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机灵点!/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霄凡听了眼眸眨了几下,小拳头握的更紧。

季诚加好油之后,就一路加速直奔季洁已经在南城的那幢别墅。

————

季尧一直在马不停蹄的查找着季诚抢劫来的那辆警车的踪迹,季诚很精明。在打伤了警员抢劫了警车之后,就已经破坏了警车内置的定位系统。

而他已经早有防备,在季霄凡的小西装扣子里面装了微型定位器。一开始是能跟踪到他们的位置的,可是毕竟耽误了几十分钟,季诚的车技又很快,所以追上他们有一定的难度。

只是,追踪了一段路程之后,到了深山区域,定位器的新号凭空消失了。这让他很抓狂,黑夜里面,他的眼眸中迸发出犀利的锐气和寒气。

拳头握紧指节都发出了声响,脸色阴沉的骇人。

车厢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冰凝到了极点,左轮菱角分明的五官也紧绷的僵硬着,蹙眉咬牙扫视着周遭一片森然的深山,“特么的!我怎么以前没发现小诚这个王八蛋这么有心机?这么有城府?这地带本来信号就差,再加上他可能早有防备,想要找到他们不是那么容易的!”

季尧一记冷眸扫向去,那眼神直接震的他牙齿哆嗦了一下。

左轮咬牙,“麻蛋,惹急了小爷在这一片都装上信号塔!”

季尧长指按在太阳穴上,盯着电脑屏幕上定位器消失的位置拧眉。

左轮心底也急,被绑走的可是他的干儿子。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儿童,这个季诚也够缺德!居然拿那么酷的小朋友开刀!

真特么的变态!

他咬牙切齿,眸底有腥风血雨碾压过。

眼下显然不是愤怒的时候,眼下是要抓紧时间找到那个变态的位置,把小家伙给救出来。

他拍着脑袋,想着最可行的办法。

季尧冷眸猛然睁大,沉声命令,“出动直升机,一定要快!”

左轮也想到了这一点,眼下,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了。在这深山老林中,没有目标的寻找一辆警车实在是困难。更何况季诚那么精明的人。会不会已经弃车了?

这些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所以只能出动直升机寻找了。

半个小时后,直升机果然是找到了季诚之前所准备的那幢别墅。

只是,里面空无一人。

夜幕之下,季尧一身冷漠如冰的墨色,深邃幽冷的眸子里带了一丝尖锐的霸气,像是凌驾于苍穹之上的战神。眼眸扫过去,就看见地上那被手术刀割的凌乱不堪的小西装。

俯身,将小西装捡起来,紧紧的攥在掌心中。

保镖们上上下下巡视了一圈后,再也其他人的踪迹。

季尧的眸色已经深沉的像是化不开的墨汁,紧紧盯着手上的小西装。眼前清晰的浮现臭小子穿上这件小西装时候,那傲娇的模样。

这件小西装是陶笛逛街的时候帮臭小子买的,买回来就逼着臭小子试穿一下大小。

当时臭小子很不耐烦的蹙眉,“女人真麻烦,整天就知道买买买!”

最后还是在他的眼神威逼之下,小家伙才不情不愿的去试衣服。

穿好了之后,自己还很傲娇的道,“很帅!”

当时,陶笛还刮了他小鼻子笑他不要小脸……

小家伙却拽拽的道,“事实!”

这一幕,就好像发现在昨天……

回忆折磨着他的思想,煎熬着他一点一点在消耗的理智。

那个跟他长的如出一辙,就连性格都很相似的小家伙,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在这样的深山中,他是被扒光了衣服吗?

小家伙会不会冷?

左轮差一点就骂娘,因为他在这幢空旷的别墅里发现了很多东西。有枪支,手术刀,汽油,看来他真的是早有防备。他也看见了地上那些童装的碎片,他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的响,“麻蛋的,人死哪去了?”

