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出现!/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牛奶杯里面浓白的液体沿着杯壁荡起浅浅的涟漪,明明是浅浅的涟漪,却让筱雅有些惧怕的不敢去看。她的清眸躲闪着,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她把季诚给她的粉末加进了牛奶里面,只要季向鸿喝下去之后五分钟之内便会毙命。

季诚这会一直在楼上等着这边的动静,这边一旦有动静,他就会冲上来,伪造遗嘱。

他也已经联系好律师了……

现在,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她的呼吸不由的都变得紧张起来,手指慢慢的收紧,指尖一片苍白。

可是,季向鸿并没有马上喝牛奶,而是微微低垂着眼眸,似乎是在想事情。

筱雅在心底悄悄的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笑容自然点,“在想什么。怎么不喝牛奶?牛奶需要趁热喝的。”

她心里急的像是个火炉,既然已经豁出去了,就希望能够成功。

季向鸿抬眸,叹息了一声,问道,“超越公司拿下的那个项目出问题了,你知道吗?”

筱雅心口一颤,后背的冷汗更多了,似乎内衣都汗湿了,她又笑,“嗯,听说了。当时没拿下这个项目的时候,我挺失落的。现在想来,当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那块地的事情,这几天闹的沸沸扬扬的。”

季向鸿的眸光越发的幽深,有些晦涩不明的光芒闪过,“是,闹的是沸沸扬扬的。我也听说了……”

筱雅现在跟季向鸿所处在一个空间内,其实是一种煎熬,一种折磨。这种准备杀人,却没成功的状态实在是太折腾人了。她一直强悍的逼着自己保持镇定,逼着自己不动声色,她试探性的问,“按道理出了超越公司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应该开心才对。超越公司的规模再这样顺利的发展下去,以后一定会成为季氏最强的竞争对手的。这季氏的发展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

季向鸿眉宇微沉,沉默了。

筱雅又轻声问,“怎么,你不开心吗?”

季向鸿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叹息道,“开心又不开心。”

这是个什么回答?

就在筱雅正轻轻蹙眉,思索这句话的深意的同时。

季向鸿突然抬眸盯着她看,他那幽深的眼眸里凝聚了一团让人看不懂的复杂情愫。

筱雅本来就心虚,被他看的更加心虚。手心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她下意识的深呼吸,“爸……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她也只会在跟季向鸿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才会叫上一两声爸。

季向鸿不答反而挑眉问道,“小雅,你我父女相认有多久了?”

筱雅心底早已慌乱的擂鼓了,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腾起,不过,她还是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眼眸转了转,回答,“三年三个月了。爸,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季向鸿点头,嘴角勾起一抹悲凉的弧度,“三年三个月了,嗯,没错,已经三年三个月了。时间过的很快,这三年中你感觉爸爸对你怎么样?”

筱雅的脊背僵了一下,又温柔的回答,“爸爸当然对我很好,爸爸很关心我,很照顾我,最重要的是爸爸很相信我的能力。如果不是爸爸这三年多对我的关心,给我家的温暖,我真的不知道拿什么支撑着自己了。三年前我遭受了太多太多的打击,差点就崩溃了。”

季向鸿听了,又叹息,“关心,照顾,温暖?是啊,我是真的很想弥补你。不管你的母亲是谁?不管你的母亲用什么样的途径生下你,你都是我的女儿,你的身体内流着跟我一样的鲜血。所以,我想要弥补你啊。”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像是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筱雅越发觉得今天的季向鸿有些不对劲,当然她最在意的还是他手中的牛奶,她紧张的鼻翼两侧都渗出细小的汗珠,“爸。你别这么说。你已经对我很好了,我真的很满足了。你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是你重新给了我家庭的温暖,我感动又满足……”

季向鸿端着牛奶杯的手指一僵,眸底猛然浮现一层阴沉的愤怒,嗓音也暗沉了几个度,“唯一的亲人?你感动又满足……”

筱雅被他这样透着怒气和寒气的眸光看的心跳漏了几个拍,身子也有些不稳。踉跄的后退了一步,点头,“是……是啊。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啊?”

因为紧张,她的声线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全身都被那种不好的预感笼罩着。

她感觉自己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着。

季向鸿的嗓音也颤抖了起来,一直在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唇角的肌肉慢慢的牵动,近乎咬牙切齿的反问,“你当真感动?当着满足?”

筱雅已经退到了墙角,连呼吸进去的空气都变成了冷的,好像这个空间的氧气变得匮乏了,她呼吸开始变得困难,“当……真。”

她的话,说的毫无底气。

她在季向鸿的眼底看见了复杂的情愫,有悲痛。有愤怒,有寒彻,还有激动。她心脏砰砰的直跳,像是随时能跳出胸腔一样。

季向鸿突然松手,手中的牛奶杯咣当一声放在床头柜上面,他所有的情绪在这一瞬间都压抑不住了,他痛心疾首的低吼,“你感动。你满足?你若是真的感动真的满足,怎么会想要下药毒死我?”

