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你还有我们!/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怎么来了?”季诚那阴森的眸底也闪过一抹慌乱,但仅仅是一瞬间后,他眸底的慌乱全部变成了挫败。他还是低估了季尧的本事,季尧真的已经洞察了全局。也随时掌握着全局,他输了……

一直忍辱负重,一直忍气吞声这么多年,这一次却输的彻底。

在他决定对季向鸿下狠手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预想过这种结局了。杀季向鸿,私自篡改遗嘱,很冒险。是他穷途末路所用的最后一招了,不成功就真的一败涂地了。

季向鸿捂着自己手臂的手臂,痛心疾首的叹息。那双眼眸里面布满了暗红色的血丝,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

季尧一直盯着季诚看,那双眸子暗沉到了极点。

大约两分钟之后,楼下又传来脚步声。

然后筱雅就捂着唇,看见律师被两名保镖强压着进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这名律师跟了季向鸿很多年了,他对背叛让季向鸿的眸底闪过一抹难堪。

律师狼狈不堪的跪在地上求饶着。“季先生……这不关我的事啊……真的不关我的事……是二少爷逼着我这么干的……是二少爷逼我的。我如果不帮他,他真的会杀了我的……季先生求求你网开一面好不好?”

筱雅惊恐的面色,瞬间就变得狰狞起来。原来,律师这边早就暴露了?

季尧实在是太可怕了,此刻她瘫坐在地上,仰头看着他。

他就像是有尊冷峻的天神,那高瞻远瞩的眼神足以主宰着世间的一切。

而她跟季诚两人就像是跳梁小丑一样,弄出这么多可笑的事情?最后却输的一败涂地……

她的身体冷的不断的颤抖着,这种早已被人玩弄在鼓掌之间却并不自知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季先生……二少爷给了我两百万……我一分都没花……求求你网开一面……”律师脸色已经紧张的如同死灰一般,不断的求饶。

在这样一个气氛窒息到一触即发的空间内,他的声音很是惹人烦。

季尧俊挺的眉宇间闪过一抹烦躁,身边的保镖心领神会的堵上律师的嘴巴。

空间又安静了……

安静的有些可怕,筱雅心慌不已。一个小时前还很整齐的卧室,此刻已经狼藉一片,充满了兵荒马乱的味道。

她仓惶的抱紧自己,越是抱紧,越是冷……

季诚的面前站着黑衣保镖,与他对峙着。

他的眸光又之前的猩红嗜血,慢慢的变成了灰暗。终于,他看向季尧,哑声道,“那块地是你搞的鬼?季尧,你特么王八蛋!为什么要那么阴我?”

季尧眉宇闪过一丝冷冽,淡色的唇缓缓的张开,“难道一直被动的被你算计着?被你阴着?”

季诚眼底闪过一丝癫狂,哈哈大笑起来,“哈哈……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承认我现在是输了。可我赢过你,我赢过你很多次。你一次又一次的被我玩弄于鼓掌之间,被我算计着,虽然我没能真的毁掉你心爱的女人。可是你也被我折腾的很痛苦不是么?曾经,你也很痛苦不是么?”

他的脸上满是狰狞的暗色,“是不是?季尧?那种随时防备着被人算计的感觉不好受吧?那种时刻惦记着自己的心爱的女人会被人折磨死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过瘾?”

季尧眸子里闪过一抹冷冽的光,身上寒气逼人,却优雅不减。他的长指缓缓的解开寸衫最上面的口子,气息通畅了一些,然后上前一拳砸在季诚的脸颊上。

季诚想要还手,本能的想要还手,却被边上的保镖按住身子动弹不得。

他的脸颊顿时就肿了,嘴角有鲜血流出了,他的面目更显狰狞。他不停的挣扎着,却怎么也挣扎不开,只能用一种嗜血的眼神瞪着季尧。

筱雅一直缩在角落,她有一种世界末日来临前的绝望和无助感……

“季尧,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恨你,我恨老东西对你的偏心,我恨你处处比我优秀!我恨你将我所有的锋芒全部掩盖掉,我真的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你凭什么?你不过凭的是老东西对你那点愧疚,所以在这个家里你总是冷着一张脸,你凭着老东西的偏心,将来可以继承百分之八十的遗产。你配吗?”季诚癫狂的咆哮着,声音震耳欲聋。

他没有想到的是,季尧的眸光复杂的移向季向鸿,然后沉声道,“我不配!”

