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绅士!/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瞬间,周遭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冯宇婷疼的眉头拧紧,呼吸沉重了几分。

而她面前那个男人越发的过分,打完了之后,眼神轻佻,嘴角鄙夷的上扬。

左轮听到清晰的巴掌声后,脊背一僵,脚步也顿住了。

而陶笛听了之后,黛眉蹙紧。真是没见过这么没品的男人,在公众场合就不管不顾的对女人甩耳光。

真是掉价!

不过,她没有冲动的上前,而是下意识的看向左轮。她潜意识的觉得这种时候左轮应该按耐不住才对。

可是,左轮一直没有什么动作。

冯宇婷隐忍的肩膀都在微微的颤抖,她很想一巴掌还回去。可是……她不能。

最终,她只是深呼吸,直起身子,眸光毫无波澜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王总,我们进去吧。”

她这样忍气吞声,被称为王总的男人却不买账。男人借着酒劲,伸手推了她一把,把她逼到墙角,“姓冯的……你到底怎么回事?你特么知不知道刚才让爷很没面子?你他么以为一巴掌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冯宇婷淡淡的勾唇,“王总你肯定是误会了。我没躲你,我是出来接个电话而已。我父亲的电话,让我好好照顾你……”

王总蹙眉,身子晃了晃,“你父亲的电话?好好……照顾我?”

因为喝多了,他说话都不利索了。

冯宇婷低眉顺眼的点头,“是的,我们先进去吧。我保证自罚三杯。不让王总扫兴……”

王总这才消气,长臂搭在冯宇婷肩膀上,警告道,“你他么别再惹爷生气了……”

冯宇婷轻语道,“不会了,你消消气。”

就这样,王总搂着冯宇婷的肩膀,路过他们三人面前,去了里面那个包厢。

包厢的门开了又关上。

嘭的声音,就像是砸在心间上一样,激起一层浪。

左轮眼底的那抹惊涛骇浪被他强行压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的悲凉。他无法形容此刻自己的感觉,那种挫败悲凉的感觉折磨的他连呼吸都变成了一种煎熬。

他把她捧在掌心里面疼着,宠着,她偏偏不要。她宁愿这样抛头露面,这样挨别的男人耳光。也不曾眷念过他给过的温暖吗?

到底是她贱?还是他贱?

又或者,他们两人都贱吧!

眼底略过的苦涩弧度再次被隐匿起来,不等陶笛开口,他主动挑眉,“进去吧,小嫂子。我好想一展歌喉,等会千万不要被我迷倒。”

他虽然是一贯不羁的语气,陶笛听了心里去却不好受。她多少也有些了解左轮的。她一直都知道他很男人,很会疼女人。刚才冯宇婷挨打,他明明脊背都绷直了。可他却一直隐忍着,他的眼底有挫败有悲凉有痛苦,却没有上前。

他跟冯宇婷之间当真已经闹僵到这种程度了吗?

季尧也没说话,只是拍拍他的肩膀,偏头勾唇,魅惑众人,“进去!”

在包厢里面,左轮跟季尧喝酒,陶笛在点歌,她首先问左轮要点什么歌?

左轮倨傲的道,“随便,反正我都会!”

陶笛喜欢彭佳慧的歌,还喜欢薛之谦的歌。

她点了几首自己擅长的歌,又帮季尧点了几首,然后又点了几首当下比较流行的歌给左轮唱。

左轮一边喝酒,一边抽烟。想到之前那一幕,他竟觉得烟雾有些呛人,眼眶都被呛的有些发酸。

不是说一醉可以解千愁吗?为何他越喝越清醒,越喝心里越难受?

季尧放下酒杯,侧眸不经意的看见左轮眼底那一层透明的水雾。眸光倏然幽沉了几分,也震惊了几分,下一秒就巧妙的别过脸转移视线。

男人跟女人不一样,女人脆弱的时候,希望女闺蜜的怀抱安慰。而男人脆弱难受的时候,是不喜欢被兄弟看见的。因为女人天生骨子里是柔弱的,而男人却是强大的。

左轮在自己快要失态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找了个借口,“去趟洗手间。”

季尧没说话,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的拧眉。他知道,他一定是找个角落自己舔舐自己的伤口去了。

而陶笛坐在沙发上,抱着麦克风在唱彭佳慧的那首《相见恨晚》,她的音质很好,唱歌也很好听。

季尧不由的就听的沉浸其中,一双眼眸炙热的追随着她的小身影。她的小脸清透迷人,她轻轻垂落在肩头的发丝轻柔无比,她不经意的撩拨发丝的动作。更是柔美无比。

不经意的,他竟看呆了。深眸中满是施施然,他的小妻子真的很美,很可人。总是能让他情不自禁的沉沦,她美的摄人心魂,光是一个背影就让他眸光流连无比。

陶笛唱完了一首歌之后,小脸转过来,清澈如水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浅笑,柔柔的问,“老公,好听吗?”