一贯沉稳内敛的季尧,胸腔剧烈的起伏着,深眸中一抹精光闪过。他拿出手机,发现手机信号到这里也没信号了。这个地方一定是设置了屏蔽网,冷冽的俊脸煞白如雪,猩红的眸死死的扫视周遭。终于,眸光沉沉的定格在天花板的一角上面。

大家顺着他的眸光看上去,都看清了那一个微型探头。

下一秒,大厅里面响起了季诚那诡异的冷笑声,“季尧,我亲爱的大哥,你现在还好吗?”

保镖们纷纷的拔枪出来,却不知道对着哪个方向。因为这声音好像是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的……

季尧薄唇勾起冷冽的弧度,尽量逼着自己冷静一点,“你到底想怎么样?”

季诚笑的更大声了,“哈哈……季尧我想怎么样你不清楚吗?我只想让你痛苦,让你煎熬!你毁了我的一切,我能让你好过么?”

“冤有头债有主,是我用那块地设计了你。你想要报复可以直接杀了我,杀了我你会更痛快!季霄凡只是个孩子,你放了他,我愿意用我的命去换他的命!”他的嗓音低沉的回荡在大厅内,里面充满了颤音。

季诚再次冷笑了出声,阴森道,“你说的没错,杀了你我的确会更痛快。可我发现了一件更能让你痛苦的事情,你想要用自己的命来换季霄凡的命?确定?”

季尧俊脸紧绷道了极点,眼底闪过一抹杀气般的血腥,不带一丝停顿的切齿,“确定!”

左轮脸色猛然一沉,攥紧的拳头上青筋暴突着。这个该死的季诚,声音听上去都是那么的欠揍!

他真想一枪打爆他的头。

或者,直接让子弹飞到他嘴巴里,把牙齿都炸飞。

季诚一边开车,一边在自己的监控屏幕里面看着别墅内的画面,看着季尧那种紧张又无奈只能咬牙切齿的模样,心底一阵阵的痛快。他回眸看着后座上面那个小可怜,在他的命令下,筱雅用手捂住小可怜的嘴巴不让小可怜说话。

小可怜的脸色都憋成了青色,他看的嘴角不断扬起嘚瑟的冷笑。

真是太过瘾了!!

车厢内弥漫着他阴冷而狰狞的笑,“季尧,真的想一命换一命吗?我给你个机会好不好?”

季尧垂在身侧的拳头握紧,身体内的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

左轮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攥紧的拳头都开始颤抖。

果然,又听见季诚鬼魅的冷道,“季尧,你跪下!你跪下,我可以考虑一下让你们一命换一命。怎样?”

左轮真的快要忍受不了了,周围的气氛,也因为这句话变得紧绷而肃杀起来!

季诚的声音陡然低沉了八个度,“怎么?不愿意?季尧看来你并不是很爱你那个天才儿子啊?都说父爱伟大,为了儿子跪一次都不愿意?啧啧……你那个天才儿童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很失望,很伤心……”

他的话没有说完,季尧已经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左轮的眼眸近乎要滴血了,他铁骨铮铮的大哥何时被这样逼迫过?又何时这样妥协过?

他受不了的冲他吼,“大哥,不要!你跪了也没用!”季诚已经丧心病狂了,他笃定跪了也没用的。

季尧脸色铁青,直直在跪在水泥地上。他也知道跪了没用,可是为了季霄凡,为了跟他如出一辙的那个小小人儿,他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

去特么的男人尊严!

去特么的狗屁骄傲!

只要能稳住季诚,他什么都无所谓。

他在跪下的同时,眼底一丝暗芒闪过。

左轮跟他之间一直有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默契,他这样一个忍辱负重的眼神,他瞬间就秒懂了。忍下心底的愤怒和狂躁,他仰头吼道,“季诚,小诚,季小诚!你在哪里?你是不是疯了?小时候你一直叫我左哥哥,现在左哥哥想跟你谈谈,你出来!你快点出来!”

车内的季诚不屑的勾唇,“乌合之众!你不配!”

左轮疯了一样的冲出别墅,“你在哪里?我一定要把你找出来!!”