他的确不配,不配继承父亲的大部分遗产。

季向鸿暗红的眼眸里面闪过一抹复杂,就听见季尧掷地有声道,“我跟你一样,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所以,我不配!”

这一句,震惊了季诚跟筱雅。

尤其是筱雅,她睁大眼眸,直直的盯着季尧。

季向鸿在这一瞬间闭上眼眸,掩去眸底的复杂情绪。很显然,季尧早已跟他坦白了。

季诚也瞪大眼睛,摇头,“不……你在胡说。你怎么可能不是父亲的孩子?”

季尧嘴角勾起一抹苍凉的冷笑,“我在说事实。我不知道我什么不是父亲的孩子,父亲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事实就是这样!这些年父亲的对我的偏爱我都受之有愧,我很惭愧!”

季诚终于反应过来了,他又笑了,笑容里充满了狰狞和鄙夷,“季向鸿……哈哈……季向鸿你平时耀武扬威……其实就是个可怜的老头。你这一生到底被几个女人戴过绿帽子?哈哈……你不觉得可笑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失败吗?你偏爱了34年的儿子,居然不是你亲生的。你知道真相后,有没有一种想一头撞死的冲动?你这不是打自己老脸吗?”

季向鸿豁然睁开眸子,眸底是一片震惊的失望,他叹息,嗓音沙哑不已,“小诚,我知道这个真相的确难以接受。可是接受之后。也想开了。人跟人之间相处,靠的是良心,是感情。有血缘关系的女儿想要杀我,没血缘关系的儿子一直在运筹帷幄的保护我。我需要打脸吗?”

这话他也是说给筱雅听的,只可惜,筱雅还没从季尧不是季向鸿儿子这个事实中回过神来。她像是被惊呆了一样,惨白着一张脸,眼眸都不记得眨一下……

季诚的得意和嘲讽受到了打击,他咬牙。“你这个老东西脑子坏了是么?你是故意这么说的是么?这么说你开心了?就能摆脱绿帽子的阴影了?呵呵……你实在是太可悲了。”

季向鸿受不了的喝道,“够了!季诚,你太丧心病狂了!你一生下来,我就给你取名叫季诚。诚实的诚,我希望你能诚实善良宽容大度,我从小到大没少在你身上倾注心血。即使小尧告诉我,你不是我的儿子。即使我手中拿着我们的亲子鉴定,我还是顾念着我们二十几年的父子之情。我一再的给你机会,一再的暗示你要念亲情。可你呢?一味的执迷不悟,一味的丧心病狂。你太让我伤心了!”

年轻的时候,他在商场上所向披靡,对待外人从来都是淡漠冷血的。可是随着年纪的增长,随着时事的变迁,他慢慢的觉得亲情真的很重要。所以,一再的对季诚心软,一再的暗示他收手。

包括小雅,他不止一次的想要用自己给的温暖感化她。

可他们真的……

他情绪激动的有些说不下去了,颓然挫败的坐下。无奈的叹息。暗红的眸子里,满是痛楚……

季尧微微眯起眸子,心底也不好受。

事已至此,季诚也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他不屑的冷道,“你才是够了!季向鸿,老东西,少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这些年我都是在你的鄙夷中活着的,你知道我有多累?我明明很优秀。可硬是要装出一副草包的样子来迷惑你,我的目的就是要悄无声息的做出一番作为,让你对自己曾经的偏心行为懊悔不已!现在我失败了,我更加恨你了!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你!”

