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很想掐死你!/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刚打方向盘准备掉头的时候,后面的左轮又说了一句,“算了,不用掉头了。回去吧。”

他的嗓音沙哑而低沉,还有些隐藏不住的伤感,听的人心口涩涩的。

陶笛透过后视镜看他,他双手掩面,倚在座位上。那是一个男人最脆弱,最无奈的模样了。

季尧扭头看着左轮这样,眸光也微微的眯起。深眸中闪过复杂的光芒后,突然哑声道,“老婆,帮帮他。”

陶笛微微一怔,看向自家老公,其实她也很想帮忙,只是却没有任何方向,也找不到任何突破口。虽然跟犀利姐的关系近了,成了闺蜜,可是犀利姐这个人任何事情都习惯自己承担承受,从来不会向她倾诉。

季尧深眸中闪过一抹笃定,看着她晶亮的眸子,清晰道,“我老婆情商高,一定可以帮到他的!”

陶笛再看向左轮,他还是双手掩面,借着车厢幽暗的光芒掩盖下,在独自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她突然问道,“左轮,你跟我说实话。你对犀利姐是真心的吗?你现在还想跟她在一起吗?”

这两个问题很重要。

左轮沉默,没说话。

季尧急了,忍不住扫眸过来,沉声道,“哑巴?”

左轮深吸了一口气,胸腔剧烈的起伏了一下,那沉闷又忧伤的嗓音像是从肺腑中挤压出来的,“真心又能怎样?想跟她在一起又能怎样?到最后我的真心还是喂了狼……想跟她在一起还是被冷漠的拒绝了一次又一次……”

他很无力,很沮丧,很挫败的抓了一把头发。

陶笛听到这两个确切的答案之后,什么话也不说,就掉头往回开。

回到开心皇后KTV门口,她一眼就看见冯宇婷的车停在那边。车窗关上了,影影绰绰的看见冯宇婷在里面的身影。

她倾身在季尧耳畔耳语了几句,之后清澈的眸子看着他。

季尧听了之后,剑眉微微的蹙紧,刚毅的五官闪过一抹狐疑。

陶笛精致的小脸上闪过一抹决绝的决定,握紧小拳头,轻声道,“老公,你相信我,好好配合我一次。我肯定能帮到他们。”

季尧长臂伸过来揉了揉她的发顶,这是他最喜欢的动作,也是陶笛喜欢的亲昵动作。

左轮倚在后座上,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

陶笛将车停在一个隐蔽的角落,拿上自己的包包和手机下车了。

下车之后,她直接走向冯宇婷的车。

此刻,冯宇婷正趴在方向盘上面哭。她的眼泪流的很汹涌,却压抑着心底的那种无助和脆弱。只是无声的流泪。

被打的那半边脸颊火辣辣的疼着,唇角应该是破皮了,泪水顺着脸颊滑到嘴角,她尝到了又疼又涩又咸的味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挨耳光这种事对她来说其实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可今晚她的情绪异常的崩溃,居然一再的克制都克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副驾驶的车门被人拉开之后,她警觉的抬眸叫了一声,“谁?干什么?滚出去!”

陶笛在座位上坐好,侧眸看着她,澄澈的眼眸宛如天幕上璀璨的星辰,她微笑,“是我,陶笛。这脾气怎么这么暴躁?不是挺淡定的嘛?”

冯宇婷连忙别开脸擦拭脸颊上的泪水,泪水擦干净之后,她扭头用有些沙哑的嗓音问,“你怎么来了?”

陶笛无奈的叹息,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还不是你害的?因为你甩了左轮,左轮又不小心在这里遇到了你。所以他很不爽。他直接把我车开走了,还泄愤一样的带走我老公,丢下我一个人。因为我跟你是闺蜜,他连我也不想看见了。”

冯宇婷听的眉头不断的蹙紧,最后像是两条蜈蚣一样。

陶笛嫌恶的蹙眉,“丑死了,半边脸颊还肿着,眉头又拧成两条蜈蚣,大晚上要吓死人吗?”