他借口冲出去,可是还没冲出门口,就被季诚揭穿了,“天真,真是天真!你以为一个跪下稳住我,一个冲出去回到直升机上面就能通过这番对话探测到我的具体位置了吗?哈哈……实话告诉你们……这方圆百里都没信号……你们探测不到我的位置的!别做梦了!季尧,我不比你笨,你能想到的,我都已经提前预防了!”

左轮脚步顿住,脸色聚变。

该死的!

王八蛋!

他真想活剥了这个变态!

而这个时候,他清晰的看见大哥垂在身侧的两只拳头里面有鲜红的血液顺着小西装的碎布流了出来。心口狠狠的一拧,大哥怕是隐忍到了极限了。怎样的愤怒和隐忍,才能让自己掌心流这么多血?

然后,季诚笑的更癫狂了,“季尧,你是不是很痛?是不是有一种焦躁的生不如死的感觉?看……你拳头都流血了。是不是恨不得将他撕碎了?呵呵……我理解你这种感觉,我真的理解。因为我一直都是这么恨你的……看你这样直挺挺的跪着,我有多过瘾你明白么?”

左轮胸腔里腾起一片暴怒,大哥虽然跪着,可他的脊背挺直,背影还是那么的高大。

季尧一言不发,全身的血液都已经膨胀了起来。却一直用强大的意志力克制着,哪怕是胸腔已经炸开了,还是忍着。他死死的攥着那些碎布,似乎这样就能靠季霄凡近一点了。

季诚终于笑累了,他咬牙,声线说不出的残冷,“好了,既然我已经过瘾了。不逗你了,我宣布游戏结束!comeover!”

季尧猛然抬眸,眸底有撕裂开的猩红和痛楚。

季诚的话一字一句的像是利剑一样扎在他的心上,“你想一命换一命,抱歉,晚了!你的儿子已经提前下地狱了!看见你左前方那个位置了吗?那块油布边上的墙壁里,有你最骄傲的儿子。只可惜,死的时候光溜溜的,怪可怜的!!!!”

“王八蛋!!!”季尧沙哑的嘶吼声宛如野兽,将他所有的隐忍和克制的表象瞬间撕裂开来。他是那样的悲恸,那样的绝望!

他再也压制不住胸腔内冲天的暴怒,火焰那么高,似乎能冲破房顶。

他的眼眸里面猩红如血,下一秒就站起身。明明很想往那块油布的方向去,可是脚步却像是在地上定住了一样动不了。心好像是被剁成了肉酱,疼么?他已经麻木了,只盯着那个方向。

左轮彻底被激怒了,眸光痛苦的闪烁着,伸手将保镖手中的枪抢过来,一枪射中头顶上那个微型的探头。

嘭的一声,探头碎了……

可是季诚那得意的阴森冷笑还是能从别墅里面传出来……

季尧手臂上的青筋暴突起来,拳头里面攥了一掌心黏稠的血液。

脑海中浮现的是小家伙傲娇又稚嫩的面孔,还有陶笛哭着哀求他一定要把小家伙救回来的声音。

费力的提步,往那个方向走过去。

左轮跟在他后面,看着他挫败的背影,悲痛的眼神,他想说话,却张开嘴发不出声音。“……”

只有几米的距离,季尧却感觉那是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只知道,越是靠近,身子越是颤抖。耳朵像是患上耳鸣一般,嗡嗡的响着。

在他伸手揭开油布的时候,左轮有些不忍心的按住他的手臂。

他就是下意识的动作,下意识的不敢去想那个画面,也不敢看。

季尧脸色僵硬着,挥开他的手臂,去掰开墙体最外面的那块砖头。

砖头掉在地上,像是砸在大家的心上。

大厅里面的所有人都不敢去看接下来的画面……

只有季尧,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墙壁,他想要见到季霄凡。很想!!!

手臂好像被抽去了力气,他连砖头都扒不动了,深眸中已经喷火了————

他所有的理智,所有的冷静,都被摧毁了。

左轮站在他边上。却微微蹙眉,敏感到一丝不对劲。果然,他透过墙壁的缝隙看见里面的两根不同颜色的引线。

他本能的将季尧扯到一边,人顺势压在他身上,大声咆哮道,“快闪开!有炸弹!!!”

