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他是认真的!/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结婚差不多四年的时间,陶笛跟季尧之前早已有了外人渗透不懂的默契。

比如说这会,陶笛轻柔的嗓音就是别墅后山后面那条小溪里面的泉水一般,“老公,你这么快就想到怎么办了?”

她从男人那深沉紧绷又有些冷冽的眸底清晰的看见了精锐和笃定的光芒,她懂他。

季尧身上一袭黑色的纯意大利手工西装,将他的高大的身形,熨帖的更加修长内敛。他缓缓俯身,手肘撑住膝盖,双手交合,修长的五指渐次攥紧。他的内心显然已经有一场惊涛骇浪掀开了帷幕……

陶笛有些激动,小手揪住他的衣袖,“老公,你跟我说说下一步准备怎么办吧?”她是激动又紧张,季诚跟筱雅两个人对彼此的身份心知肚明,却一直潜伏着不挑明。实在是太危险了,他们两个人还不知道私底下在打什么主意呢?

季尧的深眸微微的眯起一个狭长的弧度,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下一瞬,就直起身子。

陶笛的小身子也被他带的站起来,她澄澈一片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茫然,“……怎么?”

哪知道,季尧缓缓开口的主题居然偏了,“先回家,再说这件事。”

明明此刻正在商量着事情,左轮也在,怎么突然偏题要回家了?

还没等陶笛问出这个疑问,季尧磁性的嗓音,指着腕表,淡淡的开口,“答应过小家伙,每天提前半个小时回家陪他踢球。”

陶笛精致秀丽的小脸上顿时绽放出一抹浅浅柔柔的笑容,就像是浅浅的阳光折射在湖面上那样盎然,恍然大悟道。“原来你突然偏题,就是为了回家陪小坏蛋?”

季尧已经弯腰将她的外套拿起来,薄唇缓缓的上扬,“不然呢?答应他的就要做到!”

陶笛被动的享受着男人贴心的动作,乖乖的伸出左臂再伸出右臂,外套穿好之后,她看了一眼明显被晾在一边的左轮,小声道,“老公,不然我们先说完吧。小坏蛋那边晚一会会也没关系的啦。”

季尧却很认真的看着她的小脸,长指在她的脸颊上捏了捏。“听过曾参杀猪的故事?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必须要遵守对季霄凡的诺言!”

陶笛眨巴了几下水眸,她敢打包票如果她再多说一个字。眼前这个优雅的男人,绝对会把这个典故给搬出来,从头到尾一字不差的给她洗脑一遍。

话说,他小时候一定是学霸级别的。

他的记性很好,小时候学过的那些典故,他都能记住。而她嘛?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的数学是语文老师教的,语文是数学教的,总之,跟学霸不沾边的那种。

季尧这四年是越发的体贴细心了,好多次在公司里,他都旁若无人的帮她提包。

让她在大多数员工羡慕嫉妒恨的眸光中,成了最幸福的小女人。

她的天性活泼,经常是在没人的时候缠在他的臂弯里蹦蹦跳跳的。而他总是宠溺柔和的看着她,任由她嬉闹着。

此刻,她也是一脸幸福的仰着小脸,享受着男人的贴心服务。

等到季尧帮她把手包拿起来的时候,她有些抱歉的对着左轮笑,“那个………你大哥要回去陪你干儿子踢球,所以……”

失恋之后的左轮有些无精打采的。却仍然伪装出一副无坚不摧的样子,斜眼扫过来,“难道我就不重要?以后这件事少不了麻烦我帮忙,你们这样就把我晾下真的好吗?”

陶笛抱歉的皱着小眉头,“不好,是真的不好。不然,你跟我们一起回家,今晚我亲自下厨好不好?”

左轮一想反正也没事,“好啊,刚好好久没看见干儿子了。今晚我想吃……”

他自顾自的点了好几个自己爱吃的菜,点完了。还一脸无辜的问,“小嫂子,这些菜你都没问题吧?因为是去做客,家里做出来的味道肯定跟五星级酒店有些差别,但是我都能接受的。”

这话说的真的好欠揍,陶笛忍不住对他翻了一连串的白眼。

季尧的眸光倏然冷冽了几分,还夹着几分迫人的寒气,直接射向左轮。

左轮已经从椅子上直起身子了,他早就对季尧眼底的寒气免疫了,他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我自己开车,不跟你们一起。免得某些人到处撒狗粮,实在是受不了。”

这次换陶笛跟季尧一起瞪他了。

左轮不以为然的抖着衣领,出去了。

季尧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沉声道,“等一下!”

左轮止步回眸,“什么情况?不会真的这么小气吧?我蹭顿饭也不行?”

季尧那双鹰眸深沉不已,就连嗓音也深沉几分,像是葛朗台上身一般道,“记得你上次蹭饭的时候答应过什么吗?”

