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突然好想谈恋爱!/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有些哑然,澄澈的眸底荡漾着一丝迷惑的光芒,小手伸进他的睡袍当中,习惯性的寻找着温暖。他的胸膛结实而温暖,简直就像是个小火炉,有效的缓解了她的手脚冰凉。

季尧深邃的眸子里顿时浮现一片炙热的光芒,垂眸视线定格在她那张明媚动人的小脸上。她似乎最喜欢趴在他的胸口,他亦是很喜欢她这样趴在自己胸口。他很享受,她小脸贴在他颈窝的那种肌肤相贴的炙热感。

两具身体这样火热的交贴着,重叠着,他感受着她的依赖和满足,心口软软的。

外面阳光很大,暖暖的折射到米色的窗帘上。

一如他的心情,温暖而舒适。

他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宠怀中这个小女人,用他助理的话来说,好像就是宠的没底线了。

所以,他才会在她发了一条朋友圈之后,丢下一大滩的工作。去甜点店。买来她爱吃的甜点带回来陪她腻歪在卧室。

陶笛这会可激动了,心底可甜了,就像是打翻了蜜罐一样甜甜的。

她看了左轮跟冯宇婷两个人发出来的秀恩爱的朋友圈之后,她把两人的朋友圈截图下来,然后叨叨了一句,“别人家的未婚夫真体贴,吃个下午茶都不忘秀恩爱。突然好想谈恋爱……”

她骨子里比较小女人,再加上以前是做文字公司的,就喜欢写点小心思分享一下。发完了,她又去跟季霄凡玩儿去了。

没想到,半个小时之后,别墅门口响起汽车引擎声,然后在她诧异之下,就听见了男人熟悉的脚步声。再然后,那一抹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她面前了。

他逆光而站,身影忖的越发的挺拔魅惑。

她微微张着嘴巴,下意识的都快看呆了。

直到季霄凡小人精激动的站起来,稚嫩的嗓音兴奋道,“爸爸,你是回来陪我踢球的吗?是不是因为我最近比较听话,你要奖励我?”

季尧没说话,只是将手中甜点的盒子晃了晃。

季霄凡瞬间就偃旗息鼓,一屁股在地毯上坐下,噘着小嘴,一脸的嫌弃,“又是陪老婆的,妈妈可真麻烦。总是缠着爸爸陪。”

陶笛秀气的眉头微微蹙了蹙,她这是躺着也中枪?她可没整天缠着季尧啊?

不过,她的好心情才不会因为小坏蛋而受到影响呢。她喜滋滋的上前接过甜点,还嘚瑟的招呼小坏蛋一起去。

虽然最后的结果是她被小坏蛋华丽丽的嫌弃了……她不介意!

季霄凡小人精当真是嫌弃的不得了,对着陶笛傲娇道,“女人就是吃货,麻烦!”

季尧坐在一边陪着陶笛吃甜点,然后霸气的说了一句话,“时光无法穿越,无法回到过去。婚前恋爱你没机会了,不过,我可以在婚后宠你疼你!”

陶笛感动的眼眶都湿润了,晶莹的水眸眨巴眨巴着,“你确定?”

季尧倨傲的点头,眸光深邃不减,“确定!”

“嘻嘻……老公你好帅,宠老婆的男人最有魅力了!”

季尧,“…………”

陶笛吃完了甜点,心情美美的。然后季尧就陪着她上楼午休了,在午休的时候她看见了新闻报道,然后她就疑惑啦。

她听了男人的话,更加迷茫了。哪个环节都没问题么?那他要怎么让季诚原形毕露?