季尧点头,“好听。”

陶笛又笑,调皮的眨眸,“那你鼓掌!”

季尧听话的鼓掌,眼神一刻不曾离开过她。

陶笛被他看的都有些害羞了,她抱着麦克风坐到他边上。撒娇,“老公,你唱歌给我听。”

季尧也不别扭,接过麦克风给她唱歌听。

陶笛嘻嘻的笑着,小手搂着他健硕的腰肢,“你唱哪首?”

季尧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她,在她的脑门上亲了一口,淳淳的嗓音磁性无比。坚定道,“你最爱的《绅士》。OK?”他知道她最爱很迷这首歌,所以特别为她学了这首歌。

陶笛笑的更开心了,做了一个可爱的手势,“OK,非常OK!”

季尧唱歌也很好听,他的声音很有磁性,能唱出不一样的深情味道。

陶笛都听的走火入魔了,一曲结束,她连忙欢愉的鼓掌。

季尧则是宠溺的将她搂在怀中……

这时候,包厢外面突然传来一阵不正常的异动。

陶笛在季尧的怀中蹙眉,冒出一个小脑袋,“外面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季尧淡淡道,“这种场合出点异动正常。”

陶笛比他心细点,小声提醒道,“还是出去看看吧。左轮还没回来……”

闻言,季尧连忙起身。

包厢的门拉开的时候,外面的画面让季尧下意识的将身边的小女人拉进怀中。

陶笛什么都没来得及看,只听见耳畔有玻璃瓶碎掉的声音还有男人的痛呼声……

等她终于抬起脑袋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左轮手中拿着一只已经被打碎的只剩下瓶颈的啤酒瓶,还有倒在地上不断的抱头呻吟的男人。她一惊,下意识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左轮的眸光暗沉无比。眸底还涌动着大片的猩红色。他蹙眉,微微的偏头。

陶笛顺着他的眸光就看见了冯宇婷,此刻的冯宇婷无助而狼狈的缩在墙角。她身上穿的那条性感的黑色裸肩群已经被撕扯的狼狈不堪了,已然走光了,她只能下意识的用双臂捂着胸口来遮羞。

陶笛一看,立马转身进包厢将自己的外套拿出来裹在她身上,“犀利姐,没事吧?你没事吧?”

冯宇婷一张精致的面孔早已苍白一片,眼底有着明显的慌乱,摇头,喃喃的道,“没事……我没事……”她没有想到这次这个王总这么不好对付,居然想要直接在包厢内就非礼她。她慌乱无措之下,只能叫救命了。

然后,左轮就冲了进来,浑身都散发着冷气的冲了进来,将这个王总和她一起直接拎了出来。

再然后,王总就被打了……

左轮砸完了之后,松手,手中那个啤酒瓶颈也应声摔在地上。

他的眸光阴沉而压抑,狠狠的盯着地上那个不断痛苦挣扎的男人。

王总被砸了这样一下,脑袋上面已经四处都是血,他抱着脑袋痛苦的呻吟着。

而他那些包厢内的朋友反应过来之后,也第一时间跟了出来。

看见王总被打的这么惨,顿时都疯了一样冲过来。

季尧的第一反应是将陶笛护在身后,而陶笛此刻又紧紧的抱着冯宇婷瑟瑟发抖的身体。

他就相当是要保护着两个女人,不过他的伸手比较敏捷。一脚踹上去,就够别人疼上半天了。

左轮更是个练家子,拳脚并用,王总的那几个朋友很快也被打的趴下呻吟了……

那个被打倒的王总眼看着自己的兄弟全军覆没,痛苦的发狠,“王八蛋。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左轮不屑的勾唇,脚踩在他的手臂上,一字一句的哑声道,“姓王的,我等着,我会一直等着你。这是我名片,希望你早点找我!”

说完,一张名片扔到王总脸上。

王总颤抖着手指捡起来一看。当即吓的脸都白了。左轮?左氏?

他怎么得罪的起?

