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完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则新闻报道出来的时候,筱雅在医院探望姑姑季洁。

三年多了,季洁一直都是植物人状态。

因为请了专业的护理人员,所以季洁的身体状态还好。衣服每天都换洗,床单被套也有每天都清洗,身子也有专门的人帮她擦洗,定时的翻身。植物人容易生的褥疮,还有肌肉萎缩这些症状,她都没有。

筱雅来看她心情是比较复杂的,她害怕面对季洁,因为她曾经不止一次动过想要杀她的念头。可是,季洁曾经对她的关心和照顾都是真心的,所以她隔断时间就会怀着复杂的心情来探望一下姑姑。

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姑姑,她有些惆怅的在她床边上坐下。

三年前的那些点滴,一点一点的浮现在脑海中。

姑姑对她就像是第二个母亲一般,她的母亲出事之后。姑姑就义无反顾的来东城照顾她了。

那时候,姑姑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让她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那时候,也只有姑姑是义无反顾的支持她跟尧哥哥在一起的。没想到,最后却闹了一个乌龙笑话,她跟尧哥哥根本就不可以在一起……

不知道姑姑现在清醒着,知道这件事会是什么反应?

病房里面开着电视,电视上面播放着新闻。

新闻上面刚好播放到旅游城那块地出问题的这则新闻,筱雅看了之后,一双眼眸倏然睁大,手中拿着的棉签掉到了地上……

这则新闻,在东城掀起了巨大的热浪。

下一秒,她就冲了出去。

她直接开车到超越公司大门口,门口早已被记者挤爆了。

她很想进去看看,可是,记者的阵势太强大了,她根本就无法靠近。

她想到季诚,立刻调转车头回老宅。

季诚的房间内,拉着厚厚的窗帘,遮住了所有的光线。

筱雅推门进来,用了几秒才适应眼前的黑暗。她着急的上前,慌乱的道,“小诚,出事了……那块地出事了……你知道吗?”

房间内太黑太黑,她看不清季诚的表情,只感觉到他身体很僵硬很冷。

看见那则新闻之后,她早已方寸大乱,“季诚,我跟你说话呢。你倒是说话啊!!!”

回答她的,不是季诚的言语,而是他口中喷出的一口鲜血。

筱雅感觉到手背一阵湿润之后,蹙眉去开灯,这一开灯吓傻了,“小诚……你怎么……怎么吐血了?”

季诚的白色衬衫上面已经沾满了鲜血,面前的地板上也有一滩鲜血,她自己的手背上衣服上也沾上了他的鲜血。

她当即就吓的腿软,本来小诚是她复仇唯一的指望。他变成这样,她要怎么办?

她喃喃的道,“小诚,你别这样……你会吓坏我的……你真的别这样……也许事情还有转机的。也许真的有转机的,你先冷静一点。”

一向遇到任何事情,都比她有主张的季诚突然变成这样,她心里实在是没底了。就像是在高空中飘荡的树叶,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飘到哪里,最后又会落在哪里?

季诚是接受不了刚才秘书跟他汇报的那个消息————

旅游城那块地有问题,而之前负责这个项目的那个政府官员涉嫌贪污,已经被停职查办了。在停职查办的当天,那名官员自觉罪孽深重,已经跳楼自杀了。而他正在进行的项目已经被政府查封……

这个消息闹出来之后,各大股东肯定会要求撤资。这对公司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而他之前从银行贷款出来的那一个亿,已经全部砸进去了。

现在告诉他项目土地涉嫌污染,项目停工,无疑是要他砸锅卖铁。

银行亏空的那一笔资金,他就算是砸锅卖铁也弥补不上那笔亏空。

刚才听秘书那慌乱的口气,公司肯定已经乱成一团了。

他久久的沉默,眸光被蒙上了一层灰暗。

筱雅急的哭了,“小诚,你倒是说句话啊?也许有转机的,你再想想办法,你再想想其他办法。你那么精明,那么有头脑,不会一次就被打败的……”

季诚的身子踉跄的晃了一下,终于开口了,嗓音暗哑的有些让人心颤,“还能有什么办法?”

筱雅眸光不断的转动着,“我们可以追究之前负责这个项目的官员,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完全是他的责任。这块地有问题,干嘛还能审批通过?我们可以告他的……”

季诚凉凉的道,“他跳楼了……怎么告?”

筱雅心头狠狠一颤,双腿发软,差点就瘫倒了。她喃喃的摇头。“怎么会突然这样?怎么……会啊?”原本这个项目进行的很顺利,她以为她跟季诚真的可以成功。这个项目成功之后,季诚的实力再也不容小觑。

到时候,别说是抢夺家产了,就连吞并季氏都不是难题。

可现在……居然出了这种事。

她不可置信的摇头,“我想不通……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季诚的深眸中凝聚了一团墨黑的雾气,垂在身侧的拳头握紧,咬牙。“一定是季尧,一定是他搞的鬼!”