其他保镖们纷纷闪身————

轰的一声,墙壁里面藏着的微型炸弹爆炸开来。

水泥地似乎震动了一下,墙体被炸的粉碎,有些水泥石子都震的哗啦啦的掉落下来,黑色的烟雾弥漫在大厅内。

左轮的身子猛然颤了颤,却是死死的压住身下的大哥。

有水泥石子飞溅开来,擦过大家的身体和脸。

周围浓烟缭绕,大厅内被毁成了一片狼藉。

季尧浑身血脉贲张,推了一下左轮。

左轮蹙眉,直起身子,“大哥,没事吧?”

季尧沉目,几乎是从胸腔内挤出两个字,“没事!”

他没有受伤,只有手臂上有几处灼伤。西装外套已经被灼出了几个洞,他扫视着四周。

逼着自己用最快冷静,不能再这样被动下去了。

季诚就是个疯子,其实墙壁里面出现炸弹他反而比较激动。心底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没发现尸体就说明季霄凡还活着,他的儿子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而且,这个发现让他有些激动,理智也回来了。他分析,季诚这个变态肯定会好好的折磨他,不会一下子就杀了季霄凡的。从现场遗留下面的这些东西就足以证实他的分析,现场遗留着摄像机。还有手术刀,说明季诚想要折磨季霄凡,折磨季霄凡的同时,还要将过程拍摄下来用来折磨他。

他走过去,打开摄像机,发现摄像机里面没内容。

他眼眸中镇定的光芒又多了几分,他睿智而大胆的猜测。季诚原本是想要狠狠折磨季霄凡的。只是后面出现了变故,所以临时改变了主意。而且走的比较急,为什么判断说是他们走的比较急?

因为现场没怎么刻意布置,按照季诚那种变态的心理,不会只留下这些碎布的。如果时间允许,他一定会留下点更让人揪心的。

还有刚才炸弹的威力并不大,这就说明季诚只是想炸伤他,却并不想要他的命。

季诚一定是想要继续折磨着季霄凡,然后用折磨季霄凡的过程来折磨他。

他已经丧心病狂,想要报复,绝对不会简单的只要了他的命!

下一秒,他冷静的做了一个立刻出去的手势。

左轮走了两步之后,身子晃了晃。

边上的保镖连忙扶住他,这才看见他后背的伤,“您伤这么重?”

季尧的脚步顿下,这才注意到他所站的位置已经流了一地的鲜血。

鲜血是顺着左轮的脊背流下来的,一滴又一滴,血腥味混合着火药味。

左轮脸色有些苍白。眉宇间的痛色很快就隐藏了起来,傲娇的挑眉,“没事,这点伤不算事!等会到飞机上,简单处理一下就好!”

说完,就带头出了别墅。

季尧眸底闪过一抹动容,提步跟了上去。

到了直升机上,季尧深眸中睿光不减,压低声音命令道,“南城,姑姑的别墅!”

左轮顾不上处理自己的伤口,问道,“大哥,你怎么确定他们去南城了?”

季尧微微垂眸,狭长的睫毛掩盖住眸底的担忧,笃定道,“我之前跟季霄凡有过约定,如果判断的没错。他们肯定是去姑姑的别墅了!”

左轮有些诧异,“约定?”

季尧颔首,微微的握紧拳头,那是对小家伙的一种肯定。一种父亲对儿子最坚实的肯定!

这三年来,一直没有揪出背后的神秘人。所以,他处处堤防着。经常在家里向季霄凡灌输这种自救的理念,季诚中途突然改变主意,肯定是因为季霄凡说了什么。

而他曾经教过季霄凡利诱,就是面对危险的时候,先用很多钱和珠宝来诱惑坏人。

他当时还谨慎的把利诱的地点也跟季霄凡达成了共识,把利诱的地点定在了姑姑的别墅。

姑姑的别墅这三年一直空着,他在别墅里面的确是放了一个保险柜,用来稳定坏人,拖延时间好去救季霄凡。

希望,这一次他的判断是准确的。

左轮挑眉,苍白的脸颊勾起一丝笑,“我干儿子一定没事,他本身就是个小神童,再加上你这三年不断的安全知识灌输,一定能平安回来!”