左轮说完就紧抿唇角,一言不发,抬脚朝着冯宇婷所在的方向走过去。近了,他站在她面前。双手插进裤袋,阴冷的五官魅惑的宛如天神,冷漠的看着她。

“有那个本事跟我解除婚约,跟我提出分手,就要有那个本事保护好自己。以后别在我眼皮子底下出事。否则我没那么立场管你。”他冷漠的,一字一句地清晰的说着,“清楚了?”

冯宇婷,既然你不给我保护你的资格,就请你不要在我面前受伤,让我心疼,让我难受。

冯宇婷恍惚的站定,苍白的脸颊迷离了一下。却很快恢复清冷。她咬牙深呼吸,逼着自己冷静下来,看着他,也淡漠的开口,“我会的!”

她明显的心有余悸,就连嗓音也有些轻微的颤抖。

可纵然是这样,她还是要倔强的逞能。她不是一个可以软弱给别人看的女人,她必须要坚强。

她那样淡漠。清冷,的语气,再度宛如重锤一般狠狠的朝着左轮的心口砸上去。

那种疼痛,简直让人窒息。

陶笛有些不忍,她倔强的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她想要看看她的伤势,却被她拒绝了,“我没事,只是。可能要借用你的外套了。”

“犀利姐,你别这样,你的脸都肿了,你这样其实我们很担心的。不然我开车送你回去好吗?”她有些执着的问。不管犀利姐跟左轮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了,她跟犀利姐都还是好闺蜜。犀利姐曾经帮过她很多次的,她怎么忍心看她如此狼狈?

冯宇婷却再次固执的道,“没事,我自己可以回家。再见了!”

说完。她就直起身子走出去。她的脚步甚至还有些蹒跚,但是脊背却固执的挺直。

她走的很缓慢,也很费力,好几次像是摇摇欲坠的样子。

陶笛无奈的叹息,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犀利姐实在是很坚强,坚强的让人不敢看,也不敢看。真的不知道她之前到底经历过什么?

她看向左轮,看着左轮眼底的暗伤,也开始心疼左轮了。

左轮的俊脸苍白如纸,放在裤袋里面的拳头攥紧,再也没办法看着她这样狼狈却逞强的背影了。修长的身躯转身朝外走去,薄唇冷冷的,却是低低的吐出几个字,“大哥,小嫂子,我们回去!”

那几个字低的只有靠近他的陶笛跟季尧能够清晰的听到。

陶笛无奈的叹息,只好挽着季尧跟上去。

左轮的脚步很快,刻意很快的超过冯宇婷。他不要看她的背影,他看不下去,真的怕下一秒自己又犯贱的冲上去将她搂在怀里。他不怕自己犯贱,他怕的是她那冷漠决绝的拒绝。

真的怕……

陶笛路过冯宇婷身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犀利姐,你别逞强了。我送你吧。”

冯宇婷面孔虽然苍白,可是表情已经恢复了清冷,坚定道,“不用!”

左轮闻言后,停下脚步,对着陶笛哑声道,“小嫂子,不用管她!她已经不是你未来弟媳妇了,你不用管她!”

虽然陶笛觉得这话有些苛刻。可冯宇婷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固执的扶墙走路。

她实在是理解不了冯宇婷的这种坚强了,她都有些急了,“犀利姐,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坚强?你都已经这么虚弱了,为什么一定要推开我们这些人?就算你不想理左轮,可你也不能不想理我啊。我们还是朋友,这种时候我应该帮助你,应该给你安慰的。你为什么要连我一起推开?”

冯宇婷也有些急了,冷道,“陶笛,你少管闲事!”

陶笛真的抓狂了,转身挽着季尧,“好,好,我不管你的闲事!算我自作多情好吗?”

看着他们三人的背影远去。然后上车,然后再不见了,冯宇婷眼眶里面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汹涌的流了出来。

刚才她好怕,好慌,好疼……

可她已经习惯了不管怎么样都要自己咬牙挺着,为什么习惯了的事情,还会觉得委屈?还会觉得难受?

她这是怎么了?

陶笛开着车,季尧坐在副驾驶,左轮坐在后面。上车之后,他就一直沉默。

车厢内沉默的气氛让人觉得有些压抑……

左轮一只手掩面,呼吸有些加粗。

陶笛透过后视镜看不见他的表情,她自己小脸也皱成了一团。

季尧对于别人的感情纠纷,从来都理不清,他也只能沉默。

突然,左轮说了一句,“掉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