季尧一道冷眸犀利的射过来,那种强大的威慑力,让如此崩溃的季诚也心口一颤。

下一秒,他开口了,嗓音暗哑,裹着情绪,“季诚,应该后悔莫及的是你!是仇恨蒙蔽了你的眼睛,蒙蔽了你的心。你从来只看见了表面,却看不见表面现象的背后!父亲跟我提过那份遗嘱,你看见的是父亲给了我百分之八十的遗产。你没看见的是,在那份遗嘱背后父亲对你的疼爱。”

季诚不屑一顾的冷笑,“闭嘴!少他妈忽悠我!!”

季尧也冷笑,“父亲给我百分之八十的遗产那是有前提的,前提就是要我需要跟他签下协议保证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不管你做错了什么,怎么不学无术,都要我负担你的下半辈子。他为什么留给你那么少的遗产?那是因为你在大家面前伪装出的是一副草包样,他怕你败光了遗产。这些年都是他帮你善后,他离开之后他把责任转移到我身上!你是不是很可悲?用自己的狭隘,却摧毁这二十几年的父子之情?”

季诚眼底那些猩红慢慢的变暗,嘴角冷笑的弧度一点一点的收敛,变成了不可置信————

季向鸿悲凉的开口,嗓音里面都满是破碎的情绪。“小诚,你一直伪装着不学无术的模样。我便当真了,所以我才会立下那样的遗嘱。人非草木,怎能无情?之前我不知道你不是我亲生的,我自然是疼你的。当小尧告诉我,你在背后创建了超越公司的时候。我其实是激动的,我想我的小儿子终于出息了。当小尧跟我说你有不良的居心的时候,我是震惊的,我不愿意相信……”

他有些昏暗的眼眸中蒙上一层水雾。继续叹息,“刚才小雅问我,那个项目有问题,我是开心还是不开心?我回答说开心又不开心,我开心的是小诚有出息了,自己拼搏成今天的状态,不容易。我不开心的是,你们居然要杀我。”

“其实,你们没对我下药之前。我跟小尧商量过了。如果你能迷途知返。你的公司亏空,我会帮你填上。毕竟你也叫了我20几年的爸爸,我怎么舍得对你狠心?”

季诚越发的呆滞,季向鸿说的这些话震撼了他。这么说来,如果他今晚不动杀心,一切都还有转机?一股强烈的懊悔袭上心头,不过还是很快被他压了下来,他不停的摇头,“不!你们只是说些好听的来折磨我!你们不会那么好心,不会那么大度的!你们绝不会的!我不信,我一点都不信!!!”

季向鸿绝望的倒吸了一口气,咬牙道,“小诚,你当真是无可救药了!”

季尧手指轻按太阳穴,沉声开口,“移交警察局吧!这杯牛奶是证据!”

季向鸿挥手,“罢了,罢了!”季诚这么执迷不悟,不受到法律的惩罚怕是绝对不会悔改了。他不能再纵容了,再纵容会害了他一辈子。希望他吃几年牢饭,能有所悔改吧!”

季诚眼底的癫狂之色很吓人,不停的咆哮着,“不可能的!我不信……我不会相信你们任何一句话的!!!”

他不相信,可有人却信了。

这个人便是筱雅,季向鸿这些话,让她再次抓住一块浮木。在苍茫的大海中,这是唯一一块浮木。

她从季尧不是季向鸿儿子的事实中醒悟过来。她的心底腾起了一丝对季诚的恨意。谁能想到最后,季尧也不是季向鸿的儿子?

如果一开始季诚不发现她是季向鸿女儿这个秘密,说不定她还会坚持初衷,还会追随着季尧。那么,后面这些事情也不会发生了。所以,现在看来季诚并不是帮了她,而是毁了她。

季诚自私的毁了她的美好未来,自私的把她拉到他的复仇欲望当中。一步一步的诱导她变成今天这样……

她很后悔,很后悔听了季诚的话。很后悔对父亲下药。如果不动杀心,如果她真的善良一点,一切都可以逆转的。

她摇头,眼神慌乱,突然指着季诚怒道,“都怪你!都是你毁了我!!!”