季尧吐出一口气,咬牙,“一定!”

左轮后背还在流血,疼的钻心。他低声咒骂了一句,“该死的变态,不会是把我后背给炸熟了吧?”

季尧沉声吩咐保镖,“帮他处理一下!”

保镖帮着左轮简单处理伤口,他的风衣外套解开之后,才知道他的后背已经被灼伤了一大片,有些血肉模糊。

直升机上面,只有简单的消毒水,再简单的包扎一下就算完事了。

在过程中,他连眉头都不带蹙一下的,坚韧的很。

季尧一双眸子深沉而坚定,他的手机一直放在身上。却一直没响过,陶笛一直没给他打电话,只是在安静的等着他的好消息。

而他在营救季霄凡的过程中,也一直没有给她打过半个电话。

他害怕自己露出一丝的脆弱,从而影响到她!

————

季诚他们终于到达季洁在南城的别墅了。

季霄凡身上裹着筱雅的外套,裹的紧紧的。下车的时候,真的很冷。

季诚的动作也很粗鲁,是直接将他拎出来的。

季诚将他丢到别墅门口,黑眸狠狠的瞪着他,“小杂种,千万别让我知道你是在说谎。不然,你的小胳膊小腿就会分家的。”

季霄凡打了一个寒颤,小肩头抖了抖,无辜的道,“小叔,你好血腥……”

季诚烦躁的蹙眉,“闭嘴!没你说话的份,快点给我解锁。密码你知不知道?”

可怜的季霄凡一直被这么拷着,四肢交缠扭曲,实在是很难受。他扬起小脸,弱弱的问,“小叔,你能不能先帮我把这个解开?我的小手都快麻木了,你给我解开我也好给你解锁。”

季诚猩红的眸光再次射过来,“小杂种,又打什么主意?这深山老林的,还想跑不成?我可警告你,就你这小短腿,跑上十几天半个月也跑步出去的。这山里还有野狼,吃了你连骨头都不会吐!”

季霄凡再次恶寒,连连摇头,“好怕怕,我不跑,我保证不跑。我才不想被野狼吃掉呢!”

“那就麻利点,快点说密码是多少?”季诚看着这幢别墅,眼底有隐藏不住的贪婪露出来。

季霄凡可怜的道,“小叔,这里密码是我的掌纹。你不帮我揭开,我不好帮你解锁的!你们大人为什么这么不愿意相信小孩子?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

筱雅连忙缩了一下身子。抱住双肩道,“小诚,快点帮他解开吧。他又不傻,这深山老林的,你让他跑他也不敢。这里怪冷的,我想进去暖和一下。马上就要天亮了,抓紧时间吧。”

季诚这才蹙眉将季霄凡小手上小腿上的手铐解开,季霄凡活动了一下小手小脚,很有礼貌的道,“小叔,谢谢。”

“你快点!解锁!”

季霄凡张开双臂,“小叔你抱抱我,我够不着。”

季诚已经很不耐烦了,却还是耐着性子抱起他。

季霄凡果然没让他失望,小手往解锁器上面一按,别墅的电子门就打开了。

然后进入别墅之后,大厅里面还有一道门。

季霄凡这次是让季诚抱着,伸出小脚。用脚纹解锁。

这两道锁成功的解除了之后,他裹紧了筱雅的外套,小人精一样的耸肩,“看吧,我没骗你们吧!保险柜就在三楼最大的那个房间,里面有好多钱。有好几个国家的外国钱,是我爸爸偷偷告诉我的。”

季诚鄙夷的扫了他一眼,催促道,“快点,带我们上去!”