直到她的小手被男人猛然捉住,她吃惊的倒吸了一口气凉气。迷惑的眼眸瞬间氤氲了一层迷离之色,看着男人将她的小手放到唇瓣疼惜的亲吻着,她的脊背猛然绷紧。

男人眼底那越发浓烈的炙热,她不会看不懂的。

她下意识的敏感动作,更像是一只大手撩拨了季尧心底的敏感神经。他的眸色黯了一下,墨色更深,眸底流动着炽热渴求的因子。下一瞬,他已经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两个人成功的转换了一下位置……

她浑身瘫软,然后就是不停的沉沦再沉沦……

婚后的生活大多数时候是幸福甜蜜,但是偶尔也会有不美妙的插曲。

比如说,当季尧跟陶笛正如水缠绵在一起的时候,卧室的门口传来细微的脚步声,紧接着,敲门声响起,“扣扣……”

这敲门声,一听就是季霄凡那个小坏蛋。

季尧浑身的肌肤都绷紧,陶笛也吓的猫在他的身下,不敢出声,“…………”

“爸爸妈妈……”季霄凡小人精也是躺着也中枪,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道低沉而紧绷的声音打断。

“什么事?说?”

季尧忍的很辛苦,额头上大汗淋漓,炙热的眸光闪过一丝暗光。这个臭小子,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情,不然他会忍不住揍他!

“iPad上面有说最近新出了一款……”

“够了!”季尧几乎是咬牙挤出这两个字,就为了破玩具打扰他们好事,季霄凡真是欠揍的很。

季霄凡有些委屈的站在门口,稚嫩的声音里面满是渴求,“爸爸,我想要……”

“我说够了!现在立刻下楼跟育儿师玩!”季尧命令的口吻说道,这架势很有威严。

能没威严嘛?现在这关键时候,可是要命的时候。他哪有时间听这小子废话。

一直猫在男人身下的陶笛有些不忍了,都说每一个母亲的心都是柔软的。她红着小脸,轻轻的推了推男人的肩膀,然后对着门口说道,“季霄凡,爸爸妈妈在休息。你不要打扰爸爸妈妈,你想要什么可以跟干爸说。干爸电话号码你知道的,对吗?”

季霄凡那双有些暗淡的小眼睛里面瞬间亮起一束光芒,立马蹬蹬的迈着小腿下楼去了。

卧室里。依然是一片氤氲的炙热。

季尧压低的呼出一口气,继续……

陶笛在过程中,突然想到一件事,她轻语道,“老公,你偏题了。我们现在正在说那个项目的事情……你怎么……能……你都还没回答我呢。”

季尧附在她耳畔轻语了几句,陶笛清澈的眼眸慢慢的睁大,然后眸底闪过一抹信任,继续沉沦……

————

季霄凡下楼之后,就给左轮打电话了。

左轮这个时候刚开完会走出办公室,口袋里面震动的手机,让他很快就接通了电话。

“干爸……”这稚嫩的声音,听着就舒服。

“嗯,干爸在。”左轮应的很大声,也很干脆。只是,应完了之后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季霄凡这小子傲娇的很,可是很少给他打电话的。每次打电话,都是有求与他的……

他清了清喉咙。挑眉,邪气道,“季霄凡,你又看中哪款汽车了?我说你是不是走火……”

季霄凡回答也很干脆,并且出其不意的说了一句,“干爸,还是你懂我。你很聪明!”

左轮说话间已经回到办公室了,正在喝水,差点就把自己呛到了。“咳咳……”

走火入魔这四个字,他是说不出来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抽出纸巾优雅的擦拭了下唇角,玩笑着问道,“季霄凡,这一年到头的干爸给你买多少玩具了?你是不是也应该换个对象了?比如说,你爸妈,你爷爷……”

季霄凡一本正经的道,“换过了,爸爸妈妈没空,让我给你打电话。”

左轮拧眉,咬牙,心底诅咒季尧晚上硬不起来。他眸光一转,又调笑着问,“好吧。那么……你能说出几句干爸爱听的话吗?说不定干爸听了心情好了,就能同意给你买了……”

季霄凡机灵的眼眸转了转,很快就想到了,“干爸。冯宇婷干妈真漂亮。比我妈妈还漂亮!”