冯宇婷下意识的捂住脸颊,有些紧张的问,“真的很丑吗?”

陶笛轻轻点头,“当然。你自己照镜子看。”

冯宇婷拿出化妆镜,照了一下,眉头拧的更难看了。她现在的确是很丑,丑的让她自己都不忍直视了。

她开始给自己补妆,厚厚的一层粉还是遮不住脸颊的红肿……

她高超的化妆技术勉强为她拉回一点颜值后,收起化妆镜,压住心底的情绪,用一贯清冷的嗓音道,“送你回家?”

陶笛小心翼翼的问,“你能开车?你刚才好像喝酒了吧?”

冯宇婷嘴角勾起一丝凉凉的笑,“我说我没喝下去,你相信吗?”

陶笛有些诧异的眨了眨眼眸,水眸里面荡漾着不可思议,“你一点都没喝下去?可是刚才那个龟孙子王总应该有灌你酒吧?”

冯宇婷有些不屑的叹息,“灌了,何止是灌我酒。简直是在逼我喝酒,可我自己有自己的小伎俩,我没喝下去。”跟左轮在一起的这三年中,她已经远离了这样的酒色场合。今天是提出分手后,那个名义上的父亲第一次让她来作陪公司的客户。时隔了三年,她似乎有些不习惯了。那些小伎俩也有些生疏了,所以才会在包厢内两次得罪王总。

第一次,她借口出去接电话,挨了王总一个耳光。

第二次,她还没来得及找借口就被王总当众压在沙发上非礼了,情急之下她喊了救命。

然后左轮就出现了……

如果不是左轮及时出现,她真的不敢想象后面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左轮……左轮……

等等。为什么自从左轮出现之后,她满脑子都是左轮。

深吸了一口气,摇晃了一下脑袋,发动引擎,淡道,“陶笛,我送你回家。”

陶笛哦了一声,“好,你行不行?不行我来开车。”

冯宇婷挑眉,“我必须行!我的字典里没有不行这两个字。”

陶笛贝齿轻咬唇角,很邪恶的问了一句,“你真的什么都行?”

冯宇婷一边开车,一边点头,“当然!”

陶笛眼底的那丝邪恶更加明显,“那你能一个人生孩子吗?”

“陶笛,你真无聊!”冯宇婷有些嫌恶的蹙眉淡道。

陶笛嘻嘻的笑道,“犀利姐,你可以换一种亲密的方式叫我吗?比如说叫我小笛笛,小陶陶。或者小萌萌,再或者……”

“你够了!陶笛!”冯宇婷受不了她这么肉麻的说话方式,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陶笛完全不以为然,“其实我还有好几个亲昵的称呼没说出来呢。我怕说出来……会呕心到你。”

冯宇婷受不了的翻白眼,“那你还是闭嘴吧。”

陶笛一下子都没提之前发生的事情,只是用自己一贯的嬉闹方式跟她聊着天。突然,她惨叫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腹部,“啊……疼……”

冯宇婷神色一紧,连忙问,“怎么了?”

陶笛小脸皱成了小包子,只埋头不说话。

冯宇婷急了,“陶笛,你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

陶笛慢慢的抬眸,一脸苦楚的问,“你担心我吗?”

冯宇婷蹙眉,“我是怕你在我车上出意外,我会承担连带责任。”

陶笛哦了一声,又低头捂着自己的腹部呻吟。

冯宇婷直接将车停下,摇晃着她的肩膀,“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吧?”

陶笛摇头,“没事,这点疼我可以承受。没事的……”

冯宇婷近乎是咬牙道,“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陶笛学着她刚才在KTV里面的口气,回道,“关你什么事?”

冯宇婷被堵的楞了一下,很自然的回想到之前她在KTV里面对陶笛说的这句话。她这会听了这句话,心底有些不舒服。那刚才陶笛的心里也应该是不舒服的吧?