季霄凡噘嘴,“我能不能先找点东西吃?我好饿。”

季诚从西装口袋里面摸出抢来的枪,抵在他的小脑袋上面,“想下地狱还是想吃?”

季霄凡委屈的眨巴了几下眼睛,“地狱好可怕的,我还是不吃东西了。走吧,我带你们上去。”

他迈着小短腿,一步一个台阶的跨着。

到了三楼,找到最大的那个房间推开门进去。果然一个很巨大的保险箱摆在里面。

季诚看着这个巨大的保险箱,眼底那贪婪的光芒更加浓烈,嘴角的弧度也不断的上扬,用枪抵着他的小脑袋,“快点解锁!”

季霄凡有些为难的蹙着小眉头,“可是……有点难度哎!”

季诚眸光一沉,脸色也黑了一片,“小杂种,你是想糊弄我?想下地狱是不是?”

季霄凡小手连连的摇摆着,“我不想,我不想。这个柜子的秘密不是我的小手或者小脚,是一大串的数字。我只是个三岁的孩子,我需要想一会才能想起来。”

季诚火了,筱雅连忙安抚道,“小诚,你别发脾气。我看这小家伙不像是说谎的样子,让他先想一会吧。”

她纤柔的小手,轻轻的帮他整理衣领。眼神也温柔如水的看着他,有些迷醉的幻想着未来的生活,“小诚,我其实真的被你感动了。我不能生孩子,你也不介意。你真的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我现在在东城也是孤苦无依了。我也不想坐牢,我想跟你远走高飞。不管去哪个国家,天涯海角我都愿意跟随你。好不好?”

季诚一颗浮躁的心,在她柔情似水的眼神中寻求到一丝安静和舒适,他叹息了一声,“你早能这么想多好?”

筱雅又轻柔的扬唇,苍白的脸颊上笑意翩然,清透无比,“现在也不晚啊。现在我们还可以抓住机会,还可以一起过幸福生活的。小诚,你真的不嫌弃我比你大吗?你真的不介意我不能生孩子吗?”

她浓密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眨着,一双水眸无辜到极点。

季诚的心瞬间就融化了一点,他抬起她的下巴,凝视着她的眼眸。一字一句坚定道,“早说过了,不介意。我什么都可以不介意,我只在意你心里有没有我?”

筱雅笑容更灿烂了几分,双臂顺势勾着他的脖子,撒娇道,“我心里当然有你。我现在心里满满的都是你,我现在才发现我早已在不知不自觉中爱上你了。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对我最好了。以后,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小诚,你会给我幸福的是不是?”

在一起的三年多里,她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这么深情的话,这让季诚有些心神荡漾。眸底的戻气褪去几分,啄了一下她的唇瓣,很有成就感的勾唇,“会的。我保证!”

筱雅笑容里裹着几分羞涩,依偎在他的胸口,沉醉道。“我突然发现自己好幸福,原来幸福一直在我身边。可悲的是,我居然错过了三年。”

季诚沉沦在她娇羞的表情中,余光扫了一眼歪着脑袋在想密码的季霄凡,“你小子快点想,想不出来我弄死你!”

筱雅贴他贴的更紧,两只柔软无骨的小手还在他的胸膛上下游弋着,轻咬着唇瓣,似有似无的挑逗道,“小诚……你抱紧我好不好?我好眷念你给的温暖,让我好好的感受一下你的心跳,感受一下你对我的爱好不好?”

季诚被她的眼神,看的迷醉不已,心神荡漾的他有些缥缈起来。

筱雅几乎已经将自己全部的重量移交到他身上了,贴着他的胸膛,踮起脚尖,主动的献上自己的红唇,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颈窝,激起一片涟漪。

她的唇,热情无比,缠绵无度。

一瞬间,季诚身躯紧绷,把持不住了。

他化被动为主动,随手将抢放到一边的柜子上,扣着她的脑勺,就疯狂的亲吻起来——

就在季诚沉沦无比的时候,筱雅的一只手突然摸到他刚才放下的那把抢上面。

画面急转,她抓紧了枪支,突然推了季诚一把,然后用枪抵着他的脑袋,“不准动!”