左轮俊逸的面孔上面满是绷不住的笑容,唇角都忍不住上扬。这小子,长大了肯定有前途。

季霄凡说完了,又恢复了傲娇,“干爸,你看行吗?行就赶紧给我买,不行我就直接打给干妈了。”

“哈哈……”

左轮是再也忍不住了,失态的笑了出来,脊背都笑的颤动了。“季霄凡……你太有才了。好吧,干爸牺牲一下准了。看好哪款玩具了?直接发图片给来……对了,你会发微信吗?”

季霄凡不屑的道,“当然会!不过,我不认识字,我只能给你发图片和语音。”

说完,就挂了电话。

左轮对着手机,笑的嘴角都快抽了。忍不住啧啧的赞道,“基因好就是不一样……”

想到基因。自然就想到了小孩子。想到小孩子,很快就想到了结婚。

突然,来了兴致,冲动的给冯宇婷打电话,“姑娘,咱们结婚吧?”

冯宇婷正在看资料,听的一愣,手机都掉到了办公桌上。然后反应过来之后,她傲娇的蹙眉。“不嫁!”

左轮表情顿时丰富了,又开始给她洗脑了,“姑娘,为什么不嫁啊?哥对你不够好吗?这三年多哥心里只有你一个女人,哥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你看。结婚后哥也更加方便照顾你,保护你呀。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甩流氓,你听过没……”

冯宇婷受不了他的废话连篇,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说出的话更加有条理,“不嫁的理由有两条。第一,你这种求婚方式太不浪漫。第二,我还没享受够恋爱的甜蜜。好了,就这样,我先工作了。”

左轮再次被挂了电话,他鼓起腮帮子,暗自嘀咕。

不浪漫?

他不浪漫吗?

好吧,他这求婚方式还真是有些急促,有些不浪漫。

这点他可以改。

可是,她没享受够恋爱的甜蜜是什么鬼?

她什么时候能享受够?

这女人是不是太宠了,就会逆天?会造反?

真是……让人抓狂啊!

————

季家老宅。

因为季氏竞标失败,在最后一轮败给了超越公司,季向鸿心情显得有些低沉。

晚餐的时候,筱雅主动道歉,“季叔叔,对不起,这次让你失望了。是我努力的还不够,没能拿下这个项目。”因为季向鸿一直没有公开她的身份。所以她一直都是叫季叔叔。在家里也是一样的,因为家里时不时会有佣人走动。

季向鸿抬眸,眸光依旧深沉的看着她,淡淡道,“没关系,生意场上没有常胜将军。我没放在心上,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筱雅心底有些心虚,可她隐藏的很好,只表现出了淡淡的失落。“话是这么说,可我依然觉得很抱歉。你很放心我,这个项目直接交给我负责。我却没能拿下这个项目,是我自己努力不够,我应该总结原因,反省自己的。”

季向鸿叹了一口气,嗓音有些低沉,“没事,以后继续努力就行。”

筱雅也轻轻的叹息,有些食不知味,“我保证以后会努力的,我知道其实季叔叔很看重这个项目的。毕竟,这个项目能带来的利润实在是太大了。我本以为就算我们公司不能中标,尧哥哥的公司也能中标,没想到两家公司都没能中标。超越公司的代表,一个个也都高深莫测。我期间套过他们几次话,却连他们公司总裁姓什么,是男是女都没套出来。这家公司真是神奇了……”她故意这么说。只是为了试探季向鸿的反应。

季向鸿正在喝汤,放下汤盅后,看着筱雅,语气依然低沉,还透着一丝疲惫的沙哑,“江山备有才出啊。不得不承认,东城还是有很多人才的。东城的天下也不是季家的天下,想开了也就没那么失落了。做生意,也像是古代打仗一样。胜败乃兵家常事,学着看淡吧。”

他这话像是安慰筱雅,也像是安慰自己。

季诚默不作声的吃饭,听到这句话,眼底闪过一抹鄙夷的暗光。老东西,居然懂得审时度势了?用不了多久,他会让他明白东城只是他季诚一个人的。

哦……不对,等到那时候他会考虑改姓。他恨季家的每一个人,恨季向鸿的偏心,恨季尧的卓越。他很讨厌季这个字眼!

