凡立刻站起来,只是跑了两步之后,又回到原地坐着,摇头,“我怕爸爸。”

那台跑步机是爸爸最爱的健身器材。他要是拆了,爸爸回来一脸会黑脸的。

陶笛又轻柔的笑着,外面的阳光聚成一条彩色的光带,折射在她的小脸上。她精致的脸颊顿时潋滟一片,“呐,你怕爸爸是不是?那么爸爸怕谁你知道吗?”

季霄凡小眼眸转了转,极不情愿的小声道,“爸爸怕你,因为你爱哭。”

陶笛顿时又有些尴尬了,“我哪里爱哭了?”

季霄凡又一脸傲娇的道,“你就是爱哭,你一哭爸爸就怕你了。”

好吧,好吧,陶笛不得已的跳过这个话题,“反正。你只要能帮了妈妈这个忙。妈妈就会保护你,你就不用怕爸爸了。”

季霄凡眨眼,“真的?我能相信你?”

陶笛伸出小手指,“真的,我们拉钩!”

然后,她又华丽丽的被小坏蛋嫌弃了,“幼稚。”

陶笛有些抓狂,“季霄凡你不要过分!你到底要不要帮妈妈?”

季霄凡点头,“要。”

陶笛勾了勾手指头,“那你机灵点。”

季霄凡蹙眉,“啰嗦。你快说,什么忙?”

于是,陶笛就把需要爷爷和小姑姑头发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她刻意没提为什么需要他们两人的头发。

不过,她还是忽略了她儿子的天才头脑。

她说完之后,还特别强调了一句,“记住,小朋友要听大人的话,只管帮大人忙,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因为大人的事情很复杂,你不懂的。”

哪知道季霄凡小人精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有些口齿不清的道,“我知道,是迪迪爱。”

因为他还没有上过幼儿园,所以根本说不清DNA这三个字母。

陶笛楞是反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厉害了我的宝,你说的是DNA吗?你居然知道DNA?”

季霄凡傲娇的点头,“游戏解说里面听过。”

陶笛激动的都想给这小家伙一个拥抱,可惜被小家伙那嫌弃的眼神给拒绝了。她只好言归正传,“大概是这样意思,但是这件事需要保密的。所以,你要管好你的小嘴巴。”

季霄凡点头,“知道啦。”

陶笛又叮嘱道,“等下我带你去病房看小姑姑,但是这一次你不能吓小姑姑了。因为小姑姑流产又切除了子宫……”

说着说着,她就觉得不对劲,她干嘛跟一个只有三岁的孩子说这么详细?太详细了,他肯定也听不懂。

“算了,算了,不说那么详细了。总之就是小姑姑现在身体不舒服,在住院。你不能在这个时候去吓她了,知道吗?”

这下子季霄凡小人精又对她翻白眼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听不懂?”

陶笛点头,“算是吧。”

“哼。”季霄凡冷冷了一声,“我那么聪明,怎么会听不懂?子宫就是小朋友没有出生的时候,在妈妈肚子里面住的小房子。”

陶笛惊悚了,再次感叹,“厉害了我的宝,你居然懂?你怎么会懂啊?”

季霄凡撇嘴,“当然!是你之前逼着我看《蜡笔小新》里面有的。”

陶笛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她心底小小盘算了一下,看来以后还得多逼着他看一下有益的动画片。

母子两达成共识后,就浩浩荡荡的往医院去了。

到了医院,陶笛刚停好车,就冲后排座上的小人精叮嘱道,“小坏蛋,你等会机灵点。千万别让小姑姑看出什么来。”

季霄凡挥着小手。“知道啦,妈妈你真啰嗦。”

陶笛噘嘴,“你妈我芳龄才28,虚岁才27,怎么就被你这么嫌弃了?你讨厌死了!”