他千算万算,千小心万小心,项目进行中的每一个环节,他都小心翼翼的堤防着。可没想到,那块地有问题。

他怎么也算不到,这个项目一开始就是坑。

他跳下去的时候浑然不知……

没错一定是季尧搞得鬼,只有季尧能这么缜密的设计好每一步,让他不知不觉中走向毁灭。

再联想到两个月之前,季向鸿对他跟筱雅说的那段话。他基本上可以确定,季向鸿也知道这个项目是个陷阱。而那时候,季向鸿说的那番话,算是对他们的一个警告。

该死的!

可当时的他,居然只是沉浸在初步的喜悦当中,居然没深究老东西那番话的意思。

他自以为又政府部分招标的项目,绝对不会有问题。所以。他只在项目的环节中堤防,却压根没有怀疑到那块地。

他恼羞成怒的一拳砸在墙壁上,狠狠的砸上去。

这闷响,就像是砸在筱雅的心口。

砸碎了她的梦,砸碎了她所有的希望。现在希望变成了奢望,季诚这么会谋算的人都这么慌乱了。这次事情闹大了,怕是无法逆转这样的处境了。

第二天。

她下班的途中,绕道去了超越公司。

进去之后。满眼的狼狈不堪。

办公室的外面玻璃上贴着封条,办公室的东西都被砸的稀巴烂。

就连保安都脱下工作服,不见踪影了。

的确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员工们也知道怕是无力回天了。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

她看的心都已经凉到了极点,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那座大厦走出来的。

回到家里,季向鸿还没回来,她直接冲进季诚的房间。

季诚还站在窗口的位置上,还是昨天的那个位置,他面前的鲜血都已经干涸了。

他从昨天,一直站到今天。不眠不休,不吃不喝。

昨晚季向鸿回来的时候,他借口喝多了,一直待在房间。

筱雅现在唯一的指望都没有了,全身像是被抽走了力气,她看着季诚不满道。“现在怎么办?难道完了吗?一切都完了吗?”她现在很害怕,全身都充斥着恐惧因子。明明已经是初夏了,可她仍然觉得身上阵阵寒气入侵着。

好冷……冷的她都开始哆嗦了。

她昨夜也是一夜没睡,季尧已经洞察了小诚的居心,那她也参与其中的事情肯定也败露了。

季尧那么聪明的人,肯定已经知道她故意泄露标书低价,泄露设计创意的这件事。

季尧知道了,季向鸿肯定也知道了。

她想要明哲保身。可是她现在似乎已经脱不了干系了。

怎么办?

到底要怎么办?

人在极度恐慌的时候,就是会容易胡思乱想。这个时候,她真的想了很多。她想当初从一开始就不该跟季诚合作,也许不跟季诚合作,她还是个养尊处优的季家千金。

可,现在事情一旦败露。季向鸿还能认她吗?

如果季向鸿不认她,她岂不是一无所有了?

还有季诚,这个男人这么会谋算。他会不会再最后的关头把一切事情都嫁祸给她?

虽然季诚这三年对她还算好,可他们之间顶多也就是互相利用,相互温暖的关系。他会不会把她拉下水?

季诚眼眸猩红着,看着筱雅那纠结的面孔,眸光倏然深沉了几分。突然转过身,将筱雅拉起来,抵在墙壁上,然后用暗哑的像是来自地狱般的声音道。“不会!我们不会完的!我们还有办法,我还有办法的……”

筱雅像是在黑夜中看见了一盏明灯,唯一的一盏明灯,虽然灯光微弱,可也是光亮。黯淡的眸底,略过一抹光亮,“什么办法?小诚,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季诚冷冷的勾起唇角,眼底的暗光越发的沉深,好像是化不开的墨汁。墨汁里面包含的是一种紧绷的,猩红的,肃杀气息。

筱雅被他的眸光吓到了,她一惊,肩膀开始瑟瑟发抖,“小诚……你……你什么意思?”

季诚一只手按着她的肩膀,一只手在脖子上做出一个抹刀的阴狠手势。

那紧绷的眸光里,满是让人战战兢兢的寒彻。

筱雅的心脏猛然一沉,下意识的摇头,身子颤抖的仿佛风雨中的枯枝,“不……小诚……不……你能那么做。你是不是傻?你要杀谁?杀季尧还是杀爸爸?”

季诚微微眯起眸子,眸底的危险之色更加明显,声音像是从齿缝间摩擦出来的,“杀了老东西!”