她微微吸了一口气,冷道,“说得对,不关我事,你疼死拉倒!”

陶笛心底也傲娇了那么一小下,继续演戏。她捂着腹部,“疼”的简直是死去活来啊。

她看的出来冯宇婷是真的关心她,紧张她,可这货自己别扭的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她能装多久?

冯宇婷伸手扯了扯陶笛的衣服,“陶笛……?”

陶笛“痛苦”呻吟的同时,还故意抬起眸子,虚弱的说了一句,“干嘛?不用你管……让我疼死拉倒……”

冯宇婷两只手指烦躁的揉着太阳穴,有些咬牙切齿,“…………”

陶笛“疼”的肩膀都在颤抖,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黛眉蹙的紧紧的,唇瓣也在颤抖着。她演戏的本事还真是不差,她演的也不是毫无根据的。她只是把之前生孩子时候的痛,在自己身上回忆了一遍。

她一边演戏,一边悄悄的观察的着冯宇婷的反应。

看着冯宇婷担心的越发烦躁的模样,她忍不住在心底给自己点个赞。突然有些嘚瑟的想,也许她进入演艺圈,下一届奥斯卡影后便是她了。

冯宇婷看她痛苦呻吟的模样,实在是无法淡定了,最后直接道,“不管了,我送你去医院!”

陶笛表示拒绝,弱弱的道,“不去,都说了叫你别管我了,你不用理我……让我痛死算了……你说是送我去医院……谁知道你会把我送到哪家医院?万一你把我送进黑诊所,再万一遇到恶毒的医生一不下心出个医疗事故让我命丧手术台怎么办?”

冯宇婷扭头瞪她,“闭嘴!陶笛,你给我闭嘴!从现在开始听我的,我送你去医院!”

陶笛拼命的摇头,“不去……我不相信你……不相信医院……这些疼我能忍受的。我真的可以……”

冯宇婷气的肩膀都在颤抖了,忍不住对她吼道,“陶笛,你是不是疯了?你脑子哪根筋搭错了?真是受不了你了,我真想抽你!你给我闭嘴!”

陶笛被她这气势吼的果真是乖乖的闭嘴,然后看着她掉头往医院开去。

冯宇婷不断的加速,侧眸看向陶笛的时候,突然发现她好像不疼了。正无辜的眨巴着眼眸看着自己,她蹙眉,“你……不疼了?”

陶笛耸肩,“不疼了,好像突然就不疼了。”

冯宇婷倒吸了一口气,“突然疼的那么厉害。突然又不疼了?”

陶笛坐在座位上,摇晃着自己的身子,小声的问,“犀利姐,刚才你有没有一瞬间想要掐死我?”

冯宇婷坦白,“有,我刚才真的很想掐死你!”

陶笛见她慢慢上钩了,立马打起精神,很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眸,“对,这种感觉我跟左轮都有。我相信左轮跟我一样,面对你的抗拒和拒绝,无数次的想要掐死你!”

嘎吱———

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在暗夜中响起。

冯宇婷猛然停车,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看着身边的陶笛。看她澄清的眼眸中一抹调皮的亮光闪过,她终于后知后觉的懂了,“陶笛,你刚才是装的?”

陶笛眨巴着眼眸,点头。“是。犀利姐,通过刚才那件事我想跟你好好谈谈。我们谈谈吧?”

冯宇婷有些生气,“无聊,陶笛你真是无聊又幼稚!”

陶笛一点不生气,小脸上始终弥漫着恬静的笑容,“随便你怎么说,你开心就好。你说完了,我还是要跟你谈谈。”

冯宇婷不想理她了,发动引擎的时候,手臂被陶笛按住,她真挚的看着她,“我们做人,应该学会换位思考。比如说刚才,我不舒服,你很想关心我。可我不信任你,我总是把你推开,你心里是不是很抓狂?你再反过来思考一下,你遇到事情的时候,我也想帮你分担,可你总是不管不顾的拒绝我,把我推开,我心里也不好受你明白吗?”

