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玩游戏!/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诚从楼梯走下来,周身都笼罩着一层骇人的黑色。

筱雅吓的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身子,很自然的联想到美国大片里那些生化特效。她长长的睫毛无力的垂下,却掩盖不住眸底那颤抖的惶恐。

季霄凡小朋友那是相当的乖,见到季诚下来之后,还扬起稚嫩的小脸问,“小叔,你拿的是什么?”

其实,他也害怕。他不过是个三岁多的孩子,怎么能不害怕?

现在他们在陌生的环境中,这幢别墅根本就没装修,只是毛坯。大厅里面只亮着一盏灯,昏黄的灯光折射到季诚脸上,更显狰狞。

可他也一直记着爸爸跟他说过的话,爸爸一直说,“季霄凡,你记住你是男子汉。你必须坚强,必须勇敢。这样长大了才能跟我一样保护妈妈!”

他就一直想着自己是小男子汉,一直给自己加油。

当季诚将手中拿的东西扔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小身子震了一下。

那箱子摔开了,里面那些各式各样的手术刀就摔了出来。

那些尖锐的手术刀,在灯光下散发出阴冷的寒光。

筱雅心口狠狠的一揪,季诚这个疯子,变态。他不会是想用这些手术刀来对付她跟季霄凡吧?

这样是不是太变态了?

她是个女孩子,季霄凡还只是个小孩子?

季诚是有多么的丧心病狂?

她想的一点都没错,季诚的确是丧心病狂,他的心理已经严重扭曲了。

他不但拿来了这么多的手术刀,还拿来一架摄像机,他动作娴熟的将摄像机架起来。

然后,鬼魅一般的走过来。

季霄凡的小身板忍不住抖了一下,清亮的小眼睛盯着他看————

筱雅有些不忍心,看这小妖怪这样子还蛮可怜的。

季诚走到季霄凡面前,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手术刀,阴嗖嗖的冷笑,“季霄凡,你害怕吗?你怕不怕手术刀?”

季霄凡咬着小嘴唇,努力的摇头,“不……不怕!”

季诚不屑的挑眉,“你是真的不怕吗?可别逞能哦!你知道小叔要用这把手术刀来干嘛吗?”

季霄凡转动一下眼眸,答,“小叔是想要跟我玩游戏吗?是玩医生和病人的游戏吗?在家里育儿师和我一起玩过……不过游戏规则可能不一样。小叔……你说一下游戏规则吧?”

他害怕,紧张,可仍然能忍着。

他这样的表现,让筱雅惊呆了。她自己吓的已经魂不守舍了,没想到一个三岁多的孩子,面对这样可怕的事情,居然还能说出话来?还说的这么顺,他是在拖延时间吧?

这孩子是遗传了季尧强大的基因,一定是!

季霄凡眨了眨小眼睛,“小叔,你快点跟我说说有些规则,我最喜欢玩游戏了……”

季诚那双阴暗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锐利的精光,他冷笑,“季霄凡,你自认为自己很聪明是吗?不过,以你的年纪来说,你的确是有些小聪明。可是————”

他突然停顿了一下,拉长尾音。

筱雅的心在他拉长的尾音里沉了又沉,不好的预感再次笼罩在头顶。

果然,季诚从刚才那个箱子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遥控器,在上面按了一下。

然后周遭就有了声音————

是季霄凡刚才趁着季诚上楼的时候,跟筱雅对话的声音……

筱雅心口狠狠的沉了下去,太可怕了。季诚这个变态居然在这间房子里面装了窃听设备,刚才她跟季霄凡说的话都被录了下来。也不知道他这个变态把音响隐藏在哪里的?这声音像是从墙壁里面传出来的?

太可怕了……

她惊悚的摇头……

季霄凡小眼睛里面满是迷茫,“小叔,为什么我听见我说话的声音了?你是间谍吗?”

季诚哈哈大笑起来,捏着他小小的下巴,咬牙切齿道,“季霄凡,你以为你真聪明?你以为你会讨好我就可以拖延时间了吗?你以为拖延时间你那个该死的爸爸很快就能出现来救你了?你果然只是个孩子,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心思才将别墅弄成这样?”