左轮俊脸上闪过一抹疑惑,他答应过什么?

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季尧剑眉蹙紧,“有关于限量款玩具车……”

左轮恍然大悟,失恋这件事打击太大,弄的他脑子都不怎么灵光了?不过,他是男人,即使脑子不太灵光了,也不能承认,“有吗?我怎么没印象?我靠,你该不会是想讹人吧?”

季尧看着他的眸光更加深沉,嗓音冷冽而危险,“要不要我给你普及一下曾参杀猪的故事?这则典故出自《韩非子》……”

左轮摇头,装着一脸懵逼的样子,“闭嘴!你就是想讹人,资本家怎么这样?一款限量版玩具赛车能值几个钱?需要你这样没脸没皮的讹人?还搬出什么《韩非子》,什么曾参杀猪的故事?你有劲吗?丢不丢人?”

季尧薄唇上扬,吐字清晰而冷冽,“12000,那套赛车。”

“我呸!”左轮忍不住急了,“那是12000吗?双倍的价值!限量版,需要提前预定的!”

季尧深眸中闪过一抹得逞的精光,点头,淡淡道,“没错是双倍的价格,所以。你现在承认你答应过季霄凡了?”

左轮瞬间被秒杀了,麻蛋,人生处处是坑。一不下心,他就掉进那只坑了。

季尧刚毅分明的五官闪过一抹得意,将身边的忍不住笑到肩膀抽的小女人拉到怀中,搂着她出门。

他们绕开左轮,陶笛还笑着来了一句,“我先替小坏蛋谢谢你这个干爸了。你是个称职的干爸,果断的给你点赞!!”

左轮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像是喉咙里面卡了一只鸡蛋。吞不下,吐不出。那感觉真是酸爽。

等他反应过来之后,忍不住偏头,“我呸!麻蛋的,资本家!浑身的铜臭味!娶个老婆都被传染了!!!”

————

别墅。

季尧跟陶笛先到家的,回到家里,就看见季霄凡小人精坐在客厅里面。

他的面前放着一只小闹钟,他一会盯着闹钟,一会盯着门口看。

陶笛眨眸,一边换鞋一边对着小家伙笑颜如花,“小坏蛋,爸爸妈妈回来了。你要不要给妈妈一个拥抱,哄妈妈开心一下。”

哪知道,季霄凡一脸嫌弃的皱着小眉头,然后还认真的竖起三根手指头,“还差一点点,爸爸就迟到了。”

陶笛无语的抽了抽唇,这小家伙还真是心思缜密。居然就拿个闹钟放在面前,守着。

季尧一边换鞋,一边低头看腕表淡道,“还差三分钟,我并没有迟到!”

季霄凡小朋友已经从凳子上跳了下来,去拿球了。

陶笛真是受不了她家这个小人精。有时候她都怀疑自己在孕期胎教没做好,不然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特别的孩子?

别人家的小朋友见到爸爸妈妈下班回家,一定会很欢腾的扑上去要抱抱的,要亲亲的。

可她家这个小坏蛋,总是一脸嫌弃一脸傲娇的拒绝。

他就像是个小人精一样的,总有自己的想法和主意。

她忍不住伤脑筋的对着那抹小身影嘀咕,“娃娃,你真的要试着跟妈妈拥抱,试着哄妈妈开心。妈妈这是变相的教你以后哄女孩子,哄女朋友呢。”

哪知道,季霄凡小人精居然回眸一脸不屑的说了一句。“我这么帅,应该是女孩子哄我!”

“扑哧……”陶笛差点就笑抽了,她笑的肚子都疼,直接蹲在地上,连鞋子都穿不好了。

这小子还真是傲娇的没边了……

就连季尧这种淡漠的性格,都被小家伙的这句话给逗的唇角不断的上扬。

家里的佣人也被逗的止不住笑。

陶笛真是笑的停不下来,最后还是边上的季尧帮她抱到沙发上,帮她换的拖鞋。

她笑的扑在男人的怀中,“你的基因太强大了……我真是被这小家伙逗的忍不住了……他这么傲娇肯定是遗传了你。你看见他说这话时候的小表情嘛,那眼角眉梢都上扬着,简直跟你一模一样……”

季尧宠溺的掌控着她的小脑袋,扬唇,引以为傲的道,“那是当然!”

已经走到楼梯的季霄凡小朋友停下脚步,小小的身子趴在楼梯扶手边上,皱着小眉头,“爸,三分钟马上就到了。你现在应该去换运动装,不应该再陪着她啰嗦!”

陶笛受不了的拿沙发上的靠垫去砸小家伙,当然她也只是故意吓吓小家伙,方向偏离坐标很远的。

季霄凡小人精说完这句话,就一溜烟的跑开了。、

只留下陶笛一脸的委屈,她怎么就被定义成啰嗦了?