“…………”冯宇婷深吸了一口气,手臂撑在车窗上,没说话。

陶笛又继续道,“我们人是群居动物,人和人之间是需要彼此信任,彼此关心,彼此温暖的。同时,人和人之间也是不一样的。我只大概的了解到你的爸爸,后妈,妹妹都对你很不友好,可是他们是他们,他们不代表整个世界。你不能因为他们对你的不友好,你就封闭你自己,把其他人的友好都与世隔绝了呀。”

冯宇婷还是没说话,她闭上眼眸,靠在座椅上。

陶笛又凑近了几分,声音缓缓而有条理。“我知道你坚强,你勇敢,你习惯了一个人去承受所有的事情。你觉得你自己什么都可以,可是你这样不辛苦吗?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认为,我们人类活在这个世界上读书,娱乐,交友,恋爱,结婚,宗教,信仰,工作,兴趣,活动,爱好,权力与金钱欲望都是为了分心。分什么心,分孤独的心。所以我们有社交需要,我们需要朋友,需要爱人。你一定要明白你不能一个人总是封闭着自己,那样太辛苦。”

辛苦?冯宇婷脑海中闪过这样两个字,她自问自己辛苦吗?

怎么会不辛苦?

可她也觉得这样的辛苦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她淡淡的扬唇,有些自嘲的开口,“辛苦,我已经习惯这种辛苦了。”

陶笛又继续循循善诱,“可是习惯也是可以慢慢改变的。习惯永远都不是一层不变的,你习惯一个辛苦,也可以习惯有朋友跟爱人帮你分担你的辛苦啊。”

冯宇婷默然……

陶笛又搬出了一则名言,“我再跟你说一段查.艾霍尔的名言,有什么样的思想,就有什么样的行为;有什么样的行为,就有什么样的习惯;有什么样的习惯,就有什么样的性格;有什么样的性格,就有什么样的命运。由此可见,习惯真的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习惯真的可以改变的,我老公季尧,我们婚后他真的改变了很多。最简单的,以前他从来不吃姜片,现在每次吃饭我吃到姜片都会给他。他前不久突然跟我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姜片的味道。”

习惯?

冯宇婷脑海中也在搜索着一系列的习惯,她晚上下班的时候,总会习惯的拿手机出来看一看。看一看有没有未接电话和微信之类的,直到现在陶笛提醒,她才想明白。三年中,几乎每天要到下班的点,左轮就会打电话问她晚上想吃什么?或者想去哪里逛街?

原来,这也是习惯!

陶笛叹息了一声,有些幽幽的道,“其实啊,我多希望你能跟我一样每次受到委屈,或者不开心的时候,都拉着你倾诉。每次遇到困难,也第一个打电话向你求助。这样才叫好朋友啊,我现在看着你一个人承受那么多,那么辛苦。却把我们这些朋友都封闭在你的世界之外,我真的很着急的。很多时候。我都急的想抽你,想咬你。”

她说了这么多,冯宇婷一直都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她有些急了,她本来就是个急性子,急的摇晃着她的手臂,“犀利姐,我在跟你说话。你有在听吗?你有听进心里去吗?犀利姐,我在跟你掏心掏肺的聊天呢,你能不能不那么辛苦?算我求求你了,求你对我倾诉吧,求你让我帮你分担一些吧?”

好基友,一辈子。她为了这个好基友,也是拼了,连脸皮都不要了。

冯宇婷终于侧眸,看着她的眼眸,她眼底的真挚,看的她心口微微的一颤,随即又闭上眼睛,自嘲道。“你说的我都听得懂,可是我发现我已经失去了那种倾诉和依赖的能力。我真的习惯什么都自己扛着了。”

陶笛执着道,“习惯是可以改变的,你可以试着改变自己啊。试着敞开心扉,试着像个正常的女人一样去生活,去经营友情,去经营爱情。该软弱的时候软弱,该依赖的时候依赖,这样你会感受到不一样的温暖的。”

冯宇婷看着她,慢慢的勾唇,“所以,你说这么多其实是帮左轮来当说客的?”