然后,她跪着爬到季向鸿的面前,对着他忏悔,“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可是我有苦衷的。我是逼不得已的,季诚他趁你不在家的时候强暴了我。他残忍的强暴了我,然后还变态的拍下视频照片……他威胁我。我做的一切都是他威胁我的,我不想杀你……我真的不想。我是被他威胁了,才鬼迷心窍的。都是季诚害的我……他一步一步的逼着我这样……爸爸,你相信我,我不敢杀人的……我刚才手一直在抖的……爸爸……”

季诚听到她的指控,心脏像是被石块重重的砸了一下,砸的血肉模糊。他一直以来都真心待她,他以为走到这一步。就算是跟她一起死,也挺好。可是没想到,在最后的关头,她却指控他强暴?

她居然把一切罪过都推给了他?

这就是他真心爱了这么久的女人?

筱雅抓着季向鸿的裤管,凄楚的哀求着,“爸爸,真的不关我事。季诚一直折磨着我,一直威胁我,我不敢反抗。我怕那些视频和照片传出来,给你丢人……我只能顺从他……你还记得我半夜流产切除子宫的事情吗?我怀的那个孩子也是季诚的,是他逼我的。我的子宫也是被他害没掉的,他不愿意我跟顾恺泽订婚。他疯子一样的让我在顾恺泽的酒里面下药,他想要害的顾恺泽失去男性功能。可是……也许是报应,那杯酒却被我阴差阳错的喝了下去……我的孩子和我的子宫就是这么没掉的……爸爸,我是无辜的……”

她说出的这些,让季向鸿的脊背僵直,脸色也僵硬了。

季诚被保镖按着跪在地上,狼狈不堪,但是双眸却是猩红不已。那些暗红色,泫然欲滴。他死死的瞪着筱雅,手指紧紧的掐进掌心中。

这一刻,他才明白什么叫做不值得?

他对筱雅这个女人的爱,便叫做不值得!

是真正的不值得!!!

他曾经都想过放弃报复,是这个女人一直不甘心,是她的配合才让他越发的疯狂。想要成功,想要给她幸福优越的生活。

可是呢?

最后,这个女人却明哲保身!

这个女人这么久难道都没有真的爱过他半分吗?

他愤怒的身子在颤抖。牙齿也在颤抖,竟说不出一个字。

可笑的是,刚才他还想要保全她。他想要自己一个人承担,来保全她。

她现在这番所作所为,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一个可悲又可怜的笑话!

筱雅,你特么怎么不去死?

你怎么这么贱?

季向鸿终究是心疼女儿的,对于女儿的指控,他的身躯不断的颤抖着,气的说不出一句话……

警察局的人来了。带走了季诚,并且将那杯有毒的牛奶带走化验。

因为牛奶杯上面有筱雅的指纹,她也要被带走。

她哭天抹泪的哀求着季向鸿,“爸,你给我一个机会。求求你了……我真知道错了……”

季向鸿心疼女儿,可也有理智。他只咬牙道,“不管你是不是被逼?你做过的错事就要自己付出代价,没错过的事情,警察也会查清楚。”

筱雅的心沉到了谷底,就这样狼狈不堪的被警察拖上了警车。

他们两人被带走之后,保镖们也退了出去。

一时之间,卧室里只剩下满地的狼藉还有季尧和季向鸿。

季向鸿悲恸的坐在床上,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

季尧一动不动的站着,眸光紧绷而无奈。

良久,他坚定道,“血缘不重要,我是这样的认为的!”

季向鸿抬眸,眸光有些动容。点头,颤声道,“嗯,小尧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

季尧掷地有声道,“不管到什么时候,你永远是我父亲!!!”

季向鸿欣慰不已,“谢谢你,小尧。幸好还有你跟小笛,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支撑了。也许是老了。以前觉得自己无坚不摧,现在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很脆弱……”

季尧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还有我们!!”

季向鸿点头……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季尧突然接到警察局的电话,对方声音紧张而愤怒,“嫌疑犯打晕了我们警员,劫持了我们的警察逃走了!!”

季尧手指一紧,俊脸顿时紧绷了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周身。

刚挂了电话,他就接到了陶笛的电话,电话里陶笛泣不成声,“老公,不好了。季霄凡被季诚给抢走了……老公……你快点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