筱雅一张小脸顿时吓的毫无血色,她惊恐的捂住嘴巴。

他知道了?

他知道牛奶杯里面下药了?

他怎么会知道的?

她的身子抵在墙角,冰凉的墙壁将寒气渗透到她的四肢百骸,她惊恐的眸光都在颤抖着,脑袋微微的摇晃着。

季向鸿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一双眸子悲痛而愤怒的瞪着她,一字一句冷彻无比,“筱雅,我是你的亲生父亲。你的身体里可是流着我的血的,血缘关系是铁一般的存在。这三年,我一直在对你弥补。你当真没有半点感动过?你是怎么忍心对你的亲生父亲下狠手的?”

筱雅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喃喃的否认,“没……爸爸……你在胡说什么?我没……没下毒……我没下过毒……你误会了?”

季向鸿悲痛的闭上眼眸,这种被亲生女儿谋杀的打击震慑的他心口撕裂般的疼痛。眼前也一阵阵的阴黑,闭上眼睛。才能压下这种强烈的黑暗。再度睁开眼眸,他眼底一片清明的犀利,直直的射在她苍白的小脸上,“还在狡辩吗?真的没下药吗?不然你喝一口?”

筱雅惊恐的眼眸中陡然惊现一片惧怕,身子已经缩到了墙角,吓的都说不出来话,只能下意识的摇头。

不要,她真的不要喝!

她不想死。她还不想死啊!!!

季向鸿从她的反应上面,已经验证了一切。他深眸中闪过强烈的失望,心口一阵阵的绞痛,有些悲凉有些无奈的道,“我是真心想弥补你,真心想给你一个家,真心疼你的。可……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我以为你是一个善良,温柔。单纯的女孩子,一开始相认的时候,我是不习惯突然冒出来一个这么大的女儿。可是习惯下来,我甚至已经开始庆幸了。庆幸我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庆幸我的晚年有个贴心的小棉袄陪伴……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筱雅提到嗓子眼的心,随着季向鸿的这番话而跌到了冰窖中。她很冷,很恐惧。很慌乱。

事情败露了……

又败露了……

她慌乱的连狡辩的话都说不出来,只剩下唇瓣不停的颤抖着。

季向鸿一步一步的逼近,筱雅却觉得他的脚步像是踩在她的皮肤上。每一个脚步,都让她疼的钻心。近了,面对季向鸿那暗红悲痛又失望的眼眸,她的牙齿都开始打架了。

季向鸿那双暗眸,像是要透过她的皮肤看到她的心底。他很痛苦,他的心真的很痛。嗓音不住的颤抖,“小雅,我的女儿。我想知道你的心怎么可以这样狠毒?你是怎么忍心用你这双手把药下到我的牛奶里面?杀人不是游戏,我可是你的亲生父亲啊!!!”

他近乎咆哮的嘶吼着,深眸中弥漫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筱雅慌乱的不能开口,眼眶中不断有恐惧的泪谁砸下来。她不敢看父亲的眼神,她的眸光不停的颤抖着,躲闪着。

“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是对我不满?觉得我对你的弥补还不够?还是觉得我没公开你的身份,让你委屈了?你说啊!!”季向鸿这样年过半百的男人,第一次如此失控的咆哮着。他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雄狮,眼眸猩红的盯着眼前的人。

筱雅双腿一软,直接吓的跪在地上,她恐慌的情绪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她捂着唇嚎啕大哭起来,“呜呜……我是委屈。我是觉得你对我的弥补不够,远远不够!!”

季向鸿嘴角悲凉的弧度加剧,失望的摇头。“我早就跟你们说过,要相信我对你们的爱!我是一个父亲,我是爱你们的!!!”

筱雅哭着冷笑,“爱?你是爱我们,可是你的爱根本就不一样多。三年多了,你都不愿意对外公开我的身份。你就是怕季尧伤心,你对他的偏爱,我从小到大都看在眼里。还有遗嘱……你以为我不知道嘛?你几乎把百分之八十的遗产都留给了季尧……你对我这个亲生女儿何尝不心狠?”事已至此。她内心藏着的委屈和不满全部都发泄了出来。

季向鸿不可思议的后退了一步,“遗产?我还没死呢,我才五十多。你就盘算着我的遗产了?筱雅,我真的看不出来你这么娇弱的身体内藏着这样的野心?你想要遗产?你已经开始惦记我的遗产了?”

筱雅流着泪的眼眸抬起,看着他的面孔,崩溃的吼,“我是你的女儿,难道你的遗产我不应该有份吗?还是……你从来就没把我当亲生女儿看待?你对我从来就不公平!我恨你……我恨你!!”

季向鸿难堪的掩面,身子踉跄的后退了一步,撞到了床头柜。他是真心想要对她好,想要弥补她的。没想到最后换来的是一句我恨你,情何以堪?