季尧笑着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炙热的气息铺天盖地的袭来,深邃的眸光宠溺无比,“乖,我先去陪他踢球,晚上陪你!”

陶笛从他炙热的眼眸中看见了一些邪恶的气息,她脸颊下意识的绯红一片,小脚在他的长腿上踹了一下,“讨厌。”

说完,小兔子一样的跑进厨房了。

今晚上左轮要来蹭饭,她要亲自下厨呢。

左轮来了之后,果然是带来了季霄凡最想要的那套限量版赛车玩具。

跟季尧玩笑归玩笑。疼爱干儿子,他是认真的。

当他扬起手中的那一整套玩具,在季霄凡面前晃了晃的时候。小家伙激动的一脚把球踢飞了,冲过去,“哇塞,一整套吗?”

左轮点头,看着这个跟季尧长的如出一辙的小家伙,想到刚才在公司的那个坑,他突然就收敛了几分笑容,不爽的揶揄道,“季霄凡,因为你长的太像你那个讨厌的爸爸了。所以,干爸不爽了,不想送给你了,怎么办?”

季霄凡小朋友的小手就这样僵在半空中,清亮的小眼睛无辜的眨了眨,小眉头也皱紧了些,“你讨厌我爸,跟我有什么关系?”

左轮一愣,啧啧……就连说话的方式都差不多。

季霄凡小朋友噘嘴,然后双手环胸,酷酷的道,“你们大人怎么可以这样不讲道理?讨厌我爸爸,跟喜欢我是两件事。”

左轮居然被说的呆住了,他有20天没见小家伙了,这小家伙真是越来越会说了。

季霄凡又伸出两根手指,很认真的在左轮面前晃了晃,“知道么?这是两件事!!”

左轮忍俊不禁的被小家伙这模样给逗了,都笑出了声。

季霄凡踮起脚尖还是没够着玩具之后,他有些急了,冷哼了一声,“哼,干爸你这么不讲道理,你爸妈知道吗?不然我等会给你爸妈打电话!!”

左轮笑的嘴角都快抽了,实在是不忍心逗他了,把玩具递给他,“好吧,干爸好怕怕,千万不要告状哈!”

已经换了一身运动装的季尧在边上喘息,儿子刚才说的话他都听见了。这会直接将球踢过来,砸在左轮腿上,“看见没?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左轮蹙眉,脱掉西装外套丢到一边加入踢球的队伍当中。

季霄凡将玩具小心翼翼的放回自己的房间后,也加入了……

晚餐时候。

陶笛果真是大显厨艺。亲自做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欢迎左轮来蹭饭。

季霄凡跟季尧父子刚坐下之后,就不约而同的对左轮说了一句话。

季霄凡小人精说的是,“干爸,欢迎你来蹭饭!”

季尧则是淡漠的说道,“以后少来蹭饭!”

左轮还在欣赏美食,因为还没开始动筷子,所以这些美食只能用来欣赏。

听到这话,他先是给了季霄凡一个大大的拇指赞,“干儿子,还是你有良心。干爸以后会经常来的哈。”

说完,又冲着季尧蹙眉。“大哥,你就不行了。你基本上没什么来良心,良心是个好动心,我希望你也能长一颗。好吗?”

季尧同样蹙眉,冷冽的眸光扫过去,哑声道,“你来一次,她就会辛苦一次。以后少来!”

左轮受不了的抗议,“还能不能让人安静吃顿饭?我来一次你就虐我一次,无时无刻的秀恩爱撒狗粮,你简直是丧心病狂!”

回答他的当然是季尧更加深沉冷冽的冷眼了。

季霄凡这个小人精却道。“干爸,我欢迎你来蹭饭!你来妈妈就不会偷懒,就会做出这么一桌子可口的饭菜了!”

他是很喜欢吃妈妈做的菜,但是很多时候爸爸都不愿意妈妈下厨。爸爸一直说妈妈很辛苦,所以让家里的佣人下厨。

左轮感动的不得了,“干儿子,还是你懂事。”

季霄凡小人精傲娇道,“那是当然!!”

正式吃饭的时候,左轮突然感伤了一句,“好久没认真吃过饭了。”

这话说的陶笛听了,有些心酸。因为季尧跟左轮是好兄弟。左轮一次又一次帮了他们很多。所以,她也早就把左轮当成亲人一样看待了。

她叹息,“这次真的分手了吗?”

左轮俊脸上闪过一抹苦涩,“分了,一个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感动的女人不分干嘛?留着过年吗?”