季诚身躯绷紧,只楞了一秒。随即眼底那一片迷醉和沉沦迅速散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暗红色的血腥。就连唇角的弧度也带着血腥的色彩,他咬牙,“贱人,你找死!!”

筱雅紧张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颤声吼道,“闭嘴!季诚你给我闭嘴!不准动,不准说话!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季诚拳头攥紧,骨节咯吱咯吱的响。前一刻做的美梦,在这一刻全部变成了碎片。脑门上那把冰凉的枪仿佛在嘲讽着他的天真,他居然再一次被这个贱人给骗了!

这个贱人!!!!

筱雅举着枪,对着季霄凡喊道,“小妖怪,我虽然不喜欢你。可就冲着你之前对我说的那些话,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在我面前。你快跑,你跑到楼下先给你爸爸打电话。然后你就出名左转沿着一条小路一直跑,山下有一户人家的,你先到那家人家去。快点!!”

之前姑姑对她很好,两个人聊天的时候,姑姑有提到过山下有一户人家。她一直记在心里,她其实是在赌。赌季诚真的会怕死,可万以季诚豁出去了,她是不敢真的开枪杀他的。

所以,必须让季霄凡先离开这里,离开才安全!

季霄凡清亮的眼眸转过来,看着筱雅,咬唇,小拳头握紧,男子汉的说道,“小姑姑,你顶住。我爸爸他们马上就会来的!”

筱雅蹙眉,“你快点走!快跑啊!记住小姑姑跟你说的,一直跑别回头,看见有小房子才能停下来!快跑!”

季霄凡点头,转身就蹬蹬的跑下楼了。

筱雅在之前抱他上车的时候,在他耳边说的是这样一句,“一会,姑姑叫你跑你就跑。跑的越远越好,小姑姑等着你来救。”

所以,季霄凡小短腿跑的很快。他要下楼给爸爸打电话。要爸爸尽快赶来救小姑姑。

以前他虽然不喜欢这个小姑姑,可小姑姑现在救了他,他也得想办法救小姑姑。

季诚身体内流动的血液仿佛都结了冰一样,不断的寒气从毛孔里面渗透出来。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一个爱情傻瓜。这个贱人那么可恶,他却那么轻易的相信了这个贱人。最终换来这个贱人用枪指着他的可笑画面……

一瞬间,他心如死灰。对这个世界再也不报任何幻想了,不就是死嘛?

他怕嘛?

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阴冷的勾起唇角,看着筱雅,“你倒是开枪啊!筱雅,你特么开枪啊!”

筱雅被他吼的手指都在颤抖,她看见他眸底那毁天灭地的阴暗,心都开始哆嗦着。

季诚看她的反应,笑的更鬼魅。突然手肘一伸,重重的抵住筱雅的腹部。

筱雅痛的脸色一白,不知觉的呻吟了一声,就这一秒钟的空隙。

季诚已经将枪抢了过去,他的眸底浮现着浓烈的杀气。

筱雅反应过来之后,顾不得疼痛,连忙上前挡在他面前,“季诚,你干嘛?你不要杀他!他还只是个孩子!!”

“贱人滚开!我先杀了那个小杂种,再上来慢慢的折磨你!”季诚一巴掌挥上来,筱雅立刻眼冒金星的栽倒在地上,强烈的眩晕感让她眼睛都睁不开……

等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听见楼下有枪声响起。

她连滚带爬的站起来,踉跄着下楼。却因为慌乱,直接从楼梯上面滚了下去。

等她滚到楼下,扶着脑袋适应眩晕感之后,却看见地上有一滩血迹,她当即就吓的大叫起来,“啊…………”