陶笛摇头,“还真不是,左轮没叫我来,是我这冲动的性格自己看不下去了。左轮那么爱你,那么真心的呵护你,你为什么一定要推开他?不管你遇到什么事,家里人怎么逼迫你,你都可以选择跟左轮一起去承担啊。两个人承担,总比一个人忍受要好。”

冯宇婷淡淡的道,“我不觉得他爱我,男人大概只是一时的新鲜感罢了。我名义上的爸爸曾经对我妈妈也是爱的死去活来,结果呢?不过是利用而已。”

陶笛清澈的眸光像是穿透了迷雾,找到了一点方向,她连忙道,“原来问题症结在这里。关于这个问题,你还真是偏激了。大千世界,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你父亲跟左轮是两个不同的个体,他们的行为思想都不一样。你不能因为你父亲曾经的行为,就否定左轮对你付出的一切,这对他不公平。”

冯宇婷苦涩的勾唇,“这个世界本就不公平。”

陶笛点头,“对,这一点你没说错。可是你遭受的不公平,不是左轮造成的,你不能报复道他身上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看的出来你对左轮有感情,只是被你那偏激的思想给掩盖了。”

冯宇婷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对他有感情?我对任何男人都没兴趣。”

陶笛也笑,笑容清浅笃定,“我说可能。我刚上车的时候,你在哭,你面前的仪表盘上面放着你的手机。你似乎是在拨号,是想要拨打左轮的号码吗?所以,你敢说你真的对他没感觉吗?犀利姐,你真的清醒点吧。”

“这个世界上坏男人很多,可是好男人也很多。我觉得左轮,我老公,都是好男人。好男人是需要珍惜的,懂?”

冯宇婷始终是过不了心里那个坎,“左轮对我做过的那些温暖行为,我父亲曾经都对我母亲做过。”

陶笛急的很,“那你说说都是什么行为?”

当冯宇婷将那些温暖行为脱口而出的时候,陶笛唇角的笑容弧度不断的扩大。

冯宇婷被她笑的有些不自然,“你笑什么?”

陶笛脆声道,“看吧,他对你做过的任何温暖事情,哪怕是一丁点的小事你都记在心里。还说自己对他没感觉吗?你骗得了你自己,骗不了我……”

冯宇婷,“…………”

陶笛调皮道,“再来跟你分析分析你这个偏激的心理阴影,你父亲的确不是个好男人,他利用了你母亲。可这跟左轮真心对你是两码事,你不能混为一谈的。你说的那些行为,很多季尧也对我做过,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左轮要比我家老公细心的多。我想你刚才说的那些温暖,大部分真心相爱的男女之间都有过。这天底下幸福的人那么多,你怎么就不给自己幸福的机会?”

“你母亲手中有股权,所以被利用。你手中有股权吗?左轮如果是利用你,他图你什么?他事业比你成功,家世比你优越。你为什么还要钻牛角尖?”

冯宇婷不得不佩服陶笛的口才,被她这样一说,她居然无言以对了。

最后,她重新发动引擎。只淡道,“我很累,不想说那么多了。我不喜欢左轮,就是不喜欢!”

她像是赌气一般说给自己听,更像是在警告自己一样。

陶笛眸底闪过一抹慧光,心想着还死鸭子嘴硬呢。我这还有大招呢……

冯宇婷的车刚发动行驶了没一会,陶笛的手机响了,她接到电话之后脸色大变,“什么?车祸?你们是哪里?医院吗?对……季尧是我老公……还有一个左轮是我老公的好兄弟……他们怎么样了?”