筱雅突然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她抹了一把眼泪,眼底闪过一抹决绝的杀气,她冷道。“你问我为什么这么心狠?其实都是你逼得,如果你稍微对我公平一点,我都不会被你逼上绝路的!”

季向鸿手掌无力的垂下来,人像是受到了重创,声音低沉的很,“孩子,做人要有良心。真的要有良心!”

筱雅却冷笑起来,“良心?良心有什么用?曾经我也单纯过,我也善良过。可是那有什么用?我还是遭受了那么多的不公平。现在我不要良心了,我只要遗产。我只要遗产!!”

季向鸿悲痛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慌乱,“你想干嘛?你还想杀我?”

筱雅笑的更疯狂了,“当然要杀你!本来想让你悄无声息的死,让你死的不那么痛苦。可你偏偏那么聪明的发现了,所以你只能痛苦的去死了!”

她的眸光阴冷的看向他的身后,季向鸿猛然转身。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季诚,面色阴沉的骇人,手中拿着一根棒球棒,眼底闪烁着嗜血的暗芒瞪着他。

在季向鸿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季诚一棒子砸上去。

季向鸿用手挡了一下,可是季诚的力气很大。他还是被砸到了,手臂被砸的剧痛袭来,他闪到一边,不可思议的摇头,“小诚。你也要杀我?你也想杀我?”

季诚眼底那嗜血的暗芒在涌动着,仿佛要冲破眼眶,他冷冷的勾起唇角,“我不应该杀你吗?这么多年,你都是怎么对我的,你心里清楚。你不该死吗?”

他像是一个阎罗一样,黑着面孔,张开黑色的翅膀一点一点的靠近季向鸿。

季向鸿沉目。痛心疾首的吼,“杀人是犯法的,你不怕吗?”

季诚眸底闪过一抹腹黑的阴险,“谁知道你是被杀的?一个小时之后,这里会化成灰烬,你的尸体季尧那个王八蛋都不会找到。最后找两根残骸……哈哈……”他既然豁出去了,就不会给季向鸿留后路。他能想到下药这一招,自然也能想到这招有可能会失败。所以,他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了。

他要杀了这个老东西,然后一把火少光了这里。把老东西的尸体都烧掉,就算季尧怀疑,也毫无证据。

到时候,他就可以守着季家的产业高枕无忧了。

季向鸿用一种非常陌生的眼神瞪着季诚,他简直不敢相信平时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那个懦弱的季诚,会有如此凶狠残忍的一面。他眼底那些燎原的火焰,仿佛跟他有着滔天的血海深仇一般。

可事实上。他却是他的父亲,抚养了他这么多年的父亲。

他怎么可以如此丧心病狂?

季诚一步一步的走来,就像是个刽子手一样,眼底闪烁着残忍的暗光。

季向鸿痛楚的摇头,“小诚,你冷静一点。不要做违法的事情,这些年我对你差吗?你不断的闯祸,不断的挥霍家里的钱。你所有的烂摊子我都帮你收拾善后。没错,我是骂过你不争气,也怪过你。可我那是希望你能有所作为,我是希望你能进步。我从来没有放弃过你……”

季诚冷笑,黑脸上满是不屑。就在他举着棒球棒想要往季向鸿脑袋上面砸的时候,季向鸿又急急的开口,“小诚!不要冲动,即使我知道你不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也不希望你做违法的事情!”

季诚的动作僵了一下,没想到老东西居然知道了这个秘密?他下意识的看向筱雅————

一旁的筱雅脸色惨白一片,她已经退到了墙角。她已经豁出去无数次了,可是真的要她看着父亲死在自己眼前,她还是有些没勇气,只能退让。她连忙摇头,“不是我……跟我没关系……我从来没把这个秘密说出去过。”

季诚蹙眉,摇头。罢了,这个秘密已经不重要了。季向鸿死了之后,谁还管他是不是季家的孩子?

眼下,杀了他才是最重要的!

他再一次恶狠狠的举着棒球棒,“老东西,你去死吧!知道这个秘密之后你更加应该早点死!!!”

季向鸿眼底的慌乱都退去了,取而代之的是绝望和痛楚,“小诚,你真的太没良心了,太让我失望了!!”

就在季诚以为自己就要得逞的时候,卧室的门口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然后,筱雅就惊悚的发现有人冲了进来。

而且,不止一个。

首先冲进来的是统一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们,男人们戴着耳麦,身上散发着让人窒息的肃杀气息。为首的保镖,冲上前将季诚手中的棒球棒一脚踹飞。

而随后出现的是季尧,季尧身上裹着一阵强劲的寒风。他走近,挑眉,清潭般的深眸中散发出阴鸷冷峻的气息。下一秒,他的眸底折射出犀利的冷光直逼向季诚。

筱雅彻底慌了,再一次瘫软在地上。季尧怎么会来?

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