而楼下大厅的沙发边上,季霄凡拧着小眉头,可怜的捂着自己的小腿。

鲜血就是从他小腿上流下来的,他正在跟爸爸通话,疯子小叔就冲下来给了他一枪。

他的身边电话还没挂上,听筒挂在沙发的扶手边上,连着的电话线正在一晃一晃的……

季诚猩红着眼眸,狰狞着脸色,恶魔一般的靠近他。

季霄凡可怜的拖着自己的小腿,恨恨的瞪着他。

季诚再一次举枪,惋惜的冷笑,“可惜啊,这里没摄像机。你那个无所不能的爸爸是看不见这么精彩的一幕了,不如等你死后,我再跟你玩个游戏吧?这个游戏就叫做五马分尸,哈哈……”

季霄凡很疼,眼眶都红了,却一直忍着,刚才在电话里面爸爸也叮嘱他了,要他坚强,所以他不能哭。疼死也不能哭,他是季尧的儿子,他不哭。

他不知道死亡到底意味着什么。只说,“呸!我爸爸说我不会死的!我爸爸说他一定会来救我的!”

季诚又笑了,笑的轻蔑又嘲讽,举起枪对着他的另外一只小腿,残忍道,“去死吧!小杂种!”

筱雅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就冲了上前,一把将地上的季霄凡拉过来护在自己怀中。

季诚已经开枪了,子弹阴差阳错的射到了筱雅的膝盖上面,铺天盖地的疼痛让她下意识的咬紧唇瓣。

鲜血四溢,她顾不上捂伤口,只是本能的将季霄凡搂在怀中。

季霄凡也搂紧了筱雅,本能的搂紧她……

季诚气的咬牙,“妈的!贱人你是找死是么?好吧,我现在就成全你!”

在他再次伸出魔爪的瞬间,筱雅认命的闭上眼睛,嘴里还在喃喃的安慰着季霄凡,“别怕。小姑姑保护你……”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善良的人,可是在这一刻,她是真心想保护这个坚强的小男孩。她奇异的发现,这种保护让她踏实。以前耍了那么多的手段,每一次都是心虚的。只有这一次,她坦荡踏实……

“嘭——”

意料之中的枪声传来,她闭上眼睛,却没等来疼痛。

却看见季诚倒地呻吟着,他手上的那把枪已经掉到了地上。

他的手腕被子弹穿透,打出了一个血窟窿,很是吓人……

大厅的门口,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然后筱雅就看见以季尧为首的一帮人一个个脸色肃沉的冲了进来。

为首的那抹身影高大挺拔,挺直的脊背,紧绷的眸光,宛如从天而降的天神!

季霄凡激动的叫道,“爸爸……”

季尧眸光狠狠的一颤,过来将他抱在怀里,看到他小腿上的伤口,他沙哑着声音,“季霄凡,好样的!!!”

季霄凡此刻是光着身子的,在刚才跑的过程中,他已经把小姑姑的衣服脱掉了。所以,他有些尴尬的往季尧的怀里钻。

左轮看见这一幕,简直是又心疼又好笑,“小屁孩怕什么羞?干爸看看你伤口!”

季诚手腕中枪之后,很快就被冲进来的保镖制服了。他那点拳头,根本不是保镖的对手。这一次,他被押在地上,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左轮看见小家伙腿上的伤口之后,真是火大了,上前一脚踹在季诚的脊背上,“特么的变态!这么小的孩子也下手?禽兽不如的东西!!”

季诚被踹的痛苦不已,却是死死的闭着眼睛。

也许,他再也无法面对这个世界了……

当季霄凡说是小姑姑救了他,还一直保护他的时候,季尧的眸光微微的复杂。

随即,只吩咐保镖们,“把人驾到机舱内,先处理一下伤口!”

其中一名跟随了左轮很多年的贴身保镖小刀扫视周遭,“我找个药箱带到飞机上帮忙止血。”

季尧知道姑姑家的药箱放在楼上,他颔首,“在楼上。”

小刀连忙冲上楼,在书房内,他悄悄的按了一下袖扣里面隐蔽的按钮,里面传来只有他能贴着听见的阴沉声音,“季诚是个没用的东西!这么快就败了?下一步,我已经安排好了。你机灵点!”

“是,主人。”小刀也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回答。

这样一番对话,在拿药箱的掩饰下,隐藏的滴水不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