冯宇婷执着方向盘的两只手臂,突然就颤抖了起来。

陶笛哇啦一下子哭了出来,“拜托你们救救他们……拜托……我们马上就赶去医院……拜托……求求你们……”

挂了电话,她的双手颤抖不已,一把抓住冯宇婷,“快,去医院!他们出事了!左轮醉酒驾车……跟一辆大货车相撞,已经快要测不到脉搏了……快啊!!!”

冯宇婷慌了,想要调转车头,可是双臂好像失去力气一样,连方向盘都转不动了。一瞬间。她的脑袋乱哄哄的,一片空白。

陶笛不断的催促着,她更慌乱了。

最后,她也急了,眼泪居然流了下来,“他在哪个医院?我开不了车了……我……我完全转不动方向盘了……我真的开不了车了……怎么办?”

陶笛心想叫你嘴硬,吓死你。

不过,这当然只能是自己心理活动。表面上,她还的装出紧张的不行的样子,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哭,“仁爱医院……好像是仁爱医院……我也不知道了……我来开车……我好像也开不了车了……”

最后,两人是打车去的医院。

————

仁爱医院,急救室。

陶笛跟冯宇婷两人刚跑到这边,急救室的门就开了。

里面的医生和护士,一脸惋惜和哀伤。

他们将里面盖着白布的尸体推出来,集体对着尸体鞠躬哀悼,“左先生,一路走好!”

左先生三个字。像是在冯宇婷心里炸出一道口子,顿时血流成河了。

她的双腿也跟着颤抖,下一秒就直接跪在了地上,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

陶笛故意哀嚎着,两只眼睛悄悄的注意着冯宇婷的反应……

冯宇婷的眼泪就像是断线的珍珠一样砸下来,她从来没有流过这么多的眼泪,从来也没有这么失控过。左轮死了?她就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支撑一样,连站都站不起来。

旁边有护士过去将她扶起来,她一把抓住护士的工作服,“左先生是不是左轮?是不是?”

小护士艰难的点头,轻声安抚着她,“是,小姐你是他女朋友吗?节哀顺变,左先生死的实在是太惨了。现场几乎是血流成河……”

冯宇婷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吼道,“你们有没有搞错?不对……你们一定是搞错了……他不会死的……他怎么会这么快就死了?你们搞错了……”

有其他的护士上前拉开她,跟着劝道,“节哀顺变……左先生已经走了……实在是太惨了,简直是面目全非……你再去看他最后一眼。跟遗体告别吧!”

冯宇婷不停的摇头,哽咽,“不可能的……你们都是骗子……他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容易死的……不可能的……”

她的脚步踉跄着,却连看他遗体最后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她高挑的身形,此刻就像是枯枝一样摇摇欲坠。

陶笛也哭着上前,喃喃道,“都跟你说了要珍惜……珍惜……现在好了……左轮没了……冯宇婷你会后悔一辈子的。好端端的人就这么没了……”

冯宇婷只能流泪,她已经悲痛的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当她看见他的尸体的时候,那些昔日的温暖像是海水涨潮一样涌过来。

在一起的三年,她很少给他打电话。可每次只要她打电话过去,不管他在做什么,他都会立刻放下。

她来大姨妈的时候痛经,他大半夜开车出去找24小时便利店。帮她买红糖回来煮红糖水,还帮她买回来一堆姨妈巾。

她无意中说了某个牌子的护肤品好用,第二天总会收到他给的惊喜。

她喜欢买口红,他就在商场里面专门设立了那个牌子的口红专柜。只要一出新款,他总是能第一时间送到她面前。

下雪天,下雨天,他不管再怎么忙都要过来接她下班。他总说女人开车就像是马路杀手。他不能放心……

他总说想要结婚,可她总是冷淡的说不想结婚。而他又总是板着脸,却又退让的说,死女人,你真麻烦!哥等你,这辈子算是砸你手里了……

曾经那些点点滴滴涌上心头的时候,她突然觉得那些温暖太过炙热,而她之前一直浑然不觉。

她错过了什么?