筱雅身子颤抖的像是随时能倒下,她只能本能的抓起季诚的胳膊。不停的摇头,眸光慌乱到了极点,“不……你疯了是不是?杀了爸爸也没用……爸爸的遗嘱是早已立下的……杀了爸爸季尧第一时间就继承了百分之九十的遗产……你是不是傻?得不偿失的事情我们干嘛要去做?”

季诚眼底闪过一抹癫狂之后,咬牙冷道,“你只管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下面的一切我会安排好。爸爸身边的那名律师是我的人,到时候凭借着老东西的指纹和印章,还有我早已准备好的模仿签名。我们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篡改遗嘱,然后光明正大的继承遗产了。这样,用季氏去填补之前那个空缺,我们才能有翻身的机会!”

他越说越激动,脸部的肌肉都在颤抖着。

筱雅被他那阴森森的眼神逼得快要无所遁形了,她只是本能的胆怯着,本能的摇头,“这……太冒险了……如果季尧洞察了我们的居心,那么爸爸一定会对我们有所防备的……这太冒险了……真的不能这么做的……我害怕……”

季诚发疯一样的摇晃着她的肩膀,“所以,这件事必须由你去做。季向鸿是你的亲生父亲,他即使洞察了我们的居心,他也不会想到我们会对他动杀心的。尤其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不会预料到的。我们现在必须尽快动手,越快越好。”

筱雅泪如雨下啊,真的很紧张。“小诚……我不行……你让我亲自杀人……还是杀我自己的亲生父亲,杀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做不到……我不敢啊……我真的不敢,你别逼我……”

季诚激动不已,压低声音,“什么叫做险中求胜?这就是险中求胜,你必须这么做。这是目前唯一一个办法了,难道你想要看着我们两个被赶出季家?可能我们以后在东城都活不下去了,永无翻身之日了。你真的想要过那种凄惨的生活?”

筱雅深呼吸,有一些动摇。她不想被赶出季家,真的不想。

可季向鸿那么偏心季尧,若是季尧想要把他们赶出季家独霸遗产,季向鸿一定会同意的。

到时候,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她现在也真的没什么人可以依赖,可以利用了。顾恺泽虽然爱她,可他只是个律师。再说了,她以后不能生孩子了,再没光鲜靓丽的身份背景,她还怎么征服男人?

此刻,她的心情是嫉妒矛盾的,挣扎在痛苦的边缘……

季诚的手指差点就激动的掐到她的血肉当中,“筱雅,你不能再犹豫了。我们现在必须这么做!听见没有?这是你我唯一的活路!事成之后,我们会拥有季家所有的产业,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筱雅最终还是动摇了。她的心理底线早已溃不成军了。她受不了这样的逼迫和蛊惑,她点头,“我要怎么做?你说我……怎么做?”

季诚咬牙,眼底的阴狠越发的疯狂,低头在她耳畔低语————

筱雅听了之后,眸光瞪大,最后咬牙点头。

————

夜,渐渐的拉开了一丝帷幕。

初夏的夜晚。一阵阵凉风肆意,倒也舒适清爽。

季向鸿在书房中忙到大半夜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筱雅却暖心的敲门进来。

季向鸿有些意外的看着她,“怎么还没睡?”

筱雅小脸有些苍白,但是却极力的微笑着,乖巧的回答,“睡不着,想跟你聊聊天了。我住在季家这三年才了解到你是多么的不容易,多么的辛苦。经常熬夜工作到半夜,真的辛苦了。”

她手上还端着一只木桶,里面放着热水,“泡泡脚吧,人也能舒服点。”

季向鸿看着她的眸光有些深沉,慢慢的勾唇,“嗯,小雅谢谢你。你有心了。爸爸有你这样贴心的女儿真的很欣慰。”只有在他们两人在的时候,他才会自称爸爸。

筱雅低头帮季向鸿拖鞋,心早已颤抖的不行,表面上还要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幸好,她演戏的功底不错。

拖鞋,脱袜子,再帮季向鸿泡脚,这一系列动作她柔和的做着。没有露出半点破绽。表现的就跟平时一样。这三年多以来,这一类的贴心举动她经常做。她还当真是将贴心小棉袄的角色扮演的很尽职……

一边陪着爸爸聊天,一边跟他聊天。

聊了一会,她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下楼去帮季向鸿冲了一杯热牛奶端上来。

她一直装着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压力真的很大。端着那杯白色的牛奶,她甚至觉得沉甸甸的快要端不动了,掌心也早已汗湿了一片。

季向鸿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杀人这种事她没干过,何况杀的还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她把牛奶杯递给父亲,微笑,“喝点牛奶帮助睡眠。”

季向鸿看了她一眼,伸手接过牛奶,嗓音有些暗哑的说道,“嗯,你去休息吧。你有心了,早点睡觉,明天还要上班。”

筱雅又笑,“我不困,我再陪你聊会吧。”

季向鸿端着这杯牛奶,眸光突然就幽深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