母子两一路都在斗嘴,就这样来到筱雅的病房。

陶笛轻轻的敲门,里面的筱雅声音很虚弱的应了声,“进来。”

当筱雅看见他们母子出现的时候,有些意外。

陶笛为了不让她起疑心,还特地让家里佣人煲了一点营养汤带过来,她将保温盒放下,轻语道,“爸爸让我来陪你聊聊天。”

筱雅眼底的惊讶这才一点一点的消散,原来是爸爸叫她来的。她想来陶笛也不会对她有半分细心和温暖的,她语气柔弱。“谢谢嫂子。”

“季霄凡小朋友也来了?要不要吃水果?小姑姑这边有水果,只可惜小姑姑起不来床,你想吃就叫妈妈帮你洗好吗?”

季霄凡在来之前就被妈妈洗脑了,所以他很老神在在的道,“我想吃苹果,我自己洗。”

说完,就从床头柜的果盘里面拿了一个苹果进了小厨房。

可能是厨房的洗手台太高了,他够不着。他在里面叫了一句,“妈妈,帮我搬张凳子来。”

陶笛帮他搬去一张凳子,他洗好了苹果问,“妈妈,你吃不?”

“不吃,你自己吃。”

虽说是不吃,可是被儿子这么一问,她心底还是甜甜的,连笑容也是甜甜的。

筱雅在边上看的心底一阵恼火,这个陶笛就是故意带着这个小妖怪来气她,呕心她的。知道她已经不能生孩子了,还带着小妖怪过来。真是可恶!

季霄凡好像是真的有些饿了,一个苹果很快就啃完了。

他啃完了之后,就一脸认真的跑到筱雅面前跟她道歉,“小姑姑,我错了,上次在爷爷家里,我不该用番茄酱吓你的。”

筱雅有些意外,随即就挤出一丝苍白的笑容,“没事,你还小呢。你才3岁,小姑姑怎么会跟你一般见识?没关系的。”

季霄凡小手在自己的小西装口袋里面摸了摸,竟摸出一枚精致的水钻发饰,“小姑姑,上次回家之后我妈妈骂我了。狠狠的教训我了,所以我特地给你买来了这个向你道歉。”

筱雅看着他嫩白掌心的那枚水钻发饰,有些不习惯,“没事啊,真的没事。”

季霄凡傲娇的皱了皱小眉头,“爸爸说了,女人嘴上说没事没事,心里可会记仇了。我还是给你戴上吧,你们女人都喜欢美美美。我妈妈也是这样,整天买买买,美美美。我爸爸的钱都快被她花光了……”

陶笛汗哒哒,满头的黑线,“小坏蛋。不准跟小姑姑胡说八道。”

季霄凡不理她,小腿走过去,帮筱雅别在头上。他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的别上去,他有些尴尬,“小姑姑,你忍着点疼。我是男子汉,所以不太好……”

筱雅只能忍着头皮上一阵阵的疼痛,挤出笑容,“没事,没事,不疼的。小姑姑要谢谢季霄凡小朋友,真的有心了。发饰真的很漂亮呢。”

季霄凡终于捣鼓好了,因为筱雅是躺着的,那发饰戴在脑门上,有些别扭。

他却还是两只小手背到后面,傲娇的问,“小姑姑,你照照镜子。你看美不美?”

陶笛把边上的化妆镜递给筱雅。

筱雅看了只能尴尬的说,“还好,还好。”其实真的好尴尬的,就像是顶在脑门上面一样。

母子两人又在病房呆了一会才离开,出了医院,上车之后。

陶笛伸出手掌,“快,头发呢?”