季霄凡瞪大眼睛,小拳头忍不住握紧,下巴很疼,却咬牙忍着。

季诚又笑,“我实话告诉你吧。在这一片,我都精心的设置了屏蔽网。懂屏蔽网么?”

季霄凡摇头……

季诚阴嗖嗖的大笑,“就知道你不懂。不懂小叔就解释给你听,屏蔽网能屏蔽你藏在衣服里或者是别的地方的定位器。也就是说方圆两百公里以内,你爸爸是看不见你身上定位器的信号的。这里的地址,是我精心选的,很隐蔽的。近乎是深山老林,你那个该死的爸爸一时半会是找不到这里的。懂了吗?”

季霄凡小拳头握的紧紧的,点头。

季诚嘴角有得逞的弧度,眼底满是报复的快感。他遇到任何事情都习惯往深处想,他当时考虑到季尧一定会在季霄凡这个宝贝儿子身上小心设防的。他虽然扯掉了他的小手表和小手环,但是他的身上肯定还隐藏着定位器。

果然,他的屏蔽网没白设置。

季霄凡身上的确有定位器,是藏在小西装外套的扣子里面的。他每件衣服上面都有,这是季尧对他的一种保护。

不光是他身上有,他妈妈衣服里也藏着定位器。

爸爸说这是对他们的保护,所以他已经习惯了。

小叔的话,让他有些担心了。没有信号,爸爸肯定找不到他在哪里了?爸爸要他拖延时间,可拖延了爸爸也找不到这里怎么办?

小叔真是太坏了,比植物大战僵尸上面的终极怪兽还要坏!

他的小脑子在快速的转动着,想着怎么办?怎么办?

季诚终于松开了他的下巴,手中拿着的手术刀对着摄像机的镜头晃了晃。诡异的冷笑,“季尧,该死的。你看见这是什么了吗?这是手术刀,这是你最常用的手术刀。我很好奇,这把手术刀用来割你儿子细嫩的皮肤的时候,你会是什么感觉?哦……我忘了你是著名的外科医生了,你经常握着这把手术刀,所以你应该也麻木了,是么?”

他嘚瑟的大笑起来。又猛然转身盯着地上可怜的季霄凡,“我很讨厌你,真的很讨厌。你每次去老宅的时候,我看见你都想把你捏死。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那个该死的爸爸。记住了,下辈子投胎可千万别做他的儿子了。他太呕心!”

季霄凡咬住小唇瓣,瞪大眼睛,小拳头死死的握紧,却是有骨气的没吓的哭出来。

季诚将泛着冷光的手术刀再次在他面前晃了晃,“你不是想知道游戏规则么?小叔现在就告诉你好不好?等会小叔会把这把手术刀用在你身上?你怕不怕?你肯定很害怕对不对?小叔知道你会怕的,没关系,你怕的时候可以大声的哭出来,大声的叫出来,你叫出来的时候,你爸爸会看见会听见的。小叔会把这画面录下来的,知道了么?”

季霄凡的小身板开始发抖,直直的盯着季诚。

“对了,等会你会流血的。你不是喜欢刺激的游戏么?小叔让你看见你自己流血。够刺激么?是不是已经开始怕了?没关系,你现在就可以哭了,大声的哭,小叔不会觉得吵的。你哭的越大声,小叔越开心。你也只是个孩子,你才这么一丁点大,害怕是很正常……”

筱雅不知道为什么,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她怒道。“够了!小诚你够了!你太血腥了……”

她觉得这些话,将她耳膜都刺疼了。虽然很不喜欢季霄凡这个小妖怪,可刚才两个人被丢进来的时候,这个小妖怪还劝她乖点。还安慰她说爸爸一定会来救他们的……

他这幅小身板,这小模样实在是太可怜了。

也许是自己的孩子失去了,永远都不会有了,当她即将看着一条小生命从她的面前消失,她不忍心了。

季诚倏然转眸瞪着她,俊脸上还是一片狰狞,冷冷的咆哮道,“贱人!你给我闭嘴!我先拿这个小杂种开刀,第二个就是你!你等着,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本来想要留你一条命,甚至想要一个人承担这一切的。可是你让我看清了你的嘴脸,你太自私,你从来没爱过我。对于你这样的女人,已经不值得我去爱了。我拉着你,不过是想最后折磨折磨你。我完了。临死的时候自然要拉上两个垫背的。”