陶笛无奈的再次叹息,帮他夹了一筷子菜之后,“别想那么多了,先吃饭。多吃点,不管怎么样都不能亏待自己的身体。”感情的事情,外人还真是不怎么好帮忙。尽管她有心有力,却不知道怎么帮到他们。

左轮收敛了一瞬间的伤感。举杯,“没错,先吃饭。大哥,我先敬你一杯。感谢你娶到这么可爱,贤惠的小嫂子,我才能吃到这么可口的饭菜。”

季尧虽然表面上总是喜欢跟左轮斗嘴,可是兄弟情义他是记在心里的。看左轮心情似乎不怎么好,本不怎么想喝酒的他,也陪他喝酒了。

喝到最后,左轮喝醉了。

陶笛让他今晚就在家里住下了,家里客房都空着呢。

左轮却不肯。眼神迷离的提议,“睡什么觉?夜色这么美好,世界这么精彩,夜生活才刚开始。睡觉岂不是浪费时间?走,我们唱歌去!大哥,走!一起去唱歌去!”

季尧蹙眉,下意识的看向陶笛。他的生活重心一直都在家庭和工作上,夜生活几乎很少有过。

左轮醉了,却没醉的彻底,他看到季尧的眼神,忍不住调侃。“大哥,你真丢人……你该不会是妻管严又犯了吧?放心……小嫂子跟我们一起去呗。”

季尧冰寒的视线射过来,丢过来一直抱枕,“闭嘴你!”

陶笛在旁边忍不住笑了,然后揶揄道,“老公,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吗?”其实,她也好久没出去唱歌了,偶尔放松一下心情也是有必要的。

季尧薄唇轻轻的扬起,“当然可以!”

陶笛上前拥抱着男人,开心道,“那你晚上唱歌给我听。”

季尧颔首,“可以。”

陶笛更激动了,拉着他,“那走吧,快点走吧。刚好我没喝酒,我可以开车的。”

三人走了几步之后,才反应过来家里还有一个小人精。

他们三人回眸,就看见季霄凡一脸傲娇的托着下巴坐在餐桌上。

陶笛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忘记你了,不然,你跟我们一起去?你到时候也给我们唱两首儿歌?”

季霄凡小脸上满是不屑,“才不去!你们唱英文歌我听不懂。”

汗哒哒,陶笛有些无奈。小家伙记性还真是太好了,之前有一次是整个季家人吃晚饭去唱歌的。小家伙也跟着去了,筱雅唱了两首英文歌,小家伙说听不懂。

“那你一个人在家,九点钟准时上床睡觉可以做到吗?”陶笛又问。

季霄凡撅着小嘴,想要讨价还价。干爸刚给买了这么一整套的玩具赛车,他好想多玩一会。

奈何,季尧一记眸光扫过来,小家伙立刻点头如捣蒜,“知道了,知道了,妈妈你真啰嗦!”

好吧,陶笛又被嫌弃了。

她可怜兮兮的看向季尧,季尧扬唇搂着她,压低声音,“不理那小子。”

就这样,陶笛开车,载着季尧跟左轮去KTV唱歌。

开心皇后KTV门口,陶笛刚把车停在车位上,就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她倒吸了一口气。这个世界还真是小。怎么走哪都能遇到?

KTV门口站着的不正是冯宇婷吗?

高挑的个子,一袭黑色的裸肩长裙。高贵而优雅,性感又冷艳,就是不知道大晚上穿这么少会不会冷?

她本想说换一家KTV的,可没曾想左轮已经看见冯宇婷了。

左轮迷醉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丝清晰的焦距,这丝焦距一点一点的凝固,最后凝固成一团墨黑的深色。

他的脊背也绷直了几分,然后推开车门直接下车。

陶笛跟季尧随后也下车了。

冯宇婷也看见了他们,夜色太深,KTV门口闪烁的霓虹灯更是模糊了她的面孔,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陶笛主动跟她打招呼,“犀利姐,你也在啊?我们一起吧?”

冯宇婷淡淡的摇头,还是一贯的清冷,“不了,我有朋友在里面等我。”

陶笛还想跟她聊点什么的时候,她已经转身往里面走了。显然,不想跟她多说。

左轮的眸光更深沉了,也提步往里面走。

陶笛挽着季尧跟在后面。

冯宇婷走了两步之后,面前出现了一抹身影。

那人怒气冲冲的堵在她面前,“你躲到这里是几个意思?”

冯宇婷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人就借着酒劲扬手给了她一巴掌,“你特么几个意思?还真当自己是千金小姐了?灌了你几杯酒又能怎么样?居然还不高兴了。还甩脾气躲到外面来?真是给脸不要脸!”

清晰的巴掌声,惊的人心一颤。

冯宇婷被打的脸颊偏向一边,身子也踉跄了两下。不过,还是勉强站住了,手掌捂着脸颊,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