筱雅听了,装出很感动的道,“季叔叔,我知道你这是宽慰我呢。我很感动,也很愧疚,只能用不断的努力和拼搏来回报你了。对了,要不要我派人去查一下那家公司的底细?我真的很好奇,我的对手到底是谁?我败给谁了?”

季向鸿眼底闪过一丝无奈,摇头,“不用浪费时间了。我派人查过,小尧也派人查过。对方公司保密工作做的很好,一点头绪都查不出来。算了,不去过多的纠结这件事了。只要对方不是恶性竞争,就没必要过多的浪费时间在对方身上。公司这段时间业务也很忙,我们还是要把精力放在当前业务上。只有自身不断的强大,才能迎接下一轮挑战。”

筱雅听了心底很得意,果然他们都查不出季诚才是超越公司的幕后操控者。她表面上不动神色,轻轻的点头。“嗯,季叔叔你说的对。通过这三年的跟随,我发现我越来越崇拜季叔叔了。季叔叔这些年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不但是很有经验。而且,为人很有深度和高度。我刚才是鲁莽了,被这样一提醒才觉得真的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对方公司身上。”

季向鸿看着她的眸光多了一丝柔情,“这三年,你也很辛苦,也在不断的成长,我都看在眼里的。倒是小诚,还是这么不争气。以后别没事整天瞎鬼混,多跟你小雅姐姐学学。”

季诚闷声道,“知道了。”

季向鸿看着他眉头不断的拧紧,无奈的叹息,都没什么胃口了,丢下筷子,“算了,吃饱了。不吃了。”

筱雅乖巧的劝道。“季叔叔,你别生气。自己身子最要紧,我再给你盛点汤吧。喝点汤补补身子。”

季向鸿唯一安慰的是看见女儿这张乖巧的面孔,他忍着脾气喝汤。

喝完了汤之后,他擦拭了一下唇角,起身,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季诚跟筱雅,嗓音也低沉暗哑,“其实。季诚是我的孩子,筱雅是我孩子,季尧也是我的孩子。我是你们的父亲,我对你们的爱是一样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希望你们能多理解父亲,也请你们相信父亲对你们的爱。眼看着我就老了,很多事情都心有余力不足了。赚钱多少,我已经看淡了。我只希望我们一家能和睦,温馨。”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筱雅跟季诚相视一看,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不屑闪过。

筱雅心底既委屈又鄙夷,说的好听的很。好话谁不会说?

事实上呢?她都已经跟他相认三年多了,他一直都没更改遗嘱,他偏心季尧。简直偏心的有些走火入魔了。

季诚更加对季向鸿这些年的偏心行为恨之入骨,他每天都懒得看季向鸿一眼。

————

二个月后。

超越公司接下的那个政府旅游城项目,经过日夜赶工之后,大致规模已经落成了。

下一步,就要进行室内外的装潢了。

季诚公司起步,运营,都是暗中操作。其实他自己并没有什么家底,接下这样一笔大项目,肯定要向银行申请贷款。

他申请了一个亿的贷款,贷款步骤很顺利,很快就审批了下来。

拿到贷款,下一步又开始快马加鞭的赶装潢进度。

就在这个项目进行的顺风顺水,如火如荼的时候,东城电视台突然曝光了一则惊天新闻。

这则新闻报告的是有关于旅游城项目的那块地,由于涉及化学污染,所以根本不能作为旅游城来开发。

这则新闻曝光出来,正在进行中的旅游城项目第一时间就被查封了。

当季诚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当即就炸毛了。他第一次不淡定的跟助理吼,“快联系之前负责这个项目的政府官员,立刻!!”

当他得到秘书的回复之后,他的双腿居然开始哆嗦,牙齿也不停的打颤。眼眸中惊现了猩红的暗忙,在四处涌动着,心口那处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了一大锤。他所有的一切,都被砸碎了。

那么久的隐忍和伪装,换来的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突然,口中有一丝猩咸的味道涌出来,下一秒,一口鲜血涌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