他一点一点的靠近,筱雅眼泪如雨下。心脏像是放在油锅里面煎炸一样的痛苦,她连躲闪都不能。身子被他帮着,动都动不了。她只能挣扎着,摇头。

季诚在她面前蹲下了,眼底闪烁着雾霾一般的恨意,“这辈子我用尽心思,终究还是没能跟你结婚。没关系,到了下面我们一样可以结婚。到了下面。我一样可以折磨你。呵呵……”

筱雅恐惧死亡,那些恐惧像是海浪一样将她眼眸,她颤抖着牙齿怒道,“疯子,你就是个疯子!!!”

季诚无所谓的冷笑,“无所谓了,随便你怎么说。我是疯子,我承认了!我就是疯子,那又怎么样?我的人生毁了。我凭什么让你们好过?凭什么?我要你们陪着我一起下地狱!!哈哈!!!”

季霄凡小掌心里面都紧张的出汗了,很想哭,却一直告诉自己不能哭。他是男子汉,小男子汉嘛!

“至于为什么要先对这臭小子动手?你知道是为什么吗?那是因为我想要让你亲眼看见这个过程,我想吓死你!!!贱人,从你指控的那一刻起,我注定不会让你好过!”

筱雅已经吓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季诚转身又蹲下来,挥刀对着季霄凡稚嫩的脸蛋就想要一刀下去了————

筱雅看不下去,“不要!!!!小诚。你不要这么做!一切都还有转机的!!!!”

季霄凡咬牙,却问了一个问题,“小叔,你不喜欢我爸爸?你是跟我爸爸吵架了吗?所以,你生气了。你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小姑姑。你还想下地狱是吗?”地狱就是死亡的意思,他听懂他的意思。

季诚一愣,拧眉,“小子,闭嘴!哪里来这么多废话?”

季霄凡却一本正经的说,“小叔,你跟我爸爸吵架为什么要下地狱?我也经常跟我妈妈吵架的。你为什么跟爸爸吵架啊?是因为爷爷偏心吗?妈妈说小叔不喜欢我,是因为爷爷偏心。那小叔跟爸爸吵架也是因为爷爷偏心吗?没关系,爷爷不给许多的钱给你,我给你。我把我爸爸攒的一柜子钱都给你好不好?”

季诚猩红的眸底渐渐的浮现了一抹清晰的焦距,“你胡说什么?”

季霄凡皱着小脸,又很认真的说,“我虽然是男子汉,可我真的很害怕。我怕刀,我怕流血。所以,我把爸爸的钱都给你。你就不会杀我了,而你可以带着爸爸给你的钱飞到美国去。不过,去美国你首先要学会英文。小叔你学过英文吗?我还没学过。”

“胡扯!你知道你的爸爸的钱在什么地方吗?小屁孩,你从哪学来的这套说辞?”季诚怒吼着。

“爸爸很多很多钱都放在姑奶奶以前的别墅里面,里面有一个大大的柜子,装满了钱。还有好多闪闪发光的宝石,我知道密码。我很聪明的。我可以把爸爸的钱都给你。你有钱了,就开心,也就不用下地狱了。而我也可以回到爸爸妈妈身边了,我在游戏解说上面看过绑架的情节,是这样的。”

季霄凡说的真的很认真,清亮的眼眸里满是无辜,一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季诚蹙眉,在思考。眼底有贪婪的暗芒闪过,贪婪的因子一旦爆发。就有些控制不住。他说是一起下地狱,可是没有人真的面对死亡是一点不恐惧的。说实在的,他也想要活着。他这是走投无路了,才会想着拉着两个垫背的一起去死。

臭小子说的应该是保险柜,保险柜里面闪闪发亮的应该是钻石珠宝之类的对不对?

之前他穷途末路的时候,他想到的只有报复。深深的报复欲,可这会有些冷静下来,他也想到了继续逃生。

臭小子说的对,他可以带着钱去美国啊!