她错过了回应他的热情,回应他的炙热,就像是陶笛说的那样。她一味的否定他,对他不公平。可她一直都是在拒绝他,冷淡他,从来没有给过他一个温暖的笑容。

他死了,再也没人像他那样迁就她,宠着她了吧?

天啊,她都做了什么蠢事?

就这样永远失去他了吗?

她出了任何意外,他都不会再保护她了吗?

她再也借不到他打过来的电话和发过来的信息了吗?

“左轮!你混蛋!你怎么可以就这样丢下我?”冯宇婷再也忍不住了,心底的那些情绪,像是泄洪一样的发泄了出来。“你混蛋!!”

她趴在他的“尸体”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而现场原本那哀伤的气氛突然就变了,变的……有些感动,还有些温馨。

陶笛早就不哭了,这大晚上的演出容易么?口水都快流干了,还搭上好多泪水。她的眼睛都快哭肿了,不知道明天脸蛋还能不能像今天这么美呢?

这会她眨巴着眼眸,正到处找她家老公呢。看来,她给老公布置的这个任务,老公完成的很好。

之前对着“尸体”鞠躬的那几名医生,中间有一个年轻的女医生忍不住笑出了声。

冯宇婷抬眸看着她,那凶狠的眸光瞪了过去。

女医生吓的当即就掩唇,降低存在感……

而一直装死的左轮,在听见女医生的笑声之后,猛然坐起身子来。

俊脸上闪过一抹意犹未尽,这女医生演戏功底不行啊。怎么能笑场呢?害的他还有很多想听的话都没听到呢?

他这么坐起来,把冯宇婷都惊呆了,她懵然的看着他,“你……你……你没死?”

左轮一如既往邪魅的扬唇,那眼神里面满是得意和宠溺。“姑娘,你这么爱哥,这么在乎哥,哥怎么舍得死呢?”

冯宇婷先是震惊的看着他,然后看向陶笛。

陶笛低着头,努力降低存在感。

冯宇婷终于反应过来了,她拧眉,扬手就要扇左轮耳光,“骗子,陶笛,左轮,你们两个大骗子,又合伙骗我!!!”

她的手臂被左轮拉住,然后猛然一收,她就栽到了他的怀中。

左轮眸光深邃无比,紧紧的抱着她,呼吸着她身上的香气,喃喃道,“姑娘,大宝贝,哥真的很想你。哥这些天都没睡过一个好觉,睁眼闭眼都是你的影子。你特么真是折磨死哥了……”

冯宇婷原本习惯性的挣扎,可是想到陶笛说的试着改变习惯。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有些僵硬的伸出手臂回抱着他,试着让自己心无旁骛的感受着他怀抱的温暖。

左轮的深情瞬间就接受到了她的回应,他的眼眸中有五彩缤纷的色彩绽放开来,长臂将她拥的更紧了。嗓音沙哑,“姑娘,以后不跟哥闹别扭好不好?你看哥死了你那么难受,你还跟哥别扭个什么劲?世界这么美好,何必浪费时间在跟哥别扭上?以后哥会对你好,会给你幸福,比这三年还要好?好不好?”

冯宇婷原本平静的心湖,荡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他的话,竟像是蜜糖一样在她的心口荡漾。这是她第一次心甘情愿的在他怀抱中,不挣扎,不反抗,只用心的感受着。奇异般的,她感受到了幸福和温暖的味道。

原来,她真的可以幸福。

她抬起眼眸,冷艳的五官上闪过一丝别扭的动容,“我……我能相信你吗?”

左轮不容置疑道,“能,你必须相信哥!哥以后会努力对你更好,让你爱哥爱的不要不要的。还有一点很重要,不管以后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让我一起跟你分担。有了哥,你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知道吗?”