季霄凡将自己悄悄藏到小西装口袋里面的发丝放到她掌心,得意的扬眉。

陶笛拿出一个小小的塑料封袋,将发丝放进去,然后再小心翼翼的封好。

然后母子两很有默契的击掌庆祝成功,陶笛笑盈盈的夸道。“厉害了我的宝,下一站爷爷公司。”

就这样,母子两配合的很默契,很轻松的拿到了季向鸿跟筱雅的发丝做鉴定样本。

为了谨慎起见,陶笛还是找了左轮让他安排了可靠的人帮着做鉴定。

————

医院。

天色渐晚,夜慢慢的拉开了帷幕。

筱雅将白天季霄凡送来的那枚发饰递给季诚看,三年前季尧在她病房里面偷偷放了窃听器这件事她一直都没忘记。所以,现在对于陶笛她很谨慎。

陶笛跟季霄凡离开后,她连那只保温盒都没有放过,仔细的检查了一番,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然后,她就有些凝重的看着这枚发饰,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好端端的,小妖怪怎么会给她道歉送发饰?

难道这枚发饰里面藏了针孔窃听器之类的?

季诚墨色的眸底,有惊涛骇浪在翻腾着。眸光紧锁着掌心内的那枚发饰。外表上面看不出问题。他又拿出手机,他的手机也是特别定制的,有特殊功能的。能够探测出窃听器之类的特殊信号,手机灯光照在发饰上面。

发饰上面的水钻闪闪发光,手机上面没有任何特殊信号显示。

显然,这真的只是一枚普通的发饰。

他将发饰丢给筱雅,哑声道,“没事,发饰是正常的。”

筱雅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手指轻轻的揉着自己的眉心。看来是她太敏感了,自从出了流产失去子宫这件事之后,她每一天都不好过。每一天都在担心会不会再有别的事情发生,她的神经线整日的绷着,真的很累。

确定那枚发饰没事之后,她蹙眉,有些鄙夷的将那枚发饰扔到了垃圾桶里面。

那个小妖怪送来的东西,她才不稀罕!

————

左轮那边的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结果真的跟陶笛猜测的是一模一样的。

鉴定结果显示,筱雅真的是季向鸿的亲生女儿。

看着这份鉴定结果,陶笛,季尧,左轮都没说话。

良久,还是左轮开口打破了沉默,“难怪我这三年总觉得季叔叔变了,变得对小雅特别关心,特别好。原来他们竟是父女关系,这就难怪了。”

陶笛黛眉微微的蹙紧,分析道,“你也觉得爸不太正常吧?我现在很好奇爸爸是什么时候知道筱雅是他亲生女儿的?是一开始就知道,只是不方便相认?还是三年前才知道的?为什么筱雅也会是爸爸的女儿?她的母亲明明说她是强暴犯的孩子啊?姑姑应该早就知道筱雅是爸爸的孩子吧?所以才会偏心小雅的……哎。感觉好多身世谜团都解不开。好复杂的样子……”

她无奈的看向身边的男人,季尧冷冽的眼眸中一抹精光在闪烁,他果断的分析道,“爸爸应该也是三年前才知道筱雅是他的女儿的,因为他也是三年前看着筱雅的眸光才开始变化的。”

左轮也赞同,“对,我也觉得季叔叔一开始应该不知道筱雅是他亲生女儿的。季叔叔应该就是三年前才知道的,如果按照季叔叔的性格。他早知道筱雅是他的亲生女儿,他肯定会拿枪崩了筱雅的养父的。可他并没有,而且在筱雅养父一开始出现的时候,他还出面跟筱雅养父谈了谈。”

陶笛小眉头蹙的紧紧的,“那爸爸知道之后,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为什么要瞒着大家?爸爸之前跟筱雅的妈妈有过一段过去吗?”