等他拿到钱可以再把臭小子杀了,这样也不影响他报复季尧!

筱雅手指掐进掌心中,逼着自己冷静。季霄凡一个小孩子都能冷静,她为什么不能冷静?她明显的看见季诚眼底那一丝松动,她连忙说道,“小诚……季霄凡说的对。我们可以不用下地狱……我们可以带着很多很多钱逃到国外去。我们去过我们的二人世界,我之前就说我指控你那是缓兵之计。其实我心里真的有你的……我每晚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多么热情多么眷念。你难道都没感觉吗?人都是有感情的,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怎么会对你没感情?”

季诚身子也轻轻的晃了下,贪婪的欲望越发的控制不住。看向筱雅的眸光里面多了一丝的思量。少了几分戻气。

的确,她每晚在他身下真的很热情,很眷念他的怀抱。

逃到国外,她要嫁给他?过二人世界?

季霄凡又说道,“小叔,我从来不撒谎的。撒谎的都不是好孩子,你可以把我送到姑奶奶的别墅里。如果我骗了你,你再跟我玩手术刀的游戏,好不好?”他从来不把自己当小孩子。

筱雅又连忙激动道,“小诚,季霄凡说的对。我们先去姑姑的别墅,万一那里真的有很多钱呢?我知道季尧这几年赚了不少钱,有钱人一定会把钱藏在隐蔽的地方的。这很符合季尧那缜密的性格,任谁都想不到他会把钱藏到姑姑别墅那里的。”

季霄凡睁大清亮的眼眸,说的很真诚,“小叔,我们现在就去姑奶奶的别墅那边好不好?我真的可以带你去拿钱的,我不是拖延时间,你可以把我小西装脱了。因为我的西装里面有定位器,爸爸告诉我的。你脱了我西装,爸爸就找不到我们了。你也不用担心了,好不好?”

筱雅更加激动,“小诚,你还愣着干嘛?你快点带我们一起去,我不想死,我只想活着。想活着跟你在一起!我们可以结婚,我们可以去福利院领养个孩子。我们抛下这里的一切。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季诚终于动摇了,他将季霄凡拎起来,直接用手术刀将他的衣服全都割开,直接将他脱光了。

这种天气,又是深夜还是有些冷的。

光溜溜的季霄凡忍不住冷的哆嗦……

筱雅又哀求季诚,“小诚,你帮我把手铐打开好吗?我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没有手机,也不懂方向。我不会跑的。再说了我就算是想跑也没地方跑。东城警察肯定在抓我,我只能依赖你,只能跟你在一起了。你拷着我,我真的很难受。我求你了……”

季诚刚靠近,她就忍不住吻上季诚的唇。

一吻结束,季诚才将她的手铐打开。或者,这一刻他心底也是鄙夷自己的。

鄙夷他再一次对这个女人心软了……

可这个女人的吻,让他真的眷念不已。

筱雅终于获得了自由,在季诚将季霄凡拎起来的时候。

她连忙道,“我来抱他上车,你去给车加点油。”

季诚蹙眉,她又赶紧道,“你放心,我不会耍花招。再说了,你这里有最先进的监视器,我能耍什么花招?我只是想节省时间,早点拿到那笔钱,早点跟你远走高飞!”

季诚一想也是。这里一切都被他监控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屁孩能干嘛?

他之前在这里准备了汽油,从这里出发去南城最起码两个小时,所以真的需要加油。

季诚从角落里面找到汽油桶,然后喝道,“走,把这个小杂种抱到车里。”

外面的确是冷,尤其是这深山里寒气特别重。

季霄凡懂得瑟瑟发抖,筱雅把自己沾了血的外套脱下来裹在他身上。

季诚不悦的怒道。“对这个小杂种这么好干吗?冻死他最好!!”

筱雅对着季诚露出一丝笑容,撒娇道,“别这样,小诚。我们还指望他带我们去拿钱呢,真的冻死了怎么行?再说了,他还是个孩子。以后我们也会领养孩子的,就当是为我们以后积德了。”

季诚冷哼了一声,去给车加油。

而筱雅抱着裹着她外套的季霄凡坐进车厢内,上车之后。她用微小的声音在季霄凡耳畔说了一句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