冯宇婷的脑袋还有些懵懵的,不过,幸福感却是满满的,她点头,“我试试。”

陶笛终于松了一口气,而自家男人也终于出现了。

季尧看见这一幕,转身走向陶笛,也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陶笛有些懵,小声嘀咕道,“干嘛……突然拥抱我?人家小两口终于看清了真心,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季尧原本冷冽的眸底,柔情一片,深邃的如同汪洋大海,“奖励的拥抱。”

陶笛喃喃的重复,“奖励的拥抱?”

“嗯,奖励我老婆的聪明才智。终于帮到左轮了,我们终于不用看他那张苦瓜脸了!”季尧磁性的嗓音,在她耳畔如同泉水一般响起。

陶笛的清透的面孔上面扬起璀璨的笑容,萌萌哒的点头,“嘿嘿,我也发现我好聪明的呢。老公,你能不能给点实惠的奖励?比如说甜点之类的?我想吃芒果千层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季尧就已经牵着她的小手,“没问题,现在就带你去买。”

只是,他走了两步之后,又转身看着刚才参与演出的医护工作人员,长指在空中点了点。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势,“今天晚上辛苦大家了,护士长统计一下名单。这个月在场人员,奖励双倍……不,三倍!”

那些参与演出的医生和护士,立刻激动的眉飞色舞。

左轮刚准备感动一下,毕竟小嫂子帮了他这么大的忙,大哥又这么大方。只是,下一秒季尧的话,让他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季尧原话是这样的,“那个奖金直接问左先生那边拿,他不差钱!”

说完,就牵着自己的小妻子离开了。

左轮蹙眉,你大爷的,你妹的,你全家的!典型的资本家!

不就是钱嘛,他真不差钱!

低头看见怀中那个前所未有温顺的姑娘,他激动的不管不顾的亲吻上她的红唇,一如既往的在上面辗转反侧……

冯宇婷被吻的有些蒙圈,他的吻还是跟以前一样的热情。但是又好像有些不一样,以往的吻满是征服的霸道,这一次似乎多了几分珍惜的味道……

医护人员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冯宇婷第一次敞开心扉,感受着他的吻,然后她便沉沦了……

————

筱雅出院了,已经开始恢复工作了。

季向鸿很疼她,把她安排在季氏工作。

最近东城出了一个大项目,几家大公司都在虎视眈眈的争取这个项目。

其中,最有实力的便是季氏,卓越,左氏,还有一个这几年横空出世飞速发展的超越公司。

其实,前面三家公司早有合作,而且还达成了共识,彼此之间都是良性竞争。虽然大家私底下关系很好,可商场有商场的规则。大家合理公平竞争……

而后面那家超越公司,来头就有些大了。

据说,超越公司的总裁很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

竞标现场。一切都在按照正常的流程走。

就在大家以为超越公司代表稳操胜算的时候,最后季氏一举夺冠拿下了这个项目标书。

竞标会结束之后,筱雅用私人号码给季诚发短信,“怎么回事?我都已经铺好路子,你最后标书的价格怎么就降了?”她忙活了差不多一个月时间,为的就是帮超越公司拿下这个项目,没想到最后还是季氏拿下了。

季诚慢条斯理的回短信,“我自有用意。”

而左轮也在竞标会结束后,给季尧打电话,他的俊脸上闪烁着深意,“大哥,你果然预料的没错。超越没拿下这个项目。”

电话这端的季尧,深眸中浮现运筹帷幄的深色,薄唇微微上扬起一个犀利的弧度,“很好,这一次我一定会让季诚原形毕露!”

左轮最近抱得美人归,心情是大好,“哥,你简直赛过诸葛亮啊!”

季尧蹙眉,然后一本正经的来了一句,“我比诸葛亮帅!”

左轮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一阵无语后,挤出几个字,“不要脸!大写的不要脸!!!”

挂了电话,他手机上面跳出来两条微信。

他长指一划拉,就打开了微信,当看见里面的内容时候,那双微醺的桃花眼瞬间就瞪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