季尧摇头,左轮也摇头,这他们真的不知道。

季尧微微蹙眉。声音缓慢而有条理,“爸爸不告诉我们,可能也跟我们一样。怕真相带来的伤害。”

陶笛看着季尧,想了想,他分析的应该是对的。他们怕真相伤害到爸爸,可爸爸也会怕真相伤害到他们。毕竟之前季尧因为爸爸有过其他女人,而对他冷漠了那么多年。

三人在季尧的办公室里面待了很久,能分析出来的信息有限。毕竟他们不是当事人,对于筱雅的身世之谜真的很难分析。

最终三人一致认为,唯一清楚的知道所有事情的人只有姑姑。可是姑姑现在还在昏迷着呢,这其中的答案只有等姑姑醒了才能揭晓了。

因为这次的直觉比较准,然后陶笛突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还有一件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敏感了。就是我觉得季诚跟筱雅之间也很不正常,而且我事后有问过家里的佣人。他们说筱雅出事的那天。是季诚抱着筱雅冲出家门去医院的。当时筱雅浑身是血……”

季尧的长指在办公桌上轻轻的点了点,幽深的眸底有暗光在慢慢的凝聚,收缩。最后墨色的瞳仁里凝聚了一抹精光,他的脊背微微一颤,“你怀孕筱雅跟季诚?”

陶笛点头,又谨慎的分析道,“深更半夜的,筱雅出现流产征兆。按照常理分析,她最有可能求救的是家里的佣人。毕竟女人身下流血,也是一件尴尬的事情。可偏偏抱她出来的是季诚,如果是她向季诚求救就足以证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如果没有向季诚求救,可季诚却出现在她的卧室,他们两人的卧室一个在三楼一个在二楼,就更加不正常了。还有一点就是我觉得顾楷泽那种绅士,举手投足间都渗透着对筱雅的尊重。他跟筱雅之间好像并没有发展到那么亲密。我怀疑筱雅流掉的那个孩子是季诚的……”

她这么一分析,左轮有些惊悚的问,“不会这么狗血吧?小嫂子,你怀疑他们狗血的在一起,还有了孩子……”

季尧却一针见血的沉声道,“我们看见的或许不是事实,或许季诚身上也有不为人知的真相。”

左轮的脊背当即绷直,“不会吧?你怀疑季诚不是季叔叔亲生的?这……太不可思议了。”

季尧眉目收敛,嗓音低沉不已,“是不是鉴定一下就知道了。”

陶笛叹息,“但愿是我太敏感了,如果季诚不是爸爸生的。那爸爸知道真相后,真的会伤心死的。他抚养了这么多年,也太残忍了……”

季尧伸出长臂将她搂在怀中,叹息。“等结果出来再说吧。”

陶笛点头,“恩,这件事还是要麻烦左边的轮子了。”

季尧眼底精锐的光芒不减,他又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如果季诚不是父亲的儿子,筱雅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那只能说明他太会伪装。”

左轮反应过来,“那么,季诚很有可能就是我们一直查不到的那个神秘人。因为他太会伪装,他总是扮演着一副没出息的怂样来迷惑我们。而我们之所以查不到他,正是因为他潜伏在我们身边,对我们的动作了如指掌所以才能悄无声息的隐匿了这么久。”

这样一分析,他脊背一阵冷汗。

陶笛轻轻的咬住唇瓣,“如果是真的那样,实在是太可怕了。左边的轮子,辛苦你了,尽快查到他的身世。”

左轮无奈的耸肩,揶揄了一句,“无所谓啦,反正我也习惯了。以前只有大哥一个人专业麻烦我,现在有多了个小嫂子。我这下半辈子是不是要苦死?”

陶笛跟季尧同时瞪眼。

左轮无奈的蹙眉,挡着面孔,“好吧,你们夫妻档赢了。我是瞪不过你们的。”

突然,左轮的手机跟季尧的手机同时响了。

季尧一看来电显示是家里的号码,他接通了电话,就听见家里女佣有些惊慌道,“季先生,不好了。”

他的脊背瞬间绷直,压低声音。“出什么事了?”

左轮手机上面显示的是冯宇婷的号码,他备注的是媳妇。看见这两个字,他的眸光微微跳跃起温暖,接通电话,脸色顿时黑了一层,嗓音也倏然冷